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5|回复: 8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南派三叔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3-12-6 09: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一)

    蓝庭从那一刻起,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并没有刻意留意她的消息,她的面孔在我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

    直到半年之后,那件事情发生了。

    沉寂半年之后,蓝庭的死讯突然公布。平淡已久的文娱记者将这个难得的爆炸性消息,传遍了所有的网络媒体。所有的报道都没有提及蓝庭的死因,也没有关于这个死亡事件的任何调查报告,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毫无根据的猜测。

    风波逐渐平息之后,蓝庭的讣告在市报的一个角落里出刊。追悼会的通知,也通过她的手机通讯录,群发到了所有联系人那里。

    我自然也收到了这条短信:

    尊敬的关根先生,

    小女蓝庭的追悼仪式,将于27日下午在静安天蓝馆举行。私人追悼仪式,请凭短信入场。

    今天是27日,我进入追悼会现场时,追悼会还没开始。

    我内心十分不安,有种混合了疑惑与愧疚的情绪。我并不能确定,这半年的沉寂和蓝庭的突然去世,是否和半年前的那个晚上,她和我说的沙漠有关。但是,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让我心神不宁。

    在前来追悼的人群中,我看到了半年前的出版商和当时聚会的一些人。因为后来没有合作,我和他们并没有继续联系下去。他们没有注意到我,我也不想被他们注意到。

    蓝庭的灵柩没有放在大厅里,后堂的门紧闭着,门前挂着她的巨幅照片和大量的鲜花,照片中的她,表情很宁静。我相信她的遗体,应该就在这扇门后。

    “你想做什么?这里不能进去。”保安拦住了我。

    “能不能让我见蓝小姐最后一面?”我如实回答道,让语气尽可能诚恳。

    “对不起,蓝小姐的父母嘱咐过,这次追悼会不进行遗体瞻仰,这扇门是封闭的,我也没有钥匙。”保安拒绝得很彻底。

    “……”

    “请回吧,关先生。”不等我再开口,警卫就冲我摆了摆手,表示他也无能为力。我惊讶于他准确说出了我的姓氏,于是追问道:“你认识我?”

    保安解释道:“您和其他客人不一样,蓝小姐的父母特意要求我留意您的存在。”

    “为什么?”我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们只是雇员,您想知道原因,可以去问蓝小姐的父母。”保安的目光已经看向其他的方向,示意我和他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

    蓝庭的父母就在另一个角落里,因为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看到他们穿着黑色的中式正装。一旁的帮手忙着接待辈分更高的客人,而他们只是默默地站着,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

    我内心的不安更加浓重,蓝庭的父母特意嘱咐保安注意我的存在,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我之前的预感。如果我现在走过去询问,他们会对我说什么?我无法判断。我犹豫了很久,包括各种可能性中不好的那些,有些想要逃避,而且,我有勇气向他们提出我的要求吗?

    是的,我有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在我听到蓝庭死讯的瞬间就产生了:我想见到她的遗体,并且给她的遗体拍一张照片。或许,很容易就能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和想法。蓝庭6个月前和我说的那个故事,现在在我的心里越来越清晰。我迫切地想要求证,这一切和那些照片之间的关联,但我在原地站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询问她的父母。

    ——首发于2018年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6 09: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二)

    会场外的天气很好,我走出来坐在台阶上,为自己点了一根烟。

    如果再早几年,我肯定无法战胜好奇心和愧疚感所带来的寻求解脱的欲望,但如今我已经驾轻就熟了,即使心里再急切,现在也不是打扰她父母的时机。

    我决定等待追悼会的结束,但又无法在那种压抑的气氛中坚持很长时间,在这里看着一抹蓝天,或许是纪念蓝庭最好的方式。

    就在我脑子放空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老妇人,满头白发,穿着黑色的衣服,应该是来参加葬礼的,她看着我,似乎认识我。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于是开口问道:“请问您是?”

    “她是个好女孩,上帝疼爱她,所以让她先回去了,对不对?”老妇人淡淡地说道。我忽然想起来,这个人是蓝庭的母亲。

    “伯母……”我下意识站起来。

    “你就是关根吧?庭庭在这半年里经常提起你,你是她男朋友?还是同事?”

    “都算不上,我和蓝庭有过一次合作的机会,但是没有履行。”我如实回答,心里却紧张起来,蓝庭的母亲突然出现,一定是接到了保安的汇报。显然保安在发现我之后,立刻传达了消息,于是蓝庭的母亲当即放下宾客出来找我,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哦,这样的身份,庭庭提起你的次数可是多得有些不正常。”

    我尴尬地笑笑,不知该如何接话。蓝庭的母亲如果误会我和蓝庭有感情方面的历史,这种拒不承认的态度可能会激怒对方,但我必须忠于现实:“我和她只见过一次,在这种场合,我不会骗您。”

    蓝庭的母亲松了一口气,似乎是接受了我的说法。于是我试图转移话题:“您怎么出来了?是里面的气氛让您不舒服吗?”

    “我是来完成庭庭交给我的任务,关于你的任务。”蓝庭的母亲递给我一个信封。

    “这是……”

    “庭庭要我把这个交给你,她在遗书里嘱咐了好几遍。”

    我盯着那个信封,心中的诧异无法言说,万万没想到蓝庭居然留了东西给我。

    “她说,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能相信她所经历的奇遇的人,如果你出现在她的追悼会上,就表示你还是相信了她的说法。这信封里的东西,能解开你的疑问。”

    “伯母,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蓝庭她到底是怎么去世的?”沉默了片刻后,我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她是自杀的。”

    蓝庭四个月前才从巴丹吉林回来,回来以后,她立刻以赶稿为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这是作家的常态,蓝庭的父母并没有在意,然而自那之后,蓝庭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嘴里经常重复着“沙漠、古潼京”这样奇怪的词语。

    蓝庭的父亲一直是她的第一个读者,负责阅读她写的初稿。按照以往的经验,蓝庭第一稿的写作速度非常快,一般三周就能完成。可这一次,几个月都没有任何成果。

    再之后的一段时间,蓝庭开始频繁外出,每次都带着照相机,彻夜不归。

    那段时间里,蓝庭的父亲为女儿打扫房间时,偷偷打开了她的电脑,发现word文档里没有任何稿件,只写满了一句话:

    眼睛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8 09: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三)

    就在她父母开始担心她的时候,蓝庭最终用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件事毫无预兆地发生了。

    她死在一个酒店里,酒店的保洁发现了她的尸体。她的穿戴很整齐,安静地躺在床上,遗书就放在小腹上。

    她在遗书里并没有交待太多自己的事情,而是指示她的父母在写字台里找到一个信封,就是她留给我的信封。按照她的说法,这里面有一切的答案。

    一切如我推断,我却没有一丝成就感。

    叨叨从古潼京回来以后,也是自杀的。我从新闻中看到,她房间的墙壁上贴着大量照片。她是插画师,对影像资料有所收集是正常的,但是她房间里的景象,更像是电影里调查员的布置。

    如今蓝庭从古潼京回来,也是自杀,她母亲告诉我,她去世之前同样带着照相机频繁外出。这两个人的经历,一定有某种联系。

    隔着信封能摸到里面装着几个笔记本和厚厚的稿纸,上面会写着什么呢?

    我没有等追悼会结束就匆匆赶回家,关上房门,拔掉电话线,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我打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没有想到的是,刚把信封倒转,首先从里面倾泻而出的,都是白色的碎沙。这些沙子夹在笔记本和稿纸之间,显然蓝庭长久以来都是在沙漠的环境中用这些东西来记录信息的。

    稿纸是小说《沙海》的提纲,有30多页,我粗略看了一遍,和她以往的套路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越往后,字迹越潦草,能看得出她的心理状态越来越糟糕。

    在后面的稿纸上,我看到了几张素描,画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边上标注了这样的注释:

    黎中元,仓储负责人,北京联合矿业集团内蒙古公司工程部七处。

    目标从1994年开始,不参与任何摄影及合影活动,也没有任何照片存世。

    后面是黎中元的侧面及四十五度角的素描,之后再无其他内容。

    我翻开笔记本,判断里面记录的应该都是她在沙漠之中的经历,没想到,笔记最开始记录的,是一份工程简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09: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四)

    古潼京工程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由矿业公司和工程公司合作的大型结合体工程。北京联合矿业集团是古潼京工程的承包商之一,交易方式属于置换性质。集团提供矿石物流和仓储的所有基建设备,建设两个从内蒙古到北京两个大型中转货运中心,仓库为全封闭制式,怀疑是生化方面的运输储备要求。工程到现在仍未关闭,现在的仓储负责人,为联合矿业工程部七处的黎中元,自05年开始负责这一项目。

    之后第一篇笔记的日期,已经是她回到城市之后了,她在上面写着:

    【监视第一天,目标从密云厂区调货到香山附近的仓库。早上8点27分出发,下午3点完成工作,6点回到办公室进行会议,8点回宿舍,没有回家。】

    我翻到第二页,是第二天的记录,同样是简单的时间路线:

    【监视第二天,目标从密云厂区调货到香山附近的仓库,上午9点出发,下午5点完成工作,8点回到办公室,9点和同事在食堂喝酒,11点回宿舍,没有回家。】

    我往后翻了翻,大部分的记录都是这样的格式,似乎蓝庭在密切监视这个叫做黎中元的目标。

    我整理了几个关键词:

    内蒙古公司,和巴丹吉林所在地重合。

    从1994年开始,不参与任何摄影及合影活动,也没有任何照片存世。说明黎中元和到过古潼京的蓝庭以及叨叨存在同样的问题——无法在照片中成像。

    这个黎中元和古潼京应该也有关系。

    那么,蓝庭为什么要一直跟踪黎中元呢?她一定是想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我继续翻看,忽然有一个东西从笔记本里掉落——是一张相机的SD卡。

    插入电脑以后,我看到了很多数码照片。从拍摄的状态来看,应该是蓝庭拍摄的,很有天赋,但没有接受过严格的训练,都是沙漠的照片。

    这是她最后一次进入古潼京看到的画面,我看到了她所说的那块岩石。蓝庭从各个角度仔细拍摄了这块岩石,它十分高大,不应该被称为石头,而应该称呼为石山。

    从照片上无法判断岩石的精确高度,但至少需要专业的攀爬工具,花费几个小时才可能爬上去。后面的照片上,我看到了蓝庭的同伴,应该是当地户外旅行团的人,蓝庭大概是用高价请了他们来帮忙。

    之后,我看到了从高点拍摄的沙漠全景,她应该已经爬到了石山的顶部。后面她围绕拍摄的基本是同一个东西,那是一个生锈的金属支架,被钉死在石山顶部的岩石上,大概有一人多高。支架的脚部有生锈的牌子,上面勉强能看见写着这样的字:

    古潼京工程,信号塔07。

    这是一个人造信号塔,从生锈的程度来看,至少有二十多年的历史,这个东西打破了古潼京是无人区的传说,表明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有工程在古潼京修建。

    那个年代的沙漠工程,不是绝密矿业工程,就是机密军事工程,难怪蓝庭会对这个工程有兴趣。也许她在调查这个工程的时候,发现工程的负责人出现了和叨叨一样的现象,或许她开始怀疑,这种现象与这个工程有关。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0 09: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五)

    在蓝庭所有的调查中,都没有提及她自己的情况,我不知道她是否出现了和叨叨一样无法成像的问题,如今也无法追溯了。

    SD卡的最后一张照片却和沙漠无关,是一个大约高中生模样的少年。

    少年一个人,在室内做着一个生动的表情。

    我瞬间就本能意识到了照片上的问题。这个少年,他的动作非常生动,但是在这个生动的构图里,透露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如果不是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摄影师,我很可能只有感觉却说不出所以然。

    这个少年的状态,不是一个人独处时候的状态,他明显是在和照片里的另一个人交流互动。也就是说,照片里理应还有另一个人存在,却没有成像。

    【父与子合影,父亲无法成像,儿子名叫黎簇,成像正常。】

    蓝庭在备注里留下了这样的信息。

    我靠在椅背上,点了一支烟。

    蓝庭把大量的资料留给了我,但显然她依旧没有结论,她能把调查进行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她把资料留给了我,显然是一种信念的传递,我能理解她希望我能够调查出真相的意愿。

    我之前听过她的整个故事,我觉得,我可能是少数能够耐心听完整个故事的人之一,她会选择我,可能也是因为我当时的耐心。

    如果我就此放下这份文案,我的生活大概并不会有太多变化,但蓝庭的意愿可能会折磨我一辈子。

    看来,是时候卸下我摄影师的身份,恢复本来的面目了,这样我行事可以方便些。也许在蓝庭的生活中,调查这件事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但对于我来说,这可没有任何障碍。

    【吴邪。】

    【我仍旧在,你认不出。】

    “虽然不情愿,但我可能要暂时恢复一下身份。”我拨通了电话,说道。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电话另一端,是王盟。

    “铺子里有什么人可以用?要身手好一点的,做事机灵点的。”我需要一个可靠的帮手。

    “我来安排。老板,你回来用哪个名字?”王盟问道。

    “我自己的名字,这次的事,和咱们这行没有关系。”

    “是,老板,欢迎回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2 10: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六)

    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真名,叫做吴邪。

    至于我的真实职业,我并不愿意经常提及。我只想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做过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我盗取过一些东西,是些古老的东西,从某些古老的地方。

    我是前几年才开始逐渐接触摄影的,并且用摄影师作为掩护身份。这样做的目的,是我可以利用这个身份,进入到一些政府控制的地方获取资料。

    但是后来,我的这个身份,阴差阳错地开始在圈内成名,还参与了一些探险项目的拍摄。也许是我对这些项目不同于常人的理解,让我声名鹊起。我逐渐迷上了这个身份,在原来的职业没有需要的时候,我用关根的名字活着。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在做一些特殊的事情的时候,我仍然需要找回原来那份职业所特有的一些素质。

    这里就是北京联合矿业集团的总部,位于密云一个偏僻的角落。

    没有门卫,只有一扇铁门。大门紧闭,门上全是锈迹,左边还有一扇小门,同样非常老旧。

    小门的门锁是黄铜的,门上有包浆,但没有铁门那么严重,我判断这扇小门依旧在频繁地使用。

    这里应该和所有老旧的废弃厂区一样,没有工人、没有业务,只剩下几个等退休的领导在摇摇欲坠的老厂房里处理之前退休工人的事情。

    厂区非常大,之前这里一定热闹非凡,如今只是一具巨大的尸体,腐烂得只剩下骨骼了。

    这样的工厂不可能有客人,即使我能够吸引厂区内的人的注意,他们也不会给我开门。但是这样也有好处的:我在厂区内,也不会有人在乎我,我决定自己想想办法。

    墙壁是北京特有的高墙大院,矿业企业是这样的,然后我就看到了旁边的大树。

    我身边是我带来的伙计,所谓伙计,说难听点是手下,说好听点是员工。

    他的名字叫做黄严,说实在的,我和他不熟悉,我在关根的生活中太长时间了。

    黄严很强壮,看上去很稳重,从他身上的肌肉线条来看,他是执行型的人才。但是我注意到他观察四周的眼神,他有在行动前统筹全局的习惯,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至于蓝庭跟踪黎中元的初衷,有几种可能:

    黎中元早前的经历使他不能够在照相机中成像,他知情并接受了这个现实,被蓝庭发现后,蓝庭想知道黎中元当年的经历,所以进行跟踪。

    我判断这一种不太可能,因为如果这件事已经过去,黎中元没什么需要隐瞒的,蓝庭可以直接询问,除非他自己不愿意说。像黎中元这种老干部,不愿意说的事情,应该和工程本身的机密程度有关,这种过去的机密,现在再跟踪更加没有用处。

    所以很有可能,黎中元仍然在进行和古潼京工程有关的工作,那么他的厂房和办公室里,一定有某些线索。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5 09: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七)

    黄严的状态依旧很警惕,我安慰道:“不用那么紧张,这里不会有突发状况。”

    “要不要找找后门?”看来我的话毫无作用。

    “不用那么谨慎,爬树进去把门打开。”我指挥道。

    “是,老板。”黄严迅速爬上树,铁门很快被打开了。

    如我所料,里面是个巨大的院子,绿化丛很茂密,由于长时间没有人修剪,院子里杂草丛生。从杂草间隙可以看到简陋的二层小楼里有人活动,这应该是他们最后的办公场所了。

    我有时候很佩服一些破败工厂的领导层,即使工厂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他们还是会按时上下班,就像守护陵墓的守陵人一样。

    按照蓝庭的记录,这里的人应该是每天8点半到9点开始工作,此时他应该很快就要出发,将货物运往香山。

    整个工厂只有他这个部分还在运作,蓝庭的注意力会集中在这里是很自然的。

    我不打算直接询问他。如果我是关根,我会受到很多社会的制约,但现在,我是吴邪,我会用最简单的方法,获取我想要的信息。

    我的计划很简单:当黎中元离开办公室以后,只会留下一个助理。我会在黎中元前往本地仓库提车的途中,用我惯用的唬人方式,按照他检查仓库的习惯,和他碰面,试探他的口风。

    而黄严,会直接进入黎中元的办公室,打翻那个助理,查看所有的文件。

    一直等到8点33分,黎中元出现了。那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没有任何所谓现代人的气场。或者说,整个人的精神是紧缩的,像是高度戒备的动物。但是因为紧缩的时间太长,形成了习惯,整个人暗淡而且萎靡。他似乎在和办公室里其他人交待事情,然后匆匆离开了。

    “这种事情直接上去问他就行了,如果他不说,我有办法让他开口。”黄严卷起了袖子。

    我拉住他:“我刚刚恢复身份,不想有太多激烈的事情惊动行里。按照我的计划来,我们晚上在铺子里碰头。”

    “好吧。”

    “我要找的东西,你已经完全了解是什么了吧?不要遗漏任何资料和文件。”我嘱咐道。

    “您放心。”

    黎中元一直来到仓库门口,司机已经在边上做发车前的准备工作了。我发现这些车虽然老旧,但保养得一丝不苟,司机的腰板笔直,一点也没有普通司机的状态,应该是军车司机。

    四周是一片杂草,我找个地方蹲下来,看他们开始搬运货物。

    所有的货物都是一种密封容器,我从来没见过,也可能是我的常识不够,距离比较远,看不出任何所以然。

    我用照相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把相机收进背包里,站起来朝他们走过去。

    “站住,不要靠近,你是什么人?!”司机看到我,立刻警惕起来。

    “我迷路了,你们能告诉我哪里可以出去吗?”

    司机不耐烦道:“那边那边,你怎么进来的?”

    “我是做房地产的,发现这块地老是空着,就爬进来看看。”

    “这块地不会卖的。快点走。”司机摆摆手。

    在争论的时候,我已经靠近了他们的汽车——

    我看到了那种容器,是一种类似于桶或者蛋的东西,但是上面打满了铆钉,随即我看到了上面的生化警告标志。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6 09: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八)

    “这些是什么东西,这些是有毒物质吧,这里离居民区那么近,你们怎么可以囤积这些东西?”我试探道。

    “你管得着吗?”司机的五官开始扭曲。

    “我是社会的一份子,我为什么不管?”对于我来说,装傻也是一种犯贱的艺术。

    司机的表情变了,变得非常阴沉,他看向黎中元。

    黎中元冷静地看着我,对司机招了招手,然后问道: “你到底是谁?”

    “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过我现在是环保人士,我要彻查清楚你们到底在干吗?”我继续试探道。

    黎中元的脸色一变:“从办公室那边你就一直跟着我,你肯定不是做房地产的。”

    我有些惊讶,黎中元竟然早就发现我了,看来他比我想象中城府还要深。他这么直白地点明我的行踪,我先前的伪装一下就没有意义了,于是干脆摊牌道:“我,是来找你的。”

    “我不认识你。”他依然紧盯着我。

    显然他的戒备并没有完全放下,我要不要用我常用的方式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个司机的眼神,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试图转移话题:“事实上,我知道你在那片沙漠的事情。”

    ……

    他们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我试图继续推进话题时,忽然看到司机掏出了一把短式冲锋枪。

    那是一把国产05冲锋枪,这个距离可以瞬间把我打残,但不会立刻死去,而是流血七个小时以后才死。看来谈话结束,我必须立刻离开。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像结巴说话一样在耳边叫嚣,我立刻滚进旁边的草丛里,爬起来以后,呈之字形向门口跑去。

    ——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在我身后呼啸,我知道如何躲避这些子弹,在之字形的逃跑路线下,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是不可能打中我的。但是凭借子弹贴近的速度,我知道对方正在快速调整弹道。

    ——哒哒哒哒哒哒。

    没想到他们对这个问题那么敏感,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开枪,可见他们所保守的秘密,背景深不可测。

    ——哒哒哒哒哒哒。

    在弹道贴近的瞬间,我再次跳进杂草中,接着又跳起来时,已经跑到了离他们足够远的地方。我回过头,看到他们正朝我狂冲过来。

    不能待了,我朝着门口狂奔过去,逃出了这个工厂。一直等回到市区,我才开始出冷汗,大量运动加上肾上腺素的分泌,让我感到筋疲力尽。我不记得我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回到原来的车上,只能一直往闹市逃亡,最后冲进了集市。我记得直到最后一瞬间,他们仍旧跟在后面,枪支已经被隐藏了,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抓住我。

    趁着空闲,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即使我已经用尽所有的技巧来躲避子弹,但身上还是有多处擦伤。我冷静了一下,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不是一般的事件,也不可能有什么骗局了,这其中一定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正在进行。

    然而,当我回到自己的铺子时,一个让我无法想象的状况,出现在我面前。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7 天前
  • 签到天数: 78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8 11: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矿业公司前的枪声(九)

    里屋的一个角落里,黎中元的助理被捆在椅子上,地上和他身上的血迹表明,他经历了长时间的严刑逼供。他低垂着头,无法判断是否还有气息,但显然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办公室里的文字资料上没有任何收获,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文档留存,但是这个人的眼神告诉我他知道什么,我就把他带回来了。”黄严解释道。

    “我是怎么交代的?!不要干这种事情!”我不由得怒吼起来。

    黄严不以为然:“放心,我做得很干净。”

    “他怎么了?死了?”我质问道。

    黄严竟然有些不甘:“这家伙的嘴比我想象的硬多了,刚刚昏了过去。放心,再有几个小时,他肯定什么都说出来。”

    “放屁!赶快找人来给他治疗!”我骂道。

    “老板,做都做了,现在补救的话也太晚了吧?不如继续做下去,你不会是那种怕事、没有决断的人吧?”黄严依旧在反驳。

    我彻底被激怒了:“你认为你的做法,很有魅力对吧,黑社会?”

    “……”

    我叹了口气:“让我来给你上一课吧,在现实世界里,真正的恐惧都是悄无声息地发生的。”

    我冷冷地看着黄严,我并不了解他的为人,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收起平日里轻松的人格,换上了一张连自己都害怕的面孔。他终于意识到,我是发自内心被激怒了,脸上露出一瞬间的动摇和恐惧。

    “很高兴我是今天第一次见你,没有建立什么感情,我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身边的人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事情,上前死死抓住了黄严。我摸着那些刑具,浑身的毛孔都冰冷起来。

    “……史上最伟大的工程……”就在这个时候,奄奄一息的助理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他仍旧没有恢复意识,那句话应该是无意识中说出来的。

    “……古潼京……史上最伟大的工程……”

    “……有效果了……”黄严喜出望外。

    “失败……失败……不能说……”

    黎中元的助理死了。

    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害人性命。在我原来的行业,死亡是一件如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虽然黎中元今天也想杀我,但眼前这个人的死亡,还是让我有了强烈的负罪感。我曾经默默发誓,不再让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因为我而死去。

    之后,我把黄严囚禁了起来。他显然不适合再继续做我的手下,但要如何处置他,也是个棘手的难题。

    最伟大的工程……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所谓最伟大的工程,都是古人自称的。我知道古潼京是一个现代工程,开始于八十年代。现代最伟大的工程,到底是什么?他们和这个工程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运输那些奇怪的罐子,对这个工程高度重视,却待在这么破旧的工厂里……

    无法成像的现象,到底和这个工程有什么关系?

    我必须去查个水落石出了。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4-2-28 06: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