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朦胧的晨光

[转帖] 《秋季限定糖渍栗子事件》(完结)作者: 米澤穂信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2 07: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部长把列表放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会注意到这些的?”
  我是在和氷谷出去取材的那天,看到了车站前的消防车才注意到可能和消防局的管辖范围有关系。红色的车身上喷写着“上之町2”的字样。我思考着那是怎么回事之后,察觉到通过这个字样就可以分辨出一辆消防车是哪个分局的。然后我回想起那天我们去小指的现场取材时曾经很近的经过了某个消防分局。
  当我注意到这些的时候,马上就“怎么会”的笑了起来。但是这种想法却怎么也无法从我的脑袋中消失。于是回到家后,我开始调查了。
  在这之后的经过,就没有必要一一说明了。这里用一话来概括就可以了。
  “因为我哥哥是消防员,所以家里有这类资料”
  部长再一次慢慢的抱起了胳膊。
  “……是这样呐”
  由于是如此简单的理由,所以部长似乎也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部长就这样闭上了眼睛,活动室被奇妙的沉默所包围。狠狠的咬着牙齿、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门地,像刚刚经经过一场风暴似的低着头的五日市。还有已经证明“原因揭秘”的报道确实存在、正在等待着部长决断的我。
  几分钟之后,也有可能还不到一分钟,总之是让人感觉经过了很长的时间。部长睁开了眼睛,小声说道
  “这是我的失误”
  “唉?”
  部长仍然像刚才一样抱着胳膊,但说话的语气却变得更加的严肃
  “我的考虑太肤浅了。就结果而言,瓜野进行了现在这样的报道真是太好了,虽然有些危险”
  门地抢在我前面,对部长的话做出了反应。
  “这算是怎么回事。瓜野擅自做出的行为居然很好?”
  “……。嘛,就是这么回事”
  “真是愚蠢的编集会议!”
  “这和之前编集会议的结论不是大相径庭么”
  部长用眼神指了下桌子上的纸。没有被刊登的“原因揭秘”的报道。
  “这份报道,大体上就是按照我的指示所完成的。编集会议上决定的只是完成像这样的一篇报道而已。话说回来,门地,如果这个报道刊登出来你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还会怎样”
  门地显然什么都没有考虑过,只能把部长的问题糊弄过去。
  “你说还会怎样?会按照学生指导部希望的结果那样,专栏的连载毫无道理的被终止,你觉得这很好么?”
  “但是”
  部长打断了门地的话
  “如果这样下去,连续纵火就无法被阻止了。换句话说,如果今后纵火案再次发生,新闻部就会被摆到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简直太危险了。”
  门地似乎还没有察觉。
  “怎么会变成那样?”
  “你还不明白么?”
  部长慢慢的说着
  “纵火事件发生的时间,火势逐步升级。‘防灾计划’。瓜野,这就是你注意到的所有共同点么?”
  “是……是的”
  我还是稍微隐藏了些事情。但在这一瞬间,还是被没有逃出部长的法眼。
  “如果还有别的请赶快说出来。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藏着最后的王牌。”
  部长好像并不知道我的王牌,而只是从我表现出来的态度上看破了我隐瞒着什么事情。我不得不承认,如非到最后关头我确实不想说出来。我点了下头
  “……实际上,还有别的。只有我才知道的共同点”
  “这样啊,确实还有呐”
  “你要保密的对像并不应该是我……。门地。与此相反,如果我们把所知道的规律全都明明白白的在报纸上刊登出来,到时候也许就会出现完全模仿这一规则继续犯罪的犯人,因此我们就无法分辨之后发生的犯罪是不是之前的犯人所为了。‘船户月报’就会被人攻击说是为模仿犯提供了条件,我们毫无还手之力。这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说不定会导致废部”
  门地说不出话来。
  “但是如果不写出来,就还有办法。因为不会出现按照相同法则犯罪的模仿犯。如果新闻部可以区分出真正的犯人与其他模仿犯的区别,就可以通过呼吁‘本报能够判断是不是模仿犯罪’起到阻止模仿犯罪的作用。只要让大家明白不可能瞒过新闻部把罪行转稼到之前的纵火犯身上的话,那么继续犯罪的就肯定是原本的纵火犯。”
  部长又像是独白似的说道。
  “幸亏了瓜野的独断专行。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说这种话,还应该商量一下”
  真是奇妙的独白。部长确实说了“应该商量一下”。是和谁商量呢?和适合说“这种话”的某个人么?这是部长在自言自语么?
  我的大脑里,不知为何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和正在椅子上坐着的堂岛部长曾经耳语过的女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会想起小佐内的脸呢?我自己也回答不出来。
  部长对我毫不在意的大声说道
  “瓜野”
  “是!”
  “我已经三年级了,要升学考试了”
  我沉默的听着部长的话。
  “本来三年级的学生在五月份退出就是惯例。而且,现在也是个不错的时机。我要辞掉部长的职位”
  “唉?”
  并不只是我一个人,门地和之前一言不发的五日市也都大声惊呼起来。堂岛部长继续宣布
  “同样,我也要退出新闻部。你和五日市赶快决定谁来当新一任的部长吧”
  来了。我自从去年五月加入新闻部就一直盼望的机会。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2 07: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级生引退,选举新部长。
  这样的机会居然在今天来临了。
  我不由自主的向五日市看去,五日市也在看着我……但我们眼神交汇的瞬间,五日市马上就把视线漂走了。
  我确信这会是理所当然的发展,船户高中新闻部部长,从今天开始就将由瓜野高彦来担任。
  从今天开始,我将引导‘船户月报’的走向。
  我并没有表现出喜悦或是自负的表情,而是在那之前,向抱着胳膊的前辈低下头,说了句
  “您辛苦了”
  堂岛部长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比以往更加沉重的点了下头。
  我并不觉得堂岛部长是个坏家伙,他也有很多的优点。虽然我并不认同他对麻烦事件的处理能力,但除外之外他确实是一位有领导力的部长。
  但是,我认为堂岛部长还没有做到最好,直到最后也没有改变‘船户月报’。只是从学校拿到预算然后发给全校学生的‘船户月报’。本来这份报纸是可以做的更有吸引力的。
  我一直只是在关注着连续纵火案的报道,对其他方面的工作完全没有经验。门地虽然还没有表示是否要退部,但他从来不在我计算的战力之内。也就是说,我无法依赖他。如果拜托五日市,让他继续做惯例性的报道,应该还是不错的。之后就只能期待新来的部员了。如果有可以委以重任的家伙,就让他去再挖掘一些可以吸引读者的新素材。如果能在连续纵火案被大家淡忘之前找到下一个关注点就最好不过了。
  我也必须比以前更加的努力了。关于连续纵火案的后续报道,我觉得只放在第八版的小专栏就太小气,果然应该占一整版才好。虽然也不至于占据整个头版的位置,但作为本报在全市范围内宣传的招牌,占据第一版的一部分版面也是应该的吧。这样的话也有必要在内容上继续加强。实际上我也觉得只是预测下一次纵火的地点已经无法满足读者的需求了。下一次的报道必须紧紧和读者的兴趣联系起来。
  当然也要更加注意提高本报在学校内的影响力。越是受到大家的期待,与此相应的‘船户月报’就会变得更有价值。我肯定能够做到的。
  我已经掌握了纵火犯的犯罪规律。这样的放,我应该取材和报道的是……
  似乎会变得更加的繁忙。但也会变得更加的有趣。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日暮西山了。
  部室也只剩我一个人在整理着思路,似乎有些专心过头了。别的暂且不谈,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募集新部员。我走出了印刷准备室,打算去问问五日市有没有什么好注意。
  我走到走廊时,西边的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像是放学后的红色晚霞。
  虽然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但走廊里却似乎看不到人影,让人感觉就是一所荒废的学校。但实际上是我看错了,在红色的阳光中,有一个人影靠着墙站着,手里拿着文库本。让人觉得是新生的外表,但并不是这样。虽然看上去很小,但却是三年级生。小佐内由纪。
  “终于出来了呢。看上去好像发生了什么似的”
  “在等着我么?”
  这种情况是以前从来没出现过的。与其感到吃惊,我更觉得有点奇怪。小佐内露出没有任何含义的笑容,
  “嗯”点头说道。
  “这样啊,还没回去么。那么一起走吧”
  “嗯。虽然这样也好,但在那之前……”
  小佐内背离着墙向前走了一步。
  “当然部长了呢,恭喜!”
  “啊……”
  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谢谢”
  我回答的时候一直在想她为什么会知道。答案只有一种可能,是堂岛前辈告诉她的。
  堂岛前辈为什么要告诉她呢,这应该是只和新闻部有关的事情。
  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和堂岛部长相互耳语的小佐内。柔美的弯下躯体,露出卖弄风情似的侧脸。
  “我是担心你,才在这里等你的”
  “担心什么?”
  “那个呐。如果瓜野君当上了部长,就会更加拼命的去追踪那个事件了吧……我就是担心这件事”
  我是这么打算的。我会更加努力的跟踪这个事件的进展。
  而且我想做的还远远不此于此。
  “并不仅仅是事件。我也打算调查犯人”
  “唉……”
  “我已经把握纵火犯行动的规律了。到犯罪现场拍到犯人,然后把照片交给警察,最后让犯人被警察逮捕。虽然从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而且如果有可能,我也想亲自逮捕犯人”
  船户高中新闻部部长,亲自逮捕了连续纵火犯。
  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设想。新闻部的名声会瞬间飙升,而且与此同时,我的名字也肯定会被刻进船户高中的历史里。这正是我一直期待的结果。
  直接逮捕犯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我并不清楚犯人的体格,但仅凭一点体术都不会的我应该很难单枪匹马的抓住犯人。
  但是把犯人纵火的瞬间拍下来还是能做到的。
  “‘船户月报’很快就要改变了”
  小佐内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阴云。
  “即使是堂岛君在的时候也没能做到的事情?”
  听到小佐内的这句话,我心里的涌起了负面的情绪。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2 07: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小佐内和堂岛前辈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是什么样的联系呢?还是说小佐内一直在依靠着堂岛前辈么?
  “那个家伙什么都做不到。在与不在都是一样的”
  自从我开始调查连续纵火案之后,堂岛前辈就没再给予我任何帮助。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和小佐内本打算看恋爱电影却误打误撞看了悬疑电影的那天。带我去了冰淇淋店的小佐内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别再淘气了。我觉得还是什么都别再做了比较好”
  “我反对你继续调查那件事”
  “瓜野君的表情好可怕”
  “为什么?我就如此不堪么?还是堂岛比较值得信赖么?手里有王牌是我!虽然我也有些事没有调查清楚,但堂岛什么都不知道”
  小佐把手里的文库本抱在胸前,像是在用那么小的一本书保护自己似的。
  “堂岛君就是如此值得信赖。而且很方便。只是我刚刚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那么”
  “是那个”
  小佐内低下了眼睛说道。
  “不要发火,好好听我说……我并不讨厌努力的人,但是”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但我喜欢的是什么都不做的人”
  “什么都不做……?”
  “是的。我只是个小市民。而且,也喜欢小市民”
  有些嘶哑、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即使是在放学后如此安静的走廊里,都会被其他声音所湮没。
  啊,小佐内。
  ……为什么要如此拙劣的撒谎!你觉得为了阻止我就可以毫无取舍的说出这种话么?
  “我是不一样的”
  我很明确的说道。小佐内抬起了头。
  “我是不一样的。我并不是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市民。请依靠我吧,没关系的。等着吧,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最出色的我”
  堂岛前辈已经离开了新闻部,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小佐内应该并不是真的想阻止我。如果她对我的实力没有信心,那我就证明给她看。
  “听着,瓜野君”
  “我才不听”
  我伸出双手抓住了小佐内的肩膀,那是一双小巧纤细、好像稍稍用力就会碎掉的肩膀。我就这样将小佐内慢慢的抱了过来,然后弯下了膝盖。
  然后我做出了之前连都不敢想的事情。
  和小佐内接吻。
  可是。
  我并没有感受到小佐内嘴唇的触感。本来期待着的柔软而温暖的感觉,而实际却像是咬到了沙子似的。
  我原来并没有打算闭上眼睛,但似乎随着自己的感觉不知不觉的就闭上了。由于感受到了违和感,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隔着一张纸。
  小佐内拿着一张纸片阻止了我的亲吻,纸就挡在了我的嘴唇上。那似乎是张收据。小佐内左手拿着文库本,右手拿着收据。我快要沸腾的大脑里想着原来小佐内之前是把收据当书签使了。
  距离着十厘米左右的距离,小佐内眯起了眼睛。
  “也不是不行”
  我似乎还在期待着什么,虽然收据仍然挡在我的嘴唇前。
  “我说了让你听着,有事情想告诉你”
  小佐内的身体离开了我,不知何时把我抓住她肩膀的双手也推开了。
  噔、噔、噔。小佐内向后跳了几步,把双手藏在身后,向上看着我。
  “那么,瓜野君加油吧。说了会让我看到你更加帅气的表现呢”
  我呆呆的点了下头。
  小佐内笑了出来。并不是很夸张的笑容,只是微微浮现出了笑意的小佐内。十分晴朗的笑容。
  “……好吧,那我就期待着你的表现了”
  小佐内说着,就转过身走掉了。
  好像有个白色的东西从小佐内身上掉了下来。是那个收据吧。小佐内薄薄的盾牌。
  “给你吧。是美好的回忆呢”
  我从地上捡了起来后又抬头看道。
  小佐内远去的地方,已经从红色的黄昏变成了黑暗的傍晚。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04
  手机正在口袋里响个不停,响起的正是我设定的铃声。我把自动铅笔扔在了桌子上,抬头看着天花板重重的叹了口气。
  星期天的图书馆。在图书馆里没有阅览图书、而是在做考前复习这件事大概不会受到谁的表场吧。但是,木良市图书馆确实设立着“学习室”这样的空间。墙上贴着“各位学生请使用这里”这样的纸,所以也不用担心。只要是被许可了就大手大脚的去做,这也是小市民的信条之一。
  而且这样的做学生也不在少数。学习室的桌子大概有一半已经被占领了。这还仅仅是四月份的情形而已。
  从四月份就开始准备升学考试,我还真是值得钦佩。但我觉得自己大概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下个月谁还会来这里,毕竟马上就要到了拍拖的好时间——夏休了嘛。夏休之后再来这个学习室临阵磨枪也不晚。
  今天我准备了一些适当的大学入学考试题集,正尝试的做着。而且就像真的在考试一样计着时。
  好像有几道解不出来的题目,还是在把这里的知识再复习一下吧。但是我这个刚刚升入三年级的学生就来挑战包含了高中三年全部知识的入学试题,执着于这个胜负也太奇怪了。毕竟有三分之一的知识还没有学过。
  我估算花费了三十分钟左右。我歪着脑袋看着面前写有答案的活页纸,虽然化学还有些差,但也并没有差到值得不安的程度。说起来,现代语的分数一直有所波动,虽然很多次都拿到了满分,也有几次只得到了六十分左右。
  原因大概和性格有关。“如果选走了A,B就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和A再会时候B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我总是抱着这样惋惜的心情来解题。如果是选择题,我总会按照会后悔吗、会变得不开心么这样独特的方式来解题。虽然我总是这样来思考,但偶然也会觉得“不对,任凭这样下去,B也会由衷的感到开心吧”。然后就陷入了迷茫。
  这个坏毛病,应该能在升学考试前改掉吧。
  ……很难吧。毕竟这是我天生的本能。之后的九月。虽然是时间总让人觉得似乎是无限长的,但终归还是会过去。小学悠久的六载春秋结束了,永劫似的初中三年也结束了。只有高中的三年还没有过去。虽然我也明白,怎么说呢,突然觉得时间也可能是在无限的循环吧。
  好像已经学习了很长时间,剩下的下次再学吧。我收拾好书包很快的撤退了。呀,还真是累。
  回家之前,我在路边的自动售货机打算买一罐咖啡。是买热的还是买冰的呢,现在真是一个让人感到困惑的季节。虽然已经不是很冷了,但也还没到想喝冰咖啡的时候。最终我还是买了热咖啡,然后座到了旁边的长椅上。
  把咖啡一口气灌了下去,之后吐了口气。
  我从书包里取出了活页纸,看着刚刚做的题目的答案。说起来选择题什么的,就像是问1=2或是问3=4这样一味的排列着数字而已。只是这样排列着数字就不知道会花上多长的时间,我不禁感受到了浮世的虚无,把看着就讨厌的这张纸揉成了一团。
  刚才做题的时候,我偶尔也会胡乱的写些东西。这也让我注意刚才并没有集中注意力。说起来,这也是件像是皮肤埋着根刺似的事情……从去年就经常会想起来,像是一直扎在肉里一样。
  胡乱写着的只是一些固有名字的排列。
  堂岛健吾。
  小佐内由纪
  瓜野高彦。
  五日市。
  北条。
  扎在我身上的这根刺的名字就是“船户高中新闻部主导权争夺事件”。
  或者说是“木良市连续纵火案”,但也可能不是。
  怎样才能拔掉这根刺呢,我已经思考了很长时间。
  本来我并不想管它。我已经和小佐内分开了,现在不去注意关于她的事情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放置不理的话,说不定有百分之一的概率会使我陷入更加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等到那时,我就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才能摆脱窘境了吧。
  咖啡已经喝完了,我把活页纸放回了书包里。
  我走出了图书馆,到停车场取回了自行车。
  出图书馆门的时候,我考虑了一下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向右走就可以回家。现在才刚刚到下午,回到家时日头肯定还很高吧。向左走的话,就是堂岛健吾的家。走路也只会花费数分钟,骑自车还会更快点吧。
  我跨上自行车,小声说了句
  “健吾么……怎么办呢”
  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但马上就行动也不是小市民应有的风格。怎么看那都应该是英雄才会有资质。而且说不定向健吾询问过后也无法消除我身上的这根刺。那样就会变成更加残念的境况,而且我和健吾果然不太合得来。
  我拍了下脸颊。
  但是,嘛,一直刺痛到现在确实很难受。在考前复习时如果被这种事分心,对考生来说确实是很大的问题。
  姑且先给他打个电话吧。如果他在家,就把他叫出来问些事情。如果他不在,那就没办法了。我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这个手机是在去年换的,因为之前的手机已经旧得不能用了……我拨通了“健吾手机”,从自行车上下来,等待起来。
  五声铃。
  十声铃。
  “……没人接呢”
  不在家么,还是在睡觉么。我按下Hold键切断了电话。我是该放心了呢,还是该感到遗憾呢。
  这时从背后传来了声音。
  “啊,切断了呢”
  是我听过的声音。
  我转过身去,看到堂岛健吾就站在图书馆的玄关前,手里拿着手机。就是说,他在图书馆里注意到了有电话,然后慌忙的跑出来准备接听。
  真是个老实的人。
  健吾在我眼前操作着手机。我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显示着“来电健吾手机”,他给我打了电话。
  “呀”
  ‘有什么事么?’
  “是啊。在那之前,你把头抬起来吧”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健吾按照我说的抬起了头,和我对视着。
  “健吾也来图书馆了呢”
  “因为很近嘛”
  双方都在说着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没有去他家打扰,我也轻松了些。我们又走进了图书馆,在自动售货机旁的长椅上并排坐了下来。健吾买了热咖啡,我由于三分钟前刚刚已经喝过了就没有再买。
  健吾把咖啡放到嘴边,还没喝下去就向我问道。
  “那么,有什么事么?”
  “嗯,嘛”
  我对健吾突然的出现毫无心理准备,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
  “刚才抱歉了。要是知道你在这的话,就给你发邮件了”
  “你很着急吧。没有关掉手机的我也不好”
  “也没有啦,也并不是很着急的事情”
  “不可能不着急吧。你并不常给我打电话的。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吧”
  关键这点我似乎怎么解释也没用了。我真是爱惹麻烦。“由于并不常通电话所以请快一点接听似的着急”,我以后一定要把这句话如样返还给健吾。
  “这时候才给我打电话也真奇妙呢。那件事最后怎样么了?”
  “这个时候?”
  健吾像是有些生气
  “我把汽车的照片发给你的时候不是说了么。如果是和你有关的事情,请之后好好的把事情说清楚……你忘了么?”
  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虽然当时我也有些自己的打算,但也并不是不能告诉给健吾,可是之后想着这样那样的事情时,一不注意就忘掉了就把健吾所说的忘掉了。
  “报歉。我忘了。现在我想说的是”
  “应该是有话想问我吧”
  “也有些关系”
  我认真的想了一会。
  果然,是从那里开始了。
  “去年十一月底,我记得健吾给我打过电话,也有可能在十二月初”
  “啊。我给你发汽车照片的时候,你也说过这件事”
  “这样啊”
  虽然我好像想不起来了。
  我在活页纸上胡乱写的全都是与某件事相关的文字。但现在还不是把那件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从事情的起始入手吧。
  “事情的开端在九月。新闻部的瓜野高彦君提出了进行校外事件报道的建议。然后被健吾驳回了。”
  健吾好像有些吃惊。
  “跟这有什么关系么。我想听的是有关那个照片的事。”
  “所以,我说了是有关系的”(238)
  虽然我觉得健吾应该对这事件所知甚少,但好像事实并非如此。嘛,毕竟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健吾反对那个提案的原因是,如果那个提案通过了,瓜野君就会报道去年夏休发生的诱拐事件。是这样吧”
  “那只是理由之一”
  “接着,在那之后小佐内主动接触到了健吾。小佐内说了‘夏休的事情如果被报道了的话确实有些麻烦,除此之外,校外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报道的’之类的话。健吾对此有些怀疑,就给我打了电话”
  “是的?”
  “你是怎么认为的?”
  “是呢”
  健吾手里拿着罐装咖啡,依旧是抱着胳膊。健吾总是保持着抱着胳膊的姿势,即使手里拿着东西,也会固执的如此做着。这不会是某种瑜伽的动作吧。
  “小佐内怎么会对新闻部的事情如此清楚,我觉得很奇怪。不过即使她说了那些话还是无法影响我对此事的看法。”
  “是那个啊。你刚才的问题很容易回答。因为小佐内在新闻部有认识的人吧”
  “确实是有呐。叫门地的男生好像跟小佐内是同班同学”
  嗯?
  “这样么?”
  “是的。如果她是从门地那听说的,这件事的性质就有些不同了”
  确实,这么认为是很自然的,但这与之后事情的发展却有些违合。还是说我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呢。而且
  “那个门地君也赞成了报导校外事件的提案了么?”
  “不,他是反对的,他好像很讨厌瓜野”
  这样啊。这样的话,我的推理就对了。
  “嘛,这个暂且不谈。健吾刚才说了并不是因为小佐内的话而改变意见吧。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别人怀疑,也难怪健吾会如此惊讶。我还是表达的细腻柔和一点比较好吧。
  “健吾反对瓜野提案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出于想保护小佐内的心情吧。所以即使瓜野君再怎么主张,果然都被健吾一一否决掉了。但是如果小佐内也这么说了,健吾也就没必要再固执己见了,可以选择赞成了……至少小佐内是这么认为的。小佐内想对健吾表达的意思,无论怎么想,都应该是‘请赞成瓜野君的提案吧’”
  健吾“牟”的嘟囔了一声。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是我被耍么了?”
  “是被说服了吧。”
  “这样说来,小佐内和瓜野之间是有着什么关系吗?”
  “大概吧。虽然刚才听你说起的‘门地和小佐内也有一些接触的机会’对此是一个不利的要素,但毕竟门地是反对瓜野的议案的。小佐内果然是在为瓜野君应援”
  健吾把手放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像是终于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等下,这样不是很奇怪么。虽然结果上专栏被瓜野独占了,但最初提出专栏议案的可是五日市啊”
  “那么,怂勇五日市进行提案的应该也是小佐内吧”
  嘛,只是这种程度的事情并不值得惊讶。
  我没有理会表情上充满吃惊的健吾,继续说道
  “可以想到两种可能。其一,小佐内曾为了五日市仅有一次专栏报道内容而暗中有所活动,其二,小佐内为了让瓜野独占专栏而暗中有所活动。
  如果是前者,小佐内就没有对健吾说那句话的必要了。因为她早已读了五日市的专栏内容,恐怕已经知道夏休事件不会有被报道的危险了吧。如果是后者,则小佐内对健吾说的话就很有意义了。恐怕被耍弄或是怂恿的人是五日市吧。
  而之后,瓜野就开始对连续纵火案的追踪报道了。”
  “她是为什么呢?”
  健吾大声说道
  “小佐内为什么要插手新闻部的事呢?”
  与他相反,我小声回答道
  “嘛……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我不认为她只是在恶作剧。健吾,从这里就与你发给我的照片联系上了”
  那辆乳白色的客货两用小汽车。我看到它的时候,已经被烧黑了。
  “健吾,你知道二月在津野的河边空地发生的汽车起火事件吧。那辆出事的汽车就是你发给我的照片中的那辆”
  健吾的表情紧张起来。
  “照片中的那辆车,那是你……”
  “是的,就是为绑架小佐内而使用的那辆车,在河边空地处烧毁了。正如‘船户月报’的预言那样”
  “常悟朗,难道你……不,不对。怎么会这样”
  小声说着什么的健吾喝掉了剩下的咖啡,把空罐子放在了地上,像是感到满足了一样又抱起了胳膊。
  之后会变得很有趣吧。我一直感受到的刺痛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我本以为是小佐内为了帮助瓜野,所以把那辆车着火的事情告诉给了他。但很快这一假定就被推翻了。专栏是在一月份开始的,也就是说大概版面的分配是在十二月决定的吧”
  “是的”
  “如果按照刚才的设想,就变成‘小佐内在去年十二月之前就知道了在今年二月份那辆车会着火’。那么二月份发生的着火事件跟其余的连续纵火事件就是不同的了……之后就算我不说你也能明白吧”
  但是在,在得出结论之前,也还有必须考虑的事情。那个假定是正确的么?
  “但是,津野发生的汽车起火事件,一般的报纸也都报道了,可是除了‘下回预告’之外,‘船户月报’上也没有刊登比一般报纸更多的情报。如果说小佐内没有使用什么策略那也太奇怪了吧。虽然我现在看不出来小佐内支持瓜野进行专栏报道和诱拐犯的汽车起火两者之间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难道只是偶然么?”
  我不自觉的把腿架到了椅子上。
  “可能性很好,我甚至觉得是十之八九。但是……健吾,小佐内是那种会对汽车纵火的人么?”
  健吾嘴角紧紧的闭住,不再说话。这个就连如此刚毅的男人都说不出口的事情,到底是多么的雄辩。
  小佐内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存在。
  健吾会这么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那个小小的身姿周围环绕着太过浓厚的阴影。
  我已经在很积极的思考了。如果是小佐内,只要有必要的话肯定是会做的吧。像是前年的欺诈事件那样。或是像去年的诱拐事件那样。再或是像再之前她做所的那样。简直是只要是她觉得有必须的事情都会去做似的。
  小佐内总是以“小市民”自称。我也一样。但是我跟她本质上是不同的。我们之间的互惠关系已经解除半年多了,如果在这段时间里小佐内没有使自己内心中的‘狼’感到满足,那么她肯定是会这么做的吧。
  但是:“这种手法也太露骨了吧。并不是小佐内的做事方法”
  一瞬间我忘了健吾还在身边,这样小声自言自语道。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佐内喜欢甜食和复仇。而且小佐内一旦出手,就肯定会紧咬不往。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大概小佐内喜欢咬住东西的感觉吧。
  但是在上次的复仇当中,小佐内没有全部消灭穿着水手服拿着机关枪的敌人。虽然小佐内设置了陷阱,并引诱敌人落入,最后还在敌人落入后盖上了盖子。
  即使我当时看破了小佐内让犯人变得进退两难的恶行,那个陷阱也是和腰间挂着虎彻喊着恶即斩横冲乱撞的恶行不同的。“火”,不是我的行事风格。同样,也应该不会是小佐内的行事风格。
  何况,这种会让很多人察觉到的做法也十分奇怪。我们都有着自知之明,而且我也很了解小佐内。我们都是自我意识过剩的人。人如果自知就会变得十分谨慎,而且也不会有旺盛的自我显示欲。
  “这里,我有些事想问下健吾”
  “啊”
  话题推进的过程中,健吾叹了口气。
  “小佐内和瓜野高彦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作为新闻部原部长的健吾,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吧”
  问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健吾会怎么回答了。从刚才的对话当中就能很清楚的明白。
  “不,不知道。对不起,那种事情没有印象”
  嘛,虽然完全没有获得新情报,但只是在休息日的下午随随便便的与人交谈不也是一件开心的事么。很明确的让对方断念,果然不愧是堂岛健吾,不知道的事情用一句话就回绝了。
  “但是,如果是这方面的情报,吉口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吉口?那是谁?”
  “和我同班的女生。一个像是只是为了监视谁与谁之间交往了这种事而生的家伙。你和小佐内分开了的事情,我也是从吉口那听说的”
  是这种像情报屋一样的学生么……
  嘛,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嘛。刚毅的新闻部长,自称为小市民还喜欢甜食的家伙都是存在的。对连续纵火案关注的津津有有味的低年级生也是存在的。与这些人相比,对别人的恋爱传闻一直保持着兴趣的女生说不定还更加的普通。
  “星期一把她介绍给我吧”
  “啊,可以的”
  那么之后的话就留到星期一再谈好了,我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但是又由于健吾像是自言自语的话而停了下来。
  “常悟朗……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么?”
  “问什么都行”
  虽然我有些讨厌这样敷衍似的回答他,但是在刚刚我们之间事务性的情报交换中,我和健吾的不投缘已经充分的显现了出来。
  但健吾的质问,对我却是一个意外的冲击。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对这件事紧咬不放?”
  “为什么……”
  “不管是新闻部的问题也好,连续纵火案的问题也好,不是都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么?”
  不对。嘛,虽然是这么说。
  虽然这是这么,但我认为健吾并没有觉察到这件事。
  以“这件事和我没关系”为理由的婉拒是小市民的生活态度的基础。健吾居然指出了这一点实在让我很意外。因为健吾总是在批评我的这种小市民般卑躬屈膝的态度。
  这大概是他对我的考验吧,对健吾来说真是有些绕弯子的做法。我用很简单的一句话回复了他。
  “有可能是小佐内放的火,所以我不能坐视不管”
  “不是已经分开了么?”
  “是的,在各种意义上”
  我敲了下脚边的书包。
  “今年就要考试了。精力太分散的话就麻烦了。如果要尽快的把残局收拾掉,然后集中精力的复习”
  健吾微微的做出了笑脸,慢慢的挥了挥手。我已经在路上了,现在就是这样的状况。不要再多过的担心些什么,就这样往前走吧。
  第二天,星期一。
  我来到了健吾的班上,三年E班。由于也不方便在放学后特意把她叫出来,就课间时在E班教室前的走廊里稍微向她问了几句。
  由于从健吾那得到的情报是她是类似网罗人类关系的情报屋那样的存在,所以我想象着她应该就像是提着超市的便利袋在附近和朋友做着妇女杂谈的那种人。但实际上远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头发很漂亮,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很成熟的一个女生。
  我对吉口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看到了她的脸之后,也觉得应该是初次见面。但吉口见到我后,很快就开口了
  “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说话了呢”
  把吉口从教室里带出来的健吾也
  “啊,是这样。以前认识啊”
  边这么说着,边点了下头。
  健吾和这个女生还有我?我们三人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因为我一直没有和健吾同班过,所以也不可能三个人曾是同班同学。我毫无头绪。
  我反复搜索着记忆,突然很意外的想起来了。
  吉口还真能想起我来呢。大概,是那个吧。刚刚升入船高手提包就被盗了的那个女生。受到健吾的拜托后我最终帮她找了回来。
  真是怀念呢。如果两年前就有了这样的缘分,她的脸和名字就应该好好记住才行吧。既然我已经想起了我们是相互认识的,那姑且就表现的像认识的人一样吧。我笑了笑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呐。好久不见。实际上我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向我?”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歪了下脑袋,然后看向了健吾。从她的视线中就可以看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虽然健吾好像一直把她看作是情报屋一样的人,但吉口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两个人的关系确实很有趣,但现在可不是无所事事的观察着两个人的时候。因为课间休息只有十分钟而已。
  “你知道一个叫小佐内的人么?小佐内由纪”
  “唉,嗯。知道。你的原女友吧”
  果然知道呐。
  小佐内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存在互惠关系的伙伴而已。嘛,这种事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
  “我想请你告诉我小佐现在的情况,什么都可以,特别是和那个二年级的瓜野有关的事情”
  吉口打断了我的问话。
  “嗯,两个人正在交往呢”
  她坦率的说道。
  “经常一起放学回家,好像也有在约会”
  我很像问问吉口是怎么知道这种事情的,虽然我已经见识过了很多恐怖的事情,但果然她也十分的恐怖。如果像这次一样经常和吉口聊天,不也就如同在观察别人之间的各种关系一样了吗。虽然我觉得这样也不错,但我其实并不想关心别人的情况。
  吉口窥视着我的脸色,很有意味的笑了笑。
  “怎么了?居然如此在意原女友的情况,真是意外的不像样呢”
  难道说,之后她又会开始散布“小鸠来问过小佐内的事情”这样的新情报么?而且还会加上“由于留恋前女友而表现的很不像样”这样的附加信息。
  真是讨厌。这时健吾过来帮忙了。
  “不,是我拜托他来问的,因为瓜野是新闻部的部员嘛。常悟朗并不想知道小佐内的事情,但由于我想知道瓜野的现状所以才拜托他的”
  这句话并不能被明确的断言为谎话,里面显然也含有些真实的成份。我察觉到健吾也变得会使用一些说话的技巧了。嘛,毕竟我和健吾都已经是高中三年级了。健吾也成长了吧。
  但是
  “嗯……”
  吉口好像并不相信健吾刚才的话。嘛,也没差了。
  这样我的事也办完了。从吉口处得到的情报证明了我的推理。虽然我还不清楚小佐内和瓜野的交往是基于真正的恋爱还是有什么别的隐情。
  “谢谢。报歉打扰了你的休息时间”
  我说完话就转过了脚腕,打算离去。但吉口却突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嗯?只想问这些么?”
  “就是这样”
  “不想问问十希子的事么?”
  十希子是谁?好像是在哪听到过的名字。
  啊,是仲丸啊。
  一瞬间我居然没有想起来,因为一直在用姓来称呼她嘛。但是,为什么她会在这时说出仲丸的名字……难道
  “难道”
  我小声的自言自语着。
  小佐内,瓜野。新闻部主导权的争夺,连续纵火案。难道这根线索的某处也与仲丸有所牵连?
  吉口点了下头。
  “嗯,那个‘难道’,是真的”
  “这样啊。我以前完全没注意到”
  是在哪里呢?
  在河边空地被烧毁的汽车是肯定北条的东西。如果她与仲丸有什么关系的话,难道仲丸也是被害人?还是说仲丸虽然往常表现出一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实际上与新闻部有某种关系?由于我之前并没有很仔细的观察她,所以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她的名字完全在我的预想之外。
  我秉住了呼吸等待着吉口接下来的话。
  吉口指着自己的嘴唇,虽然似乎没有在笑,看上去却是很得意的样子。
  她的声音就像是戏居里的台词一样充满了怜悯的感情,她说道
  “她脚踏两条船”
  “唉?”
  “因为十希子总是在换恋人。虽然她很罕见的和某个人交往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分手,但红杏出墙的事已经做过两回了。那个交往了很久的人应该是她的本命吧,是个大学生。啊,这样说起来就应该是脚踏三条船了吧”
  我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这真是超出我的目的之外的、完全没有价值的情报……但是既然吉口看上去如此得意的告诉我,如果我不表现出些受到打击的样子有就失礼数了吧。但是,我果然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嘛,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仅从我的外表来判断她也应该是会觉得我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吧。吉口似乎感到很满足,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课间休息结果了。
  吉口回到了教室里,健吾马上开口问道
  “了解到什么吗?”
  我轻轻的点了下头。
  “嗯……如我所愿,这样情报操作就完成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4章 可疑之夏
  01
  (五月一日船户月报第八版专栏)
  本专栏持续追踪报道的连续纵火犯的魔手还没有停下。四月十二日,华山商店街的某处又发生火灾,起火的是放置在公寓停车站的一辆小型摩托车。发生火灾的住宅区人群十分密集,因此本次事件比以往的更为严重。万幸的是,由于很快出动了消防车,没有酿成更大的灾难。我们新闻部将把此次事件作为连续纵火案的一环展开严密的调查,一定能抓到卑劣犯人的马脚。而且,如果本次事件是其他犯人愚蠢的模仿犯罪,我们也可以通过某种规则判断出来的。但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才能阻止这一系列的连续纵火犯罪呢?下一次的作案地点恐怕不是在上之町一丁目就是在上之町的二丁目。难道我们只能这样坐视不管么?
  毫无疑问,这次报道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读者越来越多了。
  以前‘船户月报’发放的当天,教室的垃圾箱都会被塞的满满的。这个月虽然也差不多,但已经能看到不少读着报纸的学生的身影了。
  印刷准备室的来客人数也有所增加,有抱着“不小心把报纸扔掉了,能再给我一张么”这样目的的学生,还有想要入学前的以往刊号报纸的新生,更有两个女学生十分惊讶的问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下一次的犯罪发生地?真奇怪!”
  这种和现在已经不在学生指导部的新田一样的问题。当然,我们以这是报道制作上的秘密为理由,礼貌的把她们劝了回去。
  连续纵火案的逻辑不仅在部外是绝对的秘密,即使在部内我也一直彻底的保密。
  表面的理由是为了防止模仿犯罪。堂岛部长所言极是,如果出现按照‘船户月报’的报道进行模仿犯罪的人就麻烦了。但是,这当然不是我保密的最重要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想必大家都知道的吧。
  我希望让大家关注的时间更久一些。
  进入五月之后,我开始制定新闻部的新体制。
  大概是受到了报道的煽动,我很轻松的就招到了新的部员,一共有五人。
  虽然我原本以为会有更多的新部员,而且入部的五个人全都是男生也有些遗憾。如果有女生入部的话,说不定能更好的拓展新闻部的视野,但既然已经这样也没有办法。
  说起来曾有一个女生来新闻部咨询过,如果强行把她挽留的话也许可以留下,但最后我还是没有这样做。继堂岛前辈退部后,门地也随之马上退部了。他的这一选择,对我和门地双方都是最好的结局吧。
  作为部长我召开了第一次编集会议,在会上宣布了施政方针,这也是我作为部长的义务吧。我注视着五名一年级的新生以及五日市,慢慢的说道
  “在开始编集会议之前,还有一件事要说明……现在,新闻部正站在一个岔路口前。直到前年,‘船户月报’对大部分学生来说都只是每个月不知何时放在桌子上的纸屑一样的东西”
  我沉着地说着,为了更好的表达我的心情,语气也变得强硬了些。
  “去年,这种情况有所改观。但是,这种改变能否持续下去、船高的学生能否继续对‘船户月报’保持兴趣,就要依靠各位新入部员的活跃与努力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你们要熟悉基本的报道工作。熟练之后,你们要互相配合,全力以赴,寻找能够吸引读者的报道素材”
  新入部员们都露出微妙的表情听着我的宣讲。虽然不知道哪些人是以后能派上用场的,但在能够保持沉默的听人说话这一点上都做得不错。
  “你们知道现在‘船户月报’正在追踪报道连续纵火案么?”
  大家都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停顿了片刻,又宣布了今年的活动目标。
  “新闻部要阻止这一犯罪行为……如果有可能,还要逮捕犯人”
  活动室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嘈杂声,好像新入部员们都没有想到新闻部会要做到如此程度,其中的一个人还有些害怕的问道。
  “那种事情,能做的到么?”
  “能做到”
  我十分肯定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六个文件夹,是一百日元就能买到的那种很便宜的文件夹。虽然是我擅自用部费来买的,但由于比复印还是要节约一些,所以也没有什么问题。
  我把文件夹发给了部员。
  “这里面是我一直以来收集的全部资料。由于都是黑白复印的,所以有些图片可能看不太清楚。只要有了这些资料以及你们全员的帮助,我们肯定能够阻止犯人犯罪的”
  大家哗啦哗啦地翻着我给他们的文件夹,五日市有些吃惊的说道
  “这些全都是你一个人复印的么?还真是有毅力呢”
  复印这么多份确实是一件相当重的体力劳动,虽然当初想找氷谷帮助,但稍稍考虑到自己的面子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文件夹里的资料包括以往各期的‘船户月报’、现场照片以及现场调查时的感想。虽然也有证言,但直到现在证人也只有园艺部的里村一个,而且其他报纸的当地版以及社会版中对纵火事件的报道在文件夹里也全有。当然,作为犯人行动指南的‘防灾计划’的必要部分我也复印好放了进去。
  “这就是我所掌握的全部信息了”
  我的这句话中到底包含了怎样的意义,一年级的新生想必是不会明白的吧。即使在三年级的部员还在的时候,我都没有把这些资料全都拿出来,因为如果让堂岛前辈和门地知道了我的全部想法,就感觉如同向他们认输了似的,我讨厌这种感觉。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不得不让新闻部的全体部员都成为我的手足,不能再对他们有所隐瞒。话虽如此,我却没有向他们说明犯罪的规律并且一直隐藏到了现在,原因在于我认为这应该是一年级生靠自己察觉到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07: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把这些资料都拿出来后他们还是察觉不到,那就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认定他们是派不上用场的家伙。
  “确实在本月刊里报道的下一次作案地点是上之町”
  一个戴着眼睛的一年级生说道。作为新闻部的部员阅读船户月报的最新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刚才他所说的并不准确。我发出低沉的声音进行订正。
  “是上之町的一丁目或二丁目。不会在三丁目发生的”
  “为什么?”
  “你啊…是叫一畑是吧。只要读了这个文件夹里的内容就能明白的吧”
  我又环视了一遍全体部员,有些人刚刚才开始读文件夹里的内容。我握紧放在桌上的拳头,
  “理由的话大家之后自己确认吧,下次的纵火现场肯定是上之町的一丁目或二丁目。而且犯罪的时间也是可以预测的”
  一年级新生们的视线再次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五月九日星期五的深夜,恐怕会在零点之后,所以严格来说应该是五月十日星期六。那个时刻,纵火魔会再次出现。我们有七个人,肯定能行的”
  比起其他一年级新生,五日市不愧更有经验一些。他拿出了我给他的文件夹中的木良市地图,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边小声说道
  “一丁目和二丁目,虽然说起来像是很小似的,但从地图上来看还真是片广阔的区域呐”
  某个一年级生说道
  “因为一丁目和二丁目位于町的正中心,所以一直都让人感觉很广阔。只有七个人的话,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
  虽然这种轻佻的口气让我有些生气,但我不得不认同这是事实。上之町确实地域广阔。所以就像‘防灾计划’中所规划的那样,木良市消防局的上之町分局的负责区域并没有覆盖三丁目。
  “也是呐。所以我们只要对放火魔的纵火对象进行集中的监视就好了”
  “为什么选定在这样的时间和地点纵火,我完全不理解啊!”
  戴着眼睛的一年级生大声的喊道,我有些满足的点了点头。
  “大体上是从取材和思索中得到的结论……而且你刚才所说的也不准确”
  我对自己参加第一次编集会议时的情形直到现在仍然印象深刻。我舔了下嘴唇,慎重的说道
  “刈草堆成的山,公园的垃圾箱,废材,放置的自行车,放置的汽车,停车牌旁的长椅,公寓旁的摩托车。罪犯是按照这个顺序来纵火的……大概这个顺序可以说是越来越靠近生活空间吧。换种说法的话,就是犯罪越来越恶劣了。”
  新生们显得有些动摇。我一个劲不停的说着。
  “就是说,有可能会发生比公寓的停车场处停置的摩托车起火更大的火灾。”
  “那就意味着……?”五日市问道。
  我耸了下肩。
  “嘛。具体的目标还无法确定,但有了这个规律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吧”
  我笑了笑,部室里紧张的气氛也一下子缓和起来……说起来当初堂岛部长在的时候,他作为部长一次都没有像这样主动地缓和气氛。
  好的,我能行的。我轻轻的拍了下手。
  “船户高中新闻部不朽的业绩,要由我们自己亲手来创造。我们先来交换下联系方式吧”
  五月九日星期五的深夜。木良市上之町。
  潜伏在街角阴影处的我,手机连续收到了几条邮件。
  一畑发过来的‘我正在二丁目的三叉路附近’。
  一年级的本田发过来的‘到达预定位置了’。
  同样是一年级的原口发过来的‘OK了’。
  还有五日市发过来的‘一丁目的上之町十字路口附近’。
  我原本要求他们做好准备后把现在的位置发过来,但遵从我指示的只有一畑和五日市。听到了我的话但没有理解么?……嘛,就这样吧。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不是头脑,而是眼睛。
  原本我打算靠七个人来挑战监视整片区域,但是收到的邮件只有四封。编集会议后,有一个名字还不知道的一年级生,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没想到会是这么严肃认真的活动。我想退部”
  我没有挽留。
  然后还有一个人虽然没有退部,但没有来参与这次的监视任务,好像家里看管的很严。上之町有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深夜还在此处徘徊的话会有被教导的危险,所以我也不好评批他,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理由而勉强把别人拉过来吧。
  巡视的工具是自行车,只靠徒步的话是完全不够用的。
  由于只是盯着一个地方看会显得有些奇怪,所以我们都制定了自己的巡逻路线。我走完了住宅街的道路,又穿到了另一条旁路上。很宽广的十字路口中央像是公园似的整洁,白色的杆子上高高挂着一个时钟,时针标识的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七分,快要到零点了。我监视着高架路的桥下面。我本打算对高架路沿线的下方进行警戒,但由于街灯很昏暗,而且旁边也没有商店,所以最后只是持续的关注着被围栏圈起来的空地和停车场而已,实在是感到有些不稳妥。另一方面,我们是抱着逮捕纵火魔的目的来到此处的,要是自己反而被当成夜间游玩的坏孩子抓起来就坏了。所以我并没有靠的太近,只是在远处注视着。
  按照巡回路线,我沿着旁路慢慢的前进,又回到了住宅街。这是一圈大概十分钟的路线。旁路上虽然有时也会出现卡车或是值班的人,但整个住宅街已经全都陷入了沉睡当中。
  第一次巡回的时候,我很仔细的检查着周围有没有可能会被纵火的目标。明天好像是垃圾回收日,垃圾放置场上能看到很多的垃圾袋。而且有一个公寓的玄关前还放置着旧报纸和瓦楞纸箱,这家的主人是不知道连续纵火案么?还是说即使知道也不觉得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在这里纵火,最坏的情况下整座公寓都会被烧毁吧。在一个很小的十字路口处立着写有“此处发生了交通事故请目击者提供情报”的牌子。一眼看上去,牌子像是塑料,这也是可以点燃的吧。
  我持续的观察着的时候,喉咙里发出了很讨厌的声音
  “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9: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