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古董诡局》鉴宝节目引出的黑暗链条-尹剑翔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千面 第十三章

阿透与梁烟烟走窗边,外面一片雾蒙蒙的,就从刚才的阳光明媚,一下子就变成了大雾天。阿透摸了一下雾气,发现什么都感觉不到,这层雾似乎就是一层颜色,灰色的颜色。

“这是怎么回事?”

“提前开始了。”梁烟烟说道。“你听听。”

外面特别的安静,鸟叫,远处的车声,隔壁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阿透明白四周不太对劲了,这里附近已经不是自己居住的地方,这里是哪里?虽然一切她都是熟悉的,但她本能的发现,所有的气息都不一样了。

“我们是在哪里?”

“我们就在你家里,但又不是在你家里。”梁烟烟看了看二楼,忽然,有一个影子闪过,她把阿透往自己身后一推,她们同时听到,在二楼传来一声猫的叫声。

阿透楞了一下,她认得那声音,这是丁丁的声音,接着,似乎有一只猫,在二楼栏杆后面出现了一下。这一次阿透完全没有动,她不是恐怖片无脑女主,她深刻的明白这不正常。

“你说那东西会影响我们的大脑,会从最亲近的东西开始。”
“对。”
“你听见猫的叫声了么?”
梁烟烟点头。
“猫已经烧了,对吧?”
“对。”
“那这就是幻觉。”阿透说道:“对么?”

“不知道,我并不清楚这东西发挥作用的方式。”梁烟烟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在她们正对面的落地镜里,反出了她们两个的样子,阿透被她护在身后,阿透的身后,是窗户。

窗户的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只露出了半边脸,另外半边被阿透挡住了。

她立即转身,把阿透拽过来,窗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阿透被惊了,梁烟烟没有说话,立即把窗户关上了。拿出手机,拨通了解雨臣的电话,电话信号还是满的。很快,她就拨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却不是解雨臣的声音,而是一个老人的声音,老人的方言很重,似乎是潮汕话,阿透听不懂。但似乎是在骂人的。

电话里一直在说话,梁烟烟按了好久,按不掉,将电话扣上,塞进沙发下面,声音小了很多。接着看着阿透:“有个坏消息,这东西,好像一定要杀掉你。”

“为什么啊,我只是去帮解老板画画的,房梁也不是在我房子里,房子也不是我的,为什么要杀我啊?”阿透觉得特别不公平。

“电话里的潮汕话,就是这个意思。”梁烟烟说道,忽然皱眉:“画画?”

梁烟烟走到沙发前,从茶几上拿起了那张画,看着阿透,阿透被她看的发毛,梁烟烟说道:“和画有关,如果让你再画,你还能画的出来么?”

阿透点头画完,梁烟烟立即把画点燃了。画烧的极其快,一下就整个烧了起来,梁烟烟讲画丢进垃圾桶,把茶水倒下去。

火灭的时候,画已经差不多烧尽了。

结果,天色更加暗了,直接变成了晚上,阿透把灯打开,就发现窗户外面,没有一户人家是开灯的,四周所有的房子,都是一片漆黑。但是在她们二楼,有灯光射了过来。隔壁楼有灯。梁烟烟拉住阿透的手,披上衣服走出门外,来到隔壁,就看到黑眼镜在隔壁的窗户里,她立即捡起石头,丢隔壁的窗户。

但是黑眼镜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同时她们看到,在他们的二楼,有一个奇长的人的上半身,从窗户里探了出来,正从这边窗户,爬向黑眼镜的窗户。上半身就像一座桥一样,横在两个房子中间。

TOP

千面 第十五章

阿透扶着梁烟烟,死命去敲隔壁的门,敲了半天,没有任何人来开门。

阿透冲回去看二楼的窗户,黑瞎子就在窗口喝酒,但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这哥们真的是瞎的么?”阿透骂道,梁烟烟说道:“估计他看到的世界,和我们所处的,已经不一样了。”
阿透看了看自己的房子,她的二楼窗户里,看不清楚,她不敢把梁烟烟扶回去了。看了看四周,她扶起梁烟烟:“我们离这里远一点。”梁烟烟按住她,疼的直皱眉,“不能逃避,回房间。”

“你都这样了,那东西还在房里。回去我没法处理。”

“靠走是走不出去的。”

阿透想了想,摇头,不行,她绝对不能再回这个房子,她咬牙,扶起梁烟烟,感觉到体温传背上,这姐们真的体温高。就开始往远处走去。

“你相信我,没用的。”

“那也先走远了再说。”

“房间里还有我们的布置,外面什么都没有,出现变故更被动。”梁烟烟说道。

阿透摇头:“你得让我冷静一下,否则我们进去决战,我肯定帮不了你,还会添乱。”

一路往前,走出去一百多米,天就黑到什么都看不见了,伸手不见五指,回头能看到自己的房子和黑瞎子的房子有灯,四周完全一片漆黑。

“你脾气一直这样么?”梁烟烟问她。

“我对自己很了解。”阿透说道:“你们的道理在我身上都不管用,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怎么样才能活下来。”

“你是说遇到事情就先跑远。”

“我每次都会在远处镇定下来,然后回去打一场漂亮仗。”阿透说道,心说难道让我镇定一下有错么,四周实在什么都看不见了,这种黑法,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瞎了。她把手抬到自己的面前,发现看不到自己的手指。

天上也没有月亮,远处没有路灯。

“这里到底是哪里?难道是里世界。”阿透想起了这个词语,她大学时候玩游戏听到的,里世界是指同一个区域内有两个不同的空间,一个是我们生活的,还有一个被某种力量控制着。

这两个空间是重叠的,里面的地形,房屋,都一样。但状态完全不同。有时候一个是平静的,一个是暴虐的,有时候一个是白天,一个是黑夜。

但人只能存在于某一个空间,两个空间的人只能通过某个时间和契机进入或离开。

“我们现在就在房间里,它让我们觉得我们走出来了,它让我们觉得,我的肋骨断了。其实我们现在就靠在沙发上。”

“你确定?”

“要回房间,不能相信它给我们看到的东西,你很快就会分不清真实的虚假,你记得我一句话,因为你不听话,主意太大,我可能不能保护你,所以,当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你从沙发上醒过来,回到现实生活了,你的生活重新开始,以为事情过去了。我告诉你,那个时候,你要清醒,很可能,正在的幻觉,才开始。”

“为什么?”阿透被说主意太大,有些不开心,确实很多人和她说过这句话,她觉得自己有主见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自己愿意承担后果。

“因为人真正的崩溃,是在以为过去了,但其实完全没有的那个瞬间,发生的。”梁烟烟说道:“就像我有一次死里逃生,醒过来的时候,以为什么都过去了,但我发现没有,我的痛苦,才刚刚到来。”

解语臣的手机叮咚了一声,他看了一眼,委托别人查的那张画,有了结果。

对方发来一张黑白的报纸照片,是一份广东的镇机关报纸,里面有一个新闻,被红笔圈了出来。上面,他看到了一张合影,合影中的一个人非常高,一看就和其他人不同。

报纸的标题是,高烧醒来之后,人持续长高,并且能看到人体的疾病,医疗组下乡检查,疑为脑垂体疾病。

这个高个子的脸,和阿透画的图的人脸,一模一样。

这个人名字叫陈卜香,是一张16年前的报纸。是一个渔民。

他发消息给黑瞎子,发现发不过去,消息被退了回来,心中奇怪。

仔细看那则新闻,就看到在新闻照片的合影背后,有一颗树,树上,吊着一个长条的麻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十六章

解雨臣将图片放大,仔细去看北京大树上挂着的那个麻袋,一边继续拨黑瞎子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他把阿透的画上,那个悬挂在横梁上的东西,和这个麻袋对比,虽然两者都很模糊,但一眼就能判断,这是同一个东西。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这算是一个很大的进展,黑瞎子只是去监视的,怎么不接电话了。
他看了看手表,黑瞎子的特异功能就是,随时随地会接电话,就算是熟睡中,电话响立即醒,并且如果有活立即就会起床,毫不含糊。

不接电话太少见了。

话说这房子抵押给他的时候,抵押人的表情就很奇怪,他当时以为房子的基础设施会有问题,对方担心抵押不出好价钱,但现在看来,这房子背后有很大的故事。

他有些心神不宁,电脑屏幕上的图片,他滑动鼠标,想看看边边角角中,还有没有线索,一边看着手机上继续播出的电话。

忽然他眯起了眼睛,坐了起来,他看到了照片树的后面,有一幢房子的模糊的形状。

他把图片放大到整个屏幕,树后面果然就是房子,而且,这个形状,怎么看,怎么就是他现在住的这一栋别墅。

在照片中,那栋建筑更老,很多细节和这一栋不一样,但形状是一模一样的。能看到老照片上的房子,有很多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在屋顶的飞檐上,还有一些南方闽南的飞檐装饰。

应该是当时下南洋的豪绅留下来的大老宅,一般都是国外设计师设计,然后中国的工匠建造的,材料来自于本土,理念是舶来品。

是不是巧合,还是自己多想了,解雨臣看着落地窗外的院子,他打印出照片,来到别墅外面,走到比较远的地方,用照片和房子找角度对比。

太像了。

设计图肯定是一样的,只是外立面的细节不一样。

这栋房子是一个现代化的别墅,其中有部分修旧如旧,所以用了很多老木料,照片里的房子,看上去有大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历史了,为什么还会共用一张设计图。

而且。

解雨臣解开自己的衬衫领子,和袖口的扣子,活动了一下头部和肩膀。

他接受这件房子的时候,感觉到这间房子有一股暮气,一种陈旧的气味,这是他不是很满意的地方,他也当时就觉得,这房子的很多地方,装修的有些奇怪,如今他对比照片和实物,他竟然有一种感觉。

这不是两栋房子,因为实在太像了,几乎每一个细节都一样,就算重新盖,统一设计图,也不会像成这个样子。

他看着老照片上房子有一处屋檐,有龙盘的装饰。闽南那边的建筑,在屋檐飞起的那个角上的装饰,会比较夸张,龙须很多,而且会夸张往屋脊上走。在这栋别墅,那个部位,是东南亚的茅草顶用现代化的木结构做的装饰。

解雨臣看了看院子里的大树,是颗香樟树,他跃起单手挂在一根树枝上,翻上去,踩着树枝跳到屋脊上,来到屋顶的位置,开始扯掉屋顶的茅草。

很快他就看到茅草下面,露出了瓦片。

是那种老瓦片,他扯掉大片的茅草,翘掉木头装饰,就看到一条龙盘,出现在茅草里面,和老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这是一栋房子,不是应该在广东的海边么。解雨臣坐了下来,心中疑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被人伪装成了一个现代化的新房子。

如果猜的没错,房子的内饰也应该是全部装修覆盖过了。

这就是那栋老房子本身,解雨臣看了看手机,电话还是没有打通。他又拨打了梁烟烟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梁烟烟的声音出来:“我没见到他,我现在在阿透家里,你过来么?这里是有一些问题,你过来我们一起商量。”

解雨臣挂了电话,他一听就知道,对面的人不是梁烟烟,应该已经出事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十八章

解雨臣看着猫的尸体,咬着下嘴唇,心里琢磨:这房子恐怕已经杀了不少东西了,似乎在这房子附近的,稍微大型一点的动物,都活不下去。

这里猫的尸体腐烂的程度不一样,没有那种大批量的腐烂程度一样的情况,说明猫是一只一只到房子附近,然后因为某种原因死去的。

这说明房子并不能吸引东西过来,这些野猫都是碰巧路过的时候,被捕猎的。

这个房子有生命么?解雨臣有一些这方面的经验,他经常被委托处理一些棘手的货物,知道有一种现象,叫做伪智慧现象,就是所有的外在迹象看上去,这个东西就是有生命的,但实际上,它是一种现象的集合体。在生物界包括蚂蚁和蜜蜂的群体智慧——单个蚂蚁和蜜蜂是没有智慧的,他们的智力主要体现在整个蚂蚁群和蜜蜂群处理问题的方式上,看上去整个群体有智慧,而非生物就像火场的鬼火,因为二氧化碳的干涉,火苗的行进,就像是故意绕开人类一样,神出鬼没。

很多时候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误传,变成了鬼魂,妖怪这样的传说。解雨辰曾经遇到过一幢楼连续三十年不停的整层整层的死人,最后发现有人在楼的承重柱内,埋了放射性金属块,最后查明是物理所的管理员报复社会。

但是这一次,似乎不太像,到底是哪种解释,还要进一步的探索。

刚才他逗的小野猫也跟了过来,小野猫不怕尸体,但死死的看着别墅,解雨臣站在它后面,要说手里的血,恐怕这房子再凶也比不过他吧。查了那么多凶险诡谲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件危害超过自己,实在是太悲哀了。

想着,他也不会赌气继续住在这里,他提溜起小野猫,心说你走运了,你的同胞兄弟姐妹就没你那么走运,带你去安全的区域吧。

中途解雨臣想找一个喜欢动物的朋友家,把猫提溜给她,然后再驱车,前往阿透的家里。开着开着,路越走越黑,明显这条路的长度,超过了他去朋友家的距离,解雨臣开着车,就看到猫一直看着后座。似乎后座坐着什么东西。

他透过后视镜看,就看到后座坐着一个人,看不到脸。而且在后视镜里,能看到路过的树上,是不是挂着什么东西。

解雨臣摸了摸猫的头,就看着后座的人开始往前探过脸来。

是一张青色的脸,解雨臣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合影,对比了一下,发现这张脸,竟然是潘播达医生的面孔。

那脸看着他,他也不理会,那人甚至把头探到了他的脸边上,解雨臣稳稳的开着车,缓缓的,他就看到前面路边上,站在两个女人,在朝他挥手。

解雨臣慢慢开过去,看到了梁烟烟和阿透互相搀扶着,他把车缓缓的停下来,再看后座,已经空了。

猫趴到副驾的窗户,往窗外看,解雨臣摇下车窗,梁烟烟和阿透惊恐的看着解雨臣:“老板,你怎么来了?”

解雨臣看了她他们身后,竟然看到了阿透的房子在远处亮着灯,他刚才根本不是往那个方向开,距离也完全不够,怎么就开到这里了。解雨臣想了想,看阿透想上车,他把车门锁上,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先看一看,无逻辑的行为,会对现在局面产生什么后果。

往前开了大概三公里,前面又出现了两个人,开近了,还是阿透和梁烟烟,她们也非常奇怪,怎么又有一辆车过来。而且,还是解雨臣,这一次,她们都不敢靠近了。梁烟烟把阿透护在身后。

解雨臣下车,看了看天,天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车灯照出来的一段路是亮的。他走了几步,回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车灯一下子变得很远很远。似乎离自己有几百米远。

但他才走了几步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这么硬核的灵异事件,他决定认真面对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十九章

梁烟烟还记得自己从剥皮手术中醒过来时候的感觉,她原先处于完全虚无的状态里,她有一丝感觉,自我仍旧存在于特别深的潜意识里,无法换起思考,也无法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有隐约背部的一丝不适感。所有四肢和皮肤的感觉,就是冰冷。一种无法言语的冰冷,极难忍受。

慢慢的,背部的不适开始放大,这种感觉冲破了压抑她思绪的黑雾,有一种清醒的从睡梦中醒来的感觉。接着,不适开始变成了疼痛,疼痛变成了剧痛,剧痛让她所有的思绪都冲向全身,她一下就醒了过来。

因为她被当做是一具尸体,所以没有做心电监护,只有呼吸机,没有打麻药,当烟烟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吓的后退了好几歩。烟烟当时并不能动弹,只能听到慌乱的声音,和乱七八糟的光线在四周晃动。

她以为自己是在被抢救,接着她被上了心电监护,她意识到自己没有死,心中的斗志就燃了起来。她从小就是不服输的人,咬牙,就听到有人说道:“两台手术同时进行,那边已经缝合了,怎么办,不能再取下来了,取下来皮就废了。”

“那边继续进行,就说捐皮的人,是在手术之后醒过来的。”有一个声音说道:“先保一个。”

“这里取了那么多皮,这女孩子——”

“按道理,如果捐献者没死醒了,她是可以直接否决器官捐赠的,她就算想让这批皮废掉,也是她的自由,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没有人下第二个命令之前,把第一个命令做好。”有一个声音说道。

“可是她似乎是清醒的。”

“镇静剂。老漆,做好手术,其他事情我来扛。”那个声音说道:“我回现场继续处理,给她镇痛。”

接着手术室陷入了沉默,很久,才有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看的纹身。听说她的父母,一开始不愿意捐皮的,是给了一大笔钱,她爸爸才愿意卖掉女儿尸体上的皮,接下来,估计有人伦的灾难——”

“嘘,她能听见,可能。”有一个声音说道,整个手术室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意识到梁烟烟是完全清醒的,但是梁烟烟清晰的知道,那个做了决定的,回去现场的人是谁,他是之前父亲的一个领导,那个领导希望梁烟烟可以和自己的儿子成一对,梁烟烟为了避开领导的压力,才去纹了这一身的纹身。

她并没有在那个时候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直到她再次醒来,父母支支吾吾的,她立即嘶喊着要看自己的后背。

从此之后她到死也没有再见自己的父亲,她的母亲没过几年就去世了,父亲倒是一直活着,但现在的死活她也不知道。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明白得罪人会有这样的后果,也明白世界上有真正的坏人。可能普通人需要花十年明白的道理,她一夜之间就明白了。

当她从手术台上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终于逃过了一劫,但事实上,噩梦才真正开始。

从那天之后,她对于所有似乎“过去了”,似乎“成功了”,似乎“逃脱了”的感觉,都心生恐惧。只要遇到那样的时候,她永远都在夜里,恐惧的彻夜难眠,不知道接下去会有什么转折,这也让她学会了,永远不要享受成功的喜悦。而且,一定要呆在痛苦的边上,压力的边上,让自己无法忍受的去解决它。不能逃避,不能暂时离开。

似乎人生到了一定的阶段,人都会变成这样,她唯独没有在解雨臣身上看到这样的恐惧,也许他之前有过,但他已经克服了这种梦魇,这也是她愿意结交这个人的原因。

如今她和阿透互相搀扶着,她一定要回到房子里,她知道所有胜利的几率,都在那间房子里,但她们听到了车子的声音,回头的时候,看到身后大概几十米远的漆黑一片,有车灯开过来,那车子疾驰而来,她们就看到那是一条马路,在路边,她们看到车灯下,竟然出现两个女孩搀扶着,正在往车上下来的人打招呼。

梁烟烟视力很好,她立即就发现,那两个女孩,就是她们自己。而车上下来的人,是解雨臣,后者朝她们走过去,开始说话。

“那是假的。”阿透立即想呼喊。就看到解雨臣似乎完全听不见,他让那两个女孩上车,其中那边的“阿透”,忽然回头,对着她们的方向,笑了一下。

梁烟烟很久没有出冷汗,此时有一些冷汗冒出来,这是折磨,不管对方是什么东西,对方正在折磨她们。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十章

阿透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但她扶起梁烟烟,就往黑暗中退去。
梁烟烟发现她开始往自己的房子走去,问道:“你怎么又敢回去了。”
“你说的对,走到那里都没有用。”阿透说道:“有些事逃避有用,这件事没用。”
她在网上经常看到很多鸡汤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似乎很有道理,到今天她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网上的那些道理都没有用,因为它们都在试图用一种方法,解决世界上所有的情况。
这是不可能的,逃避有用还是面对有用,重要的是分清楚什么时候该逃避,什么时候该面对吧。
梁烟烟不吭声,两个人搀扶着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阿透把梁烟烟放到沙发上,看向二楼,二楼什么都没有。灯灭了,房间里很黑,只有对面窗户的灯光照了过来。
梁烟烟脱掉自己的衣服,从沙发下面掏出手机,手机竟然还在拨打中,她用手机的光照射自己的肋骨。
肋骨处凹陷进去一块。
如果这里再遭受撞击,肋骨会插进肺里,她看了看四周,拿出没有用完的锡纸,把阿透快递的纸盒撕下来几张,用锡纸裹在自己的伤口。
“你有没有痛经?”梁烟烟问阿透。
阿透楞了一下:“额,有。”
“止疼药呢?”
“我一般都是忍着,躺两天就好了。止疼药之前有朋友给我买过,但我不怎么吃,说吃了不好。可能都过期了。”
“在哪里?”
阿透只好去厕所梳妆镜的区域翻找,找出了一版药:“真的过期了。”
梁烟烟拿过来,掰出三颗就吞了下去。
“我和你说个故事。”梁烟烟看着她道:“我以前死过一次,所以我对付这种事情,有自己的办法。一般我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就可以解决这种事情,但这一次恐怕不行。你得帮我。”
阿透点头:“没问题。”
“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梁烟烟看着阿透:“你这辈子,有没有做过亏心事?”
阿透楞了一下,不明白这件事情和斗鬼有什么关系,但她不想添乱,就当有用吧,于是想了想,点头:“我觉得只要是人,一定会做过亏心事。”
“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你愿意弥补你做过的事情么?”
阿透看着梁烟烟的眼睛。
梁烟烟道:“你要说实话。”
“我不愿意。”阿透说道。
“为什么?”
“你做了亏心事,肯定自己得利了,你当时得到的东西,如果不是属于你的,那你彼时还回去,也没有办法弥补,亏心事这种东西,就是一件事情定性了就是定性了。不要试图赎罪。”
“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
“对你斗鬼有用么?”
梁烟烟看着阿透的眼睛,摸了摸阿透的脸。
“我等一下会进入假死状态,到时候,我对你的态度,我自己无法控制,但是我知道一点,你刚才和我说的话,表明的态度,会影响那个时候,我对你的态度,记住,等一下的那个我,不是真正的我,如果你觉得我对你有危险,就离开我跑掉。”
阿透不明白。
“你要为你自己刚才说的话,承担所有的责任。”梁烟烟说道,说着打开了梳妆台的水龙头,把水池放满水,把毛巾打湿,躺回到沙发上,蒙上了自己的脸。
梁烟烟很快呼吸障碍,湿毛巾吸住了她的脸,她脖子上开始暴露出青筋,但她一动不动。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一章

阿透看到梁烟烟再次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她似乎有点熟悉。
阿透从小对于人的肢体形态非常敏感,也很自信自己的感觉,她看着梁烟烟,忽然觉得她变成了自己认识的一个人。
但同时产生的,不是好奇,而是害怕,阿透忽然觉得,前面的这个人,有点让人害怕。

梁烟烟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回头看了看阿透。
阿透立即就感觉,这个面前的人,似乎变成了和那个长条形的人,一样的东西。它们散发着同一种味道。

梁烟烟回头看了一眼阿透,她走过去,抓住阿透的手臂,看着手臂上的纹身。
“你没事吧?”
梁烟烟看到了很多的纹身修补,这些纹身,已经不是她背上时候的样子。
梁烟烟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用脸贴着手臂上的纹身,对她道:“你让这些图案变得更漂亮了。”
“对于我来说,这些是我的皮肤底色。”
“还真是,自己的东西,当然会很在乎,我也一样。”梁烟烟朝她笑了笑,然后放下手,转身走上二楼。

阿透就在原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她没有跟上去,这可能是她人生里最后悔的事情,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上面的那股力量是针对自己的,梁烟烟三令五申她不能上去。
她是遵循规则的,她没有动。但她因此没有没有看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之后她问过梁烟烟无数次,对方都没有告诉她。
梁烟烟上去之后,一切就归于平静,她此时才意识到,如果梁烟烟没有下来,自己的处境就变得更难处理。

然而,并没有按照她预料的发展,梁烟烟上去之后大概不到五分钟,整个二楼发出了一声巨响,所有的玻璃都碎了。

阿透被震倒在沙发上,耳朵发出巨大的蜂鸣,接着,瞬间她就看到,外面的天开始亮了起来。
你极难形容在那种阴霾之下,忽然蓝天白云的感觉。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一切不好得,灰暗得,可怕得,在那一瞬间,都不见了。

接着,梁烟烟从二楼走下来,外面的阳光正好照进来,一下整个房间和世界都亮了起来。无数的声音从四周传来,这是人间嘈杂的烟火气。阿透甚至看到有麻雀从外面的天空飞过。

恢复了?
阿透心里想,发生了什么。

窗户上所有的玻璃都碎了,似乎屋子的二楼有巨大的爆炸发生。
梁烟烟坐到目瞪口呆的阿透身边,点上一根烟。摸了摸她的头发。
阿透看着她。刚想笑一下。
“先别高兴,还没完全解决。”梁烟烟说道:“麻烦你叫个救护车。”
说着梁烟烟看着外面的蓝天。慢慢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解语臣在爆炸发生的时候,正在默默开车,假阿透和烟烟在他的后座,一刻不停得问他问题,他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他只是时不时看着小猫,猫看着后座,在猫的瞳孔里,反射出来的后座,什么都没有。
解语臣一次一次得路过那座屋子,远远得看到阿透家的灯光。他没有停下来。

他知道现在做什么决策都是错的,他已经陷入了一种能量当中。
这种能量一定是用自己大脑里的信息,在欺骗自己,所以阿透和烟烟聊天的内容,全部都是解雨臣之前听到的内容,他这个人记性太好了,这些内容,他听着十分刺耳。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如果记性不这么好该多好。

想着对策,忽然天上的黑暗一下散开了,蓝天出现,瞬间他前面出现了一辆大卡车。一下,他急打方向盘,大卡车擦着他,把他的车直接擦翻,飞了出去。解雨臣在车子旋转的时候,一把抓住猫,接着安全气囊就打开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十二章

阿透看着病床上的梁烟烟,边上都是病人,大夫走来走去。非常嘈杂,从来这种嘈杂让她觉得烦躁,如今却格外有安全感。
窗外天气特别得好,现在才临近傍晚,日头还很高,她们似乎经历了一个晚上的恐怖,其实只过去了几个小时。

梁烟烟的入院费把她给解雨臣服务的酬金,用了一半。她想想觉得是值得的,也不想让解雨臣报销了,虽然祸水是从他房子里引出来的。她希望能为梁烟烟付出一点。心里有点支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坐下来之后,尝试去理解。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又重新琢磨了一遍。
但是她没有任何的章法,包括梁烟烟最后在二楼的爆炸。
是气炸的?
她觉得自己胡思乱想很搞笑,但真是弄不明白。

心神回复过来之后,身上全是伤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伤的。她贴了很多ok绷,看着梁烟烟,觉得医生马上就要把她叫醒过来问诊,就去厕所里,整理了一下自己。她想画个口红气色好一点,但想到梁烟烟看到了会不会觉得自己想的多,就没画了。

让她比较在意的,还有她刚才梁烟烟上楼之前的那个瞬间,她觉得这个女人,自己很熟悉,是见过的。
这个感觉让她非常在意,她一直在回忆,但就是回忆不起来。而且,在刚才护士给梁烟烟换衣服的时候,她听到护士惊呼了一声,她问护士,护士没有回答,她也有点奇怪。
难道是她的胸太大了?

梁烟烟被医生拍醒,非常虚弱,但挂葡萄糖还是有用的,她眼神已经回来了,问诊了之后,她就摸自己放在床边的衣服,想下床去阳台抽烟。
“这样不好吧。”阿透说道。
“将心比心,如果是你,你憋的住么?”梁烟烟问她,把手伸向她。
阿透想了想,确实,说健康生活容易,某些时候,没有烟还真是过不去。
于是掏出烟,搀扶她去了阳台。

两个人在阳台上各点了一只,两个这样的女孩子抽烟,而且在医院里,病房里的其他病人都看着侧目。但现在抽烟的女孩子很多,看了一眼,那些人又恢复了正常。
梁烟烟压根没理,问她道:“最后的时候,我和你说了什么?”
“你不记得了?”
“那个状态下,我记忆很混乱。”梁烟烟说道。

阿透把那两句话重复了一遍,梁烟烟不说话,阿透问她是什么意思?
“得细品,那应该是我内心里真实得想法,但又多少人能明白自己心里真实得想法?”梁烟烟说道。
几口抽完烟,梁烟烟拿出口红画了画,然后递给阿透,阿透看了看色号,自己可以用,也画上。

“你说,事情还没有结束。”
“嗯,我们得去一次广东,那个村里。我只是暂时驱散了这个东西,但它到底是什么不知道,你就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还会再出现。”
“我们?”
“他针对的人是你。”
阿透不说话了,她长叹一声,后面的几个活,都泡汤了。这到底是什么事啊?是自己命不好么?

“你不喜欢突发的情况?”
“世界上会有人喜欢突发的情况么?”
“当然有人。”梁烟烟说道:“你的发言有点无知。”
阿透愣了一下,想了想算了,自己确实有主观判断太强的毛病。梁烟烟掏出手机,手机已经回复正常了,她拨通了解雨臣的电话。
解雨臣还是没有接。

解雨臣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句话是一句车牌号。
他眼睛还不能完整的睁开。
“什么?”边上的医生问。
“这是肇事车辆的车牌,出事故的时候,他应该在错误的车道,他朝我迎面撞来,我估计他不会留在现场。你可以通报交警。”
哦,医生听得一愣一愣的。

“有什么坏消息要告诉我么?”
“你的车那么贵,没事,那辆车是军车,可以在轰炸的时候开山路吧,但就算是这样的车,也整车报废了。”
解雨臣叹了口气,医生继续说道:“有个人来看过你,给你留了个条子。”
“请念给我听。”
“对不起,猫没保住,阿透和梁烟烟安全了。”医生念了条子。喃喃道:“怎么,养了很久的猫么,猫在车上得有特殊的安全措施。”
“是野猫。”解雨臣说道。
“车上怎么会有野猫?”
“无关紧要了。”解雨臣的身体开始回复,他开始数数字,数到三十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全部的身体。

他尝试坐了起来,浑身巨疼,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震动的声音。
“把我的手机按开免提。”
“对不起,你手机已经完全变形了。”
解雨臣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医院里,或者说,自己是在医院里,但他的身边,还有什么东西躺着。

他定神去看。
竟然是那个长条形的人躺在他身边,同时他看到一个医生在给这个长条形的人量体温,这个医生的脸,就是老照片里,死去的那个医生。
长条人背着他睡着,身体太长以至于人蜷缩,腿盘在床的外面。
就算是他也愣了几分钟,想马上跳起来,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他纹丝不动。
他冷静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无法动弹。看了看四周,他听到了海声,和广东话的声音。

他又看到了几个医生走过,都是老照片上的人,穿的衣服,也和老照片上,一模一样。
这一切都在他的左边,

在他的右边,他又听到医生问他:“是一个叫梁烟烟的电话。”
他想转头看向右边,转不过去,只能转动眼睛,余光看到右边是一个正常的现代医生,他认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十三章

解雨臣没有接电话,阿透看着梁烟烟把电话挂掉,把口红插进香烟盒里。
“我们得自费了。”梁烟烟和阿透说,“住院花了多少,我打给你。”
“不用,你这是工伤。我,我负责。”
“你不是我老板,解雨臣是。那你先留着发票吧。”梁烟烟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个戴墨镜的呢?”
“我叫了救护车之后就去找他,他帮我把你送到这里,然后又接到电话,急冲冲走了。”
“急冲冲的?”梁烟烟又拨通了黑眼镜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

对方倒是很快就接了。
“我们要去广东,我把地址发你,你能安排最快的途径么?”
“啊,你没事了。”
“我联系不到解雨臣,你帮我处理?”
“他有其他事情去忙了。我会给你们准备机票送过来。”
这时候就听到背景里传来机场的声音。

“你是不是现在就要登机去广州了?”梁烟烟忽然警觉。
“啊,这件事情比较凶险,我们就摒弃前嫌合作吧。我不想再一天收两具尸。”
“啊屁啊,老娘不需要你帮忙,你抢生意啊?”
对方就笑,唱了一句:“哎嘿,呵嘿嘿,嘿嘿嘿。”电话就挂了。

梁烟烟捂住肋骨气的够呛,阿透看着她,她道:“我们自己定机票。”

长话短说,一路梁烟烟拖着阿透赶到机场,找了最早飞广州的飞机,是晚上九点的,她们在机场租了轮椅,梁烟烟因为有伤,被升舱到了头等舱。阿透在经济舱里,看飞机起飞。这一次是梁烟烟刷的卡,卡是黑色的,她看着自己的信用卡。心里有一些凄苦。

看小说里很多时候,冒险开始都是专注于未来会发生的命运变迁,自己却只担心信用卡够不完成这次探险。穷困真是破坏一切美好愿景的存在。

她的位置看不到梁烟烟,她就听音乐,想着之前想找到那个传奇人物,现在觉得自己也开始传奇起来了。
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愉悦。

落地广州之后,她们包了一辆车,直接开往那个海边的村子,那个村子是在汕尾的甲子角附近。路上还是两个多小时,村子里没地方住,听说那里很多地方杂草丛生,村子都往里移,很多村子都**埋了。所以那一带还被叫做草屿。

车子还得跟着她们,走了她们就回不去了。阿透自告奋勇负担车钱,内心瑟瑟发抖,犹如居家的局促主妇。

两个人从车上下来,阿透就后悔了,进村子路上全是杂草,已经非常茂盛了,几乎要没到人的膝盖。肉眼可见的飞虫,密密麻麻,在车灯前飞着,不时就撞到她们嘴巴里。
司机车上有两个手电,自己拿了一个,梁烟烟拿了一个,梁烟烟就照了照四周,就看到了一辆摩托车停在一边。

“这是那个带墨镜的,他已经进去三个小时了,还没走,他还没有进展。”梁烟烟说道。
阿透觉得卷入了一件,好像和自己非常有关又和自己无关的竞争中去了。
她想发言,梁烟烟就开始进村。

她跟上去,发现自己不应该穿露脚踝的裤子,草刮的很疼,梁烟烟的衣服也是她的,因为比她高,而且腿比她长,所以明显露的更多,梁烟烟就把袜子翻到外面,直接包住脚踝,阿透没有穿袜子,那司机大哥也要跟着进去,就从车上拿出卷筒餐巾纸,给阿透包住脚踝,然后用胶带绑上。

他们跟上去的时候,梁烟烟已经走进去很深了。只看见前面草中有手电闪动,阿透加快步伐,很快,她看到一面墙上,写着:活神仙居所,问天取药,治病救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