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black白夜

《老九门--湘西往事》,南派三叔新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6 08: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11

榕树有强大的固水作用,在榕树林中,蚊虫非常多,而且非常密集,比外面的林子里还密集好几倍,他们都看到蚊群几乎充斥着所有的缝隙。但是四周鸦雀无声,连蚊子都没有声音,似乎这里的生物都被进化出来,不能发声。

边上的亲兵抓了一只,月色下也看不清楚,他放到嘴巴里嚼了嚼,轻声说:“有血味,是吸血的,但不像蚊子的口感。”
尝水和尝虫是张家的技术之一,很多时候,在视野不好的情况下,需要大量依靠味觉和嗅觉来判断周围的情况。

张启山他们上树,在榕树蔓延的枝丫上行走,可以免于涉水。这里到处是气生根,犹如帷幔一样,视野非常不好。一路往前,张启山就看到了那棵大树。

那真是一棵巨大的榕树,它没有一根独立的树干,它的本体是由无数的长大的气生树根凝聚而成的,因为这些气生根已经比一般的大树都要粗了,所以它们之间的空间已经非常狭小,看上去就是一棵树一样。
有多大呢?在张启山看来,这棵树就和森林里的一堵墙一样。他先一挥手,所有人都趴了下来,开始在树枝上爬行。
榕树所有的树枝,几乎都是相连的,还有很多的藤蔓和青苔附着上面,比较隐蔽。树干群里面,一片漆黑。

张启山低头看婴儿,那孩子的眼睛死死地的盯着树根群的最里面,似乎和这个山神有什么感应。山神就在这片漆黑里吧?他想。

他等不了了,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开始往这树干群里小心翼翼地爬去。
刚爬进树干群的区域,张启山立即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从最深处发出来,他们摸黑往里爬,爬的很慢很慢,慢慢地,四周就完全一片漆黑了,只剩下头顶的月光,也极难透过树冠,对下面有什么影响。

里面的蚊子更多了,但是这些蚊子飞舞的时候确实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咕噜咕噜的声音,非常奇怪,让人寒毛直竖,犹如是什么怪物,在快速地吞咽液体。

张启山活动了一下脖子,心说千万别是张小鱼被吃了。

顺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往里爬,就发现这里的榕树干上,全是洞,是被人用爪子挖出来的,里面放满了骨头。张启山看不清楚,但摸着就知道有人骨和兽骨,骨头都被用植物的纤维编织的麻绳串了起来。
大块的骨头,都被敲碎了,和棍状的东西穿在一起,似乎是一些装饰品。再往里面,他忽然看到了前面出现了火光。
张启山确认了一下四周的人,都在黑暗里,有没有跟上不知道,就小心翼翼地往里爬去,就发现这个巨大的树干,或者说树干群的中间,是被挖空的。

大概有四五根巨大的气生根被砍掉了,剩下的是最原始的那一棵榕树母干。
那真是巨大的树干,大概三十多人才能环抱,上面无数的枝丫辐射出去。

火光来自于风灯。在主榕树树干的某一个枝丫上,挂满了风灯,估计都是被怪物杀掉的人留下来的,都被收集了起来,而只有一只风灯点着。那巨大的怪物就趴在那根风灯枝丫下方的一根更加粗大的枝丫上。

而张小鱼就趴在那怪物的身上,一动不动。

一盏风灯,光线非常微弱,那怪物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婴儿蝾螈,或者是人的胎儿没有发育成熟,却无限长大变成的样子。怪物雪白的皮肤非常病态,大概有六米多长,手臂则更长,这个距离,怪物的手可以直接伸到张启山面前。
另外一个黑暗的角落中,又探出了一个亲兵,用手势问张启山,要不要动手。

张启山先摆手,他穷尽目力,去看张小鱼的状态,就意识到,张小鱼现在和这个巨大“婴儿蝾螈”有一种诡异的互动。
这个动作姿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山神,正在喂张小鱼吃奶。

张启山能看到张小鱼卧的地方,就在怪物胸口的突起上,那是怪物的乳房。
仔细看,还能看到这怪物长有头发和体毛,张小鱼的表情看不清楚,似乎已经昏迷了,或者完全沉浸式的,在吸奶。
远处的亲兵在给张启山打手势,问他怎么办。

张启山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太安静了,如果再靠近,怪物很可能发现他们。
但是这里距离,如果他以最快的速度,直接跃起飞过去,用匕首刺入山神的脑门。就这么三四秒的机会,他相信这么暗的光线下,没有任何动物可以反应过来。

他也仔细看了那山神身上,没有看到任何“神”的痕迹。张小鱼说那句话,他无法理解,难道是张小鱼和它交手的时候,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
张小鱼的功夫不弱的,在几个副官里,张小鱼应该算前三了,这怪物能够重伤张小鱼,确实不能轻视。
而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东西身上有很多人的特点。

想着,忽然张小鱼就开始咳嗽,那怪物把张小鱼扶起来,张启山发现这奶水竟然是黑色的。而且,怪物的指甲死死地扣在张小鱼的头皮里,指甲直接刺入了头皮很深。

来不及想太多了,张启山做了三个动作,第一个动作表明他要奇袭,第二个动作表明所有人在他奇袭重伤对方之后,齐射开枪,阻止对方在死前追过来。第三个动作,表明如果自己奇袭失败,那么所有人全部出来,吸引山神的注意力,伺机再找机会。

表达完,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关节,拔出军刺反手握住。
这怪物的脑袋很大,头骨肯定很厚,军刺必须全部刺入头部,才可能重伤。

想着,他往树冠上方爬去,爬到树冠里,看着几根树枝的位置,忽然加速。
张启山是用了最大的爆发力的,第一跳他几乎跳出去一半的距离,落到一根中间的枝丫上,然后踩着枝丫狂奔了十几步。
那怪物瞬间转头,看向张启山,张启山此时已经第二次跃起,已经到了怪物的面门,军刺直接刺出。
几乎在这一瞬间,张小鱼的身体忽然挡住了张启山的掉落路线,张启山差点一下刺穿他。

张启山立即凌空翻身,落到怪物的身上,它身上特别滑,全是乳汁,他一下滑到,直接军刺一下刺入怪物的肋骨里,才没有摔下树去。怪物张大嘴巴,竟然没有发出惨叫,但表情极其痛苦,一下把张启山甩飞。

张启山控制自己姿势,直接落进下方的沼泽,同时听到枪声四起,亲兵开始开枪了。

张启山从水里爬了上来,抓着一根气生根,快速爬了回树干。瞬间,所有亲兵的枪声,都听不见了。他顾不上这些,快速爬到树冠里,刚站稳,就看到张小鱼的脸从一遍的黑暗里探了出来。

是那山神单手抓着张小鱼的脑袋,把张小鱼提溜了过来,张启山刚想开枪,就忽然听到张小鱼开口说话了。
“你是谁?”

张启山楞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不对。张小鱼完全翻着白眼,根本没有意识。
谁在和他说话?
谁在通过张小鱼的嘴巴和他说话?山神?

“你是山神?”
“为什么杀我孩子?”
山神的脸也从黑暗中探了出来,露出了满嘴的牙齿。
这东西起码有十几排牙齿,全部是乱长的,现在嘴边全是血。

“你吃人?”
“人好吃。”那山神通过张小鱼说道。张小鱼嘴巴的动作幅度,和它自己嘴巴的一模一样,看上去毛骨悚然。

“吃人就要死。”张启山说道。
“我不要死。”
“由不得你。”
张启山近距离拔枪,对准山神的脑门,瞬间山神就把张小鱼挡到了自己面前。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08: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张启山无法开枪,这山神看着体型庞大,但是速度非常快,每一次都在自己快速移动枪口的时候,他就抢先把张小鱼挡在面前。

张小鱼开始“笑”,每一次移动,他都会发出几声笑声。

张启山怒了,一是愤怒这山神戏弄自己,而是愤怒这山神像对待玩偶一样对待张小鱼。他突然发难,直接把枪往天上一扔,然后人就一个翻滚冲了过去。
张小鱼直接朝他撞了过来,张启山像泥鳅一样,用体技一下从张小鱼的腋下钻了过去。
这是人类才会用的技术,贴着一个人把自己用最快速度移动过去,一般是用于贴身搏斗。

那山神显然没有想到张启山还有这样的动作,一下就脸直面张启山的军刺,后者没有直接冲向山神的脑袋,而是直接反手一下把军刺刺入山神的肘部关节。
军刺一下就刺穿了,张启山是对准关节的软骨刺进去的,那山神想收回手,但是关节被卡住,他无法灵活地移动,手一下砸到边上的树枝上,张小鱼直接从他手里脱手,掉了下去。

这里还是非常高的,张启山心中一惊,但那山神的另一只手,一下凌空捞住了张小鱼。

同时,张启山的枪就从半空落了下来,张启山一把接住,直接顶住山神的头。
张小鱼忽然说:“我会杀了他,如果你开枪。”

张启山直接开枪,他扣动扳机的速度极快,瞬间把子弹全部打完。全部的子弹都打进了山神的脑子。山神一下子倒靠在枝丫上,不动了。脑浆和血快速地流出来,顺着枝丫往下滴落。

僵持的时候,越犹豫,人质越危险。

张启山重新上了一个子弹匣,又补了一弹匣,把山神的头盖骨都打碎了。
然后他去抱挂在山神手上的张小鱼。
这山神的指甲,死死地扎入了张小鱼的头盖骨,刺入了大脑,指甲非常细长,犹如针一样,似乎这些针在人的大脑里可以控制人说话。他小心翼翼地把张小鱼从指甲上拔下来。

整张头皮都已经惨不忍睹了,他把张小鱼背到枝丫上,摸了摸心跳,还是在跳动的,只是双眼翻白,张启山见过这种情况,头部中弹,大多数都是这个表情。
他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只能先止血。然后他快速翻到原来风灯的位置,对着黑暗中发出信号。

没有一个亲兵回答。

他一盏一盏地点燃风灯,挂到各处的枝丫上,把这里照的尽量亮一些。
到处是血,枪落在枝丫上,有些枪已经折断了,有些掉在水里,但是一个人都没有。

张启山心中有些寒意,难道,刚才的那个瞬间,人都被杀了么?可那山神并没有太厉害,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损失。

正想着,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从头顶的树冠处传来。

此时此刻,张启山不知道的是,齐铁嘴的队伍,已经非常靠近这片榕树林了,但是他没有靠近,他在远处一颗树的树冠上,焦急地眺望这里。

“八爷,为什么我们不过去?”
“那是棵榕树,对么,特别大的一棵榕树?”齐铁嘴问。
亲兵点头:“刚才探过了,是榕树。佛爷应该已经进去了。”
“我觉得那不是一棵榕树。不对,不只是一棵榕树。它很像一个容器。”
“容器?”
“苗民用来养蛊的容器。”齐铁嘴看着那片榕树林,“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东西不是山神,但也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那东西是一个蛊,是苗民的祖先炼出来的。蛊是要养的,这是长生蛊,让我们来的那个老领袖,就是把婴儿送到这里,把婴儿的寿命转嫁给自己。”

亲兵半信半疑,齐铁嘴擦了擦汗道:“你们得想办法通知佛爷,要赶紧出来。”
“八爷,您不是说,算出来是咱们这一趟是安全的么?”
“这蛊不是人世间的东西,非人非鬼,所以算出来未必能准,但我也没有想到,会不准成这样。那还有一个原因。”齐铁嘴脸色煞白:“我们齐家有三不看,首当其冲,纹麒麟的不看,看不准算不明白,还可能倒血霉,我记得佛爷纹的不是麒麟,你们都没有纹麒麟,那难道那山神,变蛊之前,其实是个人。”

不仅是个人,还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纹着麒麟的女人。所以卦象里,他没有批到这个人给整个事件带来的影响。

那这山神是人变的,张家本家人?这地方,就是拿张家人炼蛊的地方,一早就设计好了?

齐铁嘴掐指再算,不由眉头紧锁,穷奇遇麒麟,佛爷这是要做老本行了。这是命数啊。虽然算不出来,但两个人在这里相遇,是命数啊。
不对!齐铁嘴觉得这样太巧合了,谁是纹麒麟的人,我操,该不是,那个婴儿?

在榕树林内,张启山一直在树冠中,朝着婴儿啼哭的方向,慢慢地摸过去。那山神的头已经被他扭了下来,挂在风灯边上。张小鱼躺在原地,还在深度昏迷。而张启山缓缓看到,树冠的深处,那个婴儿,竟然自己独自站在一根枝丫上,正在假模假样地哭泣。
是在假哭,虽然发出了哭泣的声音,但婴儿的表情很平静,而且死死地盯着张启山,他不仅能看到张启山,而且似乎看得非常清楚。
“你到底是谁?”张启山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晃晃悠悠,朝张启山走了过来,做着要拥抱的动作。
 楼主| 发表于 2020-9-8 08: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13

齐铁嘴看亲兵没有啥反应,心中默念了几句,就往榕树林爬去。亲兵立即就跟了上来,齐铁嘴明白这些当兵的除非有精确的命令,否则是不会自己妄动的。
刚才佛爷把指挥权给了自己,得自己指挥才行。

齐铁嘴虽然是市井师爷,但也知道行兵打仗,排布的是人命,有些人有这个命格,可以以人命为棋盘,掌大义而灭人心,少有人用人命做调度还能不出错的。
所以他仔细一想,自己指挥也只能指挥个球来,万一一个不好,把人指挥死了,自己这辈子不安生不说,命格上也可能会背上太重的业数。

不如就把所有人都当成自己比较好,他对后面挥手,指挥所有人爬成一条毛毛虫的样子,一点一点往榕树林挪动过去。
爬了大概有三十柱香的功夫,后面的亲兵就对齐铁嘴说:“八爷,等我们爬到就天亮了。你还救不救佛爷?”
“我是在救你们。”齐铁嘴满头冷汗:“佛爷的能力,如果要逃生,肯定能逃出来。你们就不一定了,只是佛爷愿不愿意逃生的问题。”
“为什么佛爷会不愿意逃生?”
“他何时逃生过?”张启山这个人除了战略上机动调整,只要是能进攻的,他一定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直接进攻。

在榕树林内部,张启山确实如齐铁嘴所想,完全没有想过离开这里。他死死地盯着那黑暗中的婴儿,婴儿也盯着他。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张启山问道。
小婴儿咯咯咯咯咯地笑,在张启山三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张启山举枪对着他。他就楞住了,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婴儿在这个时期,表情时而狰狞,时而可爱,时而市侩,都说是孟婆汤的劲还没过,上辈子的记忆还在影响他。

几乎是同时,张启山看到婴儿身上,有纹路显现出来。
只能透过一点点月光看到一部分,那是没有完成的纹身,张家人纹身,在婴儿阶段,会先现出极小的一部分,但是从鳞片上已经能看出是麒麟还是穷奇了。

“张家人?”张启山惊讶,这寨子里的老妖怪,是拿张家人的孩子,来和山神交换续命么?这是想要极致的长生么?
这孩子到底是哪里来的?

那婴儿万分警惕,张启山收起枪,从旁边折了一个榕树枝,做了一个类似于逗猫棒的玩具。
这是小时候父亲给他做过的,他记忆中为数不多的玩具之一。

他给那小婴儿逗着,那小婴儿的动作捕捉能力很强,很快就被拿玩具吸引,逐渐放松了下来,并且开始笑了起来。张启山过去,将其重新抱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小婴儿忽然脸又变的狰狞,但却不是看向张启山,而是看向张启山身后。

张启山回头,一下就看到山神耷拉着脑袋又爬了过来,一下挥动手臂,把张启山从树枝上打了下去。
张启山在空中变化动作,一下摔入水中,立即把孩子托出水面。巨大的山神一下从树冠跳了下来,张启山看到它的腋下,竟然还有一个人头。

双生连体!
 楼主| 发表于 2020-9-9 08: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14

那小脑袋正好在山神乳房的位置,张启山意识到,刚才张小鱼恐怕不是在吃奶,而是在——接吻?

那小小的脑袋,有一只眼睛是睁不开的,而且位置也不是特别适合舒服,所以张启山顺利躲开了第一击。他转头去看,有一杆冲锋枪卡在树墩子上,于是直接冲过去,一手托着孩子,然后一把把冲锋枪单手抬起。

枪管已经弯了,他又躲过一击,抬手把孩子往天上一丢,用力把枪管掰直了。
那怪物目光被孩子吸引,一下用爪子去拍那个孩子,张启山举起枪一个扫射,打的山神一下缩回了手。

他跳起来再把孩子接住,山神已经躲到树枝之间的阴暗处了。张启山看着孩子的目光,直接孩子看哪儿,他就点射哪儿。那山神在黑暗中辗转腾挪,子弹的曳光跟着它,像跟着滋尿一样。
一下子,子弹就打光了,那山神自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已经满身是弹痕。
张启山发现这颗脑袋控制身体,并不如之前的那么顺畅。

他想了一下,忽然直接翻跳上树,把孩子往树枝上一挂,直接迎着山神就冲了过去。
山神一巴掌打过来,他直接空中转身,掠过巴掌,一下就拽住了它的手腕,在空中荡了一圈,然后落地直接冲向怪物。

那怪物俯身下来,它的双腿在沼泽里,行动稍慢,张启山的速度已经提到最快了,瞬间到了怪物脚下,他也就到盆骨的位置。怪物整个包起来,想把他按死在怀里。张启山就像刚才绕着张小鱼一样,一下绕着山神的身体,直接翻到怪物身后,直接双手,插入怪物的后背,捏住脊椎骨,双脚蹬在怪物背上,大吼一声,用力往外扯。
半条脊椎被他直接扯了出来,脊髓液和神经直接炸了出来,怪物浑身抽搐,一下倒在了沼泽里。

张启山也直接摔进沼泽,爬出来,快速来到怪物腋下的脑袋处,拔掉怪物关节上的军刺,对准那个脑袋,直接刺穿。
那个脑袋竟然没有头盖骨保护,一下就像尿袋一样泄了,里面的脑浆流进水里,像豆腐一样。

怪物彻底不动了,张启山喘着气,身上有六七处很深的伤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伤的,但没有伤到要害。
他看着怪物,心里说道:“还是凡人。”

他爬回到枝丫上,抱回婴儿,那小朋友这一次已经不看着怪物了,似乎东西死了,他就不感兴趣了。

“你怎么会是张家的孩子。”张启山看着婴儿,心里已经放松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却发现,婴儿的眼睛,仍旧看着某一个方向。

怎么还没完?张启山心说,他回到张小鱼的边上,一路婴儿还是看着那个方向,他检查了一下张小鱼,情况还算稳定,就直接抓起边上的一盏风灯,直接往那个地方丢去。

风灯往上飞,一下砸在树冠部分,碎了,火油烧了起来,把那个部分照亮。

张启山就看到一巨大的黄洞老棺,架在树冠上,已经和树几乎都融为了一体,被气生根和藤蔓完全盘绕。张启山能看到,上面镶嵌满了各种颜色的宝石。虽然因为蒙尘都暗淡了,但是在火光下,还是反射出光晕一样的闪光。

那婴儿看着这个棺材,目不转睛。
 楼主| 发表于 2020-9-10 09: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15

张启山到处都找不到其他亲兵,尸体也没有,他刨开山神的肚子,就发现里面全是肉糜。能看到军服的残渣,还有子弹,皮带扣。
这是全部被吃了,而且嚼的稀碎。

他站在山神的尸体前,久久没有说话。
死亡就是死亡,并没有痛苦和不痛苦的区别,但来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啊。

他看到肉糜之中,有一把信号枪,就拿了出来,爬到树冠之上,对着天空打出了信号弹。

命运就是,跟着张启山的人,除了最先重伤的张小鱼,其他人反而都死了,而跟着齐铁嘴的人,都活着。每每都是这样,自己从东北带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虽然并不都是张家人,但乡音,越来越难听到的,这不免让人感伤。

但他没有思考太多。
不久后,齐铁嘴他们的哨子声,就在林子边缘传来,张启山回喊让他们进来,两边汇合。

一行人看着惨状,都沉默不语。有人开始精细地为张小鱼包扎,有人照顾婴儿。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拍了拍他。张小鱼的头盖骨被刺穿,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大脑,那山神可以通过指甲在人脑中控制人,也是神奇。

“张小鱼醒了之后,要不要告诉他实情?”齐铁嘴问。
“告诉他实情,骗他,事情才过去一半,只有告诉事实,他真的接受了,过去了,才算真的过去了。”
“佛爷,这不容易过去。”
“世界上真的痛苦的事,都不容易过去,但总会过去。”
“普通人会老,你们——”
“这是已经存在的事实,我们没什么要怨天尤人的。”张启山给齐铁嘴打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爬到了那个棺材之前,张启山问齐铁嘴意见。

“这是口铜棺,古代铜为金,黄铜都是当黄金用的。看棺材汉代左右了,为何是在树上?”
“刚才是我问你。”

齐铁嘴仔细去看,就道:“你看这株藤蔓,是从棺材里长出来的,盘绕在榕树上,我从未见过。我们家学之中有药理,要辨认百草,如果是其他地方的,我不认识也情有可原,因为我学的就不是很好,但你看这藤蔓长的,你以前见过么?”

张启山仔细去看,果然如此,有一株藤蔓,是从这棺材里长出来的,而且这藤蔓的叶子,长的有点像卷曲的指甲,所有的叶子都是卷曲的,就显得和之前见过的植物,格格不入。
“这是一口古棺材,你看着藤蔓,从棺材的这个孔里出来。”齐铁嘴指了指棺材的一个孔洞,“这似乎是设计好的,有人把尸体放进棺材的时候,就知道尸体里会长出东西来。”

“为何不是有种子从洞里掉进棺材里?”
“你看这里。”
齐铁嘴指了指棺材上的浮雕花纹,只见花纹上画的,就是棺材里长出了一条藤蔓,就像有舌头从棺材里生出来一样。这浮雕是用极小的锥子,一点一点敲出来的,为了能够让沟壑更深,所以每一条线条,都要敲几千次,才不会被氧化掉。        

所以这就是一个盆栽,张启山心说。
“这是什么藤蔓?”齐铁嘴用手电照着藤蔓的叶子,“和山神有没有关系?”

“叫人上来,开棺。”张启山说道,“这棺材在这里,和怪物肯定有关系,寨子每年供奉婴儿到这里,是为了长生的。这些都是线索,打开棺材,看看里面有没有佐证的。”
发表于 2020-12-15 18: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可以詢問一下,版主都在哪個網站看到三叔發表的文章呢?我在網路上都找不到
发表于 2021-1-24 16: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ne05001


    不好意思,刚看到,南派三叔有微信公众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10: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