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朦胧的晨光

[转帖] 《隐秘而伟大》特殊年代地下工作者传奇(完结),作者:黄琛 蒲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宪民望着他,仿佛看到了那个曾经也迷惘过的自己,那些迷惘过的很多人。“‘人,应该忠于年轻时的梦想。’这是德国诗人席勒说的话。曾经有人把这句话送给我,现在我也同样送给你。走吧,年轻人。”说罢,陈宪民走到墙边坐下。顾耀东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但对方已经不打算再多说一句话。
夏继成沉默地站在门口,仿佛已经能看到顾耀东脸上的失落。其实他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放任顾耀东去做了。他好奇顾耀东会走到哪一步,更重要的原因是这是唯一能解开顾耀东心结的办法。他不希望这个小警察从此只能畏畏缩缩地躲在负罪感里度日,于是一路护他到这里。一直以为,顾耀东此番“劫狱”带给自己的或许是一两个需要善后但还不算太棘手的麻烦;又或者一切顺利,不用替他收拾烂摊子;再或者他还展现出些许成为地下情工人员的能力,给他一点惊喜。但他从未想过,顾耀东给他带来的会是感动。
顾耀东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看守所的,他失神地晃进警察局大楼,失神地朝大门口晃去。夏继成“碰巧”从楼上下来,看起来像是刚下班的样子。在这个时候见到顾耀东,他表现得十分意外。
“二处聚会,你怎么还在这儿?”
顾耀东摸出警哨:“报告处长,白天弄丢了警哨,怕挨骂,所以想找到再去。”
夏继成打量着他,手上和脸上有血迹,头发上的汗水依然没有干透。“你是去西天取警哨了吗?一副遭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样子。”
顾耀东没有说话。寂静的大楼里,从他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叫声显得格外响亮。
凉爽的夜风拂着法桐,叶子沙沙作响。顾耀东坐在树下的小面摊,抱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狼吞虎咽。夏继成坐在一旁,面前只放了一个小酒瓶,一只酒杯。顾耀东自始至终没有抬头,他大口地几乎连气都不喘地往嘴里塞着面条,似乎想借此堵住什么东西。
夏继成:“慢点吃,没吃饱就再叫一碗。”
顾耀东头越埋越低,越吃越快,不敢有片刻停顿。夏继成不是一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这种时候,他只能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明白地嘀咕着:“就不知道吃了饭再找警哨吗?肚子叫得跟敲钟一样。”
顾耀东抱起面碗大口喝汤,眼泪终于再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夏继成默默看了他片刻,喝着酒望向了别处。树叶依然沙沙地摇着,如此温和。
面吃完了,二处聚会还是要去的。夏继成开车,顾耀东坐在后座,望着车窗外的法桐和霓虹灯交错闪过,刚刚在牢房里发生的一切恍如一场梦。手上被锉刀划破的伤口隐隐作痛,但有一句话比伤口更加清晰地戳动他的神经。
他抹掉脸上最后一点泪痕,很认真地说:“处长,我今天遇见一个人,他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人应该忠于年轻时的梦想。”
“这话说得很对呀。是什么人说的?”
“一个叫席勒的诗人。”
“哦,你今天遇见的就是这个诗人?”
这问题忽然让顾耀东觉得鸡同鸭讲。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并且不想再多解释哪怕半句:“只是突然想起您了。”
“我和说这句话的人很像吗?”
“不。你们完全不一样。”是啊,无知,庸俗,一个整日只知道啃鸡腿打麻将玩忽职守假公济私的俗人,哪里知道什么诗人,什么梦想。他和陈宪民当然不一样,大概也和任何一个年轻时有梦想的人不一样。夏继成从后视镜看向坐在后座一本正经鄙夷着自己的顾耀东,忍着没有笑出声。
顾耀东:“处长,明天的押送任务,我想请个假。”
“这不可能。”
“我还想当警察,可我怕明天的行动会让我对‘警察’这两个字彻底失望。”
顾耀东说得很认真,夏继成也回答得难得认真:“就当是自己的成人礼吧。这个世界不会和想象中一样美好,但说不定会发现,它也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糟糕透顶。”
小酒馆门口的厨子在“啪啪”摔着面团。顾耀东一下车,就被夏继成推到刑二处的桌前杵着。一桌子正在喝酒笑闹的警员齐刷刷地看向他,仿佛在看不速之客。气氛就像门口烘烧饼的炉子一样干巴。
赵志勇看见他脸上和衣服上有血渍,小声问道:“你跟人打架了?”
顾耀东:“不小心摔了一跤。”
肖大头:“走错地方了吧!这是二处聚会,不是一处。”
夏继成从后面走了上来,众人赶紧起身。
夏继成:“都坐吧。想吃什么菜尽管点。不过酒都节制点儿,明天还有任务。”
李队长:“您放心,我保证看着他们。”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继成走过来拿起酒瓶:“今天只有一杯酒是例外。”他倒了两杯酒,自己拿了一杯,另一杯塞给了顾耀东。“顾警官进警局一个月,今天头一次一起吃饭。这杯酒,算是我代表刑二处欢迎他。”
顾耀东犹豫片刻,仰头一口喝光了。夏继成也干了这杯酒,然后郑重地把酒杯放在桌上,看着这帮二处的警员。大家面面相觑,桌上的空酒杯显得格外意味深长。又过了好一会儿,夏继成才笑盈盈地说道:“晚上还有牌局,我就不在这儿煞风景了。你们慢慢吃。”
众人起身相送,夏继成离开以后,他们再一次齐刷刷地望向顾耀东。
顾耀东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赵志勇有些不落忍,正要拉他坐下,肖大头发话了。
“赵志勇?”
赵志勇只得坐下。
肖大头问顾耀东:“怎么,人家一处连冷屁股都不愿意给你贴了?”
顾耀东没说话。
“二处最恨吃里爬外。但是既然处长发了话,我们也不能为难你。你起码表示一下诚意。”肖大头把两瓶酒放到顾耀东面前,“这不为过吧?”
赵志勇赶紧偷偷拽李队长:“队长!处长说了要有节制!”
李队长清清嗓子:“一瓶吧,意思意思。”
肖大头哼了一声,拎起一瓶放到顾耀东面前:“这是底线了。想回二处,自己掂量。”
顾耀东一咬牙,拿起酒瓶仰脖子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夏继成今晚并没有牌局,这会儿他已经从鸿丰米店出来了。刚刚在密室,他和老董确认了第二天的营救计划。今天晚上他会把囚车的油放掉三分之二,然后把油箱表改成满油状态。按距离估算,囚车到白外渡桥就会没油,他们一定会就近加油。而那附近唯一的加油站,就是夏继成从一开始选定的,让沈青禾每天从顾家顶楼晒台监视的那一家。加油站已经换成了警委行动队的同志,人救出来以后,就是老董的事情了。
夏继成走到福州路一处街角,沈青禾拿着坤包过来了。二人朝警察局西边的大院走去。侧门上了锁。沈青禾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一边摘下发夹递给夏继成。门锁几秒就被打开了。这样的配合对他们来说再普通不过,几乎不需要什么言语。
二人从侧门进了院子,远远朝正门望去,可以看到门卫室里四名警员正在打麻将。院内露天的地方停有数辆警车和卡车。沈青禾跟着夏继成穿过车辆,进了一间仓库,里面停着几辆押送犯人用的囚车。
夏继成用手电筒照亮了其中一辆的车牌:“是这辆。”他掩上仓库门,守在一旁。沈青禾戴上手套,开始熟练地拆油箱表。
夏继成:“明天你留在顾家,押送车队到一号位置的时候,你就在晒台上挂一条黄色床单,告诉他们可以行动。从晒台西边望下去有个电话亭,如果有情况,我会响两声铃挂断,一共两次。代表马上终止行动。”
沈青禾:“知道了,我会马上把床单撤下来,通知行动队撤离。”油箱表很快就拆下来了,沈青禾一边调试,一边问道:“之前我跟你说顾耀东有点不对劲,没出什么事吧?”
夏继成轻描淡写地说:“他自己溜进看守所,想把陈宪民救出来。”
沈青禾一脸惊诧:“还真的去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我来这里之前。”
“结果呢?”
“失败了。”
“这么冒险的事,怎么不阻止他?”
“他不可能就这样把陈宪民救出去,陈宪民也不会答应跟他走。但是见这一面能让他解开心结,起码知道陈宪民并不责怪他。”
沈青禾“啧”了一声,嘟囔着:“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在你看来倒是意义非凡。”
夏继成笑了:“笨拙,却令人感动。以前只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警察,现在发现,他是一个真正勇敢的人。”沈青禾接过他的话:“因为一个真正勇敢的人,会用生命去冒险,但不会用良心冒险。”夏继成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沈青禾拿着工具从囚车上跳下来:“我也喜欢读席勒的诗。油表改好了。”
夏继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而微妙的东西,但很快就消失了。那些回忆并不能也不应该改变他和沈青禾。夏继成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你还得去个地方。”
沈青禾完全没想到,这天夜里夏继成给自己的第二个任务,是去小酒馆,把那个像死咸鱼一样趴在长凳上不省人事的顾耀东领回家。
电车上,顾耀东坐在沈青禾身边醉得不省人事。车一转弯,他的头就朝沈青禾肩膀靠来。沈青禾很警惕地用一根手指戳开他的头,她看起来那么嫌弃,多用一根手指都嫌多。然而电车减速时,顾耀东又朝前栽去,脑袋“砰”地撞到前面铁栏杆上。在他第三次撞向铁栏杆时,沈青禾忍无可忍地一把拉住了他的耳朵。毕竟是夏继成交代的差事,最终,她还是只能一脸嫌弃地让顾耀东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把顾耀东扛回了家,沈青禾将他扔在床上打算一走了之。顾耀东忽然吼了一声:“骗子!”把沈青禾吓一跳。他躺在床上神志不清地念叨着:“处长就是个骗子……他让我不要忘了初心,可是他从来就没有初心!他根本不知道初心是什么……”
沈青禾慢慢走了过去,弯下腰,凑近了看着顾耀东那张通红的脸,轻轻地,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顾耀东睁眼望着天花板下沈青禾的那张脸,眼神没有焦点:“我就是不懂。我想当好警察,结果做什么都是错的。全都是错的。他们错了,我也错了。”沈青禾正想说什么,那只死咸鱼“哇”地吐了出来……
顾耀东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躺在干干净净的床单上,穿着干干净净的睡衣。窗口上挂着已经洗过的制服,在风里微微晃动着。他猛然想起什么,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越想越不对。
耀东母亲正在准备早饭,顾耀东从楼下跑下来,大声问道:“妈!昨天晚上你给我换的睡衣?”
“没有啊,我跟你爸去打麻将了,回来看见你都已经睡了。”
顾耀东怔了怔:“那也不是我爸了……是我姐?”
“悦西昨晚上倒是带着多多回来了。”
顾悦西正在梳妆台前小心翼翼地描眉毛,多多还在睡觉。顾耀东猛地推开门,吓得她手一滑,眉笔在脸上拉了一道长长的黑线。
“姐,昨天晚上是你帮我换的睡衣?”
顾悦西没好气地叫嚷:“我脑子坏啦?你都多大的人了,凭什么要我给你换睡衣!”
顾耀东被吼得心惊肉跳,赶紧退出去关上了房门。最后,他一脸狐疑地望向亭子间门。沈青禾开门出来,两人正好面对面:“沈小姐……”
沈青禾捂着鼻子打断了他:“顾警官,你是不是喝酒啦?一股酒臭!”
顾耀东很尴尬,小心翼翼地问道:“昨天晚上,是你送我回来的吧?”
“不是啊,我打牌很晚才回来,回来就直接睡了。”沈青禾一脸坦然,她瞄了顾耀东一眼,小声问道,“我在屋里都听见了,你该不会还以为是我帮你换的睡衣吧?”顾耀东心虚地干咳两声。沈青禾白了他一眼,转身去了楼上。于是顾耀东又很认真地想了半天,难道是多多?
出门前,父母跟了过来。顾邦才问他:“鸡蛋给你们处长了吗?”
顾耀东:“给了。”
“给了就好。往后再有得罪长官的事,说说好话,送点礼,人家不会跟你计较的。”
耀东母亲也放心了:“是呀,有事跟家里商量,别一个人想东想西。”
顾邦才:“今天警局有任务吗?”
顾耀东迟疑了一下:“有。”
“那赶紧去吧。”顾邦才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喊着,“打起精神来!争取再立一功!”顾耀东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父亲,闷头离开了,顾邦才还在后面大声喊:“小子!好好表现!”
押送时间快到了。王科达正在齐副局长的办公室汇报情况,因为齐升平特批了刑二处一起参加行动,所以夏继成也在一旁。
“一会儿押送,杨队长带队,他和陈宪民一辆车,我跟在后面。”王科达一边说话,一边看似随意地摘下警帽,理了理头发,顺手把帽子放在了一旁。
副局长:“一处押送,二处负责守在外围,如果出现意外情况,立刻支援。”
夏继成:“是。”
副局长:“陈宪民从看守所上囚车的时候,多派两个人看着,别到时候想不开来个自我了断,最后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科达:“他已经上囚车了。”
夏继成有些意外,齐副局长显然事先也不知情:“哦,这么早?”
王科达笑着:“一会儿人多眼杂,怕出岔子。”这个解释合情合理,齐升平便也没有多在意。他看了眼手表:“行了,都去准备吧。八点准时出发。”
夏继成和王科达一起离开了办公室,刚走几步,王科达忽然说道:“哎呀,帽子落在副局长桌上了。我回去一趟。”夏继成望着王科达返回办公室,隐约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刑二处警员各自摆弄着配枪。顾耀东看着桌上的枪,一言不发。赵志勇倒是激动地在一旁比画着:“听说我们今天和一处配的是一样的枪!”
肖大头一贯的大嗓门:“配枪好啊!今天只要枪打响了,这个月的奖金就有着落了。”顾耀东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小喇叭有点担心:“人人配枪,这架势,今天不会真出什么岔子吧?”
于胖子哈着气,使劲擦手里拿着的一面铜镜:“我们就是守在外围,人一送到提篮桥,任务就算完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再说天塌下来了有一处顶着,真出事了也轮不到我们头上。”铜镜已经擦得很亮堂了,他拿出一卷绷带,仔仔细细把铜镜绑在胸口上。
小喇叭:“这什么呀?”
于胖子“铛铛”敲了两下铜镜:“我太公留下来的,当护心镜不错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喇叭看了他片刻:“你不是说守在外围不会有事吗?”于胖子不吭声了。
这时,看守所的徐三在门口探头探脑张望,他看见了顾耀东,挥手喊着:“顾警官?顾警官?”顾耀东认出他来,以为是自己昨晚在看守所留下了什么破绽,赶紧起身出去,将对方领到走廊没人的角落。
徐三赔着笑:“还记得我吗?徐三,登记室,看犯人的那个。”
顾耀东有些忐忑:“您找我有事?”
徐三吞吐着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问问,我在登记室喝酒的事,你跟别人提过吗?”
“没有啊。”
“那……那个,你们处长呢?他说起过吗?”
“你说夏处长?”
“是啊。”
顾耀东正好看见夏继成走到徐三后面:“处长。”
夏继成:“马上要出发了,还在这儿说闲话?”
顾耀东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徐三,回了刑二处。
夏继成看了眼徐三,徐三赶紧心虚地敬礼:“夏处长。”
“你来这儿干什么?”
“也没什么……没事。”说着徐三转身就想走。夏继成觉得不对劲:“等等。”徐三只能硬着头皮回来。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登记室吗?”
徐三苦闷地:“其实我来就是因为这个事。今天一早就有人来登记室,把我给替了,说是让我放两天假。”
夏继成若有所思:“什么人?”
徐三:“他们刑一处的。夏处长,我来其实就是想问问……我喝酒的事,上边儿是不是知道了?这是不是要开除我的意思啊?”
夏继成想了想:“换个地方说话。”
徐三跟着夏继成去了院子里一处僻静的角落。夏继成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我说过别再提这件事。你是想让其他人知道,我包庇警员酗酒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被开除。”
夏继成装作随意地问道:“他们怎么通知你的?”
徐三:“一大早我刚到登记室,他们就已经在那了。说一处提重要犯人,他们要亲自办手续。我说我在登记室都两年了,我也可以办啊!不就是那个姓陈的杀人犯吗?结果人家直接就把我推出来了,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您说那个陈宪民,我从早到晚看着,比他们都熟悉长什么样,有什么不能让我看见的?他们把我赶出来,还放假,到底什么意思呀?”
夏继成思忖着徐三的话:“也可能只是特殊程序。”
“真不是要开除我吗?
“行了,没人会无缘无故开除你。该放假就放假去。”
徐三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夏处长!”说罢,他点头哈腰地离开了。待徐三走远,夏继成看了眼手表,匆匆朝看守所走去。
院子里停着囚车,车厢门是关上的。刑一处警员已经在此集合。夏继成一个人悠哉地走了过来:“王处长下来了吗?”
一名警员说道:“报告夏处长,还没有。”
“哦,那我上去找他。”夏继成作势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你们怎么都在车外面守着?犯人一个人在车上?”
对方被他问得有点蒙:“是。”
夏继成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仿佛这帮人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齐副局长刚刚交代要严加看管,把他一个人留在车里,万一寻了短见,你们谁来担这个责任?”他说得正颜厉色,警员们都被说愣住了。
夏处长对于他们的迟钝很是恼火:“赶紧上去两个人看着呀!”
一名警员慌忙打开车厢门,趁两名警员上车的空当,夏继成瞄了一眼坐在车厢里的犯人。他穿着又脏又破的囚服,戴着黑头罩,手上和脚上都戴着镣铐。可是裤腿下面露出的一小截袜子是白净的。夏继成明白了一切。
他迅速回到刑二处,警员们还在互相整理装备。夏继成黑着脸吼道:“一处都在楼下集合了,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磨蹭!”众人这才有了正行,动作麻利起来。
待所有人离开,夏继成马上拿起电话。囚车上的人不是陈宪民,这趟押送是陷阱。按照约定,他应该马上给沈青禾发出中止行动的信号,然而刚拨两个号码齐升平就进来了。他只能放下电话:“副局长。”
副局长:“李队长带他们出发了?”
夏继成:“是。刚刚离开。”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副局长“嗯”了一声,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刑二处空着,他慢悠悠地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齐升平看起来心情不错,大概是因为王科达刚刚折返回去,跟他汇报了关于这趟押运的秘密计划。王科达要借囚车明修栈道,引鱼上钩,再暗度陈仓,另择时机将陈宪民押往提篮桥监狱。这计划让齐升平很满意,现在就只用在警局等好消息了。
“正好得空闲,想跟你聊一聊。”看齐升平一脸推心置腹的样子,夏继成百爪挠心,但他只能赔着笑脸说:“我给您泡茶。”
福安弄周围一切如常。沈青禾在晒台上晒着衣服。晒台侧下方就是电话亭。只要铃声响起,她从这里就能清楚听见。沈青禾看了眼手表,已经八点了,电话一直很安静,这说明一切顺利,囚车应该按计划从警局出发了。
押送车队从看守所进了福州路,一路向东驶去。
王科达的黑色轿车跟在囚车后面,杨奎和刑一处警员坐在囚车的后车厢里。大概是因为太憋闷,蒙头罩的“犯人”想用手摘下头罩。
杨奎踢了他一脚:“别乱动。”
“憋死了。让我换口气吧!”
杨奎想了想,把头罩摘了下来,里面的人是给陈宪民送饭的刘警官。“换口气就赶紧戴上。”
“在车里就不用了吧?”
“你知道共党的眼睛在哪儿盯着吗?石立由的事忘了?如果他们想救姓陈的,这趟路上就是最后机会。”
“放心吧,我都穿成这样了,他们就是站在面前也不可能认出来。”刘警官说着话,一边跷起二郎腿。杨奎瞥见他裤腿下露出一小截白袜子,皱了皱眉头:“怎么不换袜子?”
刘警官:“看守所给的袜子太恶心了,实在上不了脚。”
周围人一阵笑。
一名警员小声问道:“队长,我们这样先斩后奏,副局长能同意吗?”
杨奎:“还不是怕漏了风声?搞不好这趟能借刘警官钓大鱼,是吧,刘警官?”
刘警官:“万一人家根本没打算劫囚车呢?”
“共党不会放着他们的陈组长不管的。最好多来几个,别枉费我们演这出戏。”杨奎说得很跋扈,似乎他已经料定了,并且期待着这趟押送之行不会风平浪静。
前面是一个三岔路口,刑一处的两辆车驶向中间那条路,负责外围支援的其他警车分别去了左右两边。三队人马继续向着东边的外白渡桥方向而去。
刑二处的警车沿着右边那条路慢悠悠开着。一车人各怀心事。顾耀东坐在窗边,低落地望着外面,思绪时断时续。也许是昨天晚上喝多了,整个早晨都是昏昏沉沉的。脑子中间像被塞了什么东西,令人恹恹地提不起精神。
赵志勇:“队长,我们是不是守在外围就行了?”
李队长:“反正我接到的任务是这样。”
赵志勇:“陈宪民都上了囚车了,不可能再出什么问题吧?”
小喇叭:“那可不好说。”顾耀东一听,回头望向他。小喇叭压低了声音:“听说姓陈的是个组长,还是共党一个重要情报组的组长,不是一般角色。”
于胖子:“难怪一处这么卖力。”
小喇叭:“他们卖力,人家共党也不可能坐视不管。懂我的意思吗?”
对于这种话外之音,通常顾耀东会“哦”一声,其实什么也没听懂,但这一次他的反应极快:“你是说他们会派人来救陈宪民?”
于胖子脱口而出:“别乌鸦嘴!”
顾耀东不再说话,望向窗外的眼睛里不自觉地多了些许亮光。
夏继成已经给齐升平的茶杯里加了两次水,但是他依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齐升平:“一处和二处的人都出去了,就我们俩,正好说说关于你的事。你也看见了,这次押送,王处长真的特别用心。”
“王处长办事一向尽心尽力,我是自愧不如啊。”夏继成笑得很勉强,齐升平看在眼里,以为是这番话戳到了夏继成的敏感处,让他不是滋味了。
齐升平:“我知道,你这个人不喜欢出风头,心思也不在这上面。我其实很欣赏淡泊名利的人,但是又希望你能更上一层楼。毕竟,在这个警察局里,你是我的人啊……”
“明白。”夏继成惭愧地低下头,不经意地看了眼手表。车队已经出发二十多分钟了,最多再有十分钟,他们就会发现需要加油,转往福安弄附近的加油站。到那时候就晚了。
齐升平:“现在的局势,光靠破两个刑事案子,是很难给上面留下印象的。所以王处长才对陈宪民的案子不遗余力啊。等他把人一送到提篮桥,过段时间再一押解南京,嘉奖令很快就会下来。到时候,你让我怎么摆你的位置?”
齐升平的声音在夏继成耳边嗡嗡作响,他起身再一次给茶杯加热水:“卑职惭愧,让您费心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站偶尔有普通车辆开进来,三名乔装成油工的警委行动队队员笑容可掬地向来人解释着,加油站空了,送油的车还在路上,抱歉地请他们去别家加油站看看。同时,他们的同志正用一辆假装抛锚的轿车和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将油车堵在了小路上。按照计划,在营救行动结束之前,这辆油车是不会抵达加油站的。
沈青禾依然在晒台上等消息。衣服已经晒完了,盆子里还剩一件黄色床单,那是代表开始行动的安全信号,看样子今天能顺利挂上了。
刑一处的车队朝外白渡桥方向前行。囚车司机注意到油箱表的指针一直在下降,回头对坐在后车厢的杨奎说道:“杨队长,车快没油了。”
杨奎:“出门的时候不是还满油吗?”
“可能油表出了点问题。”
杨奎想了想:“前面和南苏州路交界的路口,有一家加油站。能坚持到那儿吗?”
司机看了眼仪表:“应该能到。”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囚车靠边停车了。王科达的轿车随即停在后面。杨奎重新把头罩套在刘警官头上,然后下车跑过了过来:“处长,车快没油了,我们准备到南苏州路口的加油站加油。”
王科达有些不满,低声说道:“出发前怎么不检查一下?”
杨奎:“我当时看了油表,是满油啊。不过这车年头太老了,油表经常出问题。”
王科达不太放心:“派个人向总局汇报情况,让总局用电台通知各车,到中山东一路和南苏州路的交界路口,等我命令再出发。”
很快,刑二处的车载电台里就传来了总局女警的声音:“请各车到中山东一路和南苏州路的交界路口等候,不要过桥,等待指令。
刑二处警车在路边缓缓停下,众警员伸着懒腰下了车。于胖子看见路边有一家小面摊,热气腾腾很是诱人,于是看向李队长:“队长,反正要歇会儿,吃碗面去?”李队长没说话就算是默许了。一行人到面摊坐下,于胖子摸着被护心铜镜压瘪了的胃,站在一排调料罐子前兴冲冲地跟老板交代“多放小葱多放汤”,他几乎已经要忘了绑这面护心铜镜是为什么。
这儿离福安弄已经很近了,走路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顾耀东看着周围熟悉的街道,不自觉地朝福安弄的方向望去。
弄堂里很安静,偶尔传来二喵慵懒的叫声。沈青禾正在晒台上浇着花。这时,她望见押运车从远处朝加油站的方向驶去,于是从水盆里拿出黄色床单,在最显眼的位置晾了起来。乔装成加油工的警委队员看见她发出的信号,立刻就位。
囚车和王科达的轿车先后开进了加油站。三名加油工正在用大量清水冲刷地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打翻了。
杨奎从囚车后车厢下来,下车时他很谨慎地只开了一条很小的缝,然后马上关了门。
一名加油工问道:“警官,您加油?”
“对。”
“真不好意思,暂时没油了。送油车已经在路上,您稍等一会儿。”
王科达下车跟了过来:“怎么回事?”
杨奎:“这儿也没油了,得等油车来。”
王科达思忖着,既警惕又隐隐有些兴奋。他看了一眼杨奎,眼神一交汇,杨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鱼可能要上钩。
王科达若无其事地走到加油泵旁,望向周围。方圆十米之内几乎没有任何遮挡,加油站暴露在周围所有楼房的视线中。他笑着问身旁一名加油工:“油车还有多久到?”
加油工:“应该快了。”
“油站一点油都不剩?”
“是啊。”
王科达打量着对方:“我记得油站是早晚各有一次补给的。这才早上几点,昨晚送的油就没了?”他问得很随意,像是在闲聊。
加油工一脸抱歉:“刚好有一队拉货出城的卡车,让他们给加空了。”
王科达听着对方对答如流,“哦”了一声,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一名加油工用水冲洗着囚车所在的位置,车似乎太碍事了,他客气地对杨奎说道:“警官,能麻烦你们把车挪一挪吗?刚才来加油的卡车打翻了一箱染料,得赶紧打扫,要不干透了就不好洗了。”
杨奎抬脚一看,鞋底确实踩了一脚染料,他不满地在地上蹭着鞋子:“往哪儿挪?”
加油工指着一旁:“那条小路吧,您倒车进去,停在那儿谁也不挡着,走的时候也方便。”
杨奎走到小路口朝里望去,路很窄,仅能容一辆车通过。小路尽头,是另一条横向的小路,呈T字。他看了一眼王科达,王科达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两名警委行动队人员就埋伏在那条横向小路的左右两侧,只要囚车倒进来,后车厢门就会刚好停在他们面前。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开门,救人,然后把人送到旁边一条小路里。那里停着一辆卡车,车没有熄火,司机就在驾驶座上随时等着出发。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囚车里坐的并不是陈宪民,而是满满一车荷枪实弹的警察。
杨奎大声朝囚车司机喊道:“把车倒进小路去!”
小路路口太窄了,第一次没能倒进去。司机卖力地来回转着方向盘,调整着方向。
此时此刻的刑二处里,那场令夏继成焦灼和煎熬的谈心还在继续着。
副局长慢悠悠喝了口茶,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双十协定虽然签了,表面上也风平浪静了,但很多问题在重庆谈判会上是悬而未决的。”
夏继成:“是啊。政治民主化、党派合法化、军队国家化,还有特务机关、释放政治犯、奸伪、受降,这么多问题,一共也只有几条达成协议。”
“共党兜里有苏联在东北缴获的日军轻兵器,国军背后有美国援助,谁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些都说明内战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也要为自己早做打算啊。”
夏继成装作很受教的样子:“以前总觉得警察局不比保密局,不用人人都盯着共党。再说王处长在这方面觉悟比我高,他抓共党,我抓点小贼,大家都各司其职。听了您这番话,我现在如梦初醒啊。还是目光太短浅。”
“王处长可是早就深谙此道。今天这趟押送……他没少花心思。我在等他的消息,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一定会的。”
齐升平看了看他:“不好奇吗?”
夏继成坦然地:“好奇是肯定的,不过更不敢忘分寸。我还是和您一起等消息吧。”
恰到好处的分寸感,是让齐升平最欣赏的地方。他笑了笑,看眼手表:“估计这会儿车队快到外白渡桥了。过了苏州河,就是一条大路直奔提篮桥。等他们的好消息吧。”他终于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齐升平离开了刑二处。夏继成在原地站了片刻,直到确认对方已经走远,他才迅速拿起电话。
司机来回转了几圈方向盘后,囚车终于顺利倒进了小路。眼看那个满载警察的后车厢离警委行动队的人越来越近,福安弄外的电话铃声忽然刺耳地响了起来。沈青禾错愕地望向电话亭。
两声铃后,电话断了。很快,铃声再次响起来,一声,两声。之后,周围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出意外了,行动要马上终止!沈青禾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将那条晒在最显眼位置的黄色床单“哗”地拉了下来。加油站的三名队员看见了信号,那名冲洗地面的加油工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囚车挡住了小路视野,埋伏在里面的同志此刻是看不见信号的!他赶紧对一名同伴说道:“洗不干净,去后面帮我拿个刷子。”对方立刻会意,转身想从后门绕去小路,却被王科达叫住了。
“等会儿。”他慢慢走过来,一脸笑容,目光却透着犀利,“我要看看你们的证件。”
此时,沈青禾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一边下楼,一边匆匆将披肩长发扎了起来。从顾家出来后,她走得不紧不慢,一身裙子加高跟鞋,看起来只是要出去逛街喝咖啡而已。
杨一学推着自行车回来,正好迎面碰上:“沈小姐出去呀?”
沈青禾笑盈盈地:“是呀,出去逛逛。”离开福安弄后,她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小路,越走越快。路尽头停了一辆没有挂牌照的绿色货车。营救行动前一周夏继成曾事先安排了几辆货车分别停在几个不同地点,这便是其中一辆。沈青禾一路小跑上了车,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驾驶座下塞着备用的行头,她一边开车,一边从座椅下掏出鸭舌帽戴上,又换了工装外套,最后将高跟鞋一甩,踩上便于行动的平底鞋。待到干净利落地做完这一切,她已经像是换了个人。卡车从小路一跃而出,朝加油站赶去。
二处警员还在街边面摊悠闲地吃面。顾耀东抱着面碗,脑子里始终想着路上的那番议论。也许真的会有人来救陈宪民?他不时望向警车上的车载电台。
赵志勇:“怕有情况啊?”
顾耀东:“如果有情况,车载电台应该会通知我们吧?”
赵志勇:“通知是肯定会通知,不过不可能有情况的。安心吃你的面吧。”
于胖子又往碗里加了一小撮香葱:“人家一处让我们守外围,也就是说这事跟我们关系不大。操那份闲心干什么!”
李队长很惬意地喝了口面汤:“行了,我出门的时候看过了,今天是黄道吉日。”
于胖子一听,面条卡在喉咙好半天才下去:“那对共党来说,今天不也是黄道吉日吗?”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话音未落,沈青禾的卡车就风驰电掣地从一旁街上冲了过去,坐在临街位置的顾耀东被卡车带起的风掀飞了警帽。
肖大头站起来就骂:“会不会开车呀!”
顾耀东心有余悸地捡回帽子,等他戴上再抬头望去,卡车已经绝尘而去。
王科达查看三名加油工的证件时,注意到其中一人头上汗涔涔的。他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不舒服?”对方没有回答。守在一旁的杨奎暗暗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配枪上。
而此时囚车已经停在了小路尽头。车屁股正好朝着路尽头的横向小路。埋伏在两侧的行动队员已经在后车厢门两侧做好了劫人的准备。领头的队员见所有人准备就绪,伸手去拉车门。囚车上的警员听见细微声响,所有枪口无声地对准了车厢门……
就在车门要拉开时,沈青禾的货车沿着横向的小路呼啸而来。她从车窗伸出头大喊:“上车!”
杨奎一听有动静,立刻拔出配枪跑到小路口朝里望去,只见囚车背后,一辆货车一晃而过。他朝天空放了一枪大喊道:“拦住那辆车!”
一声隐隐约约的枪响从远处传来,正在唏里呼噜吃面的二处警员同时停下了筷子,望向枪声响起的方向。
小喇叭:“什么声音?”
于胖子有些紧张:“枪?”
等了片刻,没有动静了。
肖大头:“别瞎紧张,吃你的面。”
众人各自埋头吃面,但显然心里都有些打鼓了。顾耀东拿着筷子一直望着刚刚响枪的方向。那是一片居民区,除了一条宽敞的大路,两侧都是错综复杂的里弄。如果站在自己家顶楼晒台朝那个方向望的话,应该还能看见一间加油站。
囚车里的警员一脚踹开门蜂拥而出。在他们跳车的瞬间,警委行动队员已经上了沈青禾的货车。警员追在后面连放几枪,货车在火花四溅中冲出了小路。
杨奎被囚车堵住了去路,只能折返回来朝一名警员喊道:“马上向总局汇报情况!”然后和王科达一起跳上轿车,追着沈青禾的货车而去。
面摊上空第二次传来枪响,但这次不再是一声,而是绵延不断的交火声。一旁警车上的电台开始急促呼叫:“有人劫囚车!目标是一辆无牌照绿色货车,外围各车立刻向南苏州河方向追捕!重复!有人劫囚车……”顾耀东心里猛地一跳,真的发生了!瞬间袭来的急速心跳让他手脚发软。
大家都忐忑不安地望向李队长,小喇叭问道:“队长,怎么办?”队长也在彷徨着,上吗?他想起了办公桌上还放着给孙子那件织了一半的小毛衣。这时,有人“刺溜”吸了一口面条,他转头一看,顾耀东在埋头吃面,看起来那么淡定。于是,沉默片刻后,他也拿起了筷子:“把面吃完。不急。”
大街上,两辆从外围赶来支援的警车从左右两侧小路杀出,紧追在沈青禾的货车后。沈青禾从后视镜看着车后的情况,对车上的人说道:“我送你们到一号点,那儿停了一辆卡车,你们换那辆车走,车上有衣服和证件。”
警委行动队员:“你呢?”
沈青禾:“我能甩掉他们。”
货车很快到了那家位于三条路交会处的三来澡堂。堆煤球的仓库里,停着那辆在大世界被黄浦分局收缴又被夏继成捞出来转移到这里的卡车。沈青禾将车停在仓库外,行动队员上了卡车,迅速换上车上备好的货运公司的工作服,俨然变成了一支货运小队。
沈青禾一刻都没有多停留。她开着绿色货车从澡堂出来,加大油门朝尾随寻来的几辆警车迎面冲去。双方擦肩而过,警车急转掉头追上去。过了片刻,行动队员的卡车才从三来澡堂开出来,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几辆警车追着沈青禾的货车在大街小巷呼啸着穿梭。途中不断有警员下车,用路边的巡逻专用电话向总局汇报情况。十秒之内,总局就可以通过车载电台将逃犯的实时动向通报给各台警车。
王科达轿车里的车载电台喊道:“目标逃往泰兴里方向!泰兴里方向!”杨奎将方向盘猛地一转,掉头追去。
二处警员抱着面碗聚在警车外,全神贯注地听电台播报战况,仿佛是在听一段无比精彩的大戏。
“泰兴里发现目标!”
“目标已离开泰兴里,逃往傅家街!”
“目标逃往华安里!”
“目标消失,各队原地待命等待指示!原地待命等待指示!”
“最新情况!泰兴里再次发现目标!”
刑二处听得目瞪口呆。
肖大头:“又绕回去了?”
小喇叭:“一处好像在被领着绕圈子呀!”
赵志勇小声地:“觉不觉得那个人很熟悉这一带?神出鬼没啊。”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顾耀东紧张地盯着电台,在这场战斗里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角色,没有忘记警察的职责,然而还是默默地、偷偷地期待着什么。
沈青禾开着绿色货车一路飞驰,不断有警车追上,又不断被甩掉。她直奔码头而去,四周到处是正在装货和卸货的大卡车。王科达的轿车很快就跟到了,他看见几辆警车已经追了进去,对开车的杨奎说道:“别跟过去。从外面包抄。”
杨奎驾车从另一条小路绕了过去。
沈青禾将车开到了码头一处很隐蔽的货箱堆放点,夏继成计划里的第二辆车就停在这里。她迅速换上黑色卡车,从另一条路离开了码头。半分钟之后,警车就包抄了绿色货车。警员持枪围了上来,拽开车门,才发现车里早已空空如也。
刑二处车上的电台再次喊了起来:“目标车辆已截获。车内无人!重复,目标车辆已截获,车内无人!”
小喇叭:“神了!这么多人追,说消失就消失了!”
赵志勇突然嚷了一声:“我知道了!肯定是那个人又出现了!”
小喇叭一拍大腿:“白桦!”
赵志勇:“肯定是白桦!除了他,还有谁能把一处耍得团团转?”
对顾耀东来说,“白桦”二字曾经只是一个传说,虚虚实实,遥不可及。然而此刻突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有那么一刻,他希望传说成真。
比起外白渡桥的枪火不断,此时的警察局倒显得格外祥和。电讯科有线股的几名女警说说笑笑地从房间出来,锁门离开了。等她们走远,夏继成用铁丝开了门。屋里的人都去参加例会了,接线记录就放在桌上。他很快找到了王科达最近几天的通话记录,在一连串的数字中,一个反复出现的号码格外引人注目。
夏继成离开警局后,在三条街之外的电话亭里拨通了市电话局总台:“请查一下50023。”
片刻之后,总台接线员给了回复:“您好,你要的地方是丽华公寓。”
夏继成挂断电话,上车离开。
沈青禾开着黑色卡车离码头越来越远,就在她以为甩掉了敌人时,杨奎开着轿车从侧面一条小路冲出来撞上了卡车屁股,王科达开枪打中了卡车轮胎。很快,有另外的警车也跟了上来。
电台再次传来新警情:“目标在景安里!黑色卡车,左后轮胎中枪。各车迅速支援!”
二处警员终于放下了面碗。
肖大头:“队长,机会来了!走吧?”
李队长慢悠悠起身:“出发。”
大家都跳上了警车,顾耀东还愣着,赵志勇一把将他拉上去:“还愣着干什么?白桦现在被一处追得差不多了,我们赶过去说不定能捡个漏!”
又是一枪,王科达击中了卡车右后轮胎。两只后轮胎都在漏气,沈青禾很清楚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断有警车从各个方向冒出来。刑二处是肖大头开车,从侧面小路冲出来后,也汇入了追击的大军。子弹不断从各辆警车射向卡车,火花四溅。刑二处的人瞅准机会也开了几枪。顾耀东听着子弹在耳边嗖嗖飞过,又听见有人兴奋地吼着:“瘪了瘪了!两只后轮都瘪了!”他没有伸头去看,已经能想象到被打成蜂窝的卡车有多狼狈。他捏紧了手枪,脑子有些空白。
在卡车彻底报废前,沈青禾歪歪扭扭地在一条小路路口停了车,下车跑了进去。小路很狭窄,卡车刚好堵住路口,将所有警车挡在了外面。警员们纷纷弃车朝里跑去。王科达和杨奎也下车追了进去。二处警员摩拳擦掌,在李队长的带领下最后一批追进小路。
顾家的房子并不是白租的。福安弄处在福州路警察总局和提篮桥监狱的中间,是营救计划的必经之地。沈青禾每天会出门闲逛两个小时,以福安弄为圆心,向周围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每一条大街,每一条里弄,她都用脚走过无数次,也在心里排列组合过无数次。这副蛛网般的地图,她早就烂熟于心。她如猫一般灵活穿梭在大小弄堂,翻围墙,上屋顶……
二处警员气喘吁吁跟着李队长往前追,顾耀东跑在最后,忽然听见身后有动静。他回头望去,什么也没发现,等再回转头来二处警员已经跑远了。这时,后面又传来响动。顾耀东迟疑了一下,朝和大家相反的方向追去。
沈青禾从捷径绕回了最初的小路路口。她跳上一辆空警车,俯身熟练地拽出火花塞的两条线,搭了几下,警车顺利启动了。就在她抬起头来准备踩油门时,蓦然看见顾耀东就站在车头前,举着手枪对着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07: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9
顾耀东的枪口对准了警车驾驶座上的那个人。阳光从车后的方向射来,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四周渐渐静了下去,最后只剩下耳鸣的声音。逆光望去,车里的人有些恍惚。警帽檐在顾耀东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沈青禾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那个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她不动声色地从腰间掏出了手枪,然后将帽檐压得更低了。
汗水流进了顾耀东眼里,阳光透过汗珠,竟将他眼前的景象蒙上了一圈似梦非梦的斑斓光晕。沉默良久,他扶正了警帽,举着枪一步一步靠近,靠近……沈青禾也默默地将手枪上了膛。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令她意外的是,顾耀东忽然背过了身去。沈青禾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鼻子竟有一丝发酸。她放下枪,启动警车,快速地消失在了街角。
顾耀东死死盯着地上,烈日之下他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一切都静止了。
刑二处警员悻悻地空手而归。
肖大头:“还以为今天能捡个漏,跑了半天屁也没闻见一个。”
小喇叭:“这么容易就被逮住,那还是白桦吗?”
二处警员吵吵闹闹地沿着小路往回走,赵志勇远远望见一个穿警服的人站在小路口上发呆,走近了一看是顾耀东。
赵志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耀东魂不守舍地抬头:“谁?”
“你啊!”赵志勇推了他一下,“怎么了?丢了魂一样。不会真撞见白桦了吧?”
警员们各自收枪,望着顾耀东。
小喇叭忽然笑了,“不可能,要是真撞见白桦,他还能活命?”他一把拿过顾耀东手里的枪,“看看,保险栓都没打开!这小子根本不会用枪。”
这时,王科达和杨奎带着刑一处警员从另一个路口跑了出来。弄堂错综复杂,他们为了返回停车的这个路口费了不少劲,人人都憋了一肚子火气。
王科达:“追到人了吗?”
李队长:“报告,没发现目标。”
肖大头走到原本停车的地方,傻了眼:“哎?二处的车呢?”
王科达:“怎么回事?”

肖大头朝空荡荡的角落一指:“车没了!我记得是停在这儿的呀!”顾耀东咽了下口水。
杨奎:“谁第一个回来的?”
顾耀东:“是我。”
杨奎:“看见车了吗?”
顾耀东:“没有。”
杨奎:“肯定没有?”
“没有!我回来的时候,没有人,也没有车。我什么都没看见!”
顾耀东回答得理直气壮,王科达更憋火了。他看了看一众筋疲力尽的警员,又看了看周围令人眼晕的无数个弄堂口,恨恨说道:“这么多猫,让一只耗子跑了,还顺带卷走我们一辆车?这不是耗子,是神仙啊!”
沈青禾将警车停在一条安静的小路边,然后下车进了一间百货商店的后门。大约十分钟后,一位窈窕淑女从商店正门走出来,面前便是繁华喧嚣的霞飞路。沈青禾穿着新款连衣裙,脚踩高跟鞋,从商店台阶走下来,便隐没在了熙来攘往的人流中。
丽华公寓里,两名便衣警员正在看杂志。陈宪民被手铐铐在床头,两名刑一处的便衣按王科达的要求守在这里。敲门声响了,二人警觉地掏出配枪,靠到门边。
其中一人问道:“谁?”
门外人说道:“夏继成。”
便衣开了门,见果真是夏继成,赶紧收起枪敬了个礼。
“夏处长。您怎么来了?”
夏继成进屋,看了一眼陈宪民:“他没怎么样吧?”
“没事。”
“那就好。”夏继成朝陈宪民抬了抬下巴,脸上看不出喜怒,“给他披件外套。”
王科达和杨奎上了小轿车,杨奎抱怨道:“我没觉得哪个地方露破绽了啊,这帮共党,鼻子怎么就这么灵?”
王科达自言自语着:“好在留了一手……”话音未落,他和杨奎同时想到了什么。王科达低声吼道:“快!丽华公寓!赶紧给他们打电话!”杨奎跳下车就朝电话亭跑去。
丽华公寓的电话铃声响起时,屋里已经空无一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5: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