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云雾飞舞

[推荐] 青囊尸衣3《残眼》--1300年前药王噬嗑针重出江湖--作者:鲁班尺[大作归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可儿本是附身的普通魂魄,而黑猫正是其克星,所以民间严禁黑猫跨越新鲜尸体,否则会引起诈尸。邢书记并不知道猫妖的厉害,以为只是普通的家猫,于是伸手想要挡住牠们。哪知刚刚探出一只胳膊“嗤嗤”数声,衣袖裂成碎片手臂上鲜血四溅,几乎被抓烂了,疼的他怪叫一声,“咯咯咯”颈部一连串响动,脖子瞬间暴涨了两米多长,张开血盆大口“喀嚓”咬住了一只黑猫,由于用力过大竟然将猫脑袋活生生的给切下来了。
  媚娘见状大惊,知道他是屋内最强的对手,于是连续“喵喵”的怒吼着,快速的眨动眼皮定向发出阵阵生物电波袭来。
  邢书记是来自远古的蠕头蛮,对猫科动物不敏感,虽然也觉得脑中一窒,但并没有太大影响,但见他灵活的脖子闪电般的又咬住了一只黑猫崽,毫不留情的将其血淋淋的撕成两半。
  窗户外面的孙遗风见状大惊,这只怪异的寄生虫竟然无惧猫妖磁场,赶紧发出意念指令,命媚娘施展其看家本领“媚功”。
  媚娘“嗖”的一声灵活的窜上了饭桌,面目表情瞬间变得温柔多情,火辣辣的两只大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邢书记,硕大的脑袋迎着他把小嘴儿一抿,“喵......”的发出缠绵悱恻的叫春长调,端的是秋波荡漾,令人浮想联翩。
  邢书记此刻脑袋里出现了自己当年迎娶新娘时的情景,酒宴过后洞房花烛,新娘娇羞的面庞,白嫩的肌肤......
  媚娘连续不断的发出“叫春”声,其音时高时低,幽幽然似闺中怨妇,靡靡乎如欲女焚身,此刻的邢书记完全沉醉于幻觉之中,胯下竟然充盈了起来。虽然蠕头蛮这种寄生虫是雌雄同体,但宿主的性功能非但不受影响,而且还要比正常人高出许多,也更加的敏感。
  二丫这时也感到体内无比燥热,她还是处子不知其所以然,此刻只有有良得助于浑厚的阴气护体而无动于衷。
  在农村里待过的人都知道,母猫发情“叫春”的声音极其怪异,以至于数里之内的公猫都会闻讯赶来。见邢书记受制于媚娘的妖术,有良心中焦急万分,突然灵机一动大声叫喊:“邢书记,你还像个共产党员么?”
  被突如其来的一喝,邢书记猛然打了个激灵儿,脑袋顿时清醒了,不错,我是堂堂的县委书记,十余年党龄的老党员,惭愧啊,竟然差点着了一只肥胖老母猫的道儿。
  “哈哈......”邢书记大笑数声,长长的脖子弯下张开血盆大口,毫不留情的照着媚娘脑袋咬下。
  媚娘也并非等闲之辈,反应也是极为敏捷,见状不对三条腿一蹬身子斜刺里跃起堪堪避开,纵使如此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干得好。”有良赞道。
  “哗啦”一声,窗户突然间爆碎,一道身影疾速扑向邢书记,白森森的利爪划向了蠕头蛮的脖颈,孙遗风终于按捺不住出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蠕头蛮的长脖子虽然动作灵活视线广阔,但猝不及防之下仍然难以躲闪,好在是正面来袭令他提前发觉了危险,脖颈一拧避过利爪,可还是被划破一道口子,差点就伤到动脉。
  孙遗风落地狂笑两声:“今天老夫倒是长见识了,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邢书记蹬蹬蹬后退数步,脑袋在天花板上俯视着,此刻有良和二丫也都瞠目结舌,孙遗风颈后直立起猎猎黑色鬃毛,嘴角两边从皮下各伸出三根粗壮的猫须,双手指甲长有半尺锋利无比,发出白森森的光。
  “猫妖......”有良口中喃喃说道。
  “不错,老夫便是秦岭黑狸猫妖,”孙遗风嘿嘿冷笑道,“有良,想不到你竟然找来了帮手,不过他俩根本不是对手,纯粹是白费劲儿。”
  “是你杀了我爷爷?”二丫恨恨道。
  “哼,谁让这老东西口风这么紧,死都不肯说出孙家的遗物藏在哪儿。孙二丫,你是孙思邈的直系后人,告诉老夫那只玉琀的下落,可免你一死。”
  二丫忿忿说道:“那只玉琀不过是件玩物而已,有必要杀李家这么多人吗?”
  “笑话,遗传了一千多年的玉琀只是个玩物?你当老夫是弱智啊?”
  有良瞥了一眼邢书记,他的长脖子上仍旧往下滴着鲜血,看来蠕头蛮也打不过猫妖,可是为什么还不吐泡泡呢,当年在地脐里,李地火和郭老爷子可都是以大泡泡来御敌的呀。
  “孙教授,我就不明白,你是个猫妖已经很厉害了,干嘛还要费力的寻找药王墓呢?”有良想吸引孙遗风的注意力,好让邢书记用泡泡来突袭他。
  孙遗风目光盯在了有良的身上,说:“有良,你既然已经卷入此事死个明白也好,上次老夫说过药王墓中藏有‘噬磕针’,那是戕戮阴灵的神针。世间阴灵鬼魂无处不在,只是你们俗世的人瞧不见而已,汉代张道陵倒是个人物,竟然发明了‘鬼门十三针’来剿杀它们,一般的孤魂野鬼用普通的银针即可,但是对付不了魔魇,唯有远古巫咸的‘祝由神针’也就是‘噬磕针’才行。老夫取到神针杀鬼除魔,也是造福于天下苍生。”
  有良闻言一阵嘿嘿冷笑。
  “你笑什么?”孙遗风诧异说道。
  “‘噬磕针’除了能杀鬼魂也能斩妖吧?”
  孙遗风恶狠狠的盯着有良没吭声。
  就在这时,邢书记吐出一个大泡泡悄悄的飘向了孙遗风,里面有好多蠕头蛮幼虫紧张的扒在透明的泡壁上盯着他。
  “喵。”媚娘骤然发出了警报。
  孙遗风闻风而动,身子极为灵活的闪到墙角,面对着来袭的大泡泡,猛然间“喵”的一声暴喝,身上的衣服纽扣全部挣脱“唰”的罩向了水泡,将其裹了起来。
  此刻的孙教授双目赤红,赤裸的上身黑毛乍起如刺猬一样,“呼”一下瞬间扑在了邢书记长脖子上张开白森森的獠牙便咬,速度极快,防不胜防。
  邢书记“咯咯咯”想要缩回脖颈也来不及了。
  “喵呜......”洪钟似的一声嚎叫骤然响起,雄浑高亢犹如天外来音,吓得孙遗风一哆嗦,双手把持不住竟从邢书记光滑的鼻子上出溜下来。
  厨房门口,威风凛凛的站着一只巨大如猪的黑猫,正虎视眈眈的瞅着孙遗风。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手把持不住竟从邢书记光滑的鼻子上。”应该是“脖子上”,抱歉。 】

  第十七章 博物馆
  可儿欣喜的喊道:“大灵猫!”
  大灵猫在地脐内尊“白虎”之位,已有四百岁了,一直在地脐内与郭儒昌、癞头鼋和鬼蝙蝠共同守护者风后冢,一般很少来到地面上,此刻见到了一窝猫妖甚感新奇,因此也不忙于发动攻击。
  牠一会儿瞧瞧媚娘,一会儿看看孙遗风,似乎不理解他是人形为何身上生有黑毛和嘴角长着猫须。而那些黑猫崽见到如此巨大的同类更是敬仰的不得了,纷纷跑上前来亲昵的磨蹭牠的腿,连媚娘的呼唤也权当耳边风。
  此时的孙遗风惊魂未定,秦岭黑狸猫妖虽然自恃道行不弱,但大灵猫身上散发出来的阴霾肃杀之气足以令他有些麻爪,知道自己绝不是这只巨猫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得机会则溜吧。
  孙遗风脸上堆满了笑容,指着大灵猫脚下的黑猫崽儿尴尬说道:“不知前辈来此,失敬失敬,牠们都是老夫的子嗣,瞧瞧多可爱啊。”
  大灵猫不为所动,目光瞥向可儿和邢书记,“喵呜”一声,似乎是在询问什么。
  “杀了他,还有这些恶猫。”郭可儿急切的说道。
  媚娘一声唿哨,那些黑猫崽儿一拥而上紧紧的抱住大灵猫的四条腿死活不撒手。自己则和孙遗风意念相通,同时身子向后纵起从破损的窗户中窜出去了。
  大灵猫此刻低头望着这些小猫崽儿,似乎不忍下手,随即“喵呜,呜呜......”对着可儿发出一连串的叫声。
  “啊,是爹爹死了。”可儿听懂了牠的意思。
  邢书记亦是一愣“咯咯咯”将脖子缩回说道:“爷爷故去了?那我们赶紧走吧。”
  可儿难过的对有良说:“爹爹去世我们要赶回地脐,你们想要一起来吗?”
  如果大灵猫不在,孙遗风再杀回来就麻烦了,他目光望向了二丫。
  二丫也是踌躇不定,说心里话实在不愿意再去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
  “那你俩就在这儿等着,我们要把爹的遗体运出地脐葬在那具月光石棺内,然后再与你们会合,大灵猫就暂且留在这里防止猫妖回来。”
  大灵猫“喵”的一声答应了,此刻那些黑猫崽儿则一哄而散,顺着墙下的流水洞钻跑了。
  是夜,邢书记将郭儒昌的尸体背出地脐,回老宅取了锄头铁锨,与有良一道刨开后山树林中的那座石棺,把老爷子安葬下去。
  回到郭家老宅后,大家商量起今后的打算,邢书记和可儿都愿意同有良一道去寻找药王墓。
  “可是寻找药王墓从哪儿开始呢?”二丫犯愁道。
  邢书记到底是当过官的人,见多识广,他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分析说:“目前有关药王墓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那块玉琀,我们虽然瞧不出它有什么不同,但可以去图书馆查阅资料,或是去博物馆请教这方面的专家,兴许就会找到答案。”
  有良也认为邢书记的话很有道理,于是问道:“我们要去京城么?”
  邢书记一摆手,疼的直龇牙,被抓伤的手臂已经包扎了,皮肉外伤并无大碍,他说:“不,还是去西安,古时候曾经有十二个王朝在此建都,绵延一千多年,研究古文化的资料和专家应该最多了。”
  郭可儿嫣然一笑,含情脉脉的对邢书记说道:“好啊,那就早点动身,奴家要去换一具年轻美貌的女尸,日后与相公同享鱼水之欢如何?”
  邢书记闻言大为感动,望着郭二喜的秃癞痢头,这些年可把他给恶心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良,可我们身上的钱不多了。”二丫有些犯愁。
  “我去老宅屋子里搜搜,说不定那臭婆娘会藏有积蓄。”有良站起身来。
  邢书记赶紧制止,严肃的说道:“不可偷盗,那是触犯国法的事情。”
  “就算是他们霸占郭家老宅这些年的房租总可以吧?”有良心道这个邢书记也太迂腐了。
  “嗯,那还差不多。”邢书记点点头,心下释然了。
  在正房的床铺下面,有良找到了一沓纸币,足有好几千块钱。
  “四个人去省城这些钱可以用上一阵子了。”有良松了口气。
  “这只是些花花绿绿的纸片,”可儿翻动着纸币看那些精美的图案嘴里叨咕着,“难道就找不到银两么?”
  “当今社会白银早就不流通了,这些纸币就是钱。”邢书记解释说。
  可儿去找了两件郭有财的中山装换上,邢书记身材高大没有合适的,只有以后去商店里买了,在地脐几年,他俩的衣服都已破旧不堪。
  当夜,几个人收拾停当便离开了风陵渡,天明时搭上头班汽车赶往省城西安。
  可儿虽然有宿主郭二喜的躯壳,但终日不见天日,还是有点惧怕阳光,因此戴上一顶在老宅中翻到的草绿色军帽扣在了秃头上,倒也像模像样。
  来到省城,他们先在大雁塔附近找了家旅社住下,然后就在周围的商店里给邢书记添置了中山服,他的思想较为正统对时下流行的西装不感兴趣。
  大雁塔的西北侧,位于小寨东路上有一座唐代风格的建筑群,这里就是著名的陕西历史博物馆。
  早上刚开馆,游人稀少,各展馆肃穆安静,从远古时代的简单石器到鸦片战争前的各类器物应有尽有,时间跨度达到一百多万年。展品中有商周青铜器,历代的陶俑,汉魏金银器皿以及唐墓壁画等等琳琅满目,令人大开眼界。
  “瞧,这里有玉琀。”可儿指着橱窗内的一排玉器说道。
  橱窗内柔和的灯光下,排列着玉鱼、短玉管、玉珠以及长方形的玉片,最边上静静的躺着几件蝉形玉琀,但蝉翅都是张开的,与孙家的那只不一样。
  “同志,请问你们这儿有研究玉琀方面的专家吗?”邢书记问展馆的工作人员。
  那人打量了他一下问有什么事儿。
  邢书记告诉说自己也有块玉琀,想请专家给鉴定一下,不多时,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专家匆匆的赶了过来。
  “我是博物馆一组的宋有田教授,你们这块玉琀从何而来?”老专家惊讶的问道。
  “是我家祖传的。”
  “嗯,这玉蝉线条简练,粗旷有力,刀刀见锋,表面平滑光亮,边沿棱角锋利翅尖几可刺手,是正宗的‘汉八刀’,属于汉代玉琀。蝉形玉琀在东晋以后几乎不见,宋代时仿古之风大盛,玉蝉又开始大量出现了。但这时的玉蝉作为配饰的功能日渐突出,就如橱窗里的那几件一样,纹饰日渐繁缛,有的翅膀竟像苍蝇似的张开,器物边缘和翅尖都磨成圆角,上面钻了孔便于佩戴,早失去了汉代玉蝉的神韵。”宋教授解释说。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说来,这只玉琀是汉代之物。”邢书记问道。
  “不错,就是那个时代的东西,十分的罕见,你们是想要出售么?”
  “不,想请您看看这玉琀上是否还有什么隐藏其间的寓意。”
  “寓意?”宋教授不解的望着邢书记。
  邢书记踌躇着不知怎么明言才好。
  此刻,有良上前开口胡编道:“这是二丫家里祖先遗留下来的,并说玉琀上藏有家族的秘密。”
  “哦,是这样?你们跟我来工作室吧。”宋教授领着他们来到一间屋子里,桌子上摆放有显微镜等仪器设备。
  宋教授专心致志的在显微镜下看了看,又使用偏光折射仪器进行了检查,最后说道:“这块玉琀的硬度、密度都很正常,只是折射率有些反常,可能是里面含有某种杂质的缘故,其他就没有什么发现了,你们愿意将玉琀先留在博物馆吗?等我们组长回来再看一看。”
  邢书记望了有良一眼,两人均摇了摇头。
  宋教授取出照相机,打好灯光后将玉琀的正反面都拍了照片,热情的说道:“我们佘组长是国内古玩鉴定方面的权威权威,今早才去国家文物局开会,两三天后回来,若是能从照片上有什么发现,再通知你们好吗?”
  “也好,我们住在这儿附近的大雁塔旅社201房间,找邢书记就可以了。”邢书记告诉他说。
  离开历史博物馆后,可儿和二丫要去逛商店,邢书记则与有良前去图书馆查阅资料。
  一连两日,他俩在省图书馆里几乎翻遍了有关玉琀丧葬习俗方面的图书资料,始终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也许孙家遗留下来的只是块普通的玉琀,并没有特殊的含义,邢书记已经泄气了。
  不,不是这样的,有良坚信,二丫奶奶口衔玉琀竟会尸身不朽,郭老爷子从中感受到了蕴藏在内的奇特老阴之气,这绝对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琀。
  第三天黄昏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大雁塔旅社202号的房门,一个面色红润和蔼的老学究走了进来。
  “我是西安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员佘天庭,叫我老佘就可以了。宋教授的那两张照片已经看过了,它不是普通的玉琀,而是远古遗留下来的‘巫蝉’。”老学究睿智的目光望着他们平静的说道。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巫蝉
  有良与邢书记都愣了,“巫蝉”又是什么东西。
  “远古祝由术典籍中记载有‘巫蝉’,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用于巫术的蝉,照片当中的是一只巫蝉化石,可惜如此罕见之物竟然被不识货的汉代工匠给雕刻加工了,现在可以看一下实物么?”老佘迫不及待的说道。
  有良去隔壁房间叫二丫过来,将玉琀交给老佘。
  二丫一进屋,便与老佘慈祥亲切的目光相遇,她的心中蓦地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流,记忆深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老佘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十倍放大镜卡在右眼上,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抬起头缓缓说道:“不错,这是一只雌性巫蝉,雄性腹部有发音器,雌性不发音但肚子下有听器,蝉属于不完全变态类昆虫,由卵、幼虫经过数次蜕皮无须经过蛹的阶段直接成虫,分十七年蝉和十三年蝉,都是质数年份,因此也叫做‘质数蝉’。巫蝉向来都是雌雄一对,另一只雄蝉在哪儿?”
  “还有一只?”有良和二丫面面相觑,说,“祖上就传下来这一块玉琀啊。”
  老佘疑惑的望了他们一眼,谨慎的问道:“听宋教授说,这只巫蝉身上隐藏有家族的秘密?”
  二丫点点头。
  “雌蝉为阴,雄为阳,两只合在一起才能看出端倪,即便是化石,也会发生某种感应。”
  “化石的颜色和质地怎么会和玉石相同呢?”邢书记提出了疑问。
  老佘点点头,解释道:“通常是有很大分别的,但‘巫蝉’与普通昆虫的化石截然不同,因为它的体内蕴含着某种能量,死后就封存在了体内,这也正是我们目前研究的一个课题。”
  “这只蝉内也有能量?”有良想起了郭老爷子说过的话。
  “正是,”老佘点点头,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玉琀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真的不知道雄蝉的下落?”
  “不知道。”
  “这只玉琀,你们愿意捐给国家吗?这对科学研究非常有帮助,当然也是要付给一定报酬的,而且还会颁发文物捐献证书。”
  有良断然拒绝道:“不,祖传下来的要一直保留着。”
  老佘看上去显然有些失望,沉思半晌后缓缓说道:“我们有一个课题组专门研究远古祝由图腾,不知你们是否愿意加入进来,我们一道利用这只雌巫蝉去设法找到雄蝉?”
  有良望了望二丫和邢书记,大家都没有意见。
  “怎么做才能找到雄蝉?”有良问。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老佘将玉琀交还给二丫,并叮嘱说明天就一同出发,然后告辞离去。
  “竟然还有一只雄蝉。”邢书记啧啧称奇。
  “说不定就在药王墓里。”有良突发奇想。
  当天深夜,大雁塔旅社静悄悄的,可儿悄悄的溜出了房间,出门直奔大雁塔东南方向的三兆源而去,这两天她已经打听清楚了,那里有个叫做“殡仪馆”的地方存放着好多的死人,年女老少应有尽有。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男女老少”,抱歉。 】

  月光下,三兆公墓静谧之际,松柏遮蔽下隐约露出屋檐,一座高高的烟筒冒着缕缕青烟,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焦糊味儿。
  告别厅内有几拨人分别围拢着冰棺,神情沮丧茫然,有妇女在轻声抽泣着,棺内躺着整过容的尸体,面目安详红润。可儿上前查看死者都是些老头老太太。
  可儿转身出来沿着院子里的松柏树丛摸索着前行,前面有排平房,大门已经上锁,上门挂着停尸房的牌子。她趴在窗户上往里面瞧去,尽管屋内未开灯,但可儿仍能清晰的看见一排排的冰棺。有一扇窗户未上闩,她轻轻的推开跳了进去,然后一具具的尸体查过去,想要寻找年轻貌美的女尸。最后还是大失所望,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不是身材肥胖臃肿就是大嘴闊鼻,哪有一点乾隆年间的淑女样貌,太令人失望了。
  可儿没有找到称心的宿主,闷闷不乐的出了停尸房,在回旅社的途中,她发现了一家医院,能够感觉到这栋大楼内隐约透出死亡之气,于是便走了进去。走廊里空无一人,偶尔见到有穿白大褂的女护士匆匆经过,诧异的瞟了她两眼,接着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这时,医院门前传来鸣笛声,一辆救护车飞速驶来停在院子里,两名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车经过她身边时,可儿的心为之一动。担架车上躺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年轻女子,轻纱薄裙黏在身上更显体态窈窕,皮肤竟是出奇的好,尽管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但长着一只樱桃小口,很合可儿的意,“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这才是美女啊。
  担架车直接推进了急诊室,一帮医护人员开始紧急抢救,可儿透过门缝偷偷的窥视着。
  女孩儿已经没有了呼吸,一名穿白大褂的男人双手放在了她的胸前,一上一下的按压着,可儿顿时气愤不已,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如此蹂躏少女的双乳,而且还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简直是一伙男盗女娼,按大清律都得处刑。
  “除颤仪充电。”那男人急叫道,同时用力扯去女孩儿的上身衣裳,露出光滑的肌肤和高耸的乳房。
  可儿心中越发气恼,想是否要立即冲进去制止。
  男医生将两个电极按在女孩儿的左右乳下,嘴里高声喝道:“离开!”说罢揿动电钮“嘭”的一声,少女身子猛的向上一挺。
  他们在干什么?可儿疑惑不解的望着。
  折腾了一会儿,男医生沮丧的松开了手摇了摇头,大家仿佛松了口气,将一白床单盖在了女孩儿的身上,然后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急诊室。
  “我们已经尽力了,先去吃宵夜吧。”那男医生说。
  “唉,年纪轻轻的就溺死了真可怜。”有女护士惋惜不已。
  可儿此刻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默默的望着他们远去,当其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她悄悄的推门走了进去。
  女孩儿已经死了,乌黑的长发梢上还在滴着水珠,面目表情很安详,小巧的嘴唇紧闭着,年纪可能只有二十岁左右,比二丫大不了多少。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担架车直接推进了急诊室,一帮医护人员开始紧急抢救,可儿透过门缝偷偷的窥视着。
  女孩儿已经没有了呼吸,一名穿白大褂的男人双手放在了她的胸前,一上一下的按压着,可儿顿时气愤不已,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如此蹂躏少女的双乳,而且还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简直是一伙男盗女娼,按大清律都得处刑。
  “除颤仪充电。”那男人急叫道,同时用力扯去女孩儿的上身衣裳,露出光滑的肌肤和高耸的乳房。
  可儿心中越发气恼,想是否要立即冲进去制止。
  男医生将两个电极按在女孩儿的左右乳下,嘴里高声喝道:“离开!”说罢揿动电钮“嘭”的一声,少女身子猛的向上一挺。
  他们在干什么?可儿疑惑不解的望着。
  折腾了一会儿,男医生沮丧的松开了手摇了摇头,大家仿佛松了口气,将一白床单盖在了女孩儿的身上,然后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急诊室。
  “我们已经尽力了,先去吃宵夜吧。”那男医生说。
  “唉,年纪轻轻的就溺死了真可怜。”有女护士惋惜不已。
  可儿此刻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默默的望着他们远去,当其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她悄悄的推门走了进去。
  女孩儿已经死了,乌黑的长发梢上还在滴着水珠,面目表情很安详,小巧的嘴唇紧闭着,年纪可能只有二十岁左右,比二丫大不了多少。
  “噗通”一声,郭二喜的身子萎顿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少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以及抓捏了几下弹性十足的双乳,咧开樱桃小嘴儿乐了。她迈腿下了急救床,伸展一下筋骨,将披散的及腰长发束了个髻盘在头顶上,然后从地上抱起郭二喜的尸身撂在床上,重新盖好白布单嘻嘻一笑,从容不迫的走出了医院大楼。
  回到大雁塔旅社,可儿悄悄的推开201房门,屋内邢书记和有良都已经睡熟,于是扭动着腰肢一屁股坐在了床边,隔着眼镜片柔情蜜意的望着浓眉大眼阔下巴的邢书记。
  邢书记骤然惊醒吓了一跳,随手按动开关亮起了灯。
  当他睡眼惺忪的看清了面前这个陌生的漂亮女人时,不禁大吃一惊,瞠目结舌的问道:“你是谁?”
  可儿嫣然一笑:“相公,奴家这副皮囊可好?”
  “你是可儿?”
  “不是奴家还会是谁?”可儿咯咯的笑道,音质清脆悦耳。
  此刻,有良也醒了,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回事儿。
  “太好了......”邢书记望着可儿俊俏的面容,苗条的身材,不由得咽了口吐沫,胯下慢慢发热胀鼓起来,但出自革命干部的觉悟,仍不放心的询问道,“可儿,你没有杀人吧?”
  可儿咯咯的又笑起来:“她是一个溺死鬼,在有很多穿白大褂的房子里发现的。”
  “哦,那是医院,这我就放心了,一个共产党员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邢书记的目光火辣滚烫。
  当有良见可儿换了宿主,也替她高兴,郭二喜不仅模样猥琐而且还有瘌痢头,哪儿有眼前这姑娘清纯可人看着也舒服。
  二丫揉着眼睛走进来,仔细端详着可儿,欣喜的抱住她赞不绝口。
  “有良二丫,我现在要和相公同房。”可儿红着脸赶他俩出门。
  有良尴尬的来到隔壁房间,合衣倒在床铺上。
  没多久便听到了201房内传来阵阵嘿咻声,黑暗中他望向了对面床铺,二丫一对明亮的眼睛也在看着他,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各自面红耳赤心跳不已,但都没有越雷池一步。
  邢书记骑在可儿身上,这几年在地底下生吞活鱼虾憋足了劲儿,如今一朝发泄不可收拾,浑身如炭烤口感舌燥,激情到处酥痒难熬,体内的蠕头蛮禁不住的“咯咯咯”自行探出长脖子,脑袋伸到地上的脸盆内“咕嘟咕嘟”的喝起水来。
  可儿也是心满意足,身上的这个男人尽管相貌没有和珅那样俊美,但体魄强健,雄风持久,怪不得京城的官衙当年要用他做那个姓毛的皇上替身呢。她见过天安门前面的那幅大画像,两人的相貌确实有些相似。
  “相公,你在作甚?”她温柔的问道。
  “我在喝水。”邢书记赶紧缩回了脑袋。
  “你的嘴巴里怎么有股臭脚丫子味儿?”
  邢书记蓦地想起来,脸盆内盛的是他和有良两人的洗脚水,上面还漂浮着一层脚皮和泥垢。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章 古镇
  数日前,孙遗风仓惶的逃离了郭家老宅,但是并未走远,有良这家伙倒还真不能小觑了,竟然找来了两个帮手,一个死尸一个寄生虫,尤其是后来的那只大灵猫,仿佛就是自己的克星,这一战损失了两只猫崽儿,媚娘现在还沉浸在痛苦之中。
  他躲在汽车站附近,天亮后看见他们乘坐早班汽车去了西安,于是自己搭乘第二班车也直奔省城。抵达后先找了个僻静的旅社住下,然后拨通了电话。
  “我是孙遗风,那两个孩子找来了厉害的帮手,没有办法下手,于是跟着他们到了西安。”
  “他们现在何处?”对方说。
  “还不知道其落脚点,我是乘坐的第二班车。”孙遗风尴尬的答道。
  “尽快查清他们的下落。”对方吩咐道。
  “是,老白。”
  对方挂断了电话,孙遗风呆呆的望着外面,西安这么大,到哪儿去找呢?
  他想了下,决定找个帮手来,于是看看手表然后再次抄起电话拨通了京城,电话的另一端是华夏气功针灸培训学校教研室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孙遗风先咳嗽了两声,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对方也咳嗽了两声。
  “是李林么?”他轻声问道。
  “是我,孙教授。”李林悄声答道。
  “我在西安,你即刻赶过来。”他报了旅社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是,我马上出发。”李林应声道,随即到办公室请假。
  “唉,孙教授不辞而别,你又要请假,咱们学校早晚要关门大吉了。”杜大姐发牢骚说道。
  “手头有点急事儿,一办完我会马上赶回来的。”李林解释道。
  杜大姐无奈的拿出请假簿让他登记,嘴里叨咕着:“又要找人代课。”
  李林在目的地一栏里写下了西安市,请假理由是亲戚病故参加葬礼,杜大姐询问他什么时候走,叮嘱说尽快赶回来上课。
  李林告辞后匆匆离去了。
  自从在佛崖寺失去了有良的踪迹之后,柳十三便赶回了京城,住在原先的那家旅社里,等待着有良回来,但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正当他心急火燎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京城火车站,李林匆匆登上前往西安的列车,他没有注意到尾随在身后的那个老瞎子。
  次日清晨,列车经过了近二十个小时的行驶缓缓的停靠在了西安火车站,李林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检票口,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一面欣赏着古城的景色朝电话中通知的那家旅社而去,老瞎子的三轮车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
  旅社位于一条安静的街口,老瞎子换上了原来的破旧衣裳,坐在马路对面的墙角,那只阴眼透过合着的眼皮盯着李林走进了旅社大门,路人都以为这是一个讨饭的盲眼乞丐。
 楼主| 发表于 2014-5-31 14: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大哥,我来了。”李林敲响了一间客房的房门。
  门开了,孙遗风目光望着他,口中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李林进屋先倒了杯水一饮而尽,然后问:“这么急,出什么事了么?”
  “嗯,”孙遗风缓缓说道,“孙思邈可能有下落了。”
  “怪不得你不辞而别,原来终于找到了药王墓。”李林顿时兴奋不已。
  “老白让我们在西安城内寻找嫌疑人的落脚点,不过他们有了新的帮手。”孙遗风讲述了在河东风陵渡郭家老宅所发生的事情。
  “大灵猫?”李林疑惑的问道,“我们家族里不可能长得体型那么大。”
  “是啊,他们称呼其为‘大灵猫’,但与你绝不是同类,牠的体内充满阴森肃杀之气,我们不是对手,好在并没有同行。”
  “我们现在怎么办?”
  孙遗风叹道:“寻遍西安也要找到他们的下落,注意先不要惊动他们,一切等候老白的指示。”
  “明白了,我先从旅馆招待所开始查起。”
  “行动吧。”孙遗风吩咐道。

  清晨,邢书记满面春风的拉开门请老佘进到客房内。
  屋里正在梳妆打扮的可儿扭过头来嫣然一笑,老佘诧异的望着邢书记。
  “她是我老婆。”邢书记笑容满面的介绍说。
  “哦,我们可以出发了,汽车就停在外面。”老佘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催促大家赶紧收拾行装下楼。
  这是一辆北京213吉普车,驾驶员是一名年轻的小伙子,邢书记一行则坐在了后面的车厢内。
  “这位是我的助手,叫他小金就可以了,现在把玉琀给我吧,”老佘要过玉琀撂在手持的一部仪器平台上,解释说道,“这是磁力仪,雌巫蝉的听器可以接收到远方雄蝉发出的微弱磁场,仪器将会成千百倍的加以放大,现在接通电源......看,有反映了。”
  金属平台上,玉琀的蝉头缓慢的转动起来,最后固定在一个方向不动了。
  “正南偏东2度,这么说雄蝉在西安南面的某个地方。”老佘兴奋的说道。
  “有多远?”邢书记问。
  “远近还不知道,我们只要沿着指明的方位去找就可以了。”
  吉普车驶出了西安城,一直沿着公路南下,路上走走停停,老佘随时修正着方向,两日后已经来到了四川大巴山中,前面就进入巫溪县境了。
  虽然山路崎岖,但磁力仪的读数越来越高,老佘的情绪也越发的亢奋了,有良心中暗暗祈祷,但愿那只雄性巫蝉就在药王墓内,这样自己就可以找到“噬磕针”了。
  宁厂古镇位于巫溪县,此地远古时为巫咸国,后被巴国兼并改名“巫郡”。吉普车沿着后溪河穿行于深山峡谷之中,过剪刀峰便进入了古镇。
  镇内狭窄的青石街道,古色古香的木屋临河而建,下面斜立木桩,桩上东倒西歪的支撑着木楼,当地人称之为“吊脚楼”,看似摇摇欲坠实则牢固耐用。后溪河穿楼而过,把古镇一分为二,如同江南水乡一般风光旖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3 09: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