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 10: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九章 大妖黑池

闷油瓶看着那个黑斑说道:“这东西叫做大妖黑池。”

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东西,这四个字都在我的知识盲区里,但我还是愣了一下,问道:“是哪四个字。”

闷油瓶给我解释了一下,我看着胖子,心说这名字为什么有点像西游记里的名字。

闷油瓶当然不会向我解释,他认真的看着黑斑上面的条纹,似乎其中有所规律。胖子就道:“蒙古文化为什么让人第一感觉不是神秘,而是豁达,勇武,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发音比较潇洒,比如说,巴特尔,胡德儿,听上去都个子很大。但你看,万奴王,就听上去很邪门。所以蒙古文化的名字很难让你觉得此地有邪性。大妖黑池,已经算是一个很邪性的名字了。”

“这到底是什么,一个黑色的水池么?”我问闷油瓶,他点头,简单的解释道:“蒙古人的妖,就是雌性的蟒古尸。”

大妖黑池,顾名思义,就是雌性的巨大蟒古尸所在的水池,蒙古人认为蟒古尸生活在黑色的池水中。

蟒古尸是我唯一比较熟悉的蒙古符号,它最早的时候,就是多头的蟒蛇精,但蟒古尸并不仅仅在蒙古族的传说中大量出现,在土族和其他民族的故事中,都有这种怪物出现。

而蟒古尸最大的特征是,和其他文化里的蛇精不同,它基本上都是以雄性出现,而雌性蟒古尸最开始的时候,被称呼为妖母尸。

“这是一种蟒古尸的崇拜么?”胖子问,说着就要摆,被我按住了。这一点我是知道的,蒙古人绝对没有蟒古尸邪神崇拜。

这个黑池画在墙壁上是什么意思?这里不是一个皇陵么,为什么会有黑池?

“据说黑池可以治愈疾病,防止食物腐烂。”闷油瓶说道:“杀死其中的蟒古尸,就可以用黑池为人民造福。”

我看着他,感叹,你文盲,我文盲,逼的张起灵开学堂。

“所以,这个皇陵,是建立在某个黑池上的,或者说,这个皇陵的附近,有一个黑池。”胖子问道。

闷油瓶摇头,又用手摸了一下黑斑,显得也非常疑惑。四周的跪拜的陶俑很说明问题,他们将这个黑池,作为一种神圣的存在。

从对面的壁画来看,尸体似乎会围着这个黑池打转。

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和胖子继续像二傻子一样看着闷油瓶,曾几何时,我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会像二傻子一样看着我。

不过此时我已经可以开始推理了。

整个这个地宫里,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已经产生。

按道理,我们下来的壁画是人群走入到尸国宴的会场,之后看的第二幅壁画墙壁是人死亡之后离开,变成尸体在草原有如动物一样开始循环运动。都是会场本身的延伸场景。

那么这一边的壁画也应该是尸国宴会场的一种延伸才对。

而“黑池”这样的崇拜,应该放在最上面的棺材后面的那面墙壁上,做棺材的背景墙,这样才对称。也代表棺材的主人与神明呼应的居中地位。

但并不是,黑池出现在了侧面。

这种神灵崇拜应该非常重要,却只能在侧面,那棺材后面的那面墙上的壁画,画的是什么呢?沈芊珏有没有形容给我听过。我记不清了。

难道是比黑池更加重要的东西?我的好奇心起来了。

这种不对称表达,其实审美上不是很舒服,是什么原因?只是因为并不考究的民族特性,还是有我不知道的深意。

闷油瓶还是死死的看着那个黑斑,我示意要不要去棺材这里看看了,时机到了。

闷油瓶却摇头,他忽然拉着我和胖子,往后退了一步,远离那个黑斑。

“怎么了?”气氛一下子非常差。

“余光,看一下。”他命令我。

我转头,用余光去看那个黑斑。这一下,我就差点尿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09: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章 一起跳舞

那一下我就从余光中看到,那个黑斑不知道为何,竟然变得可以反光,黑色的光滑表面,倒影出我们三个人。

如果不是我对于自己的视觉分辨力足够自信,我一开始看到黑斑里的三个影子,都会觉得是其他东西。但我太熟悉三个人的轮廓,一下就知道那是我们三个的反射。

因为黑色不平坦表面的反光有一些模糊,所以倒也不像是镜子那么清楚。三个人表情看上去都特别奇怪。我倒是只觉得是反射形成的哈哈镜效果。

让我吓的几乎跳起来的,是我看到我们三个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庞然大物。

那东西特别高大,估计有两米高,是一个人的形状,但我们背后之前根本什么都没有,我忽然看到,吓了一大跳。

闷油瓶肯定有感觉,我浑身的肌肉一紧,他已经拽住胖子和我直接往后狂退。

我们三个几乎是倒栽出去,他以为我看到了黑斑中出现了什么怪物,立即拽我们后退。

我心中大叫那东西在我们后面,已经不来及了。气力哐啷,我们撞进一堆陶俑里,我立即爬起来往后看。

还是一如既往的什么都没有。回头用正眼看。整个宴会仍旧是安静冰凉的地宫造景。

我立即再用余光去看黑斑,这一次余光中也没有那个东西了。

“有东西?”胖子问我道。“是什么玩意?”

我摇头,开始以为这是我的错觉,胖子用手电到处滑动,就照到了最高处的巨大棺材。他本来很快划水过去,但一下立即又把手电照了回去。

他立即道:“哎,那棺材,怎么开了?”

我顺着他的手电看去,就看到上面的棺材盖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歪倒在一边。

我们面面相觑,胖子就问我道:“你刚才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道:“我没看清。”

“你是不是又发动被动技能了?”胖子仔细去照那棺材,就想过去仔细观瞧。

我心说不至于吧,不是说这不是棺材,是一个食盒子么,食盒子也能尸变?

刚才那东西的体型,这尸体可不是普通尸体,那是一头巨兽。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07: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一章 万世肉

我们用手电当探照灯一样,在地宫中搜索了一遍,想要寻找那个巨大影子的下落。但一无所获,胖子就让我用余光继续巡回再找一遍。

余光看东西就十分模糊了,看不清楚不说,眼睛还生疼,看完仍旧一无所获。但附近确实光线太暗了,有东西如果在陶俑酒席之间俯身到地上,不走到面前极难发现。

我还想到黑斑面前,再次用余光查看,胖子已经提出问题:“要不要找找?找到了弄了再继续。”

刚才那东西那么大,上面的棺材又开了,估计是有什么不化的东西起了。但以前这种情况,对方早就攻过来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出现一下就不见了。

所以才有胖子的提问,以前我们绝对没有时间思考这种问题——是找到那玩意,弄死了再继续找线索,还是直接不管它,继续找线索,随缘遇到了再打。

我看着四周的黑暗,又看了看闷油瓶和胖子。我们三个人几乎没有交流,闷油瓶直接矮身,我和胖子全部跟着做同样的动作,反手扶着腰里的刀和棍子,开始悄无声息的往台阶尽头的大棺材摸去。

我们的动作,几乎和闷油瓶协同,这是这么多年不停的向他学习,不停的模仿达到的最优状态,当然他的速度比我们快很多。闷油瓶的速度是可以让人产生错觉的,比如说他进入到一面墙后面,你以为最起码要四秒钟,他才会从墙的另一端出来,但可能一秒之后他就出现了。闷油瓶非常会利用这种错觉,快速解决问题。

闷油瓶在左,胖子在右,我在中间,他们需要绕过很多的陶俑,踩着很多的宴会玉台,而我则就是笔直的在台阶上往上。这是默认我跳跃能力不够,三个人四分钟之后就来到了那口巨棺的面前。

棺材盖子已经整个打开了,摔在一边,我们均停顿了一下,我们就看到了沈芊珏形容的场景。在这儿有一座悬挂的巨大佛像,看着整个宴会。那佛像的脸一定是真人参照的,真人的面孔被雕刻出来,其实会有一种奇怪的邪性,让人看不寒而栗。

如今棺材盖子已经翻开了,那佛像就更像是在看棺材里面的感觉。胖子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翻身上去,来到棺材边上,胖子过来我托了他一下,他跳起来直接上了棺材沿。

这棺材沿很高,几乎到我的胸口,我看着他上去,心说默契,行云流水。回头看闷油瓶,他正单膝跪地,往下看整个宴会地宫。没有看我们。

几乎是同时,我就听到一声轻微的哎呀,回头一看,胖子已经摔进了棺材里。

我心中暗骂,立即冲过去,爬上去用手电照,就看到胖子四脚朝天摔在里面,这“棺材”里面,确实不像是正常棺材,而是一副酒席的配置。里面有大量的青铜酒器,贴边放在棺材的四边,而底部是红色的棺液。手电照进水里,能看到棺液下面全部都是发黑的渣渣。

看形状就知道全部都是完全氧化的香料,叠了一层又一层。

胖子摔在底部,但他没有摔进水里,在他身下,是一堆一堆似乎用麻布包着,已经完全发黑氧化的类似于叫花鸡的东西。这些东西一半在水下,一半在水面上,被香料包围着。

我明显能看的出,麻布里包着的,是小孩子形状的东西,于是浑身开始发麻。

胖子看着就暗骂:“你他妈投篮呢?用那么大劲道,直接把我抬进去了,幸亏这棺液没毒。”,挣扎着爬起来,我伸手把他拉出来,他坐到棺材的边缘,我就看到所有的麻布包摆成了一条鱼的样子。

我能想象出这口棺材刚刚入葬时候,棺材里的样子,里面的香料五颜六色,会像宝石一样,而这些麻布应该都有各种颜色,鱼的摆盘非常漂亮华丽。

“摆盘?”胖子说道:“太邪性了,这真是一道菜。天真你说这是什么变态?”

“鱼头哪儿去了?”我看着就奇怪,这条鱼的摆盘,没有鱼头。

是刚才胖子摔下去,把鱼头位置的麻布包压进棺液里了么?我心说,胖子用手电照鱼头的位置,我们就发现不对,鱼头部分有明显的麻布残留痕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然后麻布和麻布包之间粘在了一起,硬生生把麻布扯断了。

我看着胖子,胖子立即怒道:“不是我,我又不饿。”

“我没说你,你嘴巴有那么大么?”我比划了一下,能咬那么大一口,这得是条霸王龙僵尸吧。

说着,闷油瓶已经翻身到了棺材沿的另一边,他打开手电快速看了一下,立即抬头照后面的壁画。

我这才想起来,我也很想知道,这面墙壁上是什么壁画,抬头一看,却看到这后面的墙壁上,竟然破了一个大洞。墙壁后面是空的。

胖子皱眉,差点又摔下去,墙壁上的壁画因为这个破洞而变得难以立即解读,胖子想了想,对我道:“哎呦喂,天真,我们搞错了,这不是面墙,这也不是壁画。刚才我们看的,有大部分,都不是壁画。”

“是什么?”

“这是口棺材,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棺材的一面。这些是花棺上的棺画。”

因为这口棺材太大了,放在这里,我们以为是一面墙壁。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07: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二章 进去棺材?

因为沈芊珏的叙述,我们天然认为这个尸国宴地宫是地宫本身,那么四面地宫的墙壁上有壁画非常正常。

但胖子的意思是这是个错觉,我们根本不在地宫里。其实我们四周的四面墙壁中,有三面不是墙,而是三只巨大棺椁的侧面。

因为棺椁太大了,所以看上去像墙壁一样,三个棺材按照“品”的位置关系摆放,边缘合缝,围成的空间,就是我们所在的尸国宴。

如今在品的最上方位置,就是我们和这个食盒棺所在的区域。这个位置的后面就是壁画,或者说巨大棺椁壁,上有一个大洞,地面上的碎石都是从里面往外掉落来,很明显,棺椁里有东西出来了。

“你是怎么推断的?”我问胖子,说实话我看这里的壁画,我是猜不出这块墙壁其实是巨大的花椁的外皮。

“你知道有些大墓上面的封椁有一千吨重。这椁虽然大,但也不稀奇吧。”胖子道。“而且明显有东西从里面爬出来,还吃了一口万世肉。墙壁葬你听说过么,没有这样的葬制吧,要合理解释,我只能说这墙壁里是个棺材,才能从里面尸变。”

我看着那个洞,又抬头看了一下高度,如果这个是个棺椁,里面肯定还有好几层木椁和泥椁。

这个洞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是沈走了之后,还是我们进入这里之后,我无法分辨。

因为沈没说的事太多了。

胖子看了看那个洞,就转头问我怎办?“阿花会不会在里面?”

我心说肯定不会,我甚至怀疑小花他们不知道这个地宫其实是三个巨大棺椁拼出来的。但此时毫无头绪,为何这座山里会有如此巨大的三个棺椁。葬的又是谁呢?

我内心里一直以为这个地宫里会有妖僧的尸体。但三个棺椁,就好像又不是了。妖僧的级别也不可能用那么大的棺椁。

“有人在么?”胖子对着洞叫了一声,用手电照了照里面,就点起火折子往里丢。

里面明显是木椁结构,一层一层的结构,能看到全部被扒烂了。里面那东西出来不容易。

“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还是得进去看看。”胖子回头道。那么大的椁,一般都会放满陪葬品,我知道他憋不住要开眼。

“我觉得里面可能还有一只,说不定你进去就被强行圆房了。”我道,我不希望节外生枝了,如果再没有头绪,我就准备跳舞模仿她们看会发生什么。

这时,忽然我发现我脚底开始踩到水了。

低头用手电能看到地面上全是水了,胖子就感叹:食盒子漏了,你看这些万世汤可惜了。

我却觉得不对。

因为食盒子里的棺液没有下降,而且一下还有了一个涟漪。

我们三个都立即意识到屋顶有水低落下来。全部抬头去照。

我一下就看到,之前吊的很高的佛像已经降了下来,张大着嘴巴,诡异的笑着流着口水看着我。

不对,那根本不是佛像,是一个爬在佛像上的人形的东西,身上是腐烂发黑的古代衣服。打扮的和佛像很像。脸上全是白毛。

它的口水滴的非常厉害,地上的水似乎全是口水,胖子看了看它,看了看我,就用唇语道:天真,你太香了。它是冲你来的。

“干点实际的!”我用唇语道,忽然那东西猛的张大了嘴巴。

我看到了满口细毛一样的牙齿,上面还有蔴布丝呢。

果然是你吃的鱼头。我一个后退躲过了这一嘴。同时就看到,这玩意耳朵边还有两个人头。就像两个鳍一样。





用手机写的,很乱。也不知道多少字。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8: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章

尸体像一只巨大的竹节虫一样,爬在上方的佛像上,因为饰品和服装和佛像相似,看上去就像藏传里的明妃造像一样。我正想着它怎么没有连续进攻,它一下就松手从佛像上掉了下来。



这尸体非常巨大,有两米多高,生前一定是巨人,直接就落到了食盒棺材里,棺液全部都溅起,下雨一样落下来。我用手挡的瞬间,它一下就到了我的面前,直接咬我的脖子。



我极限操作,直接翻身躲开并且滚到了安全的位置,但这一次靠的太近了,我就看到了它侧面的脸。握草太吓人了,这不是长出来的脸,这是一张风干的其他尸体的脸。就像盔甲一样,带在它的后脑一侧的位置。



这竟然是一种装饰品。



巨尸这一次没有再停顿,紧接着就又跟到了我的面前。我的余光看到闷油瓶已经过来了,直接往地上一躺,巨尸扑空我们交错,它直接面对了闷油瓶。



但它似乎对闷油瓶完全没有兴趣,立即转身追我,但闷油瓶没有给它这个机会,直接贴身上去跃起凌空转体,双膝架到了尸体的肩膀上。



这一次尸体和他都不是笔直的,而是几乎和地面成直角,但他膝盖架上去之后,身体落下,只是单手按了一下地面保持平衡,就发动了全身旋转,用腰部力量把巨尸的头拧了块180度。



闷油瓶落地之后立即翻滚到我的身边,我正想说对方中看不中用,闷油瓶直接道:“ 退。”



我同时就看到那巨尸完全没有停止活动,直接它的脑袋被拧了一个很大的角度,正好另外一张脸,就被拧到了我们面前,面对着我们。



整具巨尸看上去还是一具完整的尸体。



我正觉得不妙,面对我们的第二张脸,一下就睁开了眼睛。朝我笑了起来。



尼玛,换班么?



接着巨尸像一只蜥蜴一样,快速向我爬过来,我敢发誓你绝对不知道这东西爬的有多快。说时迟,那是快,胖子直接从后面扑到了巨尸的身上。举起手里的螺纹钢管,就从身后勒住了巨尸的脖子。



巨尸并没有觉得窒息只是停顿了一下,我大白狗腿直接反刃朝前,跳起来就要凌空突刺,被闷油瓶拽着衣领直接凌空拖拽,变了方向摔进了食盒里。



我爬起来就一下发现巨尸一下就趴在了棺材沿上,这张脸和刚才这张脸完全不同。这张脸阴险了很多。而胖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没有再挂在它身后了。



这是不是粽子?我脑子里闪出了一个疑问,我从来没有见过粽子是这样的。忽然那张脸抖了一下,开始呕吐。



麻布和里面的头发,还有几只小手的残肢,全部从它嘴里呕了出来。这是它刚刚吃下去的鱼头。我闻到了一股剧烈的臭味。接着它猛的朝我冲来。



但它只做了一个冲的姿态,并没有靠近我太多,我站起来,就看到胖子死死在后面拽着它。而闷油瓶在另一边蹲在地上,对我道:“蹲下!”



我心中奇怪,我觉得那东西虽然速度很快,而且好像不能一击就干掉,但它也没有强到我需要老是躲得地步。闷油瓶是对我没信心么?



我就道:“不躲了,弄它!”说着就翻出刀来,直接上去就要砍那张脸。这时候闷油瓶直接翻起了棺材盖,一下翻回到棺材上,我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忙一缩脖子蹲下。盖子就立即几乎把食盒盖住。



那巨尸的头还卡在缝隙里面,盖子合不下来,我蹲着条件反射一刀砍中了它的脸,就像砍在防弹橡胶上,接着它就被胖子拖得掉下了棺材沿,棺材哄一声一下就合上了。



瞬间四周完全黑暗,一片安静,什么都听不到,封闭空间里,刚才的呕吐物一股剧烈的尸臭味,让我差点吐出来。



我心中仍旧奇怪,闷油瓶的做法好像是要把我保护起来,为什么?我现在是刚性战斗力,我不需要躲藏。



但我没有立即出去,我推了推棺材盖,棺材盖非常重,但我也不是不能一个人翻出去。不过闷油瓶不是一个会固化我的人,最近这段时间,我和他打配合,他基本上挺放心我的。怎么这一次就不放心了呢?



我贴到棺材壁上,听外面的声音,这个时候,却听到棺材的黑暗中,传来几声小孩子的笑声。



我楞了一下,立即摸出我的防风打火机,打亮了看我身后。



我就看到在我身后的棺液里,蹲着六七个小孩子,穿着童男童女的衣服,他们紧紧的手勾着手,都盯着我流口水。



哎呀,不对了。我心说,这他妈是大范围闹鬼了。



但为什么呢?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是不是疯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3: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44章

没有逻辑,我脑子里完全是没有逻辑的状态。但我的手还是举着打火机对着那一群小孩子。

它们一动不动,除了流口水之外,没有其他动作,但是脸色铁青发黑,看着我绝对不怀好意。

在草原上的时候,我内心就有困惑,这一路几十年来,我遇到的诡异事情极其多,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那么灵异。

我也遇过到灵异的情况,但灵异大部分不会侵扰成这样,最后的结论也都是模棱两可,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此时此刻的情况,我能肯定这些小孩子刚才绝对不在这个食盒子里。如果它们不是鬼,那会是什么呢?

不过我立即就想到了那些麻布包着的万世肉,都是小孩子的形状,难道是这些小孩被做成了菜,然后灵魂也被困在这个盒子里了,如今显灵了。

我死死的盯着这几个小孩,它们也盯着我,我心说闷油瓶知道他把我关这里我会面对什么么?现在我们来猜猜里面和外面哪儿危险。不过我仔细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不对。

它们流下的口水,是棺液,打火机看不太分明,我鼓起勇气凑近了看,才松了口气。

这些竟然都是从盒子盖上垂下来的石雕,这盒子盖下方雕刻了一堆儿童的石雕,脑袋和盒盖是连着的,盒子盖上的时候,脚正好可以压住下面的万世肉。

就像一个童子坐在肉上。但是这些童子石雕, 雕刻的栩栩如生,而且还穿着衣服,实在是吓人。

这东西是为了让肉可以尽可能的浸没在棺液的香料里,这果然是一个食盒无疑了,不是棺材。不过我之后可能还是会称呼为棺材,因为已经成习惯了。

我靠近了,仔细看是不是石雕,摸了一下,还真是,而且能确定这些尸雕上原来是有颜色的,应该在棺材里被化学反应弄得想尸青一样。

不是鬼魂就好,我心中默念上仙保佑,这个时候,我就看到这些石雕踩肉童子的眼睛,都看着不同的方向。

远看的时候我以为全部都是看着我的,但是走近就发现不是,它们是有眼珠的,应该是画上去的,如今很淡额近看才能看清,它们都看着四周不同的地方。

这种生动,我非常熟悉,这是当时汉族或者西域工匠才会有的心思,蒙古族社会分工中工匠艺术风格多数不会有如此“小巧”的心思。而且当时蒙古征战欧洲 两线,随军会把当地最好的工匠全部带走。

外面尸国宴整体非常粗犷豪放,笔画虽然精美,但内容非常写实,说明建造这里的时候,对于工匠的要求并不是取巧。为什么这个石盒里会有那么小心思的形态体现?

是做这个棺材的石匠自己戏多么?

我此时产生了一种常年接触这一行,接触所谓的古董同一性原则产生的直觉。我顺着一个童子的眼睛,把手电打过去,打在棺材壁上。

我就到棺材壁上,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我过去,看了看童子眼睛,看了看棺材壁上的石头,我就用指甲刮了一下。

果然,有一层石灰被我指甲刮了下来,我关掉打火机,拔出指甲刀使劲刮,就发现石灰下面,刻着东西。

那是非常简陋的线条,上面刻着汉字。

刻的非常小,我不顾这里的恶臭,用手指使劲把字清理出来。

古文我这里就不说了,直接说意思。这些字的意思很简单又很清楚:我是被抓来修建这里的,这里有惊天的秘密,任何人到了这里,一定要把秘密带出去。

字就没有了,我立即去看第二个童子的目光,再次找到一块石灰覆盖的棺材壁,扣开之后,是下一段文字。

所有他记录信息的地方,都在各种雕像目光看到的地方,只要雕像神情有异,就是他设计的。信息藏在目光里。

我一个眼神一个眼神去追踪,这里一共有六段话,还有四段是这样的。

3,这里葬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是人,但入葬之前,它还活了一段时间,但并不能行动,尸体入葬之后,影响了这里的地气,奇怪的事情开始发生。

4,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08: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5章 终于有线索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工匠偷偷刻下来的。它是被掠劫来的汉族工匠,被迫来修建这个工程。他将他的所见所闻记录了下来。



这有点像汪藏海,但汪藏海的能力更强,而他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文字凌乱,也没有重点。



我曾经在很多古墓中,见过匠人留下的信息,有想念自己家人的,有算账的,有写诗歌的,都刻在不起眼的角落中,被留在墓主人身边,彰显着当年这些普通人的生机勃勃。他们都和我们一样,血液流动,心脏跳动的活过。



当你在一个凶险的古墓之中,想起当年这里也是由人修建而成的,他们在这里吃这馒头喝着酒,也会聊一聊自己的家人孩子。你就会开始理解为什么了解一座古墓会和了解一个人,是一样的。你能看到他们,你就能解开他们设下的陷阱。找到他们给自己留的生门。



还有三条记录,分别如下:



4,当这里地气发生了变化之后,发生了特别奇怪的事情,时间长了之后,蒙古人似乎开始疯了,我觉得蒙古人知道了我们不知道的可怕事情,所以他们疯了。



5,后来蒙古人都死了,又派来了党项人成为了头领,我们继续修建这里。我觉得很奇怪,蒙古人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难道这里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不过秘密在这个墓穴的最里面。据说可以买通党项人去看。



6,我偷偷去那个地方看了,“我”明白了蒙古人在害怕什么,我也非常害怕。无论是谁,你看到这里的记录,你得报答我。你必须救我。你救了我,我就——



后面就没了。



最后一段记录,很奇怪,似乎他是写给他同时代的当代人的,但所有修建陵墓的工匠都应该知道,他们当时的当代人是不可以进入古墓的。我暂且认为他脑子不是特别好使。或者当时已经吓傻了。



我仔细看了看石头童子,刚才它们压住万世肉之后里面的空气排出,似乎发出了童子的笑声。我不知道水下还有没有蹊跷,就探手下去摸了摸。摸上来好多头发和肉屑,都是刚才那巨尸吐在里面的。其他没有摸到。



我叹气,重新去看这些刻字:这里的描述让我感觉不妙,这些字不是同时刻的,是分批一点一点刻的,字体都不一样,说明这哥们是查了一点,记录下来一点。



而且,最后一句,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不是不能直接把他看到的东西写出来,而是不愿意——他是在邀请进行一桩交易。他想要被救,然后才会告知秘密。



那就麻烦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已经嗝屁了,甚至就在这些棺液的烂肉里。交易肯定无法进行了。



不过,能有这样的线索,我已经谢天谢地,如果又是蒙文,我只能在棺材里自己一头磕死。连入殓都自己来。



这哥们是谁呢?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人的性格似乎有点像我。和一千年前,一个鸡贼的工匠产生共情,我觉得也是缘分。



我能肯定外面还有很多的提示,他说的,雕像眼神异样那些都是他雕刻的,而雕像看的地方就藏有线索。那说明这件事没完,但我得先出去。



手从水里出来,就有一层腐烂的浮油味道,我一阵恶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上一油就连手电都有点抓不住,我就蹭在棺壁,好不容易手心舒服了一点。



外面不知道什么情况,既然闷油瓶把我关进来,我就不出去添乱了,我贴着棺壁听了一下,外面竟然很安静。



是结束了么,还是巨尸和他们在玩追逐战。闷油瓶不行啊,以前都是一次就搞定的。今天是不是状态不好。哎呀,我和胖子是不是平时扯太多屁耽误他训练了。



想起那巨尸脑袋可以旋转,我就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我背后,传来了一声孩子的笑声。这一声特别像笑声。



我立即回头,心说空气还没排完么,手电光下,我就看到棺液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划起了一条水痕。但是立即消失了。



鱼?



我心中凌然,忽然意识到,刚才那巨尸为什么要呕吐进来。



难道它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它要吐进棺材里对付我?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六章 悲者

我脑子转的飞快,首先这东西是在棺液之中移动,棺液只到我的小腿,但是我蹲着,我的屁股浸没在棺液中。那么我的屁股是我最薄弱的地方,我应该把屁股贴住棺材壁保护一下。然后这东西在这么浅的水里还能游动,而且水花那么轻微,应该是一条鳗鲡一样的东西或者手臂大小的东西。

这种东西的攻击方式就是在水下绕后,攻击我的腿或者忽然从水里冲出来,直接冲我的面门。

我死死的贴着棺材壁,一手护住我的面门,然后已经做好了脚或者屁股被咬的准备了。

千万别有毒,千万别有毒。我内心默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东西有毒,我几乎没有办法。

不对,有办法。我忽然看到那些童子雕像,雕像压在万世肉上,我毫不犹豫,立即冲过去,爬上万世肉堆,抱着那些童子不让自己滑落下去。

那些肉的触感,一踩棺液就被挤压出泡沫,油脂的感觉非常浓重,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如果是最早时候的我,这两三步的风险,我都不敢冒,因为我怕冲过去的这两三步,我会踩到那个怪物,但如今我已经很明确,不行动的风险才是最大的。

接着我开始快速用手电快速扫水面,现在它不可能在水下来袭击我,只能冲出水面,如果这东西没有跳出水面的能力,我就暂时安全了。如果有,我在这些雕像的后面我也很好躲。

水面上都是我刚才冲过来的水纹,没有再看到有东西动的样子。

我想了想,就想敲一下童子雕像,但一想闷油瓶他们还在外面打,如果听到里面敲,会不会以为我遇到危险分心,于是忍住,仔细想了想,我就单手伸到棺液里,开始泼水到四周。

来吧,小东西,我心里说:给你爷爷我一个痛快,手指给你,你来咬吧。

我一边泼一边绕着童子转圈,忽然,我又听到了一声笑声在我背后传来,我立即回头,就看到一道水痕在我身后一下消失。

我忽然觉得不妙,马上缩到另一个方向,把童子挡在面前。

刚才没有考虑到,如果是一条鳗鲡,它为什么要笑,而且看上去它是故意在绕后。这东西该不会有智商。

正想着,我就看到了从棺液里,刚才出现水痕的地方,浮出来一个东西。

不是鳗鲡或者鱼,那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完全没有皮,皮是暗红色的,它从水里坐了起来,动作非常熟悉。

我眯起眼睛,看着那东西的眼睛是完全反白的,而且那东西是有“脸”的,看上去是一只没有皮的猴子。

我立即就想起了云顶天宫里的口中猴。

这东西也是从一个更加巨大的东西的嘴里出来的,和口中猴有点相似。刚才看到那张大嘴我就觉得有点熟悉。

不对,我看着它的动作,立即意识到这不是猴子,然后我的头皮瞬间极度发麻,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平脸!

这没有皮的东西是一只皮被扒掉的狗!它坐着的动作,就是平脸无疑。

接着我就看到了,没有皮的平脸,咧嘴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清晰的笑声。

平脸被那东西吃了么,这是怎么了,被吃了之后,脱皮之后成精么?都能笑了。

平脸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像是一只狗,而像是在逐渐变成人的状态,真的特别像一只猴子被扒皮。

我背脊发凉,从万世肉上下来,反出大白狗腿,对平脸说道:“别怕,我给你一个痛快,你马上就可以解脱了。”

没有皮的平脸,脸逐渐狰狞起来,狗是绝对做不出这种表情的,这已经不是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我把刀横在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念大悲咒,我内心的惊悚感瞬间平静下来,心中只有怜悯。

平脸朝我冲过来的瞬间,我全身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瞬间矮身贴着水面转身,直接单手箍住平脸的脖子,一下凌空把它卡住压进棺液里,同时大白狗插入它的脖子,直接卡进脖子的骨头里,用力一撬。

平脸拼命蹬腿,我死死的卡着,三十秒之后,平脸瘫软了下来。我松手刀直接一转,狗头直接分离。

唵悉殿都漫多啰跋陀耶娑婆诃,回你主人身边去吧,这不是你的错。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9: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五十七章 中毒

我把平脸的头丢入棺液之中,长出了一口气,平脸的眼珠慢慢的从白眼翻了回来,然后沉入了棺液底部。

我手上和胳肢窝里全是粘液,从平脸的伤口喷出来纯黑色的血,发出了一股我难以形容的恶臭。很快把棺液染成了奇怪的颜色。

我浑身没有一块地方,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全部都沾了不干净的东西,长叹一声,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平脸的血太臭了。

很快我就被臭的连眼睛都睁不开,整个空间充斥着极其浓郁的臭味,我努力让呼吸变得小口,但我发现那气味臭的让空气变得像固体一样,吸入肺里,感觉鼻毛都在被腐蚀。

我找了个角落蹲下来,还想死撑,就发现目光开始模糊,心说不对了,这气味估计有毒。我来不及再听一下外面的情况,直接一下歪头用肩膀顶住棺材盖子,把盖子抬起来。

盖子非常重,事实上一个人是不太能顶的开的,但我做过专门的训练,知道腰马合一的诀窍,我憋红了脸用力一顶,就把棺材盖子抬偏了一点,露出了一条缝隙。

我立即把鼻子探过去,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但棺材里实在太臭了,我发现我的皮肤都开始瘙痒起来,立即用力抬棺材盖,把盖子抬到我可以出去,然后快速单手贴着我的腮帮子举着手电,探头四周看了四眼。

咦,胖子,闷油瓶和巨尸都不在了。四周一边安静。

我顾不上太多,直接从棺材里出来,然后立即把棺材盖子再推合上。

那气味一下淡了下去,我身上的刺痒感觉立即开始减轻,果然是那气味有问题。

我闻了闻,虽然不痒了,但还是极臭。我完全就是一坨七八种腐败的东西的混合体。

背手握刀,我贴到棺材边上,就听四周,他们是不是打到其他地方去了,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手电扫了一圈,也什么都看不到。

我草,我心说,至于么。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了我们所在的棺材平台的地上上,有一条巨大的痕迹。
那东西之前是没有的,不知道是什么,在凌乱的脚印中直接拖出了一条蛇痕一样的灰尘印记。大概有油桶那么粗细。

那痕迹非常大,我想到闷油瓶一定要让我躲进棺材里,忽然起了一身冷汗。

这东西是比巨尸大上四倍以上的东西留下的痕迹,而且它是爬行到这里的,那是什么玩意?

不过我可以肯定,刚才在外面出大事了。不过就在我开始担心的瞬间,我就看到那蛇痕印子一边的地面上,有一个记号。

那是闷油瓶的记号,意思是:隐蔽好自己,慢慢跟过来。

边上还有一个记号,是一个鼻子,然后上面画了一个X。这个记号是胖子画的。

我看着松了口气,看着胖子的记号,我一下明白了,是味道,胖子让我把自己的味道遮住。

我闻了闻自己身上,心说现在鬼都闻不出我什么味了,本来还想找什么东西擦擦,现在也免了。

看样子闷油瓶把我关进去,不是要保护我,是我的味道会给他惹事。

我想了想,重新把棺材盖子打开,然后从里面捞了点狗血棺液出来,给自己的膝盖和肩膀上抹了一点。

那臭味之熏人,我的眼睛一下又睁不开了。

重新再盖上,我就把手电调到最暗,偷偷去看那巨大的蛇印。

我见过无数的蛇印,我看到那影子行进的方向,我就知道不是蛇,这是很像蛇的东西,但它的行动方式和蛇不一样,不知道是什么,如今猜也没有。闷油瓶和胖子的脚印,似乎也在跟着这东西走。他们似乎也在跟踪这个东西。

我跟着印子悄悄的跟过去,很快我就看到印子来到了那黑斑壁画的前面。

印子在壁画前面消失了。我楞了一下,低头看他们两个的脚印,发现他们两个的脚印也消失了。

我草。

有点意思,我心说。难道走进墙壁里去了。这不是个黑斑,是个黑洞?

我用手摸了一下,完全不可能进去,然后用余光看了一下,这一下什么都看不到了,黑斑里什么都没有。

地宫非常安静,我回头看了看,人影重重,什么都看不清楚。没有胖子说话,四周的阴冷扑面而来。

接着我的眼睛就痛了起来,发现看东西变得很模糊,接着我觉得嘴巴一股鲜味,我抹了一下,发现我开始流鼻血了。

血止不住,我用手不停的擦,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了我的指甲发黑。碰了一下,发现指甲似乎要掉下来的感觉。

中毒了。

我心中暗骂,立即回向棺材那儿,心说是尸毒,我一边走一边脱衣服,回到棺材边上我已经全裸,摔倒在地,立即去抹四周的灰尘,开始给自己搓泥。
 楼主| 发表于 2021-4-9 08: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8章 变种

我靠在棺材上,手电放在一边,照我的身体,开始用灰尘擦遍全身,这里没有水,只能用粉尘裹上自己的身体后搓泥搓掉。

这不是我自创的方法,在沙漠里我早用沙子洗过澡,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技巧。

身上黏糊糊的液体被搓掉之后,我开始感觉剧烈的恶心,我拿回我的裤子,从皮带的后面拿出一块锡纸包着的中药膏方,有点像阿胶的样子,硬嚼吃掉。

这是解尸毒的东西,里面有很多酒和糖。可以补充能量。我皮带里有六块。

这里很冷,脱光之后就觉得阴气刺骨,做完这些之后,我已经精疲力尽,心脏无法再支撑我快速动作,它跳的极其快。我只能靠着等,也不知道是等活,还是等死。

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过来是因为寒冷,我是哆嗦醒的,人已经歪倒在地上。

我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指甲根发黑,这些指甲已经死了,回去得全部拔掉,让它重新长。但现在还算好,没有直接掉下来。按了按心说还能用。

指甲对于人类来说十分重要,大部分手部动作都需要指甲。至少我现在不能没有指甲。

我活动了一下知道药起作用了,恶心头晕减轻了,鼻血流了一胸口,现在也停了。但我还是起不来,我只能躺着开始复盘刚才发生了什么?

平脸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时候被巨尸吞到肚子里的?

是平脸的血让我中毒的?它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变成了那个样子,而且血液里还全是恶臭的毒水。

我脑海里出现它在外面寻我们不得,顺着气味进入盗洞,进入之后就看到了巨尸像陶俑一样站立在黑暗中,它特别好奇,摇尾巴刚走过去就被一下咬住吞了。

或者它早就中邪了,进来就是为了被吞的。姜四望不是说狗猫进来就要杀掉,难道不杀它们都会中邪然后自己爬到尸体的嘴里?

然后呢?脱皮变成刚才那种造孽么?

我觉得这巨尸和平脸脱皮的状态,和云顶天宫特别相似,甚至有点像一种变种。但我没有证据,不敢下结论。

闷油瓶他们肯定没有打,他们肯定躲了,否则不会记号那么规整,看情况这里是来了大家伙,而且是冲着我的味道来的。

有记号让我汇合,我倒是不慌,现在只是担心衣服还能不能穿。

我躺着想这些问题,一直看着天花板,慢慢我就放空了,看着看着,我就看到头顶上的人脸佛像,它的头冠上,还有一个仙女,这个小仙女是个装饰,但眼睛是看向斜处的。

我一下翻起来,就顺着仙女的眼神,到了后面的壁画前。

立即用指甲扣了一下,我指甲就翻开了,疼的我直接头朝壁画撞。

只能拿边上被破出来的砖头碎片,去刮那个位置,很快出现了细小的文字。

只是一个简单的提示:此椁中尸为女,身份不明,生前应善舞。椁中多有舞蹈浮绘。运来时候死了多时了,党项人称呼为~彩骨冻。

刚才那巨尸那么大,不是从这个棺椁了出来的么?怎么又是舞女了?两米左右的舞女?

我心中奇怪,此时第一次看清了这一面壁画上的内容,我又愣了一下。

虽然上面有一个洞,但我就发现,这副壁画我能看懂。

这壁画上的内容有关风水,而且是特别深的风水内容。怎么会出现在非中原的地区?

壁画上画了五条黑色的东西,这东西现在认识的人少了,万幸爷爷的笔记里记载过。

我琢磨了一下,忽然醍醐灌顶,回头看这里的地宫,一下全部都明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9: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