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推荐] 青囊尸衣3《残眼》--1300年前药王噬嗑针重出江湖--作者:鲁班尺[大作归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0 23: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3章 阴兵军团

西峰之巅,暮色降临,阴风习习,杀机重重。

猪妖硕大的脑袋,圆圆的眼睛射出犀利的目光,面如冰霜,语气冷静:“对抗黄老魇的请过来这边。”

人们心中都明白单打独斗都不是黄老魇的对手,只有大家同心协力聚在一起,方有可能与其抗衡。

古空禅师和老白站在了猪妖的身旁,舂衣仙恨黄老魇杀了鬼薪白粲,于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黄老魇双手袖起冷冷问道:“杜十娘,老夫爱惜你的美貌,故而得以留命至今,难道也要参与他们一起忤逆犯上么?”

杜十娘淡淡一笑:“黄老魇,妾身之命微不足道,当以天下苍生为重。”说完毅然迈步走向了对面,关教授和柳十三紧随其后。

此刻,西山峰顶一侧积聚了猪妖费叔(紫魔)、杜十娘(黄魔)、古空禅师、老白(白花蛇精)、关教授(斗尸)、柳十三、舂衣仙和以及豹哥、小林子等人。

虚空帮助寒生搀扶起薛道禅和贾道长送至墨墨、老祖的身旁,并与鬼婴沈才华一同保护着所有的伤者。这场所谓的“正义之战”,虚风道长并不想参与其中,这也正是其滑头之处,凡事斟酌利弊不做吃亏的事情。

寒生的“蝇眼神功”只是跑得快而已,与高手对阵并无实际用处,所以唯有默默的站在一旁护着兰儿。

猪妖望着身边的寥寥数人,心下暗自寻思着,青魔薛道禅和贾道长身受重伤不能参战,否则己方实力会增强不少。

悬崖边,有良与二丫相互搀扶着站在原地未动,左臂不断传来的阵阵痛楚仿佛在提醒他,这山巅之上的所有人都各怀鬼胎。现在说什么国家大义,天下安危,可就在前一刻还想着置自已和二丫于死地而后快呢。

“哈,你们聚在一起最好,省得老夫一个个的收拾。”黄老魇目光惋惜的望着杜十娘,口中不禁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桀桀桀......”猪妖蓦地发出怪叫,他知道黄老魇一旦启动七彩魇芒护体则难以攻破,所以先发制人的张开鼻孔“噗噗”喷出两道紫气。

杜十娘也同时出手,一团黄色的毛线球掷向半空,两根毛线针如飞梭,线头左右穿插瞬间将黄老魇玄衣熏裳上缚满了坚韧的毛线,连同双手和断脚捆绑在了一起,随即化为一层黄色的硬壳将其禁锢在里面。

黄老魇嘴角边现出一丝冷笑,身子动也未动,仿佛根本不屑一顾。

说是迟,那时快,猪妖的紫色真气束已然抵近黄老魇的面部,但见他猛然间张开大嘴“哈”出了一口魇气迎头罩上,那两道真气束瞬间失速停滞在了空中,并结晶为两根紫色的冰凌,随着“啪啪”两声脆响碎裂散落在了地上。

猪妖赶紧掉转身子,将黑不溜秋的屁股对准了黄老魇,肛门一松“吱”的射出一股紫色的臭屁直奔其面门,空气中顿时腥臊刺鼻。

黄老魇头顶上的法冠骤然飞起,斜刺里兜向那股紫屁,“咝咝咝”白烟升起,剧毒的紫色烟雾瞬间蚀穿法冠仍疾射而来。

黄老魇大怒,周身七彩魇芒暴涨,“嘭”的一声将身上的黄色硬壳震碎飞起到了半空里,随即身形晃动闪出三丈开外,避开了猪妖的剧毒紫烟。

古空禅师心中十分清楚生死关头在此一举,于是将十根手指全部塞进口中用力咬破,然后狂吸并喷出。霎时间满天血雾,将六祖慧能的“血禅”发挥到了极致,但闻空中梵音铮铮,如同大千罗汉齐吟,化作无数根声箭刺向了黄老魇。

有良在一旁见状不禁骇然,这梦遗大师的禅宗秘术果然高深莫测,自己就绝难抵挡得住。

黄老魇亦不敢小觑,双掌迅疾一搓手臂扬起,一团绚丽的七彩魇晕扶摇而起,在自己的身前铸成一道光墙。随着梵音袅袅,声箭刺入光墙之内“哔哔啵啵”一片静电闪烁,七彩魇晕虽然坍缩了不少,而响彻半空的梵音也渐渐声杳,六祖慧能的“血禅”仍是不敌这只千年大魇。



老白见事不妙,于是身子朝地上一滚现出了原形,变成一条无尾巴的巨大白花蛇,游动着奔向了有良和二丫这边。

他断定有良这小子在神女峰下石洞内的《鼍鼓十巫图》中得到了“噬嗑”阴针,否则不可能轻易击败古空禅师、薛道禅和贾道长三人的联手进攻。现在情况危殆,猪妖他们看来是硬撑不了多久的,眼下或许也只有这个独眼傻小子的实力最强。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二丫的救命恩人,当年在驻马店的洪水废墟中找到了她,并送去了孙家源过胎,这样才有了今天汉中李家沟的李二丫。

“二丫,为了你肚里的孩子,你俩必须要设法逃出去。”老白来到他们近前恢复了佘天庭的原貌,异常诚恳的说道。

“黄老魇那么厉害,我们怎么逃得出去呢?”二丫发愁说。

老白微微一笑,附耳说道:“药王的‘噬嗑针’便可以杀魇。”

有良闻言心中一动,记得当初在佛崖寺,柳十三就曾经提到过药王孙思邈的“噬嗑针”是魔魇的克星,可就是不知道如何来运用。

“有良,噬嗑阴针在你手里吧?”老白悄悄问。

有良沉默了片刻,最后点点头。

“听我说,‘噬嗑阳针’被黄老魇炼化为纯阳内气,我们已经没法得到了,但只要‘噬嗑阴针’还在就有一线希望,起码保命无虞,”老白语气肯定,然后询问道,“这阴针如今藏于何处?”

“阴针并非实物而是一种远古真气,就在俺的体内。”有良回答说。

老白吃惊的望着他,心道怪不得在京城的那位憨叔家中没有搜到噬嗑阴针呢,原来其并非与阳针一样是实物。

沉吟半晌,老白思索道:“噬嗑阳针尚未被黄老魇夺去之前,在丰都鬼城我曾用其助二丫练功,大抵是以任脉承接远古老阳针气,”老白匆匆讲解道,“任脉为‘阴脉之海’,起于小腹内胞宫止于眼眶共二十四腧穴,若老阳太盛则易反噬,二丫便是如此。而阴针则需反之,以督脉承接其来自远古的老阴针气,循行二十八腧穴后在上唇内的龈交穴与任脉相交,若是老阴太盛也同样会遭到反噬。”

他说的没错,有良想自己就饱受老阴真气的反噬之苦,发作起来的时候如坠冰窖顷刻之间便会冻僵,那位清代奇人曾静便是这样死去的。

“如今你与二丫有过交合,汲取了她体内反噬的老阳之气,尽管只有不足二三成,但仍可与阴针中的部分老阴针气水火既济,二针合一形成可杀魇除魔的‘噬嗑气针’。”

“噬嗑气针?”有良不解道。

“正是,它是一种细如毫针的高速气流,快过声音的传播速度,因此对方还未听见破空声之前便已被击中,根本防范不了。”

“是从手指尖发射出去的么?”有良想起了梦遗指。

“不,是由任督二脉汇合的龈交穴发出。”老白解释说。

“如何以‘噬嗑气针’杀死黄老魇?”有良问。

“鬼门十三针。”老白郑重的回答说。



就在这时,听得“呼噜噜......”的一连串怪叫,猪妖胸前那片紫色的乳头突然同时膨胀凸起并相互间拥挤变了形,个别的还滴下了少许白色的乳汁。

黄老魇见状哈哈大笑,揶揄说道:“你这头猪妖到底是男还是女?”

猪妖肚皮一挺更不答话,那些密密麻麻的紫色乳头“呼呼呼”的喷射出大量的乳汁,铺天盖地的泼向了黄老魇,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诱人的奶香。

突然间,本已沉寂的梵音又起,但却是乱哄哄有如坊间茶寮鱼肆般人声嘈杂,已无佛门清净之音。禅宗至阳至刚的“血禅”遇上猪妖含有大量雌性激素的乳汁后,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从而导致了变异,但见古空禅师面色羞怯,脸颊上浮起了两朵红晕,令有良大感诧异。

此刻,“血禅”声箭重又化为鲜红色的血雾并与白色的猪乳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粉红色的雾霾笼罩住七彩魇晕,然后一块块的吞噬着,眼看着七彩魇晕正在迅速的缩小......

黄老魇大惊,急忙抬眼望去,半空中的黑色气团已经不再翻滚旋转,如同乌云盖顶般的笼罩在西峰之上,阴兵军团业已集结完毕。

他仰起脖子,冲着天空中发出一声长啸:“阴兵军团听令,替朕速速射杀此山之敌。”

顷刻间,乌云上下翻滚,随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如雷鸣般的军歌响起,“嗖嗖嗖”密密麻麻的铁矢箭雨从天而降......
发表于 2015-4-22 21: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4章 鬼门十三针望着满天如蝗的箭矢,黄昏的天空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众人都惊得是目瞪口呆。
“他们黑衣如铁,他们迅疾如风......”阴兵军团果然可怕之极。
“不好啦......”嘟嘟吓得魂飞魄散,慌忙的跃下老松树飞至沈才华的脚边,脑袋直往他的裤腿里钻。
“快用‘祝由神功’保护大家。”寒生急忙喊道。
“曷曷拏,阇羯奣奣叵……”鬼婴口中慌乱的诵起了“猪油神功”的第一式“鬼打墙”,想筑起一面无形气墙挡住那些激射而来的箭雨。
“小主人,用‘移花接木’。”灵胎突然从衣袋内探出头来急促的说道。
沈才华闻言迅疾改口:“怛伽阿阇嗔醯咄叱诃闼孕……”双手交叉于胸前,然后一指黄老魇。
此刻射向寒生这一边的箭雨随即掉转了方向,直奔黄老魇而去。
黄老魇大惊,双臂一震,周身七彩魇芒暴涨,随着“哔哔啵啵”的一阵脆响,那些箭矢穿不透魇芒纷纷折戟坠地。
杜十娘此刻早已抛出毛线团,竖起了一道黄色硬壳将自己和关教授、柳十三、舂衣仙以及身旁的豹哥与小林子统统包裹在了里面,如蝗的箭雨击打在上面“叮咚”作响,断箭落满了一地。
猪妖有紫芒在身,古空禅师则发出“梦遗掌”护体,两人在乱箭之中安然无虞。
有良也是如法炮制,右手掌心发出浓郁的老阴之气在头顶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伞形气泡用以遮蔽身体。
二丫瞥见媚娘的“尸体”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于是奋不顾身的抢上前将其抱了回来,紧接着箭雨如注,射在老阴气泡上面便随即被弹开。
草丛中的活师见状不对,小屁股一撅便向往画轴里钻,但她的中阳身已破失去了穿梭阴阳的功能,拱来拱去仍是无法进入虚空,有良探出右手将其拽来身边。
秦军的密集箭雨如蝗,西峰山顶地面上钉满了箭矢,楚大师的无头尸身上也插上了十数根翎羽箭,像个刺猬似的。
黄老魇双掌再次搓动,数道七彩魇芒分别射向猪妖、古空禅师和那座黄色的硬壳。
“嘭”的爆裂声响起,杜十娘织就的硬壳瞬间被炸碎了,一团黄烟随风飘散,里面的人全都暴露在了铁矢之下。
“嗖嗖嗖......”箭如雨下,此刻的杜十娘已是无处可避,但见关教授和柳十三两人默默的扑到了十娘的身上,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她挡箭。
“噗噗噗”十余支利箭刺入了两人的身体,霎时间鲜血四溅,但他俩咬紧牙关依旧是纹丝不动,死死的庇护着身下的十娘。
舂衣仙则没有这般幸运了,她被数支箭矢穿透身子牢牢的钉在了地上,口中不停的喷出大量粉红色血沫,眼瞅着就不行了。
豹哥同小林子各自身中十余箭,即刻就咽了气。
黄老魇哈哈大笑:“这就是忤逆朕的下场。”
说罢双臂上扬,一团绚丽的七彩魇晕升腾而起,在半空里旋转着化为一座覆钵对着猪妖罩了下去。
猪妖“嗷”的一声怪叫,头顶上紫芒暴涨托住了下压的七彩光罩,但其功力毕竟逊于黄老魇,但见其两腿战战摇摇欲坠,古空禅师见状赶紧上前双手托举以“梦遗掌”的老阴之气助其一臂之力。
尽管如此,合二人之力仍无法阻住七彩覆钵的下坠,最终“砰”的一声被扣在了里面,炙热的气浪随即袭来,温度急剧的上升。
古空禅师颌下长须渐渐卷曲起来,猪妖脑袋上稀疏的黑毛以及颈后鬃毛发出了焦糊的气味儿。危急之下两人使出浑身的解数想要撕破光罩逃出来,无奈那七彩覆钵乃是柔韧的魇晕,根本无处受力并且会跟随着变形,因此无论怎样都冲击不破。
黄老魇双眼射出阴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猪妖和古空禅师,嘴角边现出一丝冷酷的微笑,竭力催动着魇晕要将他俩活活烤死在覆钵内。
就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一道细如针无声无息的高速气流突然自侧面袭来,正中其鼻下的鬼宫穴。
黄老魇感觉唇上一麻,但并没有其他的不适,因此也没怎么在意,仍旧两臂扬起加紧催动魇芒。覆钵内的温度越来越高,猪妖赤裸着身子大汗淋漓,而古空禅师盘腿趺坐于地,口中默默的诵经,周身为一层寒凉的老阴之气包围着,拼死相抵。
蓦地大拇指末端桡侧的鬼信穴又是一麻,急忙低头细观之下竟然发现一针尖大小的细洞,里面像火炙过一般呈炭化状,并无一丝鲜血流出。
黄老魇大惊,此刻方才明白是有人在偷袭他,于是把目光望向了蓝月亮谷那帮人,或许他们之中隐藏有绝世高手,否则尘世间的武功是很难无声无息伤到他的。
人们都没有注意到,此刻半空里飞射而下的如蝗箭雨已经稀疏了不少。
有良抓紧机会轻轻张口悄无声息的吐出了第三针,黄老魇左脚黑色布鞋面被“噬嗑气针”径直穿透,击中了他足大指末节内侧的鬼垒穴。
黄老魇蓦地转过身来,诧异的望着有良和二丫,他晓得此二人绝不可能有能力暗算他的,于是把目光重新又盯向了寒生他们。
有良知道不可能长时间的蒙混过去,于是张嘴连续射出数针,分别击在了黄老魇的鬼心、鬼路、鬼枕、鬼床、鬼市和鬼窟穴上,算下来已经是第九针了。
黄老魇狂啸一声,直接面对了有良,尽管其难以相信但偷袭确实是来自这个方向的。
“是你这臭小子在暗算老夫么?”他勃然大怒道。
“不错,正是俺,瞧瞧你那只断脚怎么了?”有良微微一笑道。
黄老魇诧异的低头瞥了一眼自己血淋淋的右腿,有良趁机又射出一针,准确的刺入了黄老魇发际上一寸的督脉鬼堂穴,不这样讹他便射不着他的脑瓜顶。
这一切旁人浑然不觉,但在寒生的蝇眼里却瞧得真切,心中不由得欣喜过望,自己虽然不知道有良施展的是什么武功,但对付黄老魇总算是有了一丝的希望。
“才华,你用‘无毒不丈夫’吸引黄老魇的注意力。”他悄悄的吩咐鬼婴。
“毳毴毵毶毷毸毹......氁氂氃氋氄氅氆氇......”沈才华诵起了巫咒,竖起食指凌空朝着黄老魇的胯下划去,由于距离较远,因此不在于伤敌而是要扰乱其心智。
“嗤......”的一声,祝由指力勉强划破了黄老魇的裤裆,轻柔的扫过他的两只蛋蛋。
黄老魇顿觉胯下一凉,忙叉开腿来查看,不料这样却暴露出了自己的会阴,当其突然间感到不妥之时,一道“噬嗑气针”瞬间钻进了鬼藏穴。此刻他终于是惊恐万状了,双掌搓动正欲发出魇芒,又一道真气侵入了肘间的鬼臣穴。
“你这究竟是什么怪异功夫?”黄老魇愤怒的张开嘴巴咆哮起来。
有良更不答话,趁机“噗”的射出了最后一针。
他此刻心头满是疑惑,这只千年大魇已经吃了俺十二针,怎么还不见其倒下呢?尽管老白方才曾解释说,古籍中记载的“鬼门十三针”既可治病救人,亦能驱除妖鬼邪灵,不过要诛杀魔魇的话,则须“噬嗑针”依序施针,至最后的第十三针“鬼封”时方可见效,但他依旧还是忐忑不安。
黄老魇看见有良双唇一动,也未闻任何破空之声,自己突觉舌下蓦地一麻,已然中了招,正是鬼封穴。
此刻的西峰之上,本已稀疏的铁矢箭雨骤然停歇了,半空里乌云翻滚,阴兵军团失去了首领俱而不知所措。
黄老魇魁梧的身体渐渐的僵硬,面容也慢慢呆滞了,老白说的话终于得到了验证。
“杀老夫的究竟是什么功夫?”黄老魇喉咙里不甘心的发出了最后的疑问。
“鬼门十三针,”有良说道,“药王孙思邈《针十三鬼穴歌》曰:‘一针人中鬼宫停,从左下针右针出。
二针从手大指定,鬼信穴中刺三分。
三针从足大指起,鬼垒穴中刺二分。
四针掌后大陵穴,入针五分为鬼心。
五针申脉为鬼路,火针上下七锃锃。
六针须寻大椎上,入发一寸为鬼枕。
七刺耳垂下五分,名曰鬼床针要温。
八针承浆名鬼市,从左出右君记清。
九针劳宫为鬼窟,十针上星鬼堂名。
十一阴下缝三壮,女玉门头为鬼藏。
十二曲池为鬼臣,火针仍要七锃锃。
十三舌头当舌中,此穴须名是鬼封。
此为药王真妙诀,狂猖恶鬼走无踪。’”
黄老魇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上的十三个针孔里丝丝的向外逸出魇气,最终轰然坍塌下来,如同董贵妃一般化为了一抔尘土随风而去......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云雾飞舞 +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5: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5: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5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许久,西峰之巅死寂一般,人们望着地上密密麻麻的铁矢和插满了翎羽箭的尸体,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儿来。
“重过阔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忽闻尸首堆中传出了吟诗声。
寒生赶紧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关教授,数支箭矢深深的嵌入了他的后背,但其双手仍然护着身下的杜十娘。此刻他和柳十三两人都已经奄奄一息,但都还有留有最后一口气,锋利的箭支穿透胸腔已经来不及救治了。
虚风道长帮助寒生将他和柳十三挪到一旁,然后搀扶起下面的杜十娘,她似乎没有受到重创,只是两支翎羽箭蹭破了大腿皮肉而已。
“李公子,柳十三......”杜十娘含泪呜咽着呼唤着他俩。
“十娘,”关教授的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口中断断续续的吟道,“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悲哉人道异,一谢永消亡......万事无不尽,徒令存......存者伤......”这首南朝沈约的悼亡诗尚未诵完,他便腿一蹬咽了气儿。
柳十三则大口喘息着,迷离的目光游离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师父,有良在这儿。”有良赶紧近前抓着他的手难过的说道。
“黄老......魇......”柳十三吐出粉红色的血沫。
“俺用您传授的‘鬼门十三针’杀了黄老魇。”有良告诉他。
柳十三先是愣了一下神儿,然后嘴角边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药王的‘噬嗑针’,你,你终于找......到了?”
有良点点头,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尘世之中还有很多魇,那个在李家沟闪电一击杀死廖神婆的就是一只大魇,今后千万要......要多加小心,”柳十三喘息了片刻,用尽最后的气力说道,“有良,还记,记恨师父毁了你的一只眼么?”
“早就不恨了。”有良此刻早已是热泪盈眶了。
“那师父就瞑目了。”柳十三长吁了一口气,就此阖然而逝。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妾身此生何幸,得二位知己相随不弃,”杜十娘望着两人的渐渐冷去的尸身长叹了一声,幽幽说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唉,君既去,杜媺焉能独活?”
说罢,杜十娘手中银光一闪,两根毛线针瞬间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她脸上带着一丝凄苦的微笑,慢慢的向前扑倒在了关教授和柳十三的身上。
众人大惊,寒生急忙近前探试鼻息,那十娘已然气绝,可叹一代名妓魂断香消就此逝去。
有诗为证:“西峰山上访雁丘,新垅依依痴关柳。青囊残卷今犹在,何人曾记杜老媺?”

有良泪眼涟涟的扭过头去,当初是怨恨过柳十三欺骗自己而弄瞎了一只眼,但此时此刻的心中却是充满着不舍之情,他和关教授对杜十娘至死不渝的爱情,令自己的心灵震撼不已。
突然,他瞥见伏在地上的舂衣仙身子微微动了下,于是赶紧过去瞧看。
老太婆后背上的翎羽箭已将她牢牢的钉在了地上,嘴里似乎在含糊不清的呻吟着什么,有良俯下身子将耳朵凑近前去,听到了她那微弱的声音:“嫪毐后人心房之血......喂食魂魄,会,会尸变为绵尸......”一句话还未落音,头一歪便也死去了。
望着舂衣仙的尸体,有良心里不由得肃然起敬。
黄老魇灰飞烟灭,那座七彩覆钵也就自然的消失不见了。
“阿弥陀佛......”古空禅师口诵佛号站起身来,随着一阵轻微的“簌簌”声,僧袍瞬间变成了灰烬散落一地,他顿时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立于众人面前。
“罪过,罪过。”老和尚面红耳赤的赶紧用双手捂住私处难为情的说道。
卫道长见其难堪,随手除下自己的道袍披在了老和尚身上,他是在空中箭雨落下之前抢先躲到寒生的背后才避过了一劫。
这时,大家的目光望向了猪妖,惊讶的看到他通体黑黢黢竟然如墨一般,身上的表皮已经炙烤得炭化了,就如同宰杀的肥猪经火燎后似的,盖因其无古空禅师寒凉的老阴之气护体之故。
此刻清冷的山风拂过,猪妖炭化了的表皮一块块的剥落,露出下面一层白嫩的真皮,原本的臊臭味儿没有了,空气中弥散着一种淡淡的类似烤乳猪香气。
“哈哈哈,”猪妖身子一抖站立起来,胯下垂着一根硕大的阳具,一面摇晃着肥胖的猪头赞许说道,“了去大师,费叔果然没有看错人,你灭掉了黄老魇,这可是为党和政府立了一大功啊......哦,胳膊伤了不要紧,你即刻以‘梦遗掌’冷藏断肢与我马上乘机返京,301医院的肢体再植技术很高明,一定会重新接驳上的。”
有良望着他冷笑道:“费叔,方才你不还是要大家铲除俺和二丫么?”
此话令那三位旷世高手大为尴尬,“阿弥陀佛,是老僧的罪过。”古空禅师口诵佛号忏悔道。
猪妖则面色不改,仿佛没听见似的。
“费叔,你的血怎会在301医院玻璃房的冷柜里?”有良突然问。
虚风道长闻言大吃了一惊,愕然道:“难道费叔是想将自身的血浆输入到国家领导人体内,以便可以控制他们,就像方才对待黄老魇那样?怪不得楚大师临死前说‘中原大好河山将来竟要沦为猪的天下’呢。”
众人闻言均感到不可理解,此事太过荒唐。
“憨头憨脑的大......傻猪么?太好笑啦,嘎嘎......”嘟嘟蹲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
猪妖在大家的嘲笑声中愤怒的给予了严厉驳斥:“两千五百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的愚蠢问题,可至今人类还在苦苦的思索弄不明白,你们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猪呢?”
古空禅师闻言点头道:“世间万物皆有灵,众生之间不能厚此薄彼。”
“猪的DNA基因序列与人的相似度甚至超过黑猩猩,有许多特点是其他所有灵长类动物身上找不到的。譬如无毛皮肤、厚厚的皮下脂肪,浅色眼睛,突出的鼻子与厚重的睫毛等等。此外......”猪妖目光环视了一圈,接着阐述说,“猪的皮肤组织和心脏瓣膜与人极其相似,所以已经广泛的应用于人类的临床医疗手术之中了,当然,也包括心、肝、肾等内脏器官的移植。”
“善哉,善哉。”古空禅师颌首道。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美国乔治亚大学的Eugene Mocarthy(尤金.麦肯锡)博士论证了人类是远古母黑猩猩和野公猪杂交的后代再与黑猩猩交配所产生的,这一论点揭示了人类的起源,有力的回答了先哲苏格拉底的疑问,你们难道没听说么?”猪妖口若悬河,言辞间甚至还夹杂着一句美式英语。
“阿弥陀佛,生死六道轮回,皆因业力所致也。”古空禅师说道,似乎也赞同猪妖之言。
有良低头寻去,那白胖的怪婴活师正扛着画轴躲在自己的大腿后面探头探脑,于是他便伸手取过画轴用力的抖开平摊在地上,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众人见之无不愕然,他怎么忽然就没了踪影?
当有良再出来之时,身旁影影绰绰多了个身着一袭葱白色素衣的女子,面色惨白而移步无声,寒生等人都看出来这是一具中阴身魂魄。
吴凤娇来到舂衣仙的尸体前双膝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有良轻轻的拔出插在老太婆左胸上的翎羽箭,顿时鲜血自伤口处汩汩淌出,凤娇俯下身子将嘴凑上去吮吸着嫪毐后人的心房之血。
众目睽睽之下,眼瞅着那白衣女人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血色,未几,她站起身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有良的面前。
“谢谢有良哥的成全。”她感激涕零的说道,人们听出来讲的是湘西土话。
有良转过身来指着猪妖,口中冷冷说道:“风娇,此人就是在深圳祸害你的那个费叔。”
吴凤娇愕然的望着这个猪头人身的赤裸怪物,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嗯,你就是那个自缢身亡的湖南妹子,我已经请了去大师给你父母送去了一百万的补偿金,我们之间的恩怨应该就此了结了。”猪妖貌似诚恳的说道。
“你断送了风娇的一生,以为用钱就能买得到么?”吴凤娇愤怒的质问道。
“哼,天下的女人,费叔玩的明星、记者,女官员多了去了,你一个小小的打工妹又算得了什么?一百万足够你挣一辈子。”猪妖振振有词的说道。
有良独眼凝视猪妖,口中冷冷的说道:“费叔,强奸风娇而毁了她一生的幸福,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好吧,要多少钱开个价,费叔我照付就是。”猪妖两手一摊,显得很是无所谓。
有良突如其来的一把抓住猪妖的手腕,劳宫穴紧紧的粘住他的手厥阴心包经内关穴,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而至。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5: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5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许久,西峰之巅死寂一般,人们望着地上密密麻麻的铁矢和插满了翎羽箭的尸体,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儿来。
“重过阔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忽闻尸首堆中传出了吟诗声。
寒生赶紧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关教授,数支箭矢深深的嵌入了他的后背,但其双手仍然护着身下的杜十娘。此刻他和柳十三两人都已经奄奄一息,但都还有留有最后一口气,锋利的箭支穿透胸腔已经来不及救治了。
虚风道长帮助寒生将他和柳十三挪到一旁,然后搀扶起下面的杜十娘,她似乎没有受到重创,只是两支翎羽箭蹭破了大腿皮肉而已。
“李公子,柳十三......”杜十娘含泪呜咽着呼唤着他俩。
“十娘,”关教授的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口中断断续续的吟道,“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悲哉人道异,一谢永消亡......万事无不尽,徒令存......存者伤......”这首南朝沈约的悼亡诗尚未诵完,他便腿一蹬咽了气儿。
柳十三则大口喘息着,迷离的目光游离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师父,有良在这儿。”有良赶紧近前抓着他的手难过的说道。
“黄老......魇......”柳十三吐出粉红色的血沫。
“俺用您传授的‘鬼门十三针’杀了黄老魇。”有良告诉他。
柳十三先是愣了一下神儿,然后嘴角边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药王的‘噬嗑针’,你,你终于找......到了?”
有良点点头,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尘世之中还有很多魇,那个在李家沟闪电一击杀死廖神婆的就是一只大魇,今后千万要......要多加小心,”柳十三喘息了片刻,用尽最后的气力说道,“有良,还记,记恨师父毁了你的一只眼么?”
“早就不恨了。”有良此刻早已是热泪盈眶了。
“那师父就瞑目了。”柳十三长吁了一口气,就此阖然而逝。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妾身此生何幸,得二位知己相随不弃,”杜十娘望着两人的渐渐冷去的尸身长叹了一声,幽幽说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唉,君既去,杜媺焉能独活?”
说罢,杜十娘手中银光一闪,两根毛线针瞬间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她脸上带着一丝凄苦的微笑,慢慢的向前扑倒在了关教授和柳十三的身上。
众人大惊,寒生急忙近前探试鼻息,那十娘已然气绝,可叹一代名妓魂断香消就此逝去。
有诗为证:“西峰山上访雁丘,新垅依依痴关柳。青囊残卷今犹在,何人曾记杜老媺?”

有良泪眼涟涟的扭过头去,当初是怨恨过柳十三欺骗自己而弄瞎了一只眼,但此时此刻的心中却是充满着不舍之情,他和关教授对杜十娘至死不渝的爱情,令自己的心灵震撼不已。
突然,他瞥见伏在地上的舂衣仙身子微微动了下,于是赶紧过去瞧看。
老太婆后背上的翎羽箭已将她牢牢的钉在了地上,嘴里似乎在含糊不清的呻吟着什么,有良俯下身子将耳朵凑近前去,听到了她那微弱的声音:“嫪毐后人心房之血......喂食魂魄,会,会尸变为绵尸......”一句话还未落音,头一歪便也死去了。
望着舂衣仙的尸体,有良心里不由得肃然起敬。
黄老魇灰飞烟灭,那座七彩覆钵也就自然的消失不见了。
“阿弥陀佛......”古空禅师口诵佛号站起身来,随着一阵轻微的“簌簌”声,僧袍瞬间变成了灰烬散落一地,他顿时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立于众人面前。
“罪过,罪过。”老和尚面红耳赤的赶紧用双手捂住私处难为情的说道。
卫道长见其难堪,随手除下自己的道袍披在了老和尚身上,他是在空中箭雨落下之前抢先躲到寒生的背后才避过了一劫。
这时,大家的目光望向了猪妖,惊讶的看到他通体黑黢黢竟然如墨一般,身上的表皮已经炙烤得炭化了,就如同宰杀的肥猪经火燎后似的,盖因其无古空禅师寒凉的老阴之气护体之故。
此刻清冷的山风拂过,猪妖炭化了的表皮一块块的剥落,露出下面一层白嫩的真皮,原本的臊臭味儿没有了,空气中弥散着一种淡淡的类似烤乳猪香气。
“哈哈哈,”猪妖身子一抖站立起来,胯下垂着一根硕大的阳具,一面摇晃着肥胖的猪头赞许说道,“了去大师,费叔果然没有看错人,你灭掉了黄老魇,这可是为党和政府立了一大功啊......哦,胳膊伤了不要紧,你即刻以‘梦遗掌’冷藏断肢与我马上乘机返京,301医院的肢体再植技术很高明,一定会重新接驳上的。”
有良望着他冷笑道:“费叔,方才你不还是要大家铲除俺和二丫么?”
此话令那三位旷世高手大为尴尬,“阿弥陀佛,是老僧的罪过。”古空禅师口诵佛号忏悔道。
猪妖则面色不改,仿佛没听见似的。
“费叔,你的血怎会在301医院玻璃房的冷柜里?”有良突然问。
虚风道长闻言大吃了一惊,愕然道:“难道费叔是想将自身的血浆输入到国家领导人体内,以便可以控制他们,就像方才对待黄老魇那样?怪不得楚大师临死前说‘中原大好河山将来竟要沦为猪的天下’呢。”
众人闻言均感到不可理解,此事太过荒唐。
“憨头憨脑的大......傻猪么?太好笑啦,嘎嘎......”嘟嘟蹲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
猪妖在大家的嘲笑声中愤怒的给予了严厉驳斥:“两千五百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的愚蠢问题,可至今人类还在苦苦的思索弄不明白,你们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猪呢?”
古空禅师闻言点头道:“世间万物皆有灵,众生之间不能厚此薄彼。”
“猪的DNA基因序列与人的相似度甚至超过黑猩猩,有许多特点是其他所有灵长类动物身上找不到的。譬如无毛皮肤、厚厚的皮下脂肪,浅色眼睛,突出的鼻子与厚重的睫毛等等。此外......”猪妖目光环视了一圈,接着阐述说,“猪的皮肤组织和心脏瓣膜与人极其相似,所以已经广泛的应用于人类的临床医疗手术之中了,当然,也包括心、肝、肾等内脏器官的移植。”
“善哉,善哉。”古空禅师颌首道。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美国乔治亚大学的Eugene Mocarthy(尤金.麦肯锡)博士论证了人类是远古母黑猩猩和野公猪杂交的后代再与黑猩猩交配所产生的,这一论点揭示了人类的起源,有力的回答了先哲苏格拉底的疑问,你们难道没听说么?”猪妖口若悬河,言辞间甚至还夹杂着一句美式英语。
“阿弥陀佛,生死六道轮回,皆因业力所致也。”古空禅师说道,似乎也赞同猪妖之言。
有良低头寻去,那白胖的怪婴活师正扛着画轴躲在自己的大腿后面探头探脑,于是他便伸手取过画轴用力的抖开平摊在地上,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众人见之无不愕然,他怎么忽然就没了踪影?
当有良再出来之时,身旁影影绰绰多了个身着一袭葱白色素衣的女子,面色惨白而移步无声,寒生等人都看出来这是一具中阴身魂魄。
吴凤娇来到舂衣仙的尸体前双膝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有良轻轻的拔出插在老太婆左胸上的翎羽箭,顿时鲜血自伤口处汩汩淌出,凤娇俯下身子将嘴凑上去吮吸着嫪毐后人的心房之血。
众目睽睽之下,眼瞅着那白衣女人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血色,未几,她站起身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有良的面前。
“谢谢有良哥的成全。”她感激涕零的说道,人们听出来讲的是湘西土话。
有良转过身来指着猪妖,口中冷冷说道:“风娇,此人就是在深圳祸害你的那个费叔。”
吴凤娇愕然的望着这个猪头人身的赤裸怪物,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嗯,你就是那个自缢身亡的湖南妹子,我已经请了去大师给你父母送去了一百万的补偿金,我们之间的恩怨应该就此了结了。”猪妖貌似诚恳的说道。
“你断送了风娇的一生,以为用钱就能买得到么?”吴凤娇愤怒的质问道。
“哼,天下的女人,费叔玩的明星、记者,女官员多了去了,你一个小小的打工妹又算得了什么?一百万足够你挣一辈子。”猪妖振振有词的说道。
有良独眼凝视猪妖,口中冷冷的说道:“费叔,强奸风娇而毁了她一生的幸福,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好吧,要多少钱开个价,费叔我照付就是。”猪妖两手一摊,显得很是无所谓。
有良突如其来的一把抓住猪妖的手腕,劳宫穴紧紧的粘住他的手厥阴心包经内关穴,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而至。
发表于 2015-4-25 17: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6章 漫漫江湖路夜色渐浓,西峰上空乌云压顶,阵阵阴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郭璞绝世的“中阴吸尸大法”源源不断吞噬着紫魔猪妖浑厚的真气,有良此前还吸光了薛道禅和贾道长两人,若不是“噬嗑针”化掉这些外来的杂气,他早就承受不住而崩溃了。
但猪妖修炼的真气与人类有所不同,随着有良的小腹渐渐鼓胀起来,前胸和腹部开始奇痒难耐,由于仅存一只右手,否则也会像黄老魇那样拼命的抓挠一番。
此刻半空里的阴兵军团似乎越发的烦躁起来,只见乌云上下翻滚,腥味渐浓,令人心惊和不安。
寒生仰脸望着天空,面色凝重,他默默的从怀里掏出那只小小的风后骷髅头,开口说道:“才华,马上开启风后‘鬼壶’。”
鬼婴闻言“噗通”就地一坐,双手食指探入鼻孔和耳道之内,分别剜出一对干鼻屎和两块湿乎乎的耳屎来,也不管其有多么恶心,一股脑儿的塞进了嘴里。
“鼻屎耳屎,吾屎吾吃,香屎何求,鬼壶猪油……”他诵念起了“猪油神功”的第十八式“天玄地黄”巫咒。
古空禅师等人惊奇的望着他俩,不明其所以然。
“呜呜......”蓦地,寒生手中的骷髅头腔体内传出了一丝古老苍凉的韵音,并随之剧烈的颤抖起来,“鬼壶”瞬间发出了极强大的磁场。
此刻的天空中呈现出了蓝黑之色,而大地则是一片土黄,耳边仿佛听到无数金戈铁马杀戮之声,以及虎豹熊罴猛兽的咆哮嘶鸣,还有“咚咚”激越的鼓点和“呜呜”悠长号角。西峰顶上的所有人顿时都产生了幻觉,仿佛回到了远古的洪荒时代。
随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的军歌声再次响起,半空中的乌云间起了漩涡,按逆时针的方向越转越快,就如同龙卷风般呈现出了漏斗状,尖细的底部旋转着渐渐的伸向了山巅。
寒生双手托举鬼壶过顶,风吹衣衫猎猎作响,漏斗状乌云盘旋着慢慢被吸进了风后的骷髅头腔体中......
月明星稀,天地之间重又恢复了原样,两千年前的秦始皇阴兵军团消失不见了,数万将士的魂魄被禁锢在了鬼壶内。
这下子令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古空禅师不由得长叹一声道:“蓝月亮谷中果然有高人啊。”
“有良哥,你怎么了?”这时,二丫突然间惊呼了起来。
众人望去,有良面红耳赤的抓着猪妖手腕,浑身毛孔中散发着丝丝白气,脸上的肌肉扭曲不停的颤抖,眼神儿迷离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快用‘噬嗑针’杀了猪妖!”老白在一旁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提醒他。
这句话钻入有良耳朵里如醍醐灌顶,令其顿时醒悟过来,于是赶紧张开嘴巴连续不断的吐出了一连串噬嗑气针。
“噬嗑针”除魔杀魇须依“鬼门十三针”的顺序方可奏效,可此时他已神智恍惚乱了方寸,气针一股脑儿的都就近射入猪妖硕大的脑袋上。除击中了头部的鬼宫、鬼市、鬼床和鬼堂穴外,其余的大都钻进了两只大鼻孔内和肥胖的腮帮子上。
猪妖脑袋上的针孔内开始逸出丝丝魔气,有良紧握着的右手松开了,“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被身后的老白和二丫搀扶住了。
猪妖的真气被有良吸食了一部分,其余的从“噬嗑针”孔里全部逸出,数百年的修行毁掉了,但见其魁梧的身躯渐渐萎缩得越来越小,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头只有十多斤重黄土高原八眉小猪崽儿,嘴巴里“哼哼唧唧”的趴在地上,肚皮用力的在蹭着痒痒。
“阿弥陀佛,天地之间,五道分明,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善哉,善哉。”古空禅师口诵佛号,合掌说道。
老白此刻终于长舒了一口气,黄老魇死了,猪妖也完蛋了,加诸身上的禁制已然解除,自己又重新恢复了自由之身。
“有良,汗青和血灵芝还在身边吧?让我来医治你的断臂和二丫的‘尸蜕’。”寒生说道。
有良目光望去,山道旁的石头下面扔着自己的那只破旧背囊,那还是老白上山时捎带来的。他赶紧跑过去查看,可是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些散钞之外并无其他,有良心里头立时凉了半截。
“怎么了?”寒生发现他的表情有异。
“汗青和血灵芝都不见了。”有良茫然不知所措。
黄老魇和舂衣仙以及杜十娘等人都已死,恐怕无人知道汗青和血灵芝究竟哪儿去了。
“没有人动过那只背囊呀。”老白回忆道
“跟我先回蓝月亮谷去吧,请客家嬷嬷重新制做汗青,也就无非等个三五载而已。”寒生无奈的安慰他说。
有良沉默半晌,最后抬起头来毅然说道:“即便有了汗青,血灵芝又能到哪儿寻找呢?二丫若是痊愈不了,俺宁可此生断臂相随。”
寒生闻言心中唏嘘不已,关教授与柳十三固然痴情,但有良这孩子却是更加重义,足以令人心生敬佩。
有良从将背囊中的钱尽数拿给了吴凤娇,让其作为回湘西的路费,风娇含泪朝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下山去了。
卫道长在一旁默默的燃起篝火,将楚大师的尸身火化,连同茅山二宝和老尼的骨灰,他要一并带回去茅山安葬。
寒生等人在西峰山顶刨了几个墓穴,将豹哥、小林子以及舂衣仙葬下,有感于关教授和柳十三对杜十娘至死不渝的爱情,遂将他们三人埋在了一起。
“有良哥,你的手怎么了?”墨墨苏醒过来,看见有良满是血污的左臂只剩下了半截,不禁愕然的问道。
有良面色惨然,什么也不想多说,斜挎着背囊与二丫相互搀扶着朝山下走去,等待着他俩的将是一条漫漫的江湖路。
背囊里装着画轴、媚娘的“尸体”,还有躲藏在里面的小活师怪婴。
夜幕深沉,一弯娥眉月斜挂西方天空,金星升上月梢,大地清凉如水。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1683~1706)

——本文完结——
感谢读者陪尺子一路走来,至于以后是否再续《青4》,目前还难以确定。再次表示谢意。
                                 尺子2015.4.25于大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云雾飞舞 +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4-27 11: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了么?
 楼主| 发表于 2015-4-28 23: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啊
发表于 2015-5-5 23: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尺子路过~~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5-05-05 08:27:59)转载▼

分类: 青囊尸衣3《残眼》
    尺子从深山里出来,见到大家的留言,一时颇感酸楚,遂留言数句。
    当年写《青囊尸衣》只为排解流浪途中的郁闷,本想身同古时燕赵侠客,手持键盘,冲入虚拟网络世界发出致命一击后全身而退,从此隐姓埋名,远离江湖,寄情滇西山水,正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不曾想读者非要刨根究底书中人物的后来命运,无奈尺子只得重出江湖,续写了《鬼壶》与《残眼》。
    如今尺子越战旧疾复发,但还是坚持着写完了《残眼》,以谢读者。
    据说朝廷要给远征军人发放战时荣誉金,尺子已准备出滇前去讨要。
    至于《青囊尸衣》是否接着写下去,眼下未有定论,尺子需要隐居一段时间再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5-5-6 11: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度隐退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7 17: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