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她死在QQ上》(完结)在网络生活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作者: 马伯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寄件人:LEINHARDT

    “惊鸿?!”

    马鸣握着纸杯,手里拿着土豆泥,一脸老成地说道。

    “哼,那就是说我是瞎想象的喽?!”

    “对了,学长,你眼看就要毕业了,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小诺右手拿着红笔,左手翻着教科书,耳朵听着老师的话,渐渐有些倦意。

    当浮云被风吹开的时候,阳光再度笼罩了小诺,她眯起眼睛,在心中下定了这个决心。

    在电话里,马鸣问小诺。小诺皱着眉头回答说:

    不过另外还有个消息,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六月二十日那天,我所在的WAIKATO大学教会为一位中国留学生举行过葬礼。据说那留学生是大陆来的,十七日那天在家中使用电脑时不幸触电身亡。据教会的朋友说,那位留学生的英文名叫做DENNIS,中文名拼音是ShengzhouLuo。

    小诺撇撇嘴。

    她做的位置靠窗,中午的太阳照射在脸上,暖洋洋地感觉分外地舒服,慢慢地她的眼皮开始发沉,昨天开了通宵的夜车,疲劳这会趁意识模糊的时候全浮上了水面。笔“啪”的一声滚落到地上,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听起来蛮吓人的,你想的太多了。”

    五月一日,琉璃与惊鸿聚会。其他参与者不详。

    假如这个罗胜舟就是胜舟的话,那么残星楼的五人之中,就已经有四人在同一天内死亡!

    “有是有的,不过她是在南岛读高中,并不在HAMILTON呀。”

    下课后,曹芳蕊关切地凑过来,问道:

    小诺点了点头,忽然想起那个噩梦,她犹豫了一下,把那个梦讲给了马鸣听。

    2、NAOTIONALBANK提供华人汉语业务服务。

    “问问看吧。”

    注:胜舟最后一次在论坛中发帖时间是中国时间十七日零点零二分,句中有“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无法确认“知识”究竟为“子山”之误或为“自杀”之误。


第七章

    贝利亚说:

    蚌埠是安徽省的一个中等城市,距离上海大约四百八十四公里,四个多小时火车。马鸣查了一下火车时刻表,买到了T138次从上海到西安的空调特快,中途路过蚌埠,硬座的价钱大约是每个人七十元左右,七月六日下午三点零八发车,是七月五日以后最早的一列路过蚌埠的车次。

    小诺从KFC出来后就与马鸣分手回家,到家以后,她打开电脑,打算放松一下后再复习不迟,反正今天是周六。

    “哦,我说我去做暑假社会调查,我妈妈同意了。”小诺眨眨眼睛。

    这边胜舟已经停招,仍不敢大意,剑尖触地右手斜握,左腿微屈,这招叫“划地为牢”,乃是十成的守势,以静制动,周身一丈之内皆是守御范围,固然不能制敌,但也绝不会为敌所制。胜舟不明白衣人底细,是以先摆出这招,方才问道:“阁下是如何识得在下这套剑法的?”白衣人笑道:“罗老先生与先父乃是至交,如何不识得。”胜舟心念电转,猛然想到一人,不禁失声叫道:“啊呀,你莫不是蚌埠一叶庄的夏子山夏世兄!?”那白衣人道:“正是小弟。”

    第二天,正好是七月一日建党节。马鸣查出了那个IP地址,然后给小诺回了个电话:

    梯云纵说:

    “其实我自己去调查一下也可以了,你不用去。”

    梯云纵说:

    小诺想到这里,看看梯云纵还没上线,连忙打电话给马鸣。马鸣听完她的分析,说自己有朋友在蚌埠,可以帮忙问问看六月十六日前后是否有奇特的自杀案什么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

    “那……你蚌埠的同学查到些什么有用的新闻吗?”

    贝利亚说:

    “一切都准备好了吧?”

    “残星楼里,现在只有子山的身份、状态不明,这是我们最后的线索了。这次去蚌埠调查,有可能会获得决定性的突破,但也有可能一无所获,从此线索就彻底断掉,成为悬案。无论如何,我希望亲眼看到结局,哪怕是彻底让我死心的结局也好。”小诺这样说,于是马鸣不再坚持。

    “……好象没有呢。”

    哦?找到什么了?

    梯云纵说:

    贝利亚说:

    不过昨天,有人把一个旧帖子提到了第一页,我才发现原来子山在那个帖子下还跟过一帖,无意中保留到了现在。

    子山的踪迹。

    贝利亚说:

    梯云纵说:

    唐茗听了大惑不解,转头去问惊鸿:“姐姐,那人跟罗大哥说些什么?”琉璃有意气她,便抢道:“自然是婚配之事,这白衣人与罗大哥家是世交,早就指腹为婚,要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咯。”唐茗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这是琉璃信口开河,俏脸飞红,气道:“你自己思春,却又栽到别人身上。”琉璃道:“只怕是侬心里这么想,却怕别人不晓得吧。”二女一个是川中脆音,一个却是吴越软语,吵将起来煞是好听。旁边众人听了,心中都是一乐。惊鸿微皱眉头,拂拂袖子,对琉璃喝道:“别争了,不成体统,再争就把你送回江南去。”琉璃大不情愿,小声埋怨惊鸿同为族人却向着外姓,却也不敢再与唐茗吵嘴。

    晚上小诺打开自己的EMAIL信箱,里面有梯云纵发来的一张卡秀贺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GOOD LUCK。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这天天气转热,早早让人们感受到夏季的威力。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晒的人睁不开眼睛。小诺带着一个大背包,穿条浅蓝色连衣裙,打的来到火车站。这时候暑假刚刚开始,是学生返乡的热潮,火车站里到处都是背着大包小包、三五成群的学生,善于做生意的小贩也过来凑热闹,候车室内外乱哄哄一片,尘土飞扬,叫人觉得有些烦闷。

    七月六日下午二点十五分。

    去看那个胜舟的小说就知道了,子山可能是蚌埠人。

    这个地址我记下了,你能不能先别叫斑竹删掉?我立刻让别人去查一下这个IP看看。

    这时候车室里的广播响起,T138次列车开始检票了。两个人拿起各自的行李,随着缓缓而动的长队走进站台。

    “不,我要去。”小诺坚持,她好不容易才算接近了谜底,真相眼见触手可得,这种时候怎么甘心置身事外。

    梯云纵说:

    !!真巧啊,我也刚找到条线索,但还不能确认。

    他看到小诺走过来,迎上去把大包接过手,笑着问她:

    在这段之中,残星楼五人都有出场。茗是四川唐门的;惊鸿、琉璃是江南人士;而胜舟曾流落到那个昴戾荒岛。“昴戾”正是“毛利”的谐音,那荒岛想必就是暗指新西兰。而在现实中,张春华(茗)是重庆人;唐静(惊鸿)、苏雪君(琉璃)同是上海人;而罗胜舟虽然不知道是否是广州人,但他留学新西兰是可以肯定的。很明显在这个小说里,罗胜舟是按照各人的真实籍贯与经历来设计个人背景的。也就是说,这个“蚌埠一叶庄”的夏子山,本人很可能是在蚌埠市。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挂上MSN,梯云纵不在线,其他人小诺也没什么心情聊,于是她随手打开残星楼的首页,点击“烛影”栏目,开始欣赏里面的小说。这里的小说一共有两篇,作者分别是茗与胜舟,加上先前惊鸿(唐静)写的半篇,这就是全部小诺见过的残星楼系列了。

    马鸣一如既往地早到,他只带了个很简单的旅行包,手里还提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包方便面和两瓶矿泉水。他换了身比较正常的T恤,头上还戴了顶七五式的草帽,看起来……仍旧是很怪异。

    蚌埠之旅开始,而前头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小诺则是一无所知。

    “……那怎么办?”

    子山除了在“残星楼”活动外,还曾经去过“有间客栈”,在那里他叫“冷面飞狐”,这个是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用的ID。有间客栈的斑竹很勤快,隔三差五就会删掉一批没用的帖子,他久不出现,他发的帖子都被删光。

    不必言谢,呵呵,我是为了惊鸿。

    最开始小诺只是按住鼠标随便浏览,很快就跳过去往下看,但是她总觉得这段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回头来细读,反复看了几遍,她忽然醒悟过来:

    “没有,他说都找遍了,没一个有关系。那几天是蚌埠最风平浪静的日子。”

    贝利亚说:

    梯云纵说:

    “已经确认了,和你的猜想一样,那个IP是来自蚌埠的……但是也只知道是在蚌埠,没办法更细致。”

    “嗯嗯!”

    胜舟暗想:“这白衣人武功深不可测,茗儿断断不是对手。若是她有个闪失,我如何向唐掌门交代。”一想到此节,他“唰”地抽出长剑,跳入圈内大叫:“兀那贼人,休要无礼。”喊罢不及对方回应,一招“白鱼空跃”直指白衣人膻中大穴,这招使得气完神足,拿捏的恰到好处,白衣人见来势迅猛,微露诧异,却也不得不后退三步。胜舟本意也只是要逼退敌人,眼见一招得手,立时变刺为斩,连挥三剑,接着施展出平生绝学,攻势源源不断,登时将那白衣人笼罩在剑光之中。

    “只有一个办法。”

    “蚌埠啊……”小诺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我还得期末考试……对了对了,等我考试结束吧,正好是暑假。”

    地址给你。

    “看来咱们必须亲自去一趟才行了。”

    茗与胜舟所讲的,都是以自己为主角行走江湖的故事,但文字风格迥异。茗的文风清新可人,充满着少女的稚嫩活泼,小诺感觉她十分象《挪威森林》中的绿子;而胜舟的文字更加浑厚严谨,写起来一板一眼。两篇都不是特别长,小诺很快就浏览完了茗的文章,转来看胜舟的。她缓缓移动鼠标,无意中看到了这么一段:

    (以下为MSN格式)

    随后的几天里,风平浪静,马鸣开始着手准备去蚌埠的事,而小诺则专心准备考试。七月五日,小诺考完了最后一科,当天晚上,她就立刻联络了马鸣。

    梯云纵说:

    打完电话回来,梯云纵刚好上线。

    小诺用力地点了点头。

    梯云纵说:

    两人拆了有三四十招,那白衣人忽然跳开,说道:“海南剑派的罗老先生与阁下怎么称呼?”胜舟一楞,随口答道:“那是先父。”白衣人闻言,点头赞道:“兄台这套昴戾剑法,可以称得上是绝学了。”胜舟大惊,他本是广州人氏,幼时随父出海,因为海难父子二人流落至一荒岛。其父在岛上殚精竭虑三年,穷己所能创出一套剑法,威力竟在海南剑法之上。岛上有野人自称“昴戾”,其父遂称此剑法为“昴戾”。此后二人重履中原,于这门剑法绝口不提,知者甚少。方才胜舟情知寻常招数必不能制住此人,故而一上来便用出这套剑法,想不到竟被白衣人认出。

    “呵呵,这也不能算说谎吧,这其实也是‘暑假的社会调查’呐。”马鸣张开嘴笑了,同时搔了搔头。

    我去看看。

    小诺打开那地址一看,这帖子的主题是“该如何评价东方不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回复的帖子高达一百多份。里面有人说东方不败喜欢同志这调调,是不折不扣的变态,这时候有一位叫冷面飞狐的人回复说:“他只恨自己与杨莲亭身为同性,不能双宿双栖,有此心态不足为奇,贾宝玉不也情属秦钟么?”时间是在五月五日夜里十点四十分。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梯云纵说:

    贝利亚说:

    希望能有点用。

    你先说吧。

    “跟家里人是怎么说的?”马鸣给小诺送票的时候,随口问道。

    “通过蚌埠市公安局,现在国家对网络管理很严格,有个叫‘金盾工程’的系统负责监控电脑,各地公安局都有专门的管理部门,那里应该可以查出那个IP的详细情况……你在那里有什么亲戚朋友吗?”

    谢谢你。

    她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唐茗娇叱一声,微一扬手,三枚玉针应声而出,起势极快,眼见便到白衣人面门。只见白衣人右足一点,刹时竟跳起三丈多高,三枚玉针皆从其靴底擦过,牢牢钉到身后佛像之中,众人见了,脸上皆微微变色。唐茗乃是川中唐门掌门人的爱女,唐门素以暗器闻名,她这一手“白駒過隙”得自父亲真传,其快无比,江湖之中鲜有人能避开此招,想不倒这白衣人竟能轻轻闪过,众人均暗佩其轻功了得。

    希望如此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那当然,肯下血本呀。”老板听了奉承挺高兴,得意地回答,“我这里开了一年多,远近都是有口碑的。随时跟紧时代步伐,流行什么就装什么,《龙族》、《石器时代》、《万王之王》,想玩什么都有。”

    “唉,两个多月前就自杀了,挺好的一个孩子。”

    “就是上个月,我还打电话问您苏雪君自杀案呢。”

    这时候,他们两个才看清楚来人是位中年女子,头发斑白,脸上很多皱纹,穿着浅灰色上衣,双手戴着蓝花套袖,手里还提着一捆白菜。

    “你知道怎么找吗?”

    “是的,你们是惟一的朋友吧。”

    “我们现在,是和子山在一个城市里了呢。”她看着窗外,忽然说,口气说不清是感慨还是叹息。

    “时候不早了,大家都早点睡吧。”

    “喂,是我,对,我是小韩,上次跟您提到的那件事……”

    “倒……”

    她把两人迎进屋子里,然后低声说道:“请坐吧,我给你们倒杯茶。”

    韩非天生有新闻触觉,一连串问话充分显示了他的职业本能,小诺给他问的说不出来话。

    “这样吧。”韩非掏出记事本,笑着说,“咱们做个交换,我帮你查IP地址,你告诉我这条新闻,怎么样?”

    马鸣和小诺坐到椅子上,环顾四周。这是很平凡的家庭,客厅很小,一个单门冰箱与一个五斗厨占了将近一半的面积,五斗厨上的坐钟还是八十年代的石英钟;椅子款式很旧,边缘都被磨的发白;墙壁上有一张很大的全家福,一共三个人: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女孩子,三个人都露着幸福的笑容。

    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蚌埠市公安局就在旁边。

    小诺点点头,让长发披到肩上,然后走到窗前,窗外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隐约听见远处城市的喧闹声。

    “是这样,我们是想来了解一下,她……呃……是怎么去世的。”

    老板漫不经心地反问,马鸣心中一凛,旁边小诺手握鼠标的手也是一颤。

    “怎么样?这一路累不累?”马鸣一进门就问。

    “今天就差不多了,明天开始,我们去找公安局。”

    “那么……”最先开口的是马鸣,“惟一是否有留下遗书,或者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进了旅社,两人交好钱登记过,领了钥匙去看房。这两间房破是破了点,可还算干净。小诺回到自己房间,放好行李,把电视打开,对着镜子把一直盘在头上的头发松下来。这时候忽然传来敲门声,然后马鸣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本厚厚的书。

    “怎么办?要不要等下去?”

    两人走进公安局,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按照一般常识,良好市民是很少涉足这里的。蚌埠市公安局几个大字显得格外有压力,令人心中一凛。

    马鸣捶锤自己的头,暗骂笨蛋,“子山”是残星楼里才用的ID,知道的人不超过七个,这网吧老板怎么会了解。于是他停了停,接着问道:

    T138在七月六日下午三点零八分准时从上海发车,沿途经过苏州、无锡、常州、南京,最后到达蚌埠的时候,是晚上七点五十六分。

    “……”马鸣和小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惊鸿、琉璃、茗以及胜舟四人都是死于六月十六日,今天是七月七日,事隔一个月都不到,而子山竟然在两个月以前就自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取得必要的情报啊。”

    那人走到二楼半的转角楼梯处,停下脚步,因为看到了马鸣和小诺。

    “呶,这就是那个IP地址的详细情况了。”韩非把一张备忘录撕下来的便条递给小诺,“可别忘记咱们的协议。”

    “哎?难道你知道怎么走吗?”

    小诺听到这声音,急忙回头,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她身后正打着手机,这人中等身材,看上去十分精干,穿一件白衬衫,胸口还挂着记者证。从声音判断,小诺立刻想起来他就是在上海报道苏雪君自杀的那名记者韩非。

    夏惟一的母亲端来两杯热茶,马鸣和小诺都双手接过去。

    “嗯?去那里?干什么?”

    “两个月前,五月四日那天。唯一从外地回来,孩子他爸去接的站。回来以后孩子他爸就说她情绪有些不对。当时我们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她是旅途太疲劳了。后来过了两天,到了五月六日,她一大早就说要出去,但是晚上还没回来。我和孩子他爸到处去找,也没见找。后来第二天,警察给我家打来电话,说在张公山公园的树林里——哦,这是我们蚌埠市里的一个公园——发现了一位服安眠药自杀的少女,已经抢救无效。在她随身发现了一个电话本,上面有自家住宅的电话。我们赶过去一看,果然就是惟一……我……我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会……当时要是早发现她情绪不对头就好了……怎么会就这么想不开了呢……我这两个月来,一直就……一直就……”

    马鸣问道,小诺还没回答,就看到一个人缓慢地从楼上走上来,但是楼道很黑,看不清脸。

    他怎么也来蚌埠了?

    全部的线索都连接上了。

    “怎么会呢,不是啦。是雪君的一个网友,我们想找到他。”小诺心说这也不能算是说谎。

    “您知道这儿有个网名叫子山的吗?”

    “您……是夏惟一的母亲吗?”小诺问,因为她看到全家福上有那位中年女子,但是照片上比现在要年轻的多。

    马鸣点了点头,冲小诺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张五月一日唐静与苏雪君的合影,那张照片外的第三个人,想必就是夏惟一。

    “我不知道,不过自然有人知道就是。”小诺冲迷惑不解的马鸣眨眨眼睛,伸手一挥,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停了下来,“打的就好了嘛,大笨蛋。”

    从夏惟一家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虽然夏母挽留他们吃晚饭,但是被他们婉言拒绝。两个人走到临街的公共汽车站旁,马鸣仔细看了看站牌和路线图,忽然说道:

    韩非见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女走到面前,还直呼自己的名字,不禁面露疑惑:

    “谁知道,莫名其妙的,别人告诉我的时候,我都不信,那丫头平时大大咧咧,哪可能象是自杀的样呐。”

    “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我看到子山的帖子被残星楼论坛删除的时候,就有一个怀疑。现在综合种种情况,这个怀疑更值得重视了。去张公山公园,只是去做最后的证实。”

    小诺走到韩非的面前,等他打完了手机,然后小声问道:

    “对了,您说唯一五月四日从外地回来。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听到这句问话,中年女子手里的白菜“啪”地掉在地上,她慌忙费力地弯下腰去拣,小诺连忙跑下楼梯去帮忙。虽然楼道很黑,但她在拣菜的时候还是注意到,那中年女子手微微地颤抖。

    “……那么……他现在还来么?”

    下车的时候,马鸣半是嘲讽半是不满地对那人说。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行,这是保密单位,只有持省级公安局介绍信的内部人员才能查询。”

    “那个打电话的人,您还能记得她的名字吗?”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制度,没得通融!”

    “……您……您知道她家的地址吗?”这次发问的是小诺。

    “好象……”夏母用手指顶住太阳穴,努力回忆,“我记得好象是叫晴红还是清红……对不起,记得不太清了。”

    马鸣和小诺两个人走下火车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马鸣看看天色已晚,提议说先找个地方落脚比较好,小诺问是否有熟悉的旅馆,马鸣耸耸肩回答:“他们会主动上门的,不劳我们动手。”果然和他说的一样,才一走出火车站,立刻就有好几个人围上来,问他们要不要住店,可以提供既便宜又好的旅店,有的甚至直接拉扯他们,态度殷勤的有些过分。马鸣跟他们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选中了一家叫“祥瑞旅社”,两个单人房间,一晚20元钱,不包吃。

    “她有电脑么?”

    也不知道他是真想起来了还是在敷衍小诺,不过这倒不能怪他,要强求一个记者记住一个只在半个月前打过一次电话的人,那不是容易的事情。

    “嗯嗯……”小诺和马鸣都敷衍了事地点点头,他们来蚌埠,可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兴致观光。

    这次得到的情报太出乎意料了,之前马鸣和小诺所做的揣测,竟然都是错的。子山不是男性,也不是死于六月十六日。这令他们两个大为震惊。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韩非从公安局走了出来。

    夏母坐到他们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抬头看了看那张全家福,眼圈红了,象是要哭出来一样。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她低下头,把套袖摘下来,开始缓慢地说起来。

    “确认一件事,那对我们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马鸣摘下眼镜擦了擦,脸色凝重地说。

    “……呃……没听过。”

    马鸣皱着眉头,双手抄在胸前:“让我想一下,这可真难办。我那朋友偏偏出差了,不过找到他也没多大用处……”

    “那,我先告辞了。”

    “天地网吧,业主郑胜利。”

    “……呃……这个么……”小诺把求助的目光头向马鸣,后者做了个赞同的手势,于是她对韩非点了点头,“好的。”

    “哎呀,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小诺沮丧地问道。

    第二天一大早,马鸣和小诺九点就起了床,两人找了家小饭店吃了一笼小笼包,接着出发。

    “有时间一定去看看。”

    网络是个虚幻世界,也是个巨大的面具,可以将现实中的身份完全彻底地遮掩住。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性别错位的事情也极平常。他们竟然忽略了这种可能性,被残星楼的设定误导,一直以为子山是男性。

    那栋家属楼看起来是七八十年代的建筑,老旧不堪,墙壁斑驳,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楼道里很黑,加上每层都堆放着杂物,所以特别狭窄。马鸣和小诺很小心地向上面迈去,很快来到了三楼。

    “哎,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我答应让韩非写成新闻呢?”

    那祥瑞旅社的服务员见拉到了客人,喜不自胜,马鸣问她距离火车站多远,她回答说“不远,一站地、一站地”,然后自做主张拦了一辆三轮摩托。结果马鸣和小诺足足坐了十五分钟,方才看到“祥瑞旅社”的大红招牌。

    “什么?蚌埠这地方也有旅游景点吗?”小诺坐在车里,惊讶地问,“之前我只知道这是个铁路枢纽站罢了。”

    马鸣站起身来,拍拍她肩膀。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稍微晚一点吧,地图上说张公山公园要到七点半才关门。现在才3点,大白天的,找起来不容易。”

    “哦,就是那边的家属楼,二单元,三楼右边。她父母跟我都是熟人,她们家就这么一个,唉唉。”老板的语气里不胜感慨,把手里的报纸抖的沙沙响。

    “你这一站地,说的是火车吧。”

    “现在就去吗?”小诺问。

    “夏惟一的死?”

    “那么,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这附近有什么书店吗?”

    “对,我见过,以前他经常用。”

    接下来的行动很自然就是前往这家天地网吧。便条上的地址写的很清晰,没费多大力气小诺和马鸣就顺利地找到了。如果那个IP地址没错的话,那么这里就是子山上过网的地方。

    “我是小诺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您,就是韩非韩先生吗?”

    “哦,我刚在服务台要来了蚌埠市的黄页,上面地址都写的很清楚。”马鸣晃晃手里的厚书,“对照我在火车站买的地图,很容易就找到。蚌埠可比上海小太多了。”

    “不是去消磨时间,这是去张公山公园之前的必要准备呐。”马鸣一脸神秘地晃了晃食指,“再说,年轻人多吸收点知识有什么不好。”

    “哦,我是来采风的,台里要做个安徽旅游专辑。”

    “他骗了钱还是骗了人?这年头利用网络欺骗的事可是经常发生。是不是苏雪君跳楼就是跟他有关系?网络情变?”

    “……可是……真的要告诉他真相吗……”小诺怀疑地问道。

    “可以包我的车,我给你们算便宜点,一天一百元钱,随便跑哪里都成。”

    “这么说经常来这里的人很多喽?”

    “不错,我就是韩非,你是……”

    “嘿嘿,尽管告诉他好了,反正哪家电视台也不会播这种新闻的。午夜凶Q?这是周末剧场才适合的故事呐。”

    “那您知道有个网名叫冷面飞狐的吗?”

    “怎么您也来蚌埠了呢?”

    “小诺……小诺……”韩非皱着眉头,反复念叨这个名字,还是一脸的茫然。

    “不是吹牛,我这里的熟客少说也有一两百人。”

    “就是大禹他老婆涂山氏生儿子的那个涂山?”马鸣忽然接口问道。

    大概是小诺长的可爱,嘴又甜,韩非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聊上了,而马鸣则一直在旁边站着不作声。当小诺听到韩非说他有老同学在这里公安局上班时,心里一动,连忙选了个合适的时机,恳求韩非帮他们查那个IP地址。

    马鸣有意回避她的问题,他和小诺都不想对这样一位老人说谎,但也不能说出自己此行的真实目的。三个人略为寒暄一阵,便进入正题。

    “不会的啦,我的手机留给您了。等我们找到那人,一定告诉你前因后果的。”

    虽然马鸣是笑着说的,但小诺听到“大白天的找起来不容易”,还是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

    小诺焦虑地看着沉思的马鸣,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听到这里,马鸣和小诺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喂,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啦。”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现在山上还有禹王庙呢。两位,那里来蚌埠而不去那里,可就太可惜了。”

    韩非说完,招来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小诺和马鸣打开手里的便条,上面写着:

    “老板,这个夏惟一用冷面飞狐的名字上网,是吗?”

    “冷面飞狐”是“子山”在有间客栈用的公开ID,或许老板会知道些什么。

    两个人当下也不上网了,立刻谢过老板,朝夏惟一——也就是子山——的家里走去。

    为了先建立良好的关系,马鸣和小诺先交了一个小时钱,各自找了台机器上网。这时候快中午12点,来的人还很少,马鸣有意选了靠桌子的一台电脑,这样容易和老板搭话。

    “没错,说起来也真奇妙,虽然我们一直在调查残星楼的成员,但是他们之中,你真正见过的,也只是你表妹唐静,而我甚至连她都没见过。”

    “嗯?冷面飞狐?你说的是夏惟一?”

    “哎,老板,这家网吧速度不错嘛,开了多久了。”

    “请问这里是夏惟一的家吗?”

    “嗯?……”韩非听到小诺这么说,沉默了一阵,“这倒没什么难的,我的同学正好是分管这部门。只是你们为什么要查?可别是FLG还是别的乱七八糟的网站。”

    两人上了车,跟出租车司机说去蚌埠电信局。司机一点犹豫没有,调头就走,看来是对路径熟极而流的老手。这司机很健谈,一眼就看出他们两个是外地人,一路上开始吹嘘蚌埠的各大旅游胜地。

    “您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有要紧事。”

    “子山是女的?!”

    “上海,她说是去见朋友。后来五月九日她上海的朋友还打电话来找她,可是那时候……”

    这是一家私营的小型网吧,开在一栋住宅楼的一楼,把临街的墙壁拆掉换成了大门,屋里的大小和普通房子的卧室差不多,一共只排下八台电脑外加一张桌子,一看便知是私人住宅改装过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中年胖子,估计就是这里的老板。

    夏母摇摇头。

    “我觉得,有必要去张公山公园看看。”

    “可多了呢,卞和洞,知道吗?和氏璧就是在这里出产的;还有鲁肃故居、汤和墓,明中都,垓下古战场遗址,涂山也不远,知道涂山吗?”

    “还好啦,才四个小时而已,不累。”小诺笑着回答,一边拿梳子梳着头。

    拒绝的斩钉截铁,马鸣与小诺没奈何,只能走出公安局,前后只有五分钟不到。

    “孩子他爸去年下岗了,家里一直挺拮据的,哪里有钱买电脑呀。只是这孩子爱上网,我想平时她不挑吃也不挑穿,孩子这点爱好总得满足,所以让她去对面网吧去上,那老板是我们熟人。”

    “该归功于网络呢,还是该归罪于网络?”小诺转过来眼睛看着电视屏幕,里面正播放着无休止的广告。

    上网随便转了一会,然后马鸣装做随口闲聊的样子,偏头问老板道:

    说到这里,夏母低头啜泣起来。整个过程,小诺和马鸣都没打断她的话,看到这位哭泣的母亲,心中都一阵难过。小诺仿佛看到了唐静的母亲、苏雪君的母亲的身影,并且将她们与夏母叠加到了一起。

    想到这里,小诺拉拉马鸣的袖子,趴到耳朵边上小声告诉他,马鸣先是一楞,扭头看了眼那人。

    右边的那家大门禁闭,防盗门也锁着,一个褪了色的“福”字歪歪扭扭地倒贴在门上。小诺敲了敲门,没动静,看来主人都出去了。

    于是韩非让他们在门口等候,他一个人走进了公安局。小诺和马鸣站到街上的树荫里,等着他出来。这天天气很热,街上车来车往,热浪滚滚,小诺耐不住,就跑到路边买了根雪糕回来吃,马鸣还是一脸无聊地靠着树干。
 楼主| 发表于 2021-9-10 07: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怎么你到哪里都想着逛书店嘛!”

    比门口大字更威严的是这里的警察。马鸣和小诺把事情想象的太简单了。当他们向接待处的警察说明来意后,警察的脸色登时就拉下来了,冷冷地对他们两个说:

    “哦~~哦~~!”韩非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马鸣的眼镜背后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

    “你们……找谁?”

    “那么……我看看地图啊,咱们应该先乘16路到中荣路,然后转13路……向南步行……”马鸣站在大街上,把头埋进地图,嘴里念念有词。小诺在一旁看着好笑,碰碰地图说道:

    “那么……”马鸣调整了一下呼吸,“您知道他为什么自杀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5: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