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十角馆杀人预告》(完结)绫辻行人“本格派推理”成名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5
  回房换好衣服,艾勒里兀自坐在床沿抽完一整根香烟,这才起身走出房间。
  大厅裹,其它两人已在桌子旁边。
  爱伦坡叼根烟,蹙着眉审视右手臂贴了胶布的伤口。凡斯则拿起桌上的水壶,为自己倒了杯咖啡。
  『帮我倒一杯好吗?凡斯。』艾勒里道。
  凡斯默默摇头,掩盖杯子似的捧着咖啡,坐到离爱伦坡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
  『好冷漠。』艾勒里微微一耸肩,走向厨房。他重新洗过杯子和汤匙,顺便拉开抽屉看看。预告杀人的塑胶板还是六块,一点也没有减少。
  『「最后的被害者」、「侦探」--「杀人凶手」……』
  艾勒里回到大厅倒着自己的咖啡,一边自言自语。然后,交互审脱始终沉默不语的爱伦坡和凡斯。
  『即便「杀人凶手」在剩下的我们三人当中--,大概也不可能自动承认吧?』
  爱伦坡眉头一皱,吐出一口烟。凡斯垂下眼,迳自啜着咖啡。艾勒里拿着杯子,坐在距两人各有段距离的座位上。
  不稳定的沉默笼罩大厅。围着十角形桌子散坐各处的三人之间,强烈的猜忌感无法掩饰地交流着。
  『我完全不相信。』爱伦坡以诡异的做作口气打破沉默。『我们当中的一个,会是谋杀其它四人的凶手?』
  『也许是中村青司。』艾勒里加上一句。但是爱伦坡慢慢摇头说道:
  『我并不否定那种可能性,不过--我反对。其实,我原本就不赞成他还活着的说法,太不真实了。』
  艾勒里哼了一声。『那么,凶手在我们当中罗!』
  『所以我刚刚才那么说。』
  爱伦坡愤然拍着桌子,可是艾勒里根本无动于衷,撩撩头发说:『我们再从头检讨一次怎么样?』
  他顶着椅背,仰头看了一下天窗。天空依然如昨,仍是一片昏暗。
  『从塑胶板开始好了--。假定有人预先准备好塑胶板,打算带到岛上来。因为东西面积不大,很容易藏在行李里而不被发现。我们三人当中,谁都可能是凶手。所以--注意听:
  『第三天早上,凶手将塑胶板的预告付诸行动,被害人是欧璐芝。凶手从窗户或门潜入她的房间,下手勒毙死者,凶器是绳子。你不是说绳子还缠在尸首的脖子上吗?爱伦坡。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线索。首要问题是,凶手如何进入欧璐芝的房间?
  『发现当时,门窗都没上锁。她原本就没锁吗?--当然,我们不能否定这种可能。照理说,她不会两边都没上锁,尤其是门。因为前一天塑胶板才出现没多久,她一定感到非常不安。
  『这样又如何呢?可能性相当多,我想基本上可以归纳成下面两种。第一,她忘了锁好窗户,凶手从窗户进去。另一种是凶手唤醒她,她自己打开门锁。』
  『如果凶手从窗户进去,为什么连门锁也打开?』凡斯提出疑问。
  『可能去拿塑胶板,或者把塑胶板贴在门上。不过,假如依照爱伦坡的主张,限定凶手是自己人;那么,我想应该把焦点放在后者,也就是叫醒欧璐芝开门的可能性。
  『虽然是一大早,她也还在睡觉,但是从窗户进去多少会发出声音,万一被发现不就糟了。假如凶手是研究社的伙伴,与其冒那种危险,不如找借口叫醒她,直接开门进去来得安全。以欧璐芝的个性,再奇怪的事也无法拒绝。』
  『可是欧璐芝穿着睡衣,会让男人进屋吗?』
  『或许会,如果对方以紧急事件强迫,她绝对无法狠心不开门,除非那个人是卡。不过,若是针对这一点深入探讨--』艾勒里瞥了一下爱伦坡,接着说:『最可疑的就是你了,爱伦坡。你是她的青梅竹马,对你的警戒当然此对我或凡斯来得少。』
  爱伦坡向前欠欠身子,大声叱道:『胡说八道!我杀了欧璐芝?别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以你的处境,正是杀害欧璐芝的头号嫌犯。试想爱伦坡你当时的心情,不难了解凶手整理尸体的奇妙行径。』
  『那么失踪的手腕怎么解释?我为什么要切下欧璐芝的手,并且带走呢?』
  『别急,爱伦坡。我知道现在讨论的不是唯一完整的答案,还有其它许多可能性。凶手可能是凡斯,也可能是我。只不过,你目前嫌疑最大而已。
  『现在--关于手腕的问题?凶手可能有意重演去年的蓝屋事件,但是老实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模仿。--凡斯,你有何高见?』
  『这个……可能是为了搅乱我们。』
  『唔,爱伦坡,你认为呢?』
  『我不认为凶手那么做,只是为了搅乱我们。不发出大声响地切下手腕,应该是件相当辛苦的工作。』
  『不错,应当是有非干不可的理由。可是,这个理由何在……』艾勒里歪着头,百思不解。
  『这件事暂且搁置一旁,讨论下一个--卡的命案。如果由结论说起,这件案子无法得到唯一的解答。但就我们后来所做的讨论--,我们当中,至少凡斯没有机会在卡的咖啡里下毒。凶手若采用预先施毒的方法,那么,每个人都有嫌疑了。不过如果是这样,问题杯子必须有足以区别其它杯子的记号。这一点仍然有疑问……。
  『因此,在阿嘉莎已经遇害的现在,如果当时以魔术般的快速手法下毒的话,很遗憾的,凶手就非我莫属了。但是还有一个可能--』
  『你是想说我暗中让卡服下迟溶性毒胶囊?』
  爱伦坡插嘴,而艾勒里只是笑着说:『对,不过,那不是个聪明的方法。倘若爱伦坡事先让卡吃了毒胶囊,势必要算准毒发时间正是他喝咖啡的时候,否则万一卡在未食用任何东西时倒地,首先涉嫌的还是我们的准医生。我想,爱伦坡不会那么笨。此外--,还有另一种方法较有可能性。』
  『什么方法?艾勒里。』
  『爱伦坡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家裹在O市称得上数一数二的私人诊所。比方说,卡以身体不适找你商量,或者到你家诊所看过病,这些都不足为奇。总之,假定爱伦坡很了解卡健康上的问题。
  『重点在那天晚上卡老毛病突然发作,比方说是羊癫风。--爱伦坡首先跑过去假装治病,趁混乱中让他服下砒素或番木鳌硷……』
  『看样子你相当怀疑我,只可惜这种论调太不合常理,简直是荒谬。』
  『别这么认真,我只是列举各种可能性而己--。如果你认为我所说的不够合理,同样理由,也必须否定我先前假设藉魔术手法下毒的说法。
  『不晓得该高兴还是悲哀,承蒙你们这么看得起我那一点玩魔术的雕虫小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当众下毒,没有嘴巴说的那么简单。如果我是凶手,绝对避免那种极易穿帮的危险方法。比较之下,事先把毒涂在做了记号的杯子上,这种方法既容易又安全。』
  『可是事实上,杯子并没有任何记号……』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所以其中必定有问题。--那个杯子真的没有记号吗?』艾勒里偏着头,注视桌上装着咖啡的杯子。『没有刮痕、缺口,或者颜色不均匀,和其它杯子同样是苔绿色的十角形……不,等等。』
  『怎么了?』
  『或许--,我们忽略了重要的一件事。』艾勒里倏地从椅子站起,问道:『爱伦坡,当时卡用的杯子还保留原样吗?』
  『嗯,放在厨房柜台的角落……』
  『再检查一次看看。』说着,艾勒里快步走向厨房。『你们两个也来。』
  问题杯子摆在柜台上,盖着白毛巾。艾勒里轻轻揭开毛巾,杯中仍留着一点前晚没暍完的咖啡。
  『--果然没错。』从杯子正上方检视一番,艾勒里轻啧了一声。『全被蒙住了,当时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一点?』
  『到底怎么回事?』
  凡斯一头雾水,爱伦坡也满脸困惑。
  『我看都一样……』
  『不一样。』艾勒里卖关子似的说道。『十角形建筑物、十角形大厅、十角形桌子、十角形天窗、十角形烟灰缸、十角形杯子……。到处都是吸引我们注意的一大堆十角形,使我们看花了眼。』
  『嗯?』
  『这个杯子是有记号的。很明显的,和其它杯子并不一样,还没看出来吗?』
  『啊……』爱伦坡和凡斯同时叫出声来。
  『明白了吧?』艾勒里得意洋洋地点着头,说道:『布满整个建筑物独特的十角形设计,给了我们误导的方向。这个杯子不是十角形,而有十一个角--』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6
  『现在,回到原来的地方。』
  回到大厅桌旁,艾勒里重新审视两人的睑。
  『既然找到杯子的记号,就表示无论凡斯、我或爱伦坡,同样都有毒杀卡的可能。凶手知道十角形杯子当中,只有一个是十一角形,所以事先在那个不同的杯子裹抹上毒药,万一毒杯到了自己手中,大可避不沾唇。』
  『但是,为什么只有一个杯子舆众不同?』
  凡斯不解。
  『大概是中村青司的恶作剧吧。』艾勒里薄唇中含着微笑。『在十角形建筑物里埋藏独一无二的十一角形,匠心独运中还带点俏皮。』
  『只有这一层意义吗?』
  『应该是,虽然这里头的确含有某种暗示倾向……。
  『话说回来--,或许凶手也是无意中发现这个十一角杯,决定加以利用。我想凶手应该是临时起意,因为除非事先定制,否则这种怪杯子不易到手。可以推断是来岛后偶然发现的,像这种机会人人都有。』
  艾勒里双肘搁置桌上,手指交叉在眉间。
  『然后,凶手等其它人熟睡后,潜入摆着尸体的卡房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切下尸体的左手腕,放进浴缸中。和欧璐芝事件同样地,我实在不明白凶手这种行为的目的何在。』
  『阿嘉莎说曾经听到声响,恐怕就是凶手切手腕时弄出来的声音……』
  『没错,爱伦坡。以大家开始神经过敏的状况,凶手当时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既然如此,手腕本身一定具有相当强烈的目的意识……这还是个谜。』艾勒里眉间的皱纹更深了。『--总之,必须先确认我们三人对这些事件郡有同等的机会,然后再谈别的。』
  『接着,是阿嘉莎--不,陆路先。』凡斯这么说。
  但是艾勒里摇头否定。『在那之前,还有我--谋杀艾勒里未遂,也就是昨天的地下室事件。
  『前一夜卡倒地前,我提起关于地下室的事。可能是凶手听了那番话,在切下卡的手腕和贴好塑胶板后,偷偷出去设陷阱,当时所有人全在场,因此大家都有嫌疑,只有我是被害人,可以脱除嫌疑……』
  艾勒里窥探二人的脸,爱伦坡和凡斯默默交换了个眼色,表示不以为然。
  『不错,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我不是在演戏,况且只受了点轻伤--。那么,现在讨论陆路的遇害……』艾勒里略作沈思。『--这件事有点蹊跷,现场在屋外,而且是击杀……。还有,这次并没有出现凶手前两次执意表现的「手腕模仿』模式,我觉得性质似乎不一样。』
  『的确。不过,三名嫌犯依然没变吧?』爱伦坡说道。
  艾勒里频频抚摸细削的下巴说:『当然没变……。有关陆路遇害状况的考察暂且搁下,必须再多加思考--。
  『最后是阿嘉莎事件,正如刚才调查所知,她的口红含有氰酸化合物。唯一的问题是,何时下的毒?
  『口红应该一直在她的房间--化妆包里面。在欧璐芝和卡遇害后,前天开始阿嘉莎就变得有点神经质,因此她不会忘记随时锁好房问。换句话说,凶手完全没有机会潜入房中。另一方面,阿嘉莎不是每天都会擦口红吗?根据她今晨遇害这一点来推断,下毒时间应该在昨天下午到晚上……』
  『艾勒里,听我说。』
  『什么事,凡斯?』
  『我觉得阿嘉莎今天早上用的颜色和昨天不同。』
  『什么?』
  『今天颜色不是很鲜艳吗?一点都不像死人的嘴唇,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凡斯木讷地接着说:『她一向--用比较柔和的粉红色,那种漂亮的玫瑰粉红……』
  『啊哈!』艾勒里啪地弹了一下手指。『这么说,化妆包裹有两支口红,其中一支是粉红色。原来如此,红色那支早就被下了毒。可能在第一天或第二天,凶手趁阿嘉莎尚未提高警觉时,偷偷在红色唇膏抹上毒药。直到今天早上,她才用了那支口红……』
  『定时炸弹。』爱伦坡口中喃喃念道。『这件事三人机会均等。』
  『结果还是一样。爱伦坡,既然以凶手是我们三人之一为前提,何必一再重复提到三个人都有嫌疑?』
  『你的意思是什么?艾勒里。』
  『我们来表决,以多数票决定。』艾勒里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开个玩笑,调剂一下。总之,现在来听听各位的意见。凡斯,你觉得谁最可疑?』
  『爱伦坡。』很意外地,凡斯答得相当干脆。
  『什么?』爱伦坡脸色大变,刚想叼入口中的香烟又放回桌上。『不是我。--唉……光这么说,你们不会相信。』
  『当然,口说无凭。依我看,也是你最可疑。』艾勒里淡然说道。
  爱伦坡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出口便问:『理由何在?我为什么最可疑?』
  『动机。』
  『动机?什么动机?我为什么杀害四名伙伴?说来听听,艾勒里。』
  『听说今堂目前住在精神科医院疗养?』
  艾勒里平淡的这句话,说得爱伦坡张口结舌,紧握的双拳顿时失去血色,微颤不已。
  『几年前,令堂因企图杀害住院病人而被捕。当时,她已经精神错乱……』
  『真的吗?艾勒里。』凡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种事,我一点都……』
  『由于事关医院的声誉,令尊只好设法息事宁人。可能是给了对方一大笔钱,私下和解。当时从中斡旋的律师正好是我父亲的朋友,所以我才知道这件事。--身为医生的妻子,精神上的负担一定相当大吧?神经过于细腻的女性可能无法胜任,或者以为深爱的丈夫会被病人夺走……』
  『住口!』爱伦坡怒声扬起。『不要再说我母亲的事!』
  艾勒里吹了声口哨,闭口不言。爱伦坡依然紧握拳头低着头,沉默半晌,突然低声发笑,喃喃说道:『你是说,我也是疯子……』然后,他正色注视艾勒里和凡斯。『告诉你们,两位也有动机。』
  『哦?洗耳恭听。』
  『首先是凡斯。--我记得在你中学时,父母双双被强盗杀害,连妹妹也未能幸免……。因此,我们这些以命案为乐的人,令你非常愤怒。对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伦坡这番带刺的话,使得凡斯一下子苍白了脸。『胡说--如果我有那种心态,当初就不会参加研究社。』他解释道。『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况且,我不认为推理小说迷赞许杀人。所以--我不是和大家一起到这种地方来了吗……』
  『这很难说。』接着,爱伦坡锐利的视线转移到艾勒里身上。『还有你,艾勒里。』
  『我的动机是什么?』
  『你虽然分析了一大套,却不能否认曾经说过讨厌卡动不动就找你麻烦。』
  『我向卡下了毒手?』艾勒里愕然瞪大眼睛。『--哈,你是指其它三人的遇害只是一种掩饰?简直胡扯!我再讨厌卡,也不到非置他于死地不可,更不用说还得连累无辜呢!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怎么可能因此杀人?』
  『对你来说,这一点点动机就非常足够了,杀个人不就像打死一只讨厌的苍蝇而已。』
  『嘿,我真的像个冷血动物吗?』
  『虽然没那么严重,但就人格的缺陷而言,意义是一样的。我认为你是拿杀人当玩笑的人。--凡斯,你觉得呢?』
  『--或许是吧。』凡斯面无表情地点头。
  瞬间,艾勒里脸上流露难以形容的复杂表情,随即苦笑地耸肩说道:『我是该检点自己的言行了。』
  于是,三人陷入沉默中。
  阴郁混浊的大厅空气带着强烈的黏性,胶缠住每一个人的心。周围的白色十字形,仿佛比往日更加歪斜了。
  这种状态持续良久,--陡然响起一阵嘈杂,风声舆林木摇晃声此起彼落。正诧异间,耳边传来轻敲屋顶的微细声响。
  『哦?下雨了……』
  望着天窗玻璃开始浮现的水滴,艾勒里低喃道。雨声渐大,似乎要更加孤立被隔绝岛上的他们,那么强劲,那么激狂……。
  艾勒里突然叫了一声,望着天井站起来。
  『怎么了?』爱伦坡狐疑似的问。
  『没……。不,等一下。』说着,艾勒里回头看看玄关,倏地弹起身子。『脚印!』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7
  雨千军万马般倾盆而下,雨声舆波浪声相应和,整个小岛即将成为巨大漩涡的俘虏。
  艾勒里顾不得全身淋湿,在雨中奔跑。他舍弃松林拱门的迂回小道,穿过松树列直往右方的蓝屋遗迹。
  他中途一度止步回顾,看见爱伦坡和凡斯也随后追来。
  『快点!雨水会冲走脚印!』叫着,艾勒里又全力向前跑。
  数度险些被草根绊倒,依然不懈地在林间穿梭奔驰。来到屋邸前院时,陆路陈尸处的脚印勉强还保留原状。
  不久,爱伦坡和凡斯追赶而至。艾勒里气喘吁吁,指着脚印那边。『事关我们的命运,记牢脚印的位置。』
  冷冽的风雨吹打下,他们逐一将残留地面的几道脚印印入脑中。水滞留,流出,脚印渐渐崩坏流失……。
  过了一会儿,艾勒里撩拨濡湿的发绺,转过身说:『回去吧,全身都在发冷。』
  换掉湿衣服,三人马上集合在大厅桌前。
  『你们坐过来好吗?这件事相当重要。』艾勒里说着拿起笔,打开房中带来的一本笔记。爱伦坡和凡斯有些犹豫,不久也离座靠到艾勒里两旁。
  『趁印象还深赶紧画下来。首先--这是蓝屋用地。』
  艾勒里用一整页纸画下一个长方形,然后在上半部画了个横向的长方形。
  『这是建筑物遗迹--瓦砾堆。然后,这是从断屋到岩区的阶梯……』
  大长方形左边中间处做上记号。
  『右下方是往十角馆的方向,下面是松树林。--陆路就是倒在这里。』
  在中央靠右下侧画上人体标志后,艾勒里注视二人的脸说道:『现在,脚印应该怎么画?』
  『首先,往房屋遗迹的入口--松木拱门那边,朝阶梯走去有一道脚印。』爱伦坡抚弄着下巴的胡须,答道。
  『其次,同样地从入口直接到陆路的尸体又折同去,有三道凌乱的来回脚印。还有……』
  『从阶梯到陆路倒地处有两条,相当凌乱。』  艾勒里自己也说着,  一一在图中画出表示脚印的箭头。爱伦坡点点头,又说:『对。我记得从尸体直接到阶梯好像还有一道?』
  『没错。--是在这里吧?凡斯,这样对不对?』
  『嗯,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好,完成了。』
  画好全部箭头,艾勒里把笔记摆在便于三人观阅的位置。
  『当时,我从松木拱门跑到房屋遗迹发现陆路的尸体。随后你们两人赶来,也是直接跑到陈尸处。后来,我和爱伦坡抬尸体,凡斯跟在后头,从原路同十角馆。可想而知,这三组凌乱的来回脚印是我们三人留下的。这些,可以暂时不列为检讨对象……』
  艾勒里顿了一下,抚理潮湿的头发。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这些脚印?』蹙起眉头,爱伦坡反问。
  『不错。接近凶案现场的人有我、爱伦坡和凡斯,以及凶手。包括陆路本身在内,到尸体附近的脚印应该有五对,总数是没错,可是……』
  『等一下,艾勒里。』爱伦坡盯着笔记上的图,说道:『假如除去发现陆路时我们三人的脚印,就剩下从入口到阶梯一道,阶梯到尸体两道,以及从尸体回阶梯的一道……』
  『怎么样?有问题吧?从入口到阶梯的脚印,可以断定是陆路所留下。从阶梯到尸体两道中的一道,当然是陆路的脚印。剩下的两道--往返阶梯与尸体间的一对,自然是凶手的脚印。但是,凶手究竟来自何方,去向何处?』
  『阶梯……』
  『对,阶梯下面就是海。记得吗?下头的岩区左右都是断崖。从海那边上陆,除了由岩区阶梯或海湾栈桥的石阶,没有第二条路。既然如此,凶手如何到这岩区?又从这儿到何处?如果绕到海湾那边,必须回经突出的绝壁。水相当深,凶手非游泳不可。在这样的季节,试想水温究竟有几度?』
  爱伦坡拿起烟盒,沈吟着。凡斯目光投注桌上的笔记,说道:『所以呢……?』
  『所以,问题在于凶手为何采取那样的行动?』
  在如此紧迫的状况中,艾勒里似乎独自享受着解谜之乐。而凡斯只是双手插入鹅毛背心口袋,沉默不语。
  低喃一声,爱伦坡开口了。『凶手是在十角馆里的我们三人之一--,因此他不必特地走下岩区,再经由海路回去。换句话说,他只要走回这里就可以了。至于脚印的大小和形状,走路时拖踩着地面就足以瞒人。我们这儿没有专门监识人员,无法辨认精确的足印。但是凶手并没有刻意毁去脚印,也就是说--他有不得已的理由,非回海那边不可……』
  『不错,答案已经非常明显。』艾勒里满意地点着头,离座起身。『该吃饭了吧?--已经三点了。』
  『吃饭?』凡斯投以讶异的眼光。
  『这种时候吃饭……。凶手到底为什么……』
  『回头再说,现在犯不着这么着急。从早上到现在,咱们什么都没吃呢!』
  说着,艾勒里转身,独自走向厨房。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8
  『现在--』艾勒里开口时,已是吃完简单的携带食品,并且喝过一杯咖啡的时候。
  『肚子填饱了,来解决刚才的问题如何?』
  『当然赞成,别卖关子了。』爱伦坡回答,凡斯也默默点头。
  自从艾勒里提起脚印的事之后,言行举止便令其它二人颇为困惑。吃饭的当儿,他们满腹疑虑,频频窥视艾勒里的神态,然而他的态度始终悠然自若,嘴边挂着一如往昔的微笑。
  『好,』艾勒里把餐具和杯子推到桌子中央,打开先前那本笔记,看着上面的图说:『先温习要点,听清楚了。
  『刚才推测凶手的脚印只是往返尸体和阶梯间的两道,就是说凶手来自海那边又回到海那边。倘若以凶手是我们当中之一为前提,来追踪他的路线……。
  『首先,他从十角馆到海湾,由那儿下海游到岩区,然后爬阶梯到房屋遗迹。行凶后,又经由原路回到这里。刚刚爱伦坡说起凶手回海那边的必然性,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再怎么想都是无稽之谈,根本没有所谓必然性或现实性。』
  『那么,艾勒里,你是说--凶手是我们以外的第三者……从海那边--岛外某处到这儿来?』
  『为什么不能有这种可能呢?爱伦坡。』艾勒里合上笔记。『此时此刻,凶手是外来者不是最合逻辑吗?尽管我们没办法离开这个岛,但却不表示第三者不能到此。这个神秘客大可搭船过来,那么我们就不必强做游泳渡海的无理解释了。』
  『船……』
  『欧璐芝和陆路为何都是大清早遇害?因为在不被我们察觉的情况下登陆此岛,以半夜到清晨这段时间为最适宜。两位觉得怎么样?』艾勒里从口袋里摸出赛拉姆烟盒,发现已经没烟便把空盒抛到桌上,然后,要求反应似的看着二人。
  『要烟吗?』说着,爱伦坡把自己的云雀烟盒滑向艾勒里那头,一边道:『我想应该赞成吧。』
  艾勒里取根烟叼在口裹,擦了火柴。
  『凡斯呢?』
  『艾勒里分析得很对。--也给我一根好吗?爱伦坡。』
  『没问题。』艾勒里把爱伦坡的烟盒传给凡斯。
  『不过,艾勒里,就算你说对了。第一个疑问,凶手为什么做那些塑胶板?』爱伦坡间道。
  『不仅是「被害者」,连「侦探」和「杀人凶手」也一应俱全,那就是塑胶板的妙用。』艾勒里眯起眼睛,吐出一口烟。『第一是让我们相信「凶手」在七人当中,而对外人没有防备。』
  『第二呢?』
  『大概是制造心理压迫吧?凶手的目的是让最后剩下的几个人互相猜忌,甚至互相残杀,也就是所谓借刀杀人。--无论如何,凶手最终的目的是杀掉我们七个人。』
  『太狠了……』点了根香烟,凡斯喃喃说着。
  『还有一个疑问--』爱伦坡用粗大的拇指用力按着太阳穴问道。『杀害陆路后,凶手为何直接回海那边?』
  『你是指什么?』凡斯递回烟盒,反问道。
  『就是说--,凶手既然要我们以为是自己人干的,当时应该在房屋入口和阶梯间来回走动,多留下一些脚印才是上策。这点事情,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是不是他没有注意到地上留下脚印?』
  『杀了人就直接离开小岛了?那么,「第三个被害者」的塑胶板什么时侯贴的?』
  『这……』
  凡斯无言以对,爱伦坡转问艾勒里。
  『你怎么解释,艾勒里?』
  『是这样的,』说着,艾勒里把香烟搁在烟灰缸上。『就像凡斯所说,他有可能没有留意到脚印。如果不是的话,凶手应该不会忘掉在入口和阶梯间制造一些来回的脚印。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表示一定有什么突发状况。配合陆路遇害的情形加以推测,就可以说明此事。
  『陆路是被击毙的,从阶梯一路而来的凌乱脚印推想,当时凶手可能在后头追杀。恐怕是陆路在岩区发现了凶手和船--多半是凶手正要离岛的时候。
  『陆路撞见后拔腿就逃,凶手立刻追了上来。这时,陆路当然会出声求救。追上跑得慢的陆路灭口后,凶手很焦急。如果其它的人听到声昔,马上出来察看就糟了。他本身可以就近躲起来,可是船也不能被发现。于是凶手顾不得脚印,连忙回岩区把船开到海湾,然后窥探上面有没有开始找寻陆路的声音。很幸运地,并没有任何人出来。接着,凶手直上十角馆在厨房窗口窥视动静,确定的确没人起床后,便潜入大厅贴塑胶板。随即撇下脚印的事,立刻离岛。因为如果再折回房屋遗迹,时间上实在太危险。』
  『嗯。--凶手在岛上待了一整夜?』
  『我想他每晚都来,一入夜就来监视我们。』
  『躲在卧房窗口下头?』
  『大概是吧。--不,也可能在……』
  『那段时间,船一直靠在海湾或岩区?』
  『也许藏起来了。如果是艘小橡皮艇。可以带到林中收叠起来,或者加上重物沉入水中。』
  『橡皮艇?』爱伦坡皱起眉头。『那玩意儿能够往返本土?』
  『不必跑那么远,眼前就有绝佳的藏身处。』
  『--猫岛?』
  『对,正是猫岛。我想,凶手可能在那里搭帐篷。从那个岛过来,手划橡皮艇就绰绰有余。』
  『没错,那个地方……』
  『现在,再度归纳凶手的行动。』艾勒里把笔记夹在腋下,玩弄起不知何时掏出来摆在桌上的蓝底纸牌,继续说道:『昨夜,凶手也从猫岛潜到岛上。他先窥探我们的动向,寻找下次下手的机会没能得逞,便在黎明时分前往岩区。当时,昨晚的雨恐伯还没停,所以从房屋入口到阶梯那段路没有留下凶手的脚印。
  『后来,当凶手在岩区准备小艇时,雨停了,地面成为会留下脚印的状态。就在那时候,陆路来了。不过我不明白,那家伙为何在那种时间到那儿去--。
  『凶手觉察陆路撞见自己的行迹,连忙就近捡了块石头追赶陆路,企图杀人灭口。得手后担心有人听到惨叫声出来探视,便先把小艇划出海湾窥视片刻,确定没人起床后,潜入十角馆贴上塑胶板。--这就是经过的情形。』
  爱伦坡手肘搁放桌上,拇指仍然按着太阳穴,忿忿说道:『那么,艾勒里,藏在猫岛的真凶究竟是谁?』
  『当然是中村青司。』艾勒里毫不犹豫地断言。『我一开始就这么说过。刚才怀疑爱伦坡,完全不是真心话。』
  『就算我退让一步,承认青司还活着的可能性--。但是,或许是别人也未可知。青司杀害我们的动机何在?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难不成又要以他发疯了一句话带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到动机,他有得是动机。』
  『什么?』
  『你说什么?』
  爱伦坡和凡斯同声问道,双双向前挪挪身子。艾勒里把牌在桌上摊成蝴蝶结形,又利落地收起。
  『刚才我们彼此列举了许多动机,然而中村青司却有更加明确的动机。昨晚我回房后才想到……』
  『真的?』
  『是什么?艾勒里。』
  『中村千织--。记得吧?』
  微暗的大厅裹,沉默暂时驻足。
  波浪声,波浪声……。敲打屋顶的雨声已然消失,骤雨似乎停了。
  『--中村千织?』凡斯的声音细微而低落。
  『对,去年一月由于我们无意的过失而猝死的学抹--中村千织。』
  『中村……中村青司、中村千织……』爱伦坡吟唱似的喃喃低语。『难道……』
  『没错,我只能这么想,中村千织是中村青司的女儿。』
  『啊……』爱伦坡眉间的皱纹皱得更深了,从烟盒中敲出一根烟,直接叼在嘴裹。凡斯不语,双手环抱后脑闭起眼睛。艾勒里继续往下说。
  『半年前本岛命案的凶手,正是青司本人。他以失踪的园丁,或者另寻体格、年龄及血型和自己相符的男人为替身烧死火中,自己活了下来。然后,向间接害死女儿的我们展开复仇行动……』
  突然--
  爱伦坡喉间发出异声。
  『怎么了?』
  『爱伦坡?』
  椅子激烈作响,爱伦坡摇晃身子摔倒地上。
  『爱伦坡!』
  艾勒里和凡斯冲上去,想要扶他起来。不料爱伦坡挥开他们的手,猛力扭动身体。不久--。
  随着剧烈的痉挛,他仰卧地面,四肢突地伸向半空,然后绵软地瘫落地上。就这样,爱伦坡结束了他的一生。
  只吸了一口的香烟抛落在青瓷砖地上,冉冉升起紫烟。艾勒里和凡斯呆若木鸡,茫然俯视再也不会动的『最后的被害者』。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9
  白日渐没的天空,依旧灰云低垂,看样子不会再下雨。抖动林木的风已经停息,周而复始的波浪声也彷佛失去生气般沈滞无声。
  两人合力把爱伦坡的尸体抬回他的房间。
  房间里,地上的拼图仍是凡斯上次所见模样,几乎毫无进展。歪着头的小狐狸,可爱的表情似乎非常悲伤。
  两人避开未完成的拼图,让爱伦坡壮硕的身体躺卧床上。等凡斯盖上毛毯后,艾勒里为死去的他阖上眼皮。苦闷歪扭的嘴边,微微飘散杏仁香……。
  默祷片刻,两人沉默的走回大厅。
  『真正是定时装置,可恶--』用力踩熄仍在地上飘着烟气的香烟,艾勒里气愤得声音发抖。『爱伦坡的烟盒里,一定被混入一根含有氰酸的毒香烟。可能是潜入房中--,用针筒注入。』
  『是青司干的?』
  『当然。』
  『这么说,我们也有危险……』
  凡斯软绵绵地瘫在椅子上,低喃着。艾勒里走到桌边,僵着手点了灯。白色的十角形房间,开始在微光中摇晃灯影--。
  『中村青司……』凝视火焰,艾勒里喃喃自语。『想起来没有,凡斯?青司本是十角馆主人,他不但熟知全岛和建筑物内外情况,八成也持有这儿全部房间的另一份钥匙。』
  『另一份钥匙?』
  『纵火焚烧蓝屋时,便带在身上藏匿起来。--所以,他可以自由进出所有的房间。在阿嘉莎口红里下毒,或勒毙欧璐芝都易如反掌。当然,爱伦坡的香烟也是一样。他穿梭我们的死角,如影子般徘徊在这栋建筑物。我们就是跃入十角馆陷阱里一群可怜的猎物。』
  『我在书刊上看过,他以前是建筑师……』
  『好像是,或许这座十角馆正是他自己设计的杰作。一切都是他造的……。不,等等,说不定……』
  艾勒里锐利的目光环视大厅。
  『怎么了?艾勒里。』
  『我刚刚想到--用来毒杀卡的那个杯子。』
  『那个十一角杯?』
  『对,那个杯子可能不是用做记号而已--记得吗?凡斯,你不是说过为什么只有一个那样的杯子?』
  『哦,我是说过……』
  『当时,我以为只是青司的恶作剧。现在想想,说不定真的含有某种暗示--。千篇一律的十角形建筑物中,独独设置一个十一角形……。怎么样,想到什么没有?』
  『十角形中的十一角形?如果暗示什么的话……』喃喃说着,几斯挑了一下眉毛。『会不会是--有第十一个房间?』
  『对。』艾勒里认真地点头。『我也这么想--。这栋建筑物中央大厅除外,共有十个同样的梯形房间。浴厕、盥洗室算一个房间,厨房、玄关大厅,以及七间客房--是否在这十个房间以外,某处还隐藏着一个房间……』
  『难道青司不是躲在厨房窗口,而是从那密室中探查我们的动静?』
  『正是如此。』
  『可是,密室在那儿呢……』
  『依照建筑物的构造推断,应该是在地下--』
  艾勒里撇撇嘴,淡然一笑。
  『那个十一角杯,就是开启密门的钥匙。』
  那是设在厨房地板下的储藏箱里面。
  储藏箱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地板的一部分是个长八十公分,宽一公尺左右的盖子,一拉把手便可轻易打开。
  洞的深度大约五十公分,四周及底部都是白漆木板,里头什么也没有。
  『就是这个,凡斯。』艾勒里指着说。
  『我猜想是在放杯子的厨房里,果然不出所料--』
  手电筒的光照在储藏箱的底板--仔细观察,才能看到中央有个直径数公分的浅洞,洞口稍外侧可见圆形的凹陷痕迹。
  『凡斯,杯子给我。』
  『剩下的咖啡怎么办?』
  『这个时候只有倒掉了。』
  艾勒里接过杯子,趴在地板上。右手伸入储藏箱中,试着把杯子套入中央的洞裹。
  『行了,完全吻合。』
  十一角形的匙孔和钥匙会合了。
  『转转看……』
  慢慢使劲扭转,沿着周围凹陷的洞果然开始转动,不一会儿,传出咔嚓一声确实的回答。
  『好,打开罗--』
  艾勒里轻轻从洞口拔下杯子。--这时,白色底板开始静静往下倾斜。
  『了不起。』艾勒里咕哝着。『这是类似齿轮的构造,使木板滑落时不会发出声音。』
  不久,两入眼底出现通往地下密室的阶梯。
  『进去看看,凡斯。』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好不要下去。』凡斯逃避的口气说道:『万一遭到埋伏……』
  『没关系,天刚刚暗下来,青司可能还没来。即使他在里面,我们二对一,怕什么!』
  『可是……』
  『如果害怕,在这儿等着,我一个人下去。』
  『啊……等等我,艾勒里……』
  潮湿发酸的气味扑鼻而来。
  仰赖艾勒里所携的手电筒,两人迈入漆黑的洞中。
  阶梯虽然老旧,却很牢靠。轻轻踩下去,不会发出一点嘎吱声。
  为了不重蹈覆辙,走在前面的艾勒里谨慎地踏稳脚步前进。
  走了不到十级,下面果然是个相当宽敞的房间。大约包括厨房正下方,到中央大厅的全部面积。
  地板和墙壁都是混凝土,没有任何家具。比艾勒里略高的天花板上开了几个小洞,微光由此泄入。
  『那是油灯的光。』
  艾勒里嗫嚅着声音说道:
  『就在大厅下面。原来我们所说的话,全被他听见了……』
  『青司果然躲在这里……?』
  『不错,他一定在这儿竖耳倾听我们的一举一动。--若是这样,应该也有通到建筑物外面的密道……』
  艾勒里逡照周围墙壁,醒臼的黑色斑点、肮换的混凝土,到处都是龟裂及修补的痕迹……。
  『那边!』说着,艾勒里止住光环。
  下了阶梯右内侧一隅,有个古老的木门。
  艾勒里和凡斯走到门前,停下脚步。接着,艾勒里伸手握住覆满红绣的把手。
  『不知会通到那儿?』凡斯压低声音问道。
  『现在……』艾勒里小心翼翼地旋转把手。沉重的声音响起,木门动了。屏住呼吸擦动把手,门慢慢打开……。
  瞬霎间,两人闷哼一声双双掩鼻。
  『这是什么?』
  『好难闻……』
  黑暗中充满强烈的异臭,那是一股令人反胃的恶臭。
  两人立刻意识到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臭气,剧烈的生理厌恶感使他们骤生寒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那是腐肉的气味,生物腐败的臭味。可是……。
  艾勒里以颤抖不止的手握紧手电筒,照向门那头的黑暗彼方。
  黑暗持续到深处,果不其然,正是通到外面的密道,
  光环徐徐下降,照回脏污的混凝土地……。
  『哇!』
  艾勒里与凡斯齐声尖叫。
  异臭的来源,就在这里。
  微光照映下,赫然出现状极恐怖的肉块。残缺不全的尸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污黑而空洞的眼窝敞开着……。毋庸置疑,那是一具半呈骷髅状的人类尸体。
 楼主| 发表于 2021-7-26 09: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夜半时分--
  十角形大厅不见人迹。油灯已熄,只有无边的黑暗交缠在混浊的寂静中。
  似在遥远世界尽情演奏的波浪声,永不懈怠地响起。向黑暗开口的十角形天窗,冒出零星火花……。
  突然间--。
  建筑物某处传来硬帮帮的声音,随即转为生物吐气般的声音。不久,平静的声音逐渐膨胀、成长……。
  片刻之后,十角馆已是一片火海。
  白色的建筑物笼罩在透明火光中,吐着蒙蒙烟气。震撼大气的轰隆巨响,威猛凶狂的巨大火焰,穿过夜空流云冲向天际……。
  这种不寻常的光,毫无阻拦地抵达隔岸的S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8 17: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