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 08: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七章 浩如烟海

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系统可以让我们了解苯教和后来很多外来宗教结合之后形成的文化体系。每一个地区,每一个时期,每一个关键的宗教人物,都难以将其标准化。特别是有快8000年历史的原始苯教。



这是原始,信仰和文化终极碰撞。这个文化体系浩如烟海,无法求证。



我拿出手机,手机已经快没有电了,但是我摇动我的手电z字手柄可以发电,同时可以给手机充电。然后我拍了一张浮雕的照片。



我特别感谢这块浮雕让我释然,我意思到无论是设计者还是墓主人,都没有想藏着掖着,确实我们来到了完全不可深究的领域。



绕过影壁,我们继续往前,两边都是陶俑,而墙壁上也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小神龛,数量很多,里面都是人的白骨,最惊人的是,这些东西上都有衣服残片,上面都写满了古蒙语。



仔细看,就能看到这些尸体,很多都不一般,而且各民族的都有。有很多,我一眼就能认的出来,都是腐化成白骨的粽子。还有一些干脆就是粽子,进入不化状态被硬卡在神龛里。还有一些甚至就不是人,只是长的像人,不知道是什么。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吃下来的残渣还是用来祭祀的材料?”胖子问道:“这是不是就是古代的人肉生鲜超市?”



我摇头,用手电往前照去,根本看不到头,这里面的尸体估计要上万具,每一具身上都有大量的文字,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很明显,这种状态很像博物馆,这墙壁上陶俑白骨每一个都有名字和来历,甚至还有过往,大小排列,都有等级。



我猜测这些都是从各地挖来的尸体,从服装来看,因为尸体都有非人的特征,所以都被封了神,作为伴神来保护这里的神主。凑齐上万具,真的非常不容易。所以我在其中有看到明显是狒狒的骨头,用来凑数的。



看样子有人在帮墓主人完全实现苯教古神的伴神体系。说白了就是,有人给自己画了一张自己成佛的样子,然后现实中人开始用各种技术来实现这张画。



胖子就问我道:“浮雕上哪些黑人啊,伴神啊,咱们都见过,这是不是说明苯教的神明都是现实存在的么?你说里面有五土龙神,这苯教和咱们的古神风水还有关系么?”



当然是有关系的,苯教最重要的一本经之一就叫十万龙经,我们生活在一片大陆上,祖先最早的崇拜其实都是相关的,无论是道家还是苯教,整个体系几乎都来自于昆仑山下,那是我们的祖龙。



都说龙是一种生物,十二生肖里只有龙是现实中没有的,但我爷爷说过,龙确实存在,而且也是有某种生命气息的,但我们能看到的,其实就是地脉中的那一条黑带。



只是这种关系已经无法求证了。



而我们一路过来看到的那些奇怪黑人,三脸巨尸,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这里收集了那么多邪尸,应该是一脉相通,感觉也是为了应这个虚构的神主而用各种粽子强行做的。说实话和浮雕上相比,这些东西只是形似,不是神似。



“那这个古神呢?也存在么?等下会不会像前几次一样,直接就出来了。”



我叹气,我不知道,不要去推测原始苯教体系会用什么方式实现这些。我们的想象力绝对不够。



原始宗教更加靠近宗教的本质,但那是石器时代开始的本质,我无法推测当时人的想法,所以我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



但那麒麟——



我看了一眼闷油瓶,他在我们前方停了下来,我们看到在甬道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陶俑挡住了去路,这个陶俑一看就是阎王的面相。但我们走过去,就看到那陶俑外面套着人皮,上面纹着一只麒麟。



这个伴神不是普通的伴神,因为体积更大,而且摆在甬道的中间,看起来是个干部,似乎是阎罗的身份。



这是张家人的皮,毫无疑问。



张家人在这种领域仍旧奇货可居。



闷油瓶来到了这个陶俑的身后,我看到这陶俑身上,有一把黑刀。他把黑刀拿过来,拔出来看了看,是一把黑色的藏刀,他把自己的破刀放下,把藏刀卡入自己的后腰。



我明显发现他有一些安心了,他摸了一下人皮,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或者只是氧化,就看到皮上的麒麟纹身开始褪去。
 楼主| 发表于 2021-5-2 08: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八章 长脸千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味,感觉是一种特殊的咸味,胖子说这儿有点像风干火腿的地窖,我不知道处理尸体的时候,古人有没有用盐,只觉得有一丝生理不适。



三个人都已经适应了手电光的光线,只是这里特别安静,我们走路的时候所有衣服摩擦的声音和脚步声都会产生微弱的回声,有点空灵。



继续往前,这一路走了有两个多公里,过程触目惊心。我们后面发现很多壁龛都是空的,胖子说里面的粽子没化成,从壁龛里爬了出来,估计都还在这里活动,等下就会碰到。



我这一路则见识到了这里尸体的多样性,真的无法想象地下埋的东西,会有那么多种类。人觉得尸体葬入地下之后就进入了终点,所有的变化都停止了,但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我给这条甬道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尸神道,按照原始排神的方式这些奇怪的尸体都已经是神灵,受墓主的管辖。



不知不觉,我们到了尸神道的尽头,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更加巨大的墓门。胖子就纳闷,这么没有他预见的粽子出来,我说可能那些神龛里的尸体已经变成灰尘了。这些尸体都是从全世界各地挖来的怪尸,年代很不统一,也许有些搬进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粉化,到了这里湿度温度一变,两三年就完全消失了。



我们之前看到的墓门,是陵墓的进口大门,这一个大门,则应该就是墓室的大门,后面是墓室么?我以为天下第二陵会有陵体——也就是很多层建筑,如果后面就进入墓室了,那规模比我想的小的多。



我觉得不会,绝对不会比之前的尸国宴规模小。这墓门有大概二十多米高,也就是七层楼那么高,其实只有中间部分是门,其他都是门的雕刻,你可以理解只有中间六七米高的门是可以打开的,其他都是雕刻的石板,但整体看上去,是一个大门。



这道大门上也全是壁龛,这里面的尸体穿着非常华丽,上面全是金饰碧玺宝石,一看就身份非常特别。我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都是女尸,这些尸体都是正常的尸体,应该是陪葬的妃子。



之所以是扫了一眼,是因为在门上有一个很大的壁龛,里面的东西太抢眼了。



在那个壁龛里,有一具起码三米高的人骨,盘坐在壁龛中,穿着五颜六色的铠甲,虽然氧化暗淡还有很多的类似蜘蛛网的东西盘绕在上面,但一看就特别考究。这具人骨头颅很长,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而且多手犹如蜘蛛一样。



在它身上还装饰了很多骷髅,如果看过印度体系神的资料,就大概能知道这是什么样繁复审美的尸像。胖子就在边上有气无力道:“天真,胖爷我没看错吧,这是不是万奴王啊?”



我摇头,这东西和万奴王很像,但有所差别,我用手电去照,说实话我能感觉到这骨骼已经化石化了,这具多手尸年代极其久远,久到我无法想象。



要说这东西和万奴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相信,但它肯定不是我们见过的那种东西,我觉得这千手尸比万奴王更加原始。而这具长脸千手尸在墓室前面坐镇,似乎比张家人的等级更高。



整个门有一种毫无规则的原始崇拜的狂野。



我看了一眼胖子,平日里他看到宝石黄金肯定就星星眼了,什么病痛都忘了,但这一次他竟然挺正经,我看他的脸发现他极其疲倦,整张脸都垮了。



“你确定不是?”他鼻涕都流了出来,似乎自己感觉不到。



“你怎么了?”



他看着我看着我,说道:“天真,我什么都看不清了,这儿的时间肯定又不对了,我觉得太累了。我在这里感觉快三天没睡了。”



我看了看我的指甲,有这个可能,指甲都竟然有好转,闷油瓶已经跳到门的中央,他摸了一遍长脸骨,最后用奇长的手指伸入它的嘴里,摸索了一会儿,一下手腕用力,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长脸千手尸的骨骼往下一沉,沉入了门板里,接着,中间的真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个入口。



就在同时,胖子一下就倒在地上,我手快拉了一把,把他拉住,发现胖子已经困的无法再有任何的行动了,我按着他人中,他喃喃道:“救人。”



我继续按着他,拍了他几下,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并立即开始打呼。我把他拖到一边靠到墙壁上,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闷油瓶没有进去真门,他跳了回来。



“这里面不得了。”我道,我的感觉是这里的东西,似乎都和云顶有一些关系,而且比云顶更古老更原始。我甚至感觉这里面可能我们能发现云顶那些怪物的起源。但我不能让胖子自己在这里睡,再想知道我也得停下来照顾他:“我知道你着急,你先进去看看,我在这里照顾他。”我道。



他看着我:“不用,我陪你们。”



他表情中没有一丝急切,这让我非常心安。



我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也靠到墙壁上,我们三个人靠成一排,我递了干粮给他,他递水给我。

我们没有多说什么,我裹紧衣服靠紧胖子,他戴上连帽。



“你也该睡会了。”我对他道。“这一次我来熬一会儿。”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警戒,长生不老也不能这么熬下去。



不知道为甚么,有可能是我之前中毒昏迷的时候其实睡了很久,我的精神还可以。



他没有客气,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他沉睡的呼吸。



我看向已经打开的那个门,里面黑洞洞的,我本来以为天下第二陵是一个制式严谨,混合各文明工匠能力的巨大建筑群,但如今看来,这是一个我无法理解的,非常原始的陵墓。



我盯着那个门洞看着,慢慢的就有点走神,我忽然很想抽烟,但我身上没有,恍惚中,我就看到姜四望出现在我面前,就那么笔挺的站着,奇怪的是,他的这一次没有下半身,他下半身是一条奇怪的肠子一样的东西,好像蛇一样支撑着他。
 楼主| 发表于 2021-5-4 08: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七十九章 黑池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他慢慢的凑向我,我那个时候肯定是陷入了开车秒睡的那种状态,所以竟然没有立即预警。

他动的很慢,慢慢的一边指着自己的肠子,一边向我靠近,我都觉得自己闻到了肠子的腥味,此时内心有一个极其微弱的理智在大喊:别睡!

一下我就惊醒过来,直接看着面前,眼前的姜四望就不见了。

和开车秒睡一样,我首先涌起了巨大的后怕,但我没有完全清醒,用手电四处看了看,没有姜四望,这里和刚才一样只是一个墓门前的空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身上起了一身的虚汗。

是梦么?

我看了看手表(其实手表显示的很正常,我们的时间应该没有跳跃,胖子是真的累了),我刚才几乎只有几十秒的瞌睡,抹了一把脸,再看四周。

这时候我仍旧和现实隔着一层呢,我仍旧有一种刚睡醒的不真实,但不停的心理暗示让我清醒过来,确实什么都没有。

我不敢怠慢,我觉得在这个地方我得迷信一下,我问自己这是不是一种感应:姜四望是不是在提示我什么,他指着自己的肠子,这是什么意思?

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肠子,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故事。

这一个秒睡让我更精神了,我站起来想到底在那里看到过这个符号象征,但到了这个年纪,就会出现越是觉得自己知道越想不起来的情况,我就在那儿一直琢磨,一会儿坐,一会儿俯卧撑,一会儿躺平,但就是想不起来。而他们两个睡的非常香,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无聊的时候我就看门,说实话,我的很观察习惯是来自于我对于门里的恐惧,我很担心里面有东西出来,但我看了十几下,门里很洞洞的没有东西出来。

所以我越看越不上心,一直到最后那次,门洞里还是没有东西,但我看了一眼之后忽然觉得不对。我转头仔细去看,门洞里确实没有东西,但我猛的发现这个门洞和刚才看不一样了。

我找不出哪里不一样,直觉感受,好像那门里的黑暗,变得更加深了,因为它在高处,我手电没法直接照进去。我想了想,就踩着假门上的壁龛,开始往上爬。

很快我也爬到了刚才闷油瓶的位置,探身到门洞里,我就把手电举着往里照去。因为那黑暗很奇怪。
从门洞里吹出来一股奇怪的风,非常微弱,犹如呼吸,气味很闷有一种内脏腐烂的咳嗽味。这里面非常黑,黑的很不寻常。我爬上去,在洞口蹲下,摸了摸甬道壁,我发现上面的黑色是从石头里浸透出来的,这种石头可能经过特殊处理。

这种黑色好像可以吸收光线,让手电光没法照的和原来一样远。但说实话,刚才看的时候,我觉得门洞里不是这样的。我摸着黑色的石头,我就发现这种黑色就是黑斑的黑色。

是刚才那种黑斑从石头里面透出来么?

我看着门洞的深处,这又是一条很深的甬道,但最深处黑的一片混沌。

我盯着那混沌仔细看,希望能看出一点线索来,但什么细节都没有,尽头如宇宙的虚空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看着,忽然我就很想进去。

这种欲望非常强烈,一下从我内心涌了出来,我几乎立即就往前爬了几步,但我立即扶住边上的甬道壁不让自己动。

我的理性知道糟糕了,我想把脸转过来,不看前面,此时我就发现我没法转动脖子和眼珠了,那虚空犹如有巨大的吸力一样,我的意识开始涣散。

大概有那么两三秒钟,我意识到刚才我秒睡的情况,应该不是我自己懈怠,是因为这个洞的问题。因为我如今也是一样的情况,但这个理性只支撑了我两三秒,我就开始没有自主意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完全没有任何的记忆,只觉得的眼前的黑暗竟然无尽的深沉,同时又如同一个万花筒一样。

等我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走了多远,是极度的寒冷让我醒了过来,我就发现我来到了一个极黑的空间里,四面都是看不到边的黑暗,但我的面前是三块巨大的石碑。

中间那块石碑上,是古蒙文,但是左边的石碑上,是汉文。我照过去,那是非常巨大的几个汉字:尸龙移山黑池天。

这应该就是这里葬的人,自己给自己取的神名了。

手电照我的脚下,脚指头都麻了,我摸了一把,我发现我的脚下全是冰。

手电往四周去照,我发现没有任何的回光,这个空间极大。

我往回照,没有脚印,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我哈了口气,全是白气。看了看手表,心都凉了,我已经走了快三个小时了,他们醒了该疯了。我想立即往回,但想了想,回去很可能迷路,我又犹豫了,回头看向面前的三块石碑。

我拿出照明弹,直接打出了一颗。

照明弹射上天空,照亮了四周,这个光太强了,还是照出了轮廓,我就发现这里是一条岩洞大厅,起码是一个体育场大小,三块石碑之后,是无数的石头房子,非常原始,但全部都修建成了寺庙的样子,这些房子在洞璧上都几乎是爬满,密密麻麻,这些石头房子中间包围着一个巨大的石头建筑,有点像石头的寺庙,但没有门窗。

那真是一座石头山,这个场景大概有尸国宴的十倍大,是人力无法修建的建筑,所以选在了天然洞窟内。但最让人震惊的,是在整个陵墓的后面,是一块巨大的山壁。

在那个山壁上,有一个巨大的黑斑,犹如远古的某种病毒一样,已经感染了几百米高的洞穴壁,它的触角犹如生物一样四处延伸,在洞璧上形成了一条一条的斑痕。

黑太阳。这是黑色的太阳。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里就是壁画上画的黑池,这一条是龙脉么?好家伙,这个天下第二陵,直接修建在龙脉里面。这是要喝纯汤啊。
 楼主| 发表于 2021-5-5 08: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章 我是特殊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原始的陵墓,但制作工艺有着极高的文明,可以看的出是故意修成这样的。

这每一座石头房子里,一定都有一具特殊的尸体,作为一个神龛,而中间那个巨大的石头寺庙一样的建筑,里面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所在。

苯教中有着明确的尸体成神的说法,道教中也有类似的概念,这些概念可以肯定都来自于这片土地上最早的原始宗教。说实话,我虽然非常惊讶,这里全然是一个原始苯教的遗迹,但我也能理解原始苯教的魅力。

所有的原始宗教都十分直接,它们全部都指向一种具体的力量。指向具体的神。当年古人带着石器在这里刚刚开始构建文明的时候,它们探索所有的高山和深渊,那个时候它们看到了神奇的现象,全部都成为了原始宗教中的古神崇拜。

即使是现在,我看到如此巨大的一个黑斑,而且我知道它是从岩层中生长而来,犹如有生命的矿脉一样。我真的很想知道当年最早时期的人如何将其命名为龙。如何知道这些黑色的脉带都是相连,并且通往万山之祖。

而龙脉的尽头是什么呢?

我穿的很少,此时已经冻的浑身发抖,此时我又只能看到面前的三块石碑,文字实在看不懂。

哈了几口热气,我转头,思索我是怎么到这里的,低头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脚下的冰块中,也有一条黑色的脉带,我顺着脉带照了一下,发现我可能是顺着这条黑色的脉带来到这里。

我想到甬道中忽然出现的黑色,就开始冒出冷汗,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有着极强的跳跃式的思维,我觉得是这条黑色的东西,带我来到这里的。

就好像是一种邀请一样,它在闷油瓶和胖子睡着的时候,把我接到了这里。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这次冒险里,觉得我是特殊的了。

为什么?

我的冷汗疯狂的冒出来,我回头看石碑后面的黑暗,难道,这条龙脉想见我。

那石碑之后的黑暗,在这种强烈的念头下,开始让我产生巨大的恐惧,我甚至感觉黑暗中那黑斑突出了墙面,向我压了过来。

我立即再次用照明弹,射上天空。

还好并没有,空间再次被照亮,我看着那个巨大的黑斑,第一次有了对于神明的恐惧,我强烈的感觉到它是活的。而且,我死死的盯着它看的时候,我开始感受到巨大的吸引力。

我觉得它在召唤我。

那一刻我所有的防备感都消失了,我开始往那个巨大的黑斑走去,照明弹落下熄灭的时候,我已经走入了天下第二陵中。

里面的路非常不好走,地面上都是冰块,冰块里全是骷髅,各种各样的骨头和干尸。

这个地方生活,必然绝对的生死看淡,这些尸体几乎都是这里的夯土,这里的建筑材料。

我来到巨大的石头庙宇下面的时候,我看到了下面趴着的一排尸体,凌乱的全部趴着,这些尸体里,我能看到很多金万堂队伍的人。我看到了其中一具尸体是老病。

咬着手电开始爬那个巨大的石头庙宇,大概花了六个小时,我才爬上去。

我站在石头庙宇的顶端,打起冷焰火,这一切的行为,我都无法自控。

冷焰火的光芒勉强可以照到那个黑斑,非常模糊,我就觉得那个黑斑在看着我。让我毛骨悚然的是,我觉得这个黑斑离这个石头庙宇的距离变近了。

黑斑似乎从山壁中膨胀了出来,在靠近我。

“你,你好,龙脉爷爷。”我结巴着说道。
 楼主| 发表于 2021-5-5 08: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八十一章 信号弹

我的冷焰火照明光线太弱,导致我的距离感混乱,我不知道黑斑是不是正在向我靠拢。即使是,它靠拢的也非常缓慢。

我的俏皮话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但我逐渐能从黑斑中看到自己的镜像。

和在尸国宴时候看到的一样,它的黑色也有镜面的效果。

我的镜像是一个小小的光点,因为我太渺小了,我就像一个卖火柴的小男孩,正在等待遮天蔽日的黑暗吞噬。

我从来没有那么恐惧过,不,那不是恐惧的情绪,我无数次面对死亡,甚至是面对绝对的未知,我已经习惯这样的处境。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绪,它如此强烈以至于我浑身发抖,觉得我的内脏要把我的外壳撕裂——眼前的东西,这片巨大的黑暗,是比我已知任何文明都要古老的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知道它的目的,不知道它是否有智慧,有目的。

我是感觉我灵魂根基里,人类最早拥有智慧的那一代祖先早把现在这种情绪写在了我的基因里。但经过了千万年,我才有机会再一次调动。

就在这个时候,我从黑斑的反光中,看到了我身后有信号弹腾空。

一颗,两颗,三颗。

整个空间被照的通明,我发现那黑斑真的似乎连同崖壁在向我靠近。

我和它变得好近。

接着是,四颗,五颗,六颗。

我知道这是胖子的风格,他着急了,我无法回头,那黑斑不让我回头,我只能死死的盯着它,我觉得它在旋转,我甚至开始感受到它会很快把我吞进去,它似乎有什么信息要告诉我,我甚至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自然的声音,有人的声音,有些哭有些笑。

但我没有回头看,所以胖子着急了。

他肯定看到了我在上面,但是他为什么打那么多颗照明弹。

他已经不吝啬闪光弹了,即使弹药宝贵——也许老病他们尸体身上还有——但他也没有必要打那么多,所以他真的处于癫狂状态。为什么?

不对,是我身后发生了什么,让他那么紧张,胖子不会抽风,他这么做一定有什么必然的理由。

我忽然觉得自己身后出了大事,或者——

啊,他在开路,他在给闷油瓶照清楚四周的情况。

六颗照明弹犹如六个太阳,而黑斑在耀眼闪烁的光芒下,犹如巨口向我压来。

在那几分钟的时间里,我感觉时间变得极度缓慢,我都似乎听到了电影里常见的音乐。我似乎能看到他朝我狂奔过来。

忽然我觉得背后有一阵风到,同时有人捏了一下我的肩膀。

捏的那一下我忽然就能动了,转头就看到是闷油瓶,他越过我,来到我的前面,面对那个黑斑巨口。

那黑斑似乎感应到他一样,黑色的镜面忽然变成的浑浊。那巨大的压迫感顿了一下。而我从镜面最后的反光中,看到了无数的影子,跟着闷油瓶爬上了石头寺庙顶。
 楼主| 发表于 2021-5-7 08: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背景阅读 古神纪

新石器时代末期,普遍产生了复杂的原始宗教。

中原的原始宗教和阿里地区的原始宗教,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现代道传也证明了,原始道教,包括瑶传道教中有很多新石器时期就产生的古神存在。

可以肯定苯教和道教都将大地之上,远古流传下来的真正的古代神灵和新兴思想结合,形成新的宗教形式。



在这些宗教中,越靠近现代,神灵越靠近人形,越老的古籍中,特别是春秋竹简上的古神,都有着“古形”,也就是新石器时代的人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候它们的样子。



其描述诡谲异常,但其中能窥探出各种宗教其背后各种能量逻辑的本质。



当把所有的原始宗教对比,其中所有宗教中都有的那些个古神,也许当年确实真实存在过。



接下来的故事,将展开中国原始宗教古神的真实知识。在这个故事里,所有的神明都将不是在庙宇中人形的那个模样,而是新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山峦,湖底,山脉底部的地心缝隙看到的巨大奇观时,或以为神明降临的瞬间,看到的或是幻觉,或是真实的场景。
发表于 2021-5-17 13: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哥 怎么不更新了  睡着了吗
 楼主| 发表于 2021-5-19 1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哥 怎么不更新了  睡着了吗
a0562906865 发表于 2021-5-17 13:40



    后面新连载《万山极夜》
发表于 2021-5-26 13: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8# black白夜


  哈哈 感谢哥
发表于 2021-6-5 19: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5# black白夜


   到这里是结束了吗,后面还有吗?感觉没完结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5: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