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她死在QQ上》(完结)在网络生活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作者: 马伯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7 09: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奇怪,他们全部销声匿迹了——至少没用我所知道的ID发过帖子、进过聊天室或者上Q。我也问过几个与他们比较熟悉的朋友,也都很久没见过他们出现。

    她觉得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而且她也不知道马鸣这个人是否真的可以信任,所以还是亲自见一面的好。

    这样一来,小诺就有了两个盟友:一个是现实中的马鸣,还有一个是网络中的梯云纵。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她希望这样可以更快地查出真相。现在的她,感觉自己象是“X-FILE”里追查神秘事件的FBI探员。

    马鸣喝光杯子里的水,小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您是说鬼在我的电脑里?”

    梯云纵不在线上,但是发了一条QQ信息过来,让小诺去她的263信箱收信。

    “哦,这个嘛……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反正是觉得很异样,不是好东西。”

    她看到电脑外表比刚才看起来要脏,接缝处似乎有些浅灰色的污垢。她伸手去碰,却什么都碰不到。小诺开始以为是镜片太脏了,想擦一下,但马鸣在旁边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上个周末小诺终于遭遇了“那个人”,若不是邻居换保险丝时不小心关掉了全楼的电闸,只怕她现在已经和苏雪君一样坠楼而死了。

    “这件事情确实诡异,听起来象是荒谬的鬼故事……不过我相信这是真的。”

    可惜的是,没办法找到他们三人现实中的名字、地址……所以联系不上他们。

    马鸣听到这个问题,眉毛向上挑了挑,一脸认真地说。

    “喂,请找一下马……”

    “就是说,是那个神秘的QQ害死的你表妹和苏雪君,而且这一系列事情还与网上一个叫‘残星楼’的团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两人离开红茶坊,小诺坚持要付帐,马鸣推辞了一下,也没再坚持。马鸣是走路来的,而小诺是骑的自行车。于是马鸣就骑上小诺的自行车,让小诺坐在车后,两人朝小诺家骑去。

    “啊,还好啦,没见他发过脾气,就是怪怪的……不过你若找什么书,问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残星楼这个网络组织与‘那个QQ’这两者之间有关联,甚至不能确定唐静的死与苏雪君的死到底有没有联系——若后者不能成立,则之前的一切在网上的调查也就没了意义。”

    吃过晚饭后,小诺忐忑不安地打开了电脑,拨号,开Q,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还好,才七点半。

    说完马鸣便夹着那个硬盘离开了。小诺看着他的背影,有种如释重任的感觉,自己终于有同志了。(加一句:到现在为止,修正了数个错别字!)

    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二下午四点。

    “嗯!嗯!”

    “哎?你问我要我堂哥的电话?”

    “想不到一个大四学生还能知道这些东西呢,我一直以为只有老头子才精通。”

    曹芳蕊拿着手机,惊讶地喊道。

    “明天,还是三点,红茶坊见。我们到时候看情况,再拟订一个详细的应对办法。”

    马鸣皱着眉头左右端详了半天,然后凑近上看下看,还趴到电脑后面去看那一堆缠绕在一起的电线。大概看了有三、四分钟,他转过身来对小诺说:

    两个人走进红茶坊找了个位子坐下。小诺点了珍珠奶茶,而马鸣毫不客气地要了杯白水。

    小诺双手拿着杯子,注视着马鸣。

    于是小诺找来螺丝刀,把机箱的螺丝一个一个旋开,再把盖子拆下来。马鸣双手撑住机箱两侧,头往里探去,眼镜几次从鼻梁向下滑去,他不得不笨拙地腾出只手来把眼镜扶正。随后他把一只手伸进机箱,把CPU、内存条、电源箱、显卡、声卡等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摸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叨咕些什么。

    “哎,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小诺一时没注意,头探的过低,本来就戴的很松的眼镜掉在机箱里。马鸣平静地把它捞出来,然后对她说。

    “擦不掉吗?”

    但是她谁也没告诉那晚上的事,因为别人不会相信。小诺躺在床上抓着被子看着那台静默在桌子上的电脑,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毫无疑问,唐静的死亡必然也是与这QQ有关系,苏雪君也是一样。究竟那个神秘QQ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选中她们呢?还有没有其他的受害者?无数问号在小诺脑海里盘旋,但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去追查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9-7 09: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等小诺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一连串轻快的留言:“我们现在不在家,如果找马鸣,请按一;如果找蒋若宁,请按二;支持申办奥运请按三;讨厌F4那群小白脸的请按四;相信英特纳雄耐尔终将实现的请按五……如果你是长途,请挂机。”

    小诺听到这种别致的电话留言,哭笑不得。她留言给马鸣说有些事要请教他,并且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

    “&*%&”

    那天你掉线以后,我特意去了几个常去的社区,看是否能找到其他三个人。

    马鸣想了想,说:“有石菖蒲没有?那玩意自古被称做‘蒲剑’,乃是天中五瑞之首,道士们经常用来驱邪。拿它来扫,大概可以把灰垢清理干净。”

    “是呀是呀。”

    “OK,收到,MSN上见,我的是[email protected],886。”(加一句:呵呵,我看完文章后都试试找你)

    话刚说完,马鸣看到小诺脸色变的煞白,他以为女生胆小,连忙道歉说自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上次她在校园里遇见的那个曹芳蕊的堂哥马鸣,当时他曾对小诺说她身边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那正是小诺撞鬼的当天。她想或许这个人能有些帮助。

    最后马鸣终于检查完了,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小诺,最近还是小心为上吧,你周围可能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

    “……真……真的要吗?……”小诺面露恐惧之色。

    “啪!”

    “就是这台了。”小诺指着电脑,仍旧心有余悸。

    “当然,你现在身后就站着一只。”(加一句:哇哇,呵呵)

    侥幸逃过一劫的小诺惊吓过度,整个晚上再也没敢合眼,也不敢再接近那电脑。

    三十分钟后,Q上传来梯云纵的一句话:

    梯云纵看起来倒很可靠,但是小诺只能在网上联络上他,而她现在根本不敢上网开Q。

    沉吟片刻,她觉得有必要将整个事件都告诉梯云纵。第一,以梯云纵和唐静在网上的熟悉程度,应该能找到更多的情报;第二,那个神秘QQ攻击了小诺,难保它不会攻击梯云纵,必须让他保持警惕。第三,小诺需要人帮忙。于是,她给梯云纵回了封长信,将整个事件都写了下来,包括自己撞鬼的事情。最后她还提醒梯云纵使用MSN或者EMAIL保持联系,QQ尽量不要开。

    大病一场的小诺在家里连躺了三天,周一的课只好请假缺席。

    小诺心安了不少,原来紧握着杯子的双手放松下来。

    “鬼气,这是一般的说法。”马鸣拿自己的汗衫擦拭着镜片,“按照我的理论,这就是鬼魂在你电脑里发飚的时候遗留在机壳上的带电粒子,就好象蜗牛爬行会留下的粘液一样。”

    小诺接过眼镜戴上,开始眼前一片晕眩,让她这个五点零的眼睛戴四百度的近视镜确实有些勉为其难。等到她稍微习惯一点后,才把目光放在被拆开的电脑里。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一。

    “你都看到了吧?”

    在路上,小诺忽然问道:

    “现在电脑根本无法检测到硬盘的存在…这样吧,我把它拆下来转到我电脑里去试一下。”

    梯云纵

    于是小诺移近电脑,发现那些灰色污垢都是从电脑内部通过缝隙向外渗出的,而且……而且那不象是附着在机器上,更象是漂浮其上一般。

    “……那些是什么?”

    “那你去开吧……”小诺指指电脑小声说,同时缩到马鸣身后。

    马鸣笑了笑,重新把眼镜戴回去。小诺感激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再继续查下去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唐静会死,所以……”

    小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这才鼓起勇气,把上周五遭遇的事讲了一遍,并且把唐静与苏雪君的神秘死亡,自己对死因的疑问以及调查的成果等等也都说了出来。

    忽然,躺在床上的小诺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7: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接着,小诺就把今天和马鸣看到的论坛情况告诉给了梯云纵,并且要将那破解的软件发送过去。

    “那张照片?”

    梯云纵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贝利亚说:我也是,不过你先说吧。

    来到柜台,马鸣掏出身份证,柜台里的一个五十多岁老头把号码仔细地登记在本子上,把身份证交还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一句:“小伙子,别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网站呐!”

    六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小诺这样想到,然后把自己的思绪拉回现实中来。唐静、苏雪君还有茗三个同属于残星楼的成员在十六日同一时间死亡,这已经无法用巧合来解释。

    苏雪君的父亲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把他带到女儿的卧室里去。卧室里收拾的很干净,桌子上摆着一张苏雪君生前的照片。客人走进卧室后左右环顾了一圈,将白花放在照片旁,恭敬地鞠了一躬,还仔细地对那电脑桌看了又看,随即便匆忙告辞了。

    有这样一种说法:大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他们比中学生会玩,比中学生有钱,但和中学生一样无节制。所以大学旁边有各种各样的店铺摊点,下到茶叶蛋炒河粉,上到电脑配件,一应俱全,全部都是为了这些天之骄子的爱好与钱包量身打造的。

    “您看我象在白天上那种网站的人吗?”

    “接下来是不好不坏的消息……”马鸣把桌上的三寸磁盘推给小诺,“……那个残星楼的论坛,可以进去了。”

    “这样啊……”小诺皱起眉头,说不定那硬盘里还有些更有价值的东西没挖掘出来,就这样白白浪费。何况她还答应唐静的父母把她的文章整理出来,这下子要食言了,唐静那篇未完成的遗稿也没抢救出来。想到这她一阵叹息。

    “……嗯……”小诺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下,“先听坏的吧,再听好的,不好不坏的留到最后。”

    “呵呵,别急,我还没说完。那个论坛我发现了两个疑点……你现在有没有空?”

    “听涛”的帖子数是38,而“调琴”只有6,大概第一个是做为聊天灌水版,而第二个则是正式的小说讨论区。

    “这物业公司员工素质越来越差了,怎么派这么个人来。”

    梯云纵说:这句话的构成很奇怪,如果他想输入的真是“小心子山来”,和这帖子的标题与前半句“大家表决吧”就完全扯不上关系。

    贝利亚说:时差。

    贝利亚说:她现在还在?

    “小诺呀,我也才到。”

    这其中也自然不能缺少了网吧这种流行元素。

    马鸣听到小诺问候,抬起头来,把手里的书合上,随后放到了那摞书的顶上。

    “同一时刻袭击两个在上网的人,看来这只鬼的袭击是以网络为媒介的……”

    “……唐静和苏雪君两个人死亡时间都是12点左右,胜舟在凌晨四点仍旧能发帖子,他没受到袭击?”

    两个人脑海里均浮现出面目狰狞的鬼怪化身成“比特”驰骋在几千万台电脑中的情景。

    梯云纵说:也许有这样的可能,他原本想输入别的内容,但是有了什么突发事件,让他连另外新帖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在这里写下发了出去。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7: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贝利亚说:你指的是知识吧。

    “我同住的那家伙是编程的高手,我请他编了个破解程序,很轻易就突破了密码的限制。只要运行一下这个,就能以版主的身份登陆那个论坛了。”(加一句:嘿,许多人都想认识他啊)

    梯云纵说:时差。

    “哦?是什么?是什么?”小诺催促道。

    “呵呵,今天我去苏雪君的家里了。”

    梯云纵说:因为那个COSPLAY俱乐部是重庆市的,那里很多成员彼此在现实里也都很熟悉,所以茗的死亡情形他们都很清楚。还有人写过详细经过。

    等那客人走后,苏雪君的父亲对他太太抱怨道。

    马鸣拿右手的食指敲敲自己的头,说:“怎么说呢,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发现。那个论坛可能用户比较少,所以帖子也很少,从四月份开始到现在,一共也只有三十多张帖子而已。我看了一遍,没有能说明他们身份的帖子。”

    贝利亚说:……

    敲击键盘的手忽然停止,小诺脑海里忽然电光火石般地闪过一句话。

    贝利亚说:……当时她在用电脑吗?

    贝利亚说:好的。

    “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

    梯云纵说:你可来了,一直在找你!!

    梯云纵说:笑,谢谢,真的很感谢。

    梯云纵说:苦笑……我知道的,可是……不用管我,我这人很容易情绪化。

    “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这是什么意思?”小诺看的莫名其妙。

    她慢慢翻阅着后面的跟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一个在现实中死去的人,却在虚幻的网络里以虚幻的名字被人们纪念着。不光是她,还有唐静、苏雪君,她们在网上都有一个和现实中全然不同的名字与人生,虽然她们在现实中都已经死去了,但小诺仍旧可以在网上感觉到她们另外一个人生的痕迹。

    梯云纵说:呵呵,不用了,既然那位马兄已经看过,想必不会遗漏掉什么。我以前答应过唐静不去她们的论坛,现在这承诺我还不想违反。

    贝利亚说:你的意思是……

    梯云纵说:假定胜舟的那句话本意是“小心自杀”,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遇见的是那个鬼QQ。那只QQ害死其他人都在午夜时分,但是胜舟在凌晨四点才匆忙示警,造成这种奇怪情况出现的原因,你应该也想到了吧。

    “去确认一些事情,这很重要。”马鸣镜片后的目光闪着一丝得意,“你猜我在她的卧室里看到了什么?”

    马鸣露出同情的笑容,大四的他是不用操心这种事的。两个人稍微寒暄了一下,立刻进入了正题,马鸣伸从兜里掏出张三寸磁盘放到桌上,对小诺说:“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先听哪个?”

    “通鉴”的页面我处理好了,随时可以上传,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

    梯云纵说:……事实上,我去的时候,那里的人正在为茗举行网上的追悼会。在那个社区,她叫小滴,是漫画《猎人》里的一个角色。

    “看来你是乐观主义者……坏消息是,那个硬盘无法复原了,里面似乎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只能把它重新格式化当新的用,里面的数据……啧啧,没办法了。”

    “嗨……呃……这个……”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7: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中最新的一个帖子是胜舟发的,时间是六月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点击量为零。贴子的标题是“通鉴已经修改好了,随时可以恢复”,帖子的内容是:

    马鸣带着小诺辛苦地越过一群打CS正入迷的男生,绕过几个在联众下四国的高手,挑了最里面的一台空机器坐下。马鸣掏出那张软盘插进机器,打开的首页,熟练地开始破解起来,只花了一两分钟就拿到了版主的权限。

    小诺立刻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梯云纵,梯云纵很赞赏这个想法,并且进一步分析道:

    客人连连点头,然后拿出一束白花来,说:“不知道可否向令媛献花一束,以表示敝公司的哀悼之情?”

    贝利亚说:!!!她在哪里?

    梯云纵说:你还好吧?

    “第三个……”

    马鸣继续分析说,小诺感觉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果然这两个人的死是有关系的!这次总算有决定性的证据了!

    “关于令媛的不幸,敝公司向两位深表同情。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本公司所管理的小区内,所以公司特意派我来向各位了解一下情况。”

    当小诺告别马鸣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五点多了。她看起来特别疲惫。妈妈吃饭的时候问她是不是哪里感觉不舒服,小诺只是摇头,然后低头扒饭。

    “‘调琴’里的小说,就是首页里的那两篇,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来看听涛这版吧。”

    这位客人很恭敬地说道,苏雪君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来意。上海市以前曾经发生过业主的孩子在小区水池内溺死,然后状告物业公司的事例。彩龙居物业公司大概也是顾虑这点,怕苏雪君的父母以此来控告物业公司管理不利,所以特意派人来摸摸底。

    “这大概就是网络的乐趣所在吧。”

    贝利亚说:是呀,给人格格不入的感觉。

    (以下为MSN格式)

    贝利亚说:嗯

    贝利亚说:嗯?

    “噢,小女是自杀,这点警方已经确定了。”苏雪君的父亲淡淡地回答,语气有些不满。他女儿出事是在六月十六日,物业公司二十八日才过来探问,时间未免隔的长了点。

    小诺看了看手表,随即点点头。

    梯云纵说:就算是吧,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

    小诺看着那张照片,心里说不出是因女孩子而悲伤还是因线索明朗而兴奋。

    “学长,来的这么早呀。”

    贝利亚说:对了对了,其实ZS也不一定会是子山,也许是“自杀”,“小心自杀”。说不定是他当晚也碰到那QQ,正好赶上在发新帖子,于是匆忙在帖子里警告其他人。要知道,唐静和苏雪君可都是自杀的。

    小诺死盯着屏幕,她终于见到残星楼的论坛了。

    梯云纵说:正是,据说那天她们很多人一起去网吧通宵的,然后大部分人先走了,只剩下茗与其他两三个人一直在玩。茗坐在最里面的机器,大概刚过12点的时候,她的朋友忽然发现她趴在键盘上不动,过去一看,她已经不省人事了。

    “五月十日……”小诺暗念着这个日子。

    梯云纵说:我找到茗了。

    “眼看就快期末考试了,你可不要因为小静的事而影响了考试呀,别太难过了。”

    马鸣仿佛猜中了小诺的心思,转过脸向着她点了点头。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7: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梯云纵说:估计没有,当时大家一片忙乱,恐怕谁也没留意,那篇介绍经过的文章里也没提到这点。而且茗被送去医院以后,网吧老板立刻就关门了,电脑肯定也全都关掉,恐怕没办法去查证。

    小诺来到红茶坊的时候,马鸣已经到了,正坐在座位上慢条斯理地翻书。桌子上一杯白水,旁边搁着一摞图书馆借来的书刊杂志。茶坊的服务员白眼相向他也毫不在意。

    梯云纵说:实在没想到……连茗也死了,唉。我一下子,就没了三个朋友。

    (以下为MSN格式)

    真是很难想象,一下子就没有了……

    马鸣看着屏幕说,随即点开了“听涛”,小诺看到那些帖子的发表者与回复者,都是她一直苦苦寻找的名字:惊鸿、胜舟、琉璃、茗……

    小诺张口想打招呼,却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称呼好。叫他“老马”或者“小马”吧,年纪不符;直呼“马鸣”吧,则有点生硬粗鲁,而且拗口;叫“阿鸣”又嫌太亲密了:“马同学”、“同学”两个称呼听起来古怪无比,最后小诺踌躇再三,回想起以前看过的日剧,总算选了一个多少有些“哈日”倾向的叫法。

    贝利亚说:我们如果能查到真相,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安慰了,对不对?

    “等一下……”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大的变故。

    梯云纵随即将那个论坛悼念“茗”的地址发过来,小诺打开来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女孩子照片,长的非常可爱,她戴着宽边黑框眼镜,黑色毛衣,手里还拿着一个奇怪的吸尘器。旁边有小字的注解,她是在COS猎人里的旅团成员小滴。而照片的下面,则是由她的朋友撰写的悼文与事情经过,具体情形与梯云纵所说的并无二致。在后面还跟了很长一串的帖子,都是表示哀悼的。

    难道胜舟本来想输入的是“大家表决吧小心子山来?”,因为某种变故才匆忙误敲成了“知识”?

    贝利亚说:还请别太难过……

    吃过饭小诺就回到了屋子里,打开电脑,把MSN挂上线,梯云纵一直在线等着她来。

    贝利亚说:错了……子山。

    然而,还有那个在十七日凌晨四点还在发帖的胜舟。

    小诺经过这几周的上网聊天,打字速度也变的快了起来,只是偶尔还会出错。

    “这么说,你已经去过喽?有什么发现没有?”小诺急切地问道,身体前倾,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我也不知道……笔误吧。这个倒不是重点,你看一下这个时间:六月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看的出什么问题么?”

    梯云纵说:我是偶尔在一个COSPLAY的社区发现她的踪迹的。(注:COSPLAY是动漫爱好者把自己化装成各种动漫角色的活动)

    “嗯嗯!”

    “口说无凭,找家网吧,我给你看一下就知道了。”

    贝利亚说:确认了,时间是六月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

    残星楼的论坛是用时下最流行的旅行论坛模板构筑的,浅黄色调,边框暗红,看上去古朴凝重。一共有两个分论坛,一个名叫“听涛”,一个名叫“调琴”。

    于是小诺当即注册了一个“贝利亚”的名字,将唐静(惊鸿)与苏雪君(琉璃)的死简要地写下来贴去论坛中,并希望如果胜舟看到后主动与她联系,最后留下了自己的EMAIL和MSN。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7: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用的是智能全拼,“子山”这词组已经被习惯词库记录,所以只需要输入ZS两个汉字的首字母就可以直接显示出来。但是以ZS开头的词组相当多,选择起来反而麻烦,所以一般小诺是输入ZSHAN,那样更方便。刚才她一时手快,刚输入ZS两个字母就按下了空格键,结果在选词框第一位的“知识”就被敲了上去。

    贝利亚说:他们有没有注意到QQ的事?

    苏雪君的父母今天接待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这位客人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戴着副脏兮兮的眼镜,一身略发皱的西服,一进门就自称是彩龙居物业管理公司派来的。

    “聪明!”马鸣打了个响指,把鼠标移到屏幕上面“查看用户列表”的选项,“你看,这个论坛所有的用户就只有这四人而已:惊鸿、胜舟、琉璃、茗。”

    梯云纵说:我去那里详细问过了,茗是重庆人,本名叫张春华。她是在六月十六日晚上忽然心脏病发作,不治而亡。

    他们赶紧送她去医院,但是太晚了,医生说是心脏病突发,她本来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你去那里做什么?”

    “嗯,知道了。”

    “……嗯……六点之前都可以,怎么?”

    “不好意思,迟到了一会,最近好忙,快期末考试了嘛。”

    贝利亚说:也好,我理解的,你对我表妹倒真的很……关心。

    梯云纵说:英雄所见略同。

    “好奇怪……”

    梯云纵说:小时差的很远,不过分钟倒是差的不大,惊鸿、琉璃与茗大概也是在零几分的时候死去的吧。

    “不仅如此……”马鸣敲敲自己的眼镜框,“虽然他们清理过电脑桌,但是我仍旧在桌子上发现了几丝灰垢,就好象你电脑上沾的一样。”

    “这说明,十六日晚袭击唐静与苏雪君两人的,是同一只鬼。她们两个的死亡,肯定有相当深的联系。”

    小诺的眼睛立刻睁圆了。

    小诺失望地坐回到椅子,扁着嘴小声抱怨:“这算什么不好不坏嘛,分明是坏消息。”

    “等一下,为什么没看到子山的帖子?”小诺问,整个论坛里她只看到了这四个人有来有往,但是惟独却少了“子山”的名字。

    “不知道……对了,你不是说胜舟自六月十六日以后,也在网上销声匿迹了么?那么他是死是活,还不好说……发个帖子问问吧,姑且死马当活马医,他若是活着,一定会来这个论坛的。”

    妈妈给她碗里夹了一块肉。

    马鸣和小诺走进大学附近一家叫快感节奏的网吧。这是间两楼建筑,一楼大厅被辟出来营业。门口一字摆开十几辆自行车,屋里不时传来大呼小叫。他们两个走进去,只看到一股温热的“人味”扑面而来,小诺不禁大皱眉头,掩住鼻子,马鸣倒似早就习惯一样,面不改色。

    “奇怪的还在后面呢……”马鸣随后又点开了系统记录,他现在的身份是版主,可以查阅以往删帖的操作记录。屏幕上随即罗列出来一串被删掉的帖子,全部都是与“子山”有关的!时间显示删除动作是在五月十日,可惜已经无法看到内容。

    梯云纵说:但是时间不对……凌晨四点……麻烦你再去那论坛确认一下那张帖子的发表时间好么?

    “啊?真的吗?”

    “别难过,还有个好消息呢。”马鸣说,同时摘下眼镜擦拭了一下,“很重要的好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小诺谢绝了曹芳蕊陪她回家的建议,自己一个人独自走出校门。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回家,于是一个人信步来到附近的公园里。公园里很幽静,初夏的金黄色阳光照在绿地上,说不出地恬静安详。小诺索性仰卧在绿地上面,闻着青草的芬芳,看着天上的浮云把影子投在自己脸上,阵阵带着松香的清风自旁边的松林吹过,把她的前额的头发轻轻吹起,感觉非常地清爽,刚才那可怕的梦似乎也因之而淡了些。

    收件人:beilial

    “你有没有什么在新西兰的同学或者朋友之类的?可以叫他们帮忙。”

    “只要在新西兰就好,总比国内方便。你叫她留意一下新西兰报纸或者电视上六月十七日或者十八日与HAMILTON华人相关的新闻。”

    六月十六日深夜十一点五十分至六月十七日凌晨零五分,惊鸿、琉璃、茗、胜舟确认死亡。两人自杀,一人为

    教室里响起一片窃窃私语,老师不得不敲了敲黑板,示意安静,看了小诺一眼,继续说考试的重点范围,但是小诺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听下去了,她只觉得心脏快要爆炸。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啊——!!”

    小诺试探着喊道,对方没有反应。

    “毫无疑问,那个神秘鬼QQ与残星楼有着莫大的关系。”

    您好:

    >数万张手机图片数万首短信铃声任你挑选,每天都有更新

    ……好大的雨,好冷的风,窗外漆黑,雨点敲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小诺发觉自己置身在一个房间中,这房间的摆设与装饰她都非常熟悉,这正是她表妹唐静的卧室。房间里阴暗,没有灯,只有电脑屏幕闪着白光,给屋子里罩上一层幽明的白色。

    胜舟最后一帖的时间是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而那个鬼QQ害死其他三名成员的时间都是在十二点。两个时间点是重合的,也就是说,胜舟所在的国家,与中国的时差是四个小时。

    “蓝调小雨云?!”

    “别岔开话题,到底怎么了?”

    打字声猝然停止,唐静自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那是张死白的脸,白的怕人,秀丽的容貌被扭曲成极度恐惧的样子,就这样凝固在唐静的脸上。她一言不发,带着这副表情一步一步地向着小诺走来,手腕还潺潺流着鲜血。小诺吓的倒退了几步,还没张嘴说些什么,就听到外面的风雨骤然大了起来,唐静身后的电脑忽然响起一阵“嘟嘟”声,那个灰色头像在好友列表里跳动着,说不出地诡异,好象要跃出屏幕一般。

    “好的。”

    “这样列出来就清晰多了……你能看出什么吗?”

    >新浪二手市场:一元投入,十分惊喜,百分满意

    第二天上马列理论课的时候,正是中午。老师在上面划期末考试的重点,下面一群学生虔诚地记录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本学期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听马列理论课。

    小诺接过纸,仔细看了又看,最后抬头疑惑地问道:“看起来……子山似乎与其他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四月初,残星楼成立,成员六人。

    ShengzhouLuo?!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鸣说到这里,不由得懊丧地抓抓头,“哎呀哎呀,说不定首页的大事记里有提到,可惜……若是胜舟及时把修复的页面上传过来该多好。”

    “真是!你说话真象大话里那个唐僧!”小诺嘴里这么说,心中确实宽了不少,那几句心经细细琢磨,倒颇有叫人安心的力量。

    小诺惊醒,然后发现自己仍旧在教室里,午后的阳光仍旧温暖,而老师与全班同学都惊讶地望着她。

    (加一句:好心作者就不要这么详细啦,搞到好像真的一样,嘿嘿)

    四月十二日,梯云纵退出。

    马鸣听完以后,笑了笑,说:

    看到他抓头的滑稽表情,小诺不禁咯咯地笑起来,随后想起要注意淑女形象,连忙掩住嘴。马鸣斜眼“哼”了一句,什么也没说。(加一句:诶)

    日期:Fri,29June200118:54:56+0800

    时差。

    “为什么是十七日十八日?”

    “刚才我没记下来老师讲的,把你划的重点给我看看吧。”

    这天是六月三十日,周六。小诺和马鸣约在一家KFC见面,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她想起自己很久没吃KFC了而已。

    “喂,喂,你没事吧。”旁边的曹芳蕊小声拉拉她的衣角。小诺还没从那个恶梦里恢复过来,脸色苍白无比,听到曹芳蕊的话,只是木然点点头。

    那个朋友的朋友倒是很热心,在晚上九点左右EMAIL就送到了小诺的信箱:

    “岂敢岂敢,我是说,只要内心坚定,心神守一,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心经有言:心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正是这个道理。有时间看看佛经吧。”

    小诺以前有个高中同学,高二的时候转去了新西兰的高中读书,她们两个人关系很好,所以一直通信保持着联系,偶尔也通过QQ聊天。这个同学去年九月顺利通过雅丝考试,进了当地大学读书,现在和小诺一样,也是大一学生。小诺忽然想起来,她的这个朋友曾经在信里提到过,去年七月份寒假(新西兰七月份为冬季)她跑去北岛玩,就住在HAMILTON的一个网友家里,或许可以找这层关系帮忙。

    胜舟·罗?!

    写普通信件肯定是来不及的,于是小诺就发了封EMAIL给她,希望她帮忙查一下这件事。

    马鸣回答的语气斩钉截铁,但中气明显不足。(加一句:呵呵)

    3、因为近期车祸增多,警方提醒中国留学生注意驾驶安全。

    “若是能查到HAMILTON当地报纸,就更好了。”

    主题:关于委托的事情回复

    “现在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找到子山的下落,找到他,那么就有可能找到真相了。”

    以格林威治为标准时间,则中国是东八区,那么胜舟所在的国家应该是东十二区。在这个时区里的国家有新西兰、斐济、马绍尔群岛等南太平洋岛国。而这些国家中,胜舟最有可能居住的地方,就是新西兰,因为那里是中国留学与移民的热门国家。

    “真的假的?”

    抄送:

    五月十日,惊鸿中止小说写作。原因不明。

    关于您委托调查的事,我已经查阅了本地十七日、十日两天的报纸,与华人相关的报道一共有三条:

    “干吗忽然提这个话题?”

    “要考虑到延迟嘛,一般新闻后总要过一天才会被报道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做恶梦了,真的。可能是昨天晚上通宵太累了。”

    当天晚上,马鸣就打过电话来,说IP地址已经确认了,果然不错,来源是新西兰北岛一个叫HAMILTON的城镇。但是他也只能确认到这程度,无法再细致了。

    四月X日(无法确定),残星楼主页上传。(之后的某个日子,大事记栏目《通鉴》损坏)

    小诺再仔细看去,发现唐静正背对着她坐在电脑前上着网,整个房间只听见“劈啪”的打字声。

    EMAIL发出后,小诺跟梯云纵打过招呼就立刻下了线,因为她不得不腾出精力来应付考试。

    小诺肯定地说,她对面的人叼着可乐杯中的吸管,不置可否。

    之前小诺有这样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残星楼的全部成员都是在国内。但是,事实看起来并非如此,如果小诺和梯云纵的猜想没错的话,胜舟很有可能是居住在国外的中国人。

    “真是越来越诡异了,这事情。”马鸣的语气说不上是兴奋还是困惑。

    1、一家叫“长城”的中国餐厅在六月十七日开业。

    “现在还差子山一个人的下落没有确定了。”小诺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她感觉到已经摸到了门的把手。马鸣想了想,掏出张纸和笔,铺到桌子上,开始写道:

    仍旧没有回答。

    >新浪**电子邮箱http://mail.sina.com.cn)

    无论那个梦预示了什么,我都不会放弃。

    唐静的表情更加狰狞了,嘴慢慢裂开,惊恐的双眼睁大到眼球突出,两只苍白的手臂以奇怪的角度弯曲着,伸向小诺。小诺转身要逃,却移动不了分毫,唐静手腕流出的血已经淹没了她的脚背。眼见着唐静越来越近,小诺感受到一股异常难受的死亡气息向自己涌来,她害怕地大叫起来……

    最近流行出国潮,很多人都去了新西兰读高中或者大学,移民的也不在少数,光留学生就在五万人以上,想在这么多人里查出一个素昧平生连真名都不知道的同胞,差不多也相当于大海捞针了。

    “嗯,同感,从这个时间表来看,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严重的事情。”

    “唐静?!”

    回复全部按附件按正文转发删除前一封后一封返回

    写到这里,马鸣停笔,拿起纸来递给小诺。

    “想知道嘛……”

    自从唐静死后,已经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小诺一直处在悲伤、迷惑、焦虑以及欲求真相而不可得的烦闷中,虽然间或有小小的成就,但她仍旧感觉到迷茫,以及由迷茫而生的不安。她也曾经问自己,这样作的意义是什么,是对真相固拗的渴望还是为了向唐静履行的责任?小诺自己也说不清楚,她也彷徨,也迷惑,但在她柔弱纤细的外表下,却燃烧着遇强弥坚的个性,那个恶梦只会令她更加坚定。

    “……嗯……学长,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没什么,做了恶梦而已。”小诺把书放回书包里,同时勉强给了曹芳蕊一个笑容。

    “目前还没有什么工作值得出卖我的高贵灵魂,无所谓,空即是色呀,色即是空呐,对吧……咳……”

    四月二十九日,惊鸿开始撰写残星楼小说。

    次日,六月二十九日星期四,小诺将这个猜想告诉了马鸣,马鸣说他会去那论坛调查一下胜舟的IP地址,应该能掌握其具体的地理位置。

    小诺回到家里,发现新西兰那位朋友已经回了信,说已经拜托了北岛HAMILTON的朋友去查,查询结果会直接发去她的信箱。

    在网上起名字是绝对自由的,于是有些人会起些天马行空的名字,但也有些人直接使用本名。惊鸿、琉璃、茗三个名字都是第一种名字,而胜舟或许就属于第二种。

    五月十日,子山的帖子被全部删除,原因不明。

    这时候大学快临近期末考试了,无论公共课还是专业课都是麻烦的东西,小诺不得不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复习上面,于是大部分调查就交到了马鸣手里,后者今年临近大四毕业,既没什么课业上的压力,也没不见他着急找什么工作,倒颇似个闲云野鹤,整天就在图书馆与网吧游荡。(加一句,诶,小弟我又何尝不想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5: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