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9024|回复: 83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接 灯海寻尸、万山极夜--南派三叔2022最新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2-10-17 10: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一章 爆炸

    手榴弹爆炸可以灭火这个常识,是我不知道在哪个片子里看到的,据说手榴弹爆炸能在一瞬间消耗氧气,并且产生很多不可燃气体,可以快速在爆炸范围内熄灭火焰。

    我缩头的瞬间,手榴弹直接爆炸,那些树很粗,大部分的爆炸冲击力都被树干给吸收了,离手榴弹最近的那棵树直接被炸断了,缓慢地倒了下来,我躲在石头后面,抬头就看到这个办法竟然真的有效,大部分火都被炸灭了,但整个火场也被手榴弹炸出了无数着火的碎片,小火苗散得到处都是。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就看到秀秀和胖子都来到了我边上,我怒道:“就是不听劝是不是?翅膀硬了?”

    胖子说道:“你这不是灭火,你这是放火,你一个人搞不定。”

    我其实刚才也意识到了,刚想再观察一下应该如何灭火,忽然听到一阵暴雨落到雨棚上的声音。

    这是地下,怎么可能下雨?我心中纳闷,看了看身上也没有雨滴,而那声音似乎是从我刚才丢手榴弹的地方传来的。

    我们三个人立即四下查看,原来刚才手榴弹在林子里爆炸时,冲击波刮过了一大片林子,这些树被冲击波撼动,似乎树上的什么果子,成堆成堆的掉了下来。

    那东西落在古建筑上,就发出了雨水落在雨棚上这样的声音,而且这些果子不停地弹跳到各个屋檐上,那声音竟然还有一丝韵律。

    “什么果子?”胖子好奇地问道。

    接着就有一颗果子,顺着各种石头缝隙,巧合地弹到了我们面前,落进了一个缝隙里,那缝隙并不深,果子唾手可得。

    那东西看上去好像是一颗杏仁,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接着,那杏仁一样的果子忽然长开了,我本来以为它是要变成虫子了,结果那果子还真的就是一颗果子,落在缝隙里,还是果子的样子。

    我抬头看向果子密集掉落的地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树,怎么会有那么多果子,噼里啪啦半天也没有掉完。

    胖子现在也非常谨慎,探出去用手机快速拍了一张果子的特写,然后缩回来,把手机拿道给我看。

    我看着他:“我草,我的鸡贼劲全被你给偷学了。”

    “是你学我么?这明显是胖爷我真转给你的。”胖子给我们展示手机里的照片,是一个黑色的果子,长得像个黑色的肉瘤一样,十分丑陋。

    三个人面面相觑,秀秀看了看远处的树:“那些树都很常见,是高纬度的树,果实都很小,怎么会结这种肉瘤一样的果子?而且还结那么多。”

    “拿一个回来让文丙回看看,他不是什么都知道么?”胖子说道:“再不行给他吃一个。”

    我看着胖子拍的照片,忽然觉得那果子的形状很眼熟,又看了一会儿,就对他道:“胖子,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果子,很像我们之前看到过的一种东西?”

    胖子转动手机仔细看了看,摇摇头:“像什么,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你说啊,你真是越来越像你三叔了。”

    “你再仔细看看,你肯定能想起来。”我对胖子说道。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17 10: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母鬼宴》前情提要

    铁三角风平浪静的生活,被携带“前世”而来的金万堂打破。金万堂所谓的“前世”直指天下第二陵,传说中的第二陵几乎无人进入过,张起灵直言“这是一个绝户墓,不能下,极度凶险”,而第二陵似乎也与张家有着莫大的关联。为了营救最先进入的解雨臣和黑瞎子,铁三角再度集结,向第二陵出发。

    三人一路向着第二陵行进,经历了出现诡异尸宴的前世林、惊现万马奔腾的万马尸坑、出现三个北斗的黑灯海、陈列尸国宴的莲花地宫,最终到达第二陵。三人深入第二陵中黑暗未知的龙脉缝隙,也进入了一个给张起灵设下的死局。在这个黑暗的迷局中,铁三角几度从刁钻古怪的墓室机关死里逃生,利用张家所设的机制克服天授,最终与解雨臣汇合。

    吴邪从解雨臣口中得知当年老九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的预言,已经有东西从门内出来了,非死非活。同时,队伍中出现了“蜂人”,张起灵和解雨臣一起失踪,吴邪接管队伍后,在胖子的配合下击破“蜂人”,带领队伍回到地面。

    两人和前来接应的霍秀秀会和后,重新带上人手再次进入缝隙中。会动的棒槌神、诡异的霍老太录音、林中的三层的飞檐古建筑……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吴邪他们能否找回失踪的几人?

    点评

    海!外直播 v.ht/22224 禁闻视频 v.ht/44477 人们都说CCtV只有一句话是真实的:现在是北京时间7点整;但那时段的广告却最贵?据说厂家都知道:爱看《新闻联播》的人最容易受骗。呵呵,不如看这个..  发表于 半小时前
    海!外直播 v.ht/33334 禁闻视频 v.ht/42222 赵国,外交停留在声明层面,经济停留在印钞层面,社会停留在江湖层面,文化停留在献媚层面,思想停留在愚民层面,科技停留在山寨层面,内政停留在打压层面.外面没一个真朋友,家   发表于 昨天 21:04
    海!外直播 v.ht/22522 禁闻视频 v.ht/55556 水质污染是国家机密,空气指标是国家机密,土壤污染是国家机密,三公消费是国家机密,贪腐金额是国家机密,官员财产是国家机密,连裸官妻儿信息也是国家机密…  发表于 昨天 16:42
    海!外直播 v.ht/22422 禁闻视频 v.ht/53333 医院成了屠宰场;学校成了洗脑班;酒店成了办公处;道德成了奢侈品;人民成了提款机;新闻成了编故事;官员成了奴隶主;国家成了大监狱…中国真实现状  发表于 昨天 12:33
    海!外直播 v.ht/97777 禁闻视频 v.ht/44999 警察不是用来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的,警察是用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的。警匪还有区别吗?当然有区别,匪没有人给发工资的。  发表于 前天 15:19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18 09: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二章 蟠桃

    在我的提醒之下,胖子终于明白了过来,问我道:“石公痣?”

    “难道不像么?”我探出头,看着远处的建筑:“但这东西不是从石头上长出来的么,怎么会从树上掉下来。”

    胖子也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手机,我看他表情尴尬,问他怎么了,他就说道:“我可能真的年纪大了,竟然想不起来。”

    我看胖子脸色不对,还想问,胖子就摇头让我别问,我当即就明白他心里想到了什么,也许想到的事情没有那么重要,他不想在现在讨论。

    等了一会儿,林子里恢复了安静,那些石头痣一样的果子,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一直在这里监视观察,意义也不大,我就对秀秀说:“我和你胖爷从左右两边过去,你留在这里继续做观察位,我们会随机应变。”

    随机应变的意思就是,如果打得过我们就把那东西灭了,如果打不过我们就跑。

    秀秀点点头,我和胖子拉枪栓,用眼神互相嘱咐了一下:要是死了就黄泉路上等一下,另一个肯定很快也到了。

    我们一左一右像翻战壕一样翻出躲藏的石头,猫着腰摸向那座古建筑,沿途如果看到火苗,我们就直接用脚踩灭。

    地下森林的地面十分复杂,落叶和乱石混杂在一起,这些树的树根肯定都盘进下面乱石的缝隙深处了,否则不可能长那么高。树根虬结在乱石上是热带常见的情况,但这里是高纬度地区,那些树根看上去十分畸形。

    我来到一棵树下,不由自主地往上看了一眼,这一看我不禁头皮发麻,这树干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石公痣。

    这并不像是树上长了果子,而是像虫子产卵一样,密密麻麻的堆积着,整棵树上都是,高纬度的树都是笔直的,这些肉瘤一样的果子,就如同卵一样成堆成堆的粘在树干上。

    我看到胖子也在看,两个人都一样好奇,我给他发敲敲话:“这东西像某种真菌一样。”

    如果是真菌,那它既然可以长在石头上,当然也可以长在树上。

    胖子用敲敲话回应:“我觉得不妙啊,先停止行动。”

    我感觉自己热泪盈眶,胖子终于长大了,可以理解我的谨慎了,但同时又觉得不对,以前的胖子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决策。

    虽然如此,他的决策是对的,我现在高度怀疑这些真菌一样的瘤子,是某种生物的卵,如果孵化出来的东西有攻击性,那我们进入古建筑之后,这些卵十有八九会孵化,到时候我们被围困在里面,嗝屁的几率很高。

    这样想着,我发现边上的缝隙里,也有一个果子,我集中注意力去看,那果子竟然有一半已经化成了一团黑水,黑水沁入到石头里,犹如融进去了一样,而黑水入石之后形成的图案,就如同一个小婴儿的影子。

    我立即观察四周,想找到第二个果子,因为那婴儿的影子太过奇怪,不像是偶然形成的。很快我就找到了第二个,发现这颗也是完全一样的情况,而且这颗果子已经基本上全都融化并沁入了石头,在里面形成了一个大头小人的形状。

    我十分疑惑,这时文丙回的声音才从耳机里传出:“两位,接下来一定要认真地听我说,你们必须马上进到那古建筑中去,不能在那些果子四周多逗留。”

    胖子回道:“咋了?”

    “瑶池王母的故事,你们听过没有?”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19 09: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三章 菌巢

    王母瑶池的故事,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对我和胖子来说,那就不仅仅是听过,而且那个瑶池,也许我们还真的去过。

    那是多年前在塔木陀的事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西王母的瑶池是一片巨大的烂泥潭子。

    此时此刻我也不想和文丙回炫耀,就对他道:“你最好快说。”

    “你们先进那个建筑,路上我就能讲完。”文丙回说道,胖子抬手示意,他准备听文丙回的,先往建筑里去,我也抬头示意,表示奉陪。我们俩端着枪,开始小心翼翼地从两个方向朝古建筑靠拢。

    文丙回在耳机里说:“你们看过《西游记》的话,会发现里面有两个细节:一个是蟠桃和人参果的效果非常相似,生长周期也差不多,但蟠桃的名字却很奇怪,蟠这个字一向带着邪气,用来形容一种食物,是不是有点不太吉祥?实际上这是一个误会,古时候有一种植物叫做蟠曲,那种树看上去就像蛇身上长满了虫子一样,这种树所结的果子,就叫做蟠萄,后来以讹传讹,就变成了蟠桃,树也变成桃树了。”

    听到这里,我和胖子已经到了古建筑的门口,眼前是一扇朽木做的大门,门两边雕刻着三面鼓的图案,十分特别,但年代太过久远了,上面的木头已经烂得全是孔洞。

    “真正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的,是蟠萄,也就是从这里的树上掉下来的东西,后来有学者说这种树不存在,只是植物感染真菌后生成的一种菌包。”文丙回继续说着:“这东西无论落到什么地方,都会开始生根,长出一个像婴儿一样的根包来,如果凑巧落在了你们身上,那它立刻就会在你们的皮肤下扎根。”

    “这根包该不会随着日月变换,还会变成一个人吧。”胖子问道:“就靠吸食胖爷我的骨血。”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千万不要被这果子砸中,砸到哪儿,哪儿就会开花结果,你们还记得人参果落地就会消失么,那不是消失,而是直接化成菌丝扎根了。”

    在那扇巨大的大门之外,有一个门廊,我和胖子进到其中,发现这建筑肯定被这种果子经年累月地砸过,如今还能在建筑的外墙上,看到到处都是那种像婴儿一样的黑渍,把古建筑外墙的纹理都覆盖得差不多了。

    而在这些黑渍之上,还长着很小的像肉芽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如果一碰就会感染真菌,那吃了怎么能长生不老呢?”我问道:“你这话前后矛盾啊。”

    “当然不是生吃。”文丙回说道。

    我用手电照了照古建筑墙壁上那些婴儿状的黑影,发现所有的肉芽都是从黑影的眼眶部位长出来的,显得十分奇怪,而且密密麻麻的,犹如旱地藤壶一样。

    说实话,此刻我的感觉很不好,这座昆仑山底下的古建筑本身就已经很离谱了,现在走近看,古建筑的四周还有这种奇怪的菌类,整个建筑就好像是一个巨型的菌巢一样。

    但这东西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卫星电话的信号又在建筑下面,我们无论如何都得过这一关。

    胖子显然已经有点不相信文丙回的话了,开始用手电去照那扇巨大腐朽的木门。

    木门上的缝隙非常大,整个门都是歪斜的,能直接看到里面的情况。而在木门后面的空间里,有一个兽头雕像隐藏在黑暗中,手电光只能照出个大概,雕像后面还有一个大东西。

    我和胖子寻摸了半天,觉得那雕像应该是一个巨大的铜香炉的一部分,铜炉上面的千层锈非常夸张,说明年代太过久远了,可能是青铜器刚刚出现的时候所制造的器具。

    那东西上面全是腐烂形成的小孔,大大小小,犹如马蜂窝一样,胖子用手电照过这些孔洞,对我道:“保不齐,这又是一口棺材,和之前咱们看到的一样,但是整整大了四倍。”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0 09: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四章 猴子狒狒

    靠近木门后,我特意看了看那古建筑的地板,发现地板有很多处已经烂空了,整个地板几乎就是——没有地板,只有一些烂木片粘在地板下的龙骨上。

    龙骨之下是空的,漆黑一片,看不到底,看样子这古建筑下确实有空间。

    铜炉是卡在龙骨之中才没有掉下去,龙骨的材料特殊,不似金属也不似木头,反而像是用象牙做的,纵横交错了十几道,不知道用了多少根碗口粗细的象牙榫卯在一起。

    象牙的年代过于久远,全都发黄发黑,我和胖子缓缓地推开门,想看得仔细一点,结果那门直接倒了下去,砸在了龙骨上。那龙骨分外结实,那扇门虽然千疮百孔,但重量绝对不轻,门被摔得稀碎,碎片全部掉落到下层,但龙骨依然纹丝不动。

    我和胖子缩在门外,这楼下要是有东西,就算是个聋子也该被震醒了,一般来说就是要完,我俩在门口躲了一会儿就准备豁出去干架,结果楼下毫无动静。

    “那玩意儿是不是走了?”胖子问我道。

    我敲了敲耳机,秀秀在耳机里说道:“没有,信号还是很强,就在你们下面。”

    我们小心翼翼地爬进去,脚刚踩在象牙龙骨上,我就发现这东西非常结实,丝毫不晃动,我不由得竖了一个大拇指,这楼估计是做足了长久保存的准备,那些象牙肯定也做了加工,全都泡过防腐药水。

    但那龙骨毕竟只有巴掌宽,我们走在上面还是不方便,只能半蹲着,双手掌握平衡,慢慢地一点一点靠近。

    楼下一片漆黑,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洞,那古建筑是修在一个垂直的洞口上。

    此时已经能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巨大的铜炉,千层青铜锈非常壮观,这铜皮一层一层的生锈,就像一本书一样。

    锈得最厉害的地方,几乎完全锈穿了,里面也是一片漆黑,胖子用手电照了照里面,看不清楚,他刚想贫嘴,忽然闻了闻这里的空气,脸色变了:“天真,这儿开过枪。”

    “何以见得?”

    “你这鼻子时灵时不灵的,就别何以见得了,胖爷我说这儿开过枪能有错么?”胖子压低声音说道,他看看我们脚下,又看看铜炉上的几处破损,忽然说:“我觉得这里的地板原本都在,你信么?瞎子是不是在这儿干了一架,把这地板全干塌了。”

    “以你的眼神,这铜炉上的孔,也是枪打出来的?”

    “这炉已经脆了,子弹打上去不会是一个洞,而是一个破口,这些孔确实可能是枪孔。”胖子说道:“你说瞎子是赢了还是输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输了,但肯定没赢,否则不会是这么一个局面。

    如果在这里打过一架,而且地板全部都塌了,那所有的东西,包括瞎子本人、卫星电话、衣服华冠可能全都掉到下面的深坑里去了。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面是空的,能直接看到房顶的梁,非常古老,所有的梁都是用黄象牙做的,所以这座建筑才能到现在都没倒。

    “这如果是张家设置的建筑,就是为了封住下面这个洞,这洞可能就是献祭的祭坛所在了,那就是说,瞎子就是在这里搞的幺蛾子!看样子是中招了,如果是这样,那小哥和小花是不是也下到下面的洞里了。”

    如果他们比我们早到这里,必然会下去营救。

    “这龙骨上没绳子,洞看上去也有几十米深,你怎么下去?”胖子看着我问道。

    那两个人都不需要绳子吧,他们简直就是猴子和狒狒的区别好嘛。

    “咱们下去。”我说道。

    “这么决绝?”

    “我跟你说,下面必然有奇遇。”我对胖子说道:“我们要慢一点,不然他们回来后就不让我们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3 09: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五章 祭坛

    我和胖子出去,和秀秀说了一下大致情况,然后在外面的岩石上各打了一个岩钉作为绳子的锚点,重新回到龙骨上后,就直接挂绳子速降下去。

    下面是一个天然洞穴,除了入口被人修整过之外,再往下就非常不规则,都是突出的巨石,应该是经过上万年的地质构造所形成的小型垂直坍塌洞。

    我们举着冷焰火一路往下,洞越来越狭窄,后来变成了和一口井差不多的宽度,再往后又慢慢变宽,等我们降到底的时候,洞重新变成了大约半个篮球场大小的空间。

    底部全都是乱石,我们还没落地就看到洞底有一块平坦的石头,在那块石头上摆着很多类似于玛尼堆的小石头堆。

    我们落下去,打开强光手电仔细观察,发现这些小石头堆里面都放着人头,如今几乎完全垮塌,只剩下一些骨片,只能从眼眶骨的形状判断这些都是人的头骨。胖子转过身,发现在这个东西的墙壁上,有无数的原始壁画。

    那真的是原始壁画,就是通常在教科书上看到的,类似非洲草原洞穴里的那种。这种壁画极度抽象,不可解读,只能从描绘的情况大致判断当年古人的生活方式。

    “还真是石器时代的事情。”胖子喃喃道:“这些东西不值钱啊。”

    壁画上画的大多是一些奇怪的人的姿势和动作,基本上应该是和祭祀有关,我看着洞底中心的那块平坦的石头,意识到这应该就是当时的祭祀台了。

    我又往四周看了看,只见洞底的岩壁上到处都是裂缝,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发现脚下石头的缝隙里,都是上面的地板碎屑。

    “猜一猜,小哥和小花有没有来过这里?”胖子问道,他说话的当口,我已经找到了闷油瓶留下的记号,这些年我对他留记号的细节和习惯已经了如指掌。

    ——那记号刻在充当祭祀台的那块平坦巨石侧面贴近地面的地方。

    那是一个精确的留给我的记号,如果是留给他自己的,那他一定不会画在中间位置——所以这个记号是为了能让我跟上来的时候看到。

    记号的意思是:这里是一个节点。

    我蹲下来思考,胖子凑过来:“呦呵?小哥一旦接受题目沃克,你看我们省多少事。”

    是啊,他开始照应我们了。

    但这不是特别好的迹象,他不是一个不会照应别人的人,以往他不照应,是因为他对局面有绝对把握,如今他留下了记号,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有可能他留给我们的题目已经困难到,他认为不提示不行。

    “啥意思?”

    “这里是一个节点。”

    “节点,啥节点?”

    我看了看祭坛:“我觉得他的意思很明白,要继续往前的话,这里是个关键点,必须在这里献祭什么东西。”

    “那按规矩,献祭的不得是小花么?”

    “现在瞎子可能替代了小花,成为了祭品,但他可能在最后关头拉了手雷之类的。如果祭祀最后阶段祭品炸嘴,我们无法判断在这种情况下,算不算完成了祭祀,也不知道这里在当时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们想知道更多,得再次进行献祭。”

    “节点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是节约点弹药的意思吧。”胖子说道:“那他们两个人呢?”

    我看了看四周的缝隙,他们肯定是进去了,所谓的节点,他们是不是已经再次献祭了——应该没有,小花已经没有装备了——所以他们选择了硬闯么?还是说,节点是让我在这里等待的意思,后面的道路,以我们的能力跟不上他们。

    “那怪物就在我们脚下。”胖子看着地面,“你打算再来一遍么?谁来做祭品?”

    “我得想想。”这时,我忽然在那个记号下的石头缝隙里,看到了什么东西在闪光:“我觉得稍微有点不太对。”我用手摸进去,从里面掏出了一只手表,上面的电子数字正在倒计时:24分钟14秒,24分钟13秒……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4 10: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六章 献祭

    “什么意思?”胖子问我。

    我看着手表,一脑门子汗,连手指尖都开始发抖。

    这记号是闷油瓶留给我的,那这手表就是小花留给秀秀的,看样子他们的活动时间只剩20多分钟了,20多分钟之后,他们可能会死。

    幸好我还是了解小花的,知道他很多的习惯。

    我几乎可以预判,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明确知道了瞎子的生命还剩下多久,所以他们设定了一个营救瞎子的时间,在手表上设好倒计时放在这里,然后他们应该进入到这些缝隙里面去救瞎子了。

    问题是,如果他们不想让我们进去,只需要表达不要进来的意思就可以了,但是他们还给出了这个时间,说明他们在进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把握,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忙。

    所以他们需要提醒我们,进入里面活动是有时间限制的。

    20多分钟,这算长还是算短?

    如果我们到这里时,倒计时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根本不用进去,他们肯定都死了,但现在还有20多分钟,说明他们还没死,但也完全没有出来的意思。

    这是什么倒计时?

    这是一个节点。

    他们两人都没有留多余的话,相信我能明白他们的意思,我们之间有足够的默契,那么,我心中最有把握的推断是什么?我想了想,发现其实很简单:这是祭祀的倒计时,也就是说,黑瞎子的祭祀可能打开了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打开之后,会逐渐关闭,因此产生了这个倒计时。

    20分钟,说明黑瞎子那次祭祀的时限要到了,祭祀所打开的东西要关闭了。

    对,肯定是这个意思。

    我心中很笃定,立刻对胖子说道:“让秀秀把那衣服送下来。”

    “你要献祭秀秀?你也太没良心了。”

    “放屁,我的意思是我来。”我对他道:“把手雷都给我,在倒计时结束之前,我们给他们三个续个费。”

    胖子看着我的眼睛,明白了我的意思。

    “为什么你来?”

    “你穿那件衣服跳舞,古神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我说道:“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古神不喜欢吃肥的?”胖子说道:“胖爷我肥而不腻,入口即炸。”

    我按住胖子的肩膀,看着他:“小花做的衣服尺寸,我不知道瞎子为什么能穿上,但你,我有信心你绝对穿不上。”

    胖子想了想,又看了看倒计时,知道时间不够了,点点头:“行!但秀秀下来肯定要自己上,到时候你自己劝她。”说着胖子就走了。

    一直到胖子上去看不到我了,我才站到那个祭祀石台上,把那只手表带到自己身上。

    四周十分安静,我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开始思考瞎子会怎么做。

    我是他教出来的,和他的思路一脉相承,在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做?他当时做了之后,自己应该没死,这其实挺难的。

    最早和他一起上课的时候,他教了我一些基础的江湖技术,比如说去超市里通过吸引售货员的方法,偷偷拿超市的货物,以此作为练习(当然只是模拟,并不是真偷。)当我第一次尝试的时候,他直接向保安告密,害我跑了三个街口。

    这是一个简单的江湖规矩,其实就是想让我明白,即使你信任一个人,也需要有某些习惯,让自己处于绝对的隐蔽处。

    所以在超市里,我应该做的事情是:在他教我的同时,我就隐蔽地完成“偷窃”,不要让他发现,这样他会一直等我去偷,而我早就完成了,从而让他没有机会背叛我。

    如果他是好人,你顺利完成了功课,如果他是坏人,你也让他没有任何机会害你。

    这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关系,你想要变厉害,本质上就是要比你想的程度更加主动一点,做事更快,更早,更隐蔽。

    他会怎么做呢?我蹲下来思考,我当然可以在古神接触我的时候就引爆手雷什么的,但那样的话,我肯定也就没了,所以得在古神看到我的时候,还留有一定距离时就弄它。

    但那东西是在石头的缝隙里流动的,似乎不是一个生命体,是很多东西的集合,我炸哪儿合适呢?哪里是它的命门?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6 09: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第七章 祭品

    当我用瞎子的思维方式思考这一切,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

    那古神不是从缝隙中来,就是从我脚下的石头缝隙中来,或者两边都来,那是一个软体的东西,如果是很多小的生命体集合起来的,那么手榴弹弹片的杀伤力不够大,杀伤更多的是靠冲击波。

    越是狭小的空间,手榴弹的冲击波的威力越大,所以我不能在这个祭坛引爆手榴弹,我需要在把古神吸引上来之后,冲入一旁的缝隙里,如果古神跟过来我就在缝隙中引爆。

    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超乎想象,如果瞎子不是已经完全置生死于度外,他不会采取这种策略。

    我在边上找缝隙,很快就找到了一条缝隙,内部有明显的爆炸过的痕迹,瞎子用了十几颗手榴弹,但这里的岩石显然十分坚硬,在缝隙内部留下了十几个黑斑和少许细小的炸裂缝,没有引起坍塌。

    那条缝隙十分狭窄,瞎子为了成功率,没有多为自己考虑,我用手电照了照这缝隙的深处,里面有一个急转直下的趋势,也就是说在缝隙的尽头,走向变成了垂直往下,那瞎子可以在爆炸的瞬间跳入垂直的部分,不至于直接被炸死。

    爆炸传导剧烈的震动,把上面的腐朽地板震翻了,这里才会如此狼狈。

    胖子和秀秀爬下来,其他人的声音都出现在上面,看样子他们都围了过来,秀秀下来的时候,我看到她已经穿上了那身衣服。

    秀秀本来就是十分好看的女孩子,那衣服不是谁穿都好看的,但霍家从来就是衣服架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衣服好看,让秀秀豁然回到了几千年前,有了鬼魅巫女一样的神秘美感,还是霍家的基因起作用,让那邪魅的代表死亡的华服,和女性的曲线审美统一了。

    我不由觉得头疼,说服女孩子从来不是我的强项,她这个穿了下来的举动,显然是做好了绝对不会听我的话的准备。

    “霍家不能再死人了。”我对秀秀说道。

    霍家的女性单传的绝技,到了秀秀这里,只有一个人了,当然,技术没有意义,但秀秀绝对不能死。

    “老九门做这种生意,一家一家绝后,早先难道没有预料么?”秀秀看着我:“我想好了,可以不争论么?就让我去,我的身手也许早比你好了。”

    “可以不争论。”我看着秀秀,秀秀似乎松了口气,以为我答应了,但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瞬间出手,一手电筒打向秀秀后脑往上的部位。

    秀秀微微偏头就躲过了,胖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秀秀都没有回头看胖子,还是看着我,她头发披着,一脸的坚持。

    我自己知道胖子的偷袭普通人是很难躲的,略微有些吃惊。

    “非要这样么?”秀秀问我。

    我把手电指向一边的缝隙,她转头去看,我说道:“陷阱要做在这里,古神出现之后,逃往这个缝隙,在里面引爆手榴,如果要完成这件事情,需要在祭坛娱神,然后快速进入缝隙,绕过陷阱,整个过程中必须快速脱掉这件衣服,否则你无法在缝隙中灵活的行动,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瞎子的那套衣服会在古神体内的原因。”

    秀秀没有靠近我,没有给我搞晕她的机会,我就对她道:“你长大了,我不说教你,记得小时候我们抢糖果,最后是怎么解决问题的么?我们石头剪子布,你知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去死,我也知道你绝对不会让我去死,与其僵持,我们交给命运怎么样,我们石头剪子布。”

    秀秀看着我,我也看着她,那一瞬间我们似乎都回到了过年的那个大宅院里,是我家,是他家,是她家,完全记不清楚了,那时候的秀秀非常小,死死用小手抓着我手里的糖果,一脸倔强地看着我。

    我早年完全忘记了那张倔强的小脸,如今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糖果都应该给她吃的,可惜当时我一颗都没让。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8 09: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八章 糖果

    秀秀看了我一会儿,如果她仍然倔强下去,那她就还是一个小孩子,成年人到了一定的时候,会接受这个提议。

    但我内心并没有任何一丝让她去冒险的想法,说起来,我也还是个小孩子。

    玩石头剪子布我是不会输的,因为秀秀从小的微表情,我一直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怎么赢的她,现在一样可以赢她。

    但秀秀缓缓地摇了摇头:“哥,我不会再让你卷进去了,之前说好了,由我们来打下半场。”

    胖子有点烦了,指了指我的手表,意思是你们想搞到什么时候。我想了想,确实没时间矫情了,但如果我和胖子现在冲上去,直接一顿乱打,把秀秀搞晕了,估计体力也消耗了大半,怎么算都不合算。

    “行,你不走,我也不走。这样,你听哥的话,把衣服给我,我来做诱饵,你来引爆。”我对秀秀道:“我有理性理由支持这个战术。”

    “你说。”秀秀道。

    “小哥不知道你会来,他留了记号给我,后续肯定还会有他为我做的很多准备,我能发现,你和他不熟,你发现不了。”

    秀秀看着我。

    “我必须在第一线,但你可以不走,我们一起面对。”我说道。

    她想了想,非常爽快,直接把头冠摘了下来,递给我,胖子就在边上说:“那胖爷我也不走。”

    “不行,如果我们直接被炸死或者吃了也就罢了,如果我们也被困住了,胖子你必须是第三梯队的,否则我们一点戏也没有。”

    “你们都被困了,我找谁救你们?”胖子在边上怒道:“你就是让我给你们扫墓,他妈的,看不起胖爷是吧?胖爷就配扫墓是吧?从潘子开始,你们排一排,我每年清明开卡车来给你们烧纸。”

    我用手电照了照那缝隙:“你如果进得去,你也进去。”

    胖子蹲下来,看着那缝隙发愣,然后他捂住了脸:“丢人啊,王胖子你丢人啊,英雄气概死在了身材管理上。”

    “如果出事就去找那些姓张的。”我对胖子说道:“还是能找出几个来的。”说完我带上了头冠,又看了看手表,已经只剩17分钟了,秀秀脱掉衣服,里面是一身紧身的特质运动服,她吹了一声口哨,从上面顺着降落绳滑下来几条手榴弹的武装带,她拿上就直接进入那个缝隙开始布置陷阱。

    胖子点上烟,看了看我,我冲他使了一个眼色,胖子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给秀秀看的那条缝隙,不是我要设陷阱的那一条,胖子早就明白了,他把手榴弹放进我的包里:“我在上面,随时降下来,别硬来。”

    “我现在就怕古神大老爷硬来我,我自己的话绝对服帖,你放心。”我说着,先进入我自己选定的那个缝隙,快速布置了钢丝手榴弹陷阱,然后爬出来,在胖子的帮助下换上了那套跳舞的华服。

    秀秀在缝隙里给我打手电信号,意思是她完成了,等一下我只要冲进那条缝隙就可以了。

    我和胖子又对视了一眼,时间只剩下13分钟了,胖子对我道:“你准备跳哪个舞?”

    “拔萝卜。”我说道。

    “万一它不喜欢萝卜呢?”

    “我还会跳佛朗明哥。”我说道:“你猜我什么时候学的。”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9 09: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盗墓笔记 王母鬼宴 第九章 毫无畏惧

    胖子显然不想和我扯皮,他抽出两根烟,在我嘴里插了一根,在我耳朵上别了一根,然后把打火机挂在我另外一只耳朵上,给我做了一个“别犯差错”的手势。

    我笑话还没说完,他就顺着绳子往上攀爬,我也不好抓着他继续说,我会跳佛朗明哥,是因为在村里收水稻的时候,帮人看着稻穗赶麻雀时候做的动作。因为麻雀的胆子非常大,普通的动作根本吓不走它们,于是我就开始手舞足蹈,结果被调皮的孩子拍了下来发到网上,说我是有佛朗明哥之梦的福建农民。

    胖子上去之后,上面就有手电光打下来,帮我做顶光照明,同时一台手机滑了下来,文丙回在耳机里说:“里面是经文,记得跳舞的时候要播放经文。”

    我看了看手表,只剩10分钟了,于是直接打开播放器开始播放,然后给自己点上了第一支烟。

    经文在播放器里听上去正常了很多,应该是提前录好的,有一种非常原始的感觉,似乎其中还有石头敲击的节奏声。

    这衣服非常重,我穿上才明白,以最快的速度脱掉可能不太容易,还要跳舞就更难了。

    按道理来说,祭祀舞蹈是有特殊的动作和手势的,黑瞎子当时可能一直在看小花排练,所以可以学着跳,但我觉得跳舞的动作可能不是关键,因为如果有特殊的手势,那么秀秀很可能也学过,她毕竟在小花的计划里,小花可能教过她,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吵架时,秀秀可以直接说,她会跳舞我不会,那我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但她没有提出这个事情,这就说明,秀秀内心知道,舞蹈本身不是很重要。

    这件衣服和经文可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拔萝卜应该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我喊了一声:“各单位注意!”就开始做出了第一个拔萝卜的动作。

    我从小四肢就不是很灵活,现在的身手是苦练得来的,其中有很多是因为我的大脑发达,所以弥补了一部分身手的缺失,所以如果要跳小时候的舞蹈,我需要嘴里哼着歌来确定自己的节奏。

    小时候跳过这个舞蹈的人,肯定知道这个舞蹈不是一个人跳的,最起码得两个人,一个人扮演一只扭腰妖娆的萝卜,一个人过来拔。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萝卜,因为我当时就是扮演萝卜的角色,舞蹈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非常离谱的扭动,但我毫无廉耻感,同时毫无畏惧。

    拔萝卜,拔萝卜,哎呀呀,哎呀呀。

    我嘴巴里叼着烟,哼着歌,小时候的条件反射竟然现在还能记得。

    这是一件在外人看来极度荒谬的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似乎这一路过来,我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荒谬离谱但又极度的危险的事情,此刻心里十分平静。

    大概跳了有三分钟,我就跳完了第一段,接下来是一个重复,我烟也抽完了,看了看手表,看了看四周,毫不犹豫地重新开始跳,一边跳一边心说来啊大哥,我这么豁出去,你可别不长脸。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秀秀在缝隙里,闪出了几个信号。

    秀秀那个角度肯定看到了什么,我吐掉烟头,缓缓转过头,用余光看身后,立刻看到一根细长的黑色的软体蚂蟥一样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下的石头缝隙里伸了上来,离我大概一臂远,安静地竖立着。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3-1-30 13: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