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朦胧的晨光

《1/13密室杀人》(完结)-13个实打实的密室诡计-作者:[中]鸡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07

  “我之所以要这么急着抓到你,是因为我意识到某个问题。”我直勾勾地望着地上的快递员,继续说,“首先,我发现,你每次送来的礼物都有一个明显特点。第一次的小熊玩偶、第二次的曲奇饼干、第三次的N包丝袜——它们所占的空间都很大。这是为什么呢?进一步思考,礼物所占的空间大,那么装它们的盒子必然也得大。”

  “你在说什么呀?”黄小玲又陷入了迷茫。

  “别打断我,听我说完。”我咽了咽口水继续说,“总之,你是为了使用更大的盒子,才特意选取大件礼物。因此,第三次的丝袜,你也塞了好多包进去,如果盒子里只放一包,便不需要这么大的盒子,那样会显得很不自然。

  “我们继续。那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想,你特意选取大盒子,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盒子越大,附在盒子表面的彩纸也就越多;第二,黄小玲拆开礼物后,必然会做一件事——将盒子扔掉。但是,办公区域里的垃圾纸篓都很小,如此大体积的盒子,即使把它压扁,丢在纸篓里也非常占空间。于是,黄小玲只能把盒子扔进外面楼道内的大垃圾桶里。这就是骚扰者使用大盒子的第二个目的——便于回收。

  “记得上周五早晨,也就是黄小玲收到第二份礼物的那天,我吃完生煎,为了不污染工作环境,我将饭盒扔到了楼道的垃圾桶内,那时候,垃圾桶里空无一物。今天,我问了这里的清洁工,她告诉我,她们只有在每天中午和晚上才会更换桶内的垃圾袋。那么,上周五早晨我去扔饭盒时,垃圾袋应该还没有被换过,而之前,黄小玲已经将装曲奇饼干的纸盒扔了进去。但是,为什么不见了呢?所以,纸盒一定是被人拿走了,而那个拿走盒子的人,就是你。到这里都没有问题吧?

  “只要盒子被扔在楼道里的垃圾桶内,你就能将其回收。因为快递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所以每次黄小玲收到礼物的早晨,你都偷偷来到这里,躲在楼道内,待黄小玲将包装盒扔出来之后,你就马上把盒子拿走。那么,你回收盒子干什么呢?回到刚才的第一个目的——你需要回收的是黄小玲摸过的彩纸。确切地说,你需要沾有黄小玲指纹的彩纸,而且越多越好。

  “如果黄小玲没有将纸盒扔到外面,而是扔在办公区域的小垃圾纸篓内,你就无法立刻回收。这样的话,纸篓里如果再扔进别的垃圾,覆盖到彩纸上,可能就会污染到黄小玲的指纹。

  “当我思考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们继续分析——你为什么需要沾有黄小玲指纹的彩纸?接下来,可能都是我自己的想象,也是我对这起事件最坏的看法,如果有什么不对,请你更正。

  “我开始试着揣摩你的动机。你隔三差五到这里送快递,可能从很早就喜欢上了黄小玲,但你不善于表达。这次你找到了机会,风雨无阻地给黄小玲送礼物,目的之一,便是想通过此举表达你的爱慕之情。但你又怕遭来对方的鄙视和拒绝,所以没有暴露自己,同时你制定了一个备用计划。

  “这个备用计划便是——一旦你的礼物行动失败,黄小玲彻底拒绝你之后,你就对黄小玲进行强行侵犯。今天,当送出第三份礼物的时候,为了确认黄小玲的心意,你特意发短信来询问。但是,给你回电话的是我,并且,你回收纸盒的时候也应该发现,她把你送的丝袜全都扔了。所以我担心你受到刺激,会提前行使你的备用计划。因此,我必须在今天晚上抓住你。”

  听到我的这番话,黄小玲大惊失色。而地上的快递员则脸部紧绷,仍旧一语不发。

  我继续说:“我想,你的计划是,侵犯黄小玲之后,如果她报警,你就声称自己和黄小玲关系很熟,大家都是你情我愿的。为了佐证你的话,你就必须收集大量沾有黄小玲指纹的彩纸。你将收集来的彩纸剪成漂亮的图案,贴在自家的墙上作为装饰,你还可以用这些纸折叠成各种小饰品,放在自己家里。到时候,你就可以对警方说这些都是黄小玲亲手做了送给你的,墙上的彩纸也是黄小玲来你家亲自为你贴的。当警察验出彩纸上确有黄小玲的指纹时,就会深信你的话,并认为你和黄小玲的关系确实非常亲密。这样,你或许就能逃脱罪名。

  “当然,这都是你的一厢情愿,你或许还准备潜入黄小玲的住所,偷一点她的私人物品放在自己家里,以证明你们的关系‘确有其事’。但是指纹这种东西,是无法一次性转移走的,所以你想了这招,利用黄小玲摸过的彩纸,来伪造她经常去你家的痕迹。我想,你的原计划可能要更直接一点,比如直接把黄小玲迷晕,再慢慢套取指纹。但是目前你还不想对她实行备用计划,如果提前把她弄晕,她一旦报警,说不定你马上会被警方锁定目标。而如果是在侵犯她的时候把她弄晕再套取指纹,之后,你可能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布置这些彩纸。况且,你不会开车,也无法轻易将晕厥的黄小玲带到你家,让她一件件摸遍你家里的物品。所以权衡之下,你还是选择了这招,在你正式实施备用计划之前,先慢慢布置好一切。

  “你每次都要强行进入上锁的办公区域,表明你的意图不简单。如果只是单纯地把礼物留在门口,礼物可能会被清洁工捡走,并留下清洁工的指纹,这样就破坏了你的计划。所以,你不得不亲自把礼物放到前台,并且,尽量只留下黄小玲的指纹。

  “可惜,你的备用计划还是太过想当然。首先,性侵犯的定罪涉及到多种因素,被害者的证言、旁人的证言都会被列入主要证据范围。除了你自己之外,我想没有第二个人会站出来作证说黄小玲跟你关系亲密,你低估了我国的法律;另外,黄小玲收到礼物后都会来找我商量,我可以作证说这些彩纸都是附在礼物包装盒外面的,况且,第一份礼物和第三份礼物的外包装我也摸过,上面也沾有我的指纹。”

  说完以上这些,我感到口干舌燥。

  黄小玲满脸通红,她冲到那个快递员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并骂道:“变态!不要脸!”

  “不是的……”快递员带着哭腔忙站起来辩解,他刚才被我打肿的脸现在更肿了,“我只是想收藏她摸过的纸而已,根本没有后面的事情……是真的,请你们相信我……我再也不敢了。”说完他跪在了黄小玲面前不断求饶。

  “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黄小玲指着门口,对他嚷道。快递员赶忙拿上未知的“第四份礼物”,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临走之前我还特意警告他,如果再骚扰黄小玲,我就报警告他私闯办公楼意图盗窃。

  事情就这么圆满了结,这下总算也让我和黄小玲出了口恶气。

  “好了,没事了。”我冲黄小玲愉悦地一笑。

  “你也滚!”没想到黄小玲瞪视了我一眼,吼了一句,“你怎么这么邪恶?居然会想到这种事情,不想理你!”说完这句话,她也气冲冲地离开了。

  空旷的22层只剩下我一个人呆立在原地。我无法认定刚才对礼物骚扰者深层次的动机推测是否完全正确,但也许有时候想得太多,有好处也有坏处。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08

  为了跟黄小玲道歉,第二天一早,我第一个到公司,买了一大堆吃的放在她的桌子上。没过多久,就看到她的QQ头像闪个不停。

  “那些东西是你买的?!”

  “是啊……对不起啊,昨天只顾着自己推理,没顾及你的感受……”

  “哎呀,吓死我了,我以为又被骚扰了……”

  “我只是过于担心你的安危……”

  “你是要跟我赔罪喽?”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呃……那就是吧。”

  “算了,姐姐大人有大量,才不会这么计较呢。没有你,最后也抓不住那个变态。不过你说,如果送礼物的人一直是那个快递,那常老板每次收到的包裹都是什么呢?还有他买的丝袜……”

  “购物网站和丝袜可能都只是巧合吧,至于他收到的其他东西是什么,那是人家的隐私,跟我们也没关系。”

  “那么,那个变态快递员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偷偷溜进来啊?他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些东西寄给我呢?”

  “我想,要是寄给你的话,如果是找别的快递公司,那么他无法准确掌握礼物的送达时间,也就未必能够顺利回收彩纸,毕竟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候在楼道里;而如果是他亲自送过来,或许当着你的面,亲手把自己准备的礼物交到你手里,他怕到时候会紧张得露出破绽吧。况且从心理角度来看,这类人就是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接近异性的方式。”

  “果然变态……那你也喜欢偷偷摸摸的吗?”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刚才买吃的给我却不留名?”

  “……”

  “没话说了吧?”

  “对了……那个,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你说过只要我帮你抓到送礼物的人……”

  “好啦,把你的手机拿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恶灵塔谜案

  “今天我们该说哪个故事了?”年迈的山姆·霍桑医生从架子上拿出一瓶白兰地,依照惯例给自己斟上一杯,“你也来点?”山姆医生晃了晃酒瓶,“什么?要我讲恶灵塔的案件?哦,是的,我记起来了,那件事发生在一九三一年的冬天,一个女人从高塔顶层的房间坠下摔死,房间的门从里面反锁着,但女人却是被谋杀的。老实说,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以为这一切是塔中的恶灵所为呢。”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切斯特湖,那是离北山镇不远的一个小湖,一九二九年的夏天,那里发生了“姜饼船屋”案件。

  自那之后,那片小湖平静了不到两年,终于在一九三一年的冬天再次上演了两幕惨剧。

  “姜饼船屋”案件之后没多久,有一位来自波士顿的股票商看中了切斯特湖周边的湖光山色,他在湖岸边盖了一座高达三十英尺的观光塔,过起无忧无虑的半隐居生活。

  观光塔外观干净简约,外墙涂成象牙白,底部有一扇大门,经过塔内蜿蜒的螺旋楼梯,直通塔顶的圆形房间。

  塔顶的房间只有一面面向切斯特湖的小窗,一扇坚固的防盗铁门阻隔着房间和楼梯之间的出入口,门的后头装着一根粗直的铁制插销。股票商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幽闭所,摆脱了那些烦人的数字档案和嘈杂的人群,独自坐在塔顶,看着最后一缕阳光从湖面上渐渐消失,哼着那些老旧的不知名小调,这样的仙逸生活让大多数的都市人都艳羡不已。但是好景不长,入住几个月后的某个夜晚,股票商站在窗边欣赏夜色时,不慎从塔上摔下,砸破了脑袋,当我深夜赶到湖边的时候,早已回天乏力。

  蓝思警长带领部下破门进入塔顶的房间,发现地上有两只原本装有苏格兰威士忌的空酒瓶。在那个“禁酒令”的年代,私藏这种烈酒无疑是对法令的不屑。股票商喝光两瓶酒后必定神志不清。他摇摇晃晃地来到窗前,因为窗沿较低,一个趔趄失足坠下,最终酿成了悲剧。

  死因没有可疑,最终的调查结果将其认定为一起意外事故。

  自那之后,谣言四起,总是有目击者称在塔的附近看见鬼魂,流传的故事一个比一个恐怖。北山镇的镇民渐渐对这座坐落于切斯特湖岸的观光塔避而远之。“恶灵塔”的称号也不知从何时起被授予到这座不寻常的建筑物上。

  可没想到,一个半月后,这座快死寂的塔居然迎来了新房客。卡特·安德森——股票商的外甥继承了这座湖边小塔,他带着妻子潘妮·安德森毫无顾忌地住了进去。

  第一次见潘妮·安德森,是在她下楼梯不慎扭伤了脚之后。那一天,诊所没什么事,上午只有一位吃坏肚子的老太太前来就诊,我给她开了一点清肠胃的药。而安德森太太是这天下午唯一的病人,她看上去年轻又憔悴,平时可能还有嗜酒的习惯。我记得爱玻护士把她搀进门的时候,她的脸色非常难看。我查看了安德森太太脚踝处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应该只是普通的扭伤。我叫爱玻给她敷上缓解筋骨疼痛的草药,并安慰她没什么大碍。可安德森太太却始终阴沉着脸。

  “山姆医生,我很害怕。”这是安德森太太开口同我说的第一句话。

  “没事的,安德森太太,你的扭伤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可以恢复到跟以前一样了。”我如实告诉她我的诊断结论。

  “不,医生,我说的不是我的伤。”安德森太太的情绪似乎没有好转,“你认识贝蒂·加西亚吗?她是镇里一个老教授的女儿。”

  我点点头:“认识,她怎么了?”

  安德森太太起先有些难以启齿,但犹豫了片刻,她终于开口道:“她……她要杀我。”

  “要杀你?”我最初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贝蒂·加西亚要杀你?”

  “是的。”安德森太太带着哭腔回答,“山姆医生,我的脚并不是意外扭伤的。是贝蒂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造成的。”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让爱玻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安德森太太面前,“你怎么会和加西亚小姐扯上关系的?”

  “我没有和她扯上关系……是卡特……是他跟贝蒂有关系。”安德森太太停顿了一下,“本来,在搬来这里之前,我和卡特的感情一直很好。直到他继承了他舅舅在切斯特湖边上的观光塔,我们住了进去。有一天卡特在湖边散步,贝蒂·加西亚正好和他的男朋友克莱尔·哈里斯在湖里划船。这是卡特和贝蒂第一次邂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承认那个姑娘很迷人,她有着一头金灿灿的长发和一双勾人的眼睛。当我望见卡特见到贝蒂第一眼的表情时,我就知道他已经被她的魅力折服。你知道的医生,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后来,他们就经常偷偷见面、约会,每次卡特出门我都会悄悄跟在他的身后,而每次出现在卡特面前的都是我最不想见到的贝蒂。我想这些事情,可能贝蒂的男朋友还一无所知吧。

  “我很痛苦,我实在找不到倾诉对象,山姆医生……请原谅我突然和你说这些。然后就是今天,贝蒂突然跑来找我,起先,她只是说想参观一下观光塔。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我还是不知道怎样拒绝她,只能如她所愿,带着她到塔顶参观了一圈。这是我和卡特的家,这个女人就这样硬闯进来,我真的……真的痛恨自己的软弱。

  “就在下楼离开的时候,我感觉背后被人推了一下,接着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扭伤了脚。我害怕极了,当我摔在地上呆呆望着贝蒂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能感觉到此刻她内心的嫉妒之火正在熊熊燃烧。她真的……真的想杀了我。她今天特意过来,一定是想给我一个警告,试图把我从卡特身边驱逐走。”

  听完安德森太太的故事,我深深同情起眼前这个无论外表还是内心都如此软弱的女人。老实说,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乡间医生,对这种家长里短的婚外三角恋纠葛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放心吧,安德森太太,现在已经没事了,也许只是你多虑了,如果你真觉得有人要伤害你,我建议你去找蓝思警长,跟他说明一切。”说完这句话,我便让爱玻小姐送她离开了。

  接到蓝思警长的电话,是在第二天傍晚。当我带着急诊箱赶到切斯特湖边时,安德森太太的尸体早已躺在观光塔正下方的地面上了。这是我第二次在塔下检查尸体,就在没多久之前,股票商脑瓜开裂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安德森太太正面朝下趴倒在地面上,身上披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从我的角度无法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只知道她的脸埋在一摊血迹之中,凌乱的头发也被血液染成了红黑色。

  我和警局的法医一起将尸体翻面,经过初步的检查,我们判断死因是头骨骨折,安德森太太应该是从高处摔落致死。

  我抬头望了一眼观光塔的塔顶,房间的窗户敞开,尸体所在的位置恰位于窗户的正下方。

  卡特·安德森——死者的丈夫俯视着地上的尸体,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安德森先生看上去体型壮硕,身上散发出一股成熟男人的特有气质。蓝思警长手里拿着记事本正向他询问着什么。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卡特·安德森用宽大的手掌捂着脸,“下午我去镇上的杂货铺购买一些东西,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潘妮……看见她躺在地上。我只看见她的头下全是血,我推了推她的身体,可她一动也不动。我就马上去找蓝思警长了。”

  蓝思警长记录完安德森先生的口供,转身向我走来,他摸了摸下巴的胡须,对我说:“医生,你怎么看?”

  “意外、自杀、谋杀,都有可能。”

  “可是,如果是谋杀的话,问题就棘手了。”

  “怎么说?该不会又是什么不可能犯罪吧?”

  “你猜对了,伙计。但前提是这是谋杀。”蓝思警长向边上的一位警员挥挥手,“我们上去吧。”

  这位警员的手里拿着一根撬棍之类的工具。我跟着蓝思警长和那位警员顺着观光塔蜿蜒的楼梯上到塔顶。

  塔顶的房门是一扇金属铁门,看上去非常牢固。此时另一名警员正用锤子不断敲击门沿旁的墙壁,而先前拿着撬棍的警员立刻上前与他一起作业。

  “就像你看到的,伙计,这扇门从里面闩上了。”蓝思警长解释道,“我们得先把这该死的门撬开才能查看现场。”

  “原来是一个密室。”我说,“那不是和上次股票商坠楼的时候一样吗?”

  “是的,所以意外或自杀的可能性大一点。”

  等两位警员在门旁的墙壁上挖了个大洞后,撬棍才得以伸进门内将插销移开,这个工作相当费力。打开这扇恼人的铁门,我和蓝思警长进入圆形的房间,一股酒味顿时扑鼻而来。

  从里面看塔顶的房间,感觉要比从塔外看小得多。屋内最靠里的地方摆着一张双人大床,床边放了一个衣柜。屋子里唯一的窗户在房间的右侧,我走到窗前向下看了一眼,安德森太太尸体的姿势更直观地映入视线。窗户边上有一张矮桌,桌上躺着一个空酒瓶。我想起刚才验尸的时候,尸体身上确实也散发出些许酒味。

  “和卡特·安德森的舅舅一样,喝醉酒不慎从塔上摔了下去。”蓝思警长说出自己的结论,并用征求意见般的目光直视着我。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回应蓝思警长,因为此刻房间里除了浓烈的酒味之外,我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这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再次仔细勘查了一遍这间屋子,来到门边,我发现铁门的底部夹着一根细状物。我从急诊箱里取出一个镊子,小心翼翼地将细状物夹起——这是一根干草。旋即,我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中撕下了一张纸片,折成一根纸条,将纸条塞进门的底部擦拭了一番,等把纸条拿出来的时候,上面多了一层类似烟灰的物质。

  蓝思警长好奇地走到我身后,将脸凑过来问:“怎么啦伙计?难道你怀疑这是谋杀?我亲爱的医生,你要知道,这间屋子只有门和窗两个出入口,门从里面闩上了,你刚刚也看到我们要费多大的劲才能把门闩弄开。想要用鱼线之类的从外面拉动门闩,这种把戏根本行不通,况且门缝的宽度也不够丝线通过,刚才你那张纸条也只塞进去一点点而已。

  “你说那扇开着的窗?它可是离地三十英尺高啊,这座塔的外墙十分光滑,根本不可能攀爬,除非我们的凶手是个长着翅膀的天使,否则绝不可能通过这扇窗户出入房间。现在你告诉我,如果安德森太太是被人推下去的,那么这个凶手是怎么离开这间房间的呢?”

  “你说得对,蓝思警长,凶手不可能离开房间。”我表示赞同地说。这时,我又在门框的边缘发现一些小裂纹。

  “那你还在找什么?凶手该不会还躲在这里吧……”蓝思警长一脸的不解。当然,房间里除了我和蓝思警长,还有几名警员之外,没有任何人。

  塔顶房间的勘查工作结束后,蓝思警长又带着几位警员调查了观光塔的周围,由于地面较干,附近没留下什么可疑脚印。

  我则沿着切斯特湖的湖岸走了一圈,结果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一块黄色的碎布料,像是床单的一角,而布料的边缘有一圈烧焦的痕迹。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痕迹。

  回到北山镇的警察局里,再次查看安德森太太的尸体后,我发现她的右手食指和拇指上分别有一处烫伤。法医告诉我,安德森太太的血液内检测出大量酒精,表明她死前确实喝过许多烈酒。

  蓝思警长的办公室里,贝蒂·加西亚和他的男友克莱尔·哈里斯正坐在警长的对面。正如安德森太太所说,加西亚小姐确实是个极具魅力的姑娘,她那双充满魔力的大眼睛不知道迷倒过多少血气方刚的男人。坐在她身旁的哈里斯先生就是那些男人的其中之一,他是个烟草商人,个子不高,但外表看上去十分稳重得体。

  此刻,两人正告诉蓝思警长他们所目击的一切。

  “我和哈里斯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去切斯特湖划船,”先开口的是加西亚小姐,“今天划船的时候,我和哈里斯看见观光塔的窗口有个女人正往下跳。”

  “你们那时离观光塔有多远?”蓝思警长边问边做记录。

  “大约150英尺左右吧,没有靠得很近,那时我们在切斯特湖的东侧。”

  “你们确定她是自己跳下去的吗?后面有没有人推她?”

  “没看见身后有别人,应该是自己跳下去的,从她跳的姿势可以确定,好像还犹豫了几秒钟。”

  “那你们当时怎么不立刻上岸确认?”

  “因为我……我当时一惊慌,把船桨掉进湖里了,我和哈里斯都不会游泳,只能这么僵持在湖中央。后来我们用手臂一点点划到码头,才顺利上岸……都怪我不好。”

  “为什么特意划到码头?直接靠岸不行吗?”

  “靠不了岸,那一带的岸边都是矮树和篱笆。”

  “那么,女人跳塔的时候,大概是几点?然后过了多久你们才上岸的?”

  “应该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吧,我们上岸已经是五点半了,等我们赶到观光塔那边的时候,你们都已经到了。”

  “看清女人的脸了吗?是不是安德森太太?”

  “看不清她的脸,但从体型和发型来看,应该就是安德森太太。”加西亚小姐说完,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哈里斯。

  哈里斯清了清嗓子,说:“我也没看清脸,毕竟距离太远。哦,对了,我好像看到有烟从塔顶的窗户冒出来,我当时还以为着火了呢。不过也可能是我看错了,那时候天色比较暗。”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看警长就要结束问话,我急忙走进办公室,对一脸诧异的贝蒂·加西亚说道:“你好,加西亚小姐,我是北山镇的山姆·霍桑医生,我能问你几件事情吗?”

  加西亚小姐看了一眼蓝思警长,待警长点头默认,她才把目光转向我,说:“请问。”

  “事实上,安德森太太昨天扭伤了脚,昨天下午她到我的诊所来看脚伤的时候,曾告诉我,是你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的,有这回事吗?”我开门见山地问。

  贝蒂·加西亚的嘴唇微微一颤,说:“她胡说!我只是不小心碰到她一下,她没踩稳自己摔下去的。”

  “你去找安德森太太干什么?”

  “我只是想去看看观光塔。”

  “你和卡特·安德森是什么关系?”

  贝蒂·加西亚突然跳了起来,她脸部紧绷,语气严肃地对蓝思警长说:“警长,我实在无法容忍有人在我心爱的人面前诋毁我的名誉,我无法再接受这位山姆医生的询问,实在抱歉!”说完她快步走出办公室。一旁的克莱尔·哈里斯则一脸茫然,他倏地起身,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追了出去。

  蓝思警长把我拉到一边,说:“嗨,医生,怎么回事?你还在瞎问什么?这件案子已经很清楚了,是安德森太太酒醉后自己从塔上跳下去的,现在有了目击者,我们在窗台上也找到了安德森太太的脚印。难不成你还在怀疑这是谋杀?那凶手又是怎么出入房间的呢?我们在窗台和塔顶也完全没发现绑过绳索的痕迹。”

  “警长,有没有调查过卡特·安德森的不在场证明?四点半的时候,他在哪里?”我问。

  “四点半的时候安德森先生声称自己在北山镇购物,不过北山镇没有人记得他,暂时无法明确他的不在场证明。”警长说,“你怀疑安德森先生杀了他的妻子?可再怎么看,安德森太太都是自己跳下去的啊。”

  “安德森太太确实是自己跳下去的,”我不紧不慢地说,“不过是凶手让她这么做的。”

  几个小时后,卡特·安德森和贝蒂·加西亚被捕,罪名是谋杀。

  “现在,我详细解释一下这起案件的犯案手法。”这是刚才我在蓝思警长面前所作的推论,“当我见到卡特·安德森的时候,发现他的右手虎口有一块不明显的烫伤。然而,之前检查安德森太太尸体的时候,我同样在她的右手上发现了烫伤。

  “另外,勘查现场的时候,我在门的底部找到一根干草以及一些烟灰,而克莱尔·哈里斯也曾说过看见有烟从塔顶的房间冒出来,事实上,后来进入塔顶房间的时候,我确实闻到了烟味。烫伤、干草、烟灰、烟,所有的这些都让我想到一件事——着火。我猜想,那间塔顶的房间,或许发生过一场火灾——或者说,至少看起来是一场火灾。

  “直接谋杀安德森太太的凶手,正是她的丈夫——卡特·安德森。他知道他的太太嗜酒,并且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把门反锁,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喝闷酒。安德森先生正是利用这点,把她妻子的死布置成和他舅舅一样的意外。

  “那一天,安德森先生谎称去北山镇购物,等他太太喝光一瓶烈酒的时候,他找来一些干草,将它们铺在塔顶房间的铁门外,然后点火使干草燃烧。当火烧到一定程度时,安德森先生迅速把火扑灭,这个时候干草堆就会冒出大量的烟,这些黑烟会通过铁门的门缝进入到塔顶的房间里。

  “这时,房间里的安德森太太看到有烟从门缝下渗入,便急忙跑到门口,想要打开房门一探究竟。但是,安德森先生先前已经在外头将门把烧热,金属铁门具有传热性,热量会迅速传至铁门内部的门闩使其发烫。安德森太太想要拉开门闩,但手却被烫伤了,而这时又有大量的烟从门外扩散进来,安德森太太便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外面着火了。因此,她便马上放弃了从门口逃生的念头。她怕一打开门,反而使火焰蹿进来。

  “安德森太太只有走到窗边,寻找其他逃生路线,而安德森先生此时已经来到了塔外的窗下,他一看到窗口的妻子,就装出很焦急的样子朝她大喊:‘着火啦!门被堵住了!你快跳下来,我接住你!’为了增加安德森太太从窗户跳下来的决心,他还拿了一张床单铺在底下,让安德森太太以为那是一条软绵绵的棉被。毕竟,从三十英尺高的地方望下去,根本无法分辨床单和棉被。

  “安德森太太是一位软弱、胆小之人,遇到火灾,她一定惊慌失措到无法冷静判断,并在酒精的作用下,失去了原有的分析能力和思考能力。于是情急之下,她认为跳塔是唯一的逃生方法,更何况底下有自己信任的丈夫,还有一条‘棉被’,犹豫了几分钟后,她便从窗户跳了下去。这时,安德森先生的奸计得逞,他看到妻子跳塔的一刹那,迅速抽走床单并奔离塔底。安德森太太瞬间变成一具尸体。之所以要抽走床单,是不想让本该流在地上的血沾染到床单上,使现场变得可疑。

  “接下来就是善后工作,安德森先生把床单烧掉,将灰烬扔到了切斯特湖里,但他一时疏忽,有一块未被烧尽的布片被风吹到了别处,后来被我发现了。除此之外,安德森先生还必须清理掉铁门外的干草灰,并用冰块迅速让烧热的金属门冷却,回到常温。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我还是在门底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并在门框边发现了一些小裂缝,这些裂缝应该是铁门受热膨胀后挤压墙壁所形成的。而安德森先生在烧门把的时候,自己的右手也不小心烫伤了。总之,他就是这样,伪造了一场火灾,诱导他的妻子从塔上跳下来。

  “另一方面,加西亚小姐是这起案子的共犯,她和哈里斯在切斯特湖上划船,故意让哈里斯目击到安德森太太跳塔的那一幕,由于距离太远以及湖岸边矮树的遮挡,哈里斯并没有看见那时正在塔底的安德森先生,也没有听到安德森先生劝安德森太太跳下来的喊叫声。

  “有了这个目击者,这起事件才更像是一起‘醉酒不慎落塔’的意外。为了给安德森先生争取做善后工作的时间,加西亚小姐故意掉落船桨,她知道哈里斯不会游泳,因此在短时间内他们无法赶往观光塔。而那座观光塔平时就一直有‘恶灵出没’的传闻,所以通常也没什么人会到那附近。然而,让他们失算的是,哈里斯先生不仅看到了安德森太太跳塔的一幕,同时也看到了从房间里冒出来的黑烟,在这一点上留下了破绽。”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山姆·霍桑医生总结道,“你问他们的杀人动机?我想,表面的动机,无非就是安德森太太阻挠了安德森先生和加西亚小姐的婚外情发展,也许是她不肯与他离婚,也许是怕财产纠葛,总之两人合谋杀害了安德森太太。但是,谁知道安德森太太是不是因为掌握了安德森先生的一些把柄,才遭来杀身之祸的呢?比如说,安德森先生舅舅的死,到底是不是一起意外?安德森先生能够合谋加西亚小姐杀死他的妻子,又何尝不能合谋他的妻子杀害他的舅舅呢?当然,一切只是猜测,咱们还是讲下一个故事吧。要不要再来点提神醒脑的东西?嗯?你要回去了?好吧,时间也不早了,等你下次过来,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离奇的密室杀人案件。”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1 07: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谜之钥——走进鸡丁的密室花园

  他是本格推理的狂热粉丝,还是不可能犯罪专业户,更是密室的忠实拥趸,如卡尔般倾力创作密室作品,数年来佳篇频出。他就是本期《谜之锁》的唯一主角——鸡丁!在阅读完整整十篇别出心裁的各种密室作品之后,你是否想进一步了解这位个性十足的作者呢?让我们拿起“谜之钥”去开启门锁,走进鸡丁的密室花园。

  “鸡丁好!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大家好~我是写推理的鸡丁,不是一道菜的鸡丁。

  “噗,一上来就卖萌真的大丈夫吗?言归正传,在你的自序中,我们了解到你热衷于密室的原因,在创作密室作品的过程中,你一般是先有诡计构思,才来设想合适的故事背景去迎合它吗?”

  是的,我的大多数作品的确是先有诡计构思,再去构想情节,这样的创作模式有利有弊,但作为一个总是把诡计放在优先位置的作者,这早已成为一种改不掉的习惯了。

  “那么你怎样看待‘推理小说是推理更重要还是小说更重要’这个问题?如果优先构思诡计的话,会不会有无法安排合适情节的情况出现?”

  推理重要还是小说重要,类似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本身就很无聊。这就好比客人要吃红烧排骨,我不可能给他上一盘红烧带鱼或清蒸排骨,“红烧”和“排骨”两者缺一不可。不存在“红烧”重要还是“排骨”重要这样的问题,最多只能去比较哪道红烧排骨做得更好吃。同样,“小说”是文体,“推理”是题材,这两者根本不是一类东西,本身就没有可比性,何必要放在一起讨论哪个重要呢?

  在创作过程中,也确实会有难以安排情节的情况出现,这个时候只能不断调整情节或对诡计加以改动,尽量将故事圆顺,把“不合理”降到最低。

  “嗯,小编的注意力已经被带偏到‘红烧排骨’上了,果然起‘鸡丁’这样的笔名不是没有道理的呀,吃货属性暴露(→_→)……咳咳,下一个问题也是大家很关心的:你的灵感来源是什么,如何做到有那么多奇妙的密室构想的呢?另外创作时有什么怪癖吗?”

  灵感来源主要还是来自生活吧,比如上厕所的时候就会想怎么利用抽水马桶制造诡计,买饮料的时候就会想怎么利用可乐罐制造诡计……运气好的话就会冒出有趣的点子。若说如何做到有那么多密室构想,主要还是那份对密室最原始的热情吧,什么都会往密室上想……当然还需要灵感之神的不断眷顾,运气也挺重要。

  至于怪癖的话……貌似就是写到瓶颈的时候会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个不停,有一次半夜里不知不觉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一身汗……“……这还真是个锻炼身体的好办法(orz)。坊间有着流传了很久的逸闻,说鸡丁有一个记载着各种灵感的笔记本,随时记录诡计点子,这是真的吗?”

  这个确实有……刚才也提到诡计的主要灵感来自生活,一般都会把平时想到的点子(不管好的差的)一个不漏地记到笔记本上,这样就不会忘记了。到了想写小说的时候,就把笔记本翻开,挨个地看,从中挑选想要写出来的诡计点子,再进一步构思细化。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哈哈~废话不多说,直接上图!这本“诡计记录册”从大学陪伴我到现在,不要嫌封面幼稚啊……因为内容要保密,只能公开一点点,还请各位谅解~摄像师请帮我打码。

  “不知会不会有争夺此本秘笈的事情发生,然后创意被窃取便成为复仇的动机(俗套桥段脑补过度ing)……如果灵感枯竭或者思路卡壳怎么办?会与圈内好朋(jī)友——比如妖刀小宝——讨论解决吗?”

  卡壳的时候有很多,所以才会拖稿(别打别打,我错啦)……实在卡壳的时候也没办法,只能顺其自然,有时候睡一觉第二天就能想通了,使劲硬想反而起不到很好的效果。

  至于妖刀小宝,其实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反而不怎么聊推理,倒是八卦聊得比较多……偶尔互相聊下小说的新构思,最后我们每次都会吐槽对方某两个字以结束对话……平时倒是和等待者这样的资深推理迷在诡计上交流得比较多,在聊天中也确实能受到不少启发。

  “八卦神马的,读者们也很关注哦~接下来的问题:如果密室相当于‘锁’的话,那么侦探的推理无疑相当于‘钥匙’,你认为在这过程中,是‘锁’的组建更难,还是‘钥匙’的编排更难?”

  在《嫌疑人X的献身》中,汤川学和石神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分开来谈。对推理作家而言,显然构想谜题要更难。构想谜题完全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需要依靠创作者无限的想象力。而要让笔下的侦探解开谜题,只需在已有的谜面上布置好相应的线索,让侦探一步步自然而然地迈向真相即可。这个过程中,推理作家等于早就摸透了“锁”的内部构造,然后再去打造一把对应的“钥匙”;而对于实际犯罪而言,无论是犯罪者设计一个谜,还是破案者解开一个谜,两者都是在未知中探索,犯罪者要凭空制造出一把锁,破案者也要在不了解锁的构造的基础上寻找钥匙,这两者的难度可以说是不分伯仲。

  “你笔下有几个不同的系列,塑造了理科生赫子飞、女王夏时、前台MM黄小玲等主人公,每个系列的创作初衷是什么?这中间是否与你转换创作思路或风格有关?”其实每个系列的主人公都有现实中的原型。

  赫子飞是我笔下的第一个侦探,原型是我高中时一个物理成绩极好的室友,第一次登场是在我高二写的一篇谜题上。这是我早年的创作懵懂期,什么都不懂,只想自己写个侦探玩玩。当时创作风格还未固定,探索过很多题材类型,直到后来执着于密室。可以说,“赫子飞系列”见证了我早期推理创作的一段成长历程。

  而夏时是在我确立创作理念后塑造的一位少女侦探,她的原型是某次在推理聚会上认识的一个妹子。作为一个“女王控”,一直想塑造这么一个带点女王气质的美少女侦探,写的时候也会比较有激情。而比起“赫子飞系列”中多见的简洁型诡计,“夏时系列”里的诡计则要更加的大型化、复杂化,两个系列的明显差别在这里亦可体现。

  接下来的“前台MM系列”则是在写腻了血腥的杀人事件后一次比较大的风格转变。那时我就觉得,本格推理一样可以写得很轻松,密室一样可以写得很日常,推理小说未必非要出现尸体。于是,这么一个以“日常之谜”为主的系列诞生了。虽然这次的转变较之前跨越较大,但依然保留了本格推理的内核,这和我最初的创作理念并不相悖。

  “在你已创作的所有作品中,你最喜爱哪个系列,又最满意哪部作品?原因是什么?”

  系列的话,目前最爱的还是“赫子飞系列”。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个系列见证了我早期的成长过程,饱含了我最初的热情。而赫子飞从最早的大学生,渐渐成长为现在的物理讲师,仿佛有种他在我身边陪伴我一起长大的错觉。只要一想起赫子飞,我就能看到当初那个热血沸腾写小说的我。

  而最满意的作品,却恰恰是不属于任何系列的《憎恶之锤》,那是一篇以房产中介为事件背景的本格推理小说,取材于自身真实的工作经历。这篇作品在人物、诡计、推理、动机等各方面都比较下工夫,而在真实背景的衬托下,密室动机和犯罪动机都设置得十分合理,贴近现实,这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也很荣幸这篇作品能够被收录进《推理世界》七周年特刊《谜思》。

  “《憎恶之锤》确实令人印象深刻,能够精选入特刊实至名归。聊完前作,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吗?我们大家都很期待啊!”

  接下来的创作计划会以成为物理讲师后的赫子飞和前台MM为主。未来的“赫子飞系列”想写一些以“都市传说”为主题的密室推理;“前台MM系列”目前写到第五篇,从后面开始怪蜀黍将会对黄小玲发动更猛烈的勾搭攻势,而新角色心理医生李朝的加入也会让故事更丰富多彩,当然,本格内核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敬请期待(自动切换成广告语模式)!

  “哈哈,下回写预告都可以直接引用了!平时除了推理阅读与创作之外,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想来想去,貌似除了美食和奥特曼之外就没别的爱好了……平时喜欢一个人在外面寻觅好吃的餐馆,做一个安静的吃货;另外回到家除了看看书码码字之外,也会摆弄摆弄桌上的几个奥特曼模型,奥特曼是我童年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每当看到他们出现,所有的坏心情都会烟消云散。至于现在为什么还喜欢,可能就是摆脱不了骨子里那份幼稚气吧……“也许标题改为‘鸡丁的密室菜园’更合适呢……咳咳,希望鸡丁同学也像对奥特曼一样,始终保持着对推理、对密室最真挚纯粹的初心!最后有什么想对读者朋友们说的吗?”

  每当我在微博上看到“喜欢你的作品”“期待‘夏时系列’下一篇”等这类陌生读者的留言,虽然表面上会装高冷地回一句“谢谢支持”,但其实心里面真的很高兴。包括那些给我作品提出中肯意见的读者,我都会很用心地聆听你们的意见,我的成长少不了你们的支持。作为一个坚守阵地只专注于一种题材的作者,真的很感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作品。希望读者朋友们以后多多鞭打……不不,多多鞭策我,除了本身对推理的热情之外,你们的鼓励也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源,我们一起为中国原创推理加油!

  感谢鸡丁为我们带来那么多精彩的密室作品,更让我们感动的是他对于密室题材的那份执着精神。虽然推理小说发展至今已经衍生出五花八门的流派类别,但总有鸡丁这样的创作者坚守着传统本格的领域,是他们展现出推理小说自诞生伊始便迸发出的智慧魅力,带来诸如密室、不在场证明等趣味谜团。翘望在今后的日子里,鸡丁的密室花园能绽放出更多绚烂多彩的花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8 16: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