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lack白夜

《严禁剧透症候群》脑洞非常清奇(完结),So signs can't be missed!作者:柾木政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完望的话,我们回到了房间。不知为何,岭司也跟了过来。

    小爱的表情十分嫌弃。

    “......啧、老哥跟来干嘛?这可是两位女生的房间。”

    “我只是想听到更详细的说明而已,别那么一脸嫌弃嘛──”

    这样吗。但在说明之前,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诶,小爱。房间好像变暗了?”

    可能是我的错觉,房间里似乎比之前暗了些。

    “真的吗?我没看出来。”

    我仰头看了看天花板的灯,正闪着明亮的光芒,看起来还没到报废的时候。

    “我为什么这么觉得呢──啊、我明白了。窗外的树枝变多了。不是房间变暗了,而是窗外变暗了。”

    “哦?是不是风吹的?”

    小爱走近窗户,树枝几乎就要碰到窗户,只有毫厘之差。

    她伸手要触碰树枝,但突然停了下来。

    “这是,等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小爱指着窗框,有一片叶子掉在那里。

    “昨天开窗的时候,这里还空无一物,为什么现在会有叶子?还很嫩,应该刚刚落下。”

    “难道有人......打开了这个窗户?是马场管家吗?”

    “无论怎么热心,也不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进来吧。这个房间的钥匙,在优手上吧?”

    “没错。”

    “想起来了,我们初次被抓走后,逃到走廊再度遇袭的时候,优似乎说过我渴求着你的身体什么的吧?”

    “啊,真是个热辣女孩。”

    “闭嘴!我真的没这么做。那个,难道不是犯人做的吗?当犯人在船屋弄昏我们的时候,便拿走了这个房间的钥匙,进来打开了窗户,想要放回钥匙的时候,我们已经恢复了意识。”

    “为什么犯人要悄悄进入这个房间并打开窗户呢?”

    “一语中的,犯人一定有进入此地的原因。目的是进入这个房间,所以才没有杀掉我们吧。”

    犯人到底想做什么?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突然注意到。

    透过窗外的树枝间隙,远处好像有什么在移动。

    我们使用的是面向东馆的房间,也就是说,从树枝的缝隙之间可以看到东馆。那里有什么在移动?

    我眨了眨眼,再次看向外面。

    一切发生在这个房间的对面,东馆四楼尽头的房间。与玄关相对,面向后院的那个房间也有窗户,从那里可以略微观察室内的情况。

    窗户上映照出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是普通的人影,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双手捂住脸,身体在微微颤抖。

    问题在,另一个人。

    那人披着斗篷,如同一个巨型晴天娃娃的黑影,也就是──那个袭击我们的怪人!

    虽然远得难以看清,但怪人正慢慢接近另一个人影。

    “诶,小爱,看那个!”

    我急忙叫住小爱。

    “嗯?怎么了,突然之间。”

    “快来快来!”

    小爱一脸迷惑地靠近窗户。

    但当她注意到对面房间发生的事情,便突然探出身体喊道:“啊,那是谁!”

    “小爱,可别摔下去哦。”

    我抱着小爱,聚焦于东馆四楼的景象。

    “发生了什么......?”

    坐在椅子上的岭司也靠了过来,盯着东馆说道。

    “咦,那是谁!”

    他也突然探出身体,和妹妹的反应如出一辙,不愧是兄妹啊。面对这道我永远无法追及的血之纽带,心中燃起了熊熊妒火。

    被我们三人观察的怪人正摸索着自己的斗篷,好像在急忙寻找着什么。

    但很快便找到了。然后挥起了手中的细长物体,难道说──

    怪人举起手中的某物,向对方挥了下去。

    被挥击的那个人影,如同断线的人偶一触即倒。

    怪人的头猛地转向,似乎在看向这边。

    随后慌张地甩动斗篷,消失在我们眼前。

    “糟、糟糕,被发现了!立刻行动!现在还来得及,我和优先下去,老哥就在四楼监视着东馆的玄关!那人若是逃向玄关,你应该能从走廊尽头的窗户看到!”

    岭司点了点头,说着“明白了”便快步走出房间。

    关键是要尽快下楼。我们冲出房间,正吵吵闹闹地跑下楼梯,却在三楼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咔嚓声。

    “发生了什么,咦咦咦!”

    阳介像在表演歌舞伎的六方一般,仅靠单脚跳出了房门,他看上去正好在更换袜子,听到我们的声音后便直接从房间冲了出来。在此之后,他拾掇好袜子,面向我们问道。

    (译注:“六方”是一种歌舞伎演出的用语,具体为使用极夸张的步法,两手和两足大幅度地摆动,表现走路的动作,走路的姿态)

    “发生了什么?”

    这次是正常的语调。发生了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不要突然来这么个整蛊登场!

    “其实......”

    小爱解释了一下。

    “什么!快走!”

    他的脸色随之剧变。

    阳介于是和我们一起下楼,到达一楼的时候。

    “又出啥事了?好吵啊。”

    聪不耐烦地打了个哈欠,从楼上缓缓走下。

    我们四人就这样走出屋子,当东馆的玄关出现于大家眼前之际,小爱抬头说道。

    “老哥!没问题了。”

    站在玄关正上方的四楼窗户处的岭司点了点头,然后消失于窗边。这样,就可以将犯人从玄关逃脱的可能性排除。

    之后我们奔向东馆,在此期间,没有看到任何人出入于东馆玄关。当我们到达玄关之际。

    “喂,怎么了?”

    从中传来了声音,随后现身的是感觉全身发烫的美由。

    “美由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没什么。这边人少,我只是想悠闲地洗个澡而已。”

    美由不再看着我们,而是将视线投向建筑深处。

    “瑠璃,到这边来。”

    她招手唤道,远处的瑠璃正东张西望地向着后院走去,却被这声呼唤停住了脚步,她虽然知道发生了骚动,却不知具体位置。

    瑠璃走近我们的同时,在T恤外面又套了件格子衬衫的翔太从西馆跑了过来,一分钟后,马场也来了。这下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不住了,我先走一步。”

    “等老哥来了一起去比较好吧。”

    小爱阻止了性急的阳杰。

    马场看着玄关旁的水泥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才刚刚粉刷过屋檐底,就有人踩进去了。”

    昨晚聪趴着的地方留下了无扣白衬衫的印痕,聪看到此景面露苦色。

    “我想了想,刚才这里有这双......吗?”

    美由看着玄关前的拖鞋。

    “我来的时候这就一双鞋。我猜这双是知也的,这双则是我的。”

    玄关共有三双鞋。皮鞋、高跟鞋和拖鞋。根据美由的说法,拖鞋刚才并不在那里。

    “那么,有可能是犯人的......”

    小爱目不转睛地盯着拖鞋,此时身边传来声音。

    “怎么了?快上去吧。”

    最后到场的是岭司,于是我们便一起前往那个正对着西馆的东馆四楼房间──目睹了惊怖一幕的房间。除了真寻、望、晴美,全员在场。

    “也许可疑人物就这样混入队伍了,我在后面盯梢,走吧。”

    翔太让大家先上去,自己留在队尾。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哦。”

    美由却不合时宜地耸了耸肩,一脸嘲讽地脱口。







    我们到了房门前。

    “犯人可能还在里面,我先进去,其他人都退后。”

    平日嘻嘻哈哈的岭司,此刻慎之又慎地握住了门把。

    “行动!”

    门被瞬间打开。

    岭司立刻靠在墙上,环顾室内。

    “从入口观察存在危险的视野盲区,稍等一下。”

    这么说着,他开始在室内侦查搜索,这话让门外的人们面露惧色,小爱却闷闷不乐地说道。

    “得了吧。我可不认为达成目标的犯人会继续呆在这个房间。”

    ──达成目标。

    没错,在房间的中心,知也倒在地上。



    就像我们之前所见。

    知也仰面倒下。

    而且,这次也一样。知也的身上倒着一个巨大的全身镜。犯人再次将颇具重量的东西放在被害者身上逃走了。

    全身镜之前应该是贴在墙上的,房间深处的墙壁上有块镜子形状的浅色印迹。犯人就是从这里扯下全身镜,放在被害者身上的吧。

    为什么犯人一次又一次地把重物放在被害者身上?这其中一定有何含义......

    不过,全身镜并不是造成致命伤的原因。

    知也的胸部插着一把刀,刀柄正微微起伏着,刚才那一幕果然就是犯罪的瞬间。

    “他还活着。”

    小爱赶紧跑过去,把全身镜移开,抱起知也。

    “发生了什么?谁干的?”

    知也极度痛苦地低语着。

    “......斗篷人,撕破衣服,拿出刀......”

    “你觉得是谁?”

    知也虚弱地摇了摇头。

    “男人?还是女人?这也不知道?”

    但知也并没有理解这段话的深意,毫无反应。

    在这之后,他无力地伸出手臂,指向房间深处。那边只有一张玻璃桌和窗户。

    “怎么了?那里有什么?”

    “犯......犯人......”

    知也只说了这些便垂下手臂,脑袋也耷拉着,就这样不再动弹。

    “竟然在我的眼前......”

    小爱的双眼盯着扎在知也身上的小刀。

    “那个,知也先生刚才说了『撕破衣服』什么的吧?这有点奇怪吧?”

    “嗯,是啊......也许是撕破了斗篷?”

    但小爱歪着脑袋说道。

    “这样的话,应该会说『撕破斗篷』吧。『衣服』的说法有点模糊呢,难道是没见过的服装?”

    “啊,是吗。”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斗篷并不常被称作衣服,小爱则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说到底,会有人这么在意撕破衣服吗?”

    确实呢。

    犯人手忙脚乱地取出藏在身上的凶器时,将所穿的衣服撕破了。即便如此,会特意在遗言里提及吗?

    对于知也来说,为何这件事的印象如此深刻?或许,撕破衣服的行为有着独特的寓意?

    若是被撕破的衣服留下了碎片,或许会留下什么线索,但却一无所获。

    “已经逃走了,房间没人。”

    检查完毕的岭司回来了。

    “或许还潜伏在馆内某处。”

    对于小爱的推测,岭司点头表示同意。

    “没错,我先去馆内检查,你们都在这里等着,爱也是。”

    “一个人?我们也去。”

    “不行,太危险了,留在这里。”

    岭司伸手制止小爱,他的眼神似乎在传达着什么。

    言外之意是,逃跑的犯人就在我们身边的可能性高于藏身馆内,他暗示我们在此监视。

    小爱点头表示理解。

    “拜托了。”岭司这么说着走出房间。



    “馆内果然空无一人。”

    尽管如此也很小心谨慎吧,岭司的额头满是汗水。

    “我会去调查此人的逃跑路线,但至少不是玄关。”

    “因为鞋子还在?或许穿着别的东西逃了。”

    小爱反驳道,岭司摇了摇头。

    “不。原因不在于此。正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事先的准备才尤为重要。”

    岭司从口袋中拿出胶带。

    “我走的时候偷偷把这个贴在玄关,如果有人开门就会破裂。但现在还是保持原状。”

    我再次环顾在场众人。

    这些人中,谁是犯人?






    我们决定再次搜查知也的房间。

    作为服装设计的专家,他的房间装点着各式各样的衣物。

    室内放置着三个沉重的金属半身模特。看来知也的重点领域是女装设计,这些模特都是女性体型。

    如果我有这般迷人的身材,就能成功诱惑小爱了吧?注视着身材曼妙的模特,我陷入深思。

    先不谈这个了。我们在西馆目击了犯罪并率先下楼,与此同时,一直在四楼走廊的窗户监视东馆玄关的岭司,始终没有移开视线。

    但无人出入玄关。

    当岭司下楼的时候,轮到我们确认无人从东馆出来。也就是说,犯人无法从玄关逃走。

    犯人注意到我们目击了犯罪,才没有使用玄关吧。岭司设置的胶带也没有破裂,这就排除了在我们入馆后,犯人通过玄关逃走的可能。

    “能否从这扇窗户挂绳逃离呢?知也先生也指着这里呢。”

    小爱正在观察的窗户,并非正对着西馆的那扇,而是位于知也指向的玻璃桌后面,一扇可以俯瞰后院与森林的小窗户。

    “从这里逃的话,能从我们的房间看到吗?”

    岭司回应道。

    “这里是死角。如果犯人从此处离开,我也无法目击到。”

    “原来如此。那就很可疑了。”

    小爱从小窗户伸出脑袋往下观察,我也从旁边张望着。

    “......虽是这么想的,但不太可能呢。”

    对于小爱的判断,我也只得点头。

    馆的后壁看来还没进行维护,墙上爬满了细细的藤蔓。

    小爱伸手拉了拉藤蔓,蔓条随之断开。

    “太细了,一扯就断。即使以绳子迫降,也必须要将脚抵在墙壁。但下面并没有断裂的藤蔓。但是,知也先生又为什么要指着窗户留下『犯......犯人......』的遗言呢?”

    犯人看来并不能通过窗户逃走。

    毕竟这是四楼,也不能直接跳下。

    “屋顶门的钥匙,我还拿着呢。”

    岭司拿出钥匙,发出了叮当的声音,而且逃到屋顶无异于是作茧自缚。

    “既然并非玄关,那犯人就是从浴室逃出去的吧......但,等等?美由小姐应该就在那里......”

    针对我的疑问,小爱立刻给出了答案。

    “是从男浴室,还是悄悄从女浴室出来的呢?洗澡的时候,视线和听力都会被阻塞。无论哪种情况,看来犯人就是从浴室逃出去的。”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小爱,即使从浴室出来,犯人可在玄关留下拖鞋了哦?难道是赤脚出来的吗?”

    “说不定还带了一双鞋?”

    但马场否认了这个想法。

    “郁美女士死后,浴室入口的鞋子都被撤走了。但浴室里还有橡胶靴,也许是用那种鞋逃走的。”

    “马场管家,快去看看橡胶靴还在不在!”

    马场立刻朝浴室跑去,片刻之后便回来了。

    “对不起,因为有好几双,我不确定有没有被带走......”

    “好吧,也没办法。但既然没从玄关出去,肯定就是浴室了。”

    从浴室逃走的犯人。接下来去了何处?难道就这样云淡风轻地回到我们身边了吗?



    “爱,看这。”

    岭司指向桌面下方的板子。

    那里放着一本白色封面的笔记本,看起来相当陈旧,仔细一看,还有些泛黄。

    “这是,被阳光照射的结果吗......?”

    岭司凑近笔记本的封面。

    乍看之下以为封面上写着文字,其实更像是玻璃桌上某张写有文字的便条,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纸面上的文字挡住了光线,在其下方的笔记本封面,没有被光线照射的地方则出现了字样。

    小爱也看着笔记本的封面。

    “确实呢,但难以看清全部。D?M?知也先生在临终前所指的并非窗户,而是这个?这个指明了犯人吗?”

    笔记本上的文字,大概是以英文字母书写的『Dxxx Mxxxxx』。

    由两个单词组成,第一个单词以D开头,有4个字母,第二个单词以M开头,有6个字母。只有字母D和M可以辨认,其他字母都不太清晰。此外,笔记本内没有任何内容。

    岭司于是说道。

    “......很像是死前留言(dying message)呢,看这个。”

    他拿起书架上的一张信纸。

    信纸上写着『Dear My Girl』这几个单词,下面还留有大片空白,想写些什么时被突然袭击了吗?小爱疑惑地歪了歪头。

    “『Dear My Girl』吗,的确很像这个。那知也先生到底想说什么呢......?”






    在一番调查后,我们决定召集全员一起讨论。

    正当小爱准备说明之际。

    “等等,我也要参加。”

    望在真寻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进了房间。尽管如此脸色依旧十分难看。

    ──在那个房间里的,就是真寻吗?我讨厌产生这般想法的自己。而且理由还是『真寻被设计了那个』,会考虑这点的自己,真是卑劣无比。

    “美智驱和取手小姐,不用在意我。”

    真寻的意志坚定无比。小爱点头说道:“别勉强自己哦。”

    之后,小爱开始说明现场的难以理解之处,最后也提到了那个谜之信息。

    阳光照射下的笔记本封面,阴差阳错地印着某些信息;知也则在死前指着笔记本的方向;岭司找到了一张信纸,上面写着『Dear My Girl』。

    美由对此饶有兴趣地开口说道。

    “『Dear My Girl』吗......『Mxxxxx』并不是六个字母的单词,而是短语My Girl呢。那么My Girl指的是谁呢?还好是Girl呢,对方年龄并不大。”

    但阳介提出了反驳。

    “等等,这个想法有点牵强吧。”

    这家伙完全不懂,整个优&爱系列就有很多牵强之处。

    仔细一看,小爱的表情也有点难为情,看来在想和我一样的事情。今后也要做更多牵强难堪的事情哟。

    阳介继续说道。

    “My Girl的话,应该会有空格,G也会大写。无论在笔记本上的印迹多么模糊,若D和M可以辨认,G也应该能看清。知也所指的那个信息和那张信纸完全无关吧。”

    美由也不是不能理解阳介的反驳。

    “也有道理,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

    阳介一脸得意。

    “Dxxx Mxxxxx对吧?不是有个完全吻合的人吗?”

    他的目光转向真寻。

    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阳介的毛衣下摆破了。哪里刮到的?还是被用力扯坏了?

    在我做出思考之前,阳介便开始攻击真寻。

    “笔记本上的留言,最初的意思我们不得而知。但既然是知也所指的东西,肯定是关于犯人的线索。『Dxxx Mxxxxx』不就是『Date Mahiro』,也就是伊达真寻吗。果然就是死前留言。”

    (译注:伊达真寻的读音为Date Mahiro)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说,真的吗?

    真寻拼命地左右摇头。

    “不可能......我没做!”

    “真寻的话也有动机呢,不是因为遗产的事情被记恨和袭击了吗?这就是你的反击吧?”

    “别胡扯了!我什么都没做!”

    “那么,那条留言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不知道。”

    被这么一说,真寻也无言以对。对于一筹莫展的真寻,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真寻果然很可疑吗?不,我还是无法相信──

    在此期间,言语的暴力正不断升级。

    聪也不长教训地搭腔。

    “闭嘴吧。你个偷情野种,就因为这个瘟神我才这么倒霉的吧。本以为老头就快死了才去贷的款,结果为什么你这家伙成了继承人?还带了个孬种婚约者来,真是......”

    望也成了攻击的对象。

    “这家伙肯定就是犯人,赶紧给我逮捕真寻,一旦被逮捕也就失去继承权了吧。就算把望痛打一顿扔出去,这家伙也不敢说什么吧。”

    就这样,聪说出了残酷之语。

    “真寻,你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生──”

    沉默笼罩全场,就此给予了所有人反复体味聪话语的时间,这太残酷了。

    真寻一时间呆立不动,却还是双手掩面,跪坐在地。身体颤抖不停,抽泣声从指间咿咿传来。

    此时此刻,有人站到聪的面前。

    望。

    “啊,你想──”

    一瞬之间传来了重重的声响。望猛地一拳打在聪的脸上,聪不由得摔倒在地。

    “好疼啊!你他妈在干什么!”

    望没有回答,而是抓着聪的衣领,强行拎起。

    “给我闭嘴!为什么从未考虑过真寻的感受!”

    “呸,软蛋还敢......”

    聪的脸上又挨了一脚。

    “呃,喂,你他妈要干什么!警察先生,你看见了吧,这是伤害罪!”

    聪毫不害臊地寻求着岭司的帮助,但后者──

    正倚在墙上,噘着嘴凝视虚空。

    被呼唤着才猛地回过神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尽管我有许多想说的,居然中途开小差什么的,一如既往地耍酷什么的,但这种做法才是正确方案啊!

    望的暴力行为因此被放过一马,这种耍酷也不坏。

    但是,这里还有更酷的人。

    望瞥了一眼聪,随后逐一检视着众人的脸,

    “都给我适可而止!你们怎敢做出这种事!绝不饶恕。我会像个男人一样,为了守护真寻而战!”

    ......诶?

    “我──不,我会像个男人一样!”

    (私は──いや、僕は男らしくなります!)

    ......这、这是!难道说!

    “我──不,我会像个男人一样!”

    (僕は──いや、俺は男らしくなります!)

    ......终于!随着换行而改变的第一人称象征着望的成长!

    “我绝不会让真寻再度落泪!作为婚约者,作为未来的丈夫,我一定会守护真寻!”

    望突然变得十分可靠。而且,这个是!

    此时,真寻抬起头,似乎要做追击般(向谁追击呢)说道。

    “望......我不过是个,情妇的女儿,为什么你......”

    诶,女儿?这位也?

    望轻拥着仍在抽泣的真寻。

    “至今为止,真的很抱歉。我一直以来都活得不像个男人。但是从此刻开始,放心吧,我再也不会让真寻你伤心了。”

    真寻凝视着望的脸庞,抱紧对方。尽管望的身材纤细如柳,却怜爱地拥抱着真寻。真是可靠呢。

    嗯,所以,嗯。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出现,像个男人、女儿等等超级简单明了的词汇!

    难道说这是......!我转向小爱说道。

    “小爱!这是叙述性诡计啊!终、终于揭晓了啊──!原来、原来是这样啊,伊达真寻是女性,美作望是男性呢!由于被巧妙地隐藏着一直没能发现呢———!”

    “一派胡言!早就大白于天下了!到底有谁没发现?”

    我抱着双臂感慨道。

    “原来如此,一位原本胆小、软弱的订婚男,因自己对婚约者的守护之决心而颇具男子气概,为此才特别使用叙述性诡计啊。”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搁那议论个屁啊!所以是这样吗?叙述性诡计跟事件毫无关联真的可以吗?”

    “小爱,望的成长被叙述性诡计描写的绘声绘色就够了!望的决心,正是将二人导向幸福结局的──事件哦。”

    “感觉有点牵强啊!”

    “你就这么希望诡计和事件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吗?给我好好配合,你可是名侦探。”

    “会有侦探被叙述性诡计吓到吗!”

    “够了够了!我们不是一直考虑着读者视角吗?来吧,就当是慰劳那两位一直以来的努力吧!”

    “嗯,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无法拒绝啊。”

    虽然与这对情侣的相处时间不长,但我们一直看在眼里。

    “好,决定了!在失去严禁剧透的必要之后,便是将惊讶尽情倾泻!将此刻铭记在心吧!”

    小爱和我互相点了点头,展现出最大程度的震惊。

    “优,优!你知道吗?我,真的完全没有发现啊!”

    “小爱,我也是!诶,真寻竟然是......女性啊!这么一想,确实有些不显眼的线索呢。”

    “真的非常非常不显眼呢,这么一想,真是近乎完美地将其隐藏起来了呢。真是既没有过分露骨也并非淡而无味,处于一种绝妙的平衡中呢。哎呀,被彻底骗到了呢!”

    “确实如此呢小爱!我也完全没察觉到!被骗的感觉真好呀!”

    啪,我和小爱相互击掌。

    “确实!就是这种,这种快感!”

    我们回忆着那段无论读到什么都会大吃一惊的时光,拥抱在一起。

    那段目眩神迷、眼花缭乱的日子,好想重来。

    哦对还有一位,赶紧给我做事。

    “快上,老哥!”

    被小爱拍了下背,岭司不情愿地出发了。

    “望......你......居然是男的吗!这种,这种事情......!”

    “诶,您才知道吗......”

    “这么一想,真的有许多蛛丝马迹呢。没错,自己眼中的世界,即使于己而言是为真实,却未必就是事实。没错呢,警察这一职业亦是如此。在众多的真实之中探寻事实,此为吾之工作。虽然怀疑一切眼前之物难免伴随着痛苦,但托你的福,我还能继续下去......谢谢你,望。”

    “美智驱先生......”

    二人紧握着对方的双手,小爱则开口说道。

    “感觉有些意义微妙!给我嗨起来!”

    结果岭司还是更看重耍酷。



    于是,被巧妙地隐藏于全篇的谨慎伏笔所设计的叙述性诡计,揭示了二人幸福的未来。

    “小爱,我想,这对新人绝对会幸福的。从现在开始,望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守护真寻的。不光因为被揭示的叙述性诡计,只要看到那般义愤填膺的望,就肯定会这么想吧,人心的成长,被震惊四座的叙述性诡计表现得毅然决然......”

    脑袋被敲了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别再添加奇怪的解释了!”

    “为什么呢,小爱不想祝福真寻和望吗?”

    “当然想啦!”

    “对吧?毕竟,一时的惊愕是为了最终的幸福才存在的,正因为一直紧绷着严禁剧透的立场直到此刻,我们才会在这对情侣的转折点大受触动。果然剧透必须严禁呢!那么小爱,念出标题吧!我们一起──预备,三、二、一!严禁剧透症候──”

    “一起念个屁啊!”

    为什么啊!不过还是要恭喜一下望和真寻。






    甩开不明就里的众人视线,我们走进了望的房间。

    “尽管是这种时候,恭喜恭喜。”

    小爱举起盛满果汁的杯子,我也跟随她的步伐。

    “成功地隐藏了叙述性诡计,恭喜恭喜。”

    “成功个屁。”

    我们碰杯庆祝,望看着要喝不少,他的杯子很大。

    架子上的两只玻璃杯,果然分别属于望与真寻。

    “你们以为我这样的女孩会豪饮一番,而望这样的男孩胃口会很小吧。”

    真寻抱怨着,但看上去很幸福。

    “嘛,会那么想也很正常。”

    望苦笑着,握住大杯子喝了一口。

    “已经没事了吗?”

    小爱问道,望则挺直身子。

    “我已经不是过去随波逐流的自己了。可以的话,我想和这里的人好好谈谈,绝不能再让真寻独自一人、孤军奋战了。”

    “望......”

    真寻低下头,岭司轻轻地吐了口气。

    “望,今后才是关键呢。”他像毕业典礼上的老师嘱咐着。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美智驱先生,谢谢您。”

    对于望的低头致谢,岭司显得有些害羞。

    “得了吧,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依旧是耍酷的语气。二人的未来,已然尘埃落定。

    而且,叙述性诡计的二三事,也已尘埃落定。

    那么,剩下的就是。

    只要看到小爱眼中那熊熊燃烧的烈火,便不言而喻了吧。

    “为了守护完美结局,我们来为其善后吧。”

    “正是如此。”

    守规矩的小爱好可爱啊,必须要解决事件呢。



    是的,事件尚未被解决。

    望和真寻看上去很是疲倦,所以我们回到了房间。

    “结果,已经揭示了叙述性诡计呢,不过我还是觉得会在别的地方起作用。”

    “说的也是,但还是有很多诡异之处吧?比如最初的那起事件,铜像被用作凶器。”

    “以及T恤的孔洞位置。”

    “嘛,反正就是某种物理诡计。”

    小爱瞪大了眼睛。

    “喂!你那执意隐藏叙述性诡计的坚决去哪了!”

    “但,就是那么一回事吧。终于要落下帷幕了,再听听岭司先生的说法吧?”

    尽管才刚分开,我还是把岭司叫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事?”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老哥也说下你那边至今为止都发生了什么吧。跟我们一起的时候就算了。”

    “这样啊,就是我们各奔东西之后吧?”

    “单独章节呢。耍酷的招式黔驴技穷之后,你就只剩下拐弯抹角了,现在给我好好聊。”

    “啊,真难堪啊。”

    岭司挠了挠头,看来也有所自觉。

    “唉,真是个靠不住的警察。快去找到更多通往真相的伏笔吧!而且,老哥的章节挺频繁的不是吗?”

    “确实。与望同行、和聪的浴血奋战、面对美由女......美由的诱惑轻松避开的我......”

    明明已经听过一次,他还是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全是以岭司的第一人称叙述的章节。

    身为名侦探的小爱突然歪着头打断道。

    “老哥,每当提到美由小姐的名字,你都会有些紧张吧?你喜欢她吗?”

    岭司的脸色瞬间变了。

    “是、是吗?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这隐瞒的方式跟本作的叙述性诡计一样,拙劣不堪、愚不可及。

    “给我藏好一点!真没办法啊。”

    在小爱的速攻之下瞬间暴露了。

    “撇开这个不说,总觉得有什么违和感......嗯?”

    小爱突然默不作声。

    “稍微思考了一下。确实,有点不对劲,难道说......”

    小爱再次陷入沉思,片刻后低语着“原来如此啊......”睁开了双眼。

    随后面向我。

    “优,我们和真寻相遇的时候坐的是哪趟电车,你还记得吗?”

    “诶,大约九点半左右?”

    “谢了。老哥,你和望来到车站的时间呢?跟我们没差多少吧?”

    “啊,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

    听到这些,小爱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这样啊。又前进了一步呢。但是,之后的那一步还看不清。知也先生的事件,还无法完全解释呢。”

    小爱抱起双臂,紧皱眉头。

    “我和小爱的关系,也想更进一步呢。被绑在某地的时候,明明努力想要有所进展的。”

    “硬要有所进展可不行!”

    也就是说徐徐图之就可以接受吗,对于那缓缓推进的未来,我止不住地亢奋。

    “那一刻,我们仿佛融为一体。从森罗万象之中解脱,全身似乎都一丝不挂了。”

    “这怎么说都不可能吧。”

    “但是小爱,我在那之后可是立刻想起了自己的助手职责,拼尽全力地挺背,用头槌逃出生天了哦?从没想过自己的脑袋那么硬......呃!”

    我用头槌撞向房间的墙壁,然后──

    失去了意识。在最后时刻、我在、干什么?



    苏醒之时,一张素昧平生、面色铁青的脸庞正凝视着我。

    “优,没事吗!”

    “是、谁?”

    接二连三的耳光向我袭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许忘!我是美智驱爱!”

    啊!记忆豁然开朗,我回忆起了一切。

    “小、爱......我,我昏迷了......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小爱的表情顿时扭曲变形。

    “虽然一瞬间有点担心,但九成九都是对你的无语!突然在搞什么啊!”

    “有点奇怪呢。看来只有在危机面前,我才能发挥力量。就像只有在故事的结尾,侦探才能找到真相一样。”

    “闭嘴!”

    “只要条件齐全,我还是能作为助手,助小爱一臂之力的。”

    小爱瞬间僵硬不动。

    “......优,你刚才说了什么?”

    小爱一脸认真地问道,难道她终于察觉到助手的重要性了?

    “嗯。只要条件齐全,我就能帮助小爱。困境亦是机会!”

    “对,就是那个!”

    小爱瞪大眼睛,紧紧抱住我。

    终于啊,小爱变得如此坦率......为了不输给她的力气,我也以拥抱回应。

    “这样啊,违和感有两种呢。”

    在这梦寐以求的拥抱之中,我根本感受不到任何一种违和感,完全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但是,只有一点我确信无疑,我将其倾诉于她。

    “我与小爱的关系没有一丝违和感呢。”

    “你这家伙,刚才不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还问着『是、谁......?』不是吗!不过这倒给了我线索,结果是好的就算了。”

    “诶,这样吗?那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有没有违和感──”

    “之后会洗耳恭听的现在就别叽叽喳喳了!快点召集全员!哦对,老哥!”

    “什、什么?”

    小爱把岭司招呼过来。

    “只不过被美由小姐在半夜搭讪了一下,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从哪看到的?”

    小爱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背。

    “优,交给你了赶紧行动吧。”

    明白!使命必达!

    我以秋风扫落叶之姿将大家迅速汇聚一处,作为助手流汗也是件至福之事!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09: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揭晓『严禁剧透症候群』的真相





    “各位,感谢你们抽空前来。”

    小爱站在众人面前,鞠了一躬。

    我则坐在最后一排,双臂交叉,注视着小爱。这就是所谓的守望男友风吧。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我故作冷酷之态。

    不过,周围人的反应却各不相同。

    相互依偎、亲密无间的望与真寻。板着脸,不情愿地坐在椅子上的阳介。

    面露妖艳风情、目中无人之笑容的美由。松松垮垮,打了个哈欠的聪。

    挺直身子、正襟危坐的翔太。默不作声地守在角落的瑠璃。在她身边紧握手帕,一脸担忧的马场。

    阳介和聪都怒气腾腾地盯着小爱,这态度太过分了!

    唉,这也是美少女高中生侦探的必经之路啊。

    就在此刻,最后一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让大家久等了。肯定会听到很有趣的事情呢,赶紧开始吧。”

    拄着拐杖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晴美。

    小爱对晴美轻轻点头示意。

    “好的,先来谈谈这次的连续杀人事件吧。第一起,秀一先生在中庭被铜像刺死的事件;第二起,郁美女士在仓库被杀害的事件;最后的第三起,知也先生被谜之怪人袭击并杀害的事件;还有个番外篇,我和优被监禁的事件。首先是这些事件背后的原因,关于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吧。”

    “真寻与望的婚约吗?”

    阳介答道,小爱点了点头。

    “没错。真寻和望将继承伊达家的财产,因此二人多次陷入危机,但此刻却平安无事,那些反对这桩婚事的人却相继殒命。这代表什么?”

    聪不怀好意地说道。

    “真寻和望是共犯吗?所以当知也被杀的时候,他拼命指向笔记本上的信息。”

    小爱摇了摇头。

    “在被严加提防也是理所当然的情况下,我不认为这二人能犯下罪行。”

    而且『被设计了叙述性诡计所以很可疑』理论在这次并不适用!必须重新考虑!

    “那么切换下思路如何?为了真寻与望,有人不惜弄脏自己的双手。”

    “诶......!”

    这一家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我也不禁左顾右盼。

    “回顾下事件吧。首先,当我们到达此地之时,秀一先生的尸体倒在中庭。而且还被从东馆屋顶坠落的鹤铜像刺穿了胸部,现场也存在着可疑之处。这么说起来,使用铜像作为凶器就很诡异,T恤上的孔洞位置也很是奇怪。而且犯人好像还将秀一先生的运动鞋换成了拖鞋。这些怪异之处,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小爱的话语戛然而止,这一瞬间的静默,将我内心的期待拉满。

    我以闪烁着夺目之光的双眼,从后排射向小爱。

    “结论是:秀一先生并不是被犯人杀害的。”

    “诶?”有人发出了惊呼。

    “铜像位于东馆的屋顶。秀一先生的死,也跟屋顶脱不了干系呢。如果秀一先生计划用绳子跨越东西馆的屋顶,就这样潜入望的房间呢?如此便能伪造出自己身在东馆的不在场证明。秀一先生打算杀害望。”

    听到这话,望瞪大了眼睛。

    “那么,若是走错一步......”

    “没错。那天晚上,望悄悄离开了家对吧?秀一先生则误以为望还在房间里。”

    “若是在家就危险了......”

    “确实如此......呢。但他失败了。秀一先生在东西馆屋顶的铜像上分别系好绳子,计划潜入,但是出了差错。在秀一先生快要到达西馆之际,连着西馆铜像的绳子突然脱落,东馆的铜像也意外崩落。失去了两端的支撑,一般来说会这样直接坠落,但绳子碰巧穿过巨树,偶然地卡在粗壮的树枝上,才免遭摔死。结果就是──”

    小爱将双拳相碰。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群及公众号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18: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