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black白夜

《幽灵列车》(完结)赤川次郎成名作,边搞暧昧边破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4 17: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晨曦微明时,我和永井夕子勉强地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蒙蒙庄。

  动员了十多个警员,整夜打着灯光,调查附近一带,可是,没发现任何线索及可疑之处。可以确知的是植村美和是被附近的滚石打到头部死掉的。──换句话说,她是被谋杀的,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天亮之后,镇里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我的身份也不得不曝光了。

  在回旅馆的路上,两人很少开口说话。因为内心所想的都是一样的事。

  “──被人抢先一步灭口了!”

  她嘟囔着。

  我回想起在蒙蒙庄经理室和植村美和谈话的情形。一听到那八个人在房间看电影,我马上问说:“怎样的电影?”时,她沉默地不说一句话,脸颊羞红地一片,像火一样久久不退,令人觉得可爱。这些情景历历在眼前,可是……。

  “对性情那么好的女孩,怎么狠心下得了手呢?”她继续说着,“昨晚,──不,不只是昨晚,连前天端晚餐来的时候,她都会说:“很抱歉,只有这些食物!”好像为自己的过错道歉着……”

  “一定是凶手干的。为了消灭证据才杀掉她的,可以说是突然决定的,凶手也一定慌了手脚。一定有留下线索。根据我的经验!”

  当我发觉时,她不在旁边了。回头一看,她站在几公尺外,睁着眼,一副茫然的样子。

  “喂,怎么了?”

  “──啊?”

  像是刚睡醒被我吓了一跳似的:“啊!抱歉。在想事情,所以才……。”

  我摇摇头。奇怪的女孩子!回到蒙蒙庄之前,她都没再开口说话,不知在想些甚么?

  一整晚没睡了,她说想睡一下,于是就回房间去了。留下我等着武藤局长的电话。

  愈想愈觉得这旅馆的主人儿岛公平不太对劲。植村美和知道某些事情,这某些事情若是在蒙蒙庄发生的话,她想和我们见面这件事,儿岛大概也知道吧!只是推论也无法采取行动。因为儿岛也是在这镇内有名的人士之一。

  武藤局长来电话,说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下子,期望又落空了。

  中午稍微睡了一下,醒来时已三点了。──现在该怎么办?虽然审问儿岛是常理的,可是我又没有确实的物证或证言,怎能故弄玄虚的恐惧质问他。

  我认为那消失的八个人在这小镇停留的那一个晚上,发生过什么事,才是关键所在。看黄色电影并不是大不了的事。还是──那影片有问题?对那八个大男人来说,有某种重大的……。

  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可是,现在却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时候!

  我从上了年纪的服务生那儿问出放映这一类影片的男人之后,就赶紧出门了。

  叫作柏原的这个男子,大约是五十出头,秃着头,是卖女人小化妆品的老头子。知道了我的身份,脸色都变了,跪在地上说不再做那种事了,请原谅。我对他说并不是来捉你的,只是想看看那天晚上那八个客人所看的影片。我这么一说,他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因为已不记得是哪一支片子了。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生意好的时候,三、四间旅馆来拿片子,拿去哪里,或是拿哪一支,也无法一一记得。影片是八厘米的,外行人也会放映。柏原只是做将影片寄放在旅馆柜台,然后隔天早上再去收回这样子的工作而已。

  这下子该怎么办?若是不看影片,回去之后我还是会有所挂心,可是有那么多的影片,全部都看的话……。一阵犹豫之后,我决定留下来将全部片子看过。

  虽然是八厘米的片子,可是二十支连续不断地看,四个小时都在这种光线不够的片子里渡过,真是与局里的拷问不分上下。我现在才稍微了解电影检查处的辛劳。或许有人很羡慕他们能看到原版的电影,说不定不看更好呢!

  快八点的时候,才离开柏原住的地方。出来的时候头晕目眩地,走也走不稳。没有得到什么线索。那八个人的照片我看过也记下来了。可是在影片中,也没有出现那八个人的脸,我的推想又落空了。

  要告诉永井夕子吗?若是被她知道的话,一定会被她大大地嘲笑一番,说“下流”的人才是我呀!

  匆匆忙忙地吃完已经冷掉的晚饭。回房间的时候,经过永井夕子的房间,外头还摆着没动过的饭菜,奇怪了,那么贪吃的家伙,居然睡得不知道起来吃饭?一边想着,一边回自己的房间。服务生来收拾餐具,看到我。

  “啊,先生,那边的女客人要我拿这个给你……。”

  是打了结的信。打开来看。

  “组长先生:因为你出去了,所以我一个人去见凶手。一个小时内还没有回来的话,请来采石场!夕子。”

  凶手?去见他?

  “等一下!”

  我喊住那服务生,“那家伙──不,那小姐什么时候出去的?”

  “嗯……她是我端晚饭来的时候交给我的,大概六点左右出去的……。”

  不知不觉地拿了手电筒,就猛往夜路冲去,好像无意中撞倒了服务生,有谁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样子,已经不太记得了,只知道赶快跑!

  我完全没有想到说不定她在骗我,或是她贸然断定而弄错的侦探游戏,只是一味地想冲破眼前的黑暗猛往前跑。脑子里却好几次浮现出头被岩石砸碎死掉的永井夕子。──喘着气跑到采石场时,注意到上次植村美和被杀的那个坑道有灯光,将手电筒关掉,悄悄地靠近。──躲在坑道入口的旁边,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不只二、三个人。我悄悄地往里面看。

  灯光的来源是坑夫使用的煤油提灯,放置在旁边的大岩石上。他们站在灯光的前头,背向着我这面,所以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数一数人,有六个之多!她呢?凝睛会神地找了一会儿,终于在空隙中看到她了。她手足被绑着,横卧在叠起来的岩石上。好像没有气息了。可是一看到她被蒙着嘴,才知道她还没有死。我放了心,总算赶上了。可是他们有六个人,我又没带枪来,怎么办呢?

  他们所说的话,在坑道内回响,所以听不太清楚,可是知道他们在争执着。大概是争执怎么处置她吧?虽然很想看到这六个人的脸,可是现在她的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只有碰运气了,做了再说!

  在高中时代,我虽然是棒球队的一流投手,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一点自信也没有,只能听天由命了。投了出去,居然奇迹地打中煤油灯,随着“喀当”地一声,坑道一片黑暗。一刹那的静寂,接着是一片恐慌状态。那六个人,“哇”地一声跑了出来。我乘机跑了进去,乘着混乱局势想救出她……。

  什么嘛……真是太扫兴了,那六个人一跑出坑道,就一溜烟地逃跑了。相当没胆量的凶手嘛!我打开手电筒,摆在石头上,调整能照着她的角度。她好像只是假装没有气罢了,睁开眼睛注视着我,我急忙地帮她解开蒙住她嘴巴的手帕,她喘了一口气,说:

  “得救了!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我听了很火大。

  “你在说什么!你这样装死,还真想打你的屁股呢!”

  “不要脸,快点解开啦!”

  ──让她坐在旁边的岩石上,等她的手脚麻过了。我则去探查那六个人有没有再回来?

  “不要紧啦!不会再回来的。他们没这么大胆再回来的。”

  “他们不是杀了那个女孩子吗?而且,还有那八个人……”

  “那八个人在这里。”

  她指着堵住坑道的一堆岩石山,“刚才他们说的。”

  “果然如此……!可是,他们是谁啊?”
 楼主| 发表于 2021-8-24 17: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知道吗?”她笑着说:“才不想告诉你呢!”

  “完了没!这不是在玩游戏喔!再不适可而止的话……”

  “别那么大声好不好?我晓得了嘛!”

  她突然站起来,“那么,我就开始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很扫兴,唉!推理小说上都有的嘛!把跟案情有关系的人聚在一起,然后,侦探就开口──‘那么,各位……’”

  “现在不是那么悠哉的时候了!说不定那一帮人已经脱逃了,你先告诉我他们是谁啊!”

  “若不照我喜欢的方式,那我不说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只好坐了下来,心中咒骂不已。

  “我啊!”心情相当愉快的她开始讲述了。“我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情而来的,首先呢,我调查了那八个人怎么从那行驶中的火车消失的。就如那小孩子所说的一样,那八个人实际上都在那行驶中的火车上。这么一来,再怎么不可能的事,也能用某些物理上的说明来证实。我在到达岩汤谷的隔天早上发现了这个可能。”

  “就是你藏在货车的时候?”

  “没错,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八个人是怎样消失的了。”

  “怎么可能!”

  “什么!”她以生气的口吻说:“若是不相信的话,那我不说好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可以了吧!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那是──还记得不记得那时候我的手沾着油,向你借手帕,记不记得?”

  “啊!记得啊!”

  “在铁轨上的手摇车,用手一推,那杠子像抽水机似地摇晃着,一定加上油了。好像最近才用过的样子。而且台车全都是脏的、生诱的。”

  “用那部台车……。”

  “只能这么想了!他们一开的时候就将台车系在火车后头。然后在行驶的途中,经过车掌室,把乘客移到台车上,全部都移好了,车掌切离台车,就跟火车分开了。──台车顺势跑了一会儿之后,速度就会慢下来,那时候才煞车,换手摇车摇回岩汤谷车站就好了。情况好的话,速度就很快,在大家都聚集到车站前到达并不难啊!”

  “放置那辆台车的支线全都生诱了喔!”

  “铁轨放置一星期不用就会生诱了!”

  “说得也是,可是……”

  “等一下,你要说的我都知道,请稍待。在听了小孩子所说的事之后,记不记得我说过我的假设没错了?”

  “记得。……对了,若是小孩子看到火车的话……”

  “没错!当然也应该看到台车才对!若是真的看到,那才是一大打击!可是,实际上那岩石角落看上去,只看到火车的上半截而已,所以啦!台车是无法看到的!因此,我才放心!”

  她喘了一口气,接着说:“消失的方法已知道了。可是,若用这种方法的话,技术师先别提,照理说,车掌和岩汤谷的站长应该知道这一切才对,这么一来,他们就变成帮凶了!”

  “这就对啦!为什么他们会做这种事呢?”

  “我到昨天那女孩子被杀之前还想不透。只是注意到一点,这件案子的证人全都是值得信赖的人。站长、车掌、技术师──全都是跟这镇里关系极深入的人。而且,说到蒙蒙庄的主人儿岛,在镇里也是挺有名的人。这些证人都太有名气了,所以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然后呢?”

  我紧催着。

  “所以我在想,这些人是不是为了某个共同的目的而犯罪的?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个目的是什么呢?”

  她现在是很认真地在述说着。

  “我在想──会不会是为了这个小镇的关系?那些人会在一起做某些事的话,会不会是为了这个小镇呢?而且那位植村美和是个问题。毫无疑问的,她知道某些事情。那些事情她一定是在那个晚上看到了。换句话说,在‘蒙蒙庄’发生了事情。……今天,我问了其他的旅馆。”

  “问什么?”

  “料理的菜!”

  “菜?”

  “对!答案就如我所想的一样。山产料理、蘑菇、油炸青菜……。只有蒙蒙庄老是做那炸肉饼、油炸鱼之类的,为什么呢?”

  “不知道!”

  “──我认为是蘑菇的关系!”

  “蘑菇?”

  “那八个人是中毒死的!”

  我不禁哑然!

  “那女孩子去收拾餐具时,看到那八个人都死了,就慌慌张张地跑去通知主人。在通知警察之前,儿岛想了一会儿。这一通知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已经被大汤谷压得喘不过气的这个小镇,再加上有八个客人中毒死亡事件,对观光胜地来说,这是致命的一击!因此儿岛交代那女孩子不能说出去,他则跑去找正在参加俳句聚会的镇长。俳句会的人决定要隐瞒这件事来保护这个小镇!而且,死掉的客人刚好是八个,而俳句会的会员也是八个人。”

  “替身吗?”

  “是的。隔天坐车的人就是镇长他们!当然也说服了站长、车掌、技术师。他们都是为了这个小镇才接受的。”

  “可是,为什么那么麻烦呢?”

  “没办法的呀!首先是尸体不能被发现。因为一解剖的话,就知道死因了。无论如何,也要使这八个人离开小镇不可。若是在镇里消失的话,还是对小镇有所影响,总之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们离开这里,而且尸体不会被找到才行。那么除了在中途让他们消失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到了大汤谷车站之后,才假装刚知道似的通知站长。我想应该是用这种方法的,再也没有其他方法比这更好的了。大概是站长或车掌提议用台车搬运的吧!”

  “是这样子吗?──好像讲得很合理的样子。可是,那女孩子……”

  “对!那是蓄意谋杀的。是儿岛杀的。”

  “我曾经想过会不会是他杀的呢!”

  “那天晚上他们就把这八个人的尸体搬来这里埋掉了。隔天早上,儿岛故意差遣服务生出去做事,自己亲自送走已换穿了死去的八位客人衣服的镇长他们。虽然是一大清早,也难保不会碰上镇里的人。因此注意不要被人看到脸,快速地赶往车站去!”

  我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我心有存疑的是,她的话未免太有真实性了。

  “刚刚那些男人是谁呢?”

  “儿岛,还有镇长吧!其他的人是这么叫他的。还有森车掌,另外的三人就是俳句会的会员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呢?”

  我叹了一口气。

  我们急忙赶回镇里,我对她说:

  “那你为什么那么卤莽行事呢?为何不等我回来!”

  “啊!我想或多或少会引起站长先生或镇长先生的同情嘛!看那车掌先生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我就交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全都知道了,请来采石场,有话对你说──我是想劝他自首的,那知道会来这么多人嘛!”

  “你怎么老是爱做危险的事呢!不怕跟植村美和一样被杀了呀!”

  “他们意见纷纭呢!我被绑起来的时候,装成没气了,听到他们在讨论该怎么处置我才好。”

  “他们打算把你怎么处置呢?”

  “儿岛主张说把我放到河里流走!就是小孩子躲藏的那个地方──这样尸体就找不着了,可是,其他人在犹豫不决。”

  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似的,她从容不迫地娓娓道来,我发愣地看着她。

  “很抱歉,这件案子我破了!”她皱着眉头说:“我以为俳句会的老先生会比较仁慈些,没想到有一个说把我关到坑道里面,然后大家轮流强暴呢!”

  “什么?”

  “若是要那样的话,何必要把我关到里面去,在这里也可以嘛。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太小看我了!我又不是那种被人偷看洗澡就会整夜哭泣的小女孩子!”

  “可是,喂──”我心慌了,“怎么会呢──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怎么样?讨厌!不要乱讲话。还好没事,只不过是曾经被一个糟老头偷看人家洗澡罢了!”

  真是伶牙刷嘴的女孩。──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这个小镇大概完了吧!”

  “说得也是。……可是,真的会完了吗?我总觉得不会完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8-24 17: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武藤局长以不敢置的眼光看着我,但是因有永井夕子作证,到最后他不得不相信我所说的事情。对他来说,这种事实也许太残酷了!

夜已深了,可是为了准备捕凶手,局内一片混乱之时,长尾居然来到警察局了。他是来自首的。他所叙述的实情,一字不漏地符合了永井夕子所说的……。

那一夜,除了儿岛之外,有的不是自己来自首,是被逮了。儿岛似乎连夜脱逃了,可是他也逃不远的,逮他归案也只不过是问题罢了!

当我回到“蒙蒙庄”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既然案件已经解决了,就得履行约定,于是把山冈记者叫醒,提供他这条独家消息。当他专心地打电话回社里报告时,我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连衣服也不换就躺在棉被上。

连续这几天的折腾,已经精力疲力尽了,可是却睡不着,大概太兴奋吧!早我一步来的永井夕子,大概已经进入梦乡了吧!她真的是不可思议。面临被杀的局面还能若无其事的胆量及敏锐的观察力,有着初生之犊的年轻,及连老资格的刑警也赶不上的观察力,以及……。很奇特的女孩子!

换了浴袍,熄掉灯,正想睡觉,突然有人把灯打开了。一看,原来是穿了浴袍的永井夕子。

“怎么?”

“已经处理好了吗?”

“嗯!全都好了。你睡不着?”

“嗯!在等你。”

“等我?”

“对!”

一说完,她徐徐解下带子。

“喂……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要打我屁股的吗?!”

浴袍“唰”地一声滑落,光滑白嫩的胴体活生生地站在我的眼前。

“──来让你打屁股的嘛!”

一说完,就顺势地滑进我的被窝里了……。

将近天亮的时候才睡,可是七点半就醒了。大概睡得好,所以一觉醒来身心舒畅。

看看旁边的枕头,人已经不在了。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呢?还是已经起来了?

一边洗脸穿衣服,一边想着她。唯然她还是学生的身份,可是,我并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说过她没有父母亲,对啦!说不定内心很寂寞,想从我这儿得到父亲的安慰呢!可是,已经将近四十岁的人──而且还是刑警,虽然是女孩子主动地来找我,我想还是难免会招致轻率的诽谤吧!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内心很满意了。无论如何,先知道她的想法再说吧!这时候,却发现放在忱头旁边的信纸。跟昨天一样,打了结的信纸,拆开来看,龙飞凤舞的写着:

“组长先生:早安!因为不能再翘课了,所以我先走一步,回东京去了。当你醒过来时,我已经在火车上了。我想还会有见面的机会。一定会去刑事警察局拜访你的。我期待着这一天的来临,再见啦!

昨晚太棒了!夕子。”

过了不久,儿岛就被逮捕了,他承认是他杀死了植村美和。长尾镇长、大谷站长等则以遗弃尸体之罪名被起诉、判了徒刑。

就如永井夕子所预言的,岩汤镇并没有因为“幽灵列车”案件的解决而结束,反而引起了一阵轰动。事情解决之后,爱看热闹的、好奇心强的观光客挤满了整个小镇,蒙蒙庄已经被约定到二年之后了,令新的经营者笑得嘴都合不拢呢!那个采石场,反而成为有名的观光地。

当然了,案情水落石出的荣誉,一切都归于武藤局长一个人身上,武藤局长也相当谦虚,并没有多说些什么。除了我以外,没人知道真正破了这件案子的人是二十一岁的大学女生。

回到东京之后,还有几天的假期,我不是在宿舍里睡觉,就是晚上去银座闲逛、轻松一下。可是,在拥挤的人潮中走着的时候,一听到年轻女孩子的笑声,就会不自主地循着笑声去寻找永井夕子的背影。

以我的职业关系,想找出她住的地方并不是不可能,只是我并不想这么做。到现在我还在想着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像放在我定期车票券内的她所写的信一样,突然地来找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发生了某件奇怪的事件时,那充满自信的微笑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哩!

全书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8 15: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