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7 08: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 人

看金万堂脸色煞白,夏温马上就摆手解释:“莫怕莫怕,虽然说不是真正的人,但也不是妖魔鬼怪。”



这讲话气氛到了这里,一路都是说的玄学,本来听了会哈哈大小的话,如今听起来极真。而这夏温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对金万堂道:“我们和你们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走路的样子,会有一些问题。”



“那敢问上仙是?”金万堂摸不清楚的套路,却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看夏温的眼神,眼珠越来越小,眼白越来越大,几乎就要撒腿就跑。



这分明就是某种动物的眼睛。



夏温此时就凑近他,对他道:“我们这种东西,叫作尸狗吊,其实没有什么讲究,就是生来七魄不全的人,七魄中的二魄,叫尸狗魄,我天生没有这一魄,所以无法归类为人。”



金万堂愣了一下,细品了一下这说辞才松了口气,夏温就道:“七魄不全,行动不便,我们没法像正常人一样健步如飞,走路的时候得聚精会神,是因为尸狗魄主耳朵,耳朵里有平衡器官,我的器官是健全的,但是没用,只能靠眼睛来保持平衡。”



金万堂心说残疾人就说残疾人,编什么名字,这少了一魄怎么就不算人了,不是人模狗样的么?



但夏温看金万堂的眼神确实和白天不一样,让金万堂觉得很不舒服,他就问道:“那尸狗吊会有什么和人特别不一样的地方么?”



夏温道:“很不一样,人学任何东西,都是有上限的,但我们不是人,所以没有。但具体,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体内缺一个东西,是得拿其他东西去填的,至于拿什么填,绝对绝对不能说。”



金万堂看着夏温,越发觉得他像是什么动物,他冷静了一下,心里反而放松下来,因为他觉得看夏温的反应,他确实不是齐羽。



那如果不是齐羽,这人就是大财神爷。



为了保险,金万堂还是追问:“那齐羽,也是尸狗吊?”



“他可不止,他生出来,少的东西可多了。”夏温道:“像我们这种人,死了火化的时候,绝对不能让人围观。因为表皮烧掉,里面的东西,和人不一样,被看到了会出大事,而且生孩子,只会生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



金万堂还想追问,夏温摆手,忽然对金万堂发了脾气:“金老弟,我觉得,你根本不相信我说的。”



金万堂早已豁出去了,直接回道:“你忽然出现,各种说辞,又是汪藏海的转世,又是不是人,又是天下第二陵,你明显是有目的,我怎么相信你?”



那夏温就特别委屈,说道:“我是天命让我来的,赤子之心,以为你会信我,我说的全是实话,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防备,我家财万贯,身负绝学,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既然不信,那我就告辞了。”



说着夏温扭身就走,但那扭身的东西,非常诡异,他的身体先转了过去,但是头似乎满了半拍,一直到身体转弯了,他才缓缓把头转了过去。



金万堂怎么可能让他走,此时脑子里,另一个财神爷上头,心说这个财神爷的便宜占不到,那解语花可不能丢,上前一下就把他拦住。虚与委蛇道:“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信,你可否等待一下,将你在金板之上的信息,和我说一下,实不相瞒,我手里也有一个东西,和你的经历有关!”
发表于 2021-6-17 18: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个坑
 楼主| 发表于 2021-6-19 08: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二十八章 尸狗吊

金万堂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一些话,断断续续,之后就陷入了昏迷。

他说的虽然很乱,但其实脉络还是非常清楚的。

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我知道他把人拖到了小花到来,小花和夏温进行了一次长谈。之后小花也告诉了金万堂,这个人不是齐羽,还有几分本事。

小花这么一说,金万堂就彻底相信了夏温说的事情,之后夏温带他看了手机上的那块金板的照片。

那绝对是块大开门的老金板,上面的字也是包浆的,金万堂极少打眼一看就知道这金版极大概率是真的。

我从老金兜里掏出手机,花了15分钟猜出了他的密码——老派人就是实际,和wi fi密码一定一样,打开,一路翻他的相册。

相册里全是他和小姑娘的各种不堪入目的照片,我皱着眉头翻动,胖子在边上看的啧啧称奇,觉得老金长的和黄鼠狼似的,为何有那么多小姑娘喜欢。

我很快翻到了那张金板的照片,此时老金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但体征还是相对稳定,估计是失血又说了太多话。

那金板我来看也绝对是真的,但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不是汪藏海的手笔,汪藏海做事非常华丽,你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过于又才华而在任何地方,都要留下自己的风格。

但这块金板极度务实,按照我对整件事情的经验,以及金版发现的地方,我大概能猜到这东西的来历,这是张家人的东西,他们用老金版在很久之前,重刻文字,感觉是在做实验。后面的文字的时代应该晚于明代,应该是在明代末和清代初刻上去的。说实话这是靠照片很难分辨的,我只是通过逻辑推测。

如果是在之前,我肯定对于自己的猜测持保留态度,但如今我对于这些惯性推理一般会认定为是事实,因为我对于其中几方势力非常熟悉。

他们也许在测试黄金留存对于上面信息的腐蚀,来判断汪藏海计划对后世的影响程度。

这样的金板肯定不止一块,因为中国南方北方西边的水土都不一样,在各处都应该有这样的实验墓。

既然墓是假的,那这个夏温说的事情,也应该是假的。但小花为什么会和金万堂下这样的结论。

我陷入了深思。

那金板上,有一个细节非常让我在意,它上面并没有提及天下第二陵的事情,这一段用的非常模糊的表述,但行内人一看就能猜到他指的是什么。

我不得不模拟当年做这块金板的张家人,他刻上去的这些信息,是自己随便刻一下,还是说,这些信息代表了他的一些想法?似乎他希望这块金板可以影响的人是行内人,那也就是说,他有着刻这些字的目的。

这样又可以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推论,如果你知道汪藏海在全国各地的古墓中给你埋雷,你寻找起来特别困难,那你还有什么办法。

如果是我一样的坏逼,我会在更多的古墓中埋假雷,然后将进入其中的人,引入一个绝户墓里,这样江湖上会出现一个传说,就是古墓中发现某种特殊线索的人,相信了这些线索,就会在世界上消失。

从而让所有人对于古墓中发现的特殊线索,产生恐惧。让汪藏海的计谋失效。

这块金板也可能是这么一个作用,当然他们要保证这个绝户墓,绝对的有进无出。

所以难怪这里是张家的禁区么?都禁的张家人用来当陷阱了么?

小花会猜不到么?小花的心思之深,我不能触及也,他是不是有什么往事,不得不进到这里来。

我看了看四周的黑暗,越发觉得扑朔迷离。

之后夏温肯定骗金万堂也去找自己的前世,他们挖出了过堂风的尸体。金万堂意识到他开始触及天下第二陵。于是组织了现在所有的好手,前往这个陷阱。

说实话,金万堂是一个极其难移被骗的人,但是他在这件事情里,就像被魔怔了一样,最后完全进入了夏温的语境。

这其实我一点也不意外。

而且我在听到尸狗吊三个字的时候,已经很确定,夏温是一个骗子,他非常耐心的在给金万堂洗脑。

尸狗吊在我爷爷的笔记中有非常详细的记录,这是一个土夫子中的邪教,他们所谓的七魄少一魄,本质上是为了给他们吃人肉找理由。

他们吃人肉来补少的那一魄,其实是为了入斗的时候,不惊动死人。

所谓的尸气重,就是指这样的人。

我其实相信我爷爷曾经进过这个邪教,否则不至于他对于尸狗吊的记录会那么精确详细,也不至于我们全家从小都听他频繁的提起吃死人肉这件事情。

吃古尸的肉会引起关节疾病,走路的样子会发生变化。

那么这个夏温的目的就是利用了一个张家人的陷阱,想要干掉所有的高手,或者,他想干掉我们三个。

尸狗吊的成员有着非常强的洗脑能力,特别是对我们这一行的人,吃的非常透。

当然这个邪教早就没有了,不成组织。

在爷爷的笔记上,那一段是极度黑暗的经历,很难有勇气写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9 08: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二十九章 娃娃

胖子看了看金万堂的鼻息,就问我道:“你不是说你进到这里,是被邀请的么?这夏温和这龙脉,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如今已经中计到了这个位置,也没有办法再出去查了。

那小青年还在远处,背后的建筑犹如长城的烽火台,那里似乎是一道关卡,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们成功救出了金万堂,但现在还是一个死局,我们得继续前进,但如今这事看来是不太可能的。目前我能推理出来的结果,就是金万堂感染死亡,我们食物耗尽,走出这个区域,然后重新被天授。

那我们三个再次恢复意识,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其实也许也有 办法可以尝试前进,就是挪动这个区域,像蜗牛一样,一点一点把干尸,神龛移动,保持这里条件不变化。

我们只有三个人,这样行进的速度会非常慢,而且这些干尸很脆弱,很容易损坏。

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告诉自己。

我们静下来休息,我靠在石头上冥想,金万堂说的东西里,我总觉得有一个秘密他欲言又止,他说了那么多,感觉就是不敢讲最关键的那一步。

在这种语境下,他告诉我我三叔小时候带我去过一个假的西沙古墓,让我扮演齐羽?

这件事情其实本质上不符合逻辑,我那么小的年纪,我能演出什么来?三叔那么多朋友,找不到人么?

除非一定得我演才有意义。

我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我认为金万堂说的应该是真的,因为他真的可以不说。

他既然说了,一定是善念发作了。

如果是这样,我被要求去扮演齐羽,一定得我演才有意义,同时我又没有任何的记忆?

会不会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进入到了类似于天授的情况,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被齐羽附身了?

但是我确定那是非常短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很快我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如果我不是本我,那么老天爷要天授的人可不是我一个人,那是一个巨大的体系,这么多年,它要天授那么多人,才能让我蒙在鼓里。如果它的能量那么大,何必需要张家。百家姓它改改记忆就可以为他所用。

本我是可以被认知的,只要通讯录里人足够多。

我自言自语然后摇头,不对,这也不对,普通人被天授,是我这一次才发现的现象。这肯定是非常特殊的情况。在草原之外无法发生,目前来看,应该就是龙脉所在的区域会产生这样的情况。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直接反过来想。

我没有记忆,我就是没去那儿,但是三叔被人看到他带着一个小孩,他撒谎说是我。

那小孩是谁?

从上面的分析,我冷汗出来了。

我操,难道那小孩是真的齐羽?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遥远的记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在三叔的房间里,看到过一个奇怪的娃娃,那娃娃可以动,长的非常可怕,如同一个怪物一样。我当时吓哭了,三叔说是吓唬我的恶作剧。

后来我就没有再见过这个东西,说是被丢了。

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但当时我很笃定的和我妈说,那娃娃的眼珠会动。
发表于 2021-6-19 15: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21-6-20 09: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 鬼娃娃羽毛

这实在是太吓人了,我浑身发抖了一下。揉了揉脸,自己去回忆当时的情况。



记忆太模糊了,我年纪太小了,但我记得我当时很委屈,我就记得那娃娃是能动的,但是家里人非说我看错了。不过那个年纪,睡了一个午觉就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难道那就不是个娃娃——齐羽在西沙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吃了丹药产生了副作用?



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怪物?被打扮成娃娃的样子,生活在三叔的房间里?



我越想就开始想起更多可怕的事情,我想起我的书房外面,竟然有一团麻布,这团麻布很奇怪,一会出现,一会又没有,那麻布团就在我写字台面对的窗外面。



我当时就总觉得这团麻布很奇怪,我写作业的时候,那团东西就在我窗外,写字台贴着窗摆的,有时候我能闻到奇怪的臭味。



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外面走廊上有灯,所以那麻袋的影子就在我窗户上,我总觉得里面有个东西。



难不成我的直觉没错,那麻布袋里,是齐羽?



他在我窗外干什么,当时我是初中还是高中,还是说只是小学,完全记不清楚了。



胖子看我脸色惨白,问我怎么了。我对他说了一下我的想法。



胖子就道:“你大概画一下。你现在有记忆,睡一觉会完全不记得,这些记忆本身就非常的脆弱。”



我拿出我的笔记,开始在上面涂鸦,记忆真的极度的抽象,我画着画着,我就发现,我画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个娃娃非常可怕,但是我画的时候,竟然在他背后,画出了一个马头琴。



我无法分清,这是什么情况,是我把刚才看到的混淆了过去,还是过去我看到那娃娃的时候,背后就有一个马头琴。



我立即把本子合上了,看了看那个青年在的位置。幽灯还在。



胖子就奇怪:“你怎么了?”



我摇头深呼吸,闷油瓶回头看了我一眼,我道:“魔怔了我。”



这不能再想下去了,我站起来,拿出望远镜,对着那边的青年去看。



我把焦距调整到最大,也只能看到一个人的模糊的轮廓,胖子越发奇怪,我则仔细去看那青年,有没有任何一丝像那个娃娃的地方。



我看的时候,忽觉得奇怪,那青年坐在那里,体型竟然干瘪了下去。



只有死人才会那么垮的坐着。



死了?



刚才我那一枪是不是还是把他大脑里的血管打碎了?



我擦了擦眼睛,继续看,确实是这样。



忽然我就听到胖子大喊:“堂堂,你身上那是什么!”



我猛转头,就看到一个特别小的身影,一下从金万堂身上滑了下去。



金万堂脖子上冒出鲜血,我上去立即按住,就知道动脉被割破了。



那影子瞬间进入了后面的石头缝隙里,一种奇怪的感觉涌遍我的全身,对闷油瓶大叫:“小哥!那雕像!”



我以为它要去偷雕像,但一想不可能,如果那雕像可以被偷走,那这个关卡早就被破坏了,果然小黑影的声音是往反方向爬的。闷油瓶没有动,侧耳听缝隙中的走向。



那是一个特别小的影子,就像一个娃娃一样,声音也很小。



胖子过来帮我按住金万堂的动脉,血完全无法止住。



我看着石头边上的缝隙,又看了看远处的青年,又看了看上方的黑色天穹。我进入到了一种魔怔的状态,我忽然又有了一连串的想法。



奇怪的体态?



难道,那夏温只是一具空壳?有人躲在空壳里面?所以人行动起来,体态奇怪。



那青年也是一具空壳?它坐那儿就像一个壳一样。



那小黑影是什么?



我对着上方的黑色石头说道:“我一直在跳跃性的思维,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记忆,我一直忽然有灵感,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无法天授我,所以你在给我提示?你在我脑子里,给我灵感?你想让我知道什么?



“齐羽!”我对着石头缝大喊:“出来!”



我面前的石头缝里,就幽幽的探出来一张畸形的脸,就像一个奇怪的娃娃一样,它歹毒的看着我。



就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那个东西,我吸了一口冷气。



绝对不会那么巧,这不是我偶然想起来了,这是这里的一股什么力量提示我的。



为什么?



“堂堂不行了!”胖子大喊。



我看了一眼闷油瓶,闷油瓶已经到了金万堂边上,也按住动脉。



那小娃娃从阴影里消失了,,它要杀了金万堂,它就一定要杀了它。
发表于 2021-6-20 10: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9: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一章 再见了

我冲上去看金万堂的情况。



闷油瓶和胖子满手的血,我看了一眼出血量,就知道完了。



就算在icu都不一定能救的回来。



金万堂睁大眼睛看着我,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我脑子飞快的转着,我想有没有什么激灵的办法,可以有一丝希望。但是没有,这时候金万堂就笑了。



他一下抓住胖子,指了指自己的裤裆。



胖子就道:“堂堂!你这时候还想玩什么猫腻!”



金万堂自己把手伸进裤裆里,掏出了一串佛珠,就向我递过来。



我过去接过佛珠,那东西非常昂贵,估计得有三十多万,估计是平时带的,被绑了之后偷偷塞进自己的裤裆里藏了起来。



我知道他不是给我遗产。



“小三爷,送我一程。”金万堂的眼神已经涣散了。他知道我在西藏学过这个业务,以前我们开过玩笑,大家走的时候,我可以靠这个再收最后一笔费用。



我握住他的手,开始念经。



在西藏我学过很多经文,其中就有超度将死者的,我心无旁骛的念着,他的眼神慢慢的完全涣散。



“我不甘心。”他的嘴形一直是这个。。



三分钟之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我知道三到四分钟之后,他的大脑会死亡。但就在那几秒钟里,忽然他一下恢复了神智一样,坐了起来,然后猛的看着那个神龛。



金万堂的回光返照只有几秒钟,但他的表情极度迷惑,看着那个神龛,似乎是看到了神龛的方向出现了什么?



最终他躺了回去,很快就完全停止了呼吸。



我无视他奇怪的状态,一直把经念完,才松手,胖子的脸色铁青,擦了擦身上的血,就给自己点烟。



我看了闷油瓶一眼,他将金万堂的手脚放整齐,然后合上他的眼睛。



我这才开始闻到浓郁的血腥味,闷油瓶回头看底下的石头缝隙,“退到神龛边上。”



三个人拖着尸体到了神龛边上,他蹲下来看缝隙,用手电往里照了照,胖子道:“这人能不惊动小哥你,非常厉害。”



“那不是人。”闷油瓶点头,眼神只是看着那缝隙。



接着,他忽然发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类似虫子发出的声音,那声音穿透力非常强,缝隙和这声共鸣。



发出了几次,我们听到在缝隙的深处,也传来了声音的回复。



咯咯咯咯咯咯。



胖子翻着坐了起来,闷油瓶抬手让他不要乱动。



他在测试尸体里面有没有尸鳖王。



那声音回了几声,慢慢的淡了下去。



“呆在我三尺之内。”他说道:“这东西非常厉害。”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我心说齐羽到底是什么东西,闷油瓶看着我:“它很接近我。”



我看着他,忽然意识到他是什么意思。



齐羽身上有着太多当年实验的特征了,他是不是经受住了所有的实验,快达到成功才失败的。所以他虽然已经变成了怪物,但非常接近闷油瓶的状态。



“但是还是比不上你,对吧。”我问道。



闷油瓶看着缝隙,不再回复我,他的表情有一种久违的凝重。胖子在边上道:“你放心,这小怪物最多算是原厂外贸尾单,小哥是要配货才能买的到的铂金包。”



我过去和闷油瓶一起看,闷油瓶摇头,让我立即休息。



我靠着石头坐下看着他,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他似乎非常在意那个缝隙。



此时还未回过味来金万堂没了,有很多人,他说不好在你的生命中占据了多少份额,但他就是像你生命的地标一样,代表着巨大的意义,他离开的时候,你的生命就像空了巨大的一块。



我看了一眼老金的尸体,对他道:“你先去探探路,我总会来的。”



胖子撇着嘴也看着,他和金万堂的交流比我多的多,此时我觉得他有一些难受。



忽然闷油瓶举手。



我们全部都直起来,屏住呼吸。



我们什么都听不见,但是闷油瓶显然听见了什么,那需要他集中所有的注意力,他看着那个缝隙指了指边上的枪。



胖子和我统一拿枪,胖子直接做了一个端枪的标准动作,这是要准备扫射一分钟以上才会用的姿势。
发表于 2021-6-21 12: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个坑
 楼主| 发表于 2021-6-23 12: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二章 铤而走险

闷油瓶没有任何犹豫,忽然放下手做指示我们射击,我和胖子同时开枪,快速射空了两个弹夹。



枪口喷出火舌,射入那个缝隙里,如果有东西在里面,肯定会中弹。



换弹的时候,闷油瓶举手,我们换完没有继续开枪,只是做警戒,他死死的看着那个缝隙口,僵持了好一会儿,忽然听到了另外的什么,翻上一块高大的石块。



我和胖子也爬上去,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从远处一个石头缝里爬了出来,它显然中弹了,往那个青年打坐的地方快速移动。



胖子抬头一个点射,再次打中,但那东西还是站了起来,绕到了大石头后面,就看不到了。



“只要是活物,肯定活不了。”胖子说道。



那东西肯定不是活物,虽然打中了,速度完全没有下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东西真的报复心非常强,我们打中它,它肯定会像杀金万堂一样锲而不舍的找我们麻烦。



我以前在海南的猴岛和猴子发生过冲突,那是猴子的眼神我现在还记得,之后它一直跟着我,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会忽然来袭击,后来我怒了,拿着棍子追了它四个小时,后来被保安教育了。



我回头对他们道:“我发现这里有一点问题,说实话我根本不可能想起齐羽这事情,太久远了,但我刚才忽然就想起来了,接着,这齐羽忽然就出现了。我觉得这里的石头,在提示我什么。”



“什么意思?”



“石头知道齐羽在这儿,躲在这里附近,然后提醒了我,如果我能早点领悟过来,金万堂就不会死。”我道“它没法天授我们,于是它就给我灵感。”


胖子看了看四周的石头,眯眼看着我:“你是说,这些石头在提醒你?但等等,这些石头不是反派么?”



我疑惑,确实是非常疑惑。



之前一直觉得天授非常邪恶,但如果这里的石头会提醒我即将发生的祸事。难道我对于天授的认知太单一了?也许天授也有好的一面?



我看着天穹,心说你还想提示我什么,都告诉我。



还有什么灵感?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提示我一下!



我想了想就对胖子道:“我们已经被困死在这里了,金万堂也没有救回来,现在还有一些食物,我们不能在这里等到食物消耗完,再做行动,如果要行动,现在就要做了。”



我从一边拿起绳子,胖子问我干嘛,我道:“小哥不能再天授了,冒险的事只能我来,如果这石头真的在提醒我什么,我想到这个区域的边缘,信号强的地方,看看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交流,说不定能谈判。”



但是边缘太模糊了,我往前走,走的慢一点,如果我不当心走过头了,你就赶紧拉我回来。



闷油瓶看着我,“天授不会提醒。”



“但刚才真的是忽然的灵感。”



我忽然想起齐羽,它就出现。而且,整个过程非常跳跃,我从一个念头跳向一个念头,如果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指引,我是绝对不会把当年的那个娃娃,和齐羽拉上关系的。



“天真,你可别投错敌。”胖子就道:“小哥说不会就不会,你要说灵感,我刚才有一个灵感,就是给你灵感的,会不会不是这里的石头。”



“那是什么?”



“是那里的石头。”他指了指神龛:“会不会这块东西,在给你提示,毕竟是它保护了我们,它应该是正派。”



我看那个神龛,走过去,走到它面前。



刚才金万堂弥留之际,似乎从这个方向看到了什么?我想了想,似乎很久没有用余光看东西了,就转动头部,用余光去看这块青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9: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