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謎の話-神秘惊奇的体验(翻译日本网友细思极恐经历),翻译:卡米莉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0 12: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0话 时钟

  前不久的事务性酒会上,我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故事叙述者家里,有一座像学校里会有的那种很大的时钟。【请想象一下樱桃小丸子动画里经常会出现的教学楼正面的钟。】

  睡觉时,那座钟正好在视线正前方的墙上。

  某一晚,他躺在床上想睡却睡不着,
  就借着微弱的光线,漫不经心地看着时钟上秒针发呆。
  直到他突然注意到时钟的右边笼罩着一层奇妙的黑雾。

  当时他是这样描述的:

  25秒,看到了黑雾模样的东西
  30秒,那是什么啊……
  45秒,好像动了一下……

  眼前浮现出一张脸……

  等他恢复意识已是早上了。真是栩栩如生的梦啊,他说着,吃了一口芥末章鱼……【喂喂喂~不过我也很喜欢吃芥末章鱼~】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1话 萩饼

  我要说的这件事并不恐怖,算是奇妙的经历吧。
  大家都有过平白无故非常想吃平时不怎么吃的东西的时候吧?

  学生时代,我曾在便利店里打夜间工。
  一次,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正休息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特别想吃萩饼,
  就在店里到处找了起来,“我们店把萩饼放在哪儿来着?”
  遗憾的是店里没有。
  换了平时,找不到也就放弃了,但那一天我就是有种非吃不可的感觉。

  无论如何都想吃到萩饼的我,居然从店里卖的大福里抠出豆馅儿来,
  用卖便当柜台提供的米饭一裹,就这么吃了起来(居然想吃到这种程度!),
  但即便如此,这种临时的应急措施也难以抑制我对萩饼的渴望,
  “好想吃萩饼啊~”,我烦躁不安地工作着。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早上,和我换班的大婶终于来了。
  她开口就说道:
  “这是我旅行买回来的特产,给你吃~”
  我接过来,
  打开包装一看,里面装的不就是“萩饼”吗!
  当时,我竟然就这样毫无缘由地、扑簌簌地落下泪来。

  万万没想到已经20岁的自己居然还会为了萩饼哭啊!
  这就是我小小的奇妙体验。

  【注:1、おはぎ,萩饼,又名牡丹饼,由米饭和红豆沙组成,据我见过的有两种,一种是米饭包红豆馅,一种是由红豆沙包米饭(或包其他东西)。因而有红白两色。2、大福,日本点心,类似糯米团子,用糯米包裹各种馅料。】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话 纪念照

  小学低年级时,有次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
  用宝丽来拍立得(那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相机呢)合影。
  先试拍了一张,大家七嘴八舌地担心着室内是不是不够亮、有没有好好拍下来什么的,
  那家的妈妈看了拍出来的照片却说:
  “哎呀好讨厌!真恶心!”

  怎么了?我们好奇地挤在她旁边偷瞄(那位伯母当即就认为这不是应该给小孩看的东西,所以不让我们看),
  ……照片上,唯独那个过生日的孩子照出来的样子是四分五裂的!!!
  哦哦哦哦哦!!!!
  双手、双脚、头,全都在不可思议的位置上,以难以置信的角度浮在空中,
  总之全都不在该在的地方,简直不忍直视。
  整个对焦也一塌糊涂,我就没见过比这感觉更糟糕的照片!

  这个嘛,看来是照相机坏掉了呀,啊哈哈~伯母打着哈哈掩饰了过去,
  但我至今也忘不掉当时所受的惊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篇下面有个评论的吐槽我一定要提——バラバラの実の能力者だな(这不是四分五裂果实能力者么)!你们够!尾田三三哭昏在厕所了好嘛!】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3话 枕边的鞋子

  前天发生了一件无法解释的事。

  最近,因为买了新鞋子,
  一直穿着的那双就不怎么穿了。
  旧鞋子的鞋后跟踩坏了,但还能穿,
  就当凉拖来用。(材质算是皮的)

  那是4天前,我一直在家工作,没出过大门一步。
  我忙到深夜才睡,可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快递的电话吵醒,
  我睡眼惺忪地往门前走,打算穿上述那双鞋去收一下快递。
  【注:日本进门有一小块空间为玄关,用于进门后穿脱鞋,在这一小块空间里,通常是穿室外鞋,而不是穿室内鞋或者赤脚。本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虽然收快递是在家里,但是需要换一下鞋之类的。本文想表达的不可思议之处估计就在这个点上(无责任乱解~),当然也可能是到楼下拿快递……总之是需要临时穿一下鞋的情况。】

  可那双鞋,不见了。

  我将包裹暂时先放在厨房,然后在玄关、厨房到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当我疑惑不解地回到房间(我家是一室间),却一眼看到了那双鞋。

  它端端正正地就在我的枕边。说实话我被吓到了。
  【这里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睡床的情况,一种是榻榻米上铺被褥的情况,介于作者说家里是一室间,地方很小,我比较偏向于后者(无责任乱解第二发~)】

  再怎么使劲回想,也压根没有把鞋子放在那里或者曾穿着它到那儿去的记忆啊……
  怎么回事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4话 被炉之中

  我趴在被炉上打瞌睡。
  总觉得桌子下面有什么东西拱来拱去的,以为是猫,
  掀开罩被一看,
  只见一个比婴儿稍小、脸却大得出奇的东西,
  眼珠子乱转,尖齿如锯,
  正从桌子下面看着我呢。
  我连滚带爬地逃出被炉,再次往里面看时,
  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5话 三眼怪

  放学后我和朋友去打小钢珠,之后又一起吃了饭,
  要回家时错过了末班车,便打车回家。
  小钢珠店在上野,而我家在足立区,车程大概不到20分钟吧。
  这事就发生在我下了出租车,从公寓大门走向电梯的路上。

  突然我的身体动不了了,或者也可以说,是丧失了想动的力气。
  随后周围的所见都软软地扭曲了起来。
  在电影《黑客帝国》最后一部中,基努里维斯用手使劲一按,
  墙壁不是变得软趴趴了么,就是那种感觉。
  不知为何,我当时很冷静,还想有可能是脑血管破裂,马上就要昏厥了,
  或者是被某种难以想象的力量硬拽进某个空间里了,
  如果就这样失去意识、呼吸停止,这么死掉的话,会给父母添麻烦吧。
  房间那么脏乱,管理人会一脸嫌弃吧。
  我胡乱想象着这些事情。

  但是,我并没有失去意识,
  也没有倒地不起。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周围一片漆黑。
  虽然很黑,但有奇怪的东西在飞。很难进行说明,是巨大的年糕状物体,有白色也有绿色。很像不断分裂又结合的阿米巴原虫那种感觉。
  虽然它们没有嘴巴也没有眼睛,但不知为何我就是知道它们是活物。
  是活着的啊——当时就是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世界过于单调,一阵突如其来的困意袭击了我。

  当再次苏醒时,我发现自己竟躺在埼玉县饭能市的碎石山路上。
  此时大约是清晨4点多,身体像是刚出现感冒迹象时那样有些倦懒无力。
  还有,我穿着的针织衫上像是被海潮席卷过似的,满是未知的白色粉末。
  再后来我便坐首班车回家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几个朋友,可他们全都苦笑着,没一个愿意相信我。
  我将发生的事情如实写下,虽然不解其意,但确实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我觉得我也不是精神上有问题的人啊。

  【注:关于题目——“クリッター”是个什么东西,可把我难住了。查来查去,只查到《游戏王》里面一张叫“三眼怪”的效果卡的日文原文是这个,但这篇文章和三眼怪又有个毛线关系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研究了一下这张卡牌的效果,结果作为一个游戏白痴我没怎么看懂,反正大概是说这张卡能把某类卡从场上送到墓地(表问我这什么意思),也就是说具有空间移动的功能(胡猜什么的真的大丈夫?)。那勉强也能和本文内容联系起来了吧(喂喂~)。】

  【吐槽时间,这篇叙述混乱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了,不过我们不讨论这个。原文下有个评论写:“艾玛一个学生又是打小钢珠又出去吃饭还打车真有钱”,话说和天朝人民一样对富二代的敏感度都很高嘛!】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6话 后面

  我的男友曾有过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
  他洗完澡从浴缸里出来,在洗脸池前擦拭身体的时候,
  不经意间看向镜子,镜子里映出的却是他的后脑勺,
  就像是他从身后看着自己的背影一般。
  他本人说可能是睡迷糊了,
  我从没有过类似体验,哪怕真是睡迷糊了,也挺羡慕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7话 煤精灵

  你信或不信都好,
  据说消防工作时,真的有人看到过“黑漆漆的煤精灵”哟……
  【注:『まっくろくろすけ』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宫崎骏电影《龙猫》里面黑乎乎的小煤球啦,《千与千寻》里面也打过酱油,好像大多是翻译成“灰尘精灵”,但是我不喜欢,人家明明是小煤球嘛(问题是你个人的喜好那么重要么?当然重要了讨厌!),其实如果完全字面翻译的话,是“黑乎乎的黑助”,哇,这种莫名的萌感,差点忍不住就用了~】

  我家以前是开店的,不做了之后打算卖掉店所在的土地,
  店面拆掉后,我收拾整理的时候呢,
  无意间往拆掉的铁管那看了一眼,居然看到了煤精灵耶!【这人拼命在句尾加语气词卖萌,所以我也就只好……】

  它们全身上下只有眼睛闪闪发光,好可爱的。
  机会难得,我自然也把父母领来看,他们却说看不到,
  于是我想是不是把它们掏出来,
  就在周围找了木棒什么的伸到铁管里面去拨弄。
  做着做着,不知为何渐渐觉得自己在做很不好的事……
  觉得它们可怜的同时我又有些害怕,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虽然谁也不信,但我很高兴还有父母愿意相信我。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8话 陌生的车站

  祖父说过这样一件事。
  他在常坐的电车上打瞌睡坐过了站,
  下车后发现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车站,
  (顺带一提,相邻的车站也一样陌生)
  他很惊讶,觉得这事古怪,
  就用带在身上的相机将车站和周围的景色拍了下来。

  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全无记忆了,等他醒来,
  已身在自己应该下车的那个车站了。

  他说,等他把照片洗出来,
  发现上面就只拍到白色漩涡状的东西和青筋一样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9话 小健

  我妈妈下班回到家,
  一进门就喊:小健~(我家养的狗狗),
  接着她听到二楼上隐约传来一声“在~”。
  那时家里除了妈妈和狗狗,没有其他任何生物,
  总不会是我家狗狗应的声吧,
  而且是从谁都不在的二楼那里传来的呀。

  【哈哈,这篇不知道为什么评论还挺多的,有一条评论说,狗在一楼还是二楼是重点。不过从最后一句来看,狗肯定是在一楼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3 07: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