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最新第三卷《白道结界》作者: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推理之王2:坏小孩》紫金陈《隐秘的角落》原作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第三卷 东南亚探险 第十八章
原创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昨天
黑瞎子活动了一下脖子,很僵硬,只是这么一会儿,他已经觉得视力开始下降了。

如果那东西的样子能看的清楚,一定是骑在他脖子上,遮住了他的眼睛。



而且它还在影响他的大脑。刚才楚楚忽然出现,就是它在影响他。之前的一次,他已经饱受折磨。这东西会致人疯狂,黑瞎子不知道它有没有真正的意识,但这东西有一种强烈的倾向,就是让人疯掉。



它会迅速让你最需要的东西,衰竭,流失。比如说,视觉。



长久没有陷入到真正的黑暗中了,他记得之前,只要剧烈的活动,视力就会快速的下降。



这东西,不喜欢自己骑的人活泼,它喜欢将其困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



所有有类似情况的人,最后都只能坐在床上,低着头看着地面。这几乎是所有想从雷城带回亡者,必然的下场。



所谓的平一切遗憾,只要是涉及亡者的,召回来的都是自己的心魔。



人无法让时间倒流,也无法弥补错误,人能做的,就是往前忘却。他觉得吴二白应该能参透这一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接到委托的时候,觉得并没有。吴二白心里有什么事情。似乎比吴邪的执念更重。



上一次是多久,十九天时间,他就完全看不见了。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每一天里有一半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完全模糊的情况下。墨镜的作用已经不大了。这一次再次被寄生,恐怕会完全失明吧。



水下还在不停的浮女人皮俑,河滩上已经出现了一堆了,它们默默的站在水里,除了他身边的这一只,其他的还暂时没有动静。

所有的人皮俑的表情都是微笑的,黑瞎子直接把缠上他的那一只,一边踩住脚,一边拉住头发,直接拧干床单一样,直接拧成了麻花。



俑皮里面一定有东西,但他没让东西出来,直接快速手臂、脖子、脚脖子,都打了死结。



里面的东西只能往生殖器的位置涌动,并且开始尝试咬破皮俑,整个皮俑失去了人的形状,像一堆被网住的螃蟹,他捡起石头敲了十几下,皮俑终于不动了。他松了一口气,转头的同时,就看到在河滩上的人皮俑全部都趴进了水里,只能看到头发漂浮在水面上。有十几只似乎已经循声爬上了河滩旱地。



密密麻麻,犹如健身房里私教区大课俯卧撑,离他最近的一个,整个皮俑的头都裂了开来,能看到里面满是枯手一样的触须。



哑巴村的村民,是怎么在这里打鱼的,不会死么?



他苦笑了一声,用匕首砍伤这些皮囊根本没用,里面的东西漏出来更难对付,他想了想,自己会不会在战斗中,忽然完全失明,然后就此结束了。



没关系,死讯一定有人带回去。只要那个女的不在往上爬的时候摔死。



说起哑巴,另外一个哑巴在就好了。



怎么办呢?他看到了一边河滩上的船,他转身一下从零加速,冲向那些船,几乎是瞬间,这些人皮俑也一下就加速,朝他爬了过来。



速度超乎他的想象,他还以为这些东西爬起来最多像僵尸一样,但不是,人皮俑以极快的速度朝他爬了过去。瞬间第一只就到了,他一脚踢飞脑袋,里面的人手贝,一下喷了出来。就像什么卵囊被踢破了一样。



黑瞎子直接一个后空翻,贴地落下直接到了一艘船边,抽出一根木浆,抡圆了,直接高尔夫球一样打飞了第二只的脑袋。



结果所有的人手贝全部喷了出来,如潮水一样朝他冲了过来。

黑瞎子再一个空翻,翻到一艘船后,把船踢起来,把三四五六只全部都撞倒,忽然就觉得后背一重。



他一下摔倒在地上。



黑暗迅速向他靠拢,他先是感觉到人手贝爬到他身上的痛楚,尖锐的指甲一样的触手,刺入他的皮肤。同时他的视野视界极度紧缩。几乎只剩下一个极小的区域。



“喂,我死了,你也好不了。”黑瞎子笑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迅速被贝壳淹没了,他站了起来疯狂舞动身体,但是这些贝壳似乎有倒刺一样,开始往他皮肤里钻入。



视野还在收缩,黑瞎子有些惊讶,他背上这东西,是要自己死。



自己死了,它也好不了吧。为什么?



黑瞎子脑子很快,立即就明白了。

我靠,它看到其他人了,这里有其他人。



它要杀了我,然后到其他人身上去。

是谁?楚楚?



这女孩子也能像他这样潜水游到这里?不太可能吧,前三分钟就会淹死了,水流那么急。



是谁?



黑瞎子的视界完全收缩到最小的瞬间,他眼中的区域变得最亮,似乎是所有的感光细胞在做最后的挣扎。



他看到一个穿着连帽衫的人从水里翻了上来,反手拔刀,刀凌空转圈,切破自己的手掌,然后直接跃起一人多高,把血洒向他。



哦,这个不算人。



黑瞎子就笑了,直接站起来,让血直接撒到他身上。



瞬间,所有的人手贝全部如潮水一样散去,穿连帽衫的人直接把自己的背包甩给他,他从背包侧边拔出燃烧弹,快速丢出去,瞬间火焰冲出,整个河滩都烧了起来。



“墨镜。”



“不用了,发病了。”黑瞎子的眼睛上已经没有墨镜了,他看着火焰,“你闻到没有,避风塘炒蚬的味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九章

饭桌上很沉默。我看着闷油瓶,外面的雨停了,他收回了目光。看着我们。



说实话,我有点饿了。



没想到去雷城之前,他们还有交集,我没问过。他们也没提过,我不禁怀疑,他们之后是不是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导致于两个人都不好意思提这件事情。



几个年轻人已经饿的两眼发绿,这就是命运,这个世界上想要任何人难堪,都会有一些事情反噬到自己身上。小花挥了挥手,终于开始上菜了。估计菜已经烧好了很多,都在蒸笼里,所以很快就一道一道的上来。



我们都看着黑瞎子,他还没有说完,就看他拧开啤酒,给自己倒上,才继续道:“我们两个,往里又深入了一点。具体过程反正就不说了,接下来,就是他帮我把背上的东西弄走。”



“怎么弄走?”我问道。

“听雷。”黑瞎子看了闷油瓶一眼,似乎在遵循对方意见,闷油瓶点了一下头。

我忽然皱眉,嗯,有点内容。两个人必须互相许可才能把事情讲出来。



黑瞎子喝了一口啤酒,继续开始说。

两个人在河滩呆了很久,黑瞎子几乎是全盲的状态,只有一些光感。

闷油瓶就坐在他对面,四周全是烧烤味。



“你要是走了,吱一声。”黑瞎子对面前的黑暗说道。

“还能好么?”

“不知道,如果低着头不动,按以往的经验,也许能慢慢恢复。”黑瞎子道:“这里逆流你能游上去么?”

闷油瓶没有回答他,但是黑瞎子感觉到闷油瓶来到了他的面前,站着把手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温热,不,是滚烫的血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这是闷油瓶刚才手上伤口残余的血液,这人的血比较难以凝固,他是知道的。



“还能治颈椎病?你这是抢我盲人的饭碗。”

“不能。”

“你能看见我背后的东西么?”

“我能感觉到。”



黑瞎子叹了口气,“你觉得它怕你么?”

一阵沉默,然后闷油瓶说道:“不怕。”



黑瞎子说道:“那你走吧,这是我和它的事。”

话音刚落,忽然他就听到,从地下河深处,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音。



黑瞎子凝神静气,那声音一阵一阵的,他意识到,那是雷声。上面又下雨了。



地下河怎么能听到雷声。



“哑巴。”

话音没落,他就听到了人入水的声音。

“去看看。”三个字就卡在喉咙里了。

他就笑,摸了摸边上,食物和武器都放在他手能摸到的地方,而且,还放了一罐啤酒。



他拿起来,打开,喝了一口。

长话短说,黑瞎子一定觉得很舒服,在地下河里,还有啤酒,但这些都不重要,很快闷油瓶就游了回来,直接出水,过来一把拽起他。



他什么都看不到,问道:“怎么了?”



“雷声,水里的东西都出来了,下游还有一个河滩,上面有听雷的青铜器。”闷油瓶心说,事实上闷油瓶啥也没说,直接就把他拽进水里,两个人继续往下游飘去。但为了理解方便,黑瞎子在这里做了一个“心说”提示。



两个人顺着水流又飘了下去,到了下一个河滩,出水的时候,正好是一声巨大的雷响。



地下河中的惊雷,那绝对不是用惊雷可以形容了,那是地震。整个地面都在震动。黑瞎子都感觉到一股气浪冲了过来。



瞬间他的眼睛就一下能看到东西了。那背上的仙物,似乎是被一股声浪震开一样。

但是声浪一停,他瞬间又看不见了。



接着又是一声雷响,他眼前又能看到东西了。这一次他几乎肉眼能看到一股声浪朝他冲过来。同时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器,倒挂在地下河顶部的岩层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章 完

黑瞎子看着头顶的青铜扩音器,其深入岩层的部分,不知道还有多少。



他之前看到吴二白资料的时候,曾经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在封闭空间里听雷。

无论是如何的封闭空间,都不如在山顶上听的清楚。



现在他想了想,辽边的神婆和神婆的女儿,都是在屋顶听雷,然后直接被劈死了。是否使用这样的青铜器,除了仪式感,还有保护的作用。



上一次他是怎么摆脱这个仙物的,他至今不知道原理,他只在一个山洞中,看到一只畸形的手从黑暗中升了出来。



当时他和现在很像,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有极小的视界,能看到大概的轮廓。那只手按在他的脖子上,他就觉得一股力量,瞬间给予他所有的肌肉一种重生的感觉。那压迫他颈部的东西,在那股力量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等那只手从他脖子上拿开的时候,他的视力开始缓缓的恢复,他面前就是一个城市郊外的土洞,非常非常深,他知道那个土洞的深处,住着什么东西,那只手是谁的,于是感觉到一阵心酸。



它也曾经是一个人吧。那只手的主人,如果世界上有没有争议的好人,那就应该是这个土丘里的东西了。可是,看看吧,它只能生活在这种地方。



未必如此。身后的人告诉他:当你看清了人的面目之后。你很难分清处于人群中的人,和生活在城市郊外的土丘深处的人,到底哪个才是愉悦和自由的。



放弃人的身份之后,也许人才有真正的快乐。



“哑巴,帮我。”黑瞎子看着头顶,既然这东西害怕这种声浪,那就到声浪的最中心去吧。



此时黑瞎子已经间歇性的,可以看到东西。



闷油瓶四处观瞧,黑瞎子指了指一边的黑暗:“这个方向走,可以从洞壁上,爬到地下河的顶部。上面太震了,我可能承受不住,我要你暂时把我打聋。”



闷油瓶转头看着他,忽然出手,一下被黑瞎子抓住。黑瞎子立即放手:“你给个提示再——”



闷油瓶另一只手已经到了,一下打在他耳朵下面的位置,用的是虎口的位置。



黑瞎子头歪了一下,耳朵听不见了,晃了晃头,把另一只耳朵给他,对方又是一下,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嗡嗡的声音。



闷油瓶的技术可以做到耳朵暂时麻痹,虽然耳膜仍旧会被音波损坏,但是不至于在爬行的时候因为疼痛掉下来。



黑瞎子晃动了一下脖子,开始朝黑暗中跑去,很快他就顺着墙壁爬到了地下河的顶端,这里是喀斯特的地貌,但岩层结构并不是完全的石灰岩,所以钟乳石并不突出。因为青铜器是嵌入顶部岩层的,所以顶部被震出了很多开裂。但这些裂缝不足以让他能够攀爬到那个位置。



他伸手了好几次,找不到能挂住自己点。



雷声平息下来,他的视力又开始暗淡下来,



能看到下方,河滩上已经挤满了人皮俑,都是被雷声从水下惊出来的,但是它们并没有往更上方走,而是都堆在河滩上,看那种涌动的样子,竟然似乎在交配。人和贝壳混在一起,就像大锅饭一样。



又是一连串雷声,就看到闷油瓶也爬到了他边上,指着前面一颗钟乳石。



这颗钟乳石是在青铜器和他们中间的位置。闷油瓶一个飞跃,直接刀甩了过去,一下插入钟乳石,自己摔了下来。黑瞎子在那个瞬间也跃起,张起灵翻身,用肩膀迎了一下黑瞎子的腿,用力一抬。



自己落地翻滚,黑瞎子直接二段跳起,一下抓住了插入钟乳石的刀。

然后借着惯性,再一荡,一下把手插入一条顶部的缝隙,用手指卡住,挂在了顶上。



这里已经离青铜器很近了,整个岩层都在震动。黑瞎子笑了起来,觉得有一些酥麻,他开始像人猿泰山一样,抓着缝隙往前爬。



又一阵雷声冲来,他终于在最后一刻,直接跃起,抓住了青铜器的某个边缘,黑瞎子瞬间处于声波的中心。他背后的东西,一下子狂乱了起来。



黑瞎子死死抓住边缘,看着那犹如倒悬的钟一样的青铜器里面,就看到里面竟然有一面青铜镜。



就如同他在女尸上看到的那一面镜子,挂在女尸的脖子上。



青铜镜有一半已经完全生锈了,另一边竟然还能用,在镜子里,他就看到自己的后背,挂着一只猴子一样的东西。正在疯狂的挣扎。



仙物?

长的不好看啊。



黑瞎子看到仙物痛苦的样子,就笑了起来,真是淋漓尽致的折磨,虽然他的指甲全部被震裂了。脑浆都要从耳朵里出来了。



在镜子里,那仙物开始变化,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似乎是一个古代的女人,又变成了一团黑雾,又变成了一只猴子一样的东西。黑瞎子甚至把上半身探入青铜钟里,就看到那黑影一下脱离了自己的肩膀,往下落去。



“当心!”黑瞎子转身,一下眼睛全看的清楚了,他对闷油瓶喊道。



闷油瓶看着那黑影朝自己过来,瞬间浑身的纹身都炸了出来,黑瞎子直接探手,抓住那青铜镜,用力一掰,把青铜镜掰了下来,整个人落下来。凌空转身,把镜子甩给闷油瓶。



闷油瓶一下躲过黑影,接住青铜镜,直接反手拍苍蝇一样一下扣住那黑影,黑瞎子落下来,死死踩住。两个人按着青铜镜,就看到那黑影要从缝隙里出来的样子,两个人同时用力,把青铜镜死死按河滩上的碎石里。



终于那青铜镜下涌动的力量,消失了。也不知道这东西消亡,是回到雷城,还是彻底烟消云散了。



黑眼镜动了一下脖子,没有再感觉到压力,看了看闷油瓶,他背后也没有东西,只是有一股热浪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你刚才紧张了。”黑瞎子笑道:“难得,难得。”



“看你后面。”



黑瞎子楞了一下,转身一看,就看到从地下河里,爬出来一个庞然大物,大概有六七米高。是一只非常奇怪的巨型皮俑。





“好了,打住。”我终于说话了。



我不知道他们最后的说法里,有几分是真实的,但这不失为一个精彩的故事,同时,但再这么聊下去,就没法吃饭。



故事再继续,就要违背聚餐的初衷了。



黑瞎子就笑,他算是力挽狂澜,把故事掰到了所有人都不难堪的领域。



巨大的皮俑,他们手里还有十几颗燃烧弹,我知道那种东西的攻击力,这两个人满状态下,皮俑是没什么威胁的。况且,人手贝还害怕闷油瓶的血。



可以不用听了,只是楚楚后来怎么样了,我还是要问的。



“我们出去的时候,还在网上挂着。”

黑瞎子说。笑了笑。



出去之后。



他和楚楚坐在哑巴村的露台上,黑瞎子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当她身后的阴霾去掉,似乎之前那种隐约的窒息感,就消失了。



长久以来,他一直避免和人产生可能出现太长记忆的联系,和这个小女孩之间的意外,是他始料未及的。那时他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甚至一度失明,而这个小女孩,是当时的当事人。



有多少年,他不觉得自己会陷入到任何可以被称呼为泥沼的危机中去了,所有的危险,真的是所有种类的危险,他都已经经历过了。



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大概在30多岁,就可以对人归类,人虽然说起来复杂,但种类仍旧容易被枚举,虽然人具有巨大的变形性,其变化也最终不过:一念为大。



我,黑瞎子,胖子,小花,二叔,三叔,等等等等,除了闷油瓶可能连看都懒的看之外,我们这些说起来算无遗策,精明狡黠的人,不过就是能看到人的念而已。



人的转折点,他最终转向哪个方向,那一刻的念,到底是什么,是真正的千古之谜,无论多聪明的人都难以参透。可能够转向的方向,却是有限的,这就是算无遗策。也是对抗危险的法门。



只有情感,能打乱自己的方寸,天下间明白是一回事,而明白了之后,你是否能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做,又是另一回事,所谓知行难以合一。



当时那几个月的相处,还是让他和这个小姑娘产生了感情,乃至于今时今日他的行动变形了。仙物从女孩身上离去,之后又嫁接到自己身上,给了黑瞎子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终于划上句号了,如果世界上的联系因为因果而串联。那因果差不多平消了。



他觉得自己回归到了心中满是荒漠的时候。



就如同长神仙只能像蚯蚓生活在地下,他只有行走在荒漠中,无论是在蛇沼还是古潼京,他才觉得这是自己的世界。



所以他觉得平静。



送他进来的,自己干儿子那儿的小女孩,开着车到了哑巴村门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提着一把雷明顿700,这是加拿大人用来教幼儿打猎的最佳用枪,小姑娘表情很凝重。嚼着槟榔似乎十分的紧张。



他看了一眼楚楚,他需要一个正式的告别,结束这段因果,这个女孩子应该回归到正常的人生中去。



每个人对于一段岁月的价值判断,是完全不同的,滑稽叔叔这个名字,在她小时候经历的一次火灾,和成年之后经历的一次探险中,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她有可能难以忘记,如果运气好,这两次之后,她的人生应该顺风顺水。只要她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还有事要忙,你以后想找我,或者治疗嗓子,可以找名片上的人。如果你对我有疑问,也可以问他。他会告诉你,我是谁。”黑瞎子说道,楚楚有点拘束的看着他,天上的乌云还没有散去。



闷油瓶正在准备装备,两个人准备深入地下河一个星期,这一次是坐船下去,在守庙人和阿婆还没有被人发现失踪之前。这是最后一次深入探险的机会。



南海国这一支队伍,千年前到这里建庙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除了南海王墓之外,是不是还有南海国巨大的地宫建筑在这里的地下,是不是这里还有一个大墓,是谁的墓?要下去才知道了。



《东南亚探险 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