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lack白夜

《乌盆记》完结-完美密室再现990年前大案-作者:呼延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乌盆,却上演了一出《乌盆记》……”呼延云望着翟运说,“三年前,你抛妻弃子,为了隐姓埋名,不惜为虎作伥,帮着赵大一起杀害奴工,后来又杀死了杨馆长和赵大。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的起点,都不过是因为你当初的一点点贪欲,一步错而步步皆错,一念贪私而万劫不复,你以为,你把你自己的血、肉、骨头、灵魂,连同你的过去都烧成了灰,就能获得终极的解脱,可是天网恢恢,你其实是把自己囚禁在了乌盆里,永远不能逃脱。”

    “天网恢恢?”翟运哈哈大笑起来,“推开门看看外面,夜够不够深?黑暗够不够浓?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都借着这夜色永远地逃脱了天网,你知道吗小朋友?”

    呼延云冷冷一笑道:“甭得意,他们和你一样,也不过是给自己烧制了一个更大的乌盆而已!”

    “把他们带走!”晋武厉声地命令道。

    几个警察上来,把翟朗和翟运从地上拽了起来。

    翟运垂头丧气地被拖着往外面走,翟朗却挣扎了几下,见实在挣不脱,瞪着呼延云,像是一只走投无路的狼。

    “你是谁?”他恨恨地问。

    “我叫呼延云。”呼延云说,“你早就知道的。”

    “我是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是一个推理者。”

    林凤冲补充道:“他是中国最优秀的一位推理者。”

    翟朗把呼延云上上下下看了几遍,像是要刻在视网膜里,然后毒毒地说:“我记住你了。”

    “快走!”一个警察推了他一把。

    马海伟忽然冲上来,朝翟朗的胸口擂了一圈。

    “你个混球,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在眼镜店外面,咱俩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打败那帮坏蛋,到头来你咋自己也成了坏蛋……”

    翟朗低着头不说话。

    “别责备他了。”呼延云按了按马海伟的肩膀,“三年前,父亲突然离家出走,杳无音讯,母亲又因病去世,这三年里,他顶着‘贪污犯儿子’的名声,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冷酷的世界上,到底承担了什么样的压力和痛苦,是你我不能想象的……当他重新见到父亲,得知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我想他绝对不能容忍和父亲再一次分开,为此,他愿意在父亲的命令下做任何事……”

    “做任何事?”马海伟愤怒地说,“哪怕眼巴巴地看着我被小郭冤枉?哪怕刚才差一点拿刀把你肢解?”

    “对,任何事!”呼延云叹了一口气,“毕竟,他还是个学生,让他在‘亲情’和‘道义’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本身也许就是不道义的事情。我听小郭说,在你被戴上手铐押走以后,他扑向翟运,一边揍他,一边不停地喊‘都是你干的,你这个凶手’!我想,那也许不单单是演戏,也是他的良知在发出最后的怒吼吧!”

    屋子里很久没有声息。

    “把翟朗带走!”林凤冲再一次命令道。

    翟朗跟着警察走到门口,右脚已经跨过门槛。

    马海伟突然喊了一句——

    “翟朗!”

    翟朗站住了。

    “我跟你说,进去以后好好改造,早点出来,不然饶不了你!”马海伟说。

    “欸!”翟朗擦了一把眼睛,瓮声瓮气地答应道。

    押解嫌犯的警车向山下开去了,雨后的夜晚,红蓝两色不停地闪烁和变换着,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像漂浮在起伏的海面上看着头顶的闪电。

    “好了,我们也撤吧。”晋武对屋子里的几个人说。当他走到门口时,突然回过身,和呼延云使劲握了一下手,才又转身离去。

    呼延云朝着走在最后面的那个警察喊了一声——

    “田颖!”

    田颖慢慢地回过头。

    “你留一下,我还有点事,要找你说。”呼延云说。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推理
    田颖在靠墙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灰色的墙壁似乎被雨浇得有些渗水,浮现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裂缝,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是田颖的身体裂解并不断地延长。

    楚天瑛先去到外屋,把大门关严,然后掀起内外屋之间的布帘,似乎是要让田颖看清楚,花房里除了呼延云、林凤冲、马海伟和他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

    “什么事?”她问。

    苍白而美丽的脸庞毫无表情。

    呼延云说:“田颖,这里坐的,也许并不都是你的朋友,但是我可以保证,都是你可以信任的、对你没有丝毫敌意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们讲实话,我已经向林处保证过,你所讲的都不会作为刑事证据,更不会对你的所作所为提起诉讼,我们纯粹是想得到你亲口的证实。”

    “说什么实话?证实什么?”田颖一脸困惑的样子,然而嘴角还是掩饰不住微微的抽搐。

    花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他们在等待着她开口说话,她却在等待着他们挑起幕布。

    看着田颖坚不吐实的样子,林凤冲有些生气了说道:“你是不是真以为能把你做过的事情瞒一辈子?是呼延云再三请求,我才同意给你这个机会的!”

    “是啊田颖,呼延云看了好几天的天气和水文预报,才选择今天找你谈话的。”楚天瑛也很恳切地说。

    田颖的神情再次恢复了冷漠:“你们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林凤冲对着呼延云,把手一摊。

    呼延云望着田颖,田颖也毫无惧色地看着他。

    “好吧!”呼延云下定了决心,“《乌盆记》这个案子看似告破了,但是有两个事情迄今还没有答案:第一,谁给翟朗写的匿名信?第二,老马的乌盆到底怎么来的?这两个问题看似随着翟运父子的被捕,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但是细细一想就可以明白,这两件事是后来发生的一切的肇始,甚至可以说,看似翟运策划了对杨馆长和赵大的谋杀,但其实他也不过是个傀儡,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一个幕后操纵者的操纵之下完成的。只是这个操纵者极其高明,她只摁下了启动键就置身事外,冷静地看着事情朝着她预想的轨道发展,并无可挽回地滑向最终的深渊。

    “当然,除了这两件事之外,还有一件看似和本案毫无关系的事情,那就是芊芊去哪里了?这个若隐若现的女毒贩,难道真的在本案中只是个打酱油的?还是具有特殊的作用。起初我曾经把上述三件事糅合在其他案情中一起思考,却越想越觉得混乱,不得不全部剥离开来。于是我渐渐发现,其他案情是翟运父子所为,而这三件事,都是同一个人出于同一个目的的精心策划。

    “那么,我来说说我的推理:先说……先说那封匿名信吧,因为它最简单。有个人给翟朗写了封匿名信,说三年前赵大的同伙李树三杀了翟运,把他烧制成乌盆,这封信的作者应该符合如下两个条件:第一是目睹了当时的凶案,第二是希望翟朗杀死翟运,但是上述条件(第一组条件)的成立,是建立在一个前提基础上的,那就是,赵大是匿名信的作者。那假如赵大不是匿名信的作者呢?第一个条件依然成立,第二个条件就要换成:作者希望挑拨翟运和赵大自相残杀(第二组条件)。

    “翟朗愣一点儿,但并不是没有脑子,再没有脑子,也不会因为甲说乙和你有杀父之仇,就毫不犹豫地杀掉乙,何况是一封匿名信。所以,这封信的作者其实是希望翟朗拿着信,在调查中让赵大和翟运互相怀疑并内讧。按照第二组条件,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符合,那就是你田颖,你目睹了当时的案件,并希望翟运和赵大自相残杀。

    “且慢,下这样的结论,必须多一些证据来支持。那么,我们再来研究一下第二组条件,就会产生一个问题:按照这封信字面上的意思,其作用只能让翟朗去杀翟运,凭什么能挑拨翟运和赵大自相残杀呢?当然,翟运看到这封信,势必会怀疑到是赵大所写,赵大却不一定了。设想一下,假如真的是李树三和赵大杀死了翟运,赵大看到这封信会怎么想,恐怕一定会想,有人要找我和李树三的麻烦了,但他绝对不会想是李树三写的吧——但是,由于真实情况是他和翟运杀死了李树三,所以,赵大看到信难免会想:这件事,只有翟运和田颖两个人知道,翟运当时把自己的所有证件都烧了,田颖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么这封信怎么会寄到翟朗手里?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翟运一直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想杀我灭口,又不敢直接给他儿子写信说自己还活着,怕警察按‘信’索骥找上门来,所以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封匿名信,让他的儿子拿着信来找到他,再合谋一起对付我。”

    除了田颖,屋子里的其他人听了这番推理,都连连点头。

    不过,楚天瑛也有疑问:“那么,写信的人凭什么断定翟朗不会拿着信去报警呢?”

    “不是断定翟朗不会去报警,而是不怕翟朗去报警。”呼延云说,“对于写信的人而言,目的只是让赵大和翟运一起完蛋,所以即便翟朗拿着信报警了,结果不同样是赵大和翟运倒霉吗?无非是少些坐山观虎斗的‘乐趣’罢了。”

    楚天瑛赞同地“嗯”了一声。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写这封匿名信的作者,必须还符合第三个条件,那就是——她知道李树三就是翟运。”呼延云继续说道,“按照田颖自己的讲述,她目击过赵大和李树三杀死翟运,那么她怎么知道死的其实是李树三呢?这里就必须要提到一个十分关键的节点了,诸位还记不记得,翟朗在图书馆对杨馆长和小郭讲过,他前一阵子曾经打电话给渔阳县公安局请求查找他父亲的下落,并传真过去了他父亲的唯一一张照片,由于材料太少,后来公安局没再帮他找了,而我敢肯定的一点是——到传真的人,正是刚刚当上见习警察的田颖。

    “田颖接到传真,大吃一惊,因为她三年来一直以为和赵大狼狈为奸的人真的是李树三呢,于是一个大胆的复仇计划立刻在心中形成了。这个计划简单极了,就是模仿赵大的笔迹给翟朗写一封匿名信,让他有所动作,不管什么动作都行!田颖曾经委身于赵大,很清楚他和翟运之间互相利用,而又互不信任的关系,所以,就像不得不困在瓦盆里的两只蟋蟀,看似同悲欢共命运,小小一根草棍的挑逗,也能让它们斗个你死我活。

    “田颖本来做好了坐山观虎斗的准备,可惜过了一阵子,一直没有发现翟朗的动静。她有些着急了,复仇的火焰一旦燃烧,断不能自己扑灭,她于是决定亲自动手了。”

    说到这里,呼延云对马海伟说:“老马,现在,你可以把那一晚在花房里发生了什么,再和我们讲一遍吗——不用从开头讲,就讲你从噩梦中醒来之后的事情吧!”

    马海伟点了点头说:“那天夜里,我一直被《乌盆记》的唱腔困扰着,噩梦连连,等我醒来的时候,好久好久都不知道纯粹是做梦呢,还是真的有个冤魂进我梦里来让我帮他申冤了。我想,只有一个办法能证明刚才的梦是真是假,就是朝床底下看一眼,是不是真的有一个乌盆。”

    马海伟一边说,一边走到床前,“呼啦”一下掀起了垂下的床单,露出了被灯光涌入的床底。

    “我当时从床上伏下半个身子,掀开床单,用手机照着亮往里面看——里面什么都没有。然而当我抬起头时,手机的光芒照到了前方的黑暗中,有一双脚。

    “那双脚上穿着黑色的雨靴,雨靴的边沿积起了一圈水泊,也许是光线的原因,看上去跟一双刚刚砍下犹在流血的脚似的,吓得我一哆嗦,手机‘啪’地摔在地上,倒扣住了光芒,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马海伟喘了一口粗气,好像还在回味当时那种惊悚和离奇的感受,“说起来我也曾经是个警察,就数那天晚上最是没种,吓得我居然就那么上半身趴在床上,下半身瘫在地上,跟从电视机里爬出一半的贞子似的。好久好久,我一口气也不敢喘,我感觉得到,对面那双脚也一动不动。

    “很久很久,传来一个声音,声音十分诡异,好像一个木偶发出的,事后我才想起,那应该是一个人在脖子上佩戴了变声器才能发出的声音。”马海伟说,“那人说:‘三年过去了,你应该忘记那些死在塌方的砖窑中的奴工了吧?’黑暗中那种声音虽然令我恐惧,但这句话却让我精神一振,我至少知道那人就算是个鬼,也不会找我的霉头,我说那么惨烈的事情别说三年,30年我也忘不了!那人沉默了片刻,又说:‘那么你愿意帮他们讨还一个公道吗?’我说求之不得。那人于是打开一个手电筒,手电筒的光束很窄,照着她手中的一个蓝色的粗布包裹,她说:‘三年过去,要想扳倒赵大,靠那些窑工的尸骨,恐怕不可能了,但是这个包裹里的东西,能对赵大起到致命的作用。’我问那是什么?那人说:‘这里面装的是一只用被赵大杀死的人的骨灰烧制的乌盆,只要你把它交给著名的法医蕾蓉,她自然能有重大的发现……’

    “我刚刚被《乌盆记》的唱腔梦魇,谁知眼前就放着一只乌盆,乌盆里还有一个冤魂,当时我的恐惧啊,不是头皮发麻,不是寒毛倒竖,简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了!”马海伟的声音浑浊而沙哑,“我想那个人一定感受到我的感受了,所以她发出一阵怪笑,说明天一早你一定要坐上警车,跟林凤冲他们一起回北京,不然你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心想我今晚能有命活下去就是个奇迹了,但还是不禁问:‘我会有什么生命危险?’那人说:‘这个乌盆里有着赵大最想埋葬的秘密,所以他一旦知道在你手里,说不定会派我在半途伏击你的。虽然你今晚放过我一条生路,但赵大是我们集团的真正老大,如果你跟着警车一起走,安全度会高很多。’

    “我乍一听,有点糊涂,什么叫我今晚放过她一条生路?猛然间醒悟过来,跌跌撞撞地爬起身怒吼了一声:‘你是芊芊?’

    “然而吼完我后悔了,因为虽然手电筒的光很微弱,我还是看见她的另一只手中握着一支手枪。

    “还有,她身穿雨衣,雨帽的帽檐压得很低,加之光线昏暗的缘故,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孔。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意识到她是个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鬼魂的时候,我感到异常的愤怒,我甚至骂骂咧咧起来,说没见过你这么忘恩负义的人,早知道你是贩毒集团的头目,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她却一直沉默着,等我发完了火,她说:‘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看在你救我一命的分上,我放过你。记住,明天一定要跟着警车走,乌盆一定要交给蕾蓉,至于别人问起乌盆的来历,建议你最好编一个故事,说梦见一个冤魂向你倾诉被杀害,然后居然真的在床下找到一个乌盆。’

    “我说,猪才会相信这个故事呢!

    “她阴森森地说:‘调查之后你就会知道,这个花房的产权是赵大的。还有,就在这个花房里,真的发生过一起《乌盆记》式的杀戮。’

    “我一听,顿时又惊恐万状,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恨赵大?为什么不去亲手解决了他?’

    “她关掉了手电筒,长叹一声,幽幽地说:‘因为我还在乌盆里。’

    “我一愣,这话说得让人听了从骨头缝往外冒寒气……屋子里死寂了片刻,我感到她已经不在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伸出手,果然,她无声无息地飘走了。

    “我战战兢兢地解开蓝色的粗布包裹,看到了那个乌盆。起初我连个指头都不敢动,后来终于碰了一下,从指尖凉到心里,后来又慢慢摩摩挲起来,黑暗中,那粗糙不平的表面,让我有一种在墓地抚摩不知名的头骨的感觉……我想了很久很久,怎么把乌盆交给蕾蓉,怎么跟她说这个事情,万一被警方知道了,怎么解释乌盆的来历,说起乌盆的来历,就要说到芊芊,说到芊芊,就要说出我私下把她放走的事情,那可是重罪啊……想来想去,觉得芊芊给我出的主意,竟是最最妥当的主意,就说是做梦梦见的。蕾蓉要真能从中检测出什么再说,如果检测不出来,只当我是精神病发作,也不会太计较。反正只要能搞死赵大那个浑蛋,总要试一试!

    “睡是睡不着了,在地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失魂落魄,一副鬼上身的样子,抱着乌盆上了车。我困得不行,坐在最后一排昏昏欲睡,当我听到枪声响起的时候,我知道芊芊真的奉赵大的命令伏击我了,我恨自己放走了她,但我也清楚她不会杀我的,她说自己也还在乌盆里。那么,也许我真的就是戏文里那个张别古?只是我更不能对任何人提芊芊的事情了,是我放走了她,知道她袭击警车又不举报,我这罪过啊,可大了去了,我家娃快要出生了,我总不能坐在大牢里看我的孩子第一眼吧!”

    说到这里,马海伟一屁股在床上坐了下来。

    林凤冲埋怨道:“欸,老马,这些话,你咋不早说呢,一直跟我们这儿演戏。你早点说,咱们私下里解决解决,也不见得真的就要让你蹲大牢啊!”

    “是啊!”楚天瑛也说,“来到渔阳县,我和小郭还要先暗中调查你的话,有没有假……不过,我们在这床底下,确实看到过一处放过瓦盆的痕迹啊……哦,我明白了,是你离开花房之后,芊芊潜回来造的假。”

    “事到如今,你们还认为这一切是芊芊的所作所为吗?”呼延云突然说。

    楚天瑛、林凤冲和马海伟,犹如受惊的猫鼬一般直直地望向他。

    呼延云说:“请问,自从缉捕东哥那一伙毒贩开始,除了老马,有谁见过芊芊本人?”

    林凤冲一下子哑了。

    楚天瑛皱起眉头道:“我们找到过和她有关的证据啊,比如——”

    “所有的刑事调查,第一是要搜集证据,但搜集到证据之后,第一是要辨识证据的真伪。”呼延云说,“我知道你的那些‘比如’,然而‘比如’都是真实可靠的吗?,比如芊芊的手机和赵大的通话,只简单一句话,此前你们没有芊芊的声纹,怎么能确认这句话是芊芊说的?就算让她的同伙听,同伙能通过一句话确认她的声音吗?这一证据只能证明:有人用芊芊的手机给赵大打过电话,并不能证明打电话者是芊芊,更不能证明芊芊和赵大有勾结。再‘比如’马海伟刚才讲的那些,他没有看到来人的面孔,蓝布包裹和乌盆上也没有提取到芊芊的指纹,假如真的是芊芊,见马海伟为什么要佩戴变声器?所以,即便老马说的是真的,也只能证明,有个自称芊芊的人来到花房里,交给马海伟一只瓦盆,别的什么也说明不了。”

    “那么,那场伏击呢?在设伏地点收集的证据呢?”楚天瑛的口吻有些焦急。

    “什么证据?粉底?粉底真的能说明伏击者的性别吗?现在男人别说涂粉底的了,还有隆胸的呢,很可能是伏击者为了混淆警方视线而故意布置的陷阱啊。那两根和芊芊的DNA比对一致的头发?那两根头发最不靠谱了,天瑛你应该受过狙击训练吧,一个女狙击手在狂风大作的野外,在设定伏击地点时必不可少的第一道‘工序’是什么?”

    楚天瑛愣了半晌,猛地醒悟过来道:“扎紧头发!以防头发飘动干扰瞄准。”

    “所以啊,怎么可能脱落几根头发呢?摆明了是凶手提前散落或缠绕在附近,方便警方搜寻现场时找到嘛。”

    楚天瑛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壳道:“当时气氛太紧张了,我竟没有想到这个……可是,我记得我当时确实看到了一个女人的面孔啊。虽然她包着纱巾,可是从她的眉眼上,我还是感觉到那是一个女人。”

    “《泰冏》里,徐铮和王宝强坐在电梯里都无法确认同梯的人是男是女,别说你用瞄准镜找到的感觉了——不过,我并没有否定那可能是一个女人。只是我更加关心的是那辆被打得千疮百孔的丰田公务车。”呼延云叹了口气,“我从渔阳县回到北京,马上到物证中心查看了一下那辆车,嗯,我赞同爱新觉罗·凝根据车的情况,对伏击者做出的一些分析。唯一不同意的,是她说‘伏击者的目的,是逼迫车上的所有警察撤退之后,拿走一件他们无论如何也带不走,或者由于没有意识到重要性而肯定会放弃带走的东西’。”

    林凤冲问道:“为什么你不同意?我觉得她说得蛮有道理的啊。”

    “如果她是为了拿走东西,为什么扫射的都是车身的上半部分,而车窗下面的车身则没中几弹呢?”

    “凝说了,伏击者压根儿就不想杀死任何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货架在车身的上半部分,她在扫射时,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打中放在货架上的东西呢?”

    三个人全愣住了。

    林凤冲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一下子悟出什么似的:“因为伏击者是芊芊,她要抢走的是那个乌盆啊,而乌盆易碎,肯定会放在车座下面而不是货架上面啊。”

    呼延云一笑说:“如果是这样,那她又何必在前一天夜里把乌盆交给老马呢?”

    林凤冲一下子蒙了。

    “我的天啊,全乱了套了,我搞不懂了,搞不懂了……”他说。

    “林处,其实是你们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你们先预设了‘伏击者是要拿走乌盆’这个前提,所以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一个悖论。”呼延云说,“我赞同你说的伏击者是知道乌盆易碎,一定放在车座下面,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扫射货架,这就更加证明了伏击者与前一天夜里找老马的是同一个人。她既然委托老马把乌盆拿去给蕾蓉做检测,就没必要再费劲夺回;就算真的是她反悔了,想要夺回乌盆,那么是去蕾蓉研究所门口等着容易,还是袭击警车容易?所以,凝分析伏击者的目的是错的,你们误以为她所说的那样‘重要的东西’就是乌盆,反而使你们在错误的路上走得更远了。”

    “那么,你认为伏击者的目的是什么?”林凤冲问。

    呼延云转过身,盯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田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认为,她的目的是,让警方确认芊芊的存在。”

    “芊芊本来不就存在吗?”马海伟有点着急,“难道你认为这个人不存在?”

    楚天瑛倒是听出了呼延云的意思,说道:“呼延的意思是,芊芊当时已经被杀,或者无法证明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呼延云轻轻地点了点头。

    马海伟张着嘴巴,半天合不拢。

    “不仅如此,伏击者还有一个深层的目的,就是让警方形成这样的印象——芊芊擅长用暴力解决问题。而这样的印象一旦形成,将会在未来取得不可估量的作用。”呼延云说,“在赵大遇害那天晚上,有个女人用芊芊的手机给赵大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晚上10点整见’,警方在监控中虽然录了音,但由于话太短,无法提取声纹进行比对。不过,如果我们将此前的推理加以运用,假设这个打电话的人不是芊芊的话,那么能得出什么新的结论呢?首先,这个人的声音赵大熟悉,其次,这个人此前应该用其他手机给赵大打电话说过晚上约见的事情,只是没有说时间,然后再用警方一定会监控的手机打给赵大确定时间,不然,‘晚上10点整见’过于简单,又是个陌生号码,赵大当晚怎么会放松警惕,独自到大池塘去呢?

    “那么,这个神秘的女人是谁?当然就是那个伏击者。如果芊芊的头发都能被她搞到,遑论芊芊的手机了,于是追一步这个问题:这个伏击者是谁?不妨这样想:她用芊芊的头发迷惑警方,也一定知道警方会监控芊芊的手机,一旦发现‘芊芊’与赵大通话,一定会不惜一切找到赵大。而且刚才我已经推理出:赵大听过她的声音,知道她是谁,所以——这个伏击者当晚一定会致赵大于死地!而且,我认为她杀赵大,依然会采用远程射击的手段,并且会在伏击的地点留下是芊芊作案的证据,这样警方在勘查现场时,更容易认定是采取同一犯罪手段的芊芊所为。

    “假如选择一个可以将大池塘内的人远程射杀的地点,哪里最合适呢?大池塘有围墙,南面是大堤,东西两面都是平地,唯有北面的土坡高出围墙,最便于伏击,要知道瞿朗选择用弓弩射击赵大的地点就是那里。所以,那个伏击者选择的地点也一定是在那里。”

    这一连串的推理,有如风驰电掣,楚天瑛他们三个听得全神贯注。

    “这就不由得让我想到,在赵大遇害的那一天,有个人曾经两次去了土坡。第一次是翟朗在土坡上向赵大放出弩箭之后,回身逃跑,抓住他的并不是葛友,而是突然在土坡上面现身的田颖。”呼延云望着田颖问,“能否解释一下,你当时在土坡做什么?”

    田颖说:“我去找赵大有事。”

    “你找赵大,为什么不走正门?”

    “我喜欢走后面的小门。”

    “可是据葛友说,后面的小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极少打开。更何况,你从大路来,沿着围墙绕到后门,怎么也不至于绕到土坡上去啊。”

    田颖不再说话,脸色铁青。

    “好吧,就算你为了饱览大池塘的风光,专门登上土坡。那么,那天晚上你又专程到后门去做什么?”

    这一下,林凤冲吃了一惊道:“田颖那天晚上去过大池塘后门?”

    呼延云说:“我在大池塘的后门附近,找到了和田颖的电动车完全相符的轮胎印,轮胎印还很新,相信是那天晚上田颖留下的——田颖,请回答我的问题,你大晚上的跑到大池塘后门做什么?”

    田颖一言不发,沉默得像一块铁板。

    “既然你不说,那么就让我来说吧。”呼延云说,“当你把匿名信投递给翟朗之后,每天都在观察着赵大和翟运的动静,急切地期盼着翟朗的到来,弓I发他们的自相残杀。但是过了好一阵子,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你十分焦急,开始思考,有没有第二套方案。

    “缉捕东哥那天晚上,你无意中发现了马海伟一不留心放走了芊芊这件事,但是你并没有声张,等到你推理出贩毒团伙的‘第二窝点’在花房的时候,你立刻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将贩毒集团和赵大关联起来,毕竟花房的产权是赵大的。等到马海伟留在花房蹲守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芊芊纵使不回到花房来查看毒品是否都被抄走,也会在附近观察警方的动静,看看有没有夺回毒品的机会——要知道毒品贩子抛头颅洒热血都是为了钱的——于是你迅速在附近展开搜捕,很快就与芊芊相遇,我确信你在格斗中杀死了她。

    “埋葬了芊芊的尸体之后,你很快形成了一套奇特的计划。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了解马海伟,知道这个记者三年前曾经是一名警察,为了斗倒赵大丢掉了公职,所以,只要说是能搞倒赵大的事情,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做。于是,你利用在赵大身边耳濡目染学到的烧制瓦盆的技术,找到一个小一些黑一些的瓦盆,挖掉一块,再弄一块黏土,掺进一些人类的骨灰,嵌进去一颗成人的臼齿,把瓦盆的缺口糊好,烧干——相信你这做刑警的一点儿都不难搞到这些‘材枓’——然后用蓝色粗布包裹住瓦盆,一步一步向花房走去……

    “成功地使马海伟相信了你是芊芊,并接纳了乌盆之后,你着手准备伏击警车。你的整个思路是:假如翟朗迟迟不到,你就要亲手杀死赵大,问题是赵大毕竟是县政协委员,一旦被杀肯定会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所以务必先找一个替死鬼,那么现成就有一个芊芊,关键在于三点:第一是使警方也认定芊芊还活着;第二是使警方认定赵大和芊芊、贩毒集团有联系;第三是使赵大的死亡方式看上去是芊芊所为。做到上述三点,一个完整的逻辑链即可形成。

    “第二天一早,你来到县局,当你看到几个刑警把东哥等几个罪犯押上押运车之后,迅速回到家,将以前从黑市上购买的、准备用来杀死赵大的85式狙击步枪拿了出来,乔装打扮,拿着从芊芊尸体上取下的头发,赶到押运车必经的一段国道附近埋伏了起来,剩下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唯一需要赘言的,是我托九十九的朋友了解了一下,你在西南政法大学上学期间,就读刑侦学院,你的枪械组装和射击水平之高超,连很多老师都自愧不如。

    “这之后,你回到县城,耐心地等待着北京警方针对赵大展开公开或秘密的调查,只要蕾蓉从乌盆里发现那颗牙齿,这种调查就一定会开始,直到你那天晚上救下被赵二等流氓纠缠的郭小芬。你知道,这样著名的法制记者和推理者来到渔阳县,绝不是单纯的旅行,不过,你依然没有看到翟朗的身影,所以你还是做好了亲手处决赵大的准备。

    “你知道赵大这一阵子喜欢到大池塘钓鱼,于是第二天上午,你来到大池塘附近寻找最佳的射击位置,在土坡上遭遇了逃跑的翟朗,当时,你看到葛友和晋武都在追逐翟朗,如果让他们看见你放走翟朗,肯定会引起赵大的怀疑,于是你拦下了翟朗——这个人终于到了,而且正如你所愿地刺杀了赵大,你是多么髙兴啊。当你听到赵大让葛友和翟运约晚上10点见面商谈时,你甚至想到了他们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场景。于是你准备放弃射杀赵大的计划了。

    “但是,当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让你下定决心要亲手干掉赵大——那就是杨馆长的死。我相信,你曾经做过她的学生,你知道她是一位多么优秀的老师,你也深知她冒着危险救下大命需要的勇气,后来你在杨馆长家楼下,表现出的肃穆和忏悔,更使我坚信,你对杨馆长的死是极其痛心的。当然你不会知道杨馆长的被杀是因为她看到了翟运的照片,可是你隐隐约约意识到,她的死可能与翟朗到来激发的风波有关,为此你自责不已,唯有亲手为杨馆长报仇才能弥补你内心的歉疚。

    “你马上给赵大打了个电话,说要找他谈谈,具体谈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可以猜猜看,比如你说你对翟朗进行了调查,那赵大一定愿意听,他那时还没有接到翟运把见面时间改成9点的电话,心想正好知道李树三之死的俩人都过来,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于是就答应了。你们约的晚上10点,你可能还告诉他手机快没电了,万一再给他打电话,可能用另外一个新手机。晚上,你打开了芊芊的手机,只说了一句‘晚上10点整见’就关机了,以至于赵大来不及告诉你:他已经和翟运改成9点见了,赵大想你的旧手机肯定是没电了,也就没有再打你的旧手机。

    “当晚10点之前,你骑着电动车,带着另外一支狙击步枪来到了大池塘后门,登上土坡,找到了白天预设的最佳射击位置。虽然已是夜晚,但是凭借红外线瞄准镜,你还是能看清大池塘里的风吹草动。这时你的心里一定充满即将复仇的激动,我猜想,你的计划是把子弹射入赵大的头颅,也顺便击毙翟运,反正你精心设计好了让芊芊顶罪的各种证据,最终警方肯定是以‘贩毒团伙内讧引起自相残杀’而结案的。

    “可是,你在红外线瞄准镜里,看到的却是翟运在惊恐地奔逃,以及翟朗与马海伟对他的厮打。当你听到在黑夜中翟运分外响亮的‘杀人啦,杀人啦’的大叫时,你放下了狙击步枪,骑上电动车向大池塘的正门驶去——”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番话说罢,仿佛将一部电影中某个主角的镜头又单独回放了一遍。林凤冲、马海伟和楚天瑛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诡异、恐怖、离奇和叵测,曾经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切,固然是翟运、赵大和翟朗三个人的生死相搏,但背后竟是这样一个女孩子不着痕迹的操纵,都有如梦方醒,而又犹在梦中之感。

    呼延云望着田颖,仿佛是在说:“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然而久久的沉默之后,田颖抬起头来,吐出的竟是轻描淡写的三个字——

    “证据呢?”

    呼延云一怔。

    “你说了这么多,听起来逻辑推理很严密、很精彩,但是证据呢?随便拿一个出来。”田颖的嘴角滑过一抹冷笑,“你说匿名信是我写的,信的字迹和我的字迹对得上吗?你说乌盆是我给老马的,乌盆上刻着我的名字吗?你说是我伏击的警车,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闹不好要杀头的罪过,枪上有我的指纹吗?你说芊芊的头发是我留在伏击现场的,是我用她的手机给赵大打电话约的时间,你把她找来对质一下啊!当晚我骑着电动车去过大池塘的后门,嗯,不错,我是去过那里,‘我走错路了’这个解释,你觉得很没诚意是吗?那我也没别的办法了。”

    说着,田颖猛地站了起来,向呼延云走近了两步,逼视着他说:“赵大死了,真凶被捕了,乌盆打碎了,我终于获得解脱了,我终于可以回到阳光下开始新的生活了,可是你——你想把一切都栽赃到我的身上,你想让我重新回到布满阴霾的日子,你做梦!你他妈做梦!”她的眼睛里一片可怖的血红,手指像风中的枯树枝一样疯狂舞动,龇开的白色牙齿活像是一匹被逼到绝路的母狼,“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吗?你拿不出证据,你就是诬陷,就是栽赃,你做的推理就屁用都没有!去死吧你!”

    林凤冲的神情从惊讶变得严肃,又从严肃变得愤怒,他对田颖厉声地训斥道:“住口,你太放肆了!”

    田颖看着他,狂笑起来,笑声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有如恸哭:“哈哈,想用权力来让我屈服吗?我什么样的痛苦没受过?我吞咽过多少血和泪,你知道吗?当赵大欺凌我、侮辱我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搭救我,等我自己救自己了,你们就合起伙来诬陷我、栽赃我,想让我再回到乌盆里,永世不得解脱,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笑着笑着,她的脸上滑下两行清泪。

    马海伟看着田颖,忽然转过头来说:“呼延云,我跟你说,你得拿出证据来说话,不管你的推理多么严密,没有证据,就都不算数。”

    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呼延云。

    然而呼延云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马海伟瞪圆了双眼。

    呼延云平静地说:“没有证据,以上我说的,都是纯粹的推理。”

    这个回答,显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大家都以为在最后关头,呼延云一定能够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谁想他的回答竟是这样!

    呼延云面对着也有些发蒙的田颖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我也有许多和你一样黑暗的日子,形式不一样,本质却是一样的。被命运烧制成乌盆,却怎么也挣扎不出去……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乌盆已经打碎,谁也不能再囚禁你了,推开门走出去,就是一片阳光,就是新的生活,希望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能重新看到你美好的笑容。”

    说完,他大步走出了花房。

    林凤冲、楚天瑛和马海伟也随即走了出去。

    只剩下了一个田颖。

    田颖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似乎还不敢相信刚刚发生过的一切是真的,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慢慢地走出里屋,走到门口,伸出手,轻轻地推开了门。

    一道亮光,照耀得她不禁朦胧了双眼。

    黑夜早已过去,初升的太阳喷薄出橘红色的波浪,在远方的大地上滚滚地奔流着、汹涌着,头顶上深蓝色的天空正在一点点变得蔚蓝,几朵足以涤荡胸襟的云,正舒展开一片片狂放不羁的雪白。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08: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美好而全新的一天。

    田颖望着远处那块银白色的镜面,那是渔阳水库涨出的水越过大堤,淹没了大池塘,淹没了土坡形成的水泊。

    就在那里,在坡顶上的防洪沙包最下面,藏着我准备用来射杀赵大的另一支狙击步枪。那天晚上,由于突然听到大池塘里翟运的喊声,我知道事情有变,想进大池塘里看看,便把枪匆匆藏在了那里,甚至来不及带走枪套——那上面可是留下了我无数的指纹。现在好了,被水淹没之后,什么指纹都会冲刷净尽,我涉入此案的最后一个证据也成功地销毁了!

    她仰起头,嗅到了雨后大地散发的香气,那是泥土、青草和鲜花糅合出的芬芳,苦涩、香甜而自由!

    自由!

    我,终于获得了解脱!

    她的脸上绽开了无比欢欣的笑容。

    开始新的生活吧,回到久违的阳光下,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再见了花房,再见了《乌盆记》,再见了大池塘,再见了你们的和我的罪恶。

    她最后遥望了一眼那片淹没了大池塘的水泊——

    猛地,她颤抖了一下。

    田颖,呼延云看了好几天的天气和水文预报,才选择今天找你谈话的。

    楚天瑛的话,忽然回响在了耳际。

    看了好几天的天气和水文预报。

    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从心底激荡出的热浪,模糊了她的双眼……

    “最终是谁拯救了我?最终是谁让我能开始新的生活?是那个杀死赵大的人。这不正证明了,让一个人获得解脱和新生的,不是推理——”她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而是杀戮,是杀戮!”

    “不是的,小姑娘,你听我说——”呼延云轻轻地说——

    田颖转身就走,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一个人用“小姑娘”称呼她了,这个词那么亲切,那么温暖,让她的热泪瞬间盈满了眼眶。她忽然无比辛酸地意识到,其实她才只有21岁……

    她听见了呼延云后面的话。

    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真希望……

    “不是的,小姑娘,你听我说——”呼延云轻轻地说,“真正能够让一个在乌盆中苦苦挣扎的人,获得解脱和新生的,不是杀戮,而是推理。”

    (全书终)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19: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