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化不肥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1 08: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 3

灯会要开始了,喜来眠的老顾客们,有各种少年少女在网页上看到了消息,都表示纷纷要来参加。

灯会是要穿古装的,村支书显然下了决心要把这里的主题旅游做起来,对于我来说,只要不在村附近搞这些事情,变成网红景点,我也希望围绕着喜来眠的文化产业可以改善一下附近的设施。

比如说希望未来这十几个村的中间可以有一个医院,设备相对较好的那种。

我们三个是赞助人之一,此时我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上小花,其实是有点疑惑的,胖子告诉我人数不够,喜来眠在那儿有一个摊位,卖酿的第二批酒和喜来眠的会员卡,正好可以去缓缓脑子。

会员卡是这样的,买一张卡可以预定一瓶第三批或者第四批的酒,并且在喜来眠打八点八折,还可以在喜来眠拍照。

如果没有会员卡是不让拍的。

古装没有严格的朝代限制,胖子在网上买了三套,拿到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不是古装,而是仿古的潮牌,这种衣服如果在现代服装里穿插,其实是挺有古韵的,但在真正的古装里,就会像古代码头的苦力。

于是就在网上问喜来眠的老客户借,灯会当天,喜来眠是一个集结地,老客户们来了不少,在这里换上古装,拿起灯笼。

有姑娘给我们三个换古服,其实是三件所谓的捕快服,不是我小时候看的像楚留香胡铁花的衣服,有些失望,胸口还有一个衙字,穿着怪怪的,自己心里有些怯场,胖子的衣服还太小了,一如既往肚子露在外面。

一行人出发去了山里,我们锁门时三个人面面相觑,说实话挺新鲜的。

“张兄,头前带路。”我把灯笼递给闷油瓶,胖子挠了挠肚子:“材料很便宜啊,痒痒。”也就去了。

本来想潇洒一下,但穿着像押解林冲的反派,也就收敛心神,好好做生意了。

大家都是绫罗绸缎,画着精巧的妆容,只是都端着各种相机,我们三个很快就是喜剧人物,被人要求摆拍。

“衙门办案,不准拍啊。要拍买卡。”胖子说。

当天卖出了9000多块的会员卡,卡就卖空了,酒很多当场喝光了。

一开始所有人都在试图穿越千年回到当年另外一个时空,但是到了后来,大家就开始互相换衣服拍照。

各种脱的剩裤衩,我们三个捕快在人堆里,被人拍了一张照片。胖子看了说这是怡红院扫黄的时候的现场图像。

灯会最终圆满结束了,这个灯会如果从主办流程的角度来说,没有高潮,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安排放一点烟花——当然森林防火是不允许的,我也知道,其实村支书备了烟花,只是最后没敢放。

回到喜来眠,大家告别,胖子就把那些烟花在店门口的空地上放了,算是补上了这个高潮。

第二天早上就看到网站上陆续有人开始放昨天晚上的图片,其实很有意思。

我开店打扫,给林六人的花浇水,忽然有一种热闹之后的空虚感。

我希望欢乐永远持续下去么,我贪恋这种情绪么,并不,但忽然安静的四周,会让人以为自己失去了什么。

所以人需要节日,当你结束了一个节日的欢愉,觉得有所没落的时候,你会发现下一个节日,就在你可望又可及的未来,你就会安心的回到自己的生活,你知道春节之后有元宵。

古人其实直接把一年分为了三个大元,点缀了无数的小节日,用来解放天性,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

上元节天官赐福,中元节地官赦罪,下元节水官解厄,为天地水三官。

所以当年发丘中郎将也有三官,持天官禄的不是最厉害的,其实地官禄是最高的禄位,逻辑其实非常明了。持地官禄为地府禄员,来你这儿盗墓,其实就是来抄家来了,妖魔鬼怪要退避三舍。

胖子出来,问我干嘛呢?发什么呆?

我问他道:“福建是不是有过下元节的习惯,他们是怎么过的?”

“有点小众啊,要折腾么?”

“据说有特殊的节日食物。”

“那可以,主要这个节日过什么?”

“除了祭祖之外,我只记得有两项比较记忆深刻,一是普祭亡灵,就是祭祀所有的孤魂,二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这是一个主旨帮助别人的节日呢,水官解厄。

胖子点头,“太好了,正好我们可能需要别人帮助。”

我拍了拍他,怎么理解都行,我似乎是思绪过多了,如果回归孩童的思维,真的会开始在乎节日起来。但有何不可呢?
发表于 2021-10-15 11: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4 九声安寝

在杭州我有一个景色我非常喜欢,南屏晚钟。
古人所取的景点名称,又美又大气,不拖泥带水。

人言是人类思绪和想象力的药引,语言哪怕只是一个词语,在人类社会都带着力量,而名字更是一种咒语,可以凝固时间景色,晚钟两个字,夕阳钟声佛度庄严寂寞,情绪就出来了。

村里我也尝试取过一些名字,去命名一些时刻,比如说这里的落日,在田野是一个味道,在瀑布边上看,又是一个味道,但看到最美的落日的时候,常常感慨自然之美的霸道,又词穷,半天和胖子合计出一个什么大水奔日的名字,第二天说起来回忆的时候,脑子出现的画面是一个叫大水的巨人在冲向日本。

很快我就放弃了这种在美景中自寻烦恼的举动。

在村里我唯一成功取名字,觉得还行的是九种声音,在这里因为空气好睡眠好我都不会拉窗帘,因为日出的时候我醒过基本上不会有困意。每晚入睡之前,我就看着窗外,月色,或者院子里的灯没关,或者闪电。

那个时候会进入一种冥想状态,那时候帮助我入定的,我总结了有九种声音。

常规的雨声,风声,和雷声就不说了,这里的雨淅淅沥沥的,非常让人安心,风声是在台风天听的,你那时候心中会极度踏实,你知道你出不去,别人也出不去,而你努力加固盖起来的房子,你的劳动成果在保护你,这感觉让你觉得自己是一种躲避自然灾害的穴居动物,雷声么,天空的脉搏,你会接受自己的渺小。

人接受自己的渺小对健康很有利。

一雨二风三雷电。

壁炉烧竹子,在特别潮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去湿,烧的时候竹子的油脂会发出噼啪的声音,温度和噼啪的声音加上你看一本不是那么精彩的书,很快就会犯困。当然,这是得睡在沙发上。

夏天的时候,虫鸣在四周此起彼伏,在村屋里有墙缝里会有蟋蟀,别馆是架空的,屋子下面会有大虫子,金铃子,纺织娘,只要它们不在你窗户上,都有很好的安眠效果,而且那个时候有萤火虫,你会感觉自己生活在童话里。

如果什么其他声音都没有,在村屋里能听到丰水期瀑布的声音,那声音很容易让人入定,你也知道山上下雨了,这里很快就会有雨声。

四炉五虫六落水。

最后三种声音,都非常非常的需要心境。

第七种是房吟,木头房子热胀冷缩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出现,有点像弹珠的声音,我们在盖的时候,衔接的地方都放了牛毛避免剧烈的声音产生,但温和了之后,这房子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窃窃私语。

第八种是雪落,那要非常难得的下雪的时候,你才能听到,那声音非常轻微,天地之间必须万籁俱寂,什么声音都不能有,那时候你就会听到雪落之声。

第九种是叶浪,论名字,肯定是雪落最酷,但声音论声音,还是在小风下,树木树叶之间的摩擦,让人觉得生命更加美好,你会觉得有什么东西来了,在你窗口经过,又走了。

七听房吟八落雪,九为叶浪十指尖。

其实还有第十,就是自己指尖翻书的书页声。

但最终我还是用了九而没有用十,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

胖子曾经问我,为什么没有风铃声和青蛙的叫声。

因为我的睡眠我比较主观,青蛙叫我真睡不着,四周如果有青蛙叫我会起来拿扫帚去赶,而风铃这东西,在我这里不算什么神奇的力量。

胖子又问我,难道他起夜的声音不算安寝么?

所有胖子按照自己的想法又加了几个。

十一夜尿频繁,十二呼吸暂停(打呼噜是呼吸暂停综合症),十三直播没关,十四夜猫叫春,十五小哥早起。

如果按照胖子的打油诗的分法,其实可以入选的,还有胖子炒菜的声音,那时候在沙发上偷懒,听着油水爆炸的声音,闻着香味,其实会有一种睡意,慢慢的你就会发蒙,一直到他摆筷子的声音才会惊醒,胖子就会在那儿骂,睡睡睡,睡死你得了。
发表于 2021-10-15 11: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5 体重

洗完澡,在镜子面前看自己,觉得自己和之前有一些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呢?
端详了很久,发现自己厚了一点。
胖子和我一起洗,出来之后,拍一下肚子,肚子上的肥肉抖到了全身。他看我目光呆滞的看着镜子,问我:“怎么了?”

我道:“最近是不是吃的太油了。”
这几日都是猪油饭蟹黄,事实上,蟹黄猪油饭配起来最好吃的,是小馄饨的面汤,所以最好的情况是,有一个人吃小馄饨带牛肉薄皮汤烧麦,然后汤给我来吃猪油饭。
但因为没有人单独吃小馄饨,也没有牛肉薄皮汤烧麦吃——这玩意确实得有一些手艺才包的出来——所以,我们吃的就是小馄饨加蟹黄猪油饭。

吃完确实是十分的满足,但似乎连吃的天数太多了。
“小哥怎么没有长肉。”我问胖子,闷油瓶从我们身后经过,准备去洗澡,我看了一眼。
“每天巡山,我倒是觉得,他这种运动量,是不是吃的太少了?”
“他昨天吃了多少?”
“和你一样。”
“那他每天巡山,肯定营养不够啊,他怎么没瘦呢?”
“山里有果子。”闷油瓶在里面说道,然后水声就起来了。
我看着胖子,胖子也看着我。
“小哥还得自己去摘果子吃,天真咱们失职啊,咱们得给小哥加餐。”
“明白,得让他体重长上去。”

我和胖子都开始坏笑,第二天,我开始琢磨那种必然会吃胖的食谱。
最后我选择了新的晚餐菜单。
闷油瓶的口味很普通,他喜欢正常的菜,有些人有口味,比如说他会喜欢甜口的,那么所有的菜在他这里,都应该是偏甜口的。但是闷油瓶没有,我觉得他的口味是古菜口味,也就说当年最早这个菜的口味,总体来说是偏淡的,因为他的那个年代,盐还是比较珍贵的资源。但比如说,如果是腌笃鲜,那对于他来说,就要吃腌笃鲜应该的味道。

那么如果是拔丝香蕉,就应该是甜的。

他不会认为拔丝香蕉里应该放点其他东西,也不会认为腌笃鲜可以甜一点。

当然这也是我的臆想,他可能单纯就是有什么吃什么?

不过他不太吃吃起来费劲的东西,这倒是真的。而且他给人的印象,是吃的很少——但事实上,我觉得他应该吃的不少——否则怎么维持体力。就和他睡一样,他睡的也不少,只是你不知道。

那么新的菜单,就是保证一定会长肉的,应该是碳水+油脂,而且应该是非常合理的碳水+油脂,这道菜发明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是那个样子——那他就会失去警惕。

蟹蒸饭。

青豆,火腿,糯米,酱油,虾米,米葱,萝卜丁合成一碗厚厚的糯米饭。先用猪油炒一边,快炒不要熟。

然后取一只大海蟹,大青蟹,带黄的。放在蒸屉的上层,把饭放在下层开始大火蒸。
所有的蟹黄和海蟹的汁液蒸的融化滴入下面的糯米饭里。

熟了之后,海蟹肉挖出来,黄,肉拌入糯米饭,倒入一丝香醋。

这就是至尊无敌的plus版的蟹黄拌饭,那香味,完全无法抵抗。

最绝的是,第一次炒饭会有很少的锅巴,直接扣下来,泡一碗锅巴汤,就着饭吃。

我在构思这道菜的时候,口水已经满溢,用手擦了擦。

之后的一个礼拜时间,我们都在吃这道菜,我们在煮这道菜的时候,喜来眠的生意会好上几倍。很多路人都会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

但这东西真的是一个热量炸弹。

一个礼拜之后,我和胖子全部脸都圆了。

但是闷油瓶完全没有变化。

为什么?

这个地方,又添了一个未解之谜。
发表于 2021-10-16 10: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6 黑板报第二期的故事。

黑板报第二期的故事。

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口述过,关于长白山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近代,当时人都还活着。当时有两个猎户,暂且称为王一和张三。

两个人都是林场的员工,平时喜欢打猎,两个人平时配合的很好,一个用铁砂枪,一个用弹珠枪,都是用火药前入枪管的土枪。

长白山附近全部都是多年封山的原始丛林,里面有着非常多的野生动物,他们在森林里越走越深,希望有所收获。主要目标是其实是狍子,但那一天他们看到了一只麋鹿。

当时还是夏天,所以看的很清楚,两个人同时举枪,弹珠枪打脖子,铁砂枪打腿,他们的习惯是同时开枪,基本上可以一击就得。

但那一天,第一枪,两个人竟然同时哑火了。

麋鹿没有发现他们,他们立即小心翼翼的重新装填了火药,结果第二枪,还是哑火。

当时王一已经觉得有哪里不对了,但张三觉得是火药有问题,特别重新拿出底部他认为干燥的火药,先点了一下确定有效,才进行了第三次装填。

第三次射击,还是双枪哑火。

王一觉得非常奇怪,他看着前面的麋鹿,就觉得这东西不是正常的东西,但张三还要继续装填。

王一只能帮张三继续,确实他们已经深入林子太深了,如果没有收获,其实这一次会空手回去,他也是希望有所收获的。

他们重新装填需要低头,这一次装填的很仔细,等他们再次抬起头来,他们就发现那头麋鹿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王一直接就吓尿了,用他的话说,那麋鹿在他们面前,就如同一面墙壁那么大。

这是一个巨大的动物,比正常的麋鹿大上很多倍,遮天蔽日,犹如行走的墙。

即使是食草动物,如果它大成这个样子,也足以把人吓疯,王一和张三这一下直接抛下枪就连滚带爬,逃回了二道白河。

王一还好,但是张三在那天之后,连续发了一个月的烧。

这件事情后来传开了之后,都说他们遇到了长白山的山神,这个传说故事如今在长白山,很多人都听说过。

我问闷油瓶这件事情他怎么看,他在长白山有没有也遇到过山神。

闷油瓶告诉我,他听说过这样的故事,但是是从一些奇怪的人身上。

长白山二道白河如果你生活一段时间,和当地老百姓多聊,会发现有一种人,他们会告诉你,他们就住在长白山山里,已经好几百年了,他们在里面修炼,但你平时进山,是看不见他们的。

这些人都很不起眼,有些还是外地口音,他们所谓的几百年,是指他们自己的年纪。

我问闷油瓶,这不是你们张家人么?

闷油瓶摇头说不是,那些人不是张家人,因为张家人是看的见的,而这些人是看不见的。

我其实很纳闷,长白山还有一些长寿的人,他们竟然不是张家人。

闷油瓶告诉我,那些人只是自称,他并没有求证过。

此外,在长白山附近的古旧县志类资料里,有过长白山水怪的传说,那个水怪,是一只长着龙脸的鹿。

其实在古代传说中,那东西就是麒麟,这东西平时是生活在水里的,但是就是在水边和人遭遇,被人看到,记录是清朝这里的护林看山人写的。

以上记录全部都是真实的。

长白山山中有很多地表被枯叶覆盖的细小裂缝,很多正巧可以让一个人坠入,所以在长白山中行走,野路非常危险,裂缝下面是几十米高的悬崖,这些奇怪的缝隙就是在山中不起眼的地方,一旦跌入就会完全消失。长白山当年有着非常多的失踪事件,所以闷油瓶还推测山体里面现在有不少尸体,很早就形成了积尸的状态。

传说长白山山神比较温和,尊重自然的人,都会受到保佑,但这是休眠活火山,在一个不算长的时间里,长白山可能会再次喷发。

麒麟窝火而休,一切皆不是空穴来风,胖子认为长白山山底肯定能找到那头山神,闷油瓶没有给出解答,他只是说。

我们的体质,无法到达真正的山底,我也推测长白山青铜门那个位置往下,肯定还有东西,但黑板报的位置没有了,这一次就写到这里。

扶农二组,吴邪文,插图:你爹,口述:你爸爸。
发表于 2021-10-16 10: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7 一个梦

我在雨村做过七个大梦。

梦里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很多梦都是在雷雨的时候做的,觉得也许不是梦而是另外宇宙发生的事情。

其中有一个大梦,我做完之后记忆深刻,在梦里我似乎要通过一面很长很长的墙。

那墙特别长,生长在丛林里,孤零零的,我当时遇到这面墙壁的时候,十分惊讶,那似乎是我在丛林中被困了许久之后,遇到了第一个人造之物。

那墙又十分的普通,不似古墙,也不是什么特殊的结构,那墙壁就如同以前学校老教学楼的那种墙壁,斑驳,上面是没有任何美感的涂料,已经发霉变质。

似乎这里本来有一个老式的建筑被拆掉了,只剩下这一条长墙。

墙上每隔10米左右,就会有一扇窗户,有些窗户是关着的,所以看不到窗户后面的另外一边的林子,有些是开着的,有些则完全没有窗户。

而墙的根部,其实有一条水泥路,非常脏,上面什么都有,而且全部都是涂鸦。

让人比较害怕的是,大部分涂鸦都是一句话:蹲下来,从窗户下面过,不要让它看到。

看似似乎是这道墙壁另一边的林子里,有什么东西,会透过窗子看到这一边的我,而看到了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虽然莫名其妙,但梦中的我还是非常听话的——对于玄学认怂是我的习惯——蹲着顺着墙壁根朝一个方向前进。

当然我可以直接从窗户翻过来,但这是一个梦么,我没有那么理智,所以整个过程里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者说,我根本不想翻窗户,我只想顺着墙壁寻找墙壁的尽头。

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这个梦有上集的话,我一定在这个林子里游荡并且经历了非常恐怖的事情,所以我对于人造之物似乎非常迷恋。

这些水泥似乎有一种可以保护我的魔力。

我蹲着通过了一扇又一扇的窗户,我没有抬头,也没有对窗户的另一边产生任何的兴趣。

在整个过程中我也不停的告诫自己,我一定要笃定的完成我心中的目标,不要被其他的信息吸引了注意力。

顺着墙壁找到墙壁的尽头,通过所有的窗户。

大概走了几个小时,我忽然就停了下来,因为我直觉的感觉到,我前面的某一扇窗户,后面有一个东西。

之前通过所有的窗户,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即使我有点后脑勺发凉,我也没有抬头,因为我没有感觉到真正的异常。

但前面的某一扇窗户后面,一定有东西站着。

这是我的强烈直觉。

我在那个位置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始前进,因为我知道我无法在这里犹豫一辈子,但这一次我十分的小心,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并且不停的起鸡皮疙瘩。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三十几分钟,我经过了一扇窗的时候,忽然就停住了,因为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部都立了起来。

在梦里,我清晰的感觉到,有一个东西,从我上面的窗户里探头出来,正在看着我。

它离我的后脑勺非常的近,近到我似乎能感觉到它的影子。

每一次,我都会在这个瞬间醒过来。

我不知道这个梦对于意味着什么,墙壁是什么意思,窗户代表什么,林子的另一边是什么。

胖子和我说,墙壁代表着别人用来隐藏东西的一系列的遮掩,窗户代表着各种破绽,林子的另一边可能是某种真相。

而那个从窗户探头过来的人,那东西应该是在世界上搜索着谁在窥探秘密的秘密守护人。

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反射:我们其实经历了很多,我大脑里有很多的资料,也许有一个真相隐藏其中,我的潜意识已经发现了真相的存在,但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这个真相非常可怕,可能会招惹很多不必要的可怕力量——那个窗户里探头的人。

所以我的潜意识并不打算把它的发现告诉我,而且它在阻止我的灵光一闪。

我的潜意识也许也在贪恋这里的平静,不想让我再发现什么。

胖子说的有点道理,但我却觉得,这个故事另有深意。

这个深意也许只有我不在害怕窗户里探头过来的那一个人之后,我才能窥探到,我才能梦到这个梦境的后半段。

但我始终过不了这一关。
发表于 2021-10-17 10: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8 最后的瓶中故事

刚到这儿的时候,发现过一个瓶子,里面有一个竹中生骨的小故事。
故事的后半段说是还在那块竹林子里,如果有缘还能挖到。

当然我没有刻意去挖,不是说有缘就能挖到么,我更加关注的是自己是不是有缘,而不是后半段讲了什么。

院子正在缓慢的生长,第一次造园,我对于时间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这几周的等待,大概有了自己的预判——估计真的得一年多才能完全长成。

为了加速,还是不停的上山寻找苔藓,这一段时间我觉得山上的苔藓都躲着我。

长的更慢的是水草,我已经委托园林的学弟学妹去寻找是否有种子可以播种了,还没有答复。

光伏最后也终于装起来了,钱包就见底了,人一穷干活就积极,呆在店里的时间也多了,蟹蒸饭也加入了菜单,成为了网红饭,生意越发的好,梦的也做的少了,睡觉也没心思去听风雨雪落,村里的活动也没怎么参与了。

我这一段时间有了一个很大的心得,原来古人为了吃饱肚子,其实一天是没有什么时间冥想和做自己的事情的,酿酒,备菜,洗碗——插一句,因为要洗石锅,所以我的臂围粗了很多,那石锅非常重,洗碗如同健身——做清洁,网上答疑,做账,忙的不可开交。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算是证明了自己可以经营好一方生意,在喜来眠的经验也让我反哺了吴山居,在我的英明改革下,吴山居那边的陈设和经营方式也进行了改革,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结了一下,做一个农家乐,盖一间自己的房子,做一个自己的庭院,其实真的挺有象征意义。

其实人在古时候,成年之后最先面对的都是这三个问题,这是基础:你的生存,你的住所,你的风景。

但我大学毕业之后,其实没有经历这些,前半生就像流浪汉一样,剩下来的就是几个朋友和一堆孽债和善缘。

其实,做完了这些,我内心对于自己的人生,有了一个答案。

这个答案不足与外人道,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坐在门口看着院子,我其实有时候会好奇的后半生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种疑问中日子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胖子在维修大棚,清理竹林的时候,挖到了一个新的瓶子。

里面同样有一条纸条,我们展开就看了那个故事的结局。

“既然我们有缘到如此的地步,我就告诉你,那块宝石我藏在了后山竹林当中。

它对于我其实没有意义,在我告诉你藏匿之处之前,我想和你说说我的故事。

竹子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在地面上的部分挺拔但地下的东西丑陋扭曲,犹如地下行走的畸形的蛇。

这和人这种东西很像,我们家是世代生活在竹林边上的,我出生的时候,骨骼不好,骨头中空,家里人就砍了竹子给我做了支架,一边治疗一边保护,我那个时候整个人就像从竹子里长出来的一样。

后来确实是好了很多,在长期的治疗过程中,我知道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说,有一种虫子叫做竹蛆,有时候你撬开比较嫩的竹子,会看到非常多的白色虫子,密密麻麻,在小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阴影。

那是竹蜂的幼虫,你身上的竹子支架总有响声,你剥开来看到里面那么多虫,对于小时候的我冲击很大。

那段时间我总觉得会有竹蛆留在我的身体里,进入我中空的骨头。

当然这是无稽之谈,最终我康复之后,这段生活给我留下的痕迹,是我大腿根的一片绿色。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片绿色是怎么染上去的,但那片绿色就是竹子的绿。

医生说这是内出血导致的某种乌青,但我觉得不是,因为那儿我的肉很薄,我觉得是我的骨头透出来的颜色——我的骨头已经变成了竹子一样的绿色。”

而随着这个人的逐渐长大,他开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意识:他就将要变成一片竹林了。

这既不是幻觉,也不是臆想,而是强烈的本能冲动,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一颗竹子,而是一片竹林,这才是他的归宿。
发表于 2021-10-17 10: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9 最后的瓶中故事2

当时的民众对于他的这种想法,评判非常简单——精神分裂。
而他恰恰有极强的交流欲望,希望别人能够理解自己奇怪的想法,很快他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疯子。

这种情况久而久之,他也学会了闭嘴,所有人都以为他正常了,这件事逐渐变成了笑话。

到了最后,他的这个奇怪的想法,在世界上只剩下了竹疯子这个外号,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外号,完全被人遗忘了。

只有他自己内心里,完全没有变化,他仍旧认为自己最后将变成一个竹林,而且,随着他逐渐成长,这个日子越来越近。

他也时常开始行走与山岭之间,寻找自己蜕变的地方。

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也是很难模拟的心路历程。如果你是一个人,你长到一定的岁数,你会变成一个竹林,你会怎么思考呢?

那还不同于选择墓地,因为墓地其实只和后人有关,但变成竹子,并没有死亡,而且,从他的意识来看,似乎变成竹子之后,他的意识仍旧会存在于竹鞭之中。

那他就要面对自己从一个哺乳动物变成植物的不便之处了,他无法移动,也无法抵抗正面伤害,无法说话,是否有感知也不清楚。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希望自己蜕化于深山之中,没有熊猫的地方,最好是在一处风景优美的高处,人迹罕至。

然后雨露要丰富,蜕化的时候我身上可能会抱着很多的竹蛙,我成为竹林之后,它们可以生活在其中,吃我身上的坏虫。

如果我内心接受这种转变,那整个过程还挺诗意的。

这个写瓶中信的人,选了很多地方,最终选择了喜来眠的这块地,他说他蜕化成竹子之后,身体中会长出竹鞭,自己的各种碎骨头,可能会出现在竹鞭长出的各种竹子的空腔里,头骨可能是唯一一块完整的骨头,最老的竹鞭就是从眼洞中长出来的。

而他知道他身体会有一个部分变成宝石,那就是他大腿根部的那一块绿色,那是他第一块竹子一样的骨头,现在应该已经变成石头了。

他会带着两封瓶中信蜕变成林,讲述自己的生平,当别人在竹林中看到信的时候,就可知道四周的竹林,就是他所化。

看完这个故事,我和胖子沉默了很久。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但实在难以让人相信,更像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即使我经历过非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也不相信人会化作一座竹林。

但他属实有一种异样的,非常不走寻常路的浪漫主义意味。

胖子就抬头看面前的竹林,此时彼时,感觉很不一样,胖子就问:“这哥们是男是女。”

其实很难分辨,按逻辑,这瓶子那么丑陋,我觉得可能是男性。

胖子就说:“那刚来的时候这儿好多笋,又粗又大,是他的什么东西,老子吃了好多,现在想来有点恶心啊。”

“那就当是个姑娘吧,你可能好受一点。”

“哇,那吃那些笋也感觉很不尊重人啊。”

我们两个走到那片竹林之前,竹林很不起眼,风吹过摇曳的十分欢快。

我就觉得十分的神奇,原来,这么一个故事,就可以让我的感觉变得如此不同。

我竟然就感觉到他在朝我笑,朝我招手。

“如果是真的话,我们就和睦相处吧。”我对着林子说:“你的宝石我不要,你的故事我很喜欢,我会让大家都知道你真的变成了竹林。”

那几天我去石头厂买了一块石头——不要意外,你去任何城市的郊区,都有买石头并且可以负责雕刻的地方。

我设计了一个图案,是一个身上长着竹枝的菩萨,让厂里雕刻——菩萨不分男女。

简单雕刻了一下,放在竹林子外面,做了一个三合土的小房子,就像当年的小土地庙。

每天在小房子和雕像上浇水,很快青苔就长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你,明年就在这菩萨边上,长出一颗笋来。”

我对竹林说道,虽然知道这基本百分之百只是一个故事,但玄学认怂,我什么都信。

“也请和我的水草和苔藓多多商量,让它们不要懈怠。”胖子在边上道。


如有可能,我也愿化作一片竹林,120年开花,花开既死,毫不留恋。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可惜是我凡人。
发表于 2021-10-18 09: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小品10 得奖了

喜来眠在一个餐厅比赛中得奖了。

这个比赛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属于是被人强行参赛了,林六人的花园,后面的别馆,有小神龛的竹林(附带了一个特别好玩的故事),还有并不是那么好吃的健康菜品石锅鸡和特别不健康的蟹饭作为招牌菜。

当然,还有文艺建筑男老板,不应该在凡间应该属于天上英灵殿的收银员和一个普通的胖厨师和一个当地人副厨。

还有很多的猫儿。

要素过多,但显然切中了时代的脉搏。

那个奖好像叫做民间大鲜人,反正得奖那一天之后,喜来眠就变了。四周镇上的人都开车过来看热闹。

我并不想有那么忙的业务爱好行业,所以每天只卖自己能应付的几个号,最开始这个农家乐变成了必须预约的情况,但在我不懈的努力和恶劣态度下,这个奖项后来被撤销了。

我们恢复了之前闲散的情况,村长和村支书都觉得特别可惜,但我终于松下心情来,这一天之后我就长了一个心眼,任何跑来和我说自己背后有一个奖项的,都会故意把菜给烧焦。

但这一次的闹剧之后,远山这款酒卖的更好了,好到60%的收入,都开始来自于这款不那么好喝的酒。

有了村屋,别馆,庭院,一个花园餐厅,一个竹园,我的活动空间,冥想素材也够了,我发现我算是对于自己的生活空间要求极其高的人,但到此也够了,不能再扩张了。

对于城市人来说,这些东西太奢侈了,但在村里,其实并不难获得。

胖子并不满意,猫他照顾了起来,虽然是野猫但也完全不客气,但他觉得应该去买一些宠物了。

要狗的话我可以让自己的狗厂运个几百只过来,村里很多娃,我的狗儿都有攻击性,以免麻烦,胖子想了很久,买了一头牛过来。

我看到那头牛的时候,真是醉了。

牛也很有灵性,白天自己去吃东西,晚上自己回来,往竹林里一进就开始休息。

没几天牛的主人就后悔了,有感情的人其实难以舍弃,把牛又买了回去,胖子目送牛走,还依依不舍。

从那一天起,我们的生活似乎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只有那个庭院,还是那么丑陋,它缓慢的成长,犹如美好生活上的一块疤痕。同时也让我心生喘息。

本月的初二,店里出现了最开始的几个客人,她们又回来了,但那顿饭却不满意,败兴而归。

最早的灶台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忙碌,有两个开裂也不能用了。

当年的喜来眠犹如初生的婴儿,带来的一切都是欢喜,如今时间推移,当时建造时候觉得永远不会出问题的,自己亲手建起来的地基,设备,都纷纷出现了问题。

最早的村屋的浴缸也开裂了,不得不进行大返修。

这就是现实,我还是耐心的,在那边修修补补,我知道这个地方会越来越老,越来越破,但它最初的美好,我永远不会忘记。而我还能做的动,我就会修补被时间损坏的地方。


这本记录着这点点滴滴建设过程的笔记,应该有一章散文一样的田园诗,讲述庭院完成之后的美好,但庭院仍旧在时间的洪流中,缓慢的走向自己的完美。我根本不知道多久以后可以算作完成,或者说,庭院这种作品,永远没有完成的那一天。因为它一直在生长,不仅随着四季变化,每一天也很不相同。

如此说来,我将永远没有机会书写庭院的最后一章,那这本笔记也永远不会有完成的篇章。

不同于我记录冒险的笔记本,我可以隆重的写上结束,生活特立独行,无穷无尽,它更是最深远,最动人心魄的冒险。

我唯有希望我的朋友们,在各自的生活中,都有如此好运,雨村常在,欢迎常来。
发表于 2021-10-19 0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最后的返场 附加文(全文完

小护士后来回来找胖子,没有穿着护士装,穿了一件短裙,青春可人。

但胖子没有见。

小护士坐在店里不走,最后也只有我劝回去。

在路上小护士问我,为什么不鼓励自己的朋友,她都来了,是个男人就不敢接茬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连我都无力去鼓励胖子,何况胖子自己。

这样的事情其实时常发生,胖子也算是胖人中有魅力的了,大概是因为好笑吧,但他不再理会感情这东西。

用他的话说,他并不忌讳,只是时间过了,要为对方多考虑考虑。

以往总觉得回来的时候,能看到胖子在等下抽烟等我,看我一眼,如同告别他的爱慕者,其实却一次也么有,胖子呼呼大睡,并不思考自己错失了什么。

胖子对猫却越发的好,我记得他之前不喜欢猫觉得这是被人娇惯了动物,他喜欢狗因为狗打了能听话。

不忙的时候,我和他开始在店门口下象棋,两人都喝着啤酒,很快就会歪倒在躺椅上,睡到有客人来把我们叫醒。

这一天,村支书的老丈人去世了,我们去帮忙出殡,我们也接白宴的菜品工作,俗称吃席。

我和胖子烧着大锅菜,看着老爷子停棺在那儿。

这老头对我们挺好,入土之后,我们还上了香,老头如果知道我们的身份,估计也是瑟瑟发抖。

第二天又是谁家的小子娶老婆,我们还是那么几个菜,稍微用点红色的酱油,也就打发过去了。

胖子也不再发任何的感慨,生死如同。我总觉得胖子哪里变了,又说不出来。

后来再去体检,又遇到了那个小护士,小护士对我们很好,和胖子却生分的很。

我们也看到了小护士有了男朋友,应该是同事,两个人还挺登对的。

“他们长不了。”走的时候,我对胖子说。

胖子说:“我觉得郎才女貌。”



闷油瓶没来体检,他不需要,也没有兴趣。

我们隔壁那块地,一直是胖子和闷油瓶打理,如今已经丰收了。

主要还是水稻,还有很多蔬菜。

自己的米收上来,自己酿酒,味道更差。

我瞒着胖子,给小姑娘寄去了不少,其实有个熟悉人在医院挺好的,还是要维持关系。

后来小姑娘失恋了,又来店里,一个人坐在店的外面。

那场面真是让人心碎,胖子也是铁石心肠,给人家炒了一桌子菜,就是从厨房不出来。

小姑娘后来要辞职,胖子才出来骂骂咧咧的劝住了。


再后来小姑娘结婚了,有没有嫁给爱情,也不清楚,我并不能看出来。

朋友圈就发的少了。

然后就是晒娃了,那个时候,几乎也不再联系,不过其实,越往后,能看出她是幸福的,就算当时没有嫁给爱情,最后和老公也相处出了爱情吧。

胖子不动如山,我们也不闻不问。


再来,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小姑娘带着孩子和家里人到我们这里吃饭,应该是旅游。老公我们发现是东北人,南北两端的联姻,想来也不容易。

胖子抱着她的孩子,聊的很开心。

那顿胖子给免单了,小护士也没有客气。

那个时候可以确定了,她是幸福的。


他们一大家子喝了我们好多的远山,我们上完菜,在边上静静的看着。

我其实想问胖子,这一切原本可能是他的,他现在看着,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觉得可惜。

但我没问,我知道胖子会怎么回答。

那东北老公,其实有点胖子的神态,我恍神的时候,就看到胖子在其中幸福的生活,而我和闷油瓶在边上默默看着。

我都尚且能看出这些,胖子恐怕看的更加真切。


时光流转,这次之后,小护士再不来了,似乎是调去浙江了。

胖子如常,我们如常。


不往他人看。

心中无事即是桃园,一人酌酒也是神仙。


我独自在横跨过田地的路上走着,夕阳像一个守财奴似的,正藏起它的最后的金子。

白昼更加深沉地投入黑暗之中,那已经收割了的孤寂的田地,默默地躺在那里。

天空里突然升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尖锐的歌声。他穿过看不见的黑暗,留下他的歌声的辙痕跨过黄昏的静谧。

他的乡村的家坐落在荒凉的边上,在甘蔗田的后面,躲藏在香蕉树,瘦长的槟榔树,椰子树和深绿色的贾克果树的阴影里。

我在星光下独自走着的路上停留了一会,我看见黑沉沉的大地展开在我的面前,用她的手臂拥抱着无量数的家庭,在那些家庭里有着摇篮和床铺,母亲们的心和夜晚的灯,还有年轻轻的生命,他们满心欢乐,却浑然不知这样的欢乐对于世界的价值。

——泰戈尔




全文必,谢谢观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7 17: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