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8 14: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0# black白夜


   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21-4-20 08: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章 归来

我和胖子都莫名其妙,变戏法这是?胖子就道:“先下手为强,我上去拉住他的脑袋,你就去砍。”



我刚想说等等,胖子已经一下把巨尸的头丢了过去,直接打在黑色的人脸上,然后他自己同时就扑了过去。



我想说的是你得先告诉我这东西的攻击方式是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跟上去,胖子一把就抱住了黑色的人脸压到铜钱上。我扑上去用了藏刀的斩法,就是把刀刃先摁在黑脸的脖子上,再用力压切。这样精准一点,可以避免挥舞误伤胖子。



此时我才能真正意义上看明白这东西的细节,这黑色的东西,我能肯定是一只粽子,它的眼睛反白,指甲非常长。应该是一具被处理过的外来民奴隶尸体,我甚至能看到它身上有很多缝在皮上的铜钱和带花纹铁制艺术品。



这是垫棺尸,就是一层一层叠在棺椁缝隙里的陪葬奴隶。这东西最终都会被棺椁和封土堆压碎,从来没有尸变得可能性。这里怎么尸变了,而且还有智慧的样子。



但我就发现我的刀压切遇到了硬物,感觉它的皮肤里还有铜钱镶嵌在里面,切不进去。接着那东西开始剧烈的颤抖,胖子用力的瞬间,我就感觉到它喉咙一鼓,接着从它嘴里开始剧烈呕吐。喷出的液体味道和平脸的血一摸一样。



那东西有毒,我立即喊胖子当心,胖子一下松手翻走背上被喷了一下,那黑色的人回身就用指甲撩我,我用刀架住大叫让胖子脱衣服,胖子回身用衣服蒙住它的脸,叫:“你用点力气!”



接着我就直接被它用指甲向上压我的刀,竟然把我整个人顶了起来,直接撞在棺材板上,一下我就五脏六腑移位,接着我的刀卡在它的指甲里,它一甩我只能脱手,直接又撞到棺材的另一边。



这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我心说,刚才看这玩意像个软体动物,但这力气根本就是蜗牛中的斯瓦辛格。



我摔在了巨尸的尸体上,立即爬起来,胖子就大叫:拿尸体把入口顶上!



手电在角落里,我们刚才能打全靠手电在棺材壁上的反光,我过去那起手电去照破口,就看到通道里一个一个的黑色的人都爬了出来,这些人就比这个更加明显是一种粽子,而且很多都有头发。头发上都是蒙古人的发髻头饰,我翻身拖过来巨尸的尸体,顶住洞口。



但尸体毕竟不是砖头,几乎是同时,在没有堵上的空隙里,就有手伸了进来,长到打卷的指甲因为没有骨头,反而像蛇一样。



那玩意几乎瞬间就抓向我的下档,我用后背顶着尸体挡住破口,一边夹紧双腿,心说一把年纪了还要玩这个。再用手电去看胖子,就看到胖子跪在那儿,双眼开始发白。



那黑色的人已经躲到了胖子身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胖子应该是败了。



但胖子的白眼还没有完全翻过来,他的眼皮狂抖,那黑色的粽子的脸,此时无法形容。看着都已经不像人。而它的一只手,开始向我的嘴巴伸过来。



那手可以伸展的非常长,就像一根触手一样。



我脑子转的飞快,怎么办,怎么办,忽然胖子身体的下面的铜钱就一松,他直接就陷入了下去。



接着我脚下的铜钱也松了,瞬间这里的一切全部像进入了漏斗一样,一下往下落下,下面似乎是一个垂直的暗道,暗门翻开整个棺材底全掉下去了。



完全来不反应,我挥舞了一下手整个已经腾空,但瞬间被人被人拽住了袖口,一下撞到边缘什么硬壁上。



闷油瓶!我心说,不对啊!胖子怎么办!



但我抬头看到的不是闷油瓶,手电直接落下去,它旋转的时候光斑甩过几次上面,我看到了拽着我的是那个黑色的粽子,这玩意反应够快的,瞬间就把挂到边上了。



这种反应速度事实上不太可能是粽子,我心里说,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越来越疑惑。



四周一边漆黑,但我已经知道这下面的暗道并不宽敞,应该是一口直井,我张开双脚可以踩住两边,我立即摸黑踩住,用力想挣脱。



在黑暗中,我就听到闷油瓶的声音,他一下出现在我身后,浑身滚烫,双手卡住我的腋下道:“跳!”



说完他一下把我用力往后拉,几乎就是那种用体重往下坠的情况,我松脚,两个人重量一下落下,我的袖口崩裂,直接往下坠落。



只往下落了两三秒,我就落地了,下面竟然是沙土,闷油瓶直接一推我,把我推出去两三米,一个狗啃泥。



我回身顾不过来吐沙子就立即打起我绑在腿上的冷烟火。



粉红色的光一下照亮了这个空间,我就看到那黑色的粽子也落了下来,但闷油瓶全身的纹身都出来,直接在粽子落地的瞬间就翻到了它的身后跃起反手一刀砍在了它脖子上。



那速度是闷油瓶的极限速度了,我几乎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完成的,连影子都看不到,粽子的皮下面肯定有铜钱或者甲片,所以这一刀炸起了巨大的金属交割声和火花。



那人头被砍断了一半,歪着看着我,我此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在那黑色的人的身上,有红色的纹身出现,和闷油瓶的位置很像,正缓缓爬动爬满全身。



纹身出现的图案非常奇怪,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或者说不是图案,而是一种随机的走向。
 楼主| 发表于 2021-4-21 08: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六十九章 故人

那场面非常惊人,但下一秒我就看到闷油瓶直接从它身后跃起,双膝卡上肩膀,同时凌空单手双指卡入断了一半的脖子伤口,接着整个人以手指为中心,利用体重直接旋转。

这一次他不是用以前经常的腰部发力,而是直接用惯性把自己甩到一边的墙壁上,打横踩墙他猛的一跃,整个人扯着伤口转了360度直接再回到肩膀上,然后用力一扯,这才把黑脸怪人的脖子扯断。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闷油瓶没有一丝犹豫,落地之后,我指着那纹身一样还在爬的皮肤刚想说话,闷油瓶就直接举着那个头,来到井下。

那头正在滴落黑色的类似血一样的物质,但如果是人早就喷射了,这颗头只是滴落,闷油瓶看了看上方,直接用那个头,在井的下方的铜钱和陪葬品堆上画了一个圈。然后把那颗头就放在圈的中间。

我走过去举起冷焰火,就看到井里已经爬满了那种黑色的怪人,但如今正在缓缓的向后退。

闷油瓶伸手进入下方的铜钱堆了,拨开直接把胖子扶了起来,胖子这一下摔的不清,不过那井口说实话有一点坡度,否则肯定死了。闷油瓶过给我胖子一只手,我顶起来就去探胖子的鼻息,胖子就有气无力道:“刚才在中段小哥先托了我一下,没事。”

我心中的石头落下,闷油瓶看了我一眼,直接就开始移动。我他一左一右扛着胖子,我熄灭冷焰火,挖出手电,就往这条井下通道的深处走。

这是一条石头隧道,没有任何浮雕壁画,有些地方可以站直了走,有些地方得低头走,我们一声不吭走了有半个小时,前后都非常安静了,才停了下来。我完全忘记刚才我们是往哪个方向走的了,而且我的腰就有点疼了,就停下示意闷油瓶先靠着石头墙壁休息。

闷油瓶看了看身后我们来的方向,这里的温度已经非常低,我都开始起鸡皮疙瘩,他对着黑暗看了很久,才点头。

我把胖子放下来,胖子完全翻了白眼,我摸了一下脖子,中毒了,立即给他吃我的皮带中药。然后把他拍醒,他迷迷糊糊,就对我道:“李哥,向你道歉,嫂子没说她结婚了,这花就当我当年没来参加婚礼的赔罪。”

“老王,老王。”我给他掐人中,把他人中都快掐鼻孔里了,他才完全清醒。

“我操,我刚做梦梦见李嫂子亲我,亲着亲着变成条黄鳝咬着我人中不放。太猎奇了,赶紧的你别吵我,我得继续睡一会儿把梦做完。”

“那李嫂子玩弄你感情呢你忘记了,她和李哥都快金婚了,和你说自己母胎solo,你也信。”我道。

“这那儿啊?”胖子看着四周的环境就警醒起来。

这时候我就发现边上的墙壁上,有一盏青铜灯,青铜灯上面还有一个通道,似乎是一个烟道。

我过去往上看了一眼,就示意到这就是我之前在草原上看到的石兽灯的下方。我们到了地下的部分了。

看了一眼闷油瓶,他正在看自己的手指,上有刚才的黑脸怪人的血。

“有什么眉目么?我刚才看到那东西身上有纹身一样的图案,和你身上的——”

闷油瓶摇头,没有回答我,但我觉得他已经有了一些推断。我没有追问,这已经是习惯了。

其实我还想继续休息一会儿,但大概三十秒之后,我们又开始出发,往黑暗中走,不久我们就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我们看到了台阶往上,一路上去,推开暗门上去,我就发现,三个人回到了刚才的宴会地宫里。

爬出来面面相觑,我们翻开的暗门面前正好就是沈芊珏她们跳舞的脚印处,我们三个人盖好暗门,发现暗门设置的极好,特别难以发现。

我和胖子坐下来,我们体力真的耗尽了,闷油瓶则抬头,看着远处石棺的方向。

胖子就道:“还记得那些涂口红的舞俑么?我知道这个地宫里,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有什么了不起,我也知道了,我心说,没有接他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21-4-22 13: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七十章 推理

随便推理一下,我们抛去一些细节不去过多追究,在棺材盖背面的漆画,画出了一张造型非常精巧的地图。

其中,通往天下第二陵的暗道,就在地图上清晰的标注了出来,在那个地方,有两个舞女俑,作为记号。

那两个舞女俑的动作,我记的很清楚。

沈芊珏她们在地宫中,用口红标记了所有的舞女或者舞男俑,这是巧合么?我认为不会,她们一定也知道这个信息,在找舞女俑。

她们找一个,就看一下脚下有没有暗道,如果没有,就做标记划掉。这些记号,就是这个用途。

那么,她们真的离开了这里,并没有继续前进么,是没有找到舞女俑,失败而回,还是说,另有隐情?那卫星电话另一头的她们,是真的在城市的公寓里,在几千公里之外和我交流么。还是说,完全有其他的隐情?

说起来,记号这种东西,真的是挺奇妙的,这种小小的刻痕,有时候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却可以精准的,向某一个人投放。

向那个懂得记号的人。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闷油瓶道:“那些我看不懂的记号,是留给谁的?”

闷油瓶还是看着棺材的方向,听我问,略略回头,没有回答。

我楞了一下,说道:“如果有张家人跟着我们,可以出来汇合,我知道这趟凶险异常,有这样的布置我可以接受。”

闷油瓶转头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道那这记号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我已经学会辨认了所有的张家记号。

闷油瓶拉上自己的拉链到领口,转刀用磨刀石磨了几下刀刃,横收入腰后,淡淡道:“这是给后世的族人留的记号,交代我的去向。”

我心里啊了一声,遗言符号?那我确实没学,因为我没什么信息想留给张家。

这是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无法回来么?

闷油瓶仍旧看向那边的黑暗,四周安静的要命,我忽然发现他的表情和之前不同了。

那不是恐惧,淡然仍旧存在,但他的目光中多了一种很难言说的东西。

我只在墨脱的那尊石像上,看到过这种眼神。

我刚想继续烦他几下,他已经来到了那两坨跳舞的脚印面前蹲了下来。

这两个脚印很蹊跷,但如果她们找遍了所有的舞女俑,应该找到入口了,为什么会在这里跳舞?这又是哪一出?

我觉得有一个很合理的推测,就是没有任何一个舞女俑下面有密道,但地图上有两个人在跳舞,所以,她们两个人,也进行了跳舞。

而小花也在另外一个地方,跳了舞。

跳舞显然是一个线索,按照一般情况,到了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得跳着看看了。

闷油瓶看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我说道:“要来我们三个人一起来。”心说你会砍鬼,你能跳舞么?

胖子在边上道:“不行,没有钢管我跳不了。”

闷油瓶就站起来,站到了沈芊珏的位置上,蹲了下来。

我楞了一下,来真的?就做出了一个拔萝卜的动作。

做完之后我非常惊讶,我现在还记得这个动作,我在幼儿园该多认真?
 楼主| 发表于 2021-4-24 08: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1章 推理2

闷油瓶蹲着看着我做了起始动作,我后来想起来,我当时是太累了,自控力已经下降,所以我以为我只是做了起始动作的时候其实已经在跳舞了。这个舞蹈里我个人认为的精髓是老爷爷拔萝卜拔不出来,搽汗的动作。我当时三岁画着胡子表演,应该是非常可爱的。所以我家里每到逢年过节,都让我表演,这个动作深深的刻在我的DNA里。



当然我清醒过来我就停了下来,咳嗽了一声,看他一点也没有想跳舞的样子,就道:“腰,腰疼,活动一下。”



胖子就站了起来,他看起来好多了,也活动了一下腰,来到我们身后:“所以说,你们的结论就是,那地图上的提示不是找舞女俑下面的暗道口,是自己做舞女俑。”



说完他忽然妖娆的扭了一下屁股,做了一个桑巴舞的起势,并且绕了三个圈。



接着他就去看自己脚下,没有任何变化,没有出现任何的暗道口。



“你们都他妈疯了,这绝对没有任何逻辑,地图上画的,入口就在舞女俑下面,重新再找一遍吧。”他道。



“没有任何人会突发奇想,在地宫里跳舞,这些脚印肯定有特殊的原因。非常关键。”我道。刚才我们找的非常仔细,肯定不在下面。



“我觉得不是,她们是尿急了,一边跺脚一边在包里翻湿巾纸。”



“那小花跳舞呢?”



“小花就不能尿急么,长的好看的都不上厕所?”



“你他妈尿急就唱戏。”我骂道。



这些脚印绝对是舞蹈形成的,小花的脚印觉得是有功底的,这两个脚印中有一个也绝对能跳舞,身体控制能力很强。



所以这舞蹈绝对是认真跳的。



小花有时候会开玩笑,但他的玩笑都是那种很有逻辑的,不是突发奇想。这不像开玩笑,而且我也没见过小花用唱戏有关的元素来说笑话。



我想着头痛,就发狠又跳了几下拔萝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重新坐下来,此时又冷又饿又累,已经到极限了。胖子就说干脆别着急了,先出去吧。回到地面上,我们修整一下再说。



我摇头,地面上的黑灯海,天黑之后更加吓人,地下的那些黑色的东西,天一黑就从地面之下出来,在黑夜里不知道做什么。反而在这个地宫里,相对来说,我们已经控制住局面了,那些黑色的东西应该都在上方的棺椁里,我们只要不惊动它们,可以相对苟一段时间。



本来觉得我们可以快速继续向前了,没有想到又卡住了,我甚至觉得,沈芊珏她们到了这里,看到了小花的脚步,后来可能也看到了壁画,两个线索推理,以为跳舞是关键。所以在地宫中跳舞看有没有机关启动。



如此说来,她们也一无所获,就回去了倒也合理。



我小心翼翼的往上走到小花的脚印这里,蹲下去仔细看,我忽然发现了一些问题。



这问题还真是只有我能发现,因为我在铺子里打扫卫生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人的赤脚脚印在砖石地板的灰层上。



铺子里王盟和胖子睡午觉脱鞋,起来上厕所,都喜欢光脚,然后重新躺回去睡,脚底板都是黑的,老蹭我毯子上。我三令五申好几次了,但我次次都能发现没改。



有时候没有抓现行,我就只能看地上的脚印,看是谁干的。



胖子的体重大,另一个轻,所以他们的脚印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主要看脚印灰尘四周的小痕迹。



我看着小花的脚印,我意识到他的体重很大,但小花很轻,所以,他在跳舞的时候,身上背着一个很重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21-4-25 08: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二章 为什么

我最近这个年纪,总是有一些不是那么吉利的直觉。



我坐到脚印的边上仔细再查看了我刚才认为的细节,我再次确定小花在走这些戏步的时候,体重非常的重,以至于他的每一个步伐溅起的灰会比平时更多。这样他的脚印边缘就会有一圈类似于飞溅的灰尘痕迹。



小花不善于负重,首先这肯定不是装备的重量,因为他习惯轻装,我直觉就觉得他背了一个人在身上,那么当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瞎子。



如果是他们搭档,小花还非得背着一个人做一件事情,那背上的人应该就是瞎子。问题是,瞎子为什么会在小花背上,这个方向的推理就有点不吉利了。



胖子拍了拍我:“虽然小花不善于负重,但也不是说不能负重,你先别担心。”



他知道我检测脚印的方法,大概知道我在干什么。



“小花如果不想小哥进到天下第二陵,那他必然不会留下有效线索给我们,我们这么在这里转圈下去,恐怕什么忙都帮不上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以他的脑子,他都不见得会留下痕迹给我们推理,所以有没有可能,这些脚印本身无关紧要。”



“如果无关紧要,小花就会留下么?他是这样的人么?”胖子问。



我噘嘴,是的,他如果留了痕迹下来,应该是来不及处理。



“你现在在找密道,但说实话,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章法可寻,所以,这些跳舞的脚印,很可能和密道没有关系。”



我歪嘴叹气,我确实把跳舞和密道天然混在一起思考了,这事线头太多,我习惯性把所有的线头往一个方向集合,因为我以往的经历,在一个地方发生的怪异的事情,总归是有所联系的。最终所有的细节都会形成一个整体,让你开始看到一个人,一个总设计师。



他的想法,从极度集中缜密的计划,最终变成了很多分散的细节。你进入一个陵墓,看到这些细节,其实就是和他斗争的开始。



这一次我已经数次以为我找到了规律,可以深入推理了,但每一次到了这个时候,总会又出现大量孤立的细节。让我之前的推理显得似乎有点问题。



“如果有关系呢?”我还不死心。



胖子道:“如果是你的推理,那有可能是体重的问题,小花的体重,在这里跳舞不够,需要更重的体重启动什么机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肯定是瞎子在下面,瞎子的负重更好。



但是回头想,这些猜测都毫无根据,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我就直接躺在台阶上,台阶幅度不大,可以直接躺下来抱住肩膀。



说实话,我开始走神了,我想了想,忽然翻起来,问闷油瓶:“为什么,以往我在古墓里的灵性都没了。”就算是我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我现在甚至无法推理,我的体感里,我只要一推理,我就本能的可以意识到,我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



只是逻辑相通,没有直接和体感,比我以往乱猜都让人焦虑。难道仅仅不了解背景文化,就能形成如此的困境么?



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闷油瓶,欲言又止,我忽然觉得不对。



你们两个还有什么秘密?



我看着胖子,做了一个看你还要演什么的表情。胖子就对我道:“天真,你从小你三叔教你,还有你爷爷笔记里的东西,都是训练你走向那个方向的,所以你在之前的古墓里你以为你是新人,其实你知道的比别人要多很多。你有没有想过,在你解决一切之前,你三叔,整个九门包括张家,付出l 多少年,多少人命?”



我看着他,他摸出一只烟来,点上:“当年你爷爷他们,刚开始接触到谜团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局面。这是咱们第一次裸奔遇到的一个新的谜团。”



“你是说,我之前是个富二代,现在重新创业了。”



“你是个谜二代。”胖子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会有一个统一的解释,我相信你也感觉到了,但咱们没发现关键线索。”



我看着胖子,对他做了一个我们特有的:你别装的手势。他也回了我一个。然后语重心长道:“天真,我们重头理一遍吧,肯定有关键信息漏了,而且是从一开始就漏了。”



我点头,我忽然就意识到我很焦躁,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最开始,是金万堂来找我们。
 楼主| 发表于 2021-4-26 07: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七十三章 龙脉吞尸

气氛很凝重,我捏着自己的眉心回忆,虽然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但记忆有点模糊,不知道是不是记忆力衰退了。

其实整个过程,我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里,我们认知这件事情是一次简单的营救任务,金万堂的目标很大很危险,闷油瓶认为这一次可能涉及到张家的禁区,于是我们前往救援。

第一个阶段的结束是在小树林里,那个地方,我们发现金万堂队伍里的很多人,已经死亡了。但他们死亡的方式非常奇怪,他们似乎是活着到达这片小树林,然后自己活埋自己而死。他们死后,尸体出现了异变。

这个异变非常奇怪,它们会围坐在一个所谓宴席的边上,用着它们从这个尸国宴里带出来的酒器餐具,然后,这个酒席的主人,似乎是一个陶俑。

也就是说,整个场面看上去,就像这些人死了之后,也被那个陶俑控制,继续进行宴会是一样的。

而且,这些尸体的肚子里,都吃了一种奇怪的石头:石公痣。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这块石头的作用,是可以吸收人肉的味道,因为人肉的味道很淡,这种石头可以吸收人肉的味道,然后将其浓缩。

由此我也知道了我的味道非常的香,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在那个小树林里,我也第一次看到了那种似乎脑袋边长鳍或者那就是另外两张脸的东西。这东西,只有我能看到。

在第一阶段里,我基本可以推论的是,这些尸体能动,陶俑能动,都是那种只有我能用余光看到的奇怪人影所为。

到此其实事情很简单了,就是这些看不见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姑且算作鬼魂——喜欢摆弄尸体和陶俑,把它们摆成宴会的样子。进一步推论,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这些尸体在活着的时候自己进入小树林活埋自己,是已经中邪了。

接下来的推论没有依据,但可以填补很大的空白,我们可以模拟一段发生的事情。

首先,我们在尸国宴的地宫里,没有看到那种用余光才能看到的怪物。

但是我们在殉马坑的夜晚,看到了它们在驱动那些似乎是马魂的东西,所以那种怪物应该是存在在草原上,特别是小树林到黑灯海之间的草原上。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想象。

老病他们,带着偷来的东西,从尸国宴出来,路过草原的时候,被草原上的怪物发现了。这些怪物直接控制了他们,让他们来到小树林里,然后让他们活埋自己——或者说,进入地下。

在它们被重新挖出来之后,那些怪物就把它们摆成了宴会的样子。

会不会是这样的。

那个小树林之下,有一条地下通道,是通回到尸国宴的地宫的,那些怪物在草原上游荡,只要发现了携带陪葬品的人,就会控制它们,让它们来到小树林,进入地下,把它们搬运回地宫,重新摆放成宴会的样子。

但是中间出了意外,在白天的时候,尸体被我们挖出来了,所以似乎是程序出错一样,它们还是把尸体摆成了宴会的样子。

如此说来,这种怪物智商并不高。

我摸着下巴,觉得我的推理有道理,但还有很多毛刺,因为进入到草原之后,我们还遇到了其他怪事。

这属于第二阶段,第二阶段的怪事,和之前的,又有不同。

胖子就道:“我补充一下,我们在草原上走的时候,你带着石公痣,这是不是我们多次中邪的原因。”

我点头,也许是,不仅是石公痣,还有那个陶俑的半张脸,这东西应该会被那些怪物识别出来。

胖子继续道:“第二个补充,在地下运送尸体的,应该不是那些余光怪物,而是那些黑色的人。你想,我们是跌落过地下的那条通道的,里面驱赶尸体的,是那些黑色的人。咱们落下去的时候太急,下面太黑,所以你觉得那些尸体在自己动,也许是这些黑色的人,在搬动它们。”

在草原上玩弄卫星电话的话,是不是也是它们,不得而知。是不是有什么力量控制了某个活人?在戏弄我们。

所以有两种怪物,一种是余光中的怪物,一种是地下黑色的人,它们一个负责地面,一个负责地下运输么?

这就是我最难受的地方,因为这两种怪物,我觉得没有一种是有解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地下的那东西真的是粽子么,地上的东西是鬼魂,那是一尸两吃?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忽然打了个哆嗦。

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

一尸两吃是个玩笑。

但有没有可能,这余光看到的东西,和地下的黑色的人,其实不是两种怪物,它们是一个东西?

在不同的地方,它们呈现两种状态。

就好像,西游记里,鬼魂是看不见的,但到了地府就能看的清楚。

虽然仍旧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一下就出现了久违的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那么,它们运送尸体回去,是为了保护陪葬品么?

不是,我揉了揉脸,把结论说了出来:“胖子,这个天下第二陵是个幌子,所有来盗窃的盗墓贼,最后都会被杀,然后被这些东西,通过地下通道运回去,但是你看到尸体了么,没有,我们在这里没有看到尸体,那些尸体去哪里了?”

“去哪里了?”胖子问我。

我道:“去喂那条引过来的龙脉了,就是五山龙神,以尸养龙脉。这里就是一个引盗墓贼过来,然后饲喂龙脉的大局。”

“外面不是有些烧焦的么?”

“那些是懂行的人,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尸体喂龙脉,就烧了自己。”我道。

胖子看着我:“你认真的?”

“嗯。”

“和你说个bug,你看看你能圆的回来么。”胖子吐了口口水,“如果尸体运回来了,那过堂风的尸体,为什么能被金万堂挖出来,是忘记送餐了?”

我想了想, 就想起最早的一个疑点。

我觉得,金万堂是在胡扯,但我觉得他不是能设这种局的人,所以,我觉得这主意不是他出的。

还有一个人,他设计了这个故事,利用金万堂,引那么多人进来草原,来喂这条龙脉,是为了什么?

这条龙脉如果成熟,会发生什么?

我看向闷油瓶,他一动不动,我浑身发冷,小花不让闷油瓶进天下第二陵,这里是张家的禁区,那么如果闷油瓶死在里面了,喂进这条龙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是利用这个局,专门来杀张家人,还是说,张家人大补,一进去,龙脉会发生变化?

还有,到底是谁在干这件事情?我的推理对么?
 楼主| 发表于 2021-4-28 07: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七十四章 入口

我思索的时候,闷油瓶手指敲了两下手电,让我过去。我看了他一眼,就发现他肯定有线索了。

“你找到窍门了?”我走过去问闷油瓶,他点头,我问道:“怎么弄?”

闷油瓶用手电照了照边上一个舞女俑的脚,我看到那个脚是一个舞蹈的动作,他又指了指另外一个舞女俑。

这些舞女俑上都有沈芊珏的编号,等我跟着手电光看到第七个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些舞女俑的舞蹈脚步动作是连续的。

这是一种舞蹈。

我尝试模仿这些舞女的脚步动作,我发现舞女俑的动作非常精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舞,但起码有两三种民族舞的融合。

闷油瓶用手指敲了几下地板,他敲的非常用力,然后让我去听,我趴下去,一开始什么都听不到,一直凝神到快入定的状态,才听到他每敲一次,下面有滚珠的声音。

极其轻微,就像指甲轻轻弹了一下。但很绵长。

“十八桥莲花架。”他对我道。

我摸了摸脸,这个我听行内的老人提过,是一种极度灵敏的机括,这东西只要所在的石板或者暗门稍微有所震动,就会开始旋转。然后你可以通过敲击的方式,让上面的金珠掉落,每敲击一次,金珠掉落一颗。

但因为整个莲花架一直在转动,所以它掉落的金珠,位置不一样。所以你敲击的节奏要十分准确。

只要所有的十八颗金珠,按照正确的节奏在不同的位置落下,就可以启动下方的机括。连动机关配重,打开暗门或者释放陷阱。

如果你的节奏是错误的,莲花架慢慢停止旋转之后,会有金珠从上方机括补充进来。机括还能继续使用。

这种东西本质上是民间把戏,就是用来变魔术的机关,还有就是木匠进皇宫考试时候的考题。极少用在真正的工程里。关键原因是,这东西一定要用金珠,够重而且足够耐腐蚀。

这个机关十分灵敏,逻辑上在这个地宫的任何地方跳舞,都可以启动机括。

我看了看舞女,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沈芊珏她们失败,小花他成功了,小花对于舞蹈是有研究的,这里的舞女俑的顺序非常混乱,但小花唱戏,他知道一个动作和下一个动作的逻辑,以及背后隐含的古时候的用意。所以他知道这些舞女俑动作的正确顺序。

但沈芊珏她们不知道,所以她们按照自己的理解,给所有的舞女俑编了号,这里且不说有一些俑被老病带走了,就是她们的顺序,也未必是正确的。

她那个搭档因为身体能力强悍,所以即使是错误的舞步,她也能强行跳出来。而沈芊珏自己就因为逻辑错误,很多动作做不出来,导致舞步非常潦草。

小花为了确定节奏,落步非常用力,所以才有背了一个人的假象吧。希望如此。

十八桥莲花架最多只能18个金球,所以舞蹈动作只要十八个就可以了,但比起沈芊珏,我的舞蹈能力恐怕更加阴间水平。我揉了揉脸,就对胖子道:“胖子你对民族舞有没有研究,我看你平时刷手机老看跳舞。”

胖子躺在地上,咧着嘴巴,百无聊赖道:“别整了,出去拿上装备,咱们开炸吧,咱们三个懂个屁的跳舞。”

话音未落,闷油瓶收起看舞女俑的手电,照着地面,忽然快速的用手指敲了地面十八下。

那节奏感一听就是有音律的,像打鼓一样。他十分用力,如果打我身上我估计会吐血。

忽听到一连串哐啷的声音,从脚下传了过来,似乎有机括推动。声音响了有一分钟,开始往我们前方楼梯十几米的地方延伸,接着就看到那儿地面台阶一下翻了下去,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入口。

这样也可以?我看着闷油瓶,他没有看我。

我们上去,闷油瓶用手电照着,我们就看到一条黑色石头做成的楼梯,一直通往地下。

胖子都没有站起来,只是在边上,脸上有一点绝望,以往他都是第一时间跳起来来看的,但现在显然真的累着了。

那黑色石头的楼梯,做工考究平整,和外面的石板很不同,我心中暗叹,天下第二陵的入口,终于出现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4-29 09: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五章 天下第二陵口

在入口犹豫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胖子就站了起来。

他体力透支,走路都有点变形,起来之后狠狠的打了自己三个巴掌,然后来到我们身后,拍了一下我:“走,去救人。”

那三个巴掌拍的特别重,我知道他已经非常非常累了,其实我的体力基本上也是靠意志力支撑着,要不是刚才又琢磨推理这点时间回血,我和胖子应该脚都抬不起来。

我跟着胖子往里走,闷油瓶很快越过我们,来到了最前面。胖子哆哆嗦嗦的又点起一根烟,抽进去已经没体力吐,开始咳嗽。

在进入入口的有那么一分钟时间,我想是不是让闷油瓶先别进去,我担心我们贸然进去,对他不利。但我没有再矫情,或者说,我没有任何力气再矫情了。我知道他不会让我们两个去探路,我也知道我们两个累死也会跟进去。

这条通道非常的长,我们默默的往里走,很快,通道变宽变高,一道巨大的白色石门出现在我们面前,石料雪白,和通道的黑色色差鲜明。

石门用整块石头雕刻飞檐,上面有蒙古的图案,但形制是汉制的,这道石门非常巨大,大概有六层楼那么高。在石门的顶上,有一块牌匾,上面是古蒙古字,看不懂是什么。

石门已经打开了,地上有很多凌乱的脚印,不止是小花他们,我估计有好几队人进去了。手电照进石门里,里面就是甬道了,一路继续向下,非常宽大,能看到甬道的两边,放置着外面一样的各种陶俑,但这里都是武士俑,全部都怒目低头,十分威严。

但最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还是门两边的那尊金刚雕塑。那是两尊三面金刚,但我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之前攻击我们的巨尸。

这里是木头雕的,木头保存的竟然还可以,虽然褪色了,但还能看到色块和色块的区分。分立在门的两边,都有三层楼那么高,是用整根的巨木雕刻而成。最诡异的是,我还能看到在金刚的嘴巴里,还有一张脸,阴恻恻的看着而我们。

胖子用手电照着那雕像,脸色很难看,对我道:“天真,你不觉得和云顶天宫里的人面鸟特别像么?”

我点头,其实它把平脸吐进棺材的时候,平脸是没有皮的,这就更像那些口中猴了,没有皮的猴子需要生活在鸟的口腔里才能不感染,当时分析过,鸟的口水可能是一种强抗菌剂,这是一种严苛的共生系统。

姜四望不知道是人是鬼,他不让猫狗进入这里,是不是这种尸体会吞食猫狗让其变成自己嘴巴里的傀儡?

“但我觉得这巨尸比云顶天宫的要邪门。”我道,看着那金刚雕像:“或者说,更加的原始。”

我只能说一种直觉,没有现实依据:云顶天宫里的东西,其审美虽然也有邪祟感,但还是感觉是青铜文明时期的东西,体系完整,但这巨尸刚才的服饰,状态,有一种强烈的部落时期的感觉。

我觉得巨尸的状态更加原始,三皇五帝时期的感觉,巫术感很重。

但这只是感觉,也不好意思多讨论,就打算进入这个巨门,后面的甬道看上去已经像神道了,天下第二陵应该就在这条神道的尽头了。

我们三个人进去,里面的甬道大概进去三百多米,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圆形墓室。在墓室的中间,摆着一块巨大的照壁,挡住了后面的出口。照壁上面,是砖雕的浮雕。

那浮雕非常精美,我用手电照着,发现那是一副藏传佛教主题的浮雕群像作品。上面中间是一个佛体系的神像,边上是无数的护法金刚和各种人物。

人物非常密集,多到无法想象,但我和闷油瓶还有胖子,因为特殊原因,都很熟悉藏传佛教。我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神像是杜撰的。它不是任何一个存在的佛或者神,这是一个自己拼凑出来的角色。而且它的脸很像外面的佛像,我觉得这就是墓主人。

藏传佛教题材神佛非常多且复杂,一般不知道窍门的人是没法认全的。但我碰巧知道窍门。

而且看着这幅浮雕,我就看到上面神像的随从中,有非常多的黑色的人像,我摸着下巴就陷入沉思。

一路过来,一直觉得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十分混乱,但看到这幅浮雕,我忽然意识到其实这里并不混乱,这张浮雕其实就是答案。

这个古墓设计者的设计思路终于出现了:它在模拟墓主人成佛之后的状态。
 楼主| 发表于 2021-4-30 09: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六章 宝藏神

我往后推了几步,拧松手电筒让光圈变大,把整块照壁上的浮雕都照了出来。

在西藏的各种神佛造像中,唐卡造型最为经典,而唐卡的创作内容都来源于严格的宗教典籍。这些对于神佛的记录,是非常精细的,这些神和佛有一些完全来自于尼泊尔和印度的宗教,有一些是西藏本土的山神,还有大量的神,来自于我们都很陌生的一种文化。

苯教。

这种文化起源于石器时代,原始苯教中流传了大量的杀生祭祀的仪轨,对于人骨,血肉秘法的使用,影响非常深远。

这里就不深入介绍苯教,只需要知道它在石器时代就开始产生,在这里象雄古国发展的同时,有无数的分支在藏地演化,在新苯教出现之前,原始苯教裹挟着原始部落的各种杀生祭祀的习俗,崇拜着无数的古神,这些古神种类之多,体系之复杂,产生了天、地、日、月、星宿、雷电、冰雹、山川、土石、草木、禽兽等全方位的泛神崇拜。因为原始带有极强的巫术色彩,所以苯教有着极度神秘的仪轨和秘术。在西藏的很多山洞和岩壁上,还能看到最原始的苯教壁画。苯教典籍叫做《十万龙经》,十分厉害。

到了后来这些古神和各种宗教混合,很多都出现在了唐卡图案和壁画上,但苯教神不是孤神,他们每一个主神都带有巨大的伴神体系,包括明妃,护法,仆从,都是几万几千众的。

如果要讲明白其中的逻辑,估计还需要三万字,所以就此打住。单论这幅浮雕。

首先这个神佛我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神造像还是佛造像,反正到了后面时代都神佛一体,但这个是虚构的。墓主人把自己的脸造到了主神的脸上,应该是象征自己已经成神。

但他的主神设计,就非常让人寻味,很多藏族神佛,骑着狮子,大象,骑着夜叉,我见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骑着女尸,为阎王骑尸。

但这个神,脸上是忿怒的丑身相,三张脸,脚下骑着一只黑色的麒麟。

其实不是骑,而是征服踩踏的样子。这和踩夜叉是一样的逻辑,主神有踩踏征服和骑两种姿态,这里肯定是征服。

从细节造型来看,这些细节来自于西藏的宝藏神(不用理解)。宝藏神骑的是狮子,这里变成了麒麟。

在主神的边上,还有一个很明确的特征可以证明我的推测,是有八个人在牧马,那八个人都是三面怪脸,这也是宝藏神的特征,这是有名的八大马主的演变,是主神的八个伴神。

而在麒麟之下,浮雕的图案是很多尸体在吃人肉,整个场景是一个巨大的人肉宴会,能看到有三具白骨坐在三个方位,这些白骨的耳边有鳍,看着整个宴会。

这原型是藏传墓葬神“尸陀林主”,虽然形象可怕但是一个大吉神,但是这里从两位变成了三位而且显然在这张浮雕里,做了邪神的处理。藏传把天葬墓地称为尸国,尸城,尸林。

所以这尸体密集的地方是“修法之地”,在浮雕上指代这个主神生活的地方。

所以,刚才我们所在的尸国宴,在道教体系里什么都不是,但是在这里却暗指一种原始的“尸林”概念,为神的栖息地和凡人参破死亡不净肉身的地方。古人为了能够理解人的身体也不过是物质本事,会以吃人肉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到达本质。

而在这些伴神的后面,还有无数的黑色的仆人,这种黑色的人造型,其实在藏传壁画中非常常见,为神主的仆人,通常记录有两万到三万人。

我看着胖子,胖子也看着我,在苯教古籍和这里复杂的宗教档案中,所有的神都有这样的详细记录以记录其整个体系的配置,初看的时候,我都觉得是古人随口估的。因为很多大神的仆从有十亿人,那基本上我就觉得是一个口嗨了。

但对于信徒来说,这些数字却不能有失。这个虚构的神,继承了这种风格。

而最可怕的是,这不仅仅是壁画浮雕上的象征,我相信这个陵墓的设计者,把这个浮雕上的表征,在现实中都设计了出来。

三面的尸体,竟然和耳朵有鳍的影子,是两种东西,我真是没有想到。

不过此时,心中的混乱变得非常清明,我不由打了一个哈欠,对胖子说道:“你知道接下来的过程中,有一样东西绝对不会少,你知道是啥么?”

是啥?

“尸体。”我道:“这是原始苯教崇拜,尸体是所有秘法的原材料,接下来我们会看到无数的尸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6: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