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謎の話-神秘惊奇的体验(翻译日本网友细思极恐经历),翻译:卡米莉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1话

  我还是小学生时发生过这样两件事。

  其一:小学四年级的午餐供应时。
  大家都开吃十分钟左右了,据说我却怎么也不吃,反而一脸愕然动也不动。担心我的朋友问我“你怎么了”,而我是这样回答的:
  “再怎么吃啊吃也吃不完。”
  不过我对这事并没有印象。

  其二:小学六年级的远足。
  那时我们去山口县一个叫秋芳洞的钟乳洞参观。
  大家接二连三地走进洞中,我却止住了脚步怎么也不肯进去。担心我的朋友(还真多啊)问我“你怎么了”,据说我这样回答道:
  “有石灰墙堵着没法前进。”
  同时还用手指在眼前画着奇怪的图形。好像还去拽大家来着。当然这事我也不记得了……
  话说,那真的是我吗?(?Д?;)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2话 带犬来的人们 其二

  这是个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了。和帖子里95楼的事发生的地方类似,是个知道的人自然知道的适合“办事”的地点。【这什么鬼?!不会被哔——吧!原文是用了某个大家都明白的大写字母,但我觉得可能会被哔——,只能更委婉一些。虽然这个根本不是本文的重点,但也算是个背景,而且这个作者似乎对此有一种得意洋洋的炫耀心态。】
  反正就是在某处的某县发生的好了。

  唔,该县有夜景很美的公园、河边和深山等等,但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些地方。我最中意的看夜景点是从略高于平地的山丘上眺望下面的城镇,好天气时海面反射着月光,金光闪闪。那里就在我中意的看景点附近。

  不是有那种连当地人都不走的老路吗,会有细细的小道从老路上延伸到田里去,在走不过去的尽头断掉。我说的地方就是类似于这种感觉的地方。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泡妞,为了营造浪漫的氛围,常带着女人到那些地方去,然后停车“办事”。【黑线~】

  那时候,只要搭讪成功,再到便利店买点啤酒和下酒小菜,带去看看夜景说说话,接着就可以找个“办事”地点进行下一步了,这就是我不花钱的泡妞黄金模式。唔,你也许觉得鬼话连篇,但实际上成功率相当高呢。

  这些都不重要啦【那你还得瑟什么啊!】,总之事情发生的那天,我早早泡到个妞,气氛也营造得相当不错,接下来就只剩进行最重要的环节了,在找地方的途中,我发现了一条小路。

  小路入口处放着一个圆锥体。某些不讲文明的家伙在完事之后丢了些纸巾和垃圾什么的在里面。
  这东西就像是工地上常见的那种红白相间的塑料三角锥障碍物,表示前方禁止入内。要不要进去呢?

  其实我一看到这个障碍物就当即决定今天就是这里了。我立刻下车,将那个三角锥挪到一边,把车开了进去。当然,我又把障碍物挪回原处,防止其他车开进来。
  说到为何会决定在这里,是因为迄今为止我虽然在这附近的小路上也常停车“办事”什么的,但那些毕竟是知道的人都知道的“办事”圣地,做的时候偶尔会有其他车开来,或者本来想在那里来一发的时候,一进去却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坏了我的好事。而这里呢,有个障碍物帮我挡着,那我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别人不会也把那玩意儿挪开进来啊傻子!这人智商捉急~】

  这条从老路上延伸出来的小路再往田地的方向去就是尽头了。我把车稍微往里面开了一些就停下,对女人说:“到外面去吧”。
  你们想笑就笑吧,反正那天我觉得不会受到任何打扰。我本来就抱着“办事”的目的,所以铺在地上用的毛毯和帐篷垫子、甚至蚊香都准备齐全了,还骗女人说正巧最近才出去露营过。

  之后,我正和女人卿卿我我,附近却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我一下烦躁了起来。不过车子似乎并没往这边来,而声音又很近。观察了一会儿我发现好像是从下方来的车,和我们隔着田停下了。

  开始我并没特别在意。对方反正也是抱着找地方“办事”的目的到这边来的,要说我当时想了些什么,也就是在外面做声音会被听见,这次就在车里做算了而已。

  就在我整理用具的时候,下面的情况变得有些奇怪。有狗叫,也有好几个人声交杂着。说是隔着田,其实这是个小山丘,在月光下能清楚地看到下面发生的事情。

  因为我亲身经历了,所以知道这些人是谁,会干什么,我现在就写下来。他们2男2女一共4个人,是一家子。其中一男一女分别将绳子缠在狗的项圈上,牵在手里。另外的两个人拿着手电和棒子。

  狗似乎很不习惯项圈,但那两人却不顾狗的死活,强拉硬拽。我不明白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这诡异的情景令人发毛。因为我们是先来的,并没有被对方发觉。他们看上去根本没意识到我们的存在。

  那些人把狗又往前拽了一段,导致从我们这个角度看不到他们了。
  我对女人说,不晓得那些家伙是谁,要不要过去看看?
  女人很不愿意,我劝她,如果不去看看就这样回去,以后会后悔也说不定,一生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不是也不错嘛,只是稍微去看一下马上就回来。就这样我强行说服了她。如今想来,真不应该去的。95楼那位朋友不是就在这时回头了吗,他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好吧,翻到这里我终于明白老说95楼是为什么了,我估计原来95楼有个人也是带着姑娘到这类地方去,然后也遇见了带着狗的人,95楼虽然觉得好诡异,但是没敢继续看下去就回去了。而这位就……也就是相同经历的不同选择吧(作得一手好死~)。所以标题才会是“其二”,因为已经有了95楼的“其一”。可能95楼的故事没有结局,所以网站改版后就没有登那个故事。】

  虽然没说县名,但看到这里估计你们心里多少也有数了吧。这周围都是甘蔗田,屈身前进的话便能隐藏在其中不被发现。我和女人一起低下身子向前走,看到了最恶劣的情景。
  就算现在想起,也还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狗项圈上拴着的两条绳子被那两人使劲拽着,令狗动弹不得。
  然后另外两个人就对着狗头狂殴。渐渐听不到狗的叫声了。
  之后,他们将看起来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却还在抽搐的狗用项圈上的绳子吊到树上。
  用刀将狗剖开放血。

  呜哇——这些家伙太变态了,我因看到了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景而僵住了。
  心脏怦怦地狂跳,我竟然还在担心心跳声会不会让那群家伙听到这种愚蠢的问题。
  此时已经不是要不要回去的问题了,虽然不想等到这些家伙离开再走,但身体就是没法动。

  然而,女人却吐了起来。
  如此安静的夜里,人发出一点儿声音都会非常明显,更何况这样一直“呕呕呕~”地在近旁弄出动静来。

  “谁?”对方当然也听到了,那两个男的很轻易就找到了我们。
  不知你们有没有这种恐怖的现场体验?我当时吓都要吓死了,身体哆哆嗦嗦抖个不停,腿也没了力气。

  “你们这俩家伙打哪儿来的?”年长的那个大叔用手电照着我们的脸问道,老实说直到现在,我都算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但在那种情况下,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们先回家去。”大叔先对他那一家子说,然后转向我:“你大叔我家离这儿不远,你给送一下。”语气根本不是在询问我,而是命令。

  如果此时我拒绝的话,可能还为时未晚。但,我却把他送回了家。在车上,女人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一动不动,与其说是疲惫,更像是遭受到强烈打击后陷入了非正常的精神状态。

  那个大叔问了我的很多事。最有印象的,是他问了我住在哪里。而且是很烦人地反复问。我就先老老实实地说了个笼统的地名,他听说我不是本地人很明显地松了口气。

  他家大概十分钟路程。在集体住宅区里,是座相当大的宅子。我急着要脱身,但他却说有个人想让我见一下,并再三坚持只要和那人说几句话就让我回去。还说有安神剂可以给女人喝。
  我只得顺从。

  带着女人来到客厅,他让我在这儿稍等片刻。这次轮到他儿子来对我问东问西纠缠不休了。难道想让我见的人就是他儿子吗?真是够了,放我回去吧。
  不久他便回来了。然后开始大说特说起来。
  说什么那里是他家的地,他是当地的议员,有时候会吃狗肉,诸如此类的。
  吃?是吃啊。说实话,我听了这话反而安心了。好歹算是个理由吧。那当然是不想被别人看见了,这种事要是曝光的话很可能会对选举产生影响的。

  正说着话,门铃响了。有客人吗?他说:“想让你见的人来了。”说着便向门口迎去。来人是个体格很壮的男人,被大叔带了进来。
  “我是○○○察署署长○○。”来人说着,虽然礼仪周全,却丝毫没有笑意。还说了署长可算是大人物,轻易就能把人抓进去这类的话,不如说,就只说了这个而已。大概是想让我对今天发生的事闭嘴吧。

  他们给女人拿来了药,女人在大家的注视下很顺从地喝了下去,喝完后就一直在旁边发呆。
  过了一会儿,这家的夫人拿着个大海碗走了进来。“做好了哟~”
  大碗里漂浮着肉片。是肉汤吗?这是要干嘛?大碗被放到了我的面前。
  “机会难得,吃了再走吧。”说着他就走了。【这个他是指房屋主人还是那个什么署长啊喂!我估计是署长,可能意思是指他说完这句,威胁作者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就离开这里了。】

  我不想吃——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所有人都沉默地盯着我,不吃也不行啊。而且考虑到女人现在的情况很糟,虽然心里很郁闷,但她变成这样也有我的责任。

  至于那碗肉汤的感想……狗肉汤好臭,一股兽类的腥臭味,真的很臭。臭死了臭死了臭死了。

  啊——又觉得很不舒服了。我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并没有。
  后来,送走女人,回到自己房间的我发现有一通电话留言。就一句话。“某某吗,今天过得挺不容易吧。你住在某某街上吧。”

  可我没有让他看到我的驾照,也没有拿出任何能表明我身份的东西啊……

  【唔,这篇翻得好痛苦,作者是个唠叨、爱跑偏、没重点的家伙,写那么长其实砍掉一半光看后面的就行了。对于他最后的疑问,下面的评论有分析说,既然招惹了警察相关人士,从车牌号就能查到电话和住址等等信息啦。】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3话 被打

  在老家时发生的事。
  十年里同样的事发生了三次。
  第一次,我在自己房间的双层床上睡午觉,【注:ロフトベッド,loft bed,直翻是阁楼床,就是那种上层是床铺,下层是沙发或者桌子等结构的床。】
  忽然有人打我的脸。
  “疼死我了——”我恼火地睁开眼睛坐起来,一个人也没有。
  但是,被打的感觉还残留在脸上。
  当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比起害怕,那时却因为无端被打而更觉得恼火。因为真的很疼呀。
  第二次,我在独自生活好几年后,又一次回老家生活。
  但是,自己原来的房间已经给弟弟用了,只好住在其他房间。
  那个房间有四叠半榻榻米大,睡觉时得铺被褥。
  在那个房间里睡午觉时,又被打脸了。
  “疼!”我起来一看依然没人……当然,那时家里也只有自己。
  脸上也依然残留着被打的感觉。“又来啊……”我边想边又睡下了。
  第三次是最近,那之后我又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再次回到老家生活。
  弟弟离开了家,我得以住回到自己的房间。
  当时床上只有床垫,我勉强躺在上面午睡。
  然后,脸又被打了。
  不,与其说是被打,感觉这次是被“砰”地用力揍了一下……
  “好疼啊!!!”我爬起身,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打打也就算了,别那么用力揍我呀,我想着又再次睡了。【被打成这样了还睡,是有多困!!】
  这三次都是发生在我一个人午睡的时候。
  是梦吗?虽然这么想,但被打之前我并没有做梦啊(平时倒是很常做梦),
  而且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有被打的触感。
  与其说是觉得可怕,还不如说有种“搞什么啊”的心情。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4话 龙卷风

  这件事并不可怕,发生在我上小学时在附近公园里的游乐设施上玩儿的时候。

  因为是休息日白天,所以人非常多。我趴在吊桥上和朋友一起望着稍微有些距离的草地运动场。那儿有一群小学生正和大人们一起踢足球。

  一开始我只是望呆,看久了发现其中一个踢球的男孩背后一直紧贴着一道和他身高差不多长的龙卷风一样的东西。
  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问身边的朋友看到那个没有。他也说看到了,可见并非幻觉。
  这个龙卷风一般的东西是土黄色,慢悠悠地“骨碌骨碌”转着,即使那男孩飞快地跑着也能跟得紧紧的。多么不可思议啊——我边感叹边看着。大概维持了3分钟左右龙卷风便消失了。

  那时候因为还是小学生,虽然奇怪人的身后怎么会像那样形成龙卷风,但没有就这一现象再问过别人,他们怕是不会相信我的吧。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11区的那个网站有时候在某个故事的评论里,会有人写和这个故事相似的一些经历,我都会稍带看一眼,如果觉得有翻的价值,就会把评论里分享的经历也翻译过来。这一话就是如此。


  第55话 小女孩

  还有一件事,我高中时有一次在千叶SOGO的屋顶上一个人吃便当,那时是12月中旬,冷得要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喜欢清静所以一个人吃着,突然发现有个大概上幼儿园的小女孩在,并往这边看着。

  我正疑惑,小女孩走近我问道:“您不冷吗?”
  我觉得她说话方式还挺有趣的,就回答道:“我很冷呢。”又问她:“你和妈妈一起来的吗?”
  【注:这里说小女孩说话方式有趣,是因为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用了一本正经的敬语表达。这么大的小孩一般不会使用这种说法方式。】

  那小女孩说道:“我有个哥哥,不过就在不久前收到了他战死的通知呢……”她说话时语调的抑扬顿挫根本不像一个幼童!
  那时我想糟了!这孩子被什么诡异的东西附身了!我拼命装出一副镇定自然的样子,合上便当盒离开了那里。之后我想这说不定是大人们精心制作的整人节目,之后每逢电视上的整蛊节目我都会去确认这个恶作剧有没有播出。

  【这个故事下面的评论里有人分享一个类似经历,我一同翻译如下:】

  我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暑假某个中午我打开电视,
  正在播原子弹爆炸特集,还是特别节目之类的,
  刚好那一刻的画面是原子弹爆炸时人们四散奔逃的场景。
  我不喜欢看这类节目就打算换台,
  没想到当时一起看电视的妹妹突然充满怨恨地嘟囔道:
  “大家都被杀了。大家,都被烧成焦炭面目全非了……”
  我吓得要命赶紧换了台,呼喊着妹妹的名字,妹妹才又恢复如常。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6话 加里波利

  一战时,加里波利半岛上266名英军将士为了和其他部队汇合而向一座小山丘上行进。
  那天很晴朗,空中飘浮着数朵云团,其中一朵将山丘笼罩了起来。
  士兵们依次向那朵云团走去,但他们谁也没有走出来。
  当最后一列士兵的身影消失后,那朵云便飘走和其他云汇集在一处。之后所有的云一齐向着保加利亚的方向飘去。
  在友军新西兰工兵部队的士兵们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不到一个小时,云朵们就从视野中消失了……
  这266名英军将士至今下落不明。
  我要出去一下,抱歉,回来再继续。

  我还听说过日本军队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到日本某处的岛屿调查的部队在发出了“发现了碑文,从来没见过那么巨大的”的通讯后,再也没有了下落。
  有没有谁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唔,这篇底下有人查了维基百科,查到了这个事件。翻译如下:】

  我找到维基上有下面的这段记载:
  1915年8月12日,皇家诺福克连队第1/4营所属士兵266名,在萨弗拉湾附近,因一场雾中的战斗而失踪,安扎克军团的士兵证言属实【这里就是上文提到的新西兰工兵】,但被丢弃的122名该营所属士兵的尸体之后被确认发现。他们被认为遭到了奥斯曼(土耳其)军队的埋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包括营长在内的生还者被奥斯曼军俘虏,其中大多数在俘虏营中死亡。

  【因为好奇,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该事件的资料。其实这个谜早就被解开了,流传的描述其实和事实不符。首先,不是为了和其他队伍汇合这种悠哉游哉的情况,而是战斗中,他们正在进攻土耳其军队,另外,也不是晴天,而是有雾。所以在大雾中,他们冲入了土耳其部队的包围里,惨遭杀害。1919年9月23日对加里波利公墓进行登记时报告写到:“直到四年以后,他们的尸体才被发现。我们终于发现了诺福克团第五营。我们总共找到了180具尸体——122具属于诺福克团第五营,剩下的属于汉诺和萨福克团,柴郡第二和第四团。只有士兵巴纳比和科克的遗体能被辨认出来。”“他们的遗体散落在1平方英里的土地上,都在距离土耳其军阵地800码的地方。他们当中很多人显然在同一农场里遭到杀害,这家农场的农场主说,他把这些破碎的英军尸体大多丢到了附近一个小山谷里。很显然,这些人并没走多远,就被一个接着一个打倒,除了那些少数钻进了农场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7话 针

  这事我之前在其他地方也写过。
  我还是小学生那会儿,脚趾头里面有针一样的东西冒出来。而且是穿着鞋子的时候。
  大脚趾疼得要命,我想着怎么回事啊,就把鞋子脱下来一看,
  大脚趾里扑哧扑哧地冒出一根针来。
  因为实在是疼得死去活来,所以比起恐惧来痛感更加强烈。我吓了一大跳,飞一般地逃走了。
  之后回来拿鞋子时,针已经不见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8话 新婚夫妇

  这是很早以前的事儿了,我才上小学2、3年级。
  当时我们全家住在类似公寓的地方,隔壁搬来了一对新婚夫妇。
  他们两人都是小学老师,都非常和蔼可亲,
  就连怕生的我都很快和他们亲近起来。

  某天,我像往常一样到这对新婚夫妇的房间里玩。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好像不知不觉间我在被炉里睡着了。
  之后我被“快点快点”的说话声吵醒,睁开眼后被吓了一跳。
  这两人正在用细绳一样的东西捆我。
  吓坏了的我用力反抗,我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那家女主人还笑着说什么“脸都变红了呢”。
  我拼命地挣脱了,逃回家里。

  如果被那样一直捆着没有逃掉,我会被如何呢?
  那对新婚的老师夫妇,到底想做什么呢?至今我都耿耿于怀。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9话 转学生

  第一次发帖。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个同年级的孩子被车子撞死了。

  时光飞逝,小学四年级时,那家伙居然转学到我的班上来了,吓得我不知所措。

  当时小学同班里有四五个人都是以前上同一所幼儿园的,我们趁午休的时候躲到体育馆里碰头,惊恐地激烈讨论着,“那家伙不是出事故死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又不好直接去问他本人说“你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所以只能装作没事一样,但大家都过得心惊胆战的。

  通过和那个转学生的交谈,得知他确实和我们上过同一个幼儿园,也还记得我。
  据他本人说,他因为父亲工作调动而到了别的地方上小学,这次回来也还是因为父亲又调了回来。

  他从没有遇过交通事故,更别说死掉什么的了。
  但是,我们幼儿园的同级生里,有好几个人都记得参加过这家伙的葬礼啊,确实是死掉了啊。至今我都无法理解,就算现在想到也觉得心里发毛。
  而且就在最近,我在工作单位偶然遇到了幼儿园以后就没见过的一个友人,叙了半天旧之后,那人突然说道:“说起来,我们幼儿园时不是有个人遇到交通意外死了吗?”
  当那个名字被提起时,有一股森森的寒意席卷了我,连神志都恍惚了起来。

  我是个完全没有灵异体验的人,但唯独这件事到现在都没有能让我信服的解释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6 15: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0话 青蛙

  这是我老爹说给我听的事。

  某个夏日,他在家附近的河滩上散步,看到对岸有一只超大的青蛙。
  那么大的青蛙实在少见,他就拿石头丢它。
  没想到,那只青蛙居然说了句“疼啊”。
  但是,老爹想“青蛙怎么可能会说话啊”,就又丢了一块石头过去。
  然而,石头打中青蛙时,它果然发出了“疼啊”的叫声,
  而且这一次还怒吼道:“你干什么!”
  老爹吓得仓皇逃回了家。

  后来那天吃晚饭的时候,
  不知为何他姐姐一直气呼呼的。
  老爹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了什么生气,
  结果姐姐回答说:“你白天用石头砸我了吧!”
  “你、你一定是热糊涂了……”老爹装傻地说。

  【这篇有必要解释一下,原文就只写了“姐姐”,不过从两人对话的语气来看,应该是父亲的姐姐。这应该是作者父亲儿时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9: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