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化不肥

[转帖] 《诡闻手记》十年记者生涯,从未公开的神秘采访手记--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七点,宝旺县出城国道9公里处,由四五十名黑衣人形成的两个包围圈正在不断缩小。
  第一个包围圈里,又有三名黑衣人同时向付夫发起了攻击。
  付夫向周围扫了一圈,心里不禁就是一紧——包围圈已经缩小到约莫三十平方米,再跳转腾挪的空间已经不大。
  于是,付夫只能挥棍朝着一个黑衣人直直地捅了过去。
  就见那黑衣人侧身一闪,将手里的长棍顺势向付夫横劈而来。
  还没等付夫做出格挡,侧面另一个黑衣人也将匕首从另一个方向捅了过来。
  “糟糕。”付夫见两路受袭,格挡闪避都已经无暇反应,于是也就只能本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观点,挥棍挡开了第二个黑衣人的匕首,再抬起左臂紧贴脑壳,结结实实地受了一棍。
  “咚——”一声闷响后,左臂登时传来阵阵疼痛,付夫脑门上立即冒出了冷汗。
  再看第二个包围圈。
  康利民毕竟经验比较老道——他面前,已经躺到了三个黑衣人。
  而他自己,左臂上也才被对手刺了一刀。伤口不深,却也足以影响他的信心。
  “妈的,这群人真是不简单,比毛自立叫来的混混能打。再加上绝对数量优势,恐怕这次我和付夫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他心里默默念叨着,手上却瞬间发力。
  就见康利民一个猛虎扑食,扑到一个黑衣人面前,做出一个要用警棍狠狠下劈的动作。
  见这阵仗,这个黑衣人立即抬起手里的长刀想要格挡,却不知康利民这时虚晃一棍,旋即转身向侧面另一个黑衣人斜劈下去。
  “咚”的一声闷响后,另一个黑衣人仰面倒地。
  康利民一招得手,旋即又腰腹发力,回身挥棍,这才真正朝第一个黑衣人劈将下来。
  这个黑衣人收刀不及,肩膀上实实惠惠地被警棍敲了个结实,旋即左臂下垂,想必是已经动不了了。


  这时,那个中年男人又笑道:“康警官,你还真是很能打——可是,就算你是这里的第一高手,四五十号人一起上,怕你也坚持不了好久。”
  接下来三四分钟,双方就这么一来一往,地面上又倒了十来个黑衣人,而付夫和康利民身上也增加了三两处战伤。
  这时的付夫,已经觉得身体运动速度越来越慢,双臂和大腿的肌肉群也开始传来阵阵痉挛。
  “快脱力了。”付夫心里念叨道,“看来我这回要光荣了——记者采访的时候光荣叫殉职,像这样打架的时候光荣又算什么?”
  而这时,他忽然听到包围圈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喊:“吾弟付夫,今天你我就怕要光荣在这了,来世咱们有缘再做兄弟,今天拼一个保本,要能拼两个就算盈利!”
  听到这些叫喊,付夫心里又想哭又想笑,兀自念叨道:“这老儿,看来也是快脱力了。”
  这时,那中年男人又发话道:“他们俩不行了——动作快点,把他们解决了回去找金董事长领赏。”
  闻言,众黑衣人大喊着向前冲锋,包围圈也瞬间缩小。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奔涌的“万年青”喽啰,付夫不断用小碎步后撤,刚退了三五米却已无周旋空间,于是拼力挥棍,又将冲到近前的三个黑衣人击倒,却架不住对方雨点般的棍棒和拳脚,连连中招。
  勉励招架了一会,付夫动作已经开始失稳,败相渐显。
  这时,黑衣人里忽然传出一声大呼:“都滚开——他们才两个人,你们他妈都磨蹭了半晌。”
  就见一个大汉拨开人群钻进了包围圈。
  这大汉生得孔武有力,身高约两米,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蚊子’,你他妈又来摘桃子?”有黑衣人小声说。
  “老子摘的就是你。”叫做“蚊子”的大汉闻言,转身对着讲话的黑衣人就是一脚。
  就听到“咚”的一声,那黑衣人吭都没吭一声就飞了出去,顺路还将身后的一片同伙碰倒。
  “这茬,真不善。”付夫心里紧了紧,旋即却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蚊子’?你大哥是不是叫‘苍蝇’。再加两个‘老鼠’‘蟑螂’,四害就齐了——你们‘万年青’不是‘苍蝇’就是‘蚊子’,还真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老子大哥就是叫‘苍蝇’!”“蚊子”怒道,抬手就对着付夫劈了下来。
  付夫这时已经感到浑身乏力。面对这劈头盖脑而来的巨掌,仅仅能勉力进行闪避。
  就看到付夫腾跳起来,全身向右猛然蹦跳,勉勉强强闪过了“蚊子”的首波攻击。
  闪过一击,付夫却还是不服软,又说道:“‘苍蝇’在你们驻宝旺办事处身首分家,成了无头苍蝇——话说你是不是也准备这么整,当个无头蚊子?”
  这话一出,“蚊子”的表情立即疯狂。

  “看老子怎么弄你!”他又是一声大喝,用两只巨臂从左右两侧同时朝付夫横扫过来。
  付夫见空间狭窄,已不能跳跃闪避,加之又看到“蚊子”中门大开,于是挥棍猛击“蚊子”面部。
  却不想,警棍实实惠惠敲到了“蚊子”脸盆一样的大脸上,“蚊子”却毫无疼痛表情。
  低头一看,就见“蚊子”竟用脑壳顶着警棍,嘴角扬起一阵冷笑。
  “糟糕。”付夫一愣,就觉得“蚊子”的巨臂已从左右袭到近前。
  这时的付夫已不能做出其他抵抗动作,就觉得身体一紧,一双脚已经腾了空。
  见付夫已经不能动弹,“蚊子”双臂发力,将他轻松提了起来,又腾出一只手,紧紧掐住了付夫的脖子。
  “爽吧?”“蚊子”冷笑着说道。
  “爽……要等你真的成了无头‘蚊子’的时候,才爽。”付夫才扭动了两下,面色已经涨红。
  他勉力提起警棍,使出残存劲力猛击“蚊子”手臂,却觉得自己正在敲击金属。
  随着“蚊子”渐渐加力,付夫很快就觉得头昏眼花,眼前渐渐模糊,手里的警棍也滑到了地面上。
  “真……要光荣了。”付夫心里念叨着,彻底绝了望。
  就在这性命攸关的当口,包围圈外忽然响起阵阵惨嚎。
  这阵响动,让付夫已经有些模糊的脑壳忽然清醒了一些。
  他努力扭了扭头,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
  凭借着初升旭日的光芒,他看到,在组成包围圈的密集人群后方,出现了一个高约三米的巨大身影。
  那个身影满身长满了深红色的毛发,正在旭日光辉下闪烁着热烈的光芒。
  就见他正用铁柱般的手臂在“万年青”人群中猛挥猛击——铁柱般的巨臂所经过之处,登时升腾起阵阵血雾,骨骼破裂声和惨叫声齐飞。
  看到那个身影,付夫心里隐隐一阵激动:“是他——深红色‘山神’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神”出现后,就像杀入群羊的猛虎,砍瓜切菜般迅速击倒了大片“万年青”喽啰。
  才一会功夫,“山神”已冲透了包围圈,来到付夫近前。
  见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这么个恐怖生物,依旧掐着付夫脖子的“蚊子”心中发虚,手里也不禁减了气力。
  这时,“山神”也发现了这个大个子,于是抬头发出一声震耳长啸,挥舞巨掌向“蚊子”挥来。
  “蚊子”见势不妙,迅速放开付夫,举起左臂进行格挡,同时右臂挥拳直击“山神”胸部。
  刹那间,“山神”铁柱般的手臂实实惠惠地敲到了“蚊子”同样硕大的膀子上,而“蚊子”的右拳也结结实实击中了“山神”胸部。
  随后,就听到“咔嚓”一声,“蚊子”发出一声尖利的嚎叫,左臂也耷拉到身前。而“山神”就势猛地朝前一挺,竟直接把“蚊子”拳头给震开了。
  这时,“蚊子”已经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生物的对手,立即转身想跑。
  “山神”怎么会给他机会?就见他手臂左右张开,从两侧合抱而来,将刚抬起脚的“蚊子”紧紧箍住。
  “饶命、好汉饶命,饶——”“蚊子”猛烈抵抗,却根本逃不出“山神”的铁臂。
  就在“蚊子”开始求饶时,“山神”竟显出瘆人的冷笑。
  就见他张开巨口,将满口利齿猛地咬进“蚊子”颈子,又朝外侧猛地一拉——“咔嚓”一声,“蚊子”半个颈子不见了,一阵血雾旋即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山神”却没罢手,冷笑着低下头又是一口。
  “咔嚓”之声复起,“蚊子”剩下的半个脖子全成了“山神”利齿中肉。
  随着“山神”的动作,他的头也横向飞了出去,碰到周围满脸惊恐的人群后,又轻轻滚到了地上。
  而“蚊子”的身体,则继续在“山神”的臂膀间抽搐。


  有那么三两秒时间,剩下的“万年青”喽啰愣愣地盯着这血腥恐怖的场面,整个现场安静得有些诡谲。
  “鬼——”忽然,也不知道谁发出一声尖利的嚎叫,随后喽啰们就争相尖叫着潮水般往圈外跑去。
  这时,“山神”将“蚊子”朝前一推,将两个正在嚎叫逃跑的黑衣人击倒,又如旋风般挪动身躯,挥动臂膀开始“收割”喽啰。
  而付夫,虽然就在这阵“山神”旋风的风暴眼里,周围全是“万年青”喽啰飞溅的血肉和凌厉的嚎叫,他却未伤到分毫。
  深红色“山神”的动作把握得很有分寸,虽狂暴血腥,却没伤到付夫一根头发。
  七八秒间,近处还没跑远的“万年青”喽啰已经被“山神”击杀大半。
  而有三两个跑得快的,已经跑出了十来米远,眼看就要钻进远处的汽车。
  这时,就看见“山神”屈膝蓄力,随后双腿猛地伸直,庞大的身子整个腾跳而起,向远处猛扑了过去。
  一阵尖叫声在远处响起,血雾喷涌间,一切很快又复归平静。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将“万年青”喽啰消灭干净后,深红色“山神”面朝付夫一声长啸,声音雄浑高亢,又像得胜将军般猛烈地挥动手臂,仿佛在庆祝胜利。
  在这高亢雄浑的长啸声中,“山神”迎着明丽的朝阳,转身朝飞仙岭一路狂奔而去——他那速度,较之高速公路上飞奔的汽车也不逊色。
  盯着“山神”越跑越远一直到消失在远方,付夫才猛然想起身在另一个包围圈里的康利民,于是急急回身寻找。
  一转身,付夫就看到三五米外,一大堆残破的喽啰尸体中间,康利民正愣愣地坐在地上,盯着“山神”跑远的方向。
  “康大哥。”付夫欣喜地叫道。
  康利民转过头,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朝付夫奔跑来,一面跑,还一面高呼:“吾弟,别来无恙乎。”
  跑近了,付夫才发现,康利民浑身满是鲜血——仔细一看,他身上少说也有七八处伤,可以猜到刚才他和“万年青”喽啰搏斗的激烈程度。
  “康大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我们兄弟俩就这么光荣了哟。”付夫一把扶住康利民,喜极而泣。
  “你这小屁,我们两个福大命大,怎么会给这些个小混混报销。”康利民讪笑道,眼睛里却也隐隐有光。
  两人就这么念念叨叨了一会,生死大战后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付夫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道:“康大哥,那个深红色‘山神’好像认识我们俩。”
  “对。”康利民也收起了讪笑,“我本来被二三十个喽啰围住,受了伤,整个人也脱了力,本以为这回真要光荣了。可就在这时候,‘山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杀了出来,三五步竟然就跳到了我面前。”
  “跳到你面前?”付夫瞪大了眼睛。
  “对!当时我体力不支,已经趴到了地上,却忽然觉得地面一抖,眼前就出现了一双长着六个脚趾头的大脚。一抬头,竟然是以前跟我们交过手的深红色‘山神’——当时我就想,被这么个珍稀动物吃了,也比被一群小混混结果了好,于是就准备引颈受戮。却不想,‘山神’根本没准备理睬我,而是直接朝那帮‘万年青’喽啰扑了过去。”
  “哦。”付夫愣了愣,伸手从裤兜里掏了支烟,点燃,这才皱着双眉说道,“我看到‘山神’的时候,可能就在你看到他杀向‘万年青’喽啰之后——就那么二三十秒,他就把四五十个喽啰给灭了,真是厉害。”
  “厉害啊。”康利民重复了一句,又问道,“吾弟,你还能动吗?”
  付夫闻言笑道:“康大哥,我没问题——要说这话,恐怕该小弟我问你吧?”
  听到付夫这么说,康利民也讪笑了起来:“我这把骨头老是老了点,但还是比较耐操的。‘山神’复出,而且灭光了和我们作对的‘万年青’喽啰,这就证明了我们之前做出的推测——确实有这么一支和‘万年青’敌对的力量。”
  闻言,付夫点头赞道:“正是。这下,我们更有理由到飞仙岭找李本信一问究竟了。”
举报


  两人一面相互念叨,一面彼此携扶着朝警车挪去。
  一回到警车上,二人就听到了一阵卫星电话的尖叫。
  康利民讪笑着抓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康利民,你小子给老子搞什么?我还以为你他妈光荣了!”电话里,传来李天明充满怒气的虎啸。
  “老胖子,我真的差点光荣了——你那些手下怎么回事?我给你电话都他妈快十分钟了,你老小子派出的大队人马怎么还没到?莫不是跟电影里那些老是迟到的警察一样,永远要在事情被主角了结之后才出现?”
  李天明好像有些语塞,沉吟了一会才低声说:“利民哟,你不知道,接到你的电话后,我亲自领着巡警大队出动,结果刚上公路,就被一堆乱停乱放在国道上的卡车给堵住了。这不,我正协调交警大队处理呢。”
  “用乱停乱放阻挡公安局长?我就知道,‘万年青’一定不会让你这么顺当地来救我们。”康利民笑道,“成了,领导,你就领着同志们慢慢处理乱停乱放吧——我和付夫还有要紧事。”
  “行,你们一定要小心——现在来看,‘万年青’为了弄到那啥啥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李天明特意隐住了“仙灵草”三个字。
  “得令!老胖子,看来你跟我们经历了这么一大堆事,脑子也好使起来了。”康利民讪笑道。
  在李天明猛虎般的怒吼声中放下了电话,康利民启动了汽车,和付夫一起继续朝着飞仙岭出击。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普照群山时,森林公安巡逻车再次进入了苍茫雄浑的飞仙岭山麓。
  汽车后面,宝旺县城早已隐没于层层叠叠的峭壁和群山间。而在汽车面前,针阔叶混交林越发浓密,阔叶树巨大的树冠如朵朵祥云聚集大山上下,金黄或火红的枫树如元宝如朝霞闪烁其间,好一派荒野秋色。
  绝美风景当前,车上二人却神情严肃,无暇欣赏。
  很快,汽车开始进入上山道路。康利民熟练地操纵方向盘,驾驶汽车灵活穿梭于峭壁山体之间。
  一路颠簸三个小时,汽车再次进入了之前二人曾经停歇过的岔道口。
  岔道一头,向下延伸通往不远处的飞仙村。而岔道另一头,则向上通往飞仙岭工地,再经工地直达将军山下方的天然林区。
  从天然林区徒步再往上,就能到达李本信和“山神”生活的主峰之巅。
  经过岔道时,付夫不自觉地朝飞仙村方向瞅了瞅——远处密集的丛林里,不闻人畜家禽之声,也看不见袅袅炊烟。
  “飞仙村发生了村长被杀这么恐怖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里面什么情况。”付夫兀自念叨着,像在对康利民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
  “我看村里这些人很可能没怎么样。”康利民一面轻声回道,一面继续猛踩油门,驱动汽车哼哧哼哧地进入了通往工地的水泥机耕道。
  听到康利民的话,付夫心里放佛也忽然明白了什么。
  又过了三十分钟,森林公安巡逻车来到了飞仙岭工地。
  这时,康利民踩了一脚刹车,将汽车停稳。
  “下去看看?”付夫问道。
  “对——去看看张万金和工人们跑了没有。”康利民讪笑道。
  二人推开了车门,下车直奔工地上那座之前工人们聚集的大工棚。


  来到工棚外,康利民顺手一推门——门“嘎吱”一声开了,里面却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个人。甚至连之前堆积在棚子里用来防身的铁棍铁镐等家什也不知去向。
  “他们真都跑了?”康利民摸了摸发线极高的脑门,有些不解地问。
  看到这幅场景,付夫也皱起了双眉。
  忽然,他又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说:“我倒,这都没看出——工具都失踪了,说不定他们正在工地上继续修房子!”
  康利民闻言,也阴测测地笑道:“人家说头发少的人聪明——看来你还真是这样的。”
  说着,他又摸摸自己头发同样稀少的脑门。
  付夫一阵讪笑,讥讽道:“少来——我头发少这叫天生的,你那叫谢顶。”
  两人嚷嚷着,旋即开始向大工棚后面四五百米开外的工地迈去。
  工地面积约七千平方米,是一个从山间台地上平整出来的坝子。
  工地上,四五十名工人正在汗如雨下。
  不远处一张特大号沙滩椅上,一个身材庞大的男人正挤巴巴地坐在椅子里,不时指挥着工人们干活。
  “张老板,晒太阳啦?”康利民嚷嚷着凑上去,脸上挂着特有的讪笑。
  张万金一转头,看到是之前来过的警察和记者,一张堆积着脂肪的胖脸立即浮出笑容。
  “哟,两位领导又来调查野生动物?你们身上这是?在泥巴里洗澡啦?”张万金晃悠悠站起庞大身体,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要递给二人。
  面对张万金递过来的烟,付夫和康利民同时抬手拒绝。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哟,这素质真是高啊,比我还高。”康利民阴笑道,朝远处一个正在向三人观望的老工人招招手,“李开泰,你过来!”
  就看见李开泰一晃一晃地跑了过来。
  付夫定睛一看,李开泰左腿蜷缩着,彷佛有伤。
  “开泰大哥,你们都不嚷嚷着下山了?”康利民张口就问。
  李开泰闻言,浑身竟然不自觉地缩了缩,小声说道:“不、不下山了,我们那四个工头是被野熊野猪什么的野兽也拱了,不是有鬼!山上没鬼,真的!”
  说这话时,李开泰双眼紧盯着地面,脸上充满紧张神色,也不歇口气就将这些话说出了来。
  这模样,付夫和康利民都见过不少——不怎么懂撒谎却又被迫撒谎的人,十有八九都会这样。
  “你这条腿怎么了?”付夫又问道。
  “报告,我自己不小心滑倒的。”李开泰继续说道,眼睛却在躲闪付夫。
  李开泰的样子,让付夫觉得很熟悉——以前,他曾将采访过不少校园暴力事件。在面对家长老师的询问时,这些事件里的受害者因为害怕,往往就会以和相似理由进行搪塞。
  认定了这个问题,付夫忽然放出一计大招。
  “你这腿,是被你们老板的老板派人打的吧?”他凑近李开泰问道。
  闻言,李开泰浑身猛然一抖,双眼瞬间盈满了泪水。
  张万金也是一惊,旋即就对着李开泰大声喝道:“你这老头,人家问你话你就好说——你是不是前天提水泥的时候自己滑了的?”
  李开泰看看张万金,又看看付夫和康利民,眼睛里开始闪烁出乞求之色。


  盯着这个老实巴交的老农,付夫心里也有些不忍。
  他摆了摆手,让李开泰回工地继续该干嘛干嘛。
  见被放行,李开泰就像得了大赦一样,急急转身一跳一跳地跑回了工地。
  见对方早有准备,付夫和康利民对视了一眼,旋即笑着起身对张万金说:“张老板,我们还有公务要办,不叨扰了——如果还有什么情况,请及时跟我们联系。”
  张万金立即如释重负般,一对鼠眼开始放光:“没问题没问题,两位慢走。”
  二人和张万金客套之际,付夫回头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工地。
  工地上,李开泰和大群工人,正向他们张望——就算双方有三五十米之远,付夫仍旧感受到了那些眼神的乞求和渴望。
  回到车上,付夫立即向康利民道出了自己的推测:“想必上次我们下山后,‘万年青’就派了大队人马上山,弄走了尸体,又对工人一阵金钱利诱外加武力威胁——听话的,如张万金,想必已经得了大把好处;不听话的,如李开泰,就必定受了些皮肉之苦。”
  康利民点头赞道:“同意,之前我说飞仙村的人很可能没怎么样,也就是这个意思——‘万年青’为了弄到长生不老药,能动不动就下狠手杀人,如此心狠手辣的角色,对飞仙岭工地和村里这些胆小怕事的老百姓,想必就更加轻松。加之他们财大气粗,花一把银子就能堵了一群人的嘴巴,何乐而不为。”
  闻言,付夫虽早已知道了真相,但是心里依旧感到很不舒服。
  “正义,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回到这苍茫的群山?”在汽车启动的引擎轰鸣声里,他不禁这样念叨道。
  这时,康利民接过了话茬,笑道:“说不定就是今天,也可能就是明天,远的话就后天吧。”
  说着,他驾驶汽车,朝着飞仙岭主峰一路奔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崎岖山道上东绕西绕好一阵之后,越来越细的道路终于成了仅能交通靠脚的小径。
  付夫和康利民停好汽车,背好户外包,开始徒步爬山。
  小径从这里开始一路上行,延伸进云深不知处的飞仙岭主峰将军山。
  再次踏上将军山小径,因为二人身上都不程度受了些伤,付夫和康利民的动作却远不如上次轻松。
  才爬了三十分钟,付夫就已经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吾弟,吃不消了?”康利民一转头,讪笑道。
  付夫斜了一眼这老儿,很不满地念叨道:“我说,你老小子动作也慢了不少吧——三十分钟了,我们俩走了有一里地?”
  “嗯——没有,好像有三百米吧。”康利民做出一个很认真的表情,阴测测地说。
  嚷嚷归嚷嚷,二人却都知道事不宜迟——他们必须在“万年青”行动之前快些找到李本信,弄明白“山神”、仙灵草以及一系列杀人事件的联系,才能掌握主动权。
  歇了一会,二人又开始忍着疼爬山。
  一路上,付夫就觉得浑身酸胀,“万年青”喽啰弄出的伤口不时传来阵阵疼痛,手和脚彷佛都封冻了一般,让他爬起山来甚是吃力。
  很快,冷汗和热汗就混合到一起,把他全身弄了一个透湿。
  付夫转头看了看康利民——这老儿虽然动作依旧灵活,但是频率却也因为身上的十来处伤而慢了不少。
  又是二三十分钟后,二人不得不再次斜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大口喝水、大口呼吸。
  “这速度,比平时动作至少慢了一倍。”康利民有些懊恼地说。
  “要是‘黑旋风’能来,把我们背到山上就好了。”付夫讪笑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配图是雪山融雪汇成的小溪,里面的水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都是很刺骨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时,康利民背包里忽然响起一阵尖利的铃声:“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人民币……”
  付夫一听,“扑哧”一声,乐了。
  “刚才跟‘万年青’交过手后,我就换了这个铃声——去去晦气添添喜气嘛。”
  说着,康利民接听了电话:“老胖子,又来找我干什么?”
  电话那头,李天明的声音再次响起:“康利民,你老小子莫给老子不正经。今天你们一进山,我就找省公安厅的老战友查了查‘万年青’的底细——你猜怎么着?”
  “我靠,你小子怎么跟付夫一样,也喜欢上了卖关子?”康利民很不爽地说。
  李田明一阵讪笑,旋即就严肃起来,说道:“还真让付记者说中了——‘万年青’至少已经存在两千年。”
  闻言,康利民不禁双眼圆瞪,旋即对付夫招了招手。
  付夫心领神会,立即凑到电话听筒前。
  电话里,李天明继续说道:“我省厅的战友就在公安情报处工作。他告诉我,因为觉得‘万年青’这个公司很蹊跷,省厅曾经对其进行过摸底调查,虽然并没有发现‘万年青’杀人越货的证据,但是也了解了一些这个企业的惊人内幕。”


  说到这里,李天明停了一下,电话听筒里旋即传来打火机“啪”的一声轻响。
  李天明点燃了烟,又深深吸了一口,才慢悠悠继续说道:“战友说,‘万年青’自称是‘百年老字号’,于是他们将调查时间延伸到了清朝光绪年间,也确实在相关文献上查到了‘万年青’公司前身——‘万年青’药坊在京城活动的记载。但是,省厅情报处查到这里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又顺着相关文献记载继续往前查,竟然又有了新发现。”
  闻言,付夫和康利民不禁对视一眼。
  电话里,李天明继续说道——
  “他们发现,北宋年间,‘万年青’药坊就曾在都城汴梁盛极一时——当时,‘万年青’以修仙得道为广告,相继在汴梁城开张药铺一十三家,一时间生意兴隆、风光无二。当时,宋仁宗皇帝就是‘万年青’的铁杆消费者,还跟他们的大掌柜‘金千年’是好友。不仅如此,官府还曾出台政策,规定‘万年青’营业税缴费比率为八十税一——在‘十五税一’的北宋高宗年间,这样的低税率简直就叫灭绝人性。”
  “再往前,在唐朝、南北朝时期,‘万年青’同样到处开张,而就算是南北朝这样的乱世,‘万年青’也能同时在彼此敌对的各个割据政权都城设立药铺,结交皇亲权贵,风光得很。而在这时,‘万年青’大掌柜的名号叫做‘金不朽’。”
  “继续往上推,就到了汉朝。这个时间段,‘万年青’这个组织就已存在,当时叫做‘万年飞仙派’——注意,这时候的‘万年青’还不是以买药为主业的企业,而是一个以‘修仙飞升’为目标的术士组织。听战友说,西汉初期,‘万年飞仙派’原本还仅仅是派系林立的术士世界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然而,到了西汉武帝时,‘万年飞仙派’忽然一跃而起,深得皇帝宠信,迅速成为全国第一大派。其间,‘万年飞仙派’一直在为皇帝炼制仙丹。”

  听到这里,付夫忽然插话道:“李局,‘万年飞仙派’地位的忽然提升,是不是就是在飞仙岭山脉传出有人得道飞仙之后?”
  闻言,李天明的声音有些吃惊:“付记者,你小子当神棍出身的?你怎么会知道?战友跟我说,汉朝元狩年间,汉朝和匈奴开始全面交战。而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飞仙岭山脉传出了有人‘’得道飞仙”的消息。好啦,重点来了——这时,‘万年飞仙派’掌门人,一个自称‘金万年’的美髯公,竟然进京城面见了皇帝,同时出示了他已经活了三五百岁的证据,皇帝当时就把他奉为神仙。金万年又立即向皇帝进言,说当前是太平盛世,仙草方能重现于人间,这是大汉的造化,要皇帝一定要把握机会,立即派兵到飞仙岭寻找仙草,‘得之,则陛下神威永续’,就是说吃了仙灵草,就可以长生不老。皇帝一听,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事,当然要听啦,于是立即从前线抽调了一百三十个羽林回来,组成了寻仙草探险队,到飞仙岭寻找仙灵草,却不想路上被山匪伏击——当然,那个战友并不知道这是‘山神’的杰作,他查阅的资料上也只说了羽林‘遇伏’,因此他还以为是山匪干的。皇帝派兵没找到仙草,心里当然很不舒坦,又找金万年讨要长生不老之策,而金万年却叹气道,‘仙草轮回,天意也,今不可得,恐陛下用不得也’,随后就领着门人出城周游去了。”
  说到这里,李天明又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还有一点就是,从汉朝到清朝这么些年,‘万年青’都会定期组织人手外出寻找仙药——就像上次付记者推论的,他们所谓的定期寻找新药品种仅仅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标还是仙灵草。”
  听到李天明的话,付夫不禁喜上眉梢:“这就对了。我们上回查到的资料显示,金万年好像的确能够长生不老。这次,省公安厅帮我们进一步理清了这些证据,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时间链条——金万年和他的‘万年青’,的确是长久以来一脉相承下来的术士组织,而他的目标也真的就是要找到仙灵草。”
  说到这里,付夫也停了一下,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才继续说道:“‘万年青’寻找长身不老药的过程,其时间跨度达两千年。能让‘万年青’这么灭绝人性地坚持的动力,想必就是金百万身为长生不老者的这个事实了——因此,我们也有理由认为,金万年本人曾经得到过仙灵草,并亲身验证了其长生不老的神奇效力。”
  “有道理。”电话里和电话外,李天明和康利民异口同声。
  “行了,希望这些情报对你们有用。对了,刚才朱仕高又来了电话,说县里好不容引进的大项目——‘万年青’建设的飞仙岭制药厂项目已经开工,让我们一定要保证这个项目的顺利推进。”李天明笑道。
  “行,我们一定保证。”放下电话,付夫和康利民对视了一眼,阴测测地笑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七八个小时之后,付夫和康利民的双脚,才终于再次踩上了将军山下松软厚实的高山草甸。
  这时,温暖明亮的朝阳已经西斜,阳光由明丽的金色渐渐浓郁,成为更加耀眼的金光,随后又慢慢由金转红。
  夕阳下,整个将军山草场披上了一层金红色。山风渐起,草海随风摇曳,其景致之美,彷佛画中而来。
  而这画中的二人,却无暇留恋眼前美景。他们俩圆瞪双眼,正在茫茫草海里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滚动奔涌的草海里,一间老旧简陋的木头棚子若隐若现。
  “疯子”李本信的荒野住所,到了。
  来到棚子外百米处,康利民忽然一声叹息:“可惜了——李本信好像不在家。”
  闻言,付夫转头对康利民一笑:“你老儿眼神还挺好的——你看到棚子外面没有‘黑旋风’吧?”
  康利民点点头,笑道:“你的观察力也很好嘛,上回我们来,我就发现,如果李本信在棚子里,‘黑旋风’就会趴在棚子外看门。”
  就这么在相互表扬和自我表扬中,二人快步钻进了棚子。
  当他们钻进棚子的一瞬间,本以为棚子里并没人的二人,竟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叹:“咦?这位是?”
  就见棚子里坐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正在向火,他面貌斯文、样子看来和李本信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
  看到二人进屋,年轻版李本信也愣了愣,旋即笑道:“你们是?哦,对了,你们是之前来过的付记者和康警官吧?我爸跟我提到过你们。”
  说着,年轻人就站起身,很热情地将二人迎到棚子里。


  “哦,还没介绍我自己——我是李本信的儿子李纯清。你们既然是我爸的朋友,也就算是我长辈了,叫我小李子或者纯青都可以。”
  “李本信……儿子?李本信竟然有一个儿子?”听了李纯清介绍,康利民盯着付夫,满眼都溢满了惊奇。
  付夫同样圆瞪着双眼,彷佛就要说出宝旺县警察们的集体口头禅:“这信息量太大了,让我消化一下了来……”
  看到二人满面惊奇的神色,李纯清笑着解释道:“二位不知道我爸有儿子?看来,他没跟你们提到过他有一个前妻,而她的养大了一个儿子——就是我啦。”
  说着,李纯清操起两根木材,把木材当成筷子从火堆里扒拉出来三个大洋芋,乐呵呵地递给二人。
  话说在一天之内又是跟人打群架、又是爬了七八个小时山之后,付夫和康利民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看到热气腾腾的大洋芋,二人也不怎么客气,用手扒拉开洋芋皮就大嚼特嚼起来。
  看着二人吃得起劲,李纯清彷佛也明白二人对自己的不解,于是很善解人意地说道:“你们可能已经知道,我爸到宝旺来以前,曾经在省生物研究院工作。就是在那里,他认识了我妈……”
  在李纯清的讲述中,付夫和康利民渐渐了解了李本信的感情经历和家庭情况——
  原来,李本信22岁时,认识了省生物研究院的一位女同事,名叫何丽丽。
  话说在理科男云集、女研究员算珍稀动物的科研机构里,何丽丽绝对是鹤立鸡群、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说来也扯得很,李本信年轻时就生性木衲、不近女色,成天就爱窝在实验室和生物站里搞科研。平时,他跟女同事打个招呼都会脸红心跳、口齿结巴,更莫说耍朋友谈恋爱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木头疙瘩,却偏偏吸引了何丽丽。
  1989年一个阳光明丽的午后,何丽丽找到正独自在实验室琢磨“猪的生殖系统”的李本信。
  “李本信同志,我喜欢你,请你和我谈恋爱。”何丽丽开门见山地说。
  闻言,李本信从显微镜上抬起头,愣愣地盯着何丽丽,仿佛没听明白对方的话。
  何丽丽看到李本信蠢萌的表情,忍不住一阵嬉笑。好不容易止住笑后,她才又继续说道:“李本信同志,我一直在默默观察你。你对工作全神贯注,会为了一个其他人觉得没什么应用价值的课题熬更守夜,会因为被你研究的实验动物的死伤心掉眼泪,还会为了一个论文的排篇布局跟导师和院领导整得面红耳赤——这样的你,想必一定是一个踏实、负责、富有同情心的男人。我相信你对你未来的妻子和孩子也会这么做吧?因此,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你。”
  听到研究院第一大美女的真情告白,李本信依旧保持着愣愣的表情。
  说他没听明白吧,人家大美女的话他每个字都听到了心坎里。可是要说他高兴吧,他语言上行动上却没有什么表示。
  就这么愣了足足有三分钟,何丽丽毛了。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而这李本信,竟会对本大美女的“倒贴”磨磨蹭蹭——何丽丽心里念叨着,不禁怒从心头起。
  这位平时说话轻声细语、以温柔淑女范享誉整个研究院的美女,竟忽然大声嚷嚷起来:“李二愣子,你倒是给老娘说话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2-9 16: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