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神探狄仁杰一》使团喋血记、蓝衫记、滴血雄鹰,作者:钱雁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3 09: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木兰道:“杀死狄仁杰,就等于告诉朝廷,我们在幽州。那时,武则天会派大兵前来,而我们呢,突厥的外援未到,名单联络也尚未完成,提前起事是死路一条。所以,绝不能杀死他!”
      于风翻着白眼,搓着两手:“那怎么办?”
      金木兰深吸一口气:“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杀人灭口!狄仁杰并不知道李二的真实身份,因此,只要李二一死,他纵有天大的疑惑也是死无对证。”
      于风道:“高。真是条妙计!”
      金木兰当即下令:“通知‘蝮蛇’,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要除掉李二!”
      夜,都督公馆。李二躺在竹榻上,陆大有将药喂进他的嘴里。狄公不停地在屋里踱步,虎敬晖坐在一旁静静地望着他。
      忽然,狄公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当务之急就是,彻查大柳树村民造反和小连子村封山的原因,抓出贪官,替幽州百姓除害!”
      虎敬晖道:“可,大人,我们是来调查使团被杀案的,这样做,有点本末倒置吧?”
      狄公道:“自古圣贤治世,从来都是以民为本。民有疾苦,而当官的不予理睬,或变本加厉地压榨、盘剥,以酷刑防民之口,这些都是天下大乱的先兆。所以,先断民案才是为官之本。”
      虎敬晖道:“话虽然不错,可是,使团被杀案呢?我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狄公似乎胸有成竹,非常自信地道:“相信我,在这期间,我们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再说幽州城北门空场上,四更时分,万籁无声。大柳树村的父老仍被绑在刑台之上,值哨官军往来巡逻。除了台上的老人们偶尔发出一两声呻吟之外,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忽然一枝响箭冲天而起,值哨众军闻声抬起头来。紧接着,北门方向陡地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官军队长的脸色大变,问怎么回事,身旁的军士都回答说不知道。话音未落,又见北门大街尽头一片火把亮起,一支几百人的队伍高声呐喊着,直奔刑台而来。
    狄公、虎敬晖、陆大有突然听到外面人喊马嘶,杀声震天。狄公披衣而起,走出房间,来到院子中,虎敬晖和陆大有已经站在院中。狄公问:“出了什么事?”虎敬晖摇摇头说:“不知道啊。”
      狄公抬头向外望去,北门方向烈火熊熊,将黑沉沉的天际映红。
      虎敬晖道:“会不会是突厥攻城?”狄公道绝不可能。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阵人喊马嘶,院门“砰”的一声打开,方谦带同吴益之和几名军官冲进来。方谦气喘吁吁地问:“大人,你没事吧?”
      狄公摇摇头,问方谦出了什么事,方谦道:“刚刚接到北门来报,大柳树村的乱民趁夜攻破北门,将刑台上的附逆村党全部救走!”
      狄公双眉一扬:“哦,你去过北门了?”
      方谦一愣:“还、还没有。”
      狄公冷笑一声:“那你怎么知道是大柳树村的乱民?”
      方谦道:“大人您想,刑台上那些人都是大柳树村叛逆的乡党,除了这些叛逆,谁会来救他们?”
      狄公看了他一眼道:“去北门。”
      方谦道:“大人,乱民刚刚撤走,官军正在追捕,现在去北门太危险了!”
      狄公微笑道:“乱事刚起,方大人便迅速赶来,足见勤政之心。大人如此勤谨,狄某身为钦差岂敢怠慢。不用多言,所有人随我到北门。”方谦一愣,连忙说了好几个“是”。
      东方现出鱼肚白,空场上尸横遍地,烟尘弥漫。一众官军正在清理现场。狄公率方谦等幽州众官赶到这里。他翻身下马,快步向空场走去,虎敬晖在一旁紧紧护卫。军士们抬着一具具尸体从狄公身旁走过,已烧做焦木的刑台斜倚在一旁。
      狄公缓缓走到空场中心,一双鹰眼四下里搜索着——地上官军的尸体;尸体身上的衣服;折断的兵器;冒着轻烟的焦木……他收回目光,脸上挂着一丝冷冷的笑意:“好厉害的乱民呀!”
      方谦恨恨地道:“这些逆党真是胆大包天,我立刻下令官军清剿!”
      狄公一挥手,打断了他,快步走到倒塌的刑台旁。几个军士正在清理刑台旁的尸体,狄公道:“把尸身放下。”军士们赶忙放下尸体。
      狄公走到一个军士的尸体前,四下观察着,只见不远处有一行带血的马蹄印。狄公蹲下身凑到尸体旁,仔细地看着,死去军士的咽喉裂开一条大缝,一看就是利刀所斩。
      不远处,方谦神情紧张地望着狄公。狄公掏出一块手帕盖在马蹄印上,轻轻一按,马蹄的轮廓清晰地印在了手帕上,他回手将手帕交给虎敬晖。这时,方谦快步走过来:“大人,有一名幸存军士看到了那群乱民。”
      狄公抬起头:“哦,带过来。”方谦冲身后一挥手,一名军卒跑步过来。
      狄公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叫什么名字?”军卒答道叫王小二。
      狄公问:“今天是你在刑台前值哨?”王小二点点头。
      狄公问:“你都看到了什么?”
      王小二道:“一群乱民手拿刀枪从北门方向杀了过来。”
      狄公问有多少人,王小二说大约有三四百人。狄公点点头:“都是步行吗?”王小二答“是”。
      狄公问:“你们为什么不抵抗?”
      王小二道:“回钦差大人的话,我们抵抗了,可是寡不敌众,一会儿就被冲散了。”
      狄公问:“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
      王小二点点头。狄公的眼中精光大炽:“你怎么知道活下来的只有你一个?”
      王小二一愣:“啊,刚才长官对我说的。”
      狄公点点头对方谦道:“把此人带回府里,有些情况我还要向他了解。”方谦应声“是”。
      狄公捶了捶腰,长出了口气:“哎,老了,才站了一会儿,就觉得腰酸背疼。”
      方谦刻意奉承道:“大人勤劳国事,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狄公道:“多谢大人关怀。咱们回去吧。哦,对了,敬晖。”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3 09: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虎敬晖赶忙过来。狄公道:“今天元芳他们要回来,你带人去接一下。”
      虎敬晖先是一愣,忽而想了起来:“哦。大人放心,我马上就去。”
      狄公、方谦和吴益之坐在刺史府后堂上,仆役献上茶水。狄公和颜悦色地道:“方大人,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方谦道:“大人,什么事?”
      狄公道:“大柳树村是幽州哪个县的治下?”
      方谦回答道:“三合县。”
      狄公点点头:“方大人,你我代天牧狩,当恪尽职责,善抚黎民,这才不负皇帝信托之恩。可在你的治下,民生艰涩、穷苦异常,就以大柳树村来说吧,村民无半尺之地,隔宿之粮,焉能不聚众造反,啸聚山林?”
    方谦赶忙解释道:“大人这话可是冤枉了卑职,大柳树村的村民一向刁钻顽劣、心怀不轨。突厥破城时,他们举村投靠,助纣为虐,替敌兵引路,残杀我大周百姓。待到官军收复幽州,皇帝大赦天下,对这些人不予追究,这是多大的恩典!然而这些刁民却心怀怨恨,时刻准备造反……”
      “啪”的一声,狄公顿时火起,将茶杯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方谦一惊,赶忙闭嘴。狄公的脸色非常难看:“方大人,事情真是像你所说的这样吗?”
      方谦诚惶诚恐地道:“不、不知大人此话何意?”
      狄公厉声喝道:“明明是你施政不善,纵容贪官污吏,侵吞朝廷所发慰抚款项,强占民田,弄得民不聊生。百姓进城告状,你竟然撕掉状纸,不经堂审,私定死罪,这才激起民变。而你竟不思悔改,将责任推在百姓身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今见到本阁,竟然巧言令色,百般诡辩!我问你,你将狄某这个钦差大臣置于何地?将朝廷置于何地?将天子置于何地?”
      方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头:“大人,朝廷所发慰抚款,卑职悉数发到县中,由各县县令负责发放,卑职未敢留下一毫一厘,若有虚言,人神共诛。说到强占民田,私定死罪,更是无稽之谈,若大人查出上述之事有一件属实,卑职情愿以死谢罪!”
      狄公冷笑道:“如此说来,是本阁冤枉你了。”
      方谦道:“卑职不敢。恐怕是大人误听谗言,信以为真……”
      “砰”的一声,狄公拍案而起:“这一切都是本阁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你竟还在此大言炎炎,说什么误听谗言,实实地令人齿冷!”
      方谦抬起头来大声抗辩:“大人所指之罪,卑职无一敢当。既然大人提到大柳树村民,卑职这便着人去将村民请来,当堂对质,真有此事,卑职情愿领罪!”
      狄公又是一声冷笑:“方大人可真是聪明绝顶啊,现在还提什么大柳树村民。你以为本阁真的不知吗?该村的青壮年都被你逼得落草为寇,剩下些老弱妇孺,也都被你抓来吊在北门的刑台之上。昨天夜里,方大人又为本阁献上了一出村民闯城的闹剧。而今,那些原来吊在北门刑台上的老弱妇孺也不知去向了,真可谓是死无对证啊!”
      一番话,说得方谦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梗了梗脖子大声道:“大人强加罪名,污指卑职,何曾有一丝一毫的证据!”
      狄公反唇相讥:“你怕我找不出证据?等证据确凿,你就是死路一条!”
      方谦猛地站起身:“卑职不服,我要具折进京,请皇上还卑职一个公道!”
      狄公耻笑道:“‘公道’二字,再也用不到你这等赃官的身上!”
      正在这时,堂外脚步声响,虎敬晖奔了进来报告:“大人,李元芳带领大柳树村村民现在刺史府外。”
      方谦猛吃一惊,登时脸如死灰。狄公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他的嘴唇有些颤抖。
      “本阁现在就要升堂问案,”狄公道,“看一看你这位刺史大人,是不是像自己标榜的那么清廉!”
      刺史府大堂上,三班衙役、公人迅速在公堂列队。大堂左侧的班房中,张老四等七八个大柳树村的幸存者蹲在班房内,听着堂鼓一阵紧似一阵,大家的身体都不禁颤抖起来。一位妇女轻声道:“四叔,他们、他们不会杀了咱们吧?”张老四咽了口唾沫:“有、有土地爷在呢,应该不会吧。”
      正说着,一双脚缓缓走到张老四面前。张老四抬起头来,来人猛地一伸手,捏住张老四的下巴,张老四的嘴只一张,一粒药丸扔进了他的嘴里,手一托,张老四的嘴合上了。手指在他的咽喉处轻轻一敲,张老四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药丸滚进了喉咙。张老四吓得魂不守舍,浑身颤抖着,望着面前的人。一个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刚才吃下的是一粒百毒丸,四个时辰之内,你的内脏就会腐烂充血,会死得惨不忍睹!想活命到公堂上就不要胡说八道,退堂以后,你就会得到解药!”张老四浑身颤抖,瘫软在地。
      升堂时间到。三班衙捕高喊肃静。狄公、方谦、吴益之三人快步从后堂走出来。狄公坐在公案之后,方谦和吴益之在两旁就座,二人的脸色非常难看。
      李元芳快步走进来,躬身道:“狄大人,大柳树村幸存者,张老四等七人现在班房等候。”
      狄公点点头:“好。带他们上堂!”
      李元芳转身高喊道:“带大柳树村民上堂!”
      方谦脸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着。衙役带着张老四等老人、妇女们走了进来。李元芳对村民们低声道:“跪下,叩头。”村民们赶忙双膝跪倒连连叩头。
      狄公和颜悦色地道:“起来吧。”村民们站起身来,只有张老四的神情非常紧张。狄公问他:“还认识我吗?”
    张老四赶忙点点头:“认识。您是土地爷。”
      堂上众人一愣。狄公笑了:“老人家,我不是土地爷,我是皇帝派来的钦差。”
      张老四愣住了:“钦差?”
      狄公点点头:“你叫张老四,对吧?”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3 09: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老四赶忙道:“是,小老儿张老四。”
      狄公笑了笑:“今日本钦差升堂问案,就是要替你们讨回公道。你们要实话实说。”
      张老四道:“是。小老儿一定实话实说。”
      狄公的目光瞥向了方谦,一滴冷汗顺着方谦的额头滚落下来。狄公一声冷笑:“张老四,我来问你,一年前,朝廷下发的慰抚款,是否发到了你们的手里?”
      张老四咽了口唾沫,没有言语。方谦的双手紧张得攥在了一起。
      狄公道:“不要害怕,实言就是。”
      张老四道:“是。慰抚款没有发到小人们手里。”
      狄公点了点头。方谦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狄公道:“你们的地是否被官府强占?”
      张老四道:“是。地保赵四带领县里土兵来说的,我们的地被官家没收了。”
      狄公的目光投向方谦,方谦低下头。狄公问:“张老四,上次你说到,村中百姓前来告状,刺史不收诉状,私定死罪,这是真的吗?”
     张老四望着狄公,冷汗直冒,嘴唇颤抖着。狄公道:“回答。”
     张老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道:“草民该死,上次所说是欺骗钦差大人,实无此事。”
     狄公突然愣住了,李元芳也惊呆了,他张大了嘴,望着张老四。方谦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狄公猛地一拍公案,大喝道:“大胆张老四,这是什么去处,容得你撒谎使奸,给我从实招来!”
     张老四浑身颤抖着道:“上次是、是小人胡说。这就是实话。”
     狄公一声冷笑:“既然如此,大柳树村的村民为什么造反?又为什么要闯进幽州大牢?”
     张老四道:“他们造反与小人无干,小人实在不知!”
     狄公已经觉察到事情有变,他的目光从堂上每个人的脸上掠过,方谦满脸得意;吴益之面无表情;李元芳目瞪口呆;张老四浑身乱颤,汗如雨下。
      狄公点了点头:“也罢,今日堂审到此,把他们带下去,要好好招待。”
      衙役们大声答应着,带着张老四等一干村民向堂下走去。狄公抬起头来,看了方谦一眼:“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方谦面露得意之色,笑了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大人尽管查就是了。”
    狄公微笑着站起身来,意味深长地说:“好啊,我倒要看一看,这鬼到底会叫谁的门!”
    话音刚落,后堂传来一阵脚步声,虎敬晖快步走到狄公面前:“大人,钦差专属、护从卫队和千牛卫都已到达。”
    狄公点了点头:“来得正好!”
    方谦赶忙道:“我已经安排好了,大都督行辕就设在幽州城中的吴园中。”
    狄公道:“有劳了。”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假刺史魂归黄泉路
    吴园,位于幽州都督府的后院。这是一座设计精巧的园林,门前悬挂着“幽州大都督府”的巨大牌匾。钦差卫队已将这里严密地把守起来。
    正堂上,狄春、钦差专属的官员们和几名千牛卫军官在堂中等候狄仁杰进堂议事。门外传来一声高唱:“钦差大人到!”随着话声,狄公、虎敬晖、李元芳走进堂来。堂内众官齐齐跪倒:“参见钦差大人!”
    狄公笑道:“快起来!你们来得真是时候,解了我钦差大人的围了!”众人一愣,只有虎敬晖和李元芳相视而笑。
    狄春上前叫了声:“老爷”,狄公高兴地拍了拍他的头:“来得正好,有差事给你。”说着,他对李元芳道:“元芳,你带狄春,持我的尚方宝剑,立刻赶到三合县,传唤三合县令即刻到府。”
    李元芳躬身道:“是!”狄公叮嘱道:“记住,一定要保密!”李元芳笑道:“请大人放心。”说着,二人领命快步走出大堂。

    再说方谦、五益之虽然暂时躲过一劫,然惊魂未定,回刺史府赶快商量对策去了。
    方谦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轻声道:“可真玄啊,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吴益之道:“真奇怪,那个张老四为什么要反口?”
    方谦摇摇头:“难道说,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
    吴益之道:“那会是谁呢?”
    方谦道:“可能是上面派来的人。好了,而今管不了那么多了。狄仁杰给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看来他早已想到北门的事是我们策划的。”
    吴益之道:“狄仁杰这条老狐狸可真是难斗啊!”
    方谦道:“现在事态万分紧急,你立刻派人到三合县,告诉赵传臣,要他守口如瓶。”
    吴益之道:“好,我马上就搬!”
    就在李元芳和狄春打马向三合县飞奔的差不多同时,方谦的衙役也奉命催马狂奔,朝着同一方向前进着。

    夜,幽州都督府后堂。李二躺在病榻上,紧闭双目。狄公手搭腕脉,双目微合。虎敬晖、陆大有在旁边静静地站着。良久,狄公睁开眼,微笑道:“嗯,看来他的性命无碍了。”
    虎敬晖、陆大有松了口气。狄公站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虎敬晖道:“大人,听说那个大柳树村的老头子在公堂上突然反水?”
    狄公笑了笑:“是呀。我想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虎敬晖看了狄公一眼,欲言又止。狄公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虎敬晖踌躇了一下道:“大人,我觉得,今天上午您在二堂之上,似乎是故意激怒方谦,好像,好像有些做戏的味道。”
    狄公哈哈大笑,拍着虎敬晖的肩膀道:“说得好!想不到虎敬晖一员勇将,竟能有如此细致的观察,真是难得呀。你说得不错,我就是在做戏。”
    虎敬晖不解其意,“哦”了一声。狄公微笑道:“说句实在话,就是张老四不反水,凭他一个平头老百姓的几句话,也很难给方谦定罪。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证据,可我偏偏要让他们觉得,我什么都知道,而且成竹在胸。对付这些奸狡多诈的巨贪大恶绝不能用常规的办案手法。要使诈,诈得他们乱了方寸,诈得他们自己动起来。那时候,机会就来了。”
    虎敬晖似乎茅塞顿开:“原来是这样,大人这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狄公道:“方谦自以为聪明,竟然跟我玩起了官场的游戏。哼,不要说是他,来俊臣、索元礼、霍献可这些人怎么样,可以说红极一时,权倾朝野,不照样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这种事我见得多了,这种人我对付得更多。看着吧,好戏还在后面!”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开了,李元芳和狄春快步走进来禀道:“三合县令赵传臣在前厅等候。”
    狄公道:“来得好,我正等他呢。”
    赵传臣蓄着山羊胡须,身穿七品朝服,在房中不停地徘徊着,显得西双版纳州的样子。门开了,狄公走了进来,赵传臣赶忙双膝跪倒:“卑职三合县令赵传臣,叩见钦差大人。”
    狄公叫他起来。赵传臣站起身来。狄公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赵传臣,你知罪吗?”
    赵传臣猛吃一惊:“卑职不知。”
    狄公冷笑一声:“我给你提个醒。一年前,州里转给各县的一笔慰抚款,而你并没有转发给百姓。这笔钱到了哪里?”
    冷汗从赵传臣的额头滚落下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道:“大人,这笔钱,是、是小人留下了。”
    狄公双眉一扬:“哦,为什么?”
    赵传臣颤抖着道:“大人,卑职贪污巨款,自知罪孽深重,请大人处置。”
    狄公望着他,赵传臣低下头,不敢仰视。狄公道:“抬起头来。”
    赵传臣抬起头,狄公那苍鹰一般的眼镜审视着他:“贪污朝廷巨款,乃欺君之罪,是要夷三族的,这一点你要想清楚。”
    赵传臣浑身一抖,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此事确实是卑职所为。”
    狄公问:“你一人所为?”
    赵传臣道:“正是。”
    狄公笑了:“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是州官、刺史也没有这个能耐!我劝你还是说实话的好!”
    赵传臣的双手有些发抖了,他轻轻咽了口唾沫:“确是卑职一人所为。”
    狄公道:“有一点你要想清楚,这个罪你是顶不起的。不管你幕后的人许下什么样的诺言,那都是假的。他们既然现在就把你抛出来做替罪羊,还会在乎你一家人的生死吗?”
    赵传臣突然抬起头来,眼中发出恐惧的光芒。
    狄公道:“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你的主子杀灭口!”赵传臣的嘴唇蠕动着。
    狄公微笑道:“不相信?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说着,他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虎敬晖走了进来,狄公道:“安排赵大人在东花园住下,门口派卫士看守,任何人不许接近。
    虎敬晖道:“是。”狄公笑道:“明天自有分晓。”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刺史府。方谦在屋中走来走去,犹如笼中困兽。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方谦立即站住,回过头看。门开了,吴益之快步走了进来。方谦急切地问道:“怎么样?”
    吴益之道:“狄仁杰将赵传臣扣在府中。”
    方谦猛吃一惊,连退两步:“你说,赵传臣不会出卖我们吧?”
    吴益之沉吟着道:“大家坐在一条船上,我们完了,他也跑不了。我想应该不至于吧?!”
    方谦徐徐摇摇头:“如果没有狄仁杰,一切都好办了,可下载赵传臣落在他的手里,事情就很难说了。”
    一句话说得吴益之也紧张起来:“大人的意思是——”
    方谦道:“明天一早到都督府问安,顺便探探狄仁杰的口风。想不到姓狄的竟会抓住慰抚款的事不放,真是出人意料。”
    第二天,方谦和吴益之以给钦差大臣请安之名,来到吴园摸底。虎敬晖将他们引进了正堂。
    方谦道:“虎将军,狄大人这两天实在是太辛苦了,您要劝他多休息才是呀。”
    虎敬晖道:“哦,是吗?我看大人这两天精神还好啊。昨天晚上和一位县令喝酒聊天,谈了个通宵,还时时地发出大笑。”
    方谦和吴益之脸上的肌肉登时紧绷,二人对视了一眼。虎敬晖道:“不过方大人说的也有道理,狄公毕竟是年过古稀了(古稀可是70岁啊,我真不知道钱导是怎么想的,老狄有那么大岁数吗?精力还那么好!以上纯属个人观点,大家可以54掉)。多谢大人提醒,我一定会劝一劝他。”
    方谦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兜着圈子道:“是呀。啊,不知是哪里的县令,竟能和钦差大人聊上一个通宵,恐怕是狄公的故人吧?”
    虎敬晖大大咧咧地道:“谁知道。我是记不住人名的,隐隐约约听人说起,大概是姓赵吧。”
    方谦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吴益之赶忙碰了碰他。方谦这才醒过神来,跟着虎敬晖向前走去。三人边走边聊,不觉已经来到了正堂前。
    虎敬晖道:“二位稍候,我进去通报。”说完,推开门走了进去。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方谦和吴益之同时看到一个穿七品官服的人快步向里屋走去,大门在他身后立即关上。方谦低声问吴益之:“看见了吗?”吴益之微微点头:“果然是赵传臣!方大人,情况不妙啊。我看咱们应当赶快离开。”
    方谦还未答话,正堂里传出狄公严厉的声音:“为什么不事先通报!”
    方谦吃了一惊。只听得虎敬晖的声音辩解道:“我想,二位大人都是熟人,就直接领他们到正堂了。”
    狄公重重地哼了一声:“你真是自作主张。好了,请他们进来!”方谦和吴益之交换了一下眼色。
    虎敬晖走出来:“二位大人,里边请吧。”二人点了点头,迈步走进正堂。
    狄公站起身来,方谦和吴益之赶忙躬身施礼:“卑职等见过大人。”
    狄公笑道:“二位不必多礼,请坐吧。”
    狄公亲和的态度,令心怀鬼胎的方、吴二人顿时如坠五里雾中。
    三人落座后,狄公开言道:“昨日在公堂之上,本阁忧心民事,言语过激,还要方大人见谅啊。”
    方谦不由得一惊,赶忙道:“不敢,不敢。大人忧国忧民,义正辞严,方谦万分敬佩,昨日堂上强行顶撞还望大人海涵。”
    狄公笑着一摆手:“哎,不提这些了。二位过府是有什么事吧?”
    方谦道:“我二人是来看看,大人还有什么需要。”
    狄公道:“安排得非常周到,让二位费心了。”
    仆役奉上香茶。狄公道:“二位请用茶,这可是我从江西带来的上好茶叶呀。”
    方、吴二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异口同声地赞道:“果然是好茶!”
    狄公笑道:“方大人,这幽州附近有没有什么名胜、雅所,本阁想要瞻仰一番。”
    方谦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啊,有,有啊。改日卑职陪大人同去。”
    狄公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方谦言归正传:“大人,卑职昨日回府后仔细想过了,慰抚款的事……”
    没想到狄公一摆手,满不在乎地道:“哎,今日只论友情,不谈公事。方大人,本阁听说,幽州城里有座狮子楼,专长塞外名菜,哪天是不是引我去品尝一番呀。”
    方谦还没醒过味来,张口结舌:“啊,这……”吴益之赶忙接过话茬,说道:“大人真是博闻,竟连狮子楼这种地方都知道。不错,不错,狮子楼的手扒羊肉,肠血连筋(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可是幽州一绝呀。”
    方谦笑了,笑得异常尴尬:“大人有此兴致,卑职随时愿陪。”
    狄公大笑道:“好啊,你引路,我请客啊。”说完几人大笑起来。
    方谦站起来:“大人刚刚安顿下来,定有很多事情急等处理,卑职等就此告辞,改日再陪大人尽兴。”
    狄公一愣:“怎么,这就要走?好歹吃了午饭嘛!”
    方谦道:“就不叨扰大人了。”
    狄公道:“也好,那我就不留二位了。敬晖,替我送客。”
    方、吴二人施礼后走出门去。狄公向里屋道:“出来吧。”
    门帘一掀,狄春身穿七品官府笑嘻嘻地走了出来:“怎么样,老爷,我这个县令大人扮得还像吧?”
    狄公笑道:“嗯,差相仿佛吧(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反正书上是这么写的)。换了衣服,命令千牛卫送赵传臣回三合县。”狄春答应了一声,离去。
    原来,狄公料定方、吴二人听说县令被召,必定会来探听口风,于是命狄春穿上七品官服故意让方、吴二人远远看到他的身影。这叫疑兵之计、攻心战术。
    方谦和吴益之回到刺史府后,心神不宁,提心吊胆。方谦拧着双手,不停地踱着步。吴益之小声道:“大人,不对呀!”
    方谦回过头:“姓狄的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吴益之点点头:“昨日态度如此激烈,今天却一团和气,绝口不提慰抚款的事情,不能不令人生疑呀。我看这个赵传臣恐怕是有些靠不住了。”
    方谦静静地思索了很久,最后道:“赵传臣是我亲手提拔起来的,要说他这么快就出卖我,我有些不太相信。会不会……”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敲门声吴益之叫了声“进来”,一个面容猥琐的衙役走进来报告道:“二位大人刚走没一会儿,赵传臣就出来了,说是要回三合县,有千牛卫护送。”
    方谦又是一惊,和吴益之交换了一下眼色。衙役退出后,吴益之道:“大人,可以肯定地说赵传臣已经出卖了我们!否则,狄仁杰绝不会放他出府,更不会派千牛卫护送。”
    方谦咬牙切齿道:“吓 (不知道什么意思) ,赵传臣!”
    吴益之道:“我终于明白了,今天狄仁杰之所以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就是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不加提防,他好暗中行事。其实,他早已成竹在胸了。”
    方谦骂道:“这个狡猾的老狐狸!”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益之道:“如果只是那几十万两的慰抚银倒也罢了,怕只怕会查出天宝银号,那时候可就一起都完了。”
    方谦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你说怎么办?”
    吴益之咬牙切齿道:“无毒不丈夫!”
    方谦一惊:“杀人灭口?”
    吴益之点点头:“做成畏罪自杀之状。”
    方谦摇摇头:“姓狄的不是傻子,赵传臣一死,他一定知道是我们做的手脚。”
    吴益之道:“那又怎么样?这就叫死无对证。他就是有天大的怀疑,没有证据能动得了你这个堂堂的刺史吗?”
    方谦狠狠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办!”
    入夜,狄公正坐在都督府正堂上的书案前,沉思着。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狄公喊了声“进来”。虎敬晖推门进来:“大人,王小二带到了。”
    狄公命叫他进来。虎敬晖向门口一招手,一个军士走了进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门被袭幸存下来的那个士兵。
    狄公冷冷地看着他:“还认识我吗?”
    王小二道:“认识。钦差大人。”
    狄公“砰”地一拍桌子,大喝一声:“王小二,你串通逆贼杀死官军,又做假供欺瞒本钦差!而今,有人将你告下,你还有何话说!”
    王小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人,小的冤枉!”
    狄公冷笑道:“好啊,到了酆都去和阎王说吧。,来人,拖出去,砍了!”
    门外卫兵一拥而进,拖起王小二就往外走。王小二吓得魂飞魄散,高声喊道:“大人,小的有话说!”
    狄公“哼”了一声,站起来,走到他身旁:“晚了!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北门遇袭乃是城中官军假扮乱民所为?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巡哨的士兵是怎么死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让你撒谎诈供?哼,现在才想起说实话,已经太晚了!”
    王小二浑身乱颤:“大、大、大人,求求你小的只是个当兵的,要是不答应他们,那、那就得脑袋搬家呀!”
    狄公假意沉思了一下:“嗯,这几句话说得到还算在理。把他拉回来!”
    卫士们将王小二放在地上。狄公坐在椅子里:“也罢,本阁虽然已知详情,但体上天好生之德,而且你有不是元凶巨恶,就听你再说一遍吧。但有一样,只要有一句不实,立即拖出辕门处斩!”
    王小二哆里哆嗦道:“是,是。”接着将游击将军张勇等人那天夜里假扮乱民杀死官兵之事,从头至尾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静夜,三合县县衙门前,千牛卫手持刀枪,严密把守县衙。县衙的走廊上,一名仆役手托茶盘快步向后堂走去,给县太爷送茶。猛地,廊檐上垂下一人,寒光一闪,仆役的咽喉裂开,鲜血狂喷出来,身体向后倒去。那人飞快地落在地上,一伸手接住了将要落地的茶盘。

    这时,赵传臣坐在书案后,双手抱头,他的心情异常烦乱,失魂落魄。门轻轻地打开了,仆役走进来:“老爷,茶来了。”
    赵传臣“嗯”了一声,冲他挥了挥手,仆役赶忙将茶杯放在书案上,退了出去。赵传臣抬起头来,长长地叹了口气,端起茶杯送到嘴边。
    “嗖”的一声,一件东西飞了过来,正打在赵传臣手中的茶杯上,茶杯落地,摔得粉碎。赵传臣吓得魂不附体,抬起头来,一条黑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不是别人,证书李元芳!
    赵传臣愕然:“李、李将军。”
    李元芳道:“看看那杯茶!”
    赵传臣莫名其妙地低下头,只见洒在地上的茶水发出咝咝的声响,冒起一股白烟;紧跟着,屋里弥漫着一股酸臭的气味。赵传臣惊呆了:“是,是,是毒药!”
    李元芳道:“砒霜!要是没有狄大人,你这条命就完了!”
    赵传臣浑身颤抖:“他们、他们真的要杀人灭口?”
    随着一声门响,一众千牛卫押着刚刚那名送茶的仆役走进来。队长道:“李将军,此人就是投毒的刺客!”
    赵传臣惊得目瞪口呆。

    幽州都督府正堂上,狄公对王小二道:“依你所说,游击将军张勇、胡进宝、方洪亮三人率城内官军冒充乱民作乱?”
    王小二回答“正是”。
    狄公“嗯”了一声,放下名单,不置可否。王小二向前跪爬了两步,叩头道:“当然,小的所说句句是实。望大人饶小人一命!”
    狄公点了点头:“嗯,念在你还有一丝善念的份儿上,本阁就网开一面,不过有个条件。”
    王小二道:“大人请讲。”
    狄公道:“堂审时,你要上堂作证。”
    王小二道:“是,小人一定作证。”
    狄公点点头:“来人,让他在证词上画押。”
    虎敬晖将证词拿过去,王小二手蘸印泥(我真怀疑那时候有这词吗),按下了指印,随后卫士将他带出后堂。
    狄公迅速站起来,双手托起身后的尚方宝剑,交给了身旁的千牛卫队长:“你立刻带十名千牛卫,一百名钦差卫队(这有什么不一样吗?钦差卫队不是千牛卫吗?),带尚方宝剑,按此名单缉拿张勇、胡进宝和方洪亮到府!有敢反抗者,一概格杀!”
    队长大声答道:“是!”快步走出门去。
    狄公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虎敬晖道:“大人,我真是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您是怎么知道作乱的人是官军假冒?”
    狄公笑了笑:“当然是现场告诉我的。第一个疑点,是被杀的值哨官军身上的衣服。你想想,如果经过激烈的搏斗,身上一定会染上尘土和血迹,而这些尸体的衣服却很干净。这就说明,他们死之前没有丝毫防备。这样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杀他们的人一定和他们一样,也是官军,在面对自己的弟兄时,他们当然用不着防备。”说着,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方手帕,上面印着一个血红的马蹄印。
    狄公到:“这就是第二个疑点。通常乱民起事,手中的武器十分简陋,更不会有马匹。而我在现场却发现了很多带血的马蹄印。于是我拓下了一个,名人暗中查对。果然,这个蹄印花正是五城兵马司的骑兵所用!”
    狄公喘了口气,接着道:“第三,自我道幽州后,城门戌时便已关闭,而事发时间则是四更时分。你想想,幽州素以城坚兵利而著称,就是突厥精兵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攻破城池,更何况是那些只有锄头、铁锨的农民!因此,我断定这一定是一个诡计。”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虎敬晖不解:“可,方谦为什么要这么做?”
    狄公淡然一笑:“当然是怕我审讯那些大柳树村的父老,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他心里明白,如今大柳树村所剩的村民,只有张老四等十几个幸存者和绑在北门刑台上的那些老弱妇孺。张老四等人既然已在公堂上反水,就证明这些人是肯定不敢说实话的。而北门刑台上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对方谦恨之入骨,而且,都被判了死刑(那时候有这个词吗),因此,一旦得救就会实话实说,因此,方谦才会想出这条诡计。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些村民现在应该被关在另一个地方,只待风声一过,方谦就会对他们下毒手。”
    虎敬晖骂道:“好歹毒的狗官!”
    狄公道:“方谦没想到的是,他这样做是欲盖弥彰。他更没有想到,我早就到过大柳树村,而且,已经从张老四等村民们嘴里得知了造反的缘由。”
    虎敬晖叹服:“精准的判断!大人之神,天下独一呀!”
    狄公噗哧一笑:“这可让我受宠若惊了。现在只有一件事我还不太明白。”
    虎敬晖问是什么(好像有点弱智),狄公道:“张老四为什么会在公堂上反水。”
    虎敬晖道:“是呀,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
    狄公笑了笑:“不用想了,这一点,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虎敬晖点点头。
    忽听得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陆大有冲进来:“大人,不好了,李二的毒又发作了!”狄公猛吃一惊,快步走出门去。
    李二的脸色又变得紫黑,浑身不住地颤抖,黑色的血浆从鼻中、耳中缓缓淌出来(好恐怖,电视剧里好像没这个画面)。狄公、虎敬晖、陆大有快步走进来。狄公一个箭步(不是说年过古稀了嘛,还敢这么大的动作,也不怕闪了腰啊)来到李二面前,伸手抓起他的手腕,冷汗顺着狄公的额头滚落下来。虎敬晖和陆大有焦虑地望着他。
    良久,狄公放下李二的手,静静地思索着。蓦地,他跳起身来(还是那句话,那么大岁数了,还敢有跳这种剧烈运动)叫道:“敬晖,赶快叫卫士把皇上赐给我的雪蟾拿来!”虎敬晖应声,飞跑而去。
    狄公喘了口:“大有,取针来!”
    狄公拿起雪蟾,虎敬晖撬开李二的嘴,狄公将雪蟾放了进去。李二呼吸微弱。狄公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没希望了。”
    虎敬晖道:“这雪蟾也不管用?”
    狄公苦笑道:“雪蟾乃至寒之宝,有去毒化瘀的功效,但毕竟不是救命的仙丹。我真不明白,蛇毒怎么会二次发作呢?”
    陆大有道:“我也觉得奇怪,本来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犯了病,七窍流血。”
    狄公叹了口气:“李二呀,李二,你究竟是什么人,怎的命运如此多舛。真是时也,命也,夫复何言。”
    虎敬晖道:“大人,您也尽了力了。”
    狄公点点头:“是呀。如果他能过了今晚,也许还有救。”
    正说着,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李元芳快步走了进来:“大人,我回来了!”
    狄公问怎么样,李元芳道:“一切均如大人所料!赵传臣现在东花厅等候。”
    狄公拍了拍李元芳的肩膀:“做得好!走,听听他怎么说!”
    说着,快步向外走去。
    赵传臣置身于东花厅大堂,坐立不安,显得非常紧张。见狄公等三人走进门来,他“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大声道:“大人活命之恩,传臣永世不忘!”说着,一头重重地磕了下去。
    狄公笑容可掬地点点头:“好,明白就好。起来吧,坐。”
    赵传臣站起身,坐在狄公对面。狄公道:“现在你可以说说了,那笔慰抚款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传臣叹了口气:“说起这件事真是非常蹊跷,当时一共九个县的县令都接到了州里转来的慰抚款。可事情过后,除我一人以外,剩下的八位县令,不是病死,就是离职。”
    狄公双眉一扬:“哦,有这等事?!”
    赵传臣道:“所以说,现在知道此事原委的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人了。”
    狄公点点头:“慢慢说,不要着急。”
    赵传臣润了润嘴唇:“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年前,朝廷将慰抚款由州里转到了卑职的手中。本来卑职要系数下发,可没想到,就在这时,方大人派人将我叫到幽州,对我说,这笔钱不能发放。我当时非常吃惊,赶忙问他原因,他说这是朝廷的命令,而且名我将这笔钱以我自己的名义存到天……”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张着嘴愣愣地看着狄公。
    狄公一愣:“存到哪里?”
    赵传臣一言不发,只是傻愣愣地望着狄公。
    狄公感到奇怪看了看身旁的虎敬晖和李元芳,二人也莫名其妙地往身后看。忽然,狄公站起来:“不会,有刺客!”
    虎敬晖和李元芳已闪电般冲出门去。门外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狄公来到赵传臣面前。赵传臣的双眼呆呆地看向前方,纹丝不动。狄公抬起头来:“他死了!”

    刺史府,静夜中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方谦披衣而起,跑到门前,打开门。吴益之冲了进来,一进门,就瘫倒在地:“完了。全完了!”
    方谦急忙问:“怎么了?”
    吴益之道:“狄仁杰早有准备,派去的刺客被他们抓住了,现在赵传臣已赶回幽州。我们上了狄仁杰的当了!”
    方谦登时面如土色,连退三布。吴益之哭丧着脸,颤声道:“还有,狄仁杰下令逮捕张勇、王进宝(原来不是姓胡吗?钱导自己也糊涂了)等三人,北门之事也泄露了!”
    “扑通”一声,方谦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半晌无言。吴益之道:“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督府正堂上,狄公端坐书案后,面色阴沉。李元芳率众卫士站在两旁。游击将军张勇跪在堂下接受审讯。张勇终于供出了参与谋反的名单。狄公将手中的名单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摔,对李元芳道:“想不到方谦的势力竟如此之大,连军队都被他们控制了!”
    李元芳吃了一惊:“这、这是什么意思?”
    狄公道:“意思就是,如果他们先下手,我们就非常被动了!”
    与此同时,在东花厅,虎敬晖会同钦差专属官员正在夜审王进宝(现在我都糊涂了,这人到底姓什么啊)、方洪亮二人。王进宝供出了全部实情以及参与谋反的同党的名字。虎敬晖匆匆推门冲进来,将手里的名单递给狄公:“这是王进宝供出的方谦逆党名单!”
    狄公迅速看了一遍,蓦地站起身(我真的很庆幸不是跳起来,不然我不敢相信他总这么剧烈运动会不会扭了腰),大惊道:“方谦要反!”

    也就在此时,刺史府里,方谦脸色铁青,肌肉抽搐着,一个杀机在他胸中形成。“啪”的一声,他一拍桌案,霍地站起身来:“一不做,二不休!立刻起兵攻打都督府,杀死狄仁杰!”
    吴益之大吃一惊:“大人,没有上封(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峰)的指令,绝对不得擅动,否则,你我性命难保!”
    方谦大不以为然:“你以为落在狄仁杰手里就能活命?哼,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他上封不上封!你立刻到五城兵马司,下令熊将军立刻出兵,保围都督府!”
    半个时辰后,吴益之率领一帮人马在幽州大街上飞奔,转眼间来到兵马司校场,
    兵马司校场上,金鼓阵阵,号角连声,部队迅速集结。兵马司熊将军和吴益之站住队列前面。吴益之紧张地道:“熊将军,一定要快,迟则生变啊!”
    熊将军回答得斩钉截铁:“大人请放心,今夜,务必取狄仁杰项上人头!”
    少顷,参将飞马来到熊将军和吴益之面(是不是还应该有个“前”啊)躬身道:“将军,队伍集结完毕!”
    熊将军一提马来到队列前面,拔出腰间钢刀,声嘶力竭地喊道:“杀进都督府,活捉狄仁杰!”众军发出一阵高呼。

    静夜中,传来马蹄的轰鸣,街道在巨响中震颤着。虎敬晖和李元芳率领千牛卫和钦差卫队纵马飞奔,闪电般地驰过街道。
    钦差卫队快速前进。忽然,虎敬晖猛地勒住马,对赶上来的李元芳道:“元芳,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这样吧,我独骑闯营,你随后赶来!”李元芳点点头:“一切小心!”虎敬晖一抖丝缰,战马飞一般越过大队,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
    就在这时,校场内蹄声响起,紧接着,一点寒星破空而来,“砰”的一声响,熊将军身体剧烈地一晃。他低下头向自己胸前看去,他的胸膛已被狼牙大箭射穿,半截箭镞突出胸外,鲜血喷涌而出,他失魂落魄地抬起头。一骑马闪电般冲到眼前,寒光一闪,熊将军身首异处,人头飞出四五丈远,鲜血狂喷出来。众军一阵惊呼。
    来人正是虎敬晖。一旁的参将这时才如梦方醒,赶快拔出腰间钢刀扑上前来。虎敬晖一声怒吼,手起刀落,将参将斩于马下。战马一声长嘶,人立起来,虎敬晖挥动钢刀厉声怒吼道:“众军有敢擅动者——死!”
    军士们被这员神威凛凛的虎将震慑住了。吴益之见势不妙,拨马上前喊道:“弟兄们,不要听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虎敬晖的刀已闪电般从他的脖颈掠过。虎敬晖一伸手,竟将吴益之的人头从脖颈上提了起来。众军呼天喊地,乱作一团。
    虎敬晖将头颅高举过顶,虎目圆睁,双眉倒竖,厉声吼道:“谁敢上前,谁先死!”众军停住了脚步。就在此时,身后蹄声如雷,李元芳率千牛卫和钦差卫队赶到,弓箭手箭在弦上,将兵马司部队团团包围。李元芳大喝一声:“方谦、吴益之谋反伏诛。众军放下武器,一概免罪!”
    众军士迟疑不决。虎敬晖一提战马跃入众军当中,手起刀落,将一名队长人头砍下。众军大惊失色,纷纷放下兵器。
    与此同时,北门,值夜官军在不停地巡逻着。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队钦差卫队飞驰而来,领头的是一名千牛卫。值夜的官军队长赶忙上前:“大人,是要出城吗?”
    千牛卫一声大喝:“给我拿下!”身后卫队一拥而上,将官军队长按倒在地。
    队长吃惊地道:“这、这是干什么?”
    千牛卫将尚方宝剑举过头顶,大声宣布:“钦差大人有令,自今日起,城门防卫由钦差卫队接掌。违令者一概格杀!”
    官军队长惊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千牛卫一声大喝:“命北门官军缴械!”钦差卫队一拥而上,缴了他们的武器。
    夜,都督府正堂,狄公不停地徘徊着。门外脚步声响,钦差专属的官员走进来报告道:“虎将军已接管五城兵马司,幽州四门也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狄公的脸上露出喜色:“告诉虎敬晖和李元芳,照名单批捕方谦逆党,务求一网打尽!”官员高声答应着,快步走出门去。
    不到半个时辰,虎敬晖率领的钦差卫队冲进一座座官府,逮捕了所有应该逮捕的官吏足足装了四五辆囚车。与此同时,在兵马司衙门,李元芳率钦差卫队押解着十几名兵马司府的将军走出大门。方谦逆党几乎被一网打尽。

    再说那刺史府,屋内一片混乱,方谦手忙脚乱地收拾这金银、细软。一条黑影徐徐落在了他的身前。去猛然抬起头来,一个黑衣人站在他的面前,正是于风。方谦的瞳孔立刻放大了:“我、我、我是万不得已……”于风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畜生!对上封的命令阳奉阴违,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大局,致使多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
    方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他们哪里知道,刺史府外已被虎敬晖率领的卫队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守门军士已被缴械,钦差卫队正长驱直入,向二堂杀来……
    忽见一只手轻轻撬开几块灰砖,露出了下面的一个暗门,手轻轻抓住了把手。这是府外一阵人喊马嘶,卫兵们已经冲到了二堂前,黑影一惊,迅速将几块方砖盖好,纵身飞上了二堂的房梁。
    虎敬晖带人冲了进来,只见房中一片凌乱,一堆文件在火盆中熊熊燃烧。刺史方谦背对房门而坐,一动不动。虎敬晖大喝一声:“方谦,奉钦差大人之命拘你到府!”方谦仍然一动不动。虎敬晖一步上前,一把将他的身体转过来,方谦的头歪像了一旁,嘴角边挂着一缕鲜血,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死状极其恐怖。饶是虎敬晖胆大,也不禁倒退了一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都督府后停尸房中,赵传臣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榻上,一名仵作伏在身前仔细地检查着。狄公走进来问怎么样,仵作抬起头来:“大人,这位赵大人确实是意外猝死。”
    狄公一愣:“你敢肯定?”
    仵作道:“身上没有一点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从瞳孔放大程度来看,没有痛苦挣扎的痕迹,应该属于正常死亡。很可能是旧有痼疾,激动之下,致使心脉骤停。”
    狄公走到尸体前,静静地看着。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解开赵传臣的发髻,头发披散下来,狄公将手伸进发根轻轻地摸着,许久,他摇了摇头,喃喃地道:“难道他真是猝死?”
    仵作道:“这一点,应该可以肯定。”
    狄公纳闷道:“世上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不对,不对。如果是心脉骤停,为什么早不停晚不停,正当他要说出官银下落这个节骨眼时,突然死去。他绝不会是意外死亡,他们不想让我听到什么呢?”
    仵作如坠五里雾中:“大人,您说什么?”
    狄公没有回答,双眼望着空气出神,刚刚审讯赵传臣的一幕景象在眼前飞快地掠过。忽然他抬起头来,双眼死死盯住仵作。仵作被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强笑道:“大人,怎、怎么了?”
    狄公从榻旁拿起仵作用的开膛刀递了过去:“把他的前胸打开。”
    仵作吃了一惊:“大人,未通过苦主,私自开膛,这可是大忌呀!”
    狄公命令:“动手吧!”
    仵作接过刀,狠狠一咬牙,一刀划了下去……

    都督府后堂。陆大有静静地坐在榻前,望着李二,背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大有回过头,狄公走了进来,他的袍襟上沾满了鲜血。
    陆大有吃了一惊:“大人,您怎么了?”
    狄公摇摇头:“没什么,他怎么样?”
    大有叹了口气:“我看不行了,熬不过今晚。”
    狄公四下看了看:“大有,有件事要问你一下。”说着,二人一起来到后堂。
    狄公和陆大有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垂死的李二。虎敬晖和李元芳奔了进来,一见眼前的景象,大惊失色。虎敬晖颤声问道:“怎么,李二……”
    狄公轻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可我毕竟救活过他,可现在……”
    李元芳长叹一声:“大人,您已经尽力了。”
    狄公勉强地笑了笑:“现在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虎敬晖道:“您放心吧,方谦余党已基本肃清。剩下一些,也翻不起大浪。”
    狄公抬起头问:“方谦呢?”虎敬晖咽了口唾沫:“服毒自尽。”
    狄公深深吸了口气,他的脸色异常严峻:“谁能想到,方谦的势力竟会如此之大,幽州可以说已经成了独立王国。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在王化之下,真是不可思议!”

    清晨,幽州大街上,骑兵往来巡逻。步兵严密把守重要街道和路口,城内的气氛异常紧张。
    都督府公堂上,狄公正襟危坐,虎敬晖、李元芳、陆大有三人站在身旁。下面是幽州各级官吏,大家眼望狄公,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狄公道:“诸位,方谦、吴益之二贼欺心逆天(这是什么意思啊),压榨百姓、贪污巨款,中饱私囊,幽州四围民生凋敝,变乱频仍。本阁禀皇帝旨意,严加查察。事发之后,二贼不思悔改,竟丧心病狂意图谋反,现已伏诛。自今日起,幽州一切军政要务由本阁负责处置。”
    下站群僚发出一阵惊呼。狄公的眼光从各人的脸上掠过,众人脸上有喜有忧。狄公道:“凡附逆二贼,即刻到本阁处言明情况,视情节轻重予以处分。如隐忍不言(这词用在这怎么觉得这么别扭),被本阁查出,无论轻重,一律重处!”
    群僚躬身道:“谨遵钧命。”
    狄公问:“幽州长史何在?”
    长史赶忙出列:“卑职在。”
    狄公道:“有几件事你要记下。第一,立刻下令各县,废除二贼所在时的一切苛政。官府占田者,要还田于民。封山者,要还山于民。各县令要亲自下到民间,体察民情。每十五日向本阁禀告一次。遇有民生疾苦,就地解决,不必上报。”
    长史应道:“是!”
    狄公接着道:“第二,大柳树村村民聚众流亡,乃为苛政所逼。尔立刻张榜公告,开拓流民之罪,归还田地,令其复村。”
    长史应了声:“是!”
    狄公道:“再有,该村民不聊生,衣食无周,尔立刻动用府库钱粮,助其重建村落,整平农田。这件事务必办好,本阁还要亲自过问。”
    长史道:“请大人放心,此事卑职立刻去办。”
    狄公点点头:“第三,复查刑狱。凡被冤狱屈押之人,一概释放。”
    长史又应了声:“是。”
    狄公道:“幽州法曹何在?”
    幽州法曹赶忙出列:“卑职在。”
    狄公道:“灵境县小连子村,人口多有失踪,村民疑为厉鬼作祟。你立即带人查察,即刻回报,不得迁延!”
    法曹应道:“是!”
    狄公道:“我身边有一得力之人,乃是小连子村的村民,对当地非常熟悉,也许可以帮你的忙。大有。”说完,把陆大有叫到面前,吩咐道:“你随法曹大人同去。”
    陆大有躬身道:“是。”法曹道:“多谢大人指点。”
    下站众官不由得连连叹服:“小连子村?那是在深山里,怎么狄大人连这都知道。”“以后办事一定要加上一百个小心。这位大人可了不得。”
    长史道:“大人方到幽州,足迹竟已踏遍境内,真是令人既感且佩呀!”
    狄公道:“举凡诸事,以民生为第一。本阁查察官吏不看别的,第一是时刻要有替天子巡牧之心,安抚百姓之举。第二是劝课农桑,水利诸要;第三是刑狱诉讼,晓民以理。三者皆备者,上品。三有其二者,中品。三有其一者,下品。三者俱无者,罢官!”
    众官齐齐躬身:“谨领大人教诲。”
    狄公道:“从今日起,诸公(这两个字不是一起的,我刚才还给当成是公务了呢)务当勤劳政事,以民生为本,不可轻玩怠忽。如让本阁查出有人徇私舞弊、漠视民生,王法制裁,绝不姑息!”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9-15 09: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那些被方谦们(这字是不是多了)关押的村民们获得自由后,由张老四带领,来到狄公的公馆中谢恩。“扑通”一声,张老四双膝跪倒,一个头重重地磕了下去。身后的妇女孩子跪成一片。狄公赶忙扶起了他:“老人家,快起来。大家快起来吧。好好回家种地,但盼着今年能是个好年成啊!”
    张老四满面羞惭,哭出声来:“青天大老爷呀!我、我、我张老四不是个人,我在公堂上反水!可是,我、我也是……”
    狄公安抚道:“好了,不要再说了,赶快回去吧。见到村里流亡的人,劝他们早日回村。”
    张老四道:“您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狄公点点头道:“元芳,送乡亲们出城。”李元芳道:“是。”

    夜深沉,都督府正堂空无一人。西屋的门禁闭着。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虎敬晖推门进来报告:“大人,方谦的尸体已经运来了。”
    狄公点头:“没有惊动旁人吧?”
    虎敬晖笑道:“是我亲自去办的,您就放心吧。”
    狄公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去看看。”
    府后停尸房里,方谦的尸身静静地放在榻上,一名仵作站在一旁。
    狄公和虎敬晖走进来。狄公看了看尸身问仵作道:“死因是什么?”
    仵作答道:“服毒。”
    狄公问:“什么毒?”仵作道:“砒霜。”
    狄公抬起头:“砒霜?”
    仵作道:“是呀。他的嘴里残留了一些药渣,正是砒霜未溶开的粉末。还有,方大人身旁的药碗里也残存了一些渣滓,经检查,认定是砒霜无误。”
    狄公慢慢走到尸体旁,仔细地看着。只见方谦面色无异,只是嘴角边略略肿起。狄公道:“服砒霜而死的人,应该是什么症状?”
    仵作道:“皮肤发青,嘴唇紫黑。另外,骨殖也应该是黑色的。”
    狄公一指尸体:“你看看他的脸色,与常人无异!”
    仵作一伸大拇指:“您真是大行家,说得一点都不错。我也是觉得奇怪呀,可、可他确实是服砒霜而亡啊!”
    狄公也纳闷:“这可真是怪了,服砒霜而亡,脸上却毫不变色。这是为什么?”
    虎敬晖道:“会不会这种砒霜比较特别呀?!”
    狄公笑了,仵作也笑了:“将军,这就是一般的砒霜,没什么特别的。”
    狄公笑道:“与其说是砒霜特别,倒不如说是他的皮肤特别还有些道理。”说着,他走到尸体前,伸手抚摸着方谦的脸部,忽然,他的手停住了:“不对!”
    虎敬晖问什么不对,狄公道脸不对。虎敬晖失笑道:“脸还能不对!”
    狄公轻轻地摸着,猛地抬起头来:“拿水来。”仵作赶忙将水端了过来。
    狄公拿过湿毛巾在方谦的脸上不停地擦着,不一会儿,方谦的脸部边缘处竟起了一片气泡,看得虎敬晖和仵作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
    气泡越鼓越大,慢慢地,方谦半张脸的脸皮竟然浮了起来。虎敬晖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狄公伸出手,抓住方谦脸上凸起的部分,狠狠一揭,“哧啦”一声,一层人皮被撕了下来,下面露出一张陌生的脸,嘴唇发紫,脸色青黑。虎敬晖和仵作惊得跳了起来:“他、他是谁?”
    狄公也惊呆了,他看看手中那层薄薄的人皮,又看看那张陌生的脸,脑海中不停地翻腾着。霎时,停尸房内呼吸之声相闻。
    愣了半天,仵作才说道:“我说他怎么喝了砒霜不变色,原来是张假面!”
    虎敬晖道:“早就听江湖说话传闻,有人能用人皮制成面具易容。我一直不相信有这种邪门的事情,想不到今天见到了。”
    狄公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是方谦,那真方谦到哪里去了?”他回过头看了看虎敬晖:“这就是我曾说过的,意外的收获。立刻带人搜查刺史府!”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17: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