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飞地遇仙记》-这世上真的有神仙?亲历者讲述奇异经历-作者:十主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5 07: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这时,黑发那人又摸了一下盒子。
      我离的近啊。
      上次他摸盒子,摸出了奇怪的事。
      这次又摸盒子。
      我就赶紧把手帕换上新茶水。
      继续捂着口鼻。
      我心想,谁知道这人怎么回事啊。
      你说你讲故事,讲故事就好了。
      没事怎么老是摸盒子啊。
      别再摸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
      这人,真是个怪人啊。
      ……
      只是,这会好像没什么异常。
      我看那盒子,还是那样。
      我看头顶上那一团金色光华。
      还是那样。
      没什么变化啊。
      再一看,那团金色光华似乎在移动。
      只是移动的速度像蜗牛爬一样。
      特别的慢。
      过了好一会儿,那团光华才慢慢地移动到渡船之人头顶。
      接着,那团光华开始慢慢降落。
      做自由落体运动。
      落到了渡船之人手边。
      接着,那团光华隐去,现出一本线装书来。
      渡船之人取过书。
      恭敬递给了那位。

      六
      这会儿,黑发那人才开口说话。
      礼贤知道老师临别赠言,必定重要。
      虽然不知道书里写了什么。
      也是重视的很。
      一回到德国,就开始研究这本书。
      同时,为了防止这本书。
      害怕这本书因为保存不当而腐坏。
      或者被偷盗……
      这才花了巨大的代价,请到巫师大能打造了这个盒子。
      这个盒子看起来平平无奇。
      其内在,却有着几重禁制。
      也是有这些禁制的保护,这本书才能保存的如此完好,保存至今。
      禁制,对于华夏高人也许不值一提。
      对于偷窃者来说,却是必备的防御。
      几位,请勿见怪。
      我也是受人之托。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5 07: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礼贤后来把这本书手抄了几本。
      用来向外人展示。
      这也是为了方便研究这本书。
      这期间,礼贤找到了他的瑞士朋友。
      这位瑞士朋友,正在面临精神崩溃。
      他整天在整理自己做过的疯狂的梦。
      他想着,把这些梦境整理成册。
      希望形成独特的心理分析学术研究。
      这位瑞士朋友,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荣格。
      我就曾经听很多人提过荣格。
      在心理学领域,荣格很有名。
      荣格曾任:
      国际心理分析学会会长
      国际心理治疗协会
      ……等。
      不过那会儿啊,荣格还没名。
      荣格之前,跟随老师学习。
      他的老师,就是弗洛伊德。
      后来,荣格发现,老师的理论不能治疗自己的心理问题。
      于是,就拜别了老师。
      开始了新的心理学研究。
      只是那段时间无法突破。
      他的精神也一度处于崩溃的边缘。
      直到礼贤找到了他。

      八
      礼贤觉得书里梦中悟道非常神奇。
      认为梦,和荣格从事的心理学相关。
      希望和荣格共同研究这本书。
      而荣格也被震惊了。
      有人梦中悟道?
      从而进入修炼之门?
      后来成为了传说中的神仙?
      那这本书就是宇宙密码啊!
      那这本书,就是心灵密码啊!
      那这书的价值将无法估量啊!
      后来,礼贤和荣格共同翻译了这本书。
      这个译本又被翻译成多国文字。
      直到今天,还在再版。
      后来在国外,很多人看了译本。
      又做了新的研究,形成了更多的理论。
      也出了各类更多的书,课程。
      比如太一密码,一的秘密,一的法则,合一的秘密等等。
      很多课程以心灵课程,灵修课程在华夏推广,有些灵修课程还挺贵的,听说课程卖的特别好。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5 07: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荣格通过研究这本书,也形成了自己的心理学理论,成就了自己的学术地位。
      直到今天,荣格心理学还在影响着很多人。
      黑发那人喝了一口茶。
      做了一个思考状。
      又皱了皱眉头。
      仿佛在想,该怎么说。
      接着,看着我,说了一长串话。
      在国外,这本书地位很高。
      用风靡全球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我却很不理解。
      这次来华夏,我曾调查过。
      很多华夏人根本不知道这本书。
      甚至质疑,也有说书是假的。
      我还看到膜拜荣格的华夏人,也有质疑这本书
      质疑的同时,又肯定国外那本译本。
      这些事,让我很不理解。
      同时也很难过。
      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呢?
      我心想,说了这么一长串话。
      问我这么难的问题。
      这也太难了吧。
      让我怎么回答呢?
      就想让他问科学怪人。
      可是,科学怪人睡的口水直流的。
      嘴角在笑,似乎在做甜甜的梦。
      也不好打断他的美梦。
      那这个很难很难的问题。
      小伙伴们,你们来思考吧。
      希望你们通过思考。
      都能找到自己的答案。
      ……
      这本书里讲的什么故事呢?
      那要从一场梦开始说起。
      请看下一个故事:
      长安酒肆
      完结。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5 07: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个故事:长安酒肆
      一
      都城大国实勘关,
      八水周流绕四山。
      多少帝王兴此处,
      古来天下说长安。
      黑发那人念了一首诗。
      我听了,心下惭愧。
      好诗。
      不由得,暗暗反思。
      今天,在华夏,会背诗的人不多。
      唐诗300首,也就背书那会背过。
      慢慢地,人们也就忘了。
      如今,能出口成诗的人是不多的。
      这歪果仁,随口就写了一首诗了?
      再听这诗,写的很不错啊。
      二
      黑发那人念了这首诗,接着说下去。
      古来天下说长安。
      这首西游记里的诗,在国外很有名。
      我听了,心里有点惭愧了。
      西游记在国外都这么火了?
      ……
      黑发那人,继续讲着。
      因为,这本书里的故事。
      就发生在大唐年间。
      要问那个时候,大唐最繁华的城市是哪儿呢?
      那不用说,自然是长安城。
      这长安城里,有一间不起眼的酒肆。
      后人把这间酒肆,叫做长安酒肆。
      至于那时候,这里是不是叫长安酒肆呢?
      我们就无法知晓了。

      三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下。
      这就好比今天我们说北京饭店。
      或者上海饭店,广州饭店。
      今天,以各大城市名,来称呼的饭店,通常不是随便称呼就能做到的。
      同样,我们可以合理的推断。
      那时候的大唐,那时候的长安城,能叫做长安饭店的饭店,也不一定是普通的饭店。
      至于今天的人把长安的一家酒肆,叫做长安酒肆,是不是有当时的历史依据,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点,需要先说明。
      故事里的长安酒肆,是指长安的一家酒肆。
      不是长安酒肆。
      四
      为这个问题,后来我还去当地拍了照片。
      做了走访。
      走进八仙庵的牌楼,山门外,竖有一块石碑。
      上刻有“长安酒肆”四个大字。
      这就是传说中的长安酒肆。
      碑的左侧,刻有小字一行。
      我凑上去看,刻的是“唐吕纯阳先生遇”。
      右侧,刻有另一行小字。
      上面刻的是“汉钟离权先生处”。
      如果连接碑文左右这两行小字,就是一句完整的话:
      唐吕纯阳先生遇汉钟离权先生处。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5 07: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汉钟离和吕纯阳是何时在长安酒肆相遇?
      相遇后,又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又具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这背后的故事,很值得我们探究。
      拍照那天,附近除了我,没看到别人来仔细端详这块石碑。
      我也算是在不同的时空里,造访过长安酒肆了。
      那天,我还和摆摊的老大爷聊了一会。
      老大爷说,这里很少有人来。
      六
      那一年,是咸通初年。
      吕祖奉亲命入长安赴考。
      到一家酒肆之中,发出了一声长叹。
      何日得第以慰亲心?
      何日得道以慰我心?
      这家酒肆虽然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倒也不乏有诗才之人。
      这时,有一位特别的客人笑着回了一句。
      郎君有出世志也?
      吕祖看去,这人像是个道人。
      穿着很随意,眼睛特别亮。
      肚子特别大,却敞着怀。
      手上拿着芭蕉扇在扇着,显得风度翩翩。
      身上背着一个酒葫芦。
      头上却是扎着两个小童儿那种小啾啾。
      这种种形容,出尘又洒脱,让人印象深刻。
      接着,这两位客人,就开始了诗文交流。
      七
      道人拿起毛笔提诗一首:
      坐卧常携酒一壶,不教双眼识皇都。
      乾坤许大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
      吕祖一听,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怎么说呢?
      俗话说,诗文以言志。
      这诗,飘逸奇古,清新脱俗。
      于是,赶紧行礼,请问姓名。
      原来道人叫做钟离权,又称云房先生。
      接着,吕祖回了一首诗。
      生在儒家遇太平,悬衣重淄布衣轻。
      谁能世上争名利,臣事玉皇归上清。
      这两位如此,在长安酒肆中相识,这才有了一梦黄粱的故事。
      八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呢?
      梦中,吕祖功名富贵皆得。
      娇妻美妾,所愿皆成。
      却在晚年无意中开罪于皇上,被贬边城。
      方发浩叹,恍然梦觉。
      这时,钟离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黄粱尤未熟,一梦到华胥。
      五十年间一顷耳,人生亦大梦也。
      此后,吕祖顿悟,求度。
      经十试后得以传道,得道成仙。
      九
      这个故事,其实我们从小学成语,都是学过的。
      黄粱一梦,这个成语,也常听到人用。
      只是你照么?
      这个故事,被一个歪果仁讲出来。
      还讲的这么文绉绉的。
      我脸上,有那么一点儿挂不住。
      故事里的几首诗,歪果仁背的挺溜。
      我总是有点儿惭愧的。
      因为我背诵不下来。
      为了把当时的情况回忆下来。
      所以后来我还去了西安一趟。
      去找那曾经的长安酒肆。
      可惜,我只找到一个石碑。
      看来,神仙的话还是要听啊。
      由来富贵缘如梦,
      未有神仙不读书。
      完结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6 07: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个故事:
      神秘的师爷,一句话改变了二战格局
      一
      我给黑发那人添了一杯茶。
      黑发那人似乎也不好意思了。
      就轻轻摸了摸那盒子。
      我一见他摸盒子吧,我就不自在。
      有了前面的经验,就怕他再摸出点别的来。
      条件反射的就用手帕沾上茶水,捂住口鼻。
      上次更新,好多人问我手帕长什么样,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白色手帕,定制的。
      天涯就不发了。
      群里有发图,这次更新后做一次活动吧。
      大家可以到群里看看。
      如果喜欢,可以参加转发朋友圈抽奖。
      这个自愿参加。
      二
      不过这次没发生什么事情。
      黑发那人看了我一眼。
      那表情,是有些抱歉的意思。
      之前的事,他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家了。
      不一会儿,科学怪人擦了擦口水。
      一边伸着懒腰。
      一遍慢悠悠的醒过来了。
      看起来,科学怪人的脸色没什么不妥。
      他好像也是忘记了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醒来,看到手边的纸笔上的长宽高。
      又看了看那盒子。
      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
      就继续着他的研究,标记起来。
      真是爱学习啊。
      原来这次摸盒子是让科学怪人恢复如常啊。
      我心想,歪果仁的禁术,也是精妙。

      三
      这时,黑发那人继续往下讲故事。
      下面的故事,却是让我有些吃惊。
      因为故事里提到了一个特别的人。
      而这个人,在华夏很少有人提起。
      这个人就是林德曼。
      很多人不知道林德曼这个人。
      不过我说一个人大家可能会知道。
      这个人,闵可夫斯基,就是提出四维空间概念的那位。
      而闵可夫斯基有一位最得意的学生。
      这位得意门生的名字,叫做爱因斯坦。
      所以,在国外,很多人把林德曼叫做爱因斯坦的师爷。
      不过,很多人是没听过师爷的故事的。
      师爷的传奇故事其实很多。
      只是,这位传奇师爷太低调了。
      也没人讲师爷的故事。
      今天,我就来讲一个一句话改变二战格局的故事。
      四
      师爷这个人,曾经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圆周率。
      那段期间,曾经遇到过一位东方人。
      这位东方人仪容不凡,气质脱俗。
      后来,在圆周率方面,师爷得到了那位东方人的指点。
      在师爷以前的数学家,研究的方向是圆周率是否是循环小数。
      又有一位数学家证明,圆周率是无理数。
      直到后来师爷研究出了圆周率是超越数。
      什么是超越数呢?
      用通俗的话来说,类似于你不能用任何代数的形式来表达它。
      或者说,你不能用加减乘除的方式来得到它。
      从而间隔的解决了古希腊时期留下来的谜题之一,即,化圆为方的问题。
      师爷呢,也因此成为了重要的数学家。
      后来,那位东方人关照师爷一些事。
      这些事,却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
      自然的,师爷也就答应了。
      而师爷最不起眼做的一件事,却和二战有关。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6 07: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多年以后,有一个天才诞生了。
      这个天才孩子从小就生的俊美。
      家庭条件,也是富裕,而又优越。
      而这个孩子,从小就爱思考宇宙星辰之间的秘密。
      爱看的书,也是很有深度的书。
      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
      长成了一位帅气,俊美,身姿挺拔,风度翩翩的少年。
      这就到了学点什么的时候了。
      家里也想着,这也是个大事了。
      就征求他自己,看他有什么想学的。
      他的父亲就问他,你想学什么啊?
      这个少年就说,我想学数学。
      他的父亲觉得这太容易了。
      不就是数学嘛?
      我带你去找这个时代最好的数学老师。
      于是,就带儿子来到了师爷那里。
      这个少年的父亲,可也是大名鼎鼎的学者。
      就这么,天才少年和师爷,见面了。
      师爷见到这个少年,很是喜欢,很想收为自己的学生。
      是啊,古今中外,长的俊美,有礼貌,又好学,又聪明,又是天才,家里还富裕,家教还好,这样的好学生哪个老师会不喜欢呢?
      上图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不过,师爷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没有收下这孩子。
      而是和这少年聊了几句。
      师爷:小伙子,你想学数学,那你看过什么书啊?
      少年:我看过《时间空间与物质》。
      师爷:哎呀,那你不能学数学了。
      你这是对物理感兴趣啊。
      隔壁是物理系,你去哪里吧。
      ……
      就这么的。
      师爷,就把少年给拒绝了。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6 07: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少年就和父亲去了隔壁,见了另一个教授。
      这个教授是谁呢?就是著名的索末菲。
      对,就是那个把波尔的原子轨道模型拓展成椭圆轨道模型的那位。
      这次,索末菲看了少年自然是喜欢的。
      这样的学生,喜欢是自然的。
      不过,形式还是要走一下的。
      于是,索末菲也问了少年同样的问题:
      索末菲:小伙子,你想学物理,那你看过什么书啊?
      少 年: 我看过《时间空间与物质》。
      索末菲:哈哈大笑。
      哎呀,这么好的书啊!
      我都没看过呢!
      就这么,少年就留在了慕尼黑大学的物理系。
      少年在大学期间,有一个关系要好的师兄。
      少年和师兄,两个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截然不同,关系却极为要好。
      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少年长得俊美又斯文有礼,算是斯文儒雅,低调奢华吧。
      而师兄长的是又黑又胖,性格也天马行空,又喜欢抽烟喝酒泡酒吧,夜生活混乱,有些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意思。
      可是,师兄虽然不帅又爱乱,但是师兄身上的天才光芒还是无法阻挡。
      少年和师兄都只用了三年,就从高中毕业拿到了博士学位。
      而师兄呢,当时德国出一本百科全书。
      需要找人写一个“相对论”的简介。
      因为当时,能看懂相对论的人非常非常少。
      当然,直到今天也不多。
      德国当时就找索末菲去写这个简介。
      索末菲知道师兄看懂了相对论。
      就把这事丢给师兄了。
      师兄一看,这太简单了,写吧。
      拿起笔刷刷刷,就写了几百页。
      黑发那人讲到这里,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也禁不住的笑了。
      科学怪人也笑了。
      科学怪人边咧嘴大笑边问黑发那人:
      师兄啊,他是不是对“简介”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我心想,这是真懂了。
      要是不懂,编也编不出几百页来啊。

      七
      黑发那人点了点头,继续讲。
      当时的物理学界,对这件事传为笑谈。
      都以为师兄是胡乱写一通,因为毕竟相对论是什么,能看懂的人也没几人。
      后来没想到的是,那几百页爱因斯坦看到了。
      反而对师兄高度赞扬。
      之后,爱因斯坦还把师兄的这几百页长文出了一本书。
      到现在,这本书还是相对论的重要参考文献。
      讲到这,科学怪人来劲了。
      对着我说,火火,我知道这少年和师兄是谁了。
      我心想,我也知道了。
      黑发那人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是的,大家都知道了。
      这两位都是量子力学的天才。
      他们是,海森堡和泡利。
      由于前面的故事中多次提到了那本神秘的书,和那位神秘的东方人。
      我只能说,据我所知,当时的量子力学界,都曾听说过关于那本书的故事,海森堡和泡利也不例外,这类故事太多,这里就不再提及了。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6 07: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海森堡和泡利曾同时见到过波尔。
      并且,因为海森堡曾提出了很有深度的问题,而引起了波尔的注意。
      后来,海森堡提出了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
      多年以后,二战爆发。
      海森堡是德国人,当时是德国铀俱乐部的领头人。
      就是专门为德国研究原子弹的。
      当时的元首以为,德国一定是第一个研究出原子弹的国家。
      可是,元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
      德国的原子弹迟迟不出来。
      后来解密,人们才知道。
      原来问题出在海森堡身上。
      我们知道海森堡著名的理论叫做“测不准”远离。
      不过,师爷知道,海森堡还有一个外号叫做“算不准”。
      海森堡的数学,不太好。
      每当遇到重大计算问题,都可能出现偏差。
      本来海森堡的人生轨迹也许是,先学数学,打好扎实的基础,再去学物理学。
      当初,海森堡直接去学了物理学,数学方面容易出偏差的小毛病,也就被慢慢忽视了。
      有人也许会奇怪,数学不好的人,物理会好吗?
      这个还真有可能的。
      我还就认识不少物理特别好,数学一般的人。
      我们知道原子弹,需要拿一个热中子去轰击铀235,铀235就会裂变成较小的核➕中子➕能量。
      这第一步裂变出来的中子,再去轰击别的铀235,这叫链式反应。
      也就是说,你只要轰击第一下,剩下的就不用管了,所以才会产生巨大的能量。
      但是,为了保证第一次裂变出来的中子能够撞到别的铀235,就会有个临界质量。
      大家就都在算这个数。
      这个数就很关键。
      结果,海森堡,就是第一个计算出来的人。
      他计算的结果是,需要几吨的铀。
      这个结果元首就震惊了。

      九
      这个量太大了。
      即使是德国➕整个欧洲➕美洲,也造不出来原子弹。
      大概是一千克的铀矿才能提炼出来7克的铀235。
      而且需要耗费大量的电能。
      这在当时元首的计划里,短时间是难以实现的。
      那段时间,元首绞尽脑汁,花了很多时间,看怎么调整计划,怎么实现这么多的铀矿和电能条件,由此,耽误了很多时间。
      后来才知道,是海森堡算错了。
      不是几吨。
      是几千克。
      如果是几千克的话,这在元首的计划里,还是能够实现的。
      可惜,这个数据后来被米国提前得到了。
      而这个数据第一个算出来的人也是德国人。
      不过他是犹太人,被德国赶跑了。
      米国抢先得到了数据,最先研究出原子弹。
      如果是海森堡没算错,元首第一个研究出原子弹,那么二战的格局,可就难说了。
      原来是这样啊。
      那这么说,师爷的一句话,让当初的少年直接去学物理学,还真是机缘巧合之下改变了二战的格局呢。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
      这时,渡船之人和那位出门往外走。
      渡船之人回头看了我一眼。
      似乎是在说:
      此间事了,有缘再见。
      然后,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后来,我把这画面画了下来。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就是封面上的那幅画。
      掉落在地上的书。
      会有人捡起来吗?
      我不知道。
      这背后的故事,一言难尽。
      我的文笔太差,略写一些。
      我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会有人看吗?
      我不知道。
      完结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4-1-29 08:0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9-26 07: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个故事:
      讲一个陇西老前辈送药的故事
      一
      不知不觉,6月已经到了月底。
      时光如水,岁月更迭。
      那些看不见的时间,在指缝中悄悄溜走。
      不知不觉间,一年已经过去了一半。
      每年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始做一些周边了。
      在我没写故事之前,我在画画。
      那会儿也是有一些藏家朋友,每年会委托我做一些周边之类的,比如说,台历。
      只不过是从前都是数量不多,通常也是藏家朋友委托定制的,数量我也会顺便多做几个,送给一些前辈以表达心意,然后就没有了。
      所以,从前我也不怎么对外提。
      今年这个时候,又要开始做周边了。
      2021年的台历,采用的是过去几年中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样式,又经过重新制版,很是做坏了几个版,做坏了几批,设计改了又改,纸张也是换了几种,最终定稿也总算是达到了我的满意。
      这是因为,今年有了很多新朋友。
      一开始,是有十几个新朋友要求多做点给他们分一分。
      其实,我从前画画时,并没有写作的计划。
      我也并不知道今年我开始写故事,会有人喜欢看。
      小说网文那么多,一个画画的人写故事,会有人看吗?
      画画?写作?
      这好像也是不搭界的事。
      动笔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二
      今年,我也如同往年一样,开始给前辈们送台历。
      往年呢,前辈们收到台历也是没有回复的,我也习惯了。
      今年,却有些反馈。
      说来也奇怪,我后面写的几个故事,就是从台历的反馈开始的。
      前段时间我忙新家的装修,拖了进度。
      和大家说一下,我已经搬了新家。
      冬暖夏凉,睡的香,吃的香,一切顺遂。
      我会加油码字把进度赶上来。
      而第一个反馈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讲起。
      我们小区的物业管家服务挺好的。
      基本上有问题反馈到物业管家,或者有生活所需提出来,都能做到立刻响应,迅速解决。
      比如说我家里需要装一套射灯,这其实和物业服务没太大关系,应该自己找人来装。
      不过,物业管家知道了,立刻派了一位师傅过来,那师傅没手电钻,没梯子,二话没说,自己就出去借去了。
      总之是忙了半天,帮我装好了。
      比如说,我家是一楼,阳台是超大那种,采光很好。
      我觉得从阳台看出去的绿化哪里需要调整,和物业管家一说,管家立刻就带着一票人来了,当场处理完毕。
      平时进出小区门口的管理也是特别严格的。
      比如说前段时间的封城吧。
      后来南京连续很久0增加,很多小区都放松了级别,都撤去了门口的帐篷轮班岗。
      可是,我们小区却一直没有撤。
      我们小区啊,重视级别还是一样。
      每天还是进出门戴口罩,不戴口罩不给进门。
      进门就得额温枪查温度,逐个登记。
      麻烦是麻烦了点,住着却也是觉得放心一些。
      这也说明,物业管理的比较负责。
      有一天,我在家收拾呢。
      刚搬过来不久,总是需要慢慢收拾的。
      物业管家就联系我,说是大门口有一个人,说是来找我的,让我去确认一下。
      听到这事,我其实还是挺惊讶的。
      毕竟搬家到这里,还没人知道。
      那会是谁来找我呢?
      赶紧的,去大门口看看吧。
      三
      到了大门口一看,原来是他啊。
      这个人,我是见过的。
      在天水的故事里,陇西老前辈曾经开车送我去过火车站,这个人,是当时开车的司机。
      我就对门卫保安人员说这是我的客人。
      保安于是放他进来,我也请他到家里。
      边请他坐下,边开始煮茶待客。
      我一边忙忙碌碌着,一边在心里琢磨。
      新家的地址,并没有人知道。
      邮寄的地址,是非真实地址。
      不过,一般前辈们也是如此。
      我所了解的前辈们,也在红尘中行走,这就需要世俗的身份,和世俗的一些便利条件。
      只是前辈们不愿意被打扰,所以通常会用化名和非真实地址。
      一般来说,3年左右就会搬家。
      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
      所以我也从不会主动去联系前辈们,也不会去打听前辈们的行踪。
      就是想找前辈们,也是找不到的。
      所以通常,都是前辈们来找我。
      或者是路过来找我指点我一句半句。
      或者是有事让我去做,比如带小童子修罗盘那次……每次也都不同。
      前辈们想找我,总是容易的。
      这次,是老前辈顺路路过南京吗?
      或是有什么话需要带给我吗?
      又会是什么话呢?
      我边煮茶,却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四
      一会儿,茶香满室。
      我拿出了一些小茶点,请他喝茶品点心。
      他也不说话,喝了一口茶,尝了一口点心,略微点了点头,似乎是有些赞许。
      嘴角上,不小心沾了一点点心沫子。
      我就拿出一块新手帕,指了指嘴角,给他递了过去,他立马会意,接过去擦了擦就收了起来。
      这个手帕是男女通用的,材质也是棉麻,质地比较粗旷,硬朗,朴素,自然。
      只是加了祥云刺绣,显得精致些。
      所以妹子用合适,他用也合适。
      于是我又递了几块新手帕过去。
      哈哈哈,这就是有眼力见儿了。
      他要是不喜欢,就会擦了还给我了。
      擦了立刻就收起来,像是怕我讨要回去的样子。
      我也就心领神会。
      他也就面无表情,接过去收起来。
      这才又喝了口茶,对我说:
      “台历收到了。”
      接着又补了一句:
      “挺精致的。”
      我听了,点了点头,心想,第一句是老前辈说的,补的一句是他说的了。
      于是拿起一个手提袋,准备了几套今年的小台历,放在他身边。
      他喝了茶,把茶点也吃完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盒子,放在我面前。
      我一看,原来是这个药啊。
      他又说了一句话:
      “长辈让我带句话。初次见面。”
      我听了,点头,意思是我知道了。
      原来他是陇西老前辈家族的后人小辈啊。
      他也就话不多说,拿起手提袋微笑,起身就要走,我也就赶紧送到小区门口,目送他离开。
      每次,总是如此。
      淡淡的来去,匆匆的别离。
      五
      初次见面。
      这四个字,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了多年前。那一年,我第一次去甘肃定西。
      那一次本来是一个政府主办的“丝绸之路”主题名家邀请展,属于官方活动。
      去之前我并不知道,参加的都是有名的画家。
      后来才知道,参展的都是国内广为人知的名家,有身份,有地位,参展的作品都很精很贵,不乏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一幅的作品。
      这样的级别活动,为什么邀请我,我自己却是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很不匹配。
      用某庄家的话来说,你的身份级别,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庄家,在书画行业一般是指包装运作捧红书画家的大佬。
      这话确实也有道理,也是事实。
      一般画展都是提前布置现场的,我到了现场,场地很大,只是已经没有位置了。
      最好的展示位置,是留给最有名,最权威,且作品价格最高的那些名家的。
      还不错的展示位置,是留给名气大,不够权威,作品价格也很高的名家的。
      不太好的展示位置,是留给有名,作品价格中等的名家的。
      我的画,却是没有地方挂了。
      因为没有位置了。
      六
      现场的人都很忙,也没人理会我。
      我就想啊,来都来了。
      既然没位置了,那就主动找地方挂吧。
      于是呢,我就在展厅转来转去,最后发现洗手间门口还有位置。
      是的,大家没看错,我第一次到甘肃,其实是被莫名其妙的邀请过去,最后把画挂在洗手间门口的。
      洗手间嘛,大家都知道的对吧。
      气味总是不太好的对吧。
      要是有人说,这个巨大展厅风水最好的位置是洗手间,有人相信吗?
      我觉得是没人相信的。
      包括我自己,也是不相信的。
      哎,当时只不过是实在没得选择罢了,有选择,谁愿意选那里呢?
      我对气味很是敏感,也只好捏着鼻子,自己动手,选了几幅画,把画挂好了。
      也没抱什么希望,来都来了,总是得有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吧。
      只是连我自己也是没有想到,那场名家众多的展览,最后收获最多的人,居然是我。
      七
      第二天早上,展览开场。
      几位市长亲临现场讲话,媒体报道,众多企业家来看展,人群如潮水一般涌来,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
      我也就想走了。
      人潮虽如海,那海浪却是在别处。
      而我躲在洗手间附近转来转去。
      那画面,也是太美不敢看啊。
      我正要走呢,却看见一群人向洗手间附近走过来。
      再一看,那不是讲话的几位市长吗?
      那后面,还跟着众多名人,名企业家。
      这,这是要集体上洗手间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大家纷纷对着洗手间门口的画指指点点,也不知在说什么,特别是男洗手间门口的那几幅,围的人特别多,我远远的看着,心想,许是主办方觉得这里不应该挂画,是来让人摘掉的吧?
      就觉得想溜走……沿着墙根儿就想悄悄儿的逃走……
      却是被几位老人家被拦住了。
      那几位老人家却是对我说:
      “傻娃娃,去吧,不要怕。”
      我一开始听到几位老人家喊我傻娃娃,以为是我当时那怂样儿看起来应该是傻乎乎地吧,所以喊我傻娃娃,后来才知道不是。
      八
      溜不掉了,还被几位老人家堵了回来。
      我也只好捏着鼻子硬是往回走啊。
      慢慢的磨蹭着,我走到了人群的最外围。
      远远的,看到一位教授模样的中年男子,边指着我的画,边给围绕着的人们讲解:
      这位画家的画,让我很感动,那种上接苍穹的神秘,宏大,飘逸,灵动。
      最难得的是,画中的生机。
      在这个人心浮躁不安的大环境下,大多数画家的作品有形无神,萧索孤寂。
      这位画家的作品却有着生机勃勃的生命力。
      我不认识这位画家,我只是从我的感受上来说,我认为这些画,属于上品。
      后来我才知道,那位教授,是西安美院的博士生导师,任兰新教授。
      感谢他在充满着气味的洗手间门口的点评。
      边上另一位似乎不认可这些点评,摇了摇头,对他说,你虽然是博士生导师,但你是教油画的,你不懂国画,说的都不在点子上。
      我来说,这位画家的画中饱含中国画的“士”气,却又不局限于董其昌的南宗程式。
      画家的画并非抒怀野逸,归隐情结的隔岸山水或孤峰霁雪。
      而是追问华夏文明的根源,宛如屈原的《九歌》《天问》。
      所取用的题材,元素,多见上古神话,意境质朴,自然,蕴藏着混沌初开的原始美。
      画中人物的背影逸出飘渺旷达的仙气,尽显画家胸中之丘壑。
      在笔墨语言上,画家师古而不泥古。
      皴擦点染均上承于中国画的技法。
      从古代壁画的单线,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以及各种皴法的综合运用,可以看出画家对中国绘画史学的潜心研究。
      另外,画家的构图又具有现代意味。
      将青绿,浅绛等传统设色法与抽象水墨浑然结合。
      巧妙的连接起了古今中国人文性格的脉络,营造出耳目一新的观感……
      围观的人群纷纷点头,可是另一位行家模样的人却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点评是很不错,就是太啰嗦,我的点评就一句话。
      这位画家的画,构图新颖,意像空幽,颇有玄象色彩,既有油画之气氛,又有国画之韵致,很有意思。
      他的话,也被边上另一位教授模样的人打断了,那人说:
      你的一句话还是太长,我的点评更短。
      这位画家的画,不俗。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名人。
      可是听了他们的,点评,我还是觉得很不适应,一群人围在洗手间门口,说些溢美之词……
      和他们比,我只是个不入流的草根画家,再说这里气味也不太好。
      九
      就这么,那次带过去的作品都被收藏了。
      也认识了很多新藏家,新朋友,遇到了很多让我感动的人和事。
      我想感谢那几位把我挡回来的老人家,就悄悄留了几幅画,想等着再遇到的时候送给他们,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谁。
      要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几位老人家居然是陇西的老前辈。
      回南京的时候,几位老前辈来送我,我拿出准备好的几幅画送给老前辈,他们看起来挺高兴的,也送了我一个绿色小盒子,对我说:
      “傻娃娃,这是陇西的药。”
      这盒药,看起来药方平平无奇。
      后来,我也曾到中科院,协和,广安门,众多肿瘤患者中打听过。
      原来,在几十年前,有一位不愿留名的老中医前辈献出了此药配方。
      后来,由著名肿瘤专家研发,到如今临床应用已有40多年。
      在这次新冠抗疫过程中,此药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那位肿瘤专家经过对国内几十种黄芪疗效对比,确认自古“黄芪第一出陇西”,此地的药材具有扶正之奇效。
      拿到老前辈给我的药之后,其实,我就一直作为家中常备药。
      这几年来,除了自己使用,给家人使用,我也常常自费购买,提供给不同人群,听取他们的反馈。
      这次搬家,又收到了陇西老前辈的药。
      这才决定,写下这个故事。
      希望看故事的朋友们能够看到。
      这个药的名字叫做贞芪扶正。
      且请大家莫误解,此药和我没有利益关系,国药准字,全国各地药店有售,不要来找我买。
      贴几张图,供大家参考。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4-2-26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