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謎の話-神秘惊奇的体验(翻译日本网友细思极恐经历),翻译:卡米莉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1话 法国娃娃

  我还是个毛头中学生时,曾和两个朋友偷偷潜入某座位于姬路的废屋试胆。
  不知道为何,只要是和这两个人一起,总会遇见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那个废弃的屋子是西式风格,玄关很宽阔,大厅光线微暗,积了很多尘土。
  我们明知不可能还有食物,却还嚷嚷着“去寻找食物吧”什么的,跑到厨房里去。
  到了厨房后在柜子之类的地方四处翻找搜寻,当然不可能有什么食物了。
  最后只剩下那个相当大的冰箱还没找,我边说着“果然没有啊”,边打开了它。

  打开后,冰箱里面居然有一个有着水灵灵大眼睛的金发娃娃。
  这个老旧的法国娃娃端正地坐在那里。

  我们吓得心惊胆战,不由得纷纷喊道,“哇,不要做这么低级的恶作剧好吗!”“这是谁干的好事啊!”“为什么冰箱里会有法国娃娃啊!”
  但是我们又觉得光自己被吓到挺窝火的,想说下次有别人来这里也被吓到就好了,
  便把那个娃娃原样留在冰箱里,关上了冰箱门。

  接着我们来到一个有着壁炉的很宽敞的屋子里。
  正对着房门的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壁炉,房里还保留着桌子和沙发。
  我想说不定壁炉里面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向壁炉里探头看去,
  壁炉的底部残留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灰烬和残留。
  一个没有头的人形物体。
  虽然衣服被烧焦了,但我们还是看出那就是法国娃娃的形状。

  我们三人都打了个冷战。
  “喂喂,赶紧回去吧!”
  我们迅速地朝着房门转回身去,就在这一瞬间,
  全身的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本该完全打开的房门不知为何半闭着,
  就在比我们的视线稍高的位置上,一个烧焦的法国娃娃头被钉子钉在了门上。
  在我们刚进房间时那里肯定是什么都没有的。

  那时候,我们都想到了那个被丢在冰箱里的娃娃。
  看到眼前这个被烧焦的娃娃,令我们不由得升起一种悲悯感,
  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达成了“我们把那个法国娃娃从冰箱里放出来吧”的共识。

  我们回到厨房打开冰箱,
  本来应该在里面的娃娃却不见了。
  刚才关冰箱门的是我,再次打开的人也是我。

  我们三个一言不发地掉头逃窜,
  惊如脱兔的我们一直逃到看不见废屋的地方才肯稍微停下来喘口气。

  我写得又长又不好懂吧,抱歉啊。
  我还经历过其他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有些过于恐怖了……

  【也许因为这篇本身就已经够恐怖的了,所以下面的评论里没有一个敢继续追问那个“更”恐怖的经历。但是,后来作者自己没忍住……】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对61话居然一点反应都木有,难道不觉得可怕吗?翻的时候我后背都凉飕飕的,你们的胆子都好大~嘤嘤嘤~

  接下来这一话也是同一个作者所写,不吉利三人组之山中旅馆不思议事件~


  第62话 岐阜的旅馆

  那我就再说一个好了。【和第61话同作者。】
  只要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就容易被卷入奇妙的事件中去,
  有一次,我们三个邀请了同班另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准备四个人一起去旅行。

  但是被邀请的那个人的婶婶在我们出发当天早晨去世了,
  结果又变成只有我们三个人同行。
  我们当时虽然都担心“喂!按这发展不是又要发生什么吧!”,
  但旅馆都已经预约好了,我们这不吉利的三人组也只能硬着头皮出发了。

  那个旅馆是在岐阜县的某处深山里,到达后,我们被带进了一个有些怪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个普通的和室,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只有对着隔壁房间的墙壁是新的,颜色不同……
  于是我们三人一起跑到隔壁屋的入口去看,发现有古怪。
  本来应该是门的地方,居然被全部砌成了一堵墙。

  真是古怪……

  我们的房间和一墙之隔的那个房间外环绕着走廊,
  我们就沿着走廊去找是否还有其他的入口,
  可是那个房间环绕着走廊的三面以及对着我们房间的一面都全部被墙壁封死了。
  “我说……这里确实还有一间房间的吧……”
  我们虽然很在意这件事,但因为那天实在太疲倦了,
  泡了温泉之后三人很快都睡了。
  然而,一个难熬的不眠之夜来临了。

  深夜。
  睡在三人正中间的我突然醒了过来。
  一向习惯趴着睡的我,此时却脸朝上地枕在枕头上。

  而一张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连头发也没有,只剩一个轮廓的脸正在上方笑着俯视着我。

  出、出现了!
  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被抽走了,
  我从被褥里向两旁伸出手,拼了命地揪住睡在身旁的那两个人,弄醒了他们。
  “……干嘛呀?出什么事了吗?”
  “现、现在,有个离我的脸超近的东西在冲着我笑!!脸上眼睛鼻子什么都没有,可我就是知道它在笑!!!”
  我们吓得匆忙起身,打开房间里的灯,一夜没睡一直挨到早晨。

  就这样,我们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迎来了早晨。
  同伴中的一人到外面的水池洗脸,走过房间时,不经意向旅馆里面的中庭看去,【注:中庭是日式建筑里常见的被建筑物等围绕的居中小庭院。】
  突然发现旁边的玻璃窗上映出了自己通红的脸。
  他当时只是想,啊,不愧是冬天真冷啊,
  回到屋里后,仔细一琢磨才想到,刚刚映出脸的地方是隔壁房间的墙壁啊。
  那种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玻璃窗啊!!
  那个红色的脸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封死的墙壁也好,笑着的脸也好,墙壁上映出的红色的脸也好,
  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中最后一个什么都没看到的人终于按捺不住发火了。
  他对着隔壁房间,在那个颜色有些不同的墙壁上“咚咚”地敲着,
  “喂!!谁在那里?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就给我出来!”

  然后他把耳朵贴在墙上,听隔壁房间里的动静。结果……

  “要进来吗?”

  那里传来了一个听起来挺普通的女人的声音……

  我们向旅馆的人诉说了经过,结果听到了一件令我们瞠目结舌的事。
  简单来说,过去,那个房间里曾住过一名孕妇,突然要分娩了,
  就叫了产婆过来接生。
  没想到因为难产,母子都死了。
  生产时的情况很惨,房间里母亲和小孩的血溅得到处都是,
  所以干脆把那间房全部封死了。

  我们在旅馆的土特产店里买了小芥子偶人,供养后离开了那里。

  【注:小芥子こけし,日本东北地区一种圆头圆脑的木质小偶人,圆圆的脑袋,身体也是圆筒形的,没有手足,只是简单地进行上色。】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3话 人类

  我想起了一件发生在我上小学高年级时的事,写下来。只是和大家的经历相比,可能会给人以“就这个啊?”的感觉。

  那天我们一家开车去玫瑰园玩,度过了一天,
  在回来的途中,我一个人坐在车的后座上,累得熟睡了过去。
  中间被父母叫醒,睁开眼睛发现好像停在了某个停车场,
  “我们去买点东西,你要去吗?”父母问道,
  “我要睡觉。”我说着躺在后座上,就那样又一次睡着了。
  大概没过多长时间吧,我突然又醒了。
  一睁开眼睛,觉得身体丝毫无法动弹,像是被魇住了。
  但是那时候还是个小孩,根本想不到是被魇住了,
  总之觉得又惊又怕,却无计可施,只能这样一动不动地凝神往车窗外看去。
  正好,此时从车子的右后方有个男人走了过来,向店的方向走去,
  不知为何,我看着他,满脑子都是“人类耶,人类耶,人类耶”的念头,
  就好象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人类”这种东西似的。
  虽然脑中另外也有“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不是人类还能是什么啊,这种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的想法,
  但一方面却依然对着走过的男人想着“人类耶,人类耶!!”,根本停不下来。
  之后突然身体的束缚消失了,不知不觉又一次睡着了,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距今已经快20年了,却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对了,我估摸着,会被魇住可能是因为睡姿不对压到脚,令脚麻痹了,可是脑中满是“人类耶”,对看到的男人兴奋不已,这种感情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写了这种难以理解的文章还请见谅。

  【下面有个评论说:是被深爱着人类的小犬灵附身了吧。看到这个评论我脑补了一下一边想着“人类耶人类耶”一边狂摇尾巴的小狗模样,简直不能更形象!】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4话 熊熊

  我家养过一只叫“熊熊”的猫,这件事发生在它死后两周左右吧。
  我从小时候开始,家里就一直养猫,从没断过,
  那时候也是,已经从其他地方抱来了一只猫,好容易开始亲近了……
  事情就发生在那时。
  一只野猫突然从开着的窗户跳进家里来。
  那只野猫,一点儿也不怕我和家里其他人,
  反而好像是以前就住在家里似的大模大样的。
  它在家里溜达来溜达去,突然走着走着“啪嗒”一下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我养过那么多只猫,却只有一只有这种习惯。
  对……就是两周前刚刚死去的熊熊。
  虽然这只野猫无论长相还是姿态都和熊熊完全不同,但家里人都大喜过望地喊着“熊熊回来了!”
  结果,因为那只新养的猫非常激烈地排斥它,虽然难过,我们还是赶走了那只野猫。
  那野猫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家里人都认为那可能是熊熊的孩子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5话 黑猫

  我再说一则和猫有关的故事,不好意思哈……

  七年前住的公寓楼里,有一只黑猫。
  明明不是发情期,它却总是发出不吉利的叫声,从黄昏一直叫到深夜,
  就算是喜欢猫的我,见了它也唯恐避之不及。

  那是个闷热的六月的夜晚,我做了个令人不舒服的梦。
  梦中,就像是古老的无声电影一般,黑色的银幕上浮现出文字来。

  “你为什么要躲开我?”
  “天亮之前,可以去找你吗?”
  随着白色文字的浮现,镜头无声地变幻着。

  “4点44分我前来拜访。”

  这时由远及近地传来了那个不祥的叫声。
  “喵呜~~~”“喵呜~~~”
  短暂的沉默之后,就在睡在被褥里的我的耳边,“喵呜~~”
  “哇!!”我一跃而起。
  我望向开着的窗子,还有昏暗的阳台上摆放的待干衣物。
  什么也没有。目之所及都是早已司空见惯的风景。
  这里是2楼。不是猫能够爬得上来的建筑。
  “做了个讨厌的梦啊。”
  我这才发现全身都已经汗湿了。

  我想着要去换衣服时,看到了。
  此刻的时钟,正好指在4点44分的位置上。

  三天后,在公寓前车道的辅路上,
  发现了不知道被多少台车碾压过的黑猫的尸体。
  说不定,这只猫因为被大家所讨厌而倍感寂寞吧?

  抱歉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

  【这篇的评论我看得心里很难受:它一定也想发出可爱叫声,能被人们疼爱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6话 黑衣男子
  ……某个周六,不当班的男友(驾驶员)从一大早开始就待在后乐园外围售卖马票的地方。
  他下午还有些事要忙,所以11点时他就已经买好了当天比赛的马票,决定到时候用广播收听赛况,就到车站去坐车了。此站是都营三田线的后乐园站。
  他买了票,将票放进自动检票机后,却响起了关闸的警告音。
  从自动检票机里吐出的是别人的车票,而自己的票紧随其后才出来。
  “啊,是不是前面哪个人忘记取了?”
  ……他往检票机前面看,有个将黑帽压得低低的黑衣男子正在下楼梯。
  周围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个男人了。他为了把车票还给那人,快步从后面追赶了上去。

  楼梯上的那男人离他有三米左右。
  他一边用视线追随着那个男人,一边也开始下楼。
  这时,他为了换个手拿马经,
  视线就从男人身上离开了一下下。
  等他再抬眼看时,看到那男人已经下了楼梯,向右手边走去。

  几秒后,他惊愕地愣住了。
  这个楼梯下去的地方,是站台的最前面。
  换言之,他走的这个楼梯是到达站台最前方的楼梯。
  往右转根本就无路可走。
  他慌张地环视四周,可哪儿也看不到那个男人。
  更别说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根本没有列车到站、或已经发车了的迹象。

  驾驶员说:“……那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家伙的车票可还捏在我的手里啊。我打着哆嗦把票扔到铁轨上去了……”

  【下面有个评论翻译如下:我查过了,在都营三田线上根本就没有叫后乐园的站,都没人发现这点才奇怪吧!(不过确实有叫后乐园的地方,只是没这个站名。)】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话 跳舞的人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常让我们看一个叫情操教育还是叫什么的,就是专门给小孩子看的戏剧一类的东西。
  我是个别扭的小孩,对这种东西根本没兴趣,就分心到处乱瞅,结果总是能看到在我们所坐区域的侧面上方,2楼有个像是跳舞场地的地方(虽然是我自己写的,也知道很难看懂),有一个全身沐浴在跃动的橙色光点中的“猫”一样的人。
  无论是什么样的戏剧也好、电影也好,都没有那样像猫的舞者。
  而且,跳起来身体那个扭的啊。
  虽然我觉得有些恶心巴拉的,但实在太在意了,比起看戏来还更令我乐在其中。
  还想,原来电影院也有人跳舞啊。

  上小学后就没再见过。
  但是,还是一直认真地认为,在剧场啊电影院啊这些地方都肯定有那样的人在跳舞的。

  八年前吧,看到了真正的音乐剧《猫》,居然和孩童时代看到的那个舞者一模一样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8话 打回家里的电话

  这事发生在某年夏天快结束时。
  那时我在住宅区唯一的一间咖啡吧里工作。
  这家店没多少客人,倒成了我和朋友间的绝佳碰头点。
  当时,我正和往常一样做着开店准备,朋友带着女友来了。他平时是总能引起笑声的中心人物,是个非常开朗的家伙,但那天却奇怪地一言不发。
  我还记得看到他脸色也不太好,心里稍微有些担心。
  于是我先挑起话题。

  “怎么了?看你没精神嘛。出什么事了?”
  “啊啊,遇到件超~可怕的事……”
  “哈?可怕的事?又是幽灵?”
  “……”

  可是他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的女友好像也因为他不让说的缘故,闭口不言。
  他的灵感很强,已经跟我们说过好几次他遇到的不可思议经历了。所以我才会有“啊,又是幽灵啊”的感觉。

  不过,和迄今为止不同的是,以前都死活强迫我们听的这家伙,这次居然什么话都不肯说,只是在一旁沉默地抱着脑袋。
  渐渐地,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难以抑制了,觉得不管怎样都要追问出来。
  之后我想方设法打探了好几次,他和女友私下反复商量后,
  终于语气沉重地开口了,将这个不可思议的经历告诉了我。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事……

  那天,专科学校的研修旅行结束了,他回到自家附近的车站时,
  突然想到自己忘带了家里的钥匙,以防万一他决定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他家一般总有人在家的,果然这次也是,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有人来接了,
  “喂喂,是我呀。现在我在某某站了。我没带钥匙,麻烦给我开下门,拜托了——”

  他这样自说自话了一番就挂了电话。之后乘巴士回家。

  到家门口后,他发现门还是关着的,他有些不敢相信,就在家周围转了一圈,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不像有人在的样子。
  但是,就在几分钟前不是还有人接电话了吗,是不是因为人在从窗外看不到的位置啊,他这么想着,决定再打一次电话,就跑到附近的烟店前的公共电话那里。
  拨通电话后,响了几声后果然又有人来接了。

  “喀嚓……”
  “喂喂,是我。”
  “……”
  “喂喂!喂喂!!”
  “…………”
  “喂~呀~”
  “喂喂!就说是我啊!!”
  “………………”

  不知为何,对方一直沉默着,他挂掉后几分钟之后再打过去,
  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了,他想是不是电话坏了,就在家门口等着家里人回来。
  等了一会儿,他在家门前试着理清思路,突然想起在门边藏着紧急备用钥匙,用这个终于进了家门。

  但是,寂静无声的家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而且电话也没有问题,能够正常使用。这好奇怪啊,他想,于是又一次急急忙忙跑到之前那个公共电话那里。

  带着一丝紧张他拨通了号码,就像之前一样,有人来接了!
  惊愕之余,他也想到可能是家里人在和自己恶作剧,
  便冲着电话那头喊了起来。

  “喂喂!”
  “……”
  “喂喂,是姐姐吧!快回答我!!”
  “……”
  “我说,到底是谁在那里啊!”
  “……”
  “你这家伙谁啊!!回答我!!”
  “………………”
  “………………”

  他喊了半天,对方都没有任何回应,
  终于他最后这样说道:

  “你到底是谁?我知道你就在那里!肯定有谁在的吧!!”

  于是,漫长的沉默之后。

  “……谁也不在这里哟……”

  对方第一次回应了他。
  那声音从未听过,像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飘渺的声音。

  他吓得猛地挂了电话,急忙往家里奔去。
  到家之后立刻在房中到处搜寻,窗子都是锁着的,家里根本没有人的气息。
  但是,只有一件事和之前不同,让他又一次寒毛倒竖,
  那就是,客厅里的电话听筒被挪开了,放在了地板上。

  这就是事情经过。写了很长,请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没想到被68话吓到的人不少啊,不怕不怕哈,咱们还有个“打回家里的电话”第二发在等着呢(作者不同)~


  第69话 打回家里的电话 2

  看到865-866楼和868楼所说的电话事件让我想到一件事,如果以前有人写过还请见谅。这是我朋友遇到的事。
  友人O学生时代曾在深夜里闹着玩,在自己一室间公寓的房间里往自己的房间打电话(这家伙真是闲得发慌啊)。
  他本以为听筒里肯定会传来占线的“嘶—嘶—”声,
  没曾想竟然是“嘟嘟嘟”的接通声。他正觉得奇怪,

  “……喂喂”传来了一个未睡醒的男声,O一秒也没耽搁,立刻回问道:
  “请问是O先生的家吗?”“……是的。”
  “我想找XX君。”他向对方说的是自己的名字。
  “请稍等片刻。”
  ……电话听筒那段,传来拖鞋渐行渐远的声音,听着这声音,O突然觉得一阵恐惧袭来,立刻挂了电话,转头给我打了电话。

  接到这个凌晨四点突然而至的电话,我虽然笑着说“肯定是偶然串线啦”,但O的名字是个非常罕见的名字啊……

  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平时非常理性的友人O阵脚大乱。
  这事儿让人总觉得像是机缘巧合下和“那一边”连线了一样。

  回复876楼
  实际上打过那个电话后,因为O是个理智的男子汉,
  所以当他挂了电话、心绪稍作平复之后,
  就开始怀疑“是不是拨错电话了”,
  之后他按下了重播键,同时盯着发光的屏显确认了数字。
  这毫无疑问是自己公寓的号码,他战战兢兢地把耳朵贴在听筒上,这回则是占线的忙音。
  听着“嘶—嘶—”的声音,他被恐惧完全俘虏,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至今还记得他打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占线是不是因为,那个电话机正在往我眼前这个电话机上打电话啊?是不是?”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8: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0话 漫画道场

  可能发错版了,不过我觉得和谜之经历还是有点搭啦……

  我是个现役消防员,这事距今已经有十几年了,
  当时我在看一个叫“搞笑漫画道场”的日本电视台播出的系列节目。

  在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团吉直美的大赠送环节 笑)前,
  我突然看到电视画面上 答题者座位后面的布景里,
  映出一个表情异常阴沉的男人(也可能是女人)。
  那个布景有一个拱形的窗子,从那儿就只有脸露出来。

  我一开始以为是拍到了节目工作人员,
  但他那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从我这边看过去左边一点的地方,样子极度的不自然。
  而且,这是在摄影棚里拍摄的,照明应该很充分才对,
  可是只有那个人的脸暗得不正常(这里我不是说他脸色阴沉啊,而是指像在没有照明的地方一样的昏暗)。

  后来又有好几次切到这个画面,全都如此,
  引发了我和一起收看的妹妹之间的大恐慌。

  结果,因为我那时还是小鬼,当时也没有网络什么的,
  这件事就只成为了当天晚饭时的谈资而已,
  那到底是工作人员,还是“那个世界”的人,至今是个谜。
  有当时也看到实况的人,或者知道那是什么的人吗?

  【下面有一个评论说自己也看到了,一并翻译如下:】

  那个我也有看到!
  我和父母一起看的,他们却说没看到。
  第二天我到学校去问,
  除了我以外,就只有另一个人也注意到了……
  看来有人能看到,而有人不能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3 08: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