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十三章 弱水三千



此去北上的道路,随山就势,蜿蜒曲折,不过倒也平整。途中偶尔也见有骑马者与行人,大都身穿土布长袍梳发髻,有的腰悬长剑或佩刀,英姿勃勃,自己就仿佛置身于八百多年前的北宋。

一路上,邢书记与可儿坐在车厢里,兴趣盎然的欣赏着沿途景色,不时的窃窃私语,品头论足。

但见山川秀丽,森林苍翠,鸟语花香,尤其是空气格外的清新,鼻子里闻到的都是天然的植物芬芳气息。想来,尘世在很久很久以前,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吧。

途中通过交谈,自己对肥纯这位灵界的高阶妖兽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她原本是来自东洲的食铁兽,至今已经修炼了数千年,在幻化为人形后,于两百多年前来到了中洲。

“为什么叫我‘大熊猫’呢?”肥纯笑嘻嘻的问道。

我想了想,回答说:“在尘世,大熊猫至少已经生存了800万年以上,被人类誉为‘活化石’和‘中国国宝’,是尘世间最可爱的动物。清代袁枚在《新齐谐初集》中记载,‘房县有貘兽,好食铜铁而不伤人,凡民间犁锄刀斧之类,见则流涎, 食之如腐’。意思是说,此兽有吞食铜铁五金的习性,据说还时常于半夜时分,悄悄爬到城门口偷吃门上的铜铁包皮,因此被称为‘食铁兽’。当然,这都是民间以讹传讹,不必当真。”

就在这时,忽闻“当……”的一声锣响,前面松林中蓦地窜出十余名劲装汉子,手握长短刀剑,一字排开的拦住了去路。

“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为首的汉子面相凶恶,嗓音粗鄙沙哑。

我闻言乐了,怎么此地土匪翦径抢劫的黑话,也同《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一个腔调?

“哇,还有一个白胖肥嫩的娘们,这次弟兄们可要开荤了。”那汉子定睛瞧过之后,不由得大喜,遂高声叫喊起来。

众劫匪见状个个喜笑颜开,纷纷鼓噪了起来。

“瞧这娘们,真的是皮光水嫩,咬一口满嘴流汁儿。”有人淫笑道。

“可不是嘛,看她那圆溜溜的屁股,简直就像个熟透了的大西瓜,红瓤黑籽……”还有人尖声尖气叫着。

“什么‘红瓤黑籽’的,你当是吃屎么?”为首的汉子厉声呵斥道。

我微笑着坐在车辕板上,自己并不想出手,这几头烂蒜,肥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给打发了。

邢书记与可儿也知道肥纯的厉害,因此两人都不吭气儿,躲在车厢里默不作声,只是透过缝隙悄悄的向外观望着。

肥纯轻盈的跳下马车,迎着他们走了过去,嘴里同时笑嘻嘻的问道:“好啊,你们都谁想要吃本姑娘?”

“哈哈,原来是个豪放女啊,”为首那汉子大笑起来,一摆手中腰刀,“姑娘,你自己宽衣解带吧,省得弟兄们动手。”

肥纯仍旧是笑嘻嘻的,胳膊一伸一缩,劈手便将那腰刀夺了过来,随即张口“嘎嘣”一声咬去了锋利的刀头,在嘴里咀嚼了两下便直接吞落到了肚中。


众劫匪见状一下子全都愣住了,目瞪口呆,兀自做声不得,眼瞅着那“豪放女”几口吃光了那把钢刀,将余下的刀柄随手撇在了地上。

我心中暗道,看来袁枚所记载的“食铁兽”所言非虚,大熊猫果然喜食铜铁五金。

肥纯随手一捞,竟然将丈许外的那面铜锣抢了过来,如同吃发面饼似的几口就啃没了。

“是妖兽!妖兽啊……”那帮劫匪们惊呼尖叫着一哄而散,跌跌撞撞的逃进了路旁的树林里。

为首的大汉转身就跑,被肥纯上前一把揪住后脖领摔在了地上,口中笑嘻嘻的问道:“你还想要吃本姑娘么?”

“小的不敢,再也不敢了……”那汉子吓得连连告饶,浑身如筛糠般的发抖。

“不过,你现在知道已经迟了。”肥纯面带微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向下轻划。

随着一声惨呼,那汉子肚破长流,登时毙命。

肥纯伸手探进其腹腔,摸出一颗小如米粒般的人丹,然后在他的长袍上擦净手上的血污,笑盈盈的走回来。

我望着她,心想这肥纯出手果然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也该着这帮劫匪作恶多端,理应得到报应。

“尺子,给你。”她嘻嘻笑着摊开了手掌,胖胖的掌心里是一米粒般大小的黄褐色颗粒,看上去十分的坚硬。

“这就是‘人丹’啊?”我拈在手里瞧了瞧,看上去很像是医院病人胆肾里面的结石。

“是啊,在灵界,人或兽汲取了灵气,就会在腹中结丹。修炼者随着功力的提升,所结之丹也随之逐渐长大。这些恶人都非修炼者,因此肚子里的人丹极小,不过途中换些食物和马料倒也是足够的。”肥纯解释说。

我点点头,收下了这颗人丹,总不能老是拿储物囊里的妖丹去当冤大头。

这一日,光顾着赶路了,不小心错过了宿头,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了,也未见到有客栈或是人家。但见前面一条浩瀚的大江挡住了去路,水面之上烟波浩渺,朦朦胧胧的望不到对岸。

我对着车厢内说道:“邢书记,看来我们只好露宿一夜了。”

“好呀,相公,我俩已经很久没有在野外的星空下来一番巫山云雨了。”可儿兴奋的说道。

“呵呵,本书记又何尝不想呢,二十多年了,朱雀山的那两个小侏儒老是深更半夜的来偷窥,令人不能尽兴。”邢书记发出领导人那种爽朗与自信的笑声。

我仰脸眺望着夜空,月明星稀,鸟雀归巢,天地间一片静谧。

我不禁长叹道:“想当年,杜甫于战乱飘泊流浪途中,也是夜遇江河阻隔。在小船上,诗人触景生情,写出了那首感伤的《旅夜抒怀》。‘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尺子同志,那些封建社会的文人不就是遇到了一条大江嘛,只会在那儿徒自伤感,悲悲切切,毫无斗志。再看伟大领袖毛主席咏长江的诗词,则充满了革命的激情,令人浑身躁热亢奋。你且听,‘钟山风雨起苍黄,龟蛇锁大江。万里长江横渡,胜似闲庭信步。天生一个仙人洞啊,无限风光在险峰。神女应无恙,又食武昌鱼……’咦,本书记是不是记混了?”邢书记慷慨激昂的说着。


我禁不住想笑,但还是强忍住了,口中吩咐说道:“邢书记既然提到‘武昌鱼’,那你们大家都去拾些干柴来,拢起一堆篝火,尺子到江边去捉几条鲜鱼烤来吃吧。”

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江边,月色如水,汨汨东流。芦苇丛中蛙鸣声不断,不时传来鱼儿跃出水面的“噗通”声,令人怦然心动。记得儿时在长江边嬉戏,堤上蟛蜞遍地爬,苇丛中鱼儿直撞腿,而如今,那种纯自然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了。

“绿珠,你的蛛丝能够网到跳出水面的鱼么?”我拍拍胸前问道。

“咕噜噜……”随着声响,一道绿光从领口跃出,落在了水中苇叶子上。

月光下,绿珠一动不动的趴伏在那儿,守株待兔。

“哗啦”声水响,银光闪动,一条尺多长的白色鳞鱼跃出了水面。但见几道蛛丝激射而出,在半空里缠住了那鱼儿,随即甩上了江岸。

我赶紧跑过去,按住那条活蹦乱跳的白鱼,绿珠收回了蛛丝,继续潜伏在芦苇叶子上。

不多时,绿珠就网住了七八条,足够大家饱餐一顿了。

“好了,绿珠,鱼已经足够了,我们回去吧。”我折断一根芦苇,穿过那些白鱼的口腮,沉甸甸的拎在了手里。

“哈,这就是小绿蜘蛛啊,果真是聪明灵巧,本姑娘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捕鱼的。”身后传来了肥纯惊讶的话音。

绿珠“嗖”的一下跃回到我的胸前,灵巧的钻进了衣领内。

“肥纯,这条大江可有名字?”我问道。

“此乃中洲第一大江,从西海边的高山流淌下来,横贯中洲最后注入东海,名曰‘弱水’。”肥纯回答说。

我闻言点点头,灵界与尘世多有相通之处,《山海经》中曾记载,“昆仑之北有水,其力不能胜芥,故名‘弱水’”。上古时期,有很多浅而湍急的河流无法行舟楫,而只能使用皮筏过渡,所以古人认为是由于水羸弱而不能载舟,故称之为“弱水”。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口中喃喃自语着。

“为何只取一瓢呢?”肥纯不解的问道。

我淡淡一笑,解释说:“在尘世,‘弱水’也被誉为‘爱河情海’之意。在金庸与古龙的小说里,每每英俊潇洒的男主被一大群春心萌动的少女骚扰追求时,他都会对女主发誓说,‘请放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而后却自己花开一春又一春,一瓢接一瓢的饮,最后留下一大堆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债。”

肥纯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过来:“本姑娘知道了,那男主是想多产下一些子嗣……”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