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最新第三卷《白道结界》作者: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250章:一春幽梦
  “怎么了?你是在怕我吗?”小和尚故辛不依不饶盯着我追问道。

  “你走。我知道你留下来是为了我的摄魂灯,我允许你远远地跟着我的灯,不过你不可以出现在我视线内。”我强作冷漠,无情地望着故辛回道。

  “我不走。”小和尚盯着我的双眼低声说,“我知道你是怕我往后日日跟着你身边,将你的魂骨看得太透彻,我有办法让你在我跟前隐藏你的魂骨……这样你总可以将我留下来吧。”

  “什么办法?”我漠然望着故辛问道。

  “这颗佛珠子,你戴在身上,我就看不见你的魂骨了。”小和尚故辛从衣袖里掏出一枚酒红色的草珠子,将草珠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故辛送给我的佛珠子,将这枚酒红色的草珠子握在手心里,只觉有股暖流静悄悄地从珠子的四周散播入我的手心里,再快速传遍我的全身……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紧握着酒红色的佛珠子,疑惑地看着小和尚故辛问道。

  “不知道。小僧看不见你的魂骨了。”小和尚故辛望着我的双眼轻声回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盯着故辛的双眼继续追问道。

  小和尚故辛无辜地看了我一眼,继而双手合十,望着我严肃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确实看不见你的魂骨了,无法猜测你此刻的所想……但小僧必须提醒你,这颗佛珠子不是凡物,你定要妥善保管,切勿私自赠与他人。”

  “多谢。”我望着小和尚故辛轻声谢道。

  说完,我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握着草珠子,走进茅草房,来到马匹旁,从行李里翻出一截结实的黑色绣线,将草珠子串在绣线上,再将串着草珠子的绣线打了一个死结,然后将草珠子戴在了脖子上。

  小和尚故辛静静地看着我将草珠子戴在了脖子上,他蒙着面,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我只能通过看他那双澄澈的双眼,来猜测他内心的暗潮涌动或者波澜不惊。

  小和尚故辛在茅草房的四角里找了几块结实的木板,用木板堵住了茅草房的破门,不让夜里的风雪吹进茅草房内。

  我坐在了篝火旁,一边看着睡在篝火对面的百里照溪的睡脸,一边独自喝着闷酒。

  “别喝了,早点歇息吧,天亮了还得赶路呢。”小和尚故辛坐在篝火旁,一边往篝火里添置干柴,一边对我轻声劝道。

  我淡淡笑着望了望小和尚的眼睛,眯眼迷醉地说:“你不懂,我难受,根本睡不着,要喝醉了才好睡觉。”

  “喝多了伤身体,别喝了。”小和尚故辛竟伸手将我手中的酒壶。

  “大胆!”我阴沉着脸,瞪着竟敢夺走我手中酒壶的小和尚故辛低声斥道。

  小和尚故辛被我瞪得不禁眨了眨眼,却强作镇静,小心翼翼地望着我的眼神,轻声说:“你气色本就不好,再这么喝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谁借你的胆,你竟敢从我手里抢酒?把酒还我!”我怒视着小和尚故辛,严声逼迫道。

  “你若真要继续喝,我就把百里照溪叫醒,看看他到底同不同意让你喝他的酒……”小和尚故辛怯怯地抱着酒壶,望着我小声回道,他的眼神里明显带着恐慌,他真的怕我会生气,但又不愿意看着我继续喝酒。

  睡梦中的百里照溪忽地翻了翻身,吓得我以为他快要醒了……

  “酒,我不喝便是,明日我再收拾你。”我冷着脸,望着小和尚无辜的双眼,低声警告道。

  说完,酒劲慢慢上来了,我整个人也开始恍惚了,侧卧在篝火旁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可怕的是,我睡着后就做了一个春梦。

  梦里漫天飞着粉白的桃花花瓣,而我一袭白衣站在袅绕着水雾的温泉池子里……

  我穿着衣裳潜入了温泉池子里沐浴,自在又逍遥,就在我徜徉于花瓣浴里时,忽然我的身旁多出一个年青男子的背影。

  他站在水池中央,背部及臀部裸于水面之上,而梦境之中的我看见他的背影时,第一反应不是想跑或者呼救,而是本能地想游过去从他的背部抱住他……

  我站立在水中央,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内心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去靠近他去碰他,就在我与自己心底邪恶的欲念做斗争时,那男子缓缓转身……

  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模样,我便惊慌地忙转身逃走,梦中我心如鹿撞,浑身发烫,拼命地潜入水中想要游走。

  可是梦中的温水池好似大到毫无边际,任凭我如何使劲朝着一个方向游去,也始终都无法到达彼岸。

  当我发现眼前立着一堵黑影,以为自己终于到达水池岸边时,我浮出水面站起身来,却看见那堵黑影不是岸边的石墙,而是那男子的身体……

  他的面容是模糊的,可我隐约能感知到他生得十分俊秀。

  青丝湿哒哒地贴在我胸口,水底顺着我的脸颊一路滑落至我的下颚,再跌落至我的胸口里……

  我愕然地仰面望着眼前男子裸露的身体,明明自己就是背离着他游了很久,为何一抬头差点撞进了他怀里……

  我微微张着嘴,小声喘着气,仰面痴痴地望着那男子,虽是好像不认得他,但梦中他给了我一种久别重逢的熟悉感。

  我看见他张开双臂准备抱我,明明心底就在渴望这个拥抱,可我内心还是莫明地惶恐,再一次转身想要逃走。

  却未料到那男子一把拽住了我漂浮在水面上的长发……

  我疼得站住了脚步,脚步还未站稳时就被那男子抓住了肩膀,一把拽入他的怀里。

  可怕的是我被他抓入怀中时竟轻笑了起来,双臂勾住他的脖子便主动吻了他的唇,我看不清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是怎样的一张嘴唇,却能感觉到他的唇瓣温软湿润……

  他温柔地迎合着我的湿吻,我一边贪婪地与他痴缠拥吻,一边用双臂攀附着他的臂膀,一点点将身子紧紧贴入他的胸口……

  他一边深吻着我,一边用手轻轻地剥落我肩上湿透的白衫……

  我感觉到了他身下的一根硬物躁动地在我双腿之上来回摩挲,我的身体开始发抖,我既害怕又饥渴,时而有意将身体靠近他,时而又借助水的浮力与他的身体保持约莫一指的间隔……

  他终于按捺不住我的勾引和诱惑,狠狠地用手按住我的脊背之下,将他刚硬直挺的情根重重地嵌入我爱欲泛滥的情窟里……

TOP

  251章:愿为马奴
  我颤抖着从梦中醒来,一睁眼看见一个玉面和尚坐在我身旁,看着他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以及身上那件满是补丁的僧袍,我认出他就是小和尚故辛。

  “你……你的脸,好,好了?”我浑身乏力地躺在草席上,望着身旁静坐的故辛问道。

  “师父留下的药丸奇效,烫伤痊愈恢复至原本的容貌,是很正常的事。”故辛望着我低声回道,说完,他的眼睛的余光从我的面庞一路扫落至我身下的草席上。

  我一时懵然,却见这玉面小和尚竟盯着我身下的草席羞红了脸。

  刚睡醒的百里照溪坐起身来望了望我的身下,遂站起身来快步走到我身旁,掀起我身上的大衣的衣角盖住了我身下,并蹙着眉望着我说:“是我昨夜太用力了吗?你见红了,你知道么?”

  故辛尴尬地看了看我,又抬眼看了看百里照溪,他似懂非懂,站起身羞涩地跑到了角落里,背对着我们,开始给我们的两匹马喂草。

  “你,你刚才说什么呢?!我,我这是来月事了,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红着脸手扶着地面坐起身来,恼羞地瞪着蹲在我身旁邪笑的百里照溪低声训斥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一个大姑娘家,自己来月事弄了一草席子的血,把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和尚都吓得羞红透了脸……你害臊不?”百里照溪阴着脸小声讽刺道。

  说完,百里照溪便站起身朝角落里喂马的小和尚故辛走了过去。

  “施主,你身体感觉如何?”故辛主动给百里照溪打招呼道。

  百里照溪牵起一匹马的缰绳,并用手势示意小和尚故辛牵起另一匹马的缰绳,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牵着马朝茅草房门口走去。

  天亮了,太阳透过茅草房的缝隙照射进屋子来。

  “我好多了。小和尚,你这药丸真是神奇啊,我今晨醒来,只觉神清气爽。还有你,你竟摘掉了面巾,且面容恢复得如此好,好似从不曾受过伤一般。”百里照溪一边和小和尚故辛聊着天,一边打开大门,牵着马引着小和尚故辛走进门外白茫茫的天地里。

  趁他们走远时,我连忙起身,撑着晕乎乎的身体,将自己身下的“血色残局”利落地整理干净,又从行李箱里翻出干净的衣裤快速换上。

  将自己浑身上下收拾妥帖以后,我又重新升起了一堆篝火,等着百里照溪和小和尚故辛遛马归来……

  “既然你师父圆寂时说你一旦开了阴阳天眼就得还俗,你以后就别再自称小僧了,你叫我照溪哥哥或者百里哥哥就好。昨夜我一时冲动差点铸成大错,多谢故辛老弟及时出手制止我犯下罪孽。北迟才十八,昨夜我估计吓坏了她,我现在清醒了,心里很是愧疚。”远远地就传来百里照溪的忏悔声。

  “照溪哥哥,你能认识到自己的过错,我已经很开心了。凡人都有心魔,以后我会常伴在哥哥左右,帮您克制降服你的心魔,这样你就会少犯过错了。不过,听照溪哥哥这么说来,北迟妹妹应该比我小约莫两岁……”小和尚故辛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你可千万别叫她妹妹,她指定得给你急眼,她只是看起来年轻罢了。正经按辈分算,你应该叫她姑姑。”百里照溪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处。

  “我叫她姑姑?那你是我哥哥,你不也应该叫她姑姑吗?”小和尚故辛走到了门口处,较真地望着百里照溪问道。

  “呵,我叫她姑姑,她敢答应吗?”百里照溪望着篝火旁的我,苦笑着叹道。

  我冷眼瞥了一下百里照溪和小和尚故辛,朝门口的马匹走去,边走边对他们二人说:“今天天气晴好,正好可以多赶赶路,行李我都整理好了,麻烦二位小侄帮忙搬行李上马。”

  说完,我麻利地骑上马背,看着百里照溪带着小和尚故辛一同进茅草房里搬出行李放置在马背上,然后又将屋子里的篝火扑灭掩埋。

  “故辛,要不你上马来,我给你牵马。”百里照溪坐在马背上看着走在一旁的小和尚故辛客气说道。

  “不,不,我从不骑马。我的脚力胜过马力。不过我有个请求,不知照溪哥哥愿不愿意答应。”小和尚故辛先是盯着我看了一眼,转而仰面望着马背上的百里照溪认真说道。

  “说吧,什么请求。”百里照溪蹙着眉轻笑着望着马背下的小和尚故辛问道。

  “我可以去给北迟姑姑做马奴么?她今日气色看着不太好,我担心她……”小和尚故辛天真地仰望着马背上的百里照溪询问道。

  百里照溪脸上的笑忽地就消失了,他阴沉着脸,并未即刻回应小和尚故辛的请求。

  小和尚故辛尴尬地低下头,不知所措,他可能是知道自己的请求可能要惹怒了百里照溪了。

  “谁让你叫我姑姑的?谁批准你叫我姑姑的?过来吧,小马奴。”我挺直腰背,瞪着百里照溪马下的小和尚故辛问道。

  “叫姑姑不对吗?你刚才还叫我们小侄子呢……”小和尚故辛快步走到我的马跟前,我朝百里照溪勾起了一抹冷笑,一边盯着他看,一边将缰绳递给了马下的小和尚故辛。

  “你们姑侄俩慢慢聊吧,我去前面山头等你们!”百里照溪满眼妒火,又不好意思跟自己的恩人小和尚发作,只能气得策马扬鞭朝前路直奔而去。

  给我牵马的小和尚故辛看着百里照溪疾驰远去的背影,对我轻声问道:“姑姑,需要我给你牵马追上他吗?他好像又莫名其妙地生气了……”

  “不着急追他,我们俩先聊会儿天,看他是不是真的能一个人骑马去往前面那个山头。你怎么知道他生气了?哦,对,你能看见他的魂骨……那你告诉姑姑,他气成什么熊样了?”我无奈摇头苦笑道。

  小和尚故辛一边在前路给我牵马,一边匆匆回头看了我一眼,蹙着眉怯怯地说:“他的魂骨气哭了……”

  “啊?这都能气哭?”我惊诧地笑叹道。

  “姑姑,我还是快些牵马带你去前路跟他会合吧,千万别让他气坏了身体,要不然昨晚的药丸就白给他吃了。”小和尚故辛牵着马背对着我担忧地回道。

TOP

  252章:沾染凡尘
  “不着急。故辛,你能别听百里照溪胡诌叫我姑姑么?把我都叫老了……”我忍着小腹里的抽痛,淡淡地笑叹道。

  “照溪哥哥不是说你乐意听我们叫你姑姑么?”小和尚故辛牵着马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完又继续转头看着前路牵马前行。

  “别听他胡说,他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你就叫我北迟吧,或者叫我迟儿也行。”我身下难受,只能强作精神,无力地轻声回道,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不希望让小和尚故辛看出我身体抱恙……

  “迟儿……这样叫你,你喜欢么……”小和尚故辛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马背上的我。

  我从故辛纯善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忧虑,心里寻思,难道自己气色很是不好,又让他看出来了?

  “就叫迟儿吧,我挺喜欢的,以前我养父陶先生就是这么叫我的……”我忍着腹痛,强作轻松地回道。

  小和尚故辛听着我的声音,背对着我低声说:“迟儿,要不你就趴在马背上吧,这样兴许你能舒服些……”

  我明白小和尚故辛果真看出我身体难受至极,也不打算在他面前硬撑了,直接趴在了马背上,用身体紧紧贴着身下白马温暖的背部,低声对在给我牵马的小和尚故辛说:“上天让我遇见你,可能是怜我在这世上孤苦无依……”

  “迟儿怎么会是孤苦无依呢?迟儿不是还有照溪哥哥么?”小和尚故辛一边加快脚步牵着马,一边不解地小声问道。

  “照溪,他是我这一生躲不掉的劫。”我眯着眼睛趴在马背上,恍惚地轻声叹道。

  “劫?那我得留下来保护你……”小和尚故辛低声回道,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压得极低,好似生怕我听见了。

  我听见了也装作未听见,暖阳晒在我身上,我趴在马背上恍恍惚惚地睡着了。

  我也不知小和尚故辛牵着马带着我在苍茫的山野间走了多久的路,晌午时分我醒来时,人在已在马下的火堆旁……

  而我四周的山雪好似就在我一梦之间全数融化了,周遭一片郁郁葱葱的山野景象。

  我恍惚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中,只是我原本是三人行的,却不见了百里照溪的身影。

  我坐在火堆旁,竟看见小和尚故辛在火堆上烤制着野鸡,我越发懵然了,小和尚明明是出家人……

  “迟儿,你在想什么呢?”小和尚故辛拿着烤制好的野鸡来到我身旁,望着我轻声问道。

  “照溪呢?我们,这是在何处?山雪呢?都融化了吗?你为何杀生?你……不是出家人么?还是……我是在梦中?”我看着面容沉静的小和尚故辛疑惑问道。

  “师父说过,一旦我受过浴火之刑,开了阴阳天眼之后,我就不再是佛门中人了。这山鸡是我专门替你抓的……”小和尚故辛忧虑地望着我低声解释道。

  我接过故辛递来的烤山鸡,一边吃着肉一边问道:“百里照溪呢?他是走丢了吗?”

  “怎么这么想我啊?睁开眼睛就要找我……”忽然,我身后传来百里照溪的邪笑声,他三两步走到我身侧,手里拎着两只剥洗干净的野兔,一边穿制野兔烘烤,一边邪魅地笑道,“迟儿睡得跟头小母猪似的,都不知马匹已经带着她翻山越岭走了多远的路……”

  “我想起来了,梦盏小楼所在的那片山谷四季如春,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快到地方了?”我并腿坐在火堆旁吃着烤山鸡,淡漠地望着一脸邪笑的百里照溪问道。

  “还没到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快也要明日傍晚到达。山野里夜晚暗藏杀机,我们天黑后就不能着急赶路了,得找一处石洞留宿过夜。”百里照溪一边翻烤着野兔,一边淡淡低回道,说完他从身后掏出酒壶,举着酒壶蹙着眉望着我问道,“昨夜,你是不是偷喝我的酒了?”

  “是我……”故辛连忙想要替我顶偷酒喝的罪名,却被我抬手制止了。

  “喝你的酒,还需要偷吗?”我冷眼望着百里照溪反问道。

  “果然是你喝的,我说怎么方才在山涧里给你洗脏衣服时,在你衣服上闻着了一股酒味……”百里照溪弯起嘴角轻笑道。

  “谁……谁让你碰我的脏衣服的?”想起自己清晨换下的那几件满是血迹的脏衣服,我忽地尴尬不已。

  “女人月事是不能碰凉水的。我也是第一次给女人洗脏衣服,你别不好意思,你就当我是你父亲,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尴尬了。”百里照溪冲我宠溺一笑,霎时间我只觉得脸上一片火辣。

  “我才没有你这样的父亲。”我偏过脸去,不再看百里照溪一脸得意洋洋的坏笑。

  百里照溪笑而不语,待到兔肉烤熟以后,他将烤兔递给了小和尚故辛,并像一位老父亲一样,笑着对故辛说:“来,故辛,吃肉,一会儿我们还得赶路呢。辛苦你给我家迟儿牵马,她一路上就知道睡,跟头小猪崽似的。你多吃点,一会儿还要劳烦你给这个孩子牵马……”

  不知为何,我看着百里照溪脸上的坏笑,总觉得他心底在谋算着什么,觉得他的眼神里带着一股狡诈……

  “我不吃肉。”小和尚故辛摇头拒绝道。

  “得了吧你,你都杀生了,吃肉又何妨?赶紧吃,吃饱了才有力气给我家迟儿牵马。我批准你做我家迟儿的马奴,你得听我的安排,不然我随时都会撵你走。”

  一听此话,故辛遂勉为其难地接过兔肉,刚咬一口就蹙眉干呕,见百里照溪在瞪着他,他又强迫自己咽下兔肉,如此艰难反复,他总算吃光了百里照溪递给他的整只野兔。

  “吃着吃着就习惯了,习惯以后慢慢就能品尝到山野美味的珍稀,以后你想不吃都难。”百里照溪看着脸色阴沉的小和尚苦辛大笑着说道。

  “只要肯让我给迟儿做马奴,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故辛厌嫌地抹掉自己嘴角的油渍,说完就捂住嘴匆匆起身跑进身后的树林里呕吐起来。

  “你为何要难为一个不沾凡尘的无辜孩子呢?”我无奈地望着百里照溪质问道。

  “我这是为了故辛好。他都是说了,他师父圆寂前交代过,一旦他承受了浴火苦刑就不再是佛门中人,我猜测啊,他师父是希望他能够真正走入这万丈红尘道场里磨砺身心,只有让他真真切切地尝过了人间百味,才能让他完成他的修行。你也还是个孩子,你和他都不能懂得身为父辈之人的苦心……”百里照溪说着说着又开始坏笑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53章:认贼作父
  明明觉得百里照溪的话有几分道理,可我仍旧不要轻易认同他的做法,我冷笑着对他嘲讽道:“你何时变得如此深明大义良苦用心了?我看你啊,就是长途跋涉闲来无聊,拿小和尚故辛逗乐子。”

  小和尚故辛在树林里吐完以后回到了火堆旁,强颜欢笑道:“照溪哥哥说得对,最好的修行就在红尘万丈里……”

  “看,还是故辛懂得我的苦心……”百里照溪冲我邪魅一笑。

  “走吧,故辛,我们出发吧。”我站起身来招呼小和尚故辛跟我走,可刚站起身时,我眼睛的余光瞥见了小和尚故辛双脚上破了洞的棉布鞋,从鞋头里钻出来的白色棉絮因为沾染了山路上尘土,已经变成灰黑色的了。

  我走到我的马匹身旁,对正牵起缰绳的小和尚故辛轻声说:“你上我的马吧,这回换我来给你牵马……”

  故辛受宠若惊地望着我慌张摇头道:“不,不,不,我不骑马。我的脚力比马快。”

  “不行。你是人,怎么能拿自己跟马比,我让你骑马,你就得骑马……”我望着小和尚故辛温声回道。

  小和尚故辛看了看骑上马迎面走来的百里照溪的脸色,转而望着我拒绝道:“我不骑马,我不会骑马。”

  “正好,你不会骑马,我可以从现在开始教你,听话,上马。”我坚持要小和尚故辛骑马。

  小和尚故辛看了看我的眼神,转而又看了看马背上的百里照溪,犹犹豫豫,支支吾吾低声回道:“你们有要事在身,教我骑马得浪费不少时间,我还是先给你牵马,带你跟着照溪哥哥早些到达目的地吧……学马的事,往后有空闲了,再安排。”

  我抬眼望了望马背上百里照溪气势凌人的模样,转而望着小和尚故辛回道:“要事都耽搁了十年了,也不急于这一两日。你上马。”

  小和尚故辛为难地走到马身旁,准备上马……

  “嗯?你别忘了,你是马奴!”百里照溪难以按捺醋火,瞪着正欲上马的小和尚故辛训斥道。

  “迟儿,我……我不想骑马……能别让我骑马吗?”小和尚故辛蹙着眉一脸苦相,望着我问道。

  我见故辛实在是惧怕百里照溪,便转脸望着百里照溪低声劝道:“照溪,就让他骑马吧,这孩子鞋都磨破了……太辛苦了。”

  “让他骑马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认我做父亲,并且从即刻开始就得叫我父亲。”百里照溪望着我严肃地回道。

  “你!”我气得扬起马鞭想抽百里照溪……

  “诶!你别生气,你先听我仔细给你解释……”百里照溪慌忙望着马下要发怒的我认真说,“我们明日就能抵达梦盏小楼,若是遇见阿古,为了你的人身安全起见,我准备和你扮演父女关系,小和尚故辛就是我替你雇佣的马奴……”

  “阿古老奸巨猾,你要他如何信你会有像我这么大的女儿?”我狐疑地望着百里照溪问道。

  百里照溪挑眉笑道:“我一生浪荡不羁,有个像你这般大的女儿,很正常。你别再多虑了,你就告诉我你答应不答应吧?若是答应呢,你就让小和尚故辛上马,我暂且让他骑半日的马,若是不答应,你自己就乖乖上马,让小和尚故辛老实给你牵马。一旦我们遇见阿古,我就说你俩都是我从难民堆里救出来的家奴,告诉阿古,你是给我暖被窝的,故辛是给我做杂役的……”

  “够了,你别说了,我答应你。”听百里照溪这么一唠叨,我立即决定“认贼作父”,然后催着一旁满眼无辜的小和尚故辛说,“故辛,我父亲命你上马。”

  “啊?”故辛吃惊地望了望,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也未料到一直桀骜不驯的我竟然就这样答应认百里照溪这样的邪魅浪子做父亲。

  “嗯?”见故辛一时愣住了,百里照溪用鼻孔对小和尚故辛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警告。”

  小和尚故辛一看百里照溪的脸色,赶紧识趣地爬上了马背。

  我开始严谨地教导小和尚故辛骑马,刚说完几个骑马的要点,故辛便跐溜一下稳稳当当地骑着我的马朝前路奔去了,将我甩在了原地。

  “诶!故辛,你怎么跑了?”我呆呆站在原地,望着故辛骑马远去的背影唤道。

  “我福薄命苦,可不敢让迟儿给我牵马。我在前路上等你们,你让百里叔叔骑马载你吧……”小和尚故辛机灵,这么快就该叫百里叔叔了,切入角色扮演还真是收放自如。

  我木然看着故辛骑马远去的背影,默自在心底冷冷地叹道:“这小和尚,看着是未曾沾染俗世凡尘,可这股子机灵劲儿,不出半年,等会变得比百里照溪更加奸诈圆滑……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我怎么就遇上这样两个人……”

  骑马来到我身前的百里照溪得意地坏笑着朝我伸出手来,低眼温柔地看着我笑道:“在想什么呢,我的乖女儿,快到为父这里来吧。”

  我冷戾地望着百里照溪满脸的邪笑,总觉得自己好像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时候被这个男人忽悠了一把,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伸出了手,让早就急不可耐地百里照溪一把将我从马下拽上了马背上他的怀抱里……

  百里照溪载着我骑着马追上了并不太擅于骑马的小和尚故辛,并有意骑马走在故辛的附近,高声对我笑着命道:“乖女儿,快叫我一声爸爸。”

  我们路过一片竹林……

  我阴沉着脸,用手使劲掐了掐百里照溪的胳膊,狠声骂道:“你再嚣张,我就跳下马去!”

  “诶哟!”百里照溪被我掐得疼得高喊了一声,遂苦笑道,“为父哪有嚣张?为父只是提前让你进入角色扮演当中,让 惯我们的临时父女关系,不然等遇见阿古了,你不一小心叫错了我,岂不是全露馅了,阿古可是奸诈至极,他一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敢直呼我的名字,指定能猜出你的身份地位不一般,万一猜出你是谁,那就大事不妙了……”

  我听着百里照溪唠叨,只觉得头晕目眩,无奈叹道:“爸爸,你是上了年纪吗?为何一说话就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不知为何,百里照溪忽地魔怔了一般,当着小和尚故辛的面直接将我按进怀里,像饿狼似的猛地吻住了我,一边激动地喘着气强吻着我,一边在我耳边嗔叹道:“迟儿,快,再叫我一声爸爸,我太喜欢听你叫我爸爸了……”

TOP

  254章:防狼秘诀
  “你变态啊?!”我使劲想要从百里照溪怀里挣脱,可他力气太大,我无力逃脱,最后只能趁他吻我时,我狠心一口咬破了他的嘴唇。

  “啊!!!你敢咬我?!”百里照溪因为疼痛本能地松开了我,并摸了一手的嘴唇伤口里流出来的鲜血,瞪着我吼道,“你疯了吗?!你是咬死我吗?”

  “咬死你活该。”我厌恨地瞪了一眼百里照溪,趁他只顾着发怒时,赶紧跳下了马,可奈何马下草地里有暗坑,我跳下马时一不小心踩进暗坑里,崴了脚,摔坐在了草地上。

  一旁马背上的小和尚故辛满脸惊诧,见我摔在了地上,他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跳落至我身前,直接将正在下马的百里照溪撞飞到马的另一侧……

  “你大爷的,你敢撞我!”摔在马另一侧的百里照溪一边踉跄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气急败坏地绕过高头大马朝小和尚故辛走来。

  小和尚故辛懒得搭理百里照溪,他焦急地蹲在我身旁,看着用手摸着脚踝的我,焦急地轻声询问:“是不是崴着脚了?我师父曾经教了我一些聊以自保的医理药理,你若信我的话,让我看看你的脚伤可好?”

  “我没事……”我扶着小和尚故辛的胳膊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

  “你刚才为何撞我?你活腻了吗?”百里照溪走到故辛身前怒声吼道,他嘴唇还在流血,他不敢冲我发火,只将胸中怒气全数往小和尚故辛身上发泄。

  小和尚故辛轻蹙着平平的浓眉,原是一脸愤慨地看着百里照溪,后又努力克制住情绪,冷静下来后,谦卑地望着百里照溪轻声解释道:“方才见迟儿跌落在马下,一时心急便从马背上直接跳落至她身旁护她,未料到会撞到百里叔叔您,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撞您,请您莫要生气,真的很抱歉……”

  “你别碰她!”百里照溪根本没有耐心听小和尚故辛道歉解释,见故辛在用手搀扶着我,百里照溪气得伸手狠力打了一下故辛的手臂,试图用这样的方式组织故辛用手扶我。

  很明显百里照溪打故辛的这一下很是用力,虽然隔着故辛的手掌,但我已然感受到了那一下的冲击力……

  可故辛并未因此而松开我,他蹙了蹙眉,默自忍住了疼,冷眼看了看先动手打人的百里照溪,转而望着我关心道:“脚还疼吗?”

  故辛用无视百里照溪的方式给了百里照溪最狠的还击……

  “我……”我瞥了一眼被气得面红耳赤的百里照溪,转而望向故辛,正准备回话……

  “你聋了吗?!我让你被碰她!”百里照溪大怒,这一次他直接攥起拳头,一拳砸在了小和尚故辛的胸口。

  这一幕,惊得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和尚故辛疼得皱了皱眉,眼底露出了一丝凶煞之光,他终于忍不住发怒了,抬起手来用手臂外侧挡住了百里照溪的再一次捶击,并单手握住百里照溪的胳膊,狠狠一下将他推了出去,厉声斥道:“百里照溪,你别太过分!不然,休怪小僧无礼!”

  被推得接连后退好几步路还差点未能站稳的百里照溪好似忽然领教到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和尚其实内力不凡且深藏不露……

  但百里照溪向来都不愿意领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千古真理,他疾步奔至小和尚故辛身前,怒目望着故辛,冷声挑衅道:“行啊,小子,看来你是个练家子啊,来跟叔叔过过手,让叔叔再教你几招……”

  小和尚故辛一手扶着我,另一手垂落至身侧,蹙眉漠然看着百里照溪。

  我注意到故辛的脸腮鼓了鼓,他定是暗自咬了咬牙,估计是不打算继续忍受下去了,果然,我很快便观察到他垂在身侧的那只手攥了攥拳头。

  直觉告诉我,一旦他们两个人打起来,百里照溪一定是挨揍的那一方。

  “别。我们还得赶路呢。你俩若想过招,等到了梦盏小楼以后再说吧。”我紧张地看着百里照溪和小和尚故辛劝道。

  “不行。今日我就想给这小犊子好好上一课。”百里照溪怒气难消,极度渴望跟小和尚故辛切磋切磋。

  小和尚故辛不愿再一度退让了,他松开了我的手臂,转身面对着百里照溪冷声回道:“请赐教……”

  嗖地一下,百里照溪朝故辛出拳了,故辛也快速地做出了防御以及攻击的姿势……

  见他二人真的要将打起来,我一时又想不出别的办法阻止他们,只好装病,跌坐在草地上,蹙着眉痛苦地叫道:“啊,疼!我好疼……”

  正准备接招的故辛一听见我在他身后喊疼,他遂收回了双手,慌忙转头望向了我……

  而就在这一瞬间,百里照溪一拳打在了小和尚故辛的胸口。

  这一拳,百里照溪好似用尽了浑身所有的力量,而故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百里照溪猛击了一拳,直接被打得出了内伤……

  我看见故辛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嘴角溢出了鲜血,他哽咽了一下,将从胸口奔涌至嘴里的血使劲咽了下去,而他的目光一直在望向跌坐在地的我。

  尽管被百里照溪打成内伤,可他仍旧不打算还击,而是抿着嘴,镇静地转身朝我走来,直到走到我身前蹲下来,他都不曾回头看一眼将他打出内伤的百里照溪。

  “怎么疼了?是脚伤疼吗?”小和尚故辛蹲在我身旁望着我的双眼轻声询问道,说话时,他嘴角有鲜血溢出,他即刻便用手拭掉挂在嘴角的血迹,忧虑地望着我问,“能让我看看你的脚伤吗?”

  “我出招时你为何不还击?!”百里照溪怒气冲冲地走来,低眼望着蹲在地上的小和尚故辛问道。

  “方才我听见迟儿喊疼,心里着急便忘了你要跟我打斗的事……”小和尚故辛转脸抬眼望了望百里照溪,淡淡地回道,说完又望向我温声说,“你不回话就是默许我给你脱掉鞋袜查看伤势了……”

  说完,小和尚故辛一手轻轻握起我的脚踝,另一手捏着我的鞋,给我脱掉鞋袜,并低头仔细地查看起我足部的扭伤。

TOP

  255章:虽死犹生
  故辛面色越来越惨白,他低眼看着我的足部,低声说:“开始红肿了,好在并未伤及骨头,你忍一忍,我帮你揉捏片刻,再给你敷点活血散瘀的草药汁,然后上马背安心歇着,我来给你牵马,不出半日,你的脚伤就会痊愈。我扶你到树荫底下坐会儿,我去给你采点草药……”

  “你受伤了,别去采药了,我的脚伤无妨的。”我望着故辛嘴角的血迹,不安地对他回道。

  “我没事。”故辛站起身来,对我轻声回道,说完转而望着正在强忍妒火和愤懑的百里照溪低声说,“我去林中采药了,尽量快些回来,这片山野荒无人烟,你务必寸步不离地守着迟儿。”

  “你与迟儿才认识几日?我与她相知相交十余载……她的安危哪轮到你来替我操心……你赶紧采你的药去吧,最好在半个时辰内回来,否则,过时不候。”百里照溪横眉冷目,对小和尚故辛狠声回道。

  说完,百里照溪当着故辛的面一把将我拦腰抱起,抱着我来到竹林里的树荫下,并从马背上的行李里翻来干粮和水。

  故辛默然看了看树荫下的我和百里照溪,黯然转身走进了竹林深处……

  “他还是个孩子,你下手真狠。你的年纪差不多大他一轮,这样欺负他,你就不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么?”我坐在树荫下的岩石上,望着坐在我身旁的百里照溪冷声讽刺道。

  “你见过林子里的成年公狼吗?”百里照溪阴沉着脸,盯着我低声问道。

  “嗯?”我一时不明白百里照溪到底想说什么……

  “成年公狼在争夺猎物时,难道还会分年长年幼和先来后到吗?”百里照溪望着我的双眼低声反问道,而他的眼神和语气里分明就带着醋意和怨火。

  “猎物?你当我是你的猎物?”我蹙着眉高声质问百里照溪。

  忽而心里有些愤慨,我何时沦落为别人的猎物了?

  “在男人眼里,女人就是猎物。狼行千里吃肉……”百里照溪盯着我低声叹道,说这句话时,他的眼底分明就奔腾起了浪欲……

  我可不想招惹这头姓百里的野狼,我慌地转过脸去,望着郁郁葱葱的竹林深处,轻声长叹:“荒野幽僻,恐有野兽出没,但愿这个傻和尚能快些归来。”

  “别担心,还有我在呢,就算有野兽出没,我也会保你周全。”百里照溪在我身后轻声安抚道。

  说完,他还伸手摸了摸我肩后的长发……

  我转过脸冷戾地望着百里照溪低声说:“我是担心野兽会伤到小和尚故辛,毕竟他刚被你打出内伤。而你,你可比山野猛兽还可怖,你明白么?”

  “不明白。山野猛兽可是毫无人性的,他们能将你生吞活剥了,若是遇见大蟒蛇,他们吃人可不吐骨头。我再坏,还不至于像野兽那般凶狠残暴吧?”百里照溪较真地盯着我的双眼问道。

  “野兽顶多伤人皮肉,食人筋骨。而你百里照溪,不仅伤人体肤,还善于诛心。你委实比山野猛兽更可怖。”我望着百里照溪的眼眸,低声叹道。

  百里照溪听完我的回答后,忽地陷入了沉默,只是轻蹙着眉头一直在盯着我看,而他眼底的忧伤在开始泛滥……

  沉默而哀伤地盯着我看了片刻后,百里照溪的眼底竟多了一分绝望和几许泪光,他望着我哀声叹道:“我懂了,你心里一直在恨着我,恨我对你的身心造成的伤害,你,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了,对不对……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我无力地看着百里照溪眼底泪光中闪烁的痛苦和绝望,轻声叹道:“你不用这样失落和绝望。当你伤害我的时候,你就应该考虑到最严重的后果。至于你提出的这些问题,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回答你……”

  “难怪你对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和尚都能关怀备至,却唯独对我冷漠寡淡,原来是因为你对我早就死心了。我终于明白了,难怪过去十年,你明明记得一切,却从未想过要找我……”百里照溪的情绪越来越低落,我能感觉到他在拼命忍着眼中的泪水。

  我无奈地看着百里照溪的泪眼,严肃地解释道:“我关心小和尚故辛,是因为可怜他孤苦无依,又身带着使命,他让我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与其说我可怜他,不如说我是在可怜另一段时光和时空里的另一个自己。至于你,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你为何总要拿自己和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相提并论呢?你不应该和我一样怜悯像故辛这样苦命的孩子吗?”

  百里照溪望着我蹙眉苦笑着讽刺道:“呵,你何苦伪装自己呢?你对他这般体贴备至,难道不是因为他让你想起了你的和尚师父么?”

  我盯着百里照溪满是泪水和苦痛的双眼,凄苦地笑道:“呵,你不但跟一个身世孤苦的孩子较劲,你还跟一个早就死去的人计较,你不觉得自己越活越可悲么?”

  百里照溪终于是忍不住泪水,默自哭着,哀伤叹道:“事实上,有些人死了,可他一直活在你心底。而有些人还活着,可他在你心底,早就死了。”

  说完,泪水从百里照溪眼底夺眶而出。

  看着百里照溪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我面前黯然落着泪,我忽地心痛不已。

  我忍着心伤,望着他的泪眼无力地叹道:“既然你已认定你在我心里早就死了。你何苦纠缠?”

  百里照溪一边落着泪一边望着我摇头哽咽道:“不,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告诉我其实我在你心里早就死了。你必须亲口告诉我,不然我就不可能死心。”

  忽地很是心酸,我想撒谎骗他说他在我心底早就死了,可又没办法说服自己去用谎言同时伤害我和他这样两个早已伤害累累的灵魂。

  可是,我若不撒谎骗他,让他继续抱有幻想,与我一路纠纠缠缠无止休,最后受伤害的人可能不只是我和他,还可能连累到天真无辜的小和尚故辛。

  我内心挣扎着,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百里照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