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1402|回复: 95

[转帖] 《贪婪之羊》(全文完)--到处都有饥饿的羊,顶着普通人的脸--作者:美轮和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2-11-24 09: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2-12-3 09:29 编辑

      内容简介:
      “这世上没有真正无辜的人,只是,你扮演得好披着羊皮的狼吗?”
      掐着我脖子的手、绊阻我逃走的脚,全是你吗……
      你,是无辜的代罪羔羊?还是,披着羊皮的狼?
      到处都有饥饿的羊,顶着普通人的脸,普通地谈笑,自然融入街头。
      嫉妒、爱情、仇恨、金钱,无一不是美食佳肴,他们却永远不饱足。
      空荡荡的胸口与胃袋需要不停投喂,哪怕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编号一:贪婪之羊
      住在豪华宅邸的美丽姊妹,性格迥异,总互相伤害。成长过程中,她们交往的对象纷纷失踪、祖母意外身亡、父母相继病逝。
      终于,妹妹忍不住向姐姐痛下杀手。然而,这就是事实的全貌吗?
      §.编号二:悖德之羊
      白手起家的男人娶得完美娇妻,只是随着时间过去,他注意到朋友的儿子,与亲生的儿子愈来愈像双胞胎……
      §.编号三:无眠夜之羊
      跟母亲相依为命的女人,长期受失眠所苦。
      又是煎熬的一晚,她恍惚梦见自己冲动杀人。一觉惊醒,竟在电视上看到童年玩伴陈尸公园……
      §.编号四:斯德哥尔摩之羊
      囚禁在高塔的王子,拥有四名忠诚的侍女。不料,一个青春少女的闯入,打破了王子平静无波的生活……
      §.编号五:献祭之羊
      烂醉的女高中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铐在肮脏的公共厕所里。隔壁似乎是二十岁的粉领族,和三十岁的主妇。每响起一次脚步声,其中一人便凭空消失……

      作者简介:
      美轮和音(Kazune Miwa):东京出生,青山学院大学毕业。曾以“大良美波子”的名义撰写电视及电影剧本,代表作为“鬼来电”系列。
      2010年,以短篇推理小说《贪婪之羊》荣获第七届“MYSTERIES!新人奖”。
      擅长描绘人性的阴湿纠葛,巧妙运用推理手法,营造令人战栗的恐怖与致郁感。
      尚有《第八个玛丽亚》《GHOST PHOBIA》等作品。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贪婪之羊


      啊,您醒来啦,实在太好了!感觉怎么样?哪里会痛吗?

      难道您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儿了吗?从警察局回来后,您随即醉昏了过去。您说想喝点烈酒,于是我端来波旁威士忌。您一口气喝干,便像一滩烂泥似地……

      您在警察局里,被问了许多问题,想必疲惫不堪,这也难怪。

      或许真的如同坊间谣传,这幢宅子受到了诅咒。一对亲姊妹,居然成为杀人命案的被害者与加害者……

      麻耶子小姐有如大朵玫瑰一般地冶艳,性情刚烈;沙耶子小姐则如同樱花一般娇羞梦幻,温柔可人。

      如果告诉认识她们的人,其中一方死于另一方之手,十个人里面,有十个都会认为,是强悍的姐姐麻耶子小姐,杀害了温柔娇弱的沙耶子小姐吧。

      然而,实际上,在六角形的闺房床上,表情扭曲、抱着便便大腹,断气的却是麻耶子小姐,沙耶子小姐成为杀害姐姐的嫌疑犯,遭到了警方带走。

      麻耶子小姐向来问题多端,怀孕期间仍然照常在睡前饮酒,但是,在最后一刻,她还是发挥了母性本能,试图保护肚子里面的孩子。

      麻耶子小姐房间里的醒酒器,验出了农药巴拉刈。为了防止误饮,这种农药添加了臭味剂,十分呛鼻。若是闻得到那股气味,应该不会把散发恶臭的酒液喝进口中……是的,麻耶子小姐幼时得过副鼻腔炎,有嗅觉障碍。

      虽然是一桩令人心痛的悲剧,但是,即使听到了在醒酒器上,验出了沙耶子小姐的指纹;在沙耶子小姐的闺房里,也找到了装有巴拉刈的瓶子,我还是难以置信。如天使般慈爱的沙耶子小姐,怎么可能动手杀人?

      您在警察局里,见到沙耶子小姐了吗?果然,警方不让您们相见。沙耶子小姐一定非常害怕吧。如果是能够,我真想替她受苦。

      沙耶子小姐认罪了吗?真凶应该另有其人吧。

      不只是沙耶子小姐,那天晚上在屋内的人,都有机会在麻耶子小姐的醒酒器里掺农药,不管是我、女帮佣志津子,或者是深夜归来的恭司先生。志津子说,几天前才目击到,麻耶子小姐与恭司先生夫妻失和,激烈大吵起来……

      这种话,实在不应该轻易说出口,但是一直以来,麻耶子小姐对沙耶子小姐,极尽刁难之能事,就算被杀也不奇怪。我自幼和两位小姐一起生活,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即使如此,沙耶子小姐依然袒护着麻耶子小姐:“姐姐是生病了。”沙耶子小姐真是慈爱又宽容。

      您想听一听这姐妹两人以前的故事?这样好吗?说来话长,而且不是什么动听的往事,或许会妨碍您的休养。

      啊,不可以勉强!光是要坐起来就挺难受吧?您的脸色很糟糕,请先歇一下。这里十分幽静,尽管宽心休息。老爷以前也在这里静养过。如果您觉得冷,我再添一件毯子……

      怎么样,您还好吗?

      好的,我明白了。既然您那么想知道,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不,这不是什么需要正襟危坐聆听的事,请您躺着吧。是啊,或许说着说着,可以找到证明沙耶子小姐清白的线索呢。

    点评

    海!外直播 v.ht/88877 禁闻视频 v.ht/37777 据说天朝互联网大会来了50多国部长级高官,一看名单,最重要20国(G20)来了2个,最穷50国(联合国LDCs)来了19个.一群局域网用户凑在一起开世界互联网大会,笑死了  发表于 5 天前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见到麻耶子小姐的那天,在我的记忆中恍如昨日,历历在目。那一年我十岁,所以,已经是距今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真是岁月如梭。

      由于在真行寺家做帮佣的母亲猝然逝去,老爷便收养了无依无靠的我。

      当初被带到这里,我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茫然自失。我在狭小的地方长大,宅邸的宽阔与豪华,震慑着我的心神,像一个人被抛进了异世界,连老爷对我交代什么,我都总是浑然不觉。

      这时,一道歇斯底里的少女叫声,蓦地响彻了屋内:“不要就是不要!”

      我吓得浑身一震,以为自己挨骂了。

      一阵粗鲁的脚步声冲下了楼梯,紧接着,书房的门“砰”地一声猛然打开。出现在门口的,就是小我两岁的麻耶子小姐。

      麻耶子小姐的漆黑大眼睛里,燃烧着怒火;她甩动着齐肩的黑发,白色洋装包裹的身躯,仿佛喷发出了不耐烦。尽管如此,她仍然美得教人屏息。

      十岁的我心想:公主登场了。

      啊,这里是城堡,难怪会有公主。麻耶子小姐就是如此高贵、神圣,和我看过的绘本中的公主,简直生得一模一样。

      麻耶子小姐约莫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她凌厉的眼神只瞪着老爷一个人,宣布:“打死我也不穿这么丑的衣服出门!”

      那件洋装胸口有个可爱的蓝色小蝴蝶结,款式高雅,衬托出麻耶子小姐的美,我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不满意。

      老爷遭麻耶子小姐的气势压倒,忘记责备她没有敲门就进来的无礼,安抚道:“那件洋装很适合你啊,你到底不中意哪一点?”

      “全部!……”麻耶子小姐回答,露出了一点都不像八岁小女孩的妖艳表情,厉声说:“我要穿沙耶子的那一件!……”

      老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打圆场似地介绍我:“从今天起,她也会住在这个家,你们要好好相处。”

      在麻耶子小姐那双漆黑的大眼睛的注视下,我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毫无价值的蝼蚁。当时我穿着满是毛球的红色毛衣,和母亲脏兮兮的褐色长裤,当然不合身。一想到在唾骂那件美丽洋装的麻耶子眼中,我会是什么模样,我真想立刻消失。

      我几乎要拜倒般低着头,麻耶子小姐开了口:“这件衣服送你,你穿比较适合。”

      我诧异地抬起头来。虽然不知所措,但那句话真的让我非常开心。若是能够从这么美丽的人手中,得到如此漂亮的洋装,哪该有多美好!

      我瘦得像皮包骨头,个子甚至不及比我年幼的麻耶子小姐,应该穿得下那件洋装。或许是看透我眼里的渴望,麻耶子小姐冷不防脱下洋装扔向我。洋装远远偏离我坐的沙发,掠倒老爷喝到一半的咖啡杯,掉在波斯地毯上……我只是茫然凝视着,黑色污渍在纯白洋装的胸口逐渐扩大。

      “哎呀,对不起。”麻耶子小姐笑着道歉。

      现在我懂了,麻耶子小姐是故意那么做的。至于为什么,当然是要伤害我。

      听到吵闹声,老夫人和夫人也现身了。老夫人是夫人的母亲,是本地的大地主,执掌这个家。一看到我,老夫人明显一脸嫌恶,夫人更是仿佛撞见了脏东西。尽管还小,我仍然明白自己不受欢迎,甚至遭到排斥,顿时觉得羞愧不已。

      然而,沙耶子小姐——躲在夫人背后,提心吊胆窥望的沙耶子小姐,只有她一对上我的视线,便露出了开心的微笑,有些腼腆地向我点头致意。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沙耶子小姐通透、白皙到略带病态的皮肤,以及美丽的亚麻色长发,我不禁联想到降临人世间的天使。相较于华贵的麻耶子小姐,她的五官美得内敛,散发出楚楚可怜的气质,让人不自觉想守护她。姊妹俩仅相差一岁,但比起成熟的麻耶子小姐,沙耶子小姐显得年幼、可爱了许多。

      我正看得出神,忽然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一抬头,只见穿衬衣的麻耶子小姐瞪着我和沙耶子小姐,目光刺人。然后,她指着沙耶子小姐大叫:“我要穿那件衣服,除了那件以外,其他的我都不要!”

      当时我真的大吃一惊。因为沙耶子小姐身上的白色洋装,和刚才麻耶子小姐脱掉的衣服,款式分明一模一样。

      不过仔细一瞧,只有一个地方不同——沙耶子小姐胸口的小蝴蝶结不是蓝色的,而是粉红色的。

      最后,麻耶子小姐换上了那件洋装出门。经过了这场骚动,原本预定同行的沙耶子小姐发起了烧,卧病在床。沙耶子小姐患有哮喘,体质孱弱。

      不知道为什么,麻耶子小姐对沙耶子小姐怀有异常的嫉妒心。

      只要沙耶子小姐得到麻耶子小姐没有的东西,麻耶子小姐绝对不会放过,立刻动手抢夺。

      忘记是什么时候,有一次老爷去欧洲旅行回来,给麻耶子小姐买了美丽的孔雀绿胸针,而沙耶子小姐的礼物则是蓝眼珠的洋娃娃。沙耶子小姐非常喜爱那个长得像自己的洋娃娃,取名为“沙耶”,十分珍惜。但是几天后,那个洋娃娃就变成了麻耶子小姐的了。我惊讶地询问沙耶子小姐,回答的却是麻耶子小姐:“是沙耶子给我的。沙耶子,对吧?”

      沙耶子小姐一脸悲伤,一句话也说不出。

      然而,麻耶子小姐并不是想要那个洋娃娃。她并不是想要拥有它,只是想把它从沙耶子小姐的手中抢过来。

      没过多久,长得像沙耶子小姐的洋娃娃就被丢掉了,蓝色的眼珠也被挖了出来、手脚拆得四分五裂,模样惨不忍睹……

      沙耶子小姐向老爷哭诉,老爷责骂麻耶子小姐弄坏了洋娃娃;但是,麻耶子小姐眉头不皱一下,满不在乎地说:“我才不会做那么野蛮的事。”

      抢走洋娃娃的是麻耶子小姐。如果不是麻耶子小姐,会是谁弄坏的?可是,,她那样斩钉截铁地否认,好心肠的老爷也无法再逼问了。

      当天晚上,我去沙耶子小姐的房间,想安慰她。沙耶子小姐颇为开心,我们在暖炉前愉快地闲话家常。

      沙耶子小姐非常爱书,拥有许多装帧精美的昂贵绘本。她说只给我一个人看,让我欣赏她最珍惜的一本。

      那本绘本名叫《贪心的狼与好心的羊》。

      贪得无厌的狼谎称快要饿死了,吃光了朋友小羊家中的食物。这样还不够,狼又吃掉了盘子、锅子、桌子,甚至门板。所有能吃的都吃光后,狼把朋友小羊也吃进肚里。狼总算心满意足了,想约小羊去散步,但小羊不见了踪影。这是当然的,小羊早就被它给吃掉了。最后,孤伶伶的狼无法忘记小羊,希望小羊再对它好,便撕开自己的肚子,是一则有点可怕的故事。

      不过,故事的插图非常棒,尤其是可爱的小羊身上纯白色的毛,就像软绵绵的棉花糖,难怪狼想吃掉它。小时候,我会用脸颊去蹭那感觉软绵绵、暖呼呼的羊毛,没想到竟传来滑溜溜、冷冰冰的触感,吓得我哭了出来。

      没错,我读过与这一模一样的绘本,是父亲送给我的。得知这个巧合,沙耶子小姐惊喜不已。那似乎是日本很难买到的珍贵绘本。

      实际上,拿绘本给我的是母亲,我不确定真的是父亲准备的礼物。因为我只有母亲……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一起读着绘本,房门突然被打开,麻耶子小姐走了进来。下一瞬间,绘本便落入了麻耶子小姐的手中。

      那是沙耶子小姐的宝贝绘本,请还给她。我恳求粗鲁翻页的麻耶子小姐。只见她唇畔浮现出老成的笑,说如果我答对问题,就把绘本还给沙耶子小姐,接着,她将翻开的绘本拿到我面前。

      左边一页是吞下盘子的狼,右边一页是递出锅子的小羊。

      “你觉得沙耶子是哪一个?是小羊,还是那头狼呢?”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小羊。”

      不管怎么想,沙耶子小姐都不可能是狼,而是善良的小羊。

      “真是可惜,答案是这个。”

      麻耶子小姐冷笑着,“唰”地撕下狼的那一页,将绘本扔进燃烧的暖炉里。事情发生在转眼之间,根本来不及阻止。

      “你这个傻瓜,沙耶子是狼啊。”麻耶子小姐尖锐地号叫,“继续当她是小羊,你也会被她给吃掉的。”

      麻耶子小姐抓住我的手,硬拖出房间,还把揉成一团的狼的那一页,掷向看着暖炉、泪流不止的沙耶子小姐的脸上。

      从此以后,我不得不跟在麻耶子小姐的身边,随侍在侧。她用美丽的眼睛注视着我,命令我陪着她,我无法拒绝。一开始,我以为麻耶子小姐中意我,其实并非如此,她完全当我是下人。

      麻耶子小姐只是看不顺眼,我跟沙耶子小姐要好,想从她的身边抢走我而已。

      即使如此,我仍然会背着麻耶子小姐,偷偷前往沙耶子小姐的房间。为了排遣寂寞,沙耶子小姐沉迷于手工艺。沙耶子小姐手很巧,不管是编织或者刺绣,每一样成品都极为精美,一点都不像出自孩童之手。

      沙耶子小姐使用的裁缝箱,也是她亲手做的。打开贴上花布的小篮子,里面是一座缤纷的花园。剪刀和顶针等所有裁缝工具都装饰着花朵,嫩绿针山上排列着缀有立体花卉的、五颜六色的珠针,犹如百花盛开的小丘。与其说是裁缝工具,更像是沙耶子小姐的精心作品之一。

      沙耶子小姐正在制作一个软绵绵的可爱布偶,和绘本中的羊一模一样。我非常期待成品,但几天后造访沙耶子小姐的房间,布偶却仍未完工。我询问沙耶子小姐,她说宝贝裁缝箱不见了。想必是麻耶子小姐擅自拿走了吧。

      “沙耶子小姐,你为什么不讨回来呢?”

      “姐姐也许要用啊。”

      麻耶子小姐怎么可能会使用裁缝工具?麻耶子小姐和沙耶子小姐不一样,笨手笨脚,最讨厌琐碎的手工。前几天,她连把线穿过针孔都没办法,于是大发脾气,把家政课的作业全都推给了我。

      当天晚上,我拜托麻耶子小姐,说如果是她拿走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请物归原主。

      “畜生,我拿那种东西干什么……”

      麻耶子小姐冷不防推了我一把,害的我差点从楼梯摔下去。

      但是,我还是不放弃,趁着麻耶子小姐不在,偷偷地翻找起了她的房间。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抢走沙耶子小姐的东西后,麻耶子小姐便心满意足,总是随便乱丢,我以为能够很快找到裁缝箱……然而,拼命找遍每一处,却不见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的踪影。

      或许是我恳求麻耶子小姐的缘故,几天后,一项物品以意外的形式,回到了沙耶子小姐的身边。

      那天,宅邸中只有麻耶子小姐和沙耶子小姐两个人,我端出夫人亲手做的泡芙,沙耶子小姐吃得津津有味,却突然喊痛,哭了出来。仔细一瞧,她的唇间竟流出了血。可怕的是,沙耶子小姐拿到的泡芙里居然藏了针——一支缀着立体花朵、色彩缤纷的珠针。没错,就是沙耶子小姐被抢走的裁缝箱中的珠针。

      我反射性地望向麻耶子小姐。直瞅着沙耶子小姐的麻耶子小姐,一注意到我的视线,惊讶地摇头否认:“不,不是我!……”真是了不起的演技。

      麻耶子小姐反过来指责我,认为端泡芙给沙耶子的人才可疑。确实,那颗泡芙是我放在沙耶子小姐爱用的小花碟子上的,但是,我把泡芙放在厨房里,先送茶壶和茶杯到客厅,因此麻耶子小姐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轻易地把针塞进泡芙里。

      我无法相信麻耶子小姐,约莫流露出了怀疑的眼神。麻耶子小姐看着我,豆大的泪珠忽然夺眶而出。

      “为什么怀疑我?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她的泪水打动了我。当时,麻耶子小姐是那么悲凄哀伤、楚楚可怜,瞬间迷倒了我。麻耶子小姐哭着低喃:“是沙耶子干的,这一定是沙耶子自导自演的。”

      我诧异地反问,这是什么意思,麻耶子小姐说:“沙耶子是披着羊皮的狼,她想夺走我的一切。”

      接着,她放声大哭。我急忙轻抚她的背,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转向我:“只有你相信我,对吧?”

      我反射性地点了点头,连自己都大吃一惊。天使般的沙耶子小姐,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尽管理智上明白,我的心却受到了麻耶子小姐蛊惑。在那双眼眸的注视下,我怎么有办法摇头?

      平日里,我总纳闷,老爷和夫人为何那样娇纵麻耶子小姐,此刻谜团终于解开了。麻耶子小姐的泪水具有魔力,看到的人根本无力招架。

      我觉得麻耶子小姐也很寂寞。夫人和老夫人似乎都只关心体弱多病的沙耶子小姐,不太理会麻耶子小姐。

      然而,即使如此,也不能够伤害别人。沙耶子小姐惊吓过度,好一段时间都食不下咽。

      难道麻耶子小姐无法体会妹妹的伤痛吗?后来,麻耶子小姐更是变本加厉,完全超过了恶作剧与骚扰的界限。

      沙耶子小姐一直想养宠物,在她的哮喘症状稍稍好转的十二岁时,这个愿望首次成真了。

      当蓝色的虎皮鹦鹉送到房间里的时候,沙耶子小姐开心得跳了起来。小鸟取名为泰迪尔——十分亲近沙耶子小姐。或许是沙耶子小姐总和它说话,不知不觉间,鹦鹉甚至学会了说人话。

      “泰迪尔……喜欢……沙耶子。”

      鸟的羽毛并没有导致哮喘恶化,不仅如此,托泰迪尔的福,沙耶子小姐变得比以前开朗、有精神了。看到开心谈论泰迪尔的沙耶子小姐,对动物完全没有兴趣的麻耶子小姐,不禁感到了羡慕,缠着老爷给她养宠物。

      在沙耶子小姐的心中,泰迪尔无疑是带来幸福的青鸟。

      然而,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久。

      一天,我陪放学回家的沙耶子小姐走到房间,发现门开了一条缝。纳闷地进去,只见鸟笼掉在地上,蓝羽毛散落一地。沙耶子小姐疯狂地呼喊泰迪尔的名字寻找它,最后我在角落里,发现了鹦鹉惨不忍睹的尸体。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泰迪尔背对我们倒卧在地上,脸却朝着我们。头可能被扭断了,以不自然的角度歪着,流出的血沾污了美丽的蓝色羽毛。

      我立刻猜到了凶手。是猫,麻耶子小姐求老爷给她养的波斯猫。沙耶子小姐离开时确实关上了门。猫不会开门,肯定是有人开门让猫进去了。

      沙耶子小姐哭着质问,但感冒请假在家的麻耶子小姐,事不关己地说:自己的猫一整天都和她待在房间里。然后,她反过来逼问沙耶子小姐,要她拿出是猫干的证据。看了看那只猫,身上并没有泰迪尔的血或羽毛,也许是它自己舔干净了。

      由于麻耶子小姐要求证据,我擦拭沙耶子小姐的房间地板,试图找到猫毛,但全是泰迪尔的羽毛,不知道为什么,连一根猫毛都没有残留。

      即使从沙耶子小姐手中夺走的东西,由物品换成生命,麻耶子小姐也丝毫没有受到良心的苛责,泰然自若。面对她的残酷,我心底产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中学毕业后,我立刻踏上了护士之路。我想为沙耶子小姐,以及同样体弱多病的老爷有所贡献。

      在看护学校聆听精神科医生授课时,我第一次想到,麻耶子小姐可能是生病了。

      医生讲解何谓“心理病态”,说明病患中有些人格异常者,会毫无罪恶感地伤害他人,或者是犯罪。

      这种人极端以自我为中心、容易发怒,完全不会感到内疚,所以,他们会不断地恣意做出残忍的坏事。他们藉谎言操控别人,察觉事迹即将败露时,便以假哭博取同情;若是质问他们,他们往往会恼羞成怒。

      这些特征,不就是在描述麻耶子小姐的状况吗?尤其是“没有良知”这一点,贴切地指出了我长年在麻耶子小姐身上,感受到的不对劲。如果麻耶子小姐那些匪夷所思的怪异行径,和旁若无人的无礼举止,是因欠缺良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缺少良知,又贪得无厌,就会夺取别人珍惜的事物。听到这里,我觉得麻耶子小姐属于心理病态,已是无庸置疑的事实了。

      据说,这种人看到别人拥有自己没有的好处,就会觉得不公平而嫉恨,并暗中陷害对方、毁掉对方,以使双方地位平等。

      我询问讲台上的医师,怎样才能治好这种病?答案是残酷的。

      当时,心理病态被视为无法矫正,医师说,为了避免遭到毒手,只能远离这种人,我不由得陷入了绝望。

      体弱多病的沙耶子小姐,怎么可能逃离姐姐麻耶子小姐?

      后来,我涉猎各种书籍,吸收了许多的知识,但是,没有任何一本书或文献,提到对这种心理问题的治疗方法。

      我找不到解决之道,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告诉沙耶子小姐时,沙耶子小姐突然主动找我出门。

      那是个寒冷的冬夜,冰冷的雨仿佛随时会冻结成雪。

      沙耶子小姐也许是心急,愈走愈快,途中发现不良于行的我落后了,赶忙折回来扶我。沙耶子小姐是太担心了——担心她留在神社地板下的黑色小弃犬。

      小狗在箱子里发抖,但是,一看到沙耶子小姐,立刻就哼唧了起来,摇着尾巴吃掉了沙耶子小姐给的面包。

      如果带它回家,不晓得麻耶子小姐怎么对待它。可是,把它丢在这里,小狗会禁不住寒冷生病吧。沙耶子小姐脱下开襟毛衣裹住小狗,悲伤地微笑。我想帮忙沙耶子小姐,于是绞尽脑汁,觅得了一个可以藏匿小狗的地点。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是老夫人居住的别馆后方的小仓库。几天前,老夫人吩咐我去打扫。虽然是小仓库,却有六张榻榻米大。古董等重要物品都收藏在土仓库里,这座小仓库只存放一些后方田地里使用的农具,以及老爷在假日里,摆玩木工时所用的工具。

      我们带着小狗到小仓库,沙耶子小姐对宽敞的空间十分满意,开心地说道:“待在这里就不怕冷了。”

      我在纸箱里铺上旧毛毯,那只像柴犬的杂种小狗高兴地舔我的手。

      把狗养在这里,应该就不必担心麻耶子小姐发现了吧。麻耶子小姐很讨厌严格的老夫人,绝对不会靠近别馆。老夫人或许会听见狗叫,但老夫人溺爱沙耶子小姐,只要小姐恳求,便会答应收留了。

      那只黑色的小狗取名为“艾克罗伊德”。沙耶子小姐和我把小仓库打扫干净,铺上了淡绿色的地毯,摆上沙耶子小姐做的羊布偶。那是一只靠垫尺寸的大羊,与五只小羊。沙耶子小姐放弃讨不回来的花园裁缝箱,以新工具制作。艾克罗伊德相当喜欢这些温暖又柔软的布偶。跟羊睡在一起的艾克罗伊德,模样真是可爱。

      艾克罗伊德虽然娇小,却十分聪明,只亲近我和沙耶子小姐。偷偷带它出去散步时,看到不认识的人,它会警戒地狂吠不止。即使麻耶子小姐发现了它,想对艾克罗伊德不利,它应该也会大叫,向我们求救。

      每当受到麻耶子小姐伤害,沙耶子小姐就会去小仓库里,和艾克罗伊德一起玩耍,维持心灵的平静。一天,沙耶子小姐对艾克罗伊德低喃“姐姐是骗子”,我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原以为弄丢的独一无二的珍珠发饰,竟别在麻耶子小姐的头发上。而且,麻耶子小姐还面不改色地宣称,是我给她的。沙耶子小姐珍惜的物品,我怎么可能拿给麻耶子小姐?

      我觉得还是非说不可,便告诉沙耶子小姐:麻耶子小姐恐怕是生病了。

      听完我的话,沙耶子小姐长叹了一口气。从小,她就听一些老佣人窃窃私语,说这户人家好几代以前,生出过精神有问题的女儿,当时宅邸内还有用来囚禁那位小姐的牢房。

      “原来姐姐生病。那么,我不恨姐姐。不好的不是姐姐,而是她的病。”

      沙耶子小姐这样回答我。她的温柔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暗暗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她。

      然而,终究还是出事了。

      听到沙耶子小姐的尖叫声,我迅速地赶到仓库,目睹宛如残忍童话的情景。那些布偶羊,看起来就像活生生的羊——曾经活着的羊。有些脚被剪掉了、有些肚子剖开、有些头砍掉,仿佛全都流着血、倒在巨大血泊中翻滚。强烈的臭味扑鼻,我一阵恶心欲呕。明明是羊布偶,却散发出血腥味,让我错觉自己站在发生惨剧的农场前。

      布偶的羊怎么会流血……?

      沙耶子一脸惨白,紧盯着一处,怔愣不动。

      我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发现靠在墙边的锄头和铁锹彼端,有一罐贴着“巴拉刈”标签的瓶子,旁边倒着一团黑影。

      沙耶子小姐想靠近,不小心撞到了铁锹,但铁锹倒地的声响,并没有传进我的耳中,全遭沙耶子小姐的尖叫掩盖了。

      是袭击羊群的狼。不,虽然像狼,却不是狼,而是狗,我们疼爱的小狗艾克罗伊德。羊群里流下的是艾克罗伊德的血。艾克罗伊德也倒在了血泊中,如同绘本里的狼,开肠剖肚……

      笛声般的尖啸撕裂空气,我顿时回过神。沙耶子小姐的脸痛苦地皱成一团,剧烈喘气,显然是哮喘发作。

      我立刻捡起沙耶子小姐的小提包,寻找吸入器,却怎么也找不到,一向放在包包里的吸入器。我翻过提包,把东西全都倒在染血的地面,依然不见吸入器的踪影……

      沙耶子小姐呼吸困难,咳嗽着挠抓胸口,发作的症状明显比平常严重。我起身想去主屋找夫人求救时,瞥见血海中有一道反光。我不晓得那是什么,但是,另一边的羊肚子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靠垫尺寸的大羊,肚子呈现出不自然的棱角。而且,沙耶子小姐当初用的是白线,只有那只羊的肚子是黑线缝合。我跑了过去,猛力撕开羊肚皮。不出所料,里面是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打开一看,花园中收着沙耶子小姐的珍珠发饰和吸入器。

      真是千钧一发。沙耶子小姐十分感慨,当时要是我跑去主屋,她恐怕早就没命了。那场发作便是如此严重,甚至会危及性命。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开小仓库前,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从血海中拾起反光的东西——那是麻耶子小姐的钻石耳环。

      老爷将麻耶子小姐唤到会客室,质问她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我不懂爸爸在说什么。”

      不论如何逼问,麻耶子小姐就是不肯坦承,始终傲慢地否认。然而,老爷一亮出在现场捡到的耳环,她像突然变了一个人,潸然泪下——她流下了蛊惑人心的美丽泪水。

      “不是我,有人设计我!对,是沙耶子干的。一定是沙耶子故意陷害我!”

      老爷打了麻耶子小姐。唯独这次,老爷难以原谅她吧。毕竟沙耶子小姐差一点儿就送命了。

      麻耶子小姐生平第一次挨打,一脸迷茫地望着老爷。沙耶子小姐轻轻地按住了老爷的手,仿佛在请求他别动手。

      下一秒钟,麻耶子小姐情绪崩溃,露出了魔鬼一般狰狞的表情大叫:“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的错?为什么没有人发现沙耶子的邪恶?为什么谁都没有识破,她隐藏在绵羊假面具底下的漆黑本性!……”

      尖叫似乎越发地引燃了愤怒,麻耶子小姐唾骂着沙耶子小姐,不断地抓起会客室里昂贵的花瓶和摆饰摔破。或许她已经无法控制自身的情感,连代代相传的家宝古壶、老夫人珍藏的古伊万里陶瓷绘盘,全都拿来砸坏。

      “快住手!……”尖锐的一声喝震撼室内,也制止了激动的麻耶子小姐。

      老夫人带着浓烈的白檀香膏气味,神情严峻地现身了。

      老夫人缓缓地环顾屋里的惨状,不容分说地静静开了口:“麻耶子,这个家跟你断绝关系。你给老身出去。”

      或许您会觉得时代错乱了,但是,在真行寺的家里,老夫人代表绝对的权威,纵然是她的亲生女儿,夫人——当然老爷也不例外,都无法违抗。

      麻耶子小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老夫人反驳:“我是长女,把我赶走,真行寺家不怕后继无人?”

      “有没有你都无所谓,反正这个家里还有沙耶子。”

      老夫人冷漠地丢下一句,换了个人一般,对沙耶子小姐温柔微笑,带着她回到了别馆。

      麻耶子小姐咬住了嘴唇,目不转睛地瞪着两人的背影。那双眼睛里,憎恨滚滚沸腾,像是在挑战,也像是自怜。

      隔天,老夫人陈尸于自家的住处,她是遭入侵别馆的歹徒杀害的。

      第一发现者是沙耶子小姐。老夫人没来用早饭,沙耶子小姐十分担心,前往别馆查看,目击到了这骇人的一幕。

      老夫人的遗体少了一只脚。左脚踝被切断,消失无踪。

      老夫人不信任银行,在房间的耐火保险箱里,存放了三千万到五千万圆的现金。当时保险箱打开,钱不翼而飞。只有老夫人知道保险箱密码,连家人都不知道。

      老夫人的左脚似乎是活生生遭砍断的,警方分析,是歹徒为了问出保险箱密码,才残忍地砍断了她的脚。

      沙耶子小姐说,她过去时别馆的玄关没锁。门窗锁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从老夫人小心谨慎的个性来看,不可能忘记上锁,极有可能是老夫人让凶手进屋。果真如此,便是熟人所为。但老夫人招待朋友,通常都使用主屋的会客室,再怎么要好,也不会请入别馆,因此房里只验出老爷、夫人、麻耶子小姐、沙耶子小姐,还有我和志津子的指纹。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4 09: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人不是在脚切断时休克死亡的,她还多活了一小时左右。凶手应该是趁这段期间问出密码,一想到老夫人临死前,究竟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就害怕得全身颤抖。

      怎么?咦,脚尖觉得痛?怎么会……?

      啊,您是听着我描述,想象起那种痛楚了吧?所以才会有自己的脚也痛起来的错觉……我懂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是叫“幻痛”吗?

      这样啊,幻痛指的是失去手脚后,不存在的手脚感到疼痛的现象。那夫人应该不是幻痛,应该怎么形容才对?

      自从目睹了老夫人惨死,夫人就开始埋怨左脚隐隐作痛,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即使上医院求诊,左脚也检查不出什么异状来;医师认为是心理作用,应该会随着时间自然痊愈,夫人却迟迟没有复原。

      不仅如此,夫人的言行愈来愈不对劲,重复着“昨晚老夫人到我房间来”之类的话。虽然没有看见老夫人,但是,传来老夫人身上的香味。有一种叫“灵臭”的现象,据说人死后,有时会嗅到那个人生前抽的烟味等等……

      夫人深信,老夫人的鬼魂会来找她,是想向自己来申诉冤屈。

      我认为夫人是受到了罪恶感的折磨。

      后来,凶手并没有落网,追诉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沙耶子小姐一直怀疑,杀害老夫人的是麻耶子小姐。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前天晚上发生那样一场争吵,加以老夫人猝逝,将麻耶子小姐逐出家门的事,便这么不了了之了。

      听到沙耶子小姐的话,夫人可能无法继续否定,对麻耶子小姐的疑心了。如果生下自己的亲爱的母亲,是遭到自己生下的女儿的毒手的话……

      在这种可怕的念头的驱使下,夫人进入了麻耶子小姐的房间,悄悄寻找行凶的证据——失窃的现金或凶器。麻耶子小姐发现此事,母女关系几乎决裂。

      渐渐地,夫人不再提及闻到了灵臭,却开始宣称老夫人打电话给她。一接起电话,老夫人便以低沉、沙哑的声音,呼喊起了她的名字,痛苦地倾诉:我的脚好疼,妈呀好疼啊……

      读过护理学校的我,不止一次建议带夫人去看精神科医生,但老爷似乎顾虑面子,对我的意见置之不理。

      为了据说每晚打来的电话,夫人痛苦不堪,陷入了忧郁。

      我恳求沙耶子小姐带夫人去医院,但沙耶子小姐怀疑,夫人接到的电话不是幻觉,而是麻耶子小姐打来的。如同沙耶子小姐推测,似乎真的有电话打过来。要是有人打那种电话,给母亲惨遭杀害的夫人,实在是恶劣到难以置信的行径。

      沙耶子小姐认为,做得出这般泯灭人性行径的,只有心理病态的麻耶子小姐。

      并且,沙耶子小姐怀疑,“灵臭”也是麻耶子小姐搞的鬼。

      老夫人喜欢抹白檀香膏,只要悄悄地在夫人的房间地毯或寝具上,涂上相同的香膏,就能让夫人以为是老夫人到来了。

      然而,每一件事情都没有找到麻耶子小姐下手的确实证据,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不,恶作剧般的电话并未停止,夫人被逼到受不了,喝农药自杀了。

      没错,就是麻耶子小姐这次喝下的农药,放在本来养着艾克罗伊德的小仓库里的巴拉刈。

      沙耶子小姐耗费四年的岁月,才真正从夫人的死亡中振作了起来。

      取得护士资格的我,并没有到医院工作,选择留在宅邱担任老爷的看护。夫人的自杀,导致老爷身心受到了重创。

      您问是我帮助沙耶子小姐重新振作的吗?不,我没有那样的能力,一切多亏有榊原先生。

      沙耶子小姐为了考大学,请来就读国立大学的榊原先生当她的家庭教师。指导的过程中,两人不知不觉间萌生了情愫。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3-1-30 12: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