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朦胧的晨光

[转帖] 《隐秘而伟大》特殊年代地下工作者传奇(完结),作者:黄琛 蒲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继成看了看这一桌人,什么也没说。
顾耀东心不在焉地吃着饭,眼睛一直瞄着刑一处那桌,忽然,夏继成往他面前一坐,挡个正着。
顾耀东:“处长……”
“为什么总往一处跑?”
顾耀东有些支吾:“您说过新人要少说多做。二处事情不多,我就想过去帮帮忙。”
夏继成看着他,一字一句:“勤快是好事,就是别用错地方。”
“那天在澡堂,您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不会用错的。”顾耀东看见刘警官拎上餐盒离开了,他赶紧扒完最后几口饭,囫囵地说了一句,“处长,我先走了!”然后就匆匆跑出了食堂。
夏继成一直看着他离开。他明白二处的人在愤怒什么,也明白这傻小子在忙活些什么,担心当然是有,怕他横冲直撞坏了计划,但还有几分好奇,好奇他会走到哪一步,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这份好奇心如此旺盛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上海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总是下意识地寻找着什么。
刘警官拎着餐盒朝看守所大门走去,顾耀东从后面追了上来。
“刘警官!”
对方很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看,您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成天献殷勤,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顾耀东太紧张了,昨晚在被窝里想好的“顺水推舟”战术,这会儿忘得一干二净。憋了半天只能直接问道:“您是去给陈宪民送饭吧?”
“关你什么事?”
“我要写一份关于陈宪民的结案报告,但是我没见过这个人,关于犯人的体貌特征描述不出来。所以想拜托您带我进去看一眼。”他背书似的一口气说完了。
“知道陈宪民是什么人吗?”
“知道,杀人犯。”
“杀人犯是你想见就见的?”
“拜托您帮帮忙。这是我来警局的第一个案子,要是结案报告写不好,处长会骂我的。”
刘警官有些不耐烦了:“你的结案报告写得好不好,关我什么事?我的结案报告还没着落呢。”顾耀东还在想说辞,对方忽然想到了什么:“哎,你是东吴大学的?”
顾耀东有点蒙:“啊。”
“带你进去也可以,把我的结案报告也写了。”
顾耀东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表态:“一会儿出来我马上写!谢谢刘警官!”他很高兴地朝看守所铁门走去,刘警官在后面喊:“哎哎哎!”他一把将餐盒伸到顾耀东鼻子底下:“拎着!”
看守所铁门紧锁,门口有两名持枪的警卫站岗。刘警官拍了半天门,迟迟不见有人响应。阳光火辣辣地照着,无处遮挡。顾耀东拎着餐盒戳在一旁,瞄着两边的警卫,有些做贼心虚。
又拍了好半天,一个老头才来开了门。刘警官把通行证甩给他:“这么慢,想热死我们呀!”
老头笑着:“耳朵不灵光啦。”一边说,一边拿出老花镜检查证件。
“天天都来还查什么!”刘警官被太阳晒得烦躁,不停催促着。顾耀东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本通行证上。老头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打量着他。
老头:“你的通行证呢?”
刘警官:“这是临时来帮忙的新人。行了行了,热死了,赶紧开门!”
老头禁不住催促,开了门,刘警官不满地瞪他一眼,大摇大摆进去了,顾耀东拎着餐盒跟在后面,很礼貌地对老头鞠了一躬:“谢谢。”
从铁门进去后,是一个宽敞的院子,穿过院子是一排平房,那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顾耀东跟在刘警官后面,一直盯着他手里的蓝色通行证看。刘警官还在抱怨:“装模作样检查半天,看得清吗?”
顾耀东:“他眼睛不好了吗?”
“早就老眼昏花了。”
顾耀东若有所思地回头望向正在关铁门的老头:“要是以后您不想来送饭,可以把通行证给我,我来送。”
刘警官冷笑着瞥了他一眼:“我倒是想啊,你去问问杨队长能不能同意?”顾耀东不吭声了。
看守所是一排东西走向的平房,入口在中间。顾耀东进门之前,注意到右边一排房子的第二间,有扇窗户是冲着院子里开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入口进去后,是一条很短的南北竖向走廊,走廊右侧是登记室,一扇大窗户朝走廊开着,值班的警员可以清楚看到每一个进来的人,这是看守所的第二道关卡。往前走到头是与走廊垂直的东西横向通道,一东一西,两边都可以通行。刘警官敲门的时候,顾耀东已经记清楚了地形。
值班警员徐三一听敲门,赶紧把什么东西藏到了桌子下面。开门看见是刘警官,这才放松下来:“是你啊,吓我一跳。”他看见跟在后面的顾耀东,问道:“哎,这位是谁啊?”
刘警官熟练地在登记簿上签名:“跑腿的。”
顾耀东敬礼:“长官好!”
徐三从桌子下面拿出酒瓶,一边朝刘警官挤着眼睛:“行啊,都有小弟可以使唤了。”
刘警官很是得意:“新来的,凑合用用。”
徐三打开柜子,里面一排一排挂满了钥匙。他选出其中一副,共两把,递给刘警官:“带个小弟在后面,派头都不一样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混成你这样啊?”
“慢慢熬吧。”
顾耀东眼睁睁看着刘警官从徐三手里接过了钥匙,拿在手里晃着圈,他的目光也跟着钥匙在晃圈。
徐三想了想,指着门边的水桶和墩布小声说道:“哎,能让他帮我把走廊扫一扫不?正好我这儿带了瓶好酒,我们可以喝两杯。”
“这有什么不能的?”刘警官转头对顾耀东吩咐,“一会儿顺便把走廊扫了!”
顾耀东:“是!”
刘警官拿着钥匙离开了登记室,顾耀东拎着餐盒赶紧跟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到门边抄起墩布和水桶,朝徐三笑了笑:“我这就去!”说完追着刘警官出去了。
从登记室右边的房间经过时,他注意到这间房门虚掩着,样子也和其他的不同。从地理位置来看,这就是刚刚在院子里看到的有扇窗户朝院子开的房间。
通道弯弯曲曲,光线很暗,两侧都是牢房,每间牢房配备封闭铁门,只在门上方留有一扇很小的探视窗。顾耀东跟着刘警官走到通道尽头,站在最后一间牢房外,看着刘警官用那副钥匙中较小的一把打开了探视窗。听着钥匙转动的声音,他呼吸有些急促了。
探视窗“吱呀”一声开了。
刘警官:“给他吧。”
顾耀东僵硬地站在原地,没有反应。
“不是你要来看的吗?怕什么?”
顾耀东咽了下口水,埋头走到探视窗外,双手捧着餐盒从狭小的窗口伸进去。刘警官鄙视地白了他一眼,因为顾耀东这样子太过谦恭了,简直像是来赔罪的。
刘警官一声吼:“陈宪民,吃饭!”
一阵哐哐当当的声音传来。顾耀东双手捧着餐盒伸在半空中,埋头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
哐当声停止了。一双手从他手里接过了餐盒,一声“谢谢”,温和而有力。
“不……不客气。”顾耀东的头越埋越低,下巴都快要戳进胸口了。自始至终,他也没敢抬头看陈宪民一眼。
刘警官不耐烦地把他推开,一边锁探视窗,一边说道:“跟犯人客气什么?行了,人也让你看了。把地打扫干净。我去跟徐警官说点正事。”
顾耀东依然心绪起伏着。
刘警官回了登记室,顾耀东望了望已经锁上的探视窗,一咬牙,一边墩地一边朝来时的方向走去。很快,他就到了登记室右边的房间门口。隔壁登记室里传来刘警官和徐三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两人喝酒正喝到兴头上。顾耀东试着推了推那扇虚掩的房门,门开了。屋里光线昏暗,依稀可见屋里堆满劳保用品,应该是储物间。朝院子的那面墙上,果然有一扇换气窗,插销从里面插上了。顾耀东朝窗户走去,刚走两步,刘警官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怎么在这儿?”
顾耀东吓得赶紧转回身:“想上洗手间,走错了。”
“不知道问吗?”
“我看你们正喝得高兴,没敢过来打扰。”
刘警官盯着他好半天,盯得顾耀东有些发怵了,刘警官忽然憋了个饱嗝出来:“地都墩完了?”
“完了。”顾耀东说得还算镇定,刘警官没看出什么异常,又走进储藏室四下打量一番,也没见什么异常,这才说道:“院子里等我去。”
顾耀东应声朝外面走去。也许是意识到危险过去了,放松的一瞬间,他的汗水哗地涌了出来,警服里的衬衣被汗湿透贴在了身上。
刘警官关上储物间门,回了隔壁登记室继续喝酒。
徐三和他干了一杯,小声问道:“跑狗场最近有好注吗?我也想赌一把。”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有几只狗都不错,胜率很高,有兴趣合伙买吗?”
“行啊!明天你把资料都拿来看看,选一选。哎,你这个打杂的还真不错。要不明天还带上吧?”
“干什么?”
徐三挤眉弄眼:“我这儿还有好几间房子等着收拾,有他帮忙干活,我也好陪你多喝两杯啊!”刘警官一边琢磨着,一边又和他干了一杯。
顾耀东站在院子里那扇换气窗下,抬头望着。窗户很高,要想从这里翻进去,需要一点准备。他蹲下去,用手丈量从地面到窗户的大概高度……
刘警官拎着餐盒出来时,顾耀东蹲在地上看蚂蚁,看得津津有味。
“看什么呢!”
“蚂蚁!”顾耀东一脸幼稚地跑了过来。
刘警官瞄了他两眼:“人我帮忙带你看了,你的事就算办完了。答应我的报告,你明天别忘了。”说完他把餐盒往顾耀东手里一塞,吹着口哨朝大门走去。
顾耀东跟在后面,琢磨了片刻,追上去说道:“刘警官!我刚才太紧张了,还是没看清楚陈宪民的样子。”
刘警官一听急了:“什么意思?想赖账?”
“不是不是,报告我回去就写!就是能不能麻烦您明天再带我来一次?”
“还来?”
“明天保证看清楚,以后不会再麻烦您了。”
刘警官想起了徐三的话,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最后一次,记着,你又欠我个人情。”
“谢谢刘警官!”
这天夜里,顾家乱了套。顾悦西在屋里翻箱倒柜找了半天,似乎有东西不见了。她急急忙忙冲下楼,一边喊着:“爸,你看见我的沙龙贵宾证了吗?”
顾邦才正在客堂间看报:“什么东西?”
“美发沙龙的贵宾证,一个蓝色的小本子。多多爸爸公司发的,一年才这一本!”
“没看见。”
顾悦西着急了:“我明明放抽屉里了!我还打算明天去做头发的,没有这个人家根本不让进!”
顾邦才被她吵得把老花镜一摘:“我头上就这么几根毛,要你那个东西干什么?”
“那妈和顾耀东呢?”
“你妈妈才舍不得去这种地方呢。顾耀东?他知道什么是沙龙吗?”
正说着话,多多拎着书包嚷嚷着从楼上跑下来:“妈!我的猴子呢?”
顾悦西:“什么猴子?”
“面人啊,我下午刚捏的!”
“不是在书包里吗?
多多把书包翻给她看:“看,没有了!”
顾悦西:“爸!家里进贼了!”
顾邦才被两人吵得晕头转向,这时,耀东母亲又大呼小叫地从楼上冲下来:“见鬼了!见鬼了!
顾邦才:“又怎么了?”
耀东母亲把手里的一个小相框给他看:“你看看是不是见鬼了?”
相框里是顾耀东一家人的合照,唯独顾耀东的脑袋被抠去了,只剩下身子和一个诡异的洞。一家人面面相觑。
顾耀东反锁了房门,正聚精会神地趴在台灯下干活。桌上放着一本蓝壳证件,一张合照里剪下来的大头照,还有一只猴子模样的面人。他小心翼翼用刀片把顾悦西的照片剔下来,把自己的大头照贴了上去。一本蓝壳证件就算制作完成了。和刘警官那本相比,同样的大小,同样的蓝色,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他很满意地打开笔记本,划掉了计划列表里的第一项。
第二天,顾耀东刚进刑二处就被赵志勇拉到一旁的角落。
赵志勇:“你到底在搞什么?巴结一处也不能这么露骨啊!”
顾耀东犹豫着没开口。
赵志勇少见地生气了:“你这回真的伤大家的心了。”
刑二处的警员们各自忙着“正事”,织毛衣,算金价,吃东西,夏继成坐在座位上看报,生活一如往常,好像谁都没有被影响到什么,也没有谁关心顾耀东和赵志勇在说什么。
赵志勇:“给大家认个错,事情也就……”就在这时,刘警官到二处门口张望,咳了两声。顾耀东仿佛听到召唤一般,匆匆说了句“我先走了”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刘警官:“结案报告呢?”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顾耀东从兜里拿出报告给他。刘警官看了看,很满意地收起来:“嗯。还凑合。上过大学是不一样。”说着又把送餐盒塞给顾耀东,“走吧。”
顾耀东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刘警官走了。二处的人这才放下手里那些不知所谓的“正事”。谁也不说话,是因为心里都别扭着。
肖大头:“下回也别咳了,拿个哨子一吹,跑得比狗还快!”
夏继成笑而不语,端着茶杯走到窗边。楼下院子里,顾耀东跟着刘警官走远了。
看守所守门的老头又在慢吞吞地检查刘警官的证件:“今天来这么早啊?才十点四十。”顾耀东一听,瞄了眼岗亭里的挂钟。
刘警官:“什么十点四十,你再看看清楚。”
老头凑近了看挂钟:“哎哟,都十一点四十了,呵呵,眼神不灵光了。”顾耀东抱着饭盒戳在一旁,暗自窃喜。
刘警官领着顾耀东穿过院子:“这次把人看清楚,可没下次了。”
“是……刘警官,反正我要进去,要不一会儿我替你送饭,你也可以歇会儿。”
“你去?”
“等他吃完我再把餐盒拿出来。我肯定能做好。”
刘警官不置可否。顾耀东跟在一旁偷偷瞄着他,一丝忐忑,一丝期待。
登记室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瓶酒和下酒的花生。刘警官照例在签字。顾耀东看着徐三拿出陈宪民牢房的钥匙,又看着钥匙从他手里交到刘警官手里,目光被死死黏在了上面。
刘警官:“哎哟,今天带的酒不错啊!”顾耀东正要开口,那副钥匙忽然伸到了他鼻子跟前。“顾耀东,你去。”刘警官拎着钥匙晃了晃,顾耀东赶紧接过去。
“小的是探视窗,大的是门,只许开窗,不许开门。”
“是!”
“送完饭,把隔壁两间空牢房也收拾出来!”
“是!”
顾耀东拿上钥匙,又从门边拎了水桶和墩布,离开时还不忘很有礼貌地掩上了门。走在走廊上,他觉得自己好像踩着棉花,脚有些软。
沿着走廊走了一段,拐了一个弯,顾耀东看后面没有动静,从兜里摸出面人猴子。他太紧张了,手一抖面人掉在了地上。他哆嗦着捡起来,用钥匙按在上面,按照他的计划面人上应该留下清晰的钥匙模印,可用力太猛,只留下了一个洞。他赶紧把面人重新揉成一个团。就在这时,刘警官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顾耀东?”
顾耀东怔了怔,把面人攥进手里,回身面对刘警官。
“你干什么呢?”
“我……”
刘警官瞪着他:“问你干什么呢!”
顾耀东面如死灰,对方忽然一伸手,把送餐盒拎到他面前:“餐盒都不拿,你送什么饭呀?”
顾耀东赶紧接过餐盒:“对不起!光想着钥匙,忘了。”
“办点事情这么马虎!”刘警官嘟嘟囔囔地回去了。
顾耀东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仔细听着对方的脚步声走远了,消失了,他才重新将攥在手心里的面人揉成一个团。这一次,他成功在上面留下了钥匙模印。
又走了一段,顾耀东从胸口兜里拿出警哨,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最后他又站在了那间不知该如何面对的牢房外。沉默地站了片刻,顾耀东敲了敲门,然后用小钥匙打开了探视窗。随着哐当哐当的脚镣声,一个身影走过来。
顾耀东颤抖着手,把餐盒递进狭小的窗口。一双手接了进去。依然是那个温和而有力的声音:“谢谢。”
顾耀东想说点什么,却开不了口。
“你是新来的吧?”里面的人弯腰下来,似乎想通过探视窗看顾耀东。顾耀东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靠在墙边躲着。他还是不敢面对陈宪民。
片刻之后,脚镣声又响了起来,越来越远。顾耀东鼓起勇气挪步到探视窗外。在伸手去关探视窗的瞬间,他朝里面看了一眼。陈宪民穿着破旧的囚服,腰板挺直地坐在墙边。虽然身陷囹圄,他却是一身不卑不亢的风骨。
顾耀东的心隐隐震了一下。他缓缓地关上了探视窗。
两分钟后,他已经在储物间,轻轻打开了储物间换气窗上的插销,很坚定,甚至带着点视死如归的味道。
顾耀东打扫完徐三指定的两间空牢房,一身脏兮兮地回了刑二处,夏继成就站在门边。刑二处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人都去例行巡查,你干什么去了?”
顾耀东刚想编个借口,夏继成又接着说道:“浑身脏兮兮的,搞得跟刚从牢房里放出来似的。”
“处长,我今天能请假早点回去吗?”
“理由?”
顾耀东眼神躲闪:“我有点不舒服。”
“哦,那得赶紧去买药。后天押送陈宪民,二处也参加,可别耽误了。”
“不会的。”顾耀东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匆匆跑到办公桌前抓起挎包就跑了出去。
夏继成望着他的背影,估算着什么。
顾耀东一进房间就反锁了房门,然后把挎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床上,开始一一清点。蓝色证件、刚刚在锁店配好的钥匙、五金店买的锉刀,还有安眠药、小刀……每清点一样,他就在笔记本的计划列表上划掉一样。
顾邦才在客堂间看报,顾耀东下楼走过来。
“爸。”
顾邦才摘下老花镜,看见顾耀东把一个鼓囊囊的信封放在桌上:“我这个月的薪水。您和妈留着用。”
顾邦才嘿嘿笑了两声:“你第一次发薪水,自己买点东西去吧。”
“我也不缺什么。”
耀东母亲正好从灶披间出来,顾耀东干脆把信封塞给她:“要不就给家里改善伙食用吧。”
耀东母亲倒是很高兴:“行。那我明天去菜场,买点好肉。晚上给你烧红烧肉。”
“我还不知道明天晚上能不能回来。”
“有任务呀?”
顾耀东支吾着:“应该是吧。不管我回不回来,你们吃饭都别对付。”
“说得好像你不回来了似的。不管多晚,你总归是要回家的呀!我给你烧好了放着,回来饿了还能吃个夜宵。”
顾耀东看起来神色有点不对,勉强应付了两声,就转身上楼去了:“我上去睡了。”
耀东父母觉得有点不对,互相看了一眼。
顾悦西坐在梳妆台前擦雪花膏,多多已经在床上睡了。
顾耀东敲门进来:“姐?”
“嗯。”
“你最近经常回来吗?”
顾悦西使劲揉着脸上的面霜,从梳妆镜里瞪他:“嫌我总回娘家蹭饭呀?”
“不是。我最近……有点忙,万一警局执行任务我几天回不来,你多回来陪陪爸妈。”
顾悦西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顾耀东已经离开了。
沈青禾站在晒台边。远处,送油的车进了加油站。她看了一眼手表,转身离开。刚要下楼,正好遇到顾耀东上来。两人在狭窄的楼道口堵着,顾耀东并没有让路的意思。
“沈小姐,你那笔生意还顺利吗?”
“目前看来还不错啊。”
顾耀东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是几张租房广告:“我从报纸上剪下来的,这几间房子都还不错,治安很好,租金也不贵。”
沈青禾接过来看了看,有些纳闷:“谢谢,生意忙完了我就去看看。”
“这两天万一有人来家里打听我的事,你就说跟我不熟。”
沈青禾心里有些狐疑,还想多问两句,顾耀东已经下楼回了房间。她看着那几张租房广告,越发纳闷了。
当天夜里,耀东父母和顾悦西就围在一起开起了紧急会议。桌子中间放着那个鼓囊囊的信封,令人不安。
顾悦西先开了口:“是有点不正常吧?无缘无故地跟我讲这些话。”
顾邦才:“看他的样子,领了薪水也不是很开心……有问题。”
沈青禾下楼,顾悦西赶紧小声招呼她:“沈小姐!沈小姐!快过来!”她一边把沈青禾拉过来,一边说着:“你帮我们分析分析,耀东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
顾悦西指了指楼上,压低声音说道:“刚刚他好像在跟我们交代后……”后半截她不知该怎么说。
沈青禾:“后事?”
“差不多吧。他让爸妈好好吃饭,让我多回家陪陪他们。好端端的说这些,什么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沈青禾一听,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
顾悦西:“你也觉得不对吧?”
沈青禾勉强挤出笑容:“可能只是要出去执行任务,也不用太担心了。”
顾邦才忽然笃定地说道:“我知道了。”所有人看向他。“这小子,一定是得罪长官了,人家要开除他!”
顾悦西:“只是丢了饭碗,也不用跟我们交代这些啊!”
顾邦才:“他哪里受过挫折?再说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觉得自己在警局待不下去,甚至在上海也待不下去了!所以想离开这个地方!我看肯定是这样!”
耀东母亲慌了:“那……那怎么办!”
顾邦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要慌,这件事好解决。我看家里好像还有一些上好的鸡蛋。”
顾家人你一言我一语,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出主意,沈青禾沉默地坐在一旁,脸色有些凝重。
夜里,大家都睡下了。沈青禾悄悄出了门,按照约定去了福安弄附近的一条小路。一辆黑色轿车就停在那里等她。
夏继成:“警局西边有个院子,用来放囚车和货车的,知道地方吧?”
沈青禾:“知道。”
夏继成:“押送陈宪民的囚车就停在里面。明天晚上九点,你到院子外面等我。带上改油箱表的工具。”
“警卫怎么处理?”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他们每晚有雷打不动的牌局,我有办法避开他们。”
“知道了。我正好也有事想找你!”
夏继成从后视镜看着她:“加油站有情况?”
“不是加油站,是顾耀东。我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夏继成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只是淡淡地问道:“是不是跟家里交代后事了?”
沈青禾很诧异:“你怎么知道?”
“这傻小子心里有个结,他是要自己去解开。”夏继成说得很平静,沈青禾看了他片刻,明白了过来:“什么都不打算做吗?”夏继成没有回答。傻小子在磕磕绊绊往前走,如果他后悔了回头了,当然什么都不需要做。如果不回头呢?夏继成笑了笑,想起十年前也有一个愣头小子,磕磕绊绊,但是一往无前。
天一亮,顾耀东就背着挎包匆匆下楼。走到门口时,他诧异地看见鞋子已经摆好了,旁边还放了一篮鸡蛋。沈青禾也从楼上下来了,静静看着他。
顾耀东:“沈小姐,这篮鸡蛋是……”
“顾先生、顾太太给你准备的,让你拎到警局,送给长官。”
顾耀东一头雾水:“为什么要送长官鸡蛋?”
“你不是因为得罪长官,怕在上海待不下去,所以昨天跟大家交代了一堆后事吗?”
“后事?”他明白过来,尴尬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青禾装傻:“那是什么意思呀?”
顾耀东语塞了。沈青禾拎起鸡蛋递给他:“拿着吧,不然他们心里一直不安。顾警官,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一家人都这么关心你的事。你可不是无牵无挂的一个人。”
顾耀东心里似乎被触动了什么,最后还是一咬牙,拎着鸡蛋离开了。
刑二处里气氛有些古怪。夏继成坐在办公桌前,望着面前一篮圆滚滚的鸡蛋涨红了脸,过了好半天他才憋出来一句:“以后,谁都不许再带莫名其妙的东西来警局!”
四周发出阵阵闷笑。赵志勇在一旁叹气:“让你给大家道个歉,谁让你拎一筐鸡蛋来!”顾耀东坐在座位上,面红耳赤。
李队长:“处长,晚上我们去老地方吃饭,您也来吧。”
夏继成:“行。你们先去,菜随便点,我晚点过来付钱。”
众人来了精神:“谢谢处长!”
“明天参加押送,都提起精神来。”
小喇叭:“是押送陈宪民去提篮桥监狱?”
“对。”
肖大头:“他们一处就够了,我们去凑什么热闹啊?”
“这是副局长对我们的特别照顾。二处已经够边缘化了,参加这种行动,对你们来说是好事,以后履历表上也能多一笔。晚上吃饱喝足了,明天早上准时报到。”
大家都收拾东西往外走,只有顾耀东还坐着。
夏继成瞟着顾耀东。他正心不在焉地翻着档案,写写画画。
“顾耀东,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7: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
刑二处只剩下顾耀东一个人。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挎包里的那本蓝壳证件如同一颗心脏突突悸动着。
杨奎走进一处处长办公室,习惯性地锁了门。
“处长,明天早上几点出发?”
王科达似乎没听见他的问题,他正靠在椅子上,思考着什么。过了片刻,他才开口说道:“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石立由在大昌客栈被人劫走,问题到底出在哪个环节?你分析过吗?”
“想过,可能是共党有眼线碰巧在客栈看见了吧。”
“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可是我们把人藏得这么秘密,除非他们是千里眼顺风耳,否则怎么可能知道?”
王科达脸色有些阴沉:“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过不去,就像长了一个瘤,让人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惶恐。因为在我看来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就是我们警局内部……出了问题。”
杨奎警惕起来:“您是说,内鬼?”
“当然了,我对你是完全信任的。但是这么多天了,我实在找不到第二种解释。”
杨奎想了想:“需要向副局长汇报吗?”
“先不必。现在没有证据,但却是一个警示。它在提醒我,即使是在警局,大家都穿着同样的制服,但谁的制服下面藏了尾巴,没有人知道。”
“明天就要押送姓陈的去监狱了,万一您的怀疑是真的……”
王科达打断了他:“这趟押送,我有些新的想法。”杨奎会意,凑到办公桌前,王科达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天色渐晚。福州路口的第一盏路灯亮了,一盏接一盏,朝警察局所在的185号延伸去。
顾耀东一个人坐在没有开灯的刑二处,空荡,昏暗。从中午开始他就一直坐在这里,喝了八杯水,翻了十本档案,直到此刻窗外的路灯由远及近亮了起来,他才背起挎包离开了二处。
站在看守所铁门外,他掏出小蓝本看了看。蓝色外壳上写着“丽云沙龙贵宾证”,里面贴着他自己的照片。晃眼一看,这和刘警官手里的证件非常相似。太阳已经下去了,月色还没有亮起来。路灯很昏暗,这是一天中光线最暗的时候。这样的光线,加上那个守门老人不灵光的视力,用这本美发沙龙贵宾证蒙混过关一定没问题。
顾耀东将小蓝本揣回兜里,敲了敲门,他知道,一定要多敲几下,多等一会儿,那个动作迟缓的老人才会慢悠悠地来开门。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然而他正要敲第二下,门“唰”地开了,速度之快,犹如一个干脆利落的耳光打在顾耀东脸上。一个陌生年轻警员站在那里,眼睛在暗夜里闪闪发亮。
“有事吗?”年轻警员问道。
顾耀东蒙了:“请问……平时那位老警官呢?”
“回家了。”
“怎么回家了?”
“换班了,他当然是回家休息去了呀!”
顾耀东如同五雷轰顶。
年轻警员:“找他有事?”
“不是,我……我要进看守所……”
“哦。”年轻警员朝他一伸手:“通行证。”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8
顾耀东直愣愣地瞪着守门的警员,手插在兜里不敢拿出来。
年轻警员又说了一遍:“通行证。”
“好像忘带了。”
“没有不让进。”
“我白天来过,落了点东西。我进去拿了就出来。”
“这是看守所,没有证件一律不得通行。”
顾耀东埋头在口袋里摩挲着沙龙贵宾证,刚磨磨蹭蹭掏出来半截,抬头一看到对面仿佛八卦炉里锻造出来的火眼金睛,就乖乖把露了个头的贵宾证按了回去。
对方已经不耐烦了:“到底有没有?”
“没有。”
“砰”的一声,铁门关上了,和守门人一样冰冷又坚定。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着。顾耀东站在铁门外,脑子一片空白。他茫然地朝四周望去。看守所附近的一间仓库正在修缮,地上堆了一些砌墙用的方砖。一块砖,两块砖……他望着那堆砖头,目光没有焦点,心底机械地数着。数着数着,这些砖头渐渐填满了大脑里的空白,他好像想到了一个办法。顾耀东走到那堆砖头面前,捡起一块,一言不发地朝远处的看守所走去。
警局附近的小酒馆正是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刑二处警员坐了一桌,桌上只摆了酒瓶和花生米。肖大头和于胖子、小喇叭叽叽喳喳喝着酒,李队长问身边的赵志勇:“顾耀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来?”赵志勇吃着花生米:“我走的时候他还在警局写结案报告,可能还没写完吧。”
看守所侧面的墙角下已经垒了五块砖头,这是第六块。顾耀东踩了上去,伸手够了够院墙,还是够不着,于是转身继续去捡砖头。隐隐约约,他听见看守所里有电话铃声。顾耀东有些窃喜地加快了速度,打算趁对方接电话的机会翻墙入院——在他的世界里,这已经是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
小酒馆里,五个热气腾腾的烧饼端上了桌,刑二处五名警员各分一个。于胖子:“光吃烧饼,太素了吧?”
小喇叭:“想吃肉?得等处长来。”
于胖子哀怨地咽下口水:“处长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不来呀!”
看守所院墙下的砖头已经垒成了一个小台阶。顾耀东站在远处,估算了一遍距离和高度,刚打算冲上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他回头一看,是那名守门的年轻警员。顾耀东僵住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也许说的就是他。
年轻警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耀东。”
年轻警员“哦”了一声,确实是刚刚那个电话里提到的名字。“进去吧。”说完他转身走了。顾耀东愣了几秒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对方进了看守所大院。他已经没心思去打听原因了,只要能进去,其他事以后再说。
登记室里,徐三正喝着小酒听着收音机,顾耀东敲门进来了。
徐三认出他,有些意外:“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中午来送饭的时候,像是把警哨落在这儿了,我来找找看。”
顾耀东假装在屋里东摸西找,趁徐三不注意,他往柜子下面扔了一个用纸币揉成的球,然后趴在地上喊道:“哎?谁的钱啊?”
徐三果然把小酒瓶往桌上一放,麻利地凑了过来:“哪儿呢?”
“就这儿,柜子下面。”
徐三趴在柜子下面看:“哪儿?”
“最里面,您仔细看看。”顾耀东一边说着话,一边悄悄朝放酒瓶的桌子走过去。
徐三眼睛一亮:“还真是!肯定是我的。”他伸手去掏,够不着,于是又变换各种姿势费劲地继续去够。趁徐三专心致志掏纸球,顾耀东从挎包里掏出安眠药粉末,抖进酒瓶。粉末撒了些在桌上,他哆嗦着用手抹掉,晃着酒瓶……
徐三拿着纸球转回身时,顾耀东正在检查门后的水桶和墩布,“这屋里没有,可能就落在里面了。”说着,他朝徐三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打扰你了,徐警官。”
徐三想了想:“自己找去吧。找到马上出来。”
很快,顾耀东就在之前扔警哨的角落捡回了警哨。他站了片刻,平复了心情,回到登记室:“找到了。谢谢。”徐三看了眼他手里的警哨:“行了。走吧。”说罢他调大了收音机音量,就着音乐和花生米继续喝小酒。顾耀东看着他喝了几大口下了药的酒,走出了看守所。
院子里漆黑一片。他在树下站了片刻,周围很安静,没有巡逻的警卫,守门人从岗亭里也看不见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但不知为何顾耀东总觉得有一道目光在暗处看着自己。他抬头望了眼树枝上的麻雀,咽了下口水,轻声走到储物间那扇换气窗下,从挎包里拿出父亲的伸缩铜烟斗,拉到最长,刚好可以够到换气窗。他利用烟斗一钩,换气窗打开了。窗口很狭小,他爬上去,蜷成一团挤了进去,然后往下一跳……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三的花生米刚送到嘴边,就被“啪嗒”声吓掉了。他愣了愣,拿出手电筒去了走廊。
顾耀东刚要从储物间开门出去,忽然看到门下缝隙有一道光闪过。当他意识到外面有人时,脚步声已经停在了门口。
徐三举着手电,小心翼翼推开了储物间的门。屋里墙边和货架上堆满了劳保用品,并不见什么异常。他举着手电朝货架走去,顾耀东就藏在那背后。徐三绕着货架走了一圈,顾耀东也绕着货架躲了一圈。就在这时,他猛然发现换气窗还敞开着,自己跳进来以后竟然忘了关上它。眼看手电筒的光束朝换气窗的方向移动而去,顾耀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光束忽然停止了。他顺着光束望去,只见墙上趴着一只硕大的蜘蛛,八只脚毛茸茸的。
徐三有些发怵,转身溜了出去,在走廊里吼了一声给自己壮胆:“谁啊,这么晚了不睡?都安静点!”说罢他回了登记室。又喝了两口小酒,有些乏了。今天的困意似乎来得比往常早了一些。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到单人床躺下了。
登记室门口挂着壁灯,越往里走,光线就越暗了。顾耀东独自朝走廊深处走去,昏黄的灯光从身后照来,逆光里依稀能看见他一脸的坚定。
很快,他就到了走廊尽头关押陈宪民的牢房门口。他从挎包里掏出钥匙,插进门锁,但是意外发生了。钥匙插到一半被卡住了。顾耀东怔了一下,更加用力地试了试,还是不行。他从包里摸出小锉刀,控制着尽量不出声音地打磨起钥匙来。尽管提前有准备,但真到必须要用上的这一刻,他的手还是在发抖。
徐三躺在单人床上已经昏昏欲睡,一阵风把窗户吹开了,夜风凉飕飕地灌了进来。他只得不情愿地爬起来关窗,就在他站在窗前的一刹那,一个相似的画面模糊地在眼前闪过:还有一扇窗户也敞开着……好像就在刚刚,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徐三躺回到床上,迷迷糊糊地思索着。当他意识到那是储物间的换气窗时,困意和酒意顿时被惊得全无。他从床上蹦起来,匆匆翻出手枪,轻声拉开了门。
顾耀东埋头锉钥匙时,徐三站在登记室门口,将子弹上了膛。那一声清脆的“咔哒”沿着蜿蜒空荡的走廊传到了最深处的牢房门口。顾耀东一惊,回头望去。身后是漆黑一片。
徐三推开储物间的门,手电筒“唰”地照向换气窗。令人意外的是换气窗好好地关着,插销也是插上的。徐三一时有些糊涂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顾耀东听见不再有动静,犹豫几秒,一咬牙埋头继续锉钥匙。刚刚在储物间,如果不是那只蜘蛛,也许就已经被徐三发现换气窗的疏漏了。虽然他在徐三离开后马上做了弥补,但不知道这一关算不算过去了。他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锉钥匙的速度。锉刀划过手指,血流了出来,他仍然没有停下。
徐三不敢大意,举枪缓缓朝走廊深处走去。一旦他在走廊尽头转过那个弯,顾耀东就会暴露无遗。
就在这时,一只手轻巧地在他肩上拍了拍。徐三吓得立刻回转身,却发现枪口对准的是刑二处处长。他怔了怔,刚脱口而出一个“夏”字,耳光就扇在了他脸上。
顾耀东听见动静,赶紧靠在墙边,大气不敢出。
徐三捂着脸蒙了。夏继成没有说话,转身朝登记室走去,徐三赶紧跟着往回跑。直到进了登记室,夏继成才黑着脸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关门。”
顾耀东躲在墙后,战战兢兢地探出半个脑袋张望。走廊里已经恢复了空荡和寂静。汗水流下来迷了眼睛,他匆匆用手一抹,又开始打磨钥匙,浑然不知脸上留下了几道血印。
徐三关了门,还在因为刚刚那个耳光心有余悸着:“夏处长,您怎么来了?”
“需要向你汇报吗?”
徐三瞥见酒瓶还放在桌上,更加心虚了:“不敢不敢,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一边说话,一边想偷偷把酒瓶藏起来。
夏继成:“不用藏了。我在外面就闻见酒味了。值班时间喝酒,还开着门,想让关在里面的囚犯都知道我们的警员是酒徒吗?”
“我……我就喝了一杯……”
“哦,我冤枉你了。”
“没有没有!是卑职违反纪律!夏处长,我下次保证不敢了!”徐三想起手里还拿着枪,“您看,我还是很谨慎的!刚才听见有动静,好像是储物间的换气窗被人打开了!我怕有情况,赶紧去确认!”
“结果呢?”
“可能是我看错了。”
“连幻觉和现实都分不清,恐怕喝的不只一杯吧?”
徐三不敢吭声了。
“还不收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06: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三赶紧把枪锁回抽屉,一边解释着:“刚才确实有声音,可能是您走路有点响动,我就误会了。但不管怎么样,说明我的心还是时刻保持警惕的。”
夏继成随手翻着桌上的登记本,漫不经心地说着:“进了法察处,你还有解释的机会吗?”
徐三一愣:“法察处?”
“玩忽职守罪,这件事汇报上去,结果恐怕不会太乐观。”
这下对方真的被吓破胆了:“夏处长,我知错了!您给我一个机会!”
登记本上面并没有顾耀东的名字,夏继成放下心来。他看了徐三一眼,把登记本扔给他:“刑二处有一名盗窃犯关在这儿,我有问题要问他。”
“是!”徐三手忙脚乱地在登记本上查找:“刑二处……盗窃犯……找到了!十四号房!”他从柜子里取出钥匙,几乎是讨好地递到夏继成手里。
夏继成的火气似乎消下去了一些,朝桌上的酒瓶抬了抬下巴:“还不扔了?”徐三连忙把酒瓶扔进桶里。
“下不为例。”
“是!是!谢谢夏处长!”
夏继成又瞪了他两眼,离开了登记室。
顾耀东小心翼翼地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转,锁打开了。幸福来得那么轻盈,一瞬间他竟然愣住了。走到这一步,对夏继成或者沈青禾来说也许只是水面起了几圈小涟漪,但对顾耀东来说,已是足足九九八十一难。
陈宪民听见开门的声音,一回头,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制服、头发被汗水湿透、手上脸上血迹斑斑的小警察赫然站在面前,朝他稚气一笑:“陈先生,我来带您出去。”
陈宪民怔怔地看了他片刻,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但每一种“可能”在顾耀东干净的眼神面前似乎都不成立。“我们认识吗?”他只能开门见山地问了。
顾耀东小声地:“我叫顾耀东,是刑二处警员。”
陈宪民依然一头雾水。
顾耀东红着脸,鼓起勇气说道:“对不起,您在木匠铺的线索,是我从户籍科找出来的。那个时候我以为您真的是……杀人犯。”
“那现在呢?”
“我只知道您没有杀人,不应该在这儿。”
陈宪民终于明白了过来,不禁一笑:“你就是那天来送饭,但是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个小警员。”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您。”
“谢谢你的好意。对不起,我不能出去。”他说得云淡风轻,却震得顾耀东脑袋嗡嗡作响。这是他万万没想过的意外状况。
“为什么?”
陈宪民笑而不语。
“明天他们就要把您转到提篮桥监狱去,进了那个地方,是不可能再逃出去的!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
陈宪民朝他背后望去:“你一个人进来的?”
“是!”顾耀东想了想,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您是担心我一个人没办法把您带出去。我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是提前做了很多准备!我有一套很完善的计划!我画了地图,给看门的警察酒里放了安眠药,不会伤着人,但是他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他一边说,一边从鼓囊囊的挎包里往外掏东西,“这是给您准备的衣服,您从这儿出去,走十分钟就有夜总会,门口有的是黄包车。这些是给您准备的钱,您可以去火车站或者码头,走得越远越好!”
陈宪民沉默地看了他片刻:“那你呢?
“我?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脱身?”
这问题让顾耀东愣住了。
“计划很完善,可是警官,你把自己忘了。”
此时此刻,顾耀东才意识到自己的计划有多么幼稚,多么漏洞百出。他竟然就想用这样一个不堪一击的计划把人救出去。换了谁都不会跟自己走的。然而就是这个幼稚而漏洞百出的计划,让陈宪民从心底里感动。顾耀东当然不会知道这一切,他只是埋着头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自己……他们不一定会发现是我,就算发现了,我总会有办法的。只要能让您离开……您不想自由吗?”
“我被捕,其实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丝毫没有记恨你,更不打算连累一个正直善良的年轻人。”
顾耀东的心隐隐被刺痛了,他苦笑着说:“‘警察’二字曾经是我的梦想,现在觉得有些讽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4: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