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 17: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西部档案馆

张家的机制现在查明的有几个部分,其核心为东北张家,本家和外家混居,但本家壁垒森严,有着严格的阶级划分。在外有多个分支,其中南洋档案馆为一个典型,为本家管理的外家机构,因为南洋档案馆比较有名,所以传统上被认为还有中北西冬四个档案馆,其实并不以档案馆命名,其中北部就是张家所在,东部为海外张家管理,南部为南洋档案馆,西部为茶马宗,由一群喇嘛和外家一起运作。中部档案馆其实不存在,中部档案馆本质上就是老九门代替了职责。



为了理解方便,我们可以这么认为,西部档案馆主要管理两个东西,藏海花和族长的记忆。



茶马宗在尼泊尔地区,印度,不丹和西藏有着大量活动。因为其宗教特性,茶马宗是目前仍旧存在传承的体系,也保持着和康巴洛人的关系。



西部档案馆几乎没有攻击性,一般认为西部档案馆原本是张家最早研究陨石的地方,对于闷油瓶这个地方非常重要,但在张家西部档案馆的作用难以表述。



我了解的西部资产有一座寺庙,一个茶马商会,三座糖厂分布在不丹和尼泊尔等地。康巴落人的能力非常强,但不是张家人。



即便如此,西部档案馆可支配的财产是一个天文数字,我看到过他们窖藏的成吨的老黄金,和几百尊价值连城的佛像,每一尊都是国宝级别撼动这个题材的绝品,三座糖厂几百年下来的收入也十分惊人。茶马商会大概有几百处房产和土地。



每次见到那些喇嘛我就想叫干爹。



虽然没有法律属性,但这些财产逻辑上都属于闷油瓶。



当然,喇嘛并不会出售任何一点,他们只是继续囤积,对于他们来说,佛像就是佛像,黄金就是礼佛的东西,并不是财产。



西部档案馆的现金大部分用来支持当地的畜牧业和教育。其中商会和庙宇其实没有关系,只是同属于一个体系,但并不来往。



相较于南洋档案馆破产一般的穷困和名存实亡,西部为张家实业之光。



寺庙里的各种记录中,还能看到历代族长的一些经历,也是我研究张家的主要文献来源之一。我至今仍旧会想起在雪域高原的禅房中,安静的查看卷宗的氛围,只是长久以来,不得再去的机会。
 楼主| 发表于 2021-7-2 21: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一章 继续往上

我又花了一些时间看完了其他几个人的笔记本,里面有一些照片和专业的数据记录,这些人中有地质学家,还有民俗研究者,有很多关于天下第二陵和这里奇怪黑色岩石的数据和推断,因为太过专业了,所以在这里就不累述了。



照片里可以看到那个蜂人,都是在崖壁上拍的,确实在攀爬之前的照片里,到处都看不到这个人。



在照片中这个人有一点黝黑,很不起眼,带一点蒙古的遗传特征,身材不高,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狡狯。



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完全相信笔记本里的记载,这蒙古女孩笔记中断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的是,他们这一队人,全部都吊死在了这里。



我在胖子醒了之后,让他和闷油瓶仔细研读这份笔记,自己也睡了一会儿。醒了之后,天上的光斑已经完全消失了,外面入夜了。



胖子有了一个方案,对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建立一种机制,就是我们给自己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接下去的行事准则,比如说:如果我们往上爬的时候,遇到陌生人,就直接一枪打死,绝对不要管我们是否熟悉。这样对方如果是蜂人,它迷惑我们也没有用,因为我们看到纸条就会把它杀掉。”



我道:“那如果悬崖上确实还有小花队伍里的人,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会误杀好人。”



“不是有照片么,照片能不能帮到我们。”



我摇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张照片上的蜂人的脸,每次出现应该都不一样。



如果是一样的,那用胖子的办法就简单了,直接在我们身上贴上它的照片,边上写着:看到就弄死。



我们三个人的默契是有可能不管不顾,直接见面就弄死对方的。



但万一不是这张脸,就会有很多其他可能性。



胖子道:“那我们到底有什么办法,判断他是小花的人,还是蜂人呢?”



我道:“在记录中,蜂人会让人觉得它本来就在我们中间。所以它是不是更加可能变成那种:一直跟着我们的第四个人。这样的情况,而不是出来一个小花的队员。”



胖子想了想,看了看闷油瓶:“小哥,你说呢?”



闷油瓶只是闻了一下笔记本,递给胖子,胖子也闻了一下,看着我:“你抽烟了?”



我叹了口气,举手表示投降,好在胖子没有追究,他也叹了一口气。



最终胖子在我们脸上都写下了:我们是三个人来的,如果出现了第四个人就是混入我们中的妖怪,弄死这个龟孙。



因为字数特别多,所以我们看上去特别可笑,三个人继续往上爬,胖子又觉得不好,因为这样写的很像开玩笑,就把龟孙擦了,在脖子里写上:这不是开玩笑。



我想了想,就偷偷给自己的手机定了一个闹钟。



我在闹钟提示上,写上了一个特别的提示,设定在两个小时以后。



继续往上攀爬,一路无话,因为上方是黑的,更加无法判断距离,就这么一直爬着爬着,我不时的上下张望,看有没有奇怪的人出现。



大概在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的体力再次耗尽。停下来休息,我数了一下人数,还是三个人,心说是不是我们人数太少了,怪事没有发生。
 楼主| 发表于 2021-7-4 18: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四十二章 三期款

我们停下来休息,三人都不说话,喘了一会儿,胖子问:“小蜜蜂呢?”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就发现胖子脸上的油墨被汗一浸,已经变成了大花脸,估计我也差不了多少。拿出笔再写,发现油性笔在脸油上也写不上去了。

我对胖子道:“会不会是咱们太油腻了,它不想和我们玩?”

胖子道:“我觉得不会,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我们的规格高,他们要出动他们的女王蜂。”

处在理性上,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可能。

胖子又道:“会不会我们带着那青铜,所以能克制这种奇怪的情况?这种事情,我觉得最大程度就是幻觉。幻觉里,我到了这条龙脉里,经历过,我扛住了。”

现在我们处在一种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在感性上我又觉得有可能。但这种事情在很多故事里,最多像是某种古老的力量背后的意识的具像化。我忘记了在哪部电影里看到过。

这种力量会让人最后全部上吊死亡,应该是极度邪恶的。

正说着,闷油瓶“pi”了一声,让我们注意他看的方向,我们转头看去,就看到在我们上空,出现了一排手电光的光柱。

“来了!”胖子就说道,“小蜜蜂们来了。”说着就拿枪,“胖爸爸来采蜜了。”

我按住他的枪,往上仔细观瞧。

我对于小花他们的熟悉是惊人的,光看手电的排列,我就意识到,这应该是他的队伍。

“解语花!”我大喝了一声,往上打手电,“是我。”

话音刚落,上面一发子弹就直接打了下来,打在我脖子边上,我一缩脖子,闷油瓶直接一扯我的安全绳,把我提溜上来,轻声喝道:“关手电,挪位!”

我们瞬间关掉手电,然后从岩壁上放手,直接让自己荡下去,三个人各自被安全扣扽了一下然后被卡住。几乎同时,上面火力全开,密集的子弹下雨一样落到我们刚才的位置上。

我们抬头,上面的手电光也全部都灭了,胖子就道:“天真,你看人家这默契!”

“我说会出事吧!”我道,对上面大喊,“解语花,你不想要三期款了?!”

这是只有我和他才知道的一些事情,上面的火力立即就停了,我就听到上面的小花的声音:“你装什么吴邪,我们已经和吴邪汇合了。”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带口音的公鸭嗓子从上面喊道:“我小三爷早就汇合了,你这山精变的妖怪省省吧。”

我又愣住了,心说尼玛的,哪里来的公鸭嗓子,怎么就冒充我了?

我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我道:“解语花你他妈的,发小长什么样你忘记了么?”

小花就道:“那你开手电让我看看啊?”

我再看闷油瓶,他已经做了一个手势,他要求我们跟着他往上去偷袭,先占据主动,否则恐怕要僵持很久,也容易被对方摸下来。

对方是可以分队的,我们因为青铜的关系,只能一起行动。

我们开始慢慢地往上爬,上面小花看我们没有说话,继续道:“你们不要玩花样了,这种伎俩不管用了,我们的队伍不会再被寄生了。”

我们闷头快速攀爬。因为这里几乎是一片漆黑,我们只能根据闷油瓶轻声的提示,找到落手点和安全扣的位置。

但随着我们高度的上升,我开始听到了他们队伍的呼吸声,有很多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7-6 12: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四十二章 寄生人

我心念如电,因为空气中的火药味很重,这哥们带了很多武器,我们怎么样才能和他们和平的交流。他们现在犹如惊弓之鸟一样,要灭掉所有冒头的人。



而且他队伍里有一个自称吴邪的公鸭嗓子,如果他们已经被寄生了,认定了那人就是吴邪,我的身份地位就很尴尬了。



怎么办?



我脑海里做了一个现实推理,小花的学历很高,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正规上学考下来的,还是通过其他方式操作的,而且他不像我,他能记得大部分他学过的东西。



微积分他记得不记得?



假设这里有个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多出来的人,他的来历是什么?是不是龙脉幻化出来的,那他会不会微积分?



不管这是幻觉,还是人的阴谋,还是天灵地宝孕育出来的怪胎,都干不过微积分吧。



作为大学生,应该要把所学用以所用。



我慢慢的退到一边,找了一块山体的曲度,躲了起来,胖子用手按住我的手,意思是干嘛?



我们摸到这里是担心对方摸下来偷袭我们,目前来看对方没有这个打算,但再靠近就有危险了,这个距离我们应该开展活动。



我就忽然说话道:“解语花!你他妈说我是假的,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再来下决定。”



对面一听我的声音,吓的全部都一个激灵,我马上把题目抛了出去:“常数项无穷级数的概念和性质,你说一下!”



对方就沉默了,我吼道:“你说我是假的!你先证明你是真的!”



这个距离双方如果直接开火,风险很大,所以对方也蹑住了,不敢妄动。



隔了一会儿,小花就在黑暗中道:“你背一下格林公式。”



那玩意谁背的下来,我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模糊的形状,就道:“它前面有两个如意一样的符号,后面很粗壮。”



我就听到对面缓和了下来,小花应该是做了指示,接着他就道:“虽然你在扯淡,但莫名形象。”说着他那边的手电就打开了。



我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一眼,马上把头缩了回来。就看到小花他们全部都半挂在洞壁上。



我于是再探头出去,和小花对视,他穿着他紧身的登山服,外套系在自己的腰上,没有任何的安全设备,头发很长,胡子都长出来了。一手抓着一条缝隙,一手提着手电。



是他没错。



小花也打量我,说道:“无穷数列的各项相加就成为常数项无穷级数。常数项无穷级数前n项的和称为部分和,考察n趋于∞时部分和序列中的第n项是否有极限来断定无穷级数是否收敛。即若部分和数列的极限存在则称级数收敛,反之,发散。”



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才松下来,就用目光去扫他的队伍,去找那个公鸭嗓子的吴邪。



小花道:“没有,那是我们的人伪装的,为了迷惑这里。”



他身后就有一个小个子说道:“小三爷不好意思啊,我们发现只要自己有一个真的身份和一个假的身份,这里的奇怪现象发生的几率就小,所以我们这里的人有两套身份。”



我不明白逻辑,也听不懂,但就算了。有小花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我们爬过去,当闷油瓶出现的时候,小花的脸色就变了,我对他道:“先别发脾气,这至少说明我们够义气。”



之后我就发现瞎子不在他们队伍里,就问道:“瞎子呢?”



小花看着闷油瓶,表情非常复杂,对我道:“之后再说,先清点人数。”



他们队里就有人开始数人,他就问我道:“你们是几个人?”



“三个。”我说道。



“你确定是三个人么?”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我们一直是三个人。”我对他说道,他的手下就说道:“花儿爷,人数没问题。但他们还带着一具尸体。”



话音未落,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在我身后的胖子把金万堂的尸体往后一藏:“堂堂不会尸变的,你们放心。”



小花就道:“不是尸变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21-7-8 08: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三章 关于尸体的怪事

我问小花怎么回事,胖子护着金万堂的尸体生怕被人抢了,小花就对我道:“你们打开看过么?”



一般尸体裹起来之后,就不会打开看了,出去之后,也会直接入殓火葬。目前从尸体的重量来看,尸体脱水的已经快成干尸了,面貌应该比较吓人。



我摇头,小花就道:“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尸体在这个地方呆久了,会出现怪事,我希望你把尸体丢下去。”



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摇头,我道:“你说一下情况,我酌情考虑,我原则上不考虑丢弃同伴的尸体。”



小花用手电照了照胖子背着的尸体,“没法说情况,这里的尸体尸变,毫无规律可言。”他又看了看四周的山岩:“这里是龙脉所在,古时候理论里,不同的龙脉,尸体会有不同的变化。这一点你应该是承认的。”



我点头,他道:“这是因为龙脉在运行的过程中,气息和四周山峦发生变化,龙有吉凶之分,但你现在在龙脉之中,你无法知道这里每一段的风水局在上头是什么形状,下面的气息非常乱。尸体在这里发生的变化,完全无法理解。”



他看着我:“我们之前的几具尸体,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打开,他们已经变成了很多奇怪的东西,非常危险。”



我又看了看胖子,胖子摇头:“花,我知道你冷静,但这个地方我如果丢下堂堂,我估计他走不回去。”



小花叹气:“我建议你们打开看一下,自己做决定,如果尸体已经干化了,那可以带着,如果已经尸变了,你们自己要做抉择。”



小花的人完全没有放松警惕的样子,我知道他们应该吃过亏了,对胖子打了一个眼神,胖子做了一个OK的动作。表示他等下查看。



小花继续看了一眼闷油瓶,对我道:“你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你们在这里,最终的结局,就是被天授。”



我说道:“我们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小花道:“这是你的臆想,你以为你的敌人是和你一样是有逻辑的。”



小花和我都很聪明,不过我们的用力方向不同,我看着他示意我愿意听他说,他看了看闷油瓶的包,问我道:“你把那块石头带进来了?”



我点头,他道:“我们也带了两块进来,当时那里一共有六块石头,你是不是r恩威,这些应该是张家人帮身的东西,他们知道只有带着这个东西,才能往里走,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在那个位置自杀么?”



“为什么?”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疑点你没有深究么?”



我当时觉得是为了结一个法阵什么的,现在想想有点中二了。



小花看了看队伍里的人:“我有一个推测,这些石头,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它们不是张家人从外面带进来的,而是张家人从这条龙脉的最深处带出来的。”小花转回来看着我的眼睛:“他们从里往外回程的时候,忽然决定不把石头带出去,但他们采取的方法,是自杀。”



他们并没有抛弃这块石头,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这块石头,他们就会被天授。但他们也不敢把这块石头带到外面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终身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中活动,也许他们挣扎了很久,决定在那个位置结束这种无休止的折磨。



那么为什么他们不敢把石头带出去呢?



按照小花的理论,这块石头会有自己的可怕问题。



我知道小花不会只和我说一个他的推论,就问他,你的结论是什么?



小花道:“结论只有你身后的张家人知道。”小花看着闷油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你们和青铜门之间那么深的关系,这件事情,这个地方,到处充斥着一股原始的气息,但和云顶天宫的很多细节都有关联,这里发生的事情,到底和青铜门有没有关系?”



闷油瓶看着小花,不作声,小花继续问道:“这个巨大的黑斑,和那个巨大的青铜门,是不是是同一个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21-7-10 09: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四章 回答

小花一直是一个很温和的人,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虽然很平静,但我觉得是有点攻击性的。我转头看着闷油瓶,情绪很复杂,我不喜欢闷油瓶被质问,但小花说的事情,确实也是我非常在意的事情。



进入这个地方的人,应该都满怀着疑问,如果闷油瓶能给一个非常清晰的解释,扫清这些疑惑,无疑就像是在这个地方忽然投入阳光一样。



闷油瓶看着小花,没有回答。



对于这个问题,闷油瓶似乎从来没有打算提及。小花应该早就聊到了,叹了口气。



闷油瓶才说道:“和你想的不同。”



“但这里和你说的终极,有没有关系?”小花继续问道。



闷油瓶点头,我就愣住了,胖子也愣住了,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草,竟然真有关系?



闷油瓶不再解释,他脸色也有疑惑。



我琢磨的是,如果黑斑和青铜门是一个东西,难道有古代文明为了阻止黑斑的前进,在黑斑之上修筑巨门,斩断黑斑的生长路径?



那青铜门之后也应该是这样的缝隙,可以通往昆仑山的底部?



那闷油瓶他进入青铜门做什么呢?昆仑山的底部到底有什么么?这一切我已经做好了永远不知道的准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出现了线索。



闷油瓶开口道:“你们前方还有人么?”



闷油瓶的意思是问小花,在这个位置更深的地方,还有没有先遣队。



“瞎子还在前面。”小花说道。



闷油瓶道:“你先出去,我们三个去找他。”



“他已经出现问题了。”小花说道。“他的行为显然不是他自己在控制。”小花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石头,似乎在控制他,你们找不到他。我也找不到他,如果没有办法弄清楚这里是怎么回事,我们恐怕连这片悬崖都下不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问小花。



小花看着我,我从未在小花的脸上,看出过他隐瞒的迹象,但是此时我看到了。



小花对他的队伍说:“拿一块青铜出来给我,你们先修整,盯着胖爷检查尸体。”



有人把一个包递给小花,小花丢给我:“你拿着,我们往上,我和你私聊。”



我接过包,看了闷油瓶一眼,闷油瓶朝我点头,我开始跟着小花往上爬去。



一路爬到比原来的高度高三层楼的地方,我们找了缝隙,挂上安全扣,小花把包也挂在一个安全扣上。长叹了一口气。



下面的灯光非常梦幻。



“说吧。”我对他道。



小花默默的给我做一个手势,就是金万堂做给我的那个手势。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这个手势似乎是代表着某种:保密誓言的破灭。



“你爷爷火化的时候,你应该记得很清楚,焚化炉边上,不能有人观看。”小花说道:“你爷爷的火化时间超过了普通火化时间的三倍。”



嗯,我知道,但我不知道小花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尸狗吊是一个组织,他们死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规矩。但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会遵守,我买到过一个尸狗吊火化时候的录像。你想看么?你看了之后,我后面说的事情,你才能感同身受。”
 楼主| 发表于 2021-7-11 13: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五章 火化视频

小花拿出手机,让我看里面的一段视频。



这是一个老人的火化视频,视频刚开始能看到很多的花圈和挽联,从挽联上的文字能看的出,这应该是一个寿终正寝的老人的追悼会现场。视频的背景音是一种我无法辨别的方言,只能偶尔猜到几种意思,所以后面的记叙里我就不再强调这些背景音里的内容。



我不知道这个视频的拍摄逻辑,有可能是顽皮的子孙想要猎奇,也有可能是某种离奇的当地风俗,因为看这个追悼会的规格,非常混乱,多是方言,感觉应该是在某个县城。有一些县城的殡仪馆为了多收费,是会提出很多奇怪的入殓服务的。



不过县城里的老人去世,开追悼会,应该子孙是属于当地比较先进或者是官僚家庭。



我从镜头的各种转向,和拍摄时候的状态,感觉这可能是殡仪馆那种主动服务,就和游乐场一定要拍摄你的照片,然后在出口试探着让你购买一样,他们是没有经过主人同意,直接先拍摄的行为。



视频经过剪辑,很快就到了火化的时候,老人的尸体很正常,除了那一脸极其密密麻麻的老人斑。



那老人斑事实上已经让我觉得有一些不对劲,因为实在太多了。



尸体被推入焚化炉,那是一个新的焚化炉,有一个小窗户,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尸体火化的过程。



亲人们都退走了,毕竟喜欢看尸体燃烧的人不会太多。然后就有人开始拍摄那个小窗户。



我聚精会神的看,视频的清晰度不高,应该是比较老的手机拍摄的。火焰升起的时候,温度很高,一下尸体就开始全面燃烧,衣服一下就烧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那尸体忽然就转身半趴了起来,看着小窗户,速度非常快。



在那个瞬间我能清晰的看到,尸体的眼睛睁开了,但里面没有眼珠,只有眼白。那张脸不是一张活人的脸,明显是一具死物,但他的动作非常迅猛,就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样。



那表情极度的冷漠,如果见过粽子的人,对于粽子的表情都会有非常深刻的印象,死物的脸的表情,极度的“死气”。



那一下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它忽然就半趴起来,速度太快。



接着它的皮肤就全部烧了起来,一下表皮就全部烧焦了,很多地方露出了皮肤里的肉。



很多人都看过人体解剖图,知道没有皮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说实话那样子虽然吓人,但因为看的太多了,所以没有邪祟的感觉。



但老人的表皮烧焦之后露出了大概肌肉的状态,才是极度吓人的地方。



它表皮之下的肌肉形成的五官,比例完全不对,绝对不是我们看到的解刨图上的那种脸,火光中,我就像看到了穿着人皮的另外一种生物一样,而此时人皮被烧光了,露出了真身,那脸我无法形容,但绝对不是人脸,如果一定要说,我觉得那是一张有点像动物的脸。而且是某种极度邪祟的动物。



这个镜头非常快,因为火焰温度很高,所有的肌肉全部都焦黑开始变得无法分辨。这个时候拍摄的人才反应过来,开始大声尖叫。



这个时候有普通话的声音在说:“会动很正常,不要惊慌,肌肉还没有死,烫了自然会蜷缩。”



就在这个瞬间,镜头直接拍到了,一团焦黑的东西直接撞到了小窗户上。



这一下镜头被吓的直接移开了。



拍摄到这里停止,或者说,镜头开始乱晃,显然拍摄的人被吓坏了。背景音一片混乱。



小花直接把镜头倒回去,让我看那张皮被烧掉的脸,仔细去看,极度吓人,恐怖谷效应到达了顶峰。



因为那脸有七分像人,但是三分像某种讲不出的动物。但是我因为学过画画,直接可以说出逻辑,就如同婴儿上庭宽,所以如果把一个人画的上庭比较宽,可以让人觉得可爱,其原理就是比例靠近婴儿。



这张脸为什么像动物,是因为眼洞的位置明显上移了,这张脸明显被拉长了。这个老人的皮被烧掉之后,肌肉上五官的感觉就好像全部被异常变长的头骨崩的错位。



很明显,这个老人在死亡之前,就开始了一种奇怪的尸变。



我看着小花,心说我爷爷也是这种情况么?



小花说道:“尸狗吊最早是一群特殊的盗墓贼,为了不惊动死人,他们在发掘凶墓之前,都会进尸死人的尸体,希望掩盖自己的气息,你爷爷当年,年纪轻轻就能够在老九门速发,是因为走过一段歪路。这种奇怪的气息,后来被发现,还有一种神奇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21-7-12 10: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六章

食用古尸掩盖自己气息的机理,目前来看,可以归结为迷信,至少没有什么理论支持。但据说在当年土夫子内,确实有一种体感,尸狗吊盗墓的存活人数,要远远高于普通的淘沙客。



老九门里,做过尸狗吊的人,可考的,应该还有陈皮阿四,他专下凶穴,而这样的行为,对于陈皮阿四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障碍。有争议的是霍仙姑,很多人觉得这种传言是对于她的一种抹黑。



对于女性,很多人都觉得抹黑造成的伤害,会超过男性,有一种女性必然容易被流言伤害的刻板偏见,霍仙姑毫不在意这种说法,从来没有理会过,所以也没有什么信息可以证明真假。



解放后,尸狗吊的数量越来越少,生活变好之后,盗墓的行径也逐渐变少,当时在尸狗吊中,开始出现一种传言,叫做活肉。



也就是你觉得自己的肉活了,不受自己控制了,在自己睡觉之后,或者意识涣散的时候,会出现类似梦游的情况。并且做出非常奇怪的表情。



其实梦游并不吓人,但如果自己会不知不觉的做出某些特殊的表情,比如说,一个人睡着了之后,老婆发现半夜那人自己坐了起来,做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那人说十分生动,说是旺仔牛奶瓶子上那个小人的表情。



那个表情卡通人物看着可爱,但真人要是半夜这么做,那就直接吓炸了。



这种情况经过了很多人的研究——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心智都非常强大——最后他们的结论是:肉活了。



他们的肉,似乎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



这个结论肯定是不精确的,但这种病的出现,让尸狗吊们开始聚集了起来,这些老亡命徒希望通过交流的方式,找到这种疾病的原因和解决的方法。因为经过了多年的运营,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已经很大了,所以其实当时全国有好几个团体,都在处理这个事情。有一些位高权重的,由保健局联系各地的专家会诊,有一些土的,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最后他们定下的规矩,无非就是我们家的那几条,最关键的是,必须火葬而且不能有人围观。



这些组织里,有一只我爷爷参与的那一只,他们草创了一些黑话和接头的暗号,其中就有小花和金万堂会的那种手势,但不要误会,这不是指他们也吃人肉。



但是,老九门二代里面,有一个人名字叫齐羽,他是二代里唯一一个尸狗吊。



这个原因已经不明了,据说齐羽非常非常的精通术数,所以他是不是在试验什么,无人知晓。而齐羽在西沙海底吃了丹药之后,他体内的特殊的体质,似乎让他在一开始,表现出了一种试验成功的迹象。



虽然最终还是失败了,但齐羽变成了一种试验方向。



尸狗吊这个组织,马上迎来了灾难,但这些老狗都十分的狡猾,他们瞬间隐入了民间,无隐无踪,唯一的标识,就是那种手势。



但那个手势也是根据特殊的规律,每年会由十二消息卦的特殊排列方式,发生改变。他们继续寻找着治疗自己的方法,但完全隐藏了起来。而最神奇的是,不知道什么,他们隐藏起来之后,真的没有人能找到他们。



似乎食用古尸确实给了他们一种特殊的buff,这些人的消失,本质上并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确实他们变得极难引人注目。



首先我要说明这没有任何的理论依据,几乎就是一种迷信。



但这个奇怪的体感,确实非常明显,由此,我爷爷意识到,尸狗吊这些人,也只有同样是尸狗吊的自己可以联系到,而这些人,是真正的“活死人”,是真正的隐形的力量。



在解放后的很多布局中,尸狗吊这些人,其实说组织有点高级了,就是一群老淘沙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和这个组织联通,就需要当年的那种手势。



到了后期当然里面也出现了一些不是尸狗吊的人加入其中,而老九门没落之后,尸狗吊组织到底是什么样的,仍旧无人知道,但他们的基本功能,还是存在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传信。



他们有一个很神奇的服务项目,就是很多失踪的人,如果你觉得对方没有死,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而且和老九门有关的话,你可以尝试找到一个尸狗吊,然后给他一封信,让他带信给失踪的人。



之后就几乎一定可以收到一封回信,来自于那个失踪的人,对于老九门来说,失踪,往往意味着,他变成了尸狗吊,躲了起来。



小花和这个组织链接,就是他处心积虑的联系到了一个尸狗吊开始的,他当时给解连环,送了一封信。
 楼主| 发表于 2021-7-14 07: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七章 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解连环是不是解连环,还是说是薛定谔的吴三省,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是小花的叙述,我将其称呼为解连环也没有问题。



在没有明确的证据之前,我仍旧将其认可为一个“人”。



当然小花使用尸狗吊的次数很多,先说这一次,他一开始单纯觉得奇怪:如果事件已经解决了,如果解连环还活着,为什么不现身。这个问题我同样也非常在意,家里摆起三叔灵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如果实在没有原因不现身,那不现身大概率就是已经死亡了,我愿意面对这个后果。



我的理解是先摆上香,万一死了,免得他饿肚子。



小花很聪明,他思索了很久,这封信要怎么写,才可能得到回信。这里我也不知道他的心路历程,但他的信上,其实除了表达自己的疑问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并没有提任何想要见面或者知道真相的要求。但是他非常随意的,在文字里淡淡的提了一句:还需要我做什么,可以告诉我。



这是一种很聪明的姿态,他赌对方长期不出现,是仍旧有事件要解决,如果人处在一种压力下,有可能会遭遇紧急的难关,如果他的信是在这种难关送到,对方可能会病急乱投医。



人类都有这种经历,在特别紧急的时候,身边原来不看好的人,也看好了,不信任的人也会信任起来。



大概在半年之后,他真的收到了回信,按他的说法,他拆信之前吃了好几颗安定,解开拆开信之后,摸上去特别厚的信其实一个字没有,在信封里用纸包着的,是一块干尸的肉。



意思很明白了,你想要来帮忙,就成为我们的一员。



小花非常谨慎,如果是我的话,直接煮开水就涮了,油碟一卷,我就不信有那么难吃。



对于这种事我就是那么冲动。



小花思索了很久,查了资料,然后叫了黑瞎子商量,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最后黑瞎子趁他不注意把东西给吃了。



我想象的画面是,两个人还在研究,小花去取资料,回头的时候,看到东西已经没有了,黑瞎子看着他,打了一个嗝。



后面的过程快速略过,和小花对接的尸狗吊成员,事实上只认可小花成为尸狗吊,这件事情就这么断了。小花非常懊恼,但黑瞎子有自己的考量,很快,黑瞎子就踪迹全无。



大概有那么四个月时间,黑瞎子就像失踪了一样,重新再出现的时候,他就告诉小花。



你师父和你说的,那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



当年的三个家族,制定的计划需要启动,具体尸狗吊们在做什么,没有办法告诉小花,但很快,三个家族中消失的几家人,都会出现。要注意所有做那个手势的人,他们会混在人群中帮助你们。



听到这里,我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联想。



于是齐羽出现了,蛊惑金万堂开始了这一次天下第二陵的探险,于是小花毫不犹豫地上路了,因为小花心里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红家人其实一直远离了这些是非,红家人参与了?



又或者,瞎子的真实背景,难道是红家人?那为什么别人叫他齐先生?他应该姓红。



难道,不是这个齐,是那个旗?是红旗的意思?他的那个旗人,是完全扯几把蛋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08: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八章 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臆想,实际上齐羽出现了,黑瞎子应该也代表齐家,虽然不知道他和齐家的真实关系,小花其实代表了两家人。



齐羽鼓动了金万堂,他对于这个行业毫无感情,于是拉起巨大的声势,而很多尸狗吊就混入了这些被蛊惑的队伍中,一起前往天下第二陵,去解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齐羽和小花见面的时候,齐羽当然也是鼓动小花去完成当年家族长辈预言的“方案”,去解决张起灵不再守门之后,会发生的“奇怪的事情”。所谓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其不可能,其实说的是,没有人可以斗败汪家。



听到这里,我不免有些小骄傲,想叹气说: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但说起来可怜,我不知道我被赋予的:斗败汪家的使命,和小花被赋予的:扑灭后张起灵时代可能发生的未知灾难。哪个更扯淡一点,不由想和他抱头痛哭一下。



小花当时看着齐羽,因为无法从表情了解齐羽的真实想法,所以小花还是花了十分钟往上的时间,他仔细的听着齐羽说话,意识到他说的话里有谎言。



小花当即就觉得,是不是所谓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整件事情,都是齐羽设计的:齐羽有一个很大的计划,需要他们参与。



又或者这件事情是真的,只是齐羽有一个个人目的,掺杂在里面。



同时小花身边的听奴就发现,面前的这个人,体内有两个心跳,其中一个心跳非常的特别。在夏温还在和小花说话的时候,小花忽然发难,就发现夏温这个人特别瘦,怀里躲了一个奇怪的小怪物。



这里因为时间关系,简单的说一下夏温和小怪物之间的关系。



首先很明确,小怪物就是后面的齐羽,来发起天下第二陵探险的,其实是夏温,夏温如何发现齐羽并且将其养起来的,是另外一个故事,这里不展开,我们只需要知道,齐羽的智力是有问题的,它非常敏感,而且锱铢必报,表现出一种类似于野兽的精明。



齐羽偶尔会说话,夏温在和齐羽的相处中,听到了很多的信息,为了私利,他发起了天下第二陵的探险。



他平时会把齐羽放在身上,他身体畸形,但齐羽抱住他,他看上去反而会正常一下,所谓的动作问题,其实就是因为他是两个人。



他和齐羽都是尸狗吊,所以很容易取得同是尸狗吊的信任。



小花直接抓了夏温,夏温为了保命,就告诉小花:那件事情真的发生了。



小花推演逻辑就知道,夏温绝对不可能有渠道知道那件事情发生,之所以用“那件事情”指代,是因为很多事情就算发生了,你也不会觉得和张起灵没守门有关。



我们无法知道那件是哪件事情。



但夏温在小花面前推演了一盘奇门遁甲,其结果让小花毛骨悚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5: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