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5 08: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9章 昨晚

我的目光重新投回到面前的洞洞山。那山看上去实在太丑陋了,这些应该都是历朝历代的盗洞。



我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打那么多盗洞,如果前人已经打过盗洞了,不是随便找一条就行了。更何况这里的盗洞规格大到,很多都可以行走牛车。



我看了一眼闷油瓶,他还在闭目养神。就对胖子道:“说一下你的分析。”



“领导问话,那我就献丑了。”胖子看着洞洞上就说道:“蒙古盗墓贼缺心眼。”



我拍了他一下,他道:“好了,不开玩笑,我觉得这里土质有问题,这些盗洞挖完之后,可能会立即坍塌。”



我道:“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下面的墓室之间没有甬道相连。”



胖子摸了摸下巴,看着我:“这不是一堆饭盒叠在一起么?这是什么葬法?”



我想了想,觉得我们的推论没有任何依据,但这些洞至少可以证明一点,就是这个地宫应该非常不同,老经验可能没用。



沈芊珏为什么没有说到这一点?



我之前意识到她有所隐瞒,现在确定了她有一些信息没有说,但这有什么好隐瞒的么?



一般隐瞒是因为没法说出来,说出来会对自己不利,或者让事情混乱。这里不知道是哪一种。



我对胖子道:“这个地宫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出去的,只有沈千珏和她的搭档,里面肯定非常凶险,如果我进去出事了,我就永远不会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你忍心让我带着秘密去死么?”



胖子看着我,又看了看小哥,撇了撇一边的枯叶,我立即就发现,枯叶之下,是一个洞。



我蹲到洞口看了看,就闻到里面一股臭味,胖子就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非常多,我要和你说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我们扛着你跑的时候,地下有东西在追我们,我们很确定了,东西是从地下来的。所以,看到一颗树的时候,小哥把你扛到了树上。”



然后呢?我看着他问。



“然后那些东西就开始爬树,我的眼球一直不由自主的往里翻,得不停的打自己巴掌才能清醒。”胖子道:“所以我也没看清楚到底那些是什么?但是感觉好像是人形的。”



“我爬的比小哥慢,一看你失去意识了,同时我好像也不行了,我就觉得,牺牲自己,拯救天真你。于是我就跳下去了。”



我看着胖子,胖子做出了特别伟大的表情,看着雪山:“那就是兄弟啊。”



“后来怎么就没死成呢?”



“小哥也跳下来了,而且,因为我落地的时候,没提气。所以一下我就在地上,压出一个洞来。我跨一下直接掉了下去,我就发现,狗日的,这地方的地下,全部都是空的,而且我掉在很多很多东西上。”胖子道:“我打开手电,我的天,太热闹了,我就看到,无数穿着古代衣服的尸体,都有点胖,身上都是水银藓,全部裹在一起,我就掉在它们中间。”



“陪葬坑?”我问道:“水银防腐的尸体一般都在这种地方。”



“不是!这些尸体全在蠕动,它们动的非常慢,但是你能看的出来,它们都像虫子一样的在蠕动!惨白的身体,肉挤肉,特别诡异。”胖子道:“然后,我正想仔细观察,收集情报,小哥就跳了下来。他抓着我就跑。但那个洞特别深,所以小哥拖着我往上是上不去了,小哥就拽着我往洞的深处走。”



闷油瓶拽着胖子直接往洞的身处爬,接着有一些东西就从地面上冲了下来。胖子回头看了一眼,此时他的手电拉在身后了,他回头就看到那些古代衣服的尸体全部避开了下来的黑色的人影。



那些黑色的人影,显然动作要迅猛很多,直接就追了过来。



后面就是不停的在各种通道里穿行,闷油瓶不知道干死了多少个,胖子晕头转向也记不清了,只说最后出来的时候,就在这个山顶上了。



然后闷油瓶再回去,将我从树上搞下来,拖到这里。



我问道:“这小场面啊,没什么啊?”



胖子闻了闻身上,让我闻,我一下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



胖子道:“洞里,全部都是这种奇怪的臭味的泥土,我觉得,有可能是——”



我瞪大眼睛,回头看了看闷油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胖子。



胖子立即道:“反正,我们在那些臭泥里搞了半宿,都是因为你。”



我一阵心酸,对于闷油瓶来说,这确实最好就别说了,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但又有点想笑。



胖子道:“不过还是有收获的,我觉得,那些黑色的东西,好像是牧羊犬一样,它们在地下,是在牧那些穿着古代衣服的陪葬胖尸。”



“还真是牧尸?”



胖子点头:“基本上是,这些陪葬的胖胖古尸,就像某种畜牧牲畜一样,肯定有所用途。但就是不知道那些黑色的人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把背包丢给我:“先别想了,等下天又黑了,我们进地宫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07: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40

我们大概是在二十分钟之后出发的,对面的山看着离我们很近了,但是实际到达那个巨大的洞洞山坡脚下,还是用了一个小时。



我期间有一种想法萦绕在心头,很难赶走,就是闷油瓶应该只休息了两个小时,他撑的住么?



我看他的脸,并没有任何疲惫的样子,但他肯定是会疲惫的,因为他几乎抓住一切时间打盹。但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开口问。



走到一半路途的时候,他还是那个样子,但我和胖子喘的像狗一样,更加没必要必要问他需要不需要休息了,反正到了我们就得休息。此时抬头看那座山,更加恐怖。我觉得那根本不是一朵莲花,而是一个巨大的马蜂窝,似乎会有无数的马蜂从这些洞里飞出来。



从山脚再往上,到了山腰处的巨大盗洞里,胖子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就问我们道:“天真同志,发挥你天赋的时候到了,选一下吧,现在是找一个洞进去,还是我们也自己挖一个?”



我对他道:“先进去看看。”便带头进去。



盗洞非常大,哥斯拉挖的也不过如此了,里面是往下走的,进去六七米就变得非常昏暗,打起手电继续往里走,我就发现地下有积水,积水很清澈,应该是雨水经过上头的过滤在这里积蓄的。过了水坑是一段土洞,再往里就非常黑了。手电只能扫出里面几乎都是硬土块。



这似乎不是一座石山,而是一座土山。



闷油瓶毫不犹豫的快速清洗了一下自己,我们的衣服是防水的,他洗刷掉外面的污渍,然后整齐的脱掉衣服放在一边,快速下水擦了一下身子。胖子则只是脱掉外衣用毛巾沾水擦身。



水温特别冷,我没他们的勇气。



我只是往里稍微又走了几步,胖子就叫我不要乱动。



我其实也动不了,因为再走了几步之后,就发现前路堵塞了。里面的硬土坍塌,这个洞是个死洞。



胖子他们已经跟了过来,整个洗澡过程不超过2分钟吧。闷油瓶连头发都洗了,估计洗的时候手都是残影。



“果然如我说的吧,这里的土质可能比较特别,盗洞撑不了多久。”胖子说道。



我蹲下,摸了摸坍塌下来的土,就发现土里有很多的焦炭。



我捏出一颗来,用手电照射。就看到里面还粘着一些金属的东西。非常细小,犹如砂子,但是氧化生锈了。



“怎么了?”



我摇头,几乎是同时胖子的手电就照到了我们左边的洞璧上,我们都看到,在那个洞璧上,画着一些涂鸦。



看壁画我是一把好手,但是这里不是壁画,而是孩童一样的涂鸦,显然是有人用刀割上去的,割的很深。看涂鸦那就是胖子的天赋了。



从表面的脱落来看,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有一些线条已经淡的完全看不出了。好在作画人在这些线条里都涂上了碳粉,所以能保存到现在。



这种黑色的简笔画,让人感觉这是石器时代的壁画。不过,壁画有一部分,已经被坍塌的硬泥压住了。



“这是蒙古古人的遗存?”胖子说道,忽然觉得蒙古古人的发音很好笑,就强调道:“蒙古古古古人。”



“这是挖这个盗洞的盗墓贼,前辈留下的信息。”我道:“盗墓贼一般不会主动给别人留下信息,你能破译么?”



胖子就道:“文盲了解文盲,你让我仔细看看。你先和小哥研究别的。”



看这种涂鸦一样的东西,需要很长时间,我就跟着闷油瓶往另一边走。



在另一边坍塌的土块和洞璧的相交处,我们发现了一道很细的缝隙,似乎可以通到里面,坍塌并没有完全塌实。



当然这道缝隙非常长,肉眼手电能估计的,就有十七八米。



闷油瓶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我知道他要开始缩骨,就转过头去,不忍直视。



转过头去,就看到了胖子,我发现他已经脸色惨白的看着我们。



“怎么了?”我问道。



“有点吓人,这上面的信息。”



“不怕,爸爸在。”我说道:“你说吧。”



胖子转身说道:“前几个图的意思很明白。这是几个人在奇门遁甲。”



他用手电去照洞璧上的几个图形,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任何意思,胖子继续道:“画这图的哥们应该不识字,但是你看这里,这个小人在打旗,打旗是蒙古骑兵的警戒旗语,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这些图都是警告。然后你看,这些人的这些动作。这里有七个涂鸦,都在使用奇门遁甲,但你看后面树木的季节不一样,这里还有一个图形,是一个奇怪的,不是人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也在使用奇门遁甲,像个人一样。”



我看着那个图形,我觉得那个图形十分奇怪,完全不是一个人的形状,但却有眼睛,外形似乎是这个地宫的样子。



“我觉得他的意思是,我们所有人到这里来,都是因为这个地宫吸引我们来的。这个地宫会通过奇门遁甲的方式,每隔一定得时间,就勾引一批人进来。”胖子说道。



“什么鬼?”



“就是这个意思。”



我看着那些壁画,真不知道是怎么表达那么复杂的意思的。



“这怎么可能,地宫又不是人。”



“地宫是我们的约定俗成,也许下面的东西不是地宫呢。”胖子说道。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09: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四十一章 死物复生

我不知道胖子的话是什么意思?胖子继续解释:“你看这简笔画的图案,这下面的地宫,上面有眼睛,而且还有好几个。”他用手电照给我,我仔细看,确实如此。那莲花形状的地宫上,画了很多眼睛。显得像一个生物一样。

之前看到陶俑的时候,我就很惊讶死物能够移动,如今看到这个地宫的画法,似乎这个地宫也是活物一样。

“你有没有见过,常识判断一定是死物,却好像不是死物的东西?”胖子问我。“古时候很多传说里,很多物件沾了某种风水地气,可都是会成精的?”

“地宫精么?”我摸着下巴,心说为毛地宫也能成精,我要是把这些洞全填了,把地宫复原,是否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会出现在我帐篷里说:“百年修得同船渡,本宫前来报恩。”

以前遇到妖精都是田螺姑娘,这可倒好,我遇到的妖精是个地宫,那我和她一对比,就是只田螺。我还不能请道士让她现原形,否则一下我和道士都被压死了。

“你怎么傻笑。”胖子就奇怪,因为我被自己逗乐了,胖子道:“你连地宫精都能傻乐,果然是建筑师,你的性感与凡人不同。”

我急忙道歉,开始正经思考问题。

死物体却似是活物。

很快我就意识到我还真听说过,不仅听说过,而且这东西还挺重要。

“蝎子墓。”

闷油瓶小时候放野的时候,进过一个类似蝎子的墓,那个墓后来马平川大揭顶挖掘下去,却没有发现。只留下了一只两仗长的铁蝎子。

那墓能吃了附近古墓的棺材,还能忽然不见,虽然只是个传说,但听着就似一个活物一样。

胖子一拍大腿,时间太久远了我们都忘了,但是我和他说过,一提他也想起来了。立即回头:“问小哥,当时是怎么回事,这事咱们怎么就忘了。”

确实之前发生太多事了,有很多谜团,特别是可有可无的谜团,我们都忘记了。

但回头闷油瓶已经不见了,我看了看缝隙,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估计已经进入了缝隙当中探查去了。
我无法理解缩骨的状态,那一定非常的不舒服,但我知道他如今一定会出来,和我们一起找路进去,不会再让我们在里面乱走,他在我们惹祸的时候出来救我们。

我回头继续看着那长眼睛的莲花地宫,胖子的推断我其实完全无法推断是否正确,因为我看不懂这些线条。他的意思是,这个地宫是一个活物,而且也会使用奇门遁甲,它通过奇门遁甲,引人过来这片河谷。

这未免有些过于扯淡了。但我还是觉得有些惊悚。

“莲花,蝎子。”我挠了挠头,我脑子里有一些知识点在瘙痒——也可能是被狗身上的跳蚤还是传染了——莲花蝎子,在西藏都有非常具象的意义。

蝎子,在西藏有两种意思,一种是驱邪的意味,蝎子特别是铁蝎子,是莲师的法器,忿怒莲师可以使用铁蝎子除魔驱鬼。还有一种意思是:“鲁”,也就是龙。蝎子是龙的一种形态。龙也有非常强烈的保护的意味。也代表着

莲花,在西藏也有两种意思,一种是资格,也即是可以开始修炼的资格。还有一种意思是终点,也即是修炼的终点,成佛的之地。

蒙古当时盛行藏传佛教,这两个地宫,不知道是我自己在牵强附会,还是真的有联系。

闷油瓶当时的旅途,是从蝎子墓开始的。如今我们面前是一个莲花墓,我内心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在蝎子墓里的具体情况,但如今面对一个代表有终点意思的地宫——我不喜欢由此产生的联想。

更多的信息在坍塌的硬泥后面,胖子尝试扒拉了一下,我阻止了他,我对于力学结构有一种直觉,这里的泥块还是不要动,闷油瓶正在其中的缝隙游走。如果泥块移动,他可能会被困死。

于是两个人无事可干,我用卫星电话重新收听了一遍小花的广播,并没有任何变化。内心里其实隐性焦虑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值。虽然一路上我都不太提,但我内心知道,我们到达这里受到太多阻碍,花的时间过长了,现在只有祈求黑瞎子和小花两位发挥正常。

我们也不敢离开,毕竟缝隙探索比洞穴潜水更危险,我让胖子看着,自己来到外面的水潭的地方,给自己清洗。

水太冷了,我洗了两下打了一个激灵,抬头,就看到平脸吊着下巴,出现在我上坡的洞口。

它非常痛苦,但似乎已经没事了,向我冲了过来,甩动它的下巴,要我帮忙。

它的眼睛已经正常了。我看了看它的肚子,也没有东西。就揉了揉它,心说命大,我含了一口水,抓住它的下巴,猛的喷了一下,它一缩头,我就把下巴给它按了回去。

它猛的一抖,嗷嗷叫了几下,就发现自己好了,立即跑开开始喝水。

我坐在水边,用手电照它,我就看到了它倒影在水里的影子。它是正面对着我的,水波中,它的倒影长着一张人脸,而且根本没有喝水,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09: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四十二章 无名章节

“胖子。”我看着平脸的倒影,喊胖子道,胖子在里面哎了一声,我道:“有情况。”

“你随手弄他。”胖子在里面说,“我有事干。”

我看着水中的那张脸,那眼睛冷冷的看着我,我叫道:“你能不能过来。”

“天真,成熟一点,你迟早要自己吃饭大小便的。”

“求你了胖子。”我说道,因为我感觉到平脸喝水的频率已经变低了,而倒影中的人脸,开始出现了恶狠狠的表情。

胖子走了过来,看到了平脸,愣了一下,我按住他去看水里。

胖子眯眼看了一下就反按住我,我们两个人互相按着,都有点被吓到。胖子道:“你二叔脸怎么长狗身上了。”

那脸还真的有点像我二叔,但并不是,否则又是另外一种玄学了。而且那狰狞的表情,不是能的脸部肌肉能做出来的。

平脸缓缓停止了喝水,抬头看我,此时倒影中的那张脸,也露出了一个极度凶恶的表情。接着,我看到那张脸的嘴巴动了,说了一句话。

当然水面上的平脸并不会说话,而是看着我们,但下面的脸,嘴巴动了,只是听不到声音。胖子就摸自己伸手的刀,我也开始左手去摸刀。

同时我死死的盯住那张脸,毫不畏惧,右手死死的抓着胖子。

终于那张脸和我对盯了几分钟之后,平脸转头离开了这个水潭,直接往洞外跑去,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奇景,平脸离开了,那张倒影中的人脸,却没有动。还在那个位置。

在那个瞬间,我就意识到,那东西并不是倒影,而是就在水中的一个人脸。和狗的倒影重叠在一起。

还没反应过来,那脸就从水里探了出来,本来它是倒着的,出水之后,它的头180度旋转了过来。

它的身体没有出水,接着下一秒,它一下缩入水中,那下面似乎有一个洞,它一下缩入洞里,水花冲起来老高。

我和胖子蹲在原地,僵直了好久,才确定它不会在其他地方重新冲出来,刚才那一幕太吓人了,我似乎看到了那张脸有一根非常长的脖子。但又不敢肯定。

胖子就问:“你有没有觉得,这东西和之前见到的,又是另外一个品种。”

我点头,这张脸很不一样,之前见到的东西,一种是黑色的人,行动非常迅捷,一种是穿着古代衣服的尸体,身上有水银藓,是古代的防腐的陪葬尸。我们觉得那是一种放牧和被放牧的关系。

路上胖子就问是不是那些肥胖的陪葬古尸,其实是尸奶牛,可以产奶。但我看那些尸体有男有女,那么胖,更感觉是吃肉的。

当然这是胡扯,谁也不知道这块草原的地下在发生什么。

但刚才见到的这张脸,和之前看到的两种都不一样,它是第三种东西。但是形态是相似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张脸会思考。

水面逐渐平息,我就看到水潭下的石籽快速回落,把那个人头探出来的地方填实了。应该是空隙在水潭的地下,但是都被石籽覆盖。

刚才那张脸,它似乎对我说了一句话,那肯定是一句语言,但是我真的不懂蒙古话。

我模仿那嘴巴的发音,发出声音,是类似于:播,打,慈,灭。这样的发音。

胖子问我什么意思,我摇头。心中懊恼到了极限:对于一种文明,文化的不理解,可以造成多少障碍。我在这里,甚至无法进行有效的推理。



接下来我一直在这里戒备,我思索着所有的线索,一直等到闷油瓶出来,我也没有任何的进展。闷油瓶也没有任何收获,里面是一条死路。沿着缝隙到底就完全坍塌了,他也不敢再前进。

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些土层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特别容易坍塌,特别是挖掘的盗洞所能保持的时间很短。如果这座山就是夯土层,那应该是我们能遇见到的最讨厌的情况。

盗洞的存在是有时间限制的,这是羊肠土,也就是说,盗洞挖掘到一半的时候,最先挖好的洞口部分就会坍塌,出口会被堵住,只有继续往下挖,到达地宫一个选择。

到了地宫之后,利用地宫中的空气,再重新往回挖,情况也是一样,盗洞会一直坍塌,所以必须不停歇的往前。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工艺,这使得地宫被盗之后,可以自然封闭。而这对于打洞的人的手艺,要求极其高,体力,定位能力,都丝毫不能有差错。

我们的经验是够格的,但我丝毫没有信心,我也忽然明白,这些特别大的盗洞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了,附近无数的小盗洞里,应该有不少尸体。根本没有到达地宫,就死在半路。

我又想到了沈芊珏,我开始意识到,她隐瞒的信息是什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3-28 12: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四十三章 尸国界碑

我一度怀疑,我们和沈芊珏走的不是同一条路线。这个怀疑仍旧存在,因为这里有很多条河谷,也许我们进入这里的时候,走错了一个入口。

但如果我们和沈芊珏走的是同一条河谷,那么她跟着老病的一路,绝对不会如她所说的一帆风顺。

沈芊珏一定隐瞒了她们遇到的困境,也隐瞒了她们的实力。

但为什么呢?隐瞒实力我可以理解,因为她的搭档听上去就非常强力,也许她们不想牵扯太多江湖是非,所以不引起我们注意的好。但为什么要隐瞒困境?

如果逻辑上推论,隐瞒困境的可能性是可以枚举的。1,她不想让我知道道路的艰险,是让我们轻敌。这个可能性我觉得不可能,因为她其实有轻微的暗示危险性。本质上沈芊珏是想让我们离开草原。2,她不敢说。

我倾向于2,是因为她在挂断电话之前,表现出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沈芊珏一定是一个绝对的好人,如今我已经不会听不出来好人和外人的区别。她想开口,结果没说。意味着她似乎不敢说。

如果之前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我不会觉得害怕,但我现在却觉得非常害怕,我在思考,她在害怕什么。她已经在草原之外了,绝对安全的地方。

两种可能性,有一种危险的东西,是可以听到我们通话的,这种东西,即使她们是在草原之外,也会威胁到她们。所以她只能非常有限的提供信息给我们。

或者,她们根本就没有离开草原。她们也许已经死在这里了,和我们通话的是一对鬼魂。

那如果是这样,她们一定在某种力量的控制之下,被胁迫对我们讲了那些信息。无法说出真话。所以才把路途描绘成那种极其轻松的状态。

想着,我开始对自己正儿八经的思考鬼魂产生可笑的情绪,我虽然认可鬼魂的可能存在,但这种鬼魂可以自由的和人沟通的设定,基本不可能。

很有可能是第一种情况,我只是觉得毛骨悚然,离开了草原,沈芊珏仍旧害怕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不能提及路上发生的一切。

当然这个答案,我很快就知道了。

我们回到洞外,我把水池人脸的事情告诉了闷油瓶,他检查了一下水池的底部,告诉我们下面非常松软,有不少孔洞,要十分小心。而我到处找狗,不知道平脸去了哪里。此时天色开始暗下去,我知道在这里,一旦天色开始变暗。这里就会快速入夜。

入夜之后我们可能又会面临未知的情况,这里的夜晚,诡异异常。所以此时应该快速决策了。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找一个最结实的盗洞,我们挖开坍塌层,然后砍外面的树枝做支撑结构,小心翼翼的前进。

为什么不敢和其他人一样,重新再挖一个盗洞,是因为我觉得这里的空洞实在太多了,整个土层承压结构已经全部被破坏了,如果再挖,塌的可能是整座山。

于是便找了一个我们三个都觉得相对硬度最大的盗洞,这个洞大概有半人高,我们匍匐进入,到了坍塌的位置,便开始挖掘。

我们三个人是轮流挖洞,都是老手,速度非常快,胖子在外面砍树枝做支撑,倒没有再发生坍塌,很快我们就挖到了一块石板。

我知道盗洞在这里转向了,石板不知道是地宫的什么外部结构,但上面没有破口,我们无法再前进。

上下左右探索了一遍,发现盗洞是转向右边,我们便往右边挖,挖了好一会儿,才绕过了石板。

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一块石板,而是一块石碑。而且,石碑上出现了久违的汉字。

我立即停下来,打着手电仔细观瞧。

因为不敢上下清出整个石碑,我们只能看到我们挖出了一条带子空间的文字,这是竖立的文字,所以句子被切断的厉害,只能一段一段的看,并猜测上下意思。胖子看了看,就道:“这是块界碑,说是之后就是尸国之界。”
 楼主| 发表于 2021-3-29 10: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四十四章 下地尸国宴

尸国界碑四个字,其实是在不同的两列。胖子把他们强行合在一起讲了出来,听上去有点幼稚。

尸国两个汉字,非常明显的在石板上刻着,前后的句子是:而凿天井其东,引尸围之,以为尸国之城。

以我对古文的理解,中国古代文体中,几乎没有用过这个词语,所以一定不是一个专用名词,很可能是一种形容词,前一个尸,是指真的尸体,后一个尸,有一定的可能,是指带“有但不发挥作用”这个意思。所以尸国,就是虽然存在但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国家。

但是我有在墓志铭中将自己的坟墓称为为国的情况,我当时隐约记忆,似乎是墓主曾经有机会可以成为一方诸侯国的首领,但是最终这个抱负没有实现,于是将自己的坟墓这块区域,封为一国,死后过瘾。在那个墓里,我们看到了一些缩微的城市泥塑,老百姓的泥俑都只有拇指大小,壁画上的人物也都很小,这样他那个小小的坟墓墙壁上,才能勉强画下万里江山。

那个墓里有特别大的秘密,我是和考古队下去的,开棺的时候我就没看着,所以不知道墓主是谁。也不知道秘密是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微缩的万里江山,还是让人心酸的。

一路上终于遇到汉字,其实应该继续开挖,把石碑搞出来,前人可能财迷心窍,但我们应该更加关心情报和自己的性命。我也尝试了一下,发现这块石碑上下的土层,确实在非常临界的状态。只好作罢。

继续往前,再往后就几乎和排雷一样,遇到夯的比较实的地方,我们还可以上下翻飞,遇到土质特别软的地方,每一铲子我们都和在给这座山掏耳朵一样。一旦艰难的弄出一个可以通过的空间,我们就马上开始用树枝加固。

我的注意力极度集中,那一刻,我应该有建筑专业人员的职业光芒。虽然我的力学非常一般,但简单的加固,我还是能快速算出是否能够保证我们安全。

终于,估计是在凌晨三点左右,我们面前出现了地宫的入口。

那是一块已经被破坏掉的石壁,这应该是这座山的岩芯了,地宫就是在岩石上开凿出来的人工山洞。如今上面打了一个狗洞,里面堆满了软土。我们清理了一下,入口就完全出现。里面黑黝黝的,温度很低。

无论多少次这样的瞬间,我都会起鸡皮疙瘩。就算是知道这个地宫已经很多人进去过了。

闷油瓶在我身后点起火折子,丢进去,火折子直接掉落,看来里面有一定的高度。我听着落地的声音,觉得大概是六七米。这不是大问题。甩绳子给胖子,他系在腰上,我就探头进洞。

先用手电照了照,这个地宫非常大,能照出很多东西来,确实是一桌一桌的人,犹如宴席一般。下方的火折子还在燃烧,能看到下面是石板空地。这就是沈芊珏说的地宫。

我荡下去,里面我落脚的地方都是壁画,所以我尽量踩已经脱落的地方,落地立即拧到手电的最大强度,四处去照,我就看到了一个牌楼或者衡门一样的建筑,立在整个大殿的中轴线上,非常高大。

所有的宴会都在这道门的里面。规模非常大,手电照去全是陶俑的人影。

而牌楼外面是一个广场,全是陶制的各种侍女,舞女,侍男和奇形怪状的百戏俑,似乎是在外面候命休息,场面极端生动。如果这些人都是活人,我也会想喝酒,氛围太好了。

在牌楼上有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尸国宴。三个字。

胖子也学我小心翼翼的下来,闷油瓶是直接跳下来的,他落地没有声音,所以我再看到他的时候,其实不知道他下来了,他是忽然出现在我的手电光圈里的。把我吓了一跳。

这个地宫高度很高,四面都是极度精美的壁画,而且真的如沈芊珏说的,没有其他房间,整个地宫,是一个巨大的整体空间。

看着壁画保存极好,一定隐含了大量信息,我发自内心的认为,我们之前经历的一切,都会在这个地宫里,揭开面纱。

我们不敢贸然进去牌楼的另一边,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从另一边传来一股特殊的感觉。那边的能见度似乎略微比我们站的地方,低一点。

我打算回头,先看我们这边的壁画,胖子就敲了我一下,让我看其中几个人俑,我用手电照,就看到那些人俑中,有几个,被人用口红做了记号。

我之前在小树林看到的口红记号不完整,应该是沈芊珏她们的杰作,这里看到了完整的,是一个类似于同时用三个手指滑动沙子会形成的图案。

这应该是她们自己的符号了,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也许只是一个“这个值钱”提示。

“这里就是终点了。”我对胖子说:“我们所有的线索,都是到这个地宫为止的,还活着的人,进入这个地宫之后,又去了哪里?这个线索指向能不能找到,就看我们细致不细致了。”

小花他们一定来过这里,他们继续前进了,大部分死在这里。

我开始用眼角的余光去审视附近的黑暗,这里倒还可以,出奇的干净。就转头看刚才想看的壁画。

我还是习惯第一眼用正眼看,然后立即用余光看,这是一个无意识的举动,但看到的壁画前后两个画面却发生了变化,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假设说壁画中正眼看是12个人的构图,那么用余光看,就能看到13个,多出来的那个人正眼看不见,但他的的出现,会让壁画的含义,完全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21-3-31 14: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四十五章 皇陵舞女

我们下来的墙面,有六米高,两边延开,有将近三十多米宽,除了正中的一道用大饭盒一样大的石砖金刚墙堵住的入口,其他全部都是壁画,没有一寸留白。

壁画上的氧化已经停止了,颜色仍旧十分的鲜艳,由这种色调可以推测出当年用色极其大胆,画匠完全是怎么艳丽怎么撞色怎么来。而巨大的壁画确实能给人巨大的压迫力。

壁画总归会有脱落的情况发生,当然上面还有一些洞口,都是历朝盗墓贼打出来的。

壁画的内容,可以用一句话形容:狂欢。在这个巨大的尸国宴的周围,是一种完全狂欢的状态,和汉族的礼教体系不同,蒙族的宴会并没有严肃的克制的礼教氛围,而是一种狂乱的完全追究感官的状态。在壁画中,可以看到侍女和前来围观的老百姓,各国使节,带着珍宝美食,各色舞女,乐师,正走向这个宴会的门口。

当然,壁画中也分区域,能够看到,每一个区域有自己的主题,甚至能看到其中的小情节。因为是不同的工匠所画,有些区域几乎是大师作品,有些就匠气极重。

我面前的这一块壁画,正面看一共12个人物,其中11个人正在看中间的一个舞女在跳舞,这个舞女浑身漆黑,头部耷拉着,似乎是在极度醉酒的状态。而边上的11个人,正在往她身上泼酒。酒甚至在黑色舞女的四周,幻化成彩虹。

但当你用余光去看的时候,你就能看到第十三个人。

那个第十三个人并不是传统神话故事中那样,隐藏在舞女的背后,和舞女共舞,它的存在非常的让人毛骨悚然。

它在人群里甚至没有全身露出,而是混在其中,它没有具体的形象,只有一个影子,但看轮廓,应该就是我在草原上,用余光看到的东西。不知道怎么画的。

在正眼看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乐失控的状态,但在余光看的时候,那个舞女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她恐惧的偷偷看着那个多出来的人影。

她能看到。

最可怕的是,所有的画面上,到处都有这样的人,在各种不起眼的角落看着所有人,有些画面上,有人能够看到,有些画面上,无人发现。、

这样,画面大概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这就不是极乐的状态,而是一种:我能看到人群中的鬼,但我不敢让它发现,这样的感觉。

之所以在这里详细的描述这张奇怪的壁画,是因为这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极度重要。

胖子仍旧看不到,他掰自己的眼角,觉得可能是自己眼皮太胖了遮住了什么“神窍”,我则发现,所有在画中,能看到那个“人”的画形象,几乎都是舞女。

我就有点黑人问号脸,什么意思?难道我和舞女有某种特殊的体质相通?

胖子看着我便秘一样的表情,就问我怎么回事,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他,我知道他会嘲笑,并且会嘲笑一年左右,但他却嘶了一声,再次用手电去照边上的人俑,我顺着看去就明白他的意思。

所有人的用口红画出的人俑,都是舞女俑。有人和我有相同发现。

“沈芊珏她们,至少有一个人和你一样,是能看到那些东西的。”胖子说道,正想着,远处的闷油瓶打了两下手电,让我们过去。

我们回头发现他已经过了牌楼,进到了宴会里面。

只有闷油瓶的无组织无纪律反而会让我对环境放下心来,我们走过去,闷油瓶就在牌坊过去大概两三步,并没有深入。那里是一个空地。

其实所有的酒席都在台阶两侧,整个地宫是倾斜的,犹如一个巨大的楼梯,楼梯的每一阶都有十几米宽,能放下三四十桌酒宴。整体中间用来行走,两边都是酒席。而且这些台阶大概都只有巴掌的高度,坡度非常缓。

那块空地其实就是中间步道的一阶,地宫的地面上灰层非常厚,所以能看到不少脚印,这一块我们还未开始探查,所以并不心急。但闷油瓶已然开始注意。

在这块空地上,有两个脚印密集的区域,这些脚印呈现环绕的情况,形成了复杂的图案。胖子就道:“哎,这是有人在这里表演驴拉磨么?”

我蹲下来就道:“这是有人在这里跳舞。这些是舞步,而且,这是两个女孩子。应该是沈芊珏她们。”

全是赤脚的,脚印偏小,其中一个舞步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显然身体控制能力非常强,但有一个就一塌糊涂。

为什么要在这里跳舞。

舞女?

我抬头看了看这条道路往上的尽头,到了这里,就能模糊的看到最高处放着的那只巨大的棺材。

我觉得非常的不妙,心情复杂。
 楼主| 发表于 2021-4-1 10: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六章 舞者生还

没等我细品这不妙,胖子就问我现在去哪里。人类之可悲在某一刻会强烈的体现,在一个封闭的小型墓穴中,所有人几乎都思路清晰,包括极不聪明的那种人,也能告诉你,先做什么,再做什么。这就是四周的狭窄墙壁强行规范了你的视线范围。你的选择越小,你内心越安定。

但在巨大的空旷的区域,也就是事情变得宏观的时候,你的目光无处安放,思路就会混乱。很多人会在广阔的空间里迷失而失去安全感,而不停的尝试回归到被困的环境中。有些长期坐牢的囚犯出狱之后,会寻求回归监狱。

这一点就不得不佩服闷油瓶,世间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也没有任何他不可以直接离开的时刻。他生活在极度宏观自由的世界里。如果我是他,我应该会惶恐。

要潇洒,要不迷失,要么内心特别坚定,世界都在心里,绝不向外求,要么就毫不在意,随波而动。交给命运。

如今我就遇到了这个难题,这里太大了,胖子一定要求先上去看看棺材,沈芊珏没有打开,那是老天爷把这样的机会留给了他。他不能辜负老天爷。

而我想先把四周全部检查完毕,勘探完所有的壁画,然后找到老病他们围坐的石公痣的区域,仔细研究。最后再去看棺材所在。

这就是你喜欢先把好吃的先吃了,再吃不好吃的,还是喜欢把好吃的留到最后。

最后的决定是跟着闷油瓶走,闷油瓶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我和胖子使了一个颜色,就跟在他后面,就看到闷油瓶朝棺材走去。

胖子做了一个婊里婊气的表情,用手势表示:小哥也太久没开棺材了,他和小哥心连心。

我看闷油瓶一直在注意脚印,就知道他绝对想的是别的事情。

很快,闷油瓶来到阶梯一半的高度,就停了下来,让我们继续看地面。

我们看到了第三朵“步履生花”,这一朵由脚印踩出来的花,非常的特别,范围很大,非常大气。

胖子学着走了一下,脚的方向变化非常特别,“民族舞?”他奇怪。

我摇头,看了一眼闷油瓶说道:“这是戏步。”

“什么戏?”

“你管那么多。”

我很久没有抽烟了,此时冷汗下来,下意识的摸了口袋,这是我极度焦虑时候的条件反射。

这是小花的脚印,他也在这里走了戏步,约等于跳舞。

三个人沉默,胖子看了看四周的重重人影,所有的人俑都隐没在黑暗中,如果在这个地宫里跳舞,那就完全融入进这个宴会了,真是鬼魅又有特别的艳丽感。

胖子说道:“他们都在这里跳了舞。你觉得,会不会是即兴的?”

我还在摸口袋,胖子按住我的手。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现在心里有没有忽然想跳舞的冲动?”

胖子摇头:“我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我说道,胖子看了看闷油瓶,他已经在用手电照另一个方向了。

“小哥估计也没有。”胖子说道:“这跳舞肯定是个关键了,不是他们在这里忽然被宴会的气氛所感染,那么就是跳舞有实际的用处。”

我想了想壁画,心说难道是被迫的?小花也能看见我看见的东西?

胖子还是看着我,我问他干嘛。

他道:“我现在有一种很想看你跳舞的冲动。”

这就是我不适的其中一个原因,虽然刚才看那些舞女俑,其中有一些其实是男俑,但我已经有了一种,等一下可能要跳舞的预感。

小时候跳过,幼儿园的时候,身上贴上亮片,给女孩子伴舞,大概是六个葫芦娃中的一个。现在看到照片我还浑身起鸡皮疙瘩。如果要我跳,我也只能跳幼儿园时期的舞蹈,好像叫什么拔萝卜。

在天下第二陵可能的陪陵里,跳拔萝卜么?所有的妖魔鬼怪都会脚扣棺材板吧。

闷油瓶手指敲击手电,示意我们集中注意力,他要往左边的壁画过去了,由此要通过非常多的宴席。我看到他敲完之后就往里走,同时在一边一个军官俑的腰间,解下来一把古刀。那把古刀的外皮已经酥粉了,一下就全部变成了粉末,露出了里面的刀身,是一种蒙古刀叫做tuushin ild。

刀身也大面积生锈了,中间一段已经锈空了,他直接掰断刀头,变成短刀,刀他在手里打了一个转,刀柄上有磨刀石,他拿下来,边走边磨。

这是要认真了啊,我心说,我也捏紧了我自己的小狗腿。

他的力气非常大,速度非常快,火星四射,磨了个大概他反手卡上自己的后腰,他所有的皮带上后腰的地方都有卡扣,可以横放刀。

走着,我和胖子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我纳闷了一下,闻了闻,就发现香味不是来自于环境,而是来自于我的包里。

我打开我的包,就看到了那颗石公痣。拿出来,本来毫无味道的石公痣,如今散发着奇香,让我食指大动。
 楼主| 发表于 2021-4-1 10: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七章 牧尸图

胖子也闻到了味道,我们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这味道让我们肚子里胃部肌肉开始收缩。他看着我,我就把那石公痣递给他。

胖子接过来,闻了闻。此时那石公痣已经没有那么可憎了。他就看着我,使劲闻,看着就像会趁我不注意,把它吃下去的感觉。

“你演什么?”我问他道:“你要吃就吃,我不拦着你。”

“是你的味道。”

“他妈的,别肉麻。”我就觉得不对,胖子肉麻的程度,这几年直线下降,因为我们太熟悉了,肉麻起来反而尴尬。

“不,就是你的香味。”胖子就说道,我伸手过去,他就后退不让我抢回石公痣:“你自己肯定不知道,但我们外人能闻的出来。当然,这痣上的味道,非常浓,比你身上的味道浓多了。”

我觉得他在开玩笑,又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胖子就把石公痣丢给闷油瓶,后者闻了一下,也看向我。

他们看的那么坚定,似乎我是某种奇怪狐臭的携带者。

“你知道香妃么?”胖子做了一个尔康的表情。我道:“又是舞女,又是香妃,你们到底在图谋什么,想看我跳舞,出去我给你跳个过瘾。”

“这石公痣上全是你的味道,而且比你本身的味道更浓。”胖子就道:“你做饭做的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此时才确定胖子是在正经说话,过去接过石公痣自己也闻了一下,只单纯觉得饿,胖子就道:“这石头你放在包里,一直在吸你的味道,这是制作香料的一种方法,就是拿一大锅花或者香草煮水,里面放上空心的石头,煮到最后,味道就全部被吸进石头里去了。之后再用这种石头去煮汤,汤里就会带香味。”

我道:“但我平时只闻得我身上有汗臭,从来不觉得香过。”

“这种石头都只能让细分子附着,汗味估计会被过滤掉,留下你的本味。”胖子接过去,又闻了闻,正色道:“这是肉香味。”他吸了一口冷气,对闷油瓶道:“小哥,你见多识广,古时候吃人肉,是不是也要分等级,人肉的味道各不一样。”

闷油瓶点头,看了看我。

我被他看的不寒而栗,胖子就道:“我听一个老表讲过,吃人和吃牲口不一样,牲口吃的都是草,你敞开吃,味道差别不会很大,但人吃的东西特别杂,味道差别很大,所以在吃人之前,需要懂行的人去闻,哪些人好吃,哪些人难吃。不好吃的就杀了晒干当柴烧,我觉得这石公痣就是用来做这个用处的。”他闻了闻石公痣:“天真,你应该是A5级别的。”

我白眼看胖子,但内心却被他说服了,这尸国宴上,吃人肉也算正常吧,毕竟古人比较疯。

想到地下牧尸的奇景,想到老病他们体内的石公痣,这其中确实都有一丝和肉食有关系的意味。——啊,老病他们肚子塞了香料埋进地里——叫花鸡么,该不是一道菜给我搅黄了。我就对胖子道:“那为何之前不香,到了地宫就开始香了。”

“之前我们赶路,大风吹着,你睡觉的时候包放的远,但我们一路进来都在一个狭小的盗洞里,也出了很多汗,这味就浓了。”胖子道:“不过你别慌,胖爷我放自己身边再捂一会儿,说不定胖爷我的味比你更正。咱们再做一下实验。”

我叹气,都没有再说话,肚子还是饥饿,就掏出包里的压缩饼干,丢给他和闷油瓶,我自己快速咀嚼下去,稍事缓解了一点。心说闻着自己的体味觉得饿,这实在太羞耻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我手电照向四周,那些人影让我压力很大,我感觉我像一种美味的食物,走在饕餮之中。而且它们好像脸都转向了我。

这一定是错觉。因为我其实看不清楚太多。

很快我们已经来到了这一边的壁画之前,这里的壁画比刚才的要完整。

胖子照了照,就看着我,对我道:“牧尸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我抬头,看到整张壁画,是一幅巨大的牧尸图。马的尸体,人的尸体,都像羊群一样形成团状,非常具有宗教化的意味。
 楼主| 发表于 2021-4-2 0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48 黑斑

如果从文化符号上去讲,这个地宫真的非常有意思,刚才我们来时候的壁画,是整个场景的延伸,代表着人群往这里聚集。而这边的壁画,也是同样的主题,但这里并不是人群聚集的方向,而是人群离去的方向。



能看到壁画上很多人,都是背对着我们走向远方。



那是一条长长的队伍,而在远处,如果正眼看这张壁画,就会看到他们开始和一些白骨化的马一起在草原上形成一团一团的羊群状人群。这些人都面色发青,很多四支不全,很明显是尸体。而当我们用余光去看的时候,就会看到有人影在人群的四周,骑在马上围着驱赶它们往一个方向前进。



画的非常好,一眼就能识别含义。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壁画的最上端,画的内容是,这些尸体经过某种仪式之后,开始进入土里。而那些驱赶尸体的东西,也进入土里,他们都是盛装,进入土里之后,他们匍匐着围成了一个圈,围绕着一个洞周而复始的转圈。



或者不是洞,那是一个黑斑,其实不知道指代什么。



“刚才那张壁画里,画的都是活人,这张壁画里,人都死了。看来这是个鸿门宴。”胖子道。



我摸着下巴,心说这明显是一种生死观,但我无法参透。



而且我可以非常肯定,这个巨大的黑斑,肯定是存在的,因为那些白骨一样的马匹,还有看不见的莽古尸一般在草原上神出鬼没的东西,我都曾经看到过。



这也许是殉葬时候的场景,大家在这里吃完珍馐美味,然后全部中毒死亡,变成一种奇怪的尸体,用来——陪葬?



我相信任何熟悉蒙古历史神话的人,看到这些壁画已经会有非常详细的推断。



但我还是一头雾水,因为我对于蒙古文化完全是荒漠一片。巨大的焦虑感甚至让我有些作呕。同时也代表着我内心一直被压抑的恐惧,开始显形。



我无法推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懂。即使这些壁画如此详细,我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闷油瓶按了一下我的肩膀,他很有力,我被他从焦虑中捏了出来。他已经转向对面走去,那边还有一面墙的壁画。



我跟过去,因为脑子飞速运转但是毫无收获,已经让我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我用力拍了几下脑袋,让血压下降。



很快我们到了对面,我们抬手电看墙壁,瞬间我就凝固了。



这面墙上的壁画,只画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黑斑,几乎覆盖整面墙壁。事实上,这里的黑斑是深红色的,里面还有很多的黑色的花纹。



我被这东西震的几乎歪倒,那黑斑看上去发自灵魂的极度邪门,我不知道怎么有工匠可以把一块颜色搞得那么邪门。



在这幅壁画之前,有很多跪着的陶俑,似乎都在祭拜这个黑斑。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把胖子吓了一跳。



胖子问我怎么了,我抓着头发:“我后悔,我知道要来内蒙,还不好好看书。天下第二陵,我心里压根没在乎,我轻敌了,人果然会死在自己最膨胀的时候。”



“你确实一直没有给出任何有用的假设,天真这不像你。”



我看向闷油瓶,我在智慧上,从来没有那么没有安全感过。所以我条件反射的看向闷油瓶。



闷油瓶走到大黑斑面前,用奇长的手指摸了一下壁画,然后楞楞的看着。就在我以为我们三个这次都傻眼的时候,闷油瓶对我道:“我知道这是什么。”



我热泪盈眶,一声恩公就卡在喉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3 08: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