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謎の話-神秘惊奇的体验(翻译日本网友细思极恐经历),翻译:卡米莉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10: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0话 山神大人

  大概十多年前,我去山中神社供奉敬神酒时遇到了山神大人。
  我被他狠狠地揍了一顿,受了很严重的伤。(双手、单脚、脸、锁骨、肋骨等各个部位都有好几处骨折)
  那时我以为自己要被杀掉了。
  他明明比当时是小学生的我(身高不到130公分)还要矮小,却能单手抓住我的脚将我抡起来,多次摔向地面……
  当父母和祖父母担心一直未归的我而找来的时候,我已经奄奄一息了。
  听说当时连救护车和警车都出动了。

  之后,我对大人们叙述事发情况时,他们却说那是附近流言甚广的疯子所为。
  但老人们站在我这边,说:“神明是反复无常的……这孩子真是可怜~”

  如今想来就像一场梦一样,但我至今还跛着的脚证明了那并不是梦,
  而是噩梦一般的经历。

  >69 回复69楼
  >那能算是神吗?
  不知道呢,只是因为在神社遇到,方便起见将之称为“山神大人”而已。
  不过,老人们认为那是鬼或妖或神灵的一种。
  他们如是言:“以人的常识来解释非人的神是毫无意义的。你会因为狗吃东西的样子很不雅观而要求它拿着筷子吃么?”

  【日本可以说是个多神信仰的国度,号称供奉着“八百万神灵”,涉及自然和人类生活的各方面,几乎无其不有,无所不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什么都可以拿来信”。这一点也很有意思,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可以多说一些。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查找一下。】

  >下次回那里抱怨一番如何?
  不要,我害怕!(断然否决)

  >70 回复70楼
  >你还记得他的打扮吗?
  我看得不是很清楚,衣服还有脸这类细节就算在当时也想不起来,
  能记得的就是,他比我还要矮小,却不是小孩子。
  (那个小镇孩子很少,所以当时我们要是看到和自己一样的小孩,就会丢下手上的所有事,上去搭话邀他一起玩的……)
  我记得也不是类似神官的打扮,总之让人觉得他的存在很不自然。

  >是不是在神社里吸了什么稀释剂?
  当时,父母也怀疑我服用了什么药物……也接受了药物检验呢(^^;)

  【下面有评论吐槽说:这神是有多讨厌酒啊?】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直接就到了42话呢,因为木有第41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41话迷之消失事件……


  第42话 别人

  我也有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至今想来都难以理解。

  在我的记忆中,我曾在4、5岁的时候用别人的身体度过了一天。
  简单来说就是那天我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还和完全是陌生人的“父母”一起去看了电影。
  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虽然也想过是不是做梦,但那天电影的内容我至今还记得(是描述梦境成为了现实的电影)。
  果然还是做梦吧……
  但是因为小时候父母从来没有带我去看过电影,所以对我而言,那一天给我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3话 前世的记忆

  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某次过生日,
  妈妈笑着祝我5岁生日快乐。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感到一切都充满了矛盾。
  我才5岁?为什么是5岁?这怎么可能?
  而且视线位置也变得很低,手的大小、身体的大小也……这么点儿大个身体是什么情况啊!
  这也太诡异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这么想着。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使用了女性用语。
  我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投胎转世了。
  前世的事也记起了很多,我很怕再想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而停止了回想。
  但是依然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投胎转世了。

  总觉得如今尝试的话应该也能回忆起前世的事情来,但一点儿都不想那么做。
  没什么理由地觉得前世的自己是女人,做了很不好的事,年纪轻轻就死了……

  我不太会写不好意思。
  (顺带一提今生我不是同性恋。)

  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吗?

  【下面评论纷纷表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4话 “咚”

  我要说的这件事说不定家里长年养猫的人都遇到过。

  我家就一直养着猫,在养现在的猫以前养过一只黑色的公猫。那只猫能很轻松地爬上开着盖的洗衣机,盯着洗衣机里转啊转啊的水流是它每天必做的事。
  等彻底看个爽之后,它会从洗衣机上一跃而下,着地时发出“咚”的一声。这个声音在它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早上都还能听到。

  刚开始以为是错觉,但很多时候都是家里所有人一起听到的,甚至抱着新养的猫咪时也听到过。【这里说明了不是现在的猫发出的声音。】
  家里人都觉得,每天早上伴随着洗衣机的转动声,那轻轻的一声“咚”,毫无疑问是之前那只猫落地时的声响呀。

  这不是什么可怕的故事,充其量不过是有些灵异的生活小插曲。每当我听到这声音,在有些伤感地想着“啊,又来看转啊转了呀”之余,也会感到稍许的不可思议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5话 枕头

  某天,当我不经意地看向旁边的枕头时,发现有什么在动啊动的……
  像是有东西跑到里面去,现在拼命要钻出来似的。
  我觉得奇怪,拿到手上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古怪。
  就这样把枕头放回床上片刻之后,里面又开始动来动去了。
  到底什么东西跑进去了?我疑惑着将枕头剖开,里面却只有海绵而已。
  为此,我娘勃然大怒,给我换了新枕头。
  我记得这发生在上小学时的某个夏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6话 5楼

  我高中时有过一次为期两天的进修,外宿在一间山中旅店。
  进修时我逮着一点空闲,打算把十分碍事的随身物品拿回房间去,
  就一个人在旅店一楼乘电梯,按下了自己房间楼层的按钮。

  我住的房间在五楼。
  每个房间大概住了5、6个人。

  本该总是很拥挤的电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只有我一个人。
  中途也没有停,一直升到了五楼。

  我沿着走廊走到分配给我的房间,
  向来没有安全感的我还不厌其烦地在贴在门上的房间分配一览表上来回确认了好几遍我和室友的名字后,
  才开门将随身物品放在入口附近,再乘电梯回到一楼。

  进修结束后回到房间,却发现东西并不在我放的地方。
  咦?我觉得很奇怪,在同屋同学的帮助下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

  第二天上午,我的东西在4楼的房间里被发现了。
  就在我所住的房间正下方的房间里。

  如果能回看过去的话,我想看看当时的情景,
  我明明就好好确认过房间号和房间名单表了呀!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我刚趁着开会的空档翻了一篇(喂喂~不要做不好的示范),超级恐怖啊(目前翻到最可怕的一篇),到现在心里都拔凉拔凉的,我得去太阳下缓一会儿。
  各位请做好心理准备等待第61话的来临。当然,现在还看不到咩哈哈~(我似乎暴露了进度……)


  第47话 苏醒的记忆

  我本来完全没有六岁之前的记忆。
  有一次我突然心血来潮,去了小时候住过的地方,
  在那附近散步的时候下起了雪。我在某个地点猛地想起,
  我曾经最要好的朋友,
  就是在这里殒命于一场交通事故。
  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时候,下起了难得一见的雪,就在我的眼前,
  他被在雪上打滑的车子撞到……
  与此同时,自己以前的记忆也都慢慢恢复了。
  之前即使看到朋友的照片也完全想不起来。

  当天晚上我做了梦。
  还是孩子的朋友踢着足球。
  “把你忘了真是抱歉。”我说,
  “没关系的啦。”他边说边微微笑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8话 网球绳

  第一次发帖。

  还是中学生时,我参加了网球部,
  晚上常和妈妈一起在附近河堤上的某个路灯下练习。
  那条河堤当时正在铺沥青,禁止通行,
  所以没有车辆经过。
  我在硬式网球上绑上橡皮绳,
  压在地基下(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和妈妈轮流练习打正手拍。
  怪事发生的那一瞬间,我正击打迎面飞来的网球,
  球却黏在了球拍上。
  我和妈妈目瞪口呆。
  仔细一看,网球上拴着的橡皮绳竟然穿过了球拍面上其中一个网眼,
  又从旁边的网眼穿了回来。
  球就这样被橡皮绳拴着挂在了网球拍的网上(懂我的意思吗),
  一开始不明所以,还想是不是像九连环一样,
  解了半天却毫无头绪。
  和妈妈商量之后,因为“这样下去就没法继续练习了”,
  只得从球上解开橡皮绳才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这不可思议经历如今依然想不通。(拙文见谅)

  【这个作者一直在担心别人能不能明白他的意思……解释一下,文中出现的“硬式网球”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那种绿色毛毛球,在日本还有一种球被称为“软式网球”,是一种白色软橡胶球,据说是因为网球运动传入日本时,日本无法生产网球,进口又太昂贵,所以发明了这种替代球。】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9话 蜜瓜包

  本来发在幻觉幻听版的,
  现在觉得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更适合发在这里。

  昨晚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我从噩梦中惊醒,心还在扑通扑通狂跳,
  我在心里暗自嘀咕着:“啊啊可吓死我了。”
  这时,我心里却又有一个奇怪的声音粗声附和道:
  “就是。你这家伙做的梦可真够呛。”
  “是、是谁?”
  “啊?谁都无所谓吧。”
  “我,是不是还没睡醒啊……”
  “也许吧。”
  就像这样,自己明明没有这种意识,
  但只要一想到什么,回应就随之出现。就是一个人在聊天的状态。
  感觉那声音挺直言不讳的,并没有恶意。
  “说起来肚子饿了。”
  “枕边不是有蜜瓜包么,吃吧。”
  我起身,吃蜜瓜包的时候那声音又说开了。
  “面包皮也很好吃的啦。”
  “不要剩下呀。”什么什么的。
  很快我觉得困意袭来便又睡了,之后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这种睡迷糊的方式还挺奇怪的呢。

  【这篇后面的评论渐渐就……走偏到讨论蜜瓜包好吃不好吃上面去了。蜜瓜包据说有点类似于菠萝包,是纺锤状或者圆形或者其他什么形状(废话)~】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0话 噗咕

  我下面要说的这件事,很多人听了都笑个不停。
  这是我姐姐一个朋友的经历,但让我觉得瘆得慌。
  会写得比较长,还请见谅。【我发现11区分享经历时,一旦写得长了就会习惯性先道歉……也是醉~后面你们还会不断地看到类似句子的出现。】

  这话还要从姐姐的朋友M君(男)考上大学后,搬到东京开始独自生活说起。搬家很顺利,也渐渐习惯了大学生活的M君,某日结束了打工回到家中,电话就在此时响了起来。
  M君:“你好,喂喂?”
  电话那头:“…………”
  M君心想什么情况?骚扰电话?
  他感到厌烦,就把电话挂了。但是,之后这烦人的电话还是多次打来。第二天也是如此,之后的每一天,只要他一回到家,无声的骚扰电话就会打过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跟踪狂?虽然这么想,但却没有什么眉目,说不定只是有人打错了电话而已。为这事也不至于要去找警察……
  于是某天,M君抱定了要搞清楚这人到底是谁的想法。
  叮铃铃铃!喀嚓!
  M:“你好,喂喂。”
  电话那头:“…………”
  M:“又是你啊,我说你是不是找错人啦?”
  对方:“…………”
  M:“我叫M。”
  对方:“…………”
  M:“你好歹吭个声呀!!”
  对方:“……噗咕!”
  M:“!!!!”
  M君大吃一惊。对方突然发出了猪哼声。就好像是人模仿猪叫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之后,在这之前完全不说话的对方开始不断地发出猪的哼哼声。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继续交流,M君便提出了一个建议。
  M:“好吧,那我来问你问题,你哼一声代表YES,两声代表NO,如何?”
  对方:“……噗咕!(YES)”
  M:“你是男的吗?”
  对方:“……噗咕!噗咕!(NO)”
  M:“原来是女的啊……还很年轻吗?”
  猪女孩:“……噗咕!(YES)”
  M:“一直打电话过来的都是你吗?”
  猪女孩:“……噗咕!(YES)”
  就这样,M君为了探明这个猪女孩的正身,一点一点地将情报问了出来。
  M:“……唔……那么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猪女孩:“……噗咕!(YES)”
  M:“我说你呀,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怨恨?”
  猪女孩:“噗咕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喀嚓……

  这事就被这么干脆地一回合搞定了。

  【还记得本文一开始说很多人听了都只是笑么,评论里也是笑成一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8: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