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lack白夜

[转帖] 《地质迷境》一个地质队员经历的真实又诡异的故事(完结),作者:地质巨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0-31 09: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判决

        第二天,交警打电话说肇事司机亲属坚持要见我一面,我到交警队一看,肇事司机的老爹趴在一个自制滑车上,满头大汗仰着脸朝我这边看,见我来了,双手柱着两根木头,推着滑车朝我靠过来。可能很长时间,没人跟他交流,他说话只能一个字一个字朝外蹦。最后索性也不说了,颤巍巍从身上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我,嘴里念叨着“儿、子、救、儿、子”。我接过钱,他可怜巴巴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希望的光,我把钱又还给他,对他说:“那个人已经被你儿子撞得跟你一模一样了,这些是能拿钱解决的么?大家都等法院判决吧。”在征求曹大棒子爱人的意见后,按照他爱人的意思,我明确拒绝调解,要求法办。最终,这位因为醉驾给别人和自己家人带来莫大伤害的男人,被判入狱。

        在处理完曹大棒子的事情后,公司已经物是人非,负责人成了东部某地质队前总工,刚来一星期,就把曹大棒子的班底彻底换完了。因为我在处理善后,他暂时没对我下手。处理完善后,我回公司见他,他直接对我说:“你还算有情有义,我才把你留下来,曹工那是交通意外,局里意思不能算工伤致残,这里有一万块,是公司给曹工的医药费,你帮我转交给他家人。”说完,他从抽屉里拿出钱扔到我面前。我看了看钱,再看了看他,说:“这算什么?算局里,算你们对曹工的情谊?工作途中出意外为什么不算工伤,人都残疾了,你们拿一万块就打发了?卸磨杀驴也不是这样做的,告诉你们,门都没有!”他冷着脸对我说:“他都残疾了,你还折腾什么?你自己考虑好。”我说:“不用考虑,我一级级朝上要说法去。”他耷拉着眼皮,眼珠子上翻看了会儿说:“你休息段时间吧,等待公司安排,你要是能掀起浪,我滚蛋。”我瞅瞅他说:“你最好赶紧滚。”

        地质队员的圈子还是窄,我要替曹大棒子要说法的消息一天就传开了。薛雪儿得知我被洗牌后,打电话邀我跳槽去她那儿,我在电话里想了想,说:“曹大棒子的事情没结果前,我去不成你那儿,我不替他出头要工伤待遇,他下半生怎么过啊?”薛雪儿一听,说了句“随时欢迎你”就挂了电话。

        曹大棒子昏迷了一个月,终于醒了,看到自己身体残疾了,他倒是很坦然地接受了,出乎我意料。看到我们表情沉重,曹大棒子反过来安慰我们。他越这样,我越担心他想不开,会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解决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坚持 24 小时全程监护他。一天下午,病房里就他和我,他清一下喉咙说:“才子啊,你别担心我做傻事,我儿子有肾病,我还要给他治病呢,我怎么能轻易去死呢?人要死很简单,活太难,这些年掰着指头数,多少人都是前一分钟还有说有笑,后一分钟就成冰冷的一块肉,你棒子哥想得开。现在啊,就是把你害了,原想着能带你奔个好前程,可是现在都白扯了。你从公司走人是早晚的事情,你越为我跑工伤的事情,你走人越惨。”

        我听完,心里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激荡起伏,我握着他发颤的手,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对他说:“棒子哥,你安心养病,我的人生从跟你骑马进山那天起,就已经不是我个人说了算的了。工伤这件事,你就让我按照自己的心意办吧,饥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我从没担心过我没饭吃。”曹大棒子听我这么一说,摇摇头说:“我已是个废人了,以后帮不了你什么,你自己一定想好,人生不能回头。”我们沉默了一下午。

        在我倾尽全力奔走下,曹大棒子终于被定为工残。同时,我报考中国第一矿大,因为数学一分之差落榜了,导师在电话里告诉我,我这种情况还能上自费,可是我所有的积蓄已经全部帮曹大棒子垫付医疗费了,手上根本没钱一次性交清三年的学费。听完我委婉说出来的原因后,那位导师可能被打动了,主动替我联系本地高校的一位导师,出面帮我调剂学校。我的人生彻底回到原点,跟刚参加工作时一样,成了一名一无所有的穷地质队员。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0-31 09: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背的时候,一切都会发生。一天,我正为曹大棒子的事情蹲守在某位领导的专车前,站得人困腿乏的时候,前女友抱着她女儿出现在我面前,简单寒暄后,急不可耐地冲到我身旁的黑色私家车里,我听到身后的她嚷嚷道:“幸亏当初没选他,一个穷地质队员,拿着五万块就敢给我打电话!”当时我真想转身,从车里把她拉出来,好好问问她到底值几个五万块。转身的一瞬问,我只能忍了,因为她老公已经一脚踩着油门走人了。冥冥中可能真有因果循环吧,几年后,一次出差,我刚上河滩快速路,就见她和她女儿推着那辆黑色私家车,车里她老公着急得一遍遍打火启动。我让司机停车,下车朝她走去,她看清是我从“路虎”里下来后,感觉很尴尬,我招呼司机替她老公检查了车,最后实在没办法发动,我干脆好人做到底,直接把她家的车拖到维修店。

        在拖车的路上,她对我好奇得一塌糊涂,比我俩热恋时还好奇,我出于礼貌对她有问必答。在道别的时候,我盯着她的眼睛问:“你记得有一年,我给你打了电话,告诉你我赚了五万块么?”她好像模模糊糊还记得,盲目地点点头,我说:“你知道,我为了那五万块,命都差点丢山里,因为我那时觉得五万块能换回失去的东西。”她瞪大眼晴看着我。我看了看她说:“地质队员是穷了点,但是地质队员不会因为有了五万块钱,才敢给女人打电话,地质队员没那么龌龊。”她连忙摆手说她没这么想过。我静静地看着她,扔下一句:“你还是不撒谎的时候最美,你真不适合撒谎。”然后转身离开了,从此再没遇见她。

        结局

        曹大棒子的生活是理顺了,我的生活应验了曹大棒子的预言:公司以我是事业编制为理由,把我的几项补贴给砍掉了;又以精研业务的理由,发配我去管档案室;后来我被列进了第一批去坦桑尼亚工作的名单。天无绝人之路,在我衡量要不要辞职去薛雪儿那里的时候,导师通知我调剂成功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和调档函那天,我直接把通知书拍到公司那个领导的桌子上,他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后,拼命给我解释选派我去非洲是对我的大力培养,建议我放弃上学,去非洲锻炼。我听完他那套鬼话,拿出我的档案对他说:“你当我刚参加工作啊,你说这些,你自己信么?我让你看,不是征求你同意,只是告诉你,曹大棒子和我的事情,你根本挡不住。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早晚会完蛋。”那家伙气得嘴巴抖得呼呼的。

        在曹大棒子家,我把被录取的消息告诉他后,曹大棒子高兴坏了,非要坐到轮椅上,亲手给我做几个菜庆祝,我挡了半天都没用。那晚,是近半年来,我喝得最酣畅淋漓的一顿酒,我离开曹大棒子家的时候,他爱人拿出五百块给我,我死活不要,曹大棒子坐在轮椅上对我说:“才子,我知道你拿出全部积蓄给我垫付医疗费,要没你,我现在就是个活死人,你棒子哥现在是穷了点,你的钱我还得欠几月,你不会觉得棒子哥连给你的红包都出不起吧。”我听曹大棒子说得这么真切,收下五百块后,偷偷塞给他儿子。

        后来,国家提倡西部大开发,边盟省区的地勘投资进入狂热,形形色色的人运用各种手段跑马圈地,曹大棒子抓住机会和一个湖北老板成立了地质技术服务公司,用三年的时间,把公司做成边疆省第一家拥有固体矿产勘查甲级资质的技术私企。而我以前那家公司,在市场化中被淘汰,最终被重组拆分,薛雪儿乘机控股经营,原班人马全部下岗。我继续在地质行业里浮浮沉沉,努力工作。

    (全文完)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18: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