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279章 贝尔摩德的助攻 柯学验尸官
“果然来了...”

贝尔摩德眼里放光,像是等到猎物的狼。

“.......”林新一无言以对。

他想走过去为灰原哀开门,而这时,贝尔摩德却是陡然叫住了他:

“等等!”

“怎么?”林新一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可他还没来及回头,就感到有双纤细而有力的手臂,悄然从后面搭住了自己的两侧腰腹。

那是贝尔摩德的手。

她双手用力地向后一拽,林新一反应不及,就猝不及防地向后跌坐到了床沿上。

而贝尔摩德则是趁势从身后紧紧贴了上来。

就像是一条缠人的水蛇,黏得人动弹不得。

她侧卧着支起半个身子,双手从后面紧紧环住林新一的胸膛,脑袋也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肩上,用自己的脸颊轻轻蹭着林新一的鬓发。

贝尔摩德那一头瀑布般的银发也披散在林新一的肩上,柔软的发丝在他脸颊上轻轻摩擦,送去了缕缕幽香。

此时的情形,用“耳鬓厮磨”来形容正是恰当。

而林新一更想把它形容为——猥亵。

这是要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

而且,贝尔摩德还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她在不断地加重作案情节,很有要为自己争取更重量刑的迹象。

“你想干嘛?”

林新一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一直把她当老师,难道这位贝尔摩德老师,真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更何况,他也不喜欢阿姨。

而正在林新一头皮发麻胡思乱想的时候,贝尔摩德却是咬着他的耳朵,让自己那温热湿润的鼻息,几乎零距离地吹拂到他的脸颊上:

“Boy,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进这间客房的时候,根本就没锁门。”

“嗯?”

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门要是没锁,自己又迟迟没去开门。

灰原哀只要试着踮起脚握一下门把手,就可以把房门打开。

而她现在要是把门打开,她就会看到....

“林?!你、你们...”

灰原哀推开了门。

她讷讷地站在门口,小脸上写满震惊:

只见林新一坐在床沿,衣着稍显凌乱,像是刚刚从床上坐起来,要过来给她开门。

而贝尔摩德宽松的睡袍滑落半边,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光洁的香肩。

她侧卧着从后面抱着林新一,脸颊白皙粉润,眼神水波潋滟,像是在亲热被打断之后,有些恋恋不舍地要给这个男人最后一个拥吻。

灰原哀:“......”

啪。

她手里抱着的大枕头,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枕头摔不碎,但她那大眼睛里波光荡漾,却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碎了。

林新一:“......”

他的表情无比僵硬,却没想到,一旁贝尔摩德的表情竟然显得比他更加“慌乱”:

“怎么搞的...门没锁上?”

门锁没锁上,你心里没数吗??!

林新一在心里暴躁咆哮。

而贝尔摩德脸上的惊慌却是一闪而没。

在灰原哀“意外”推门而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想要把林新一推开。

可紧接着,她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而更加主动地从身后抱住了林新一,亲密得就像是要把自己和林新一用502给粘在一起。

紧接着,贝尔摩德就展现出了影后风采,让人知道什么是国际巨星。

她演出了一种...被意外撞见跟学生亲热后,迅速收敛惊慌调整状态,开始演戏的感觉:

“小猫咪...”

“真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不该看的了~”

贝尔摩德抱着灰原哀的男朋友,微笑着对灰原哀说道。

“别听她的!”

林新一挣脱了贝尔摩德的怀抱,硬着头皮辩解道:

“这些都是她演出来的。”

“我知道她现在是演的...”

“但刚刚呢?”

灰原哀的小脸极冷,仿佛是觉醒了某个名为“White Album”的替身。

“刚刚...”贝尔摩德也不解释,只是微笑着反问道:“那还用说吗?”

“我们在做什么,不是一目了然么?”

她那神态语气,一看就像是在故意设计挑衅。

但越是看着像,灰原小小姐反而会心中不安地觉得,对方之前可能不是在演戏。

“难道,林新一真的在和...”

灰原哀开始胡思乱想:

尽管心里不愿承认,但她心理很清楚,贝尔摩德作为女性的魅力,是要远远胜过她的。

她还是宫野志保的时候就隐隐比之逊色。

变成小学生之后,就更加不用说了。

贝尔摩德会化妆,会演戏,惯于玩弄人心,是经过奥斯卡认证的茶艺大师。

如果她蓄意勾引,有几个男人能抵抗得了?

想到这里,灰原小小姐心中的不安在急剧飙升。

“别闹了...”

林新一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扇门是贝尔摩德故意没锁上的。”

“她算好了你要在这时候开门进来,才会突然对我下手!”

“是啊。”

贝尔摩德不嫌事大地在一旁附和着笑道:

“怎么样,小鬼...”

“是不是被吓到了?”

灰原小小姐的脸色愈发阴沉。

她现在都已经没办法分清楚,对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在说实话了。

总之...不管两人的亲热是不是真的。

那副画面看起来,林新一和贝尔摩德今天晚上,似乎是真的要在一张床上睡觉。

“你们不能睡一起!”

灰原哀把乳牙咬得嘎吱嘎吱响,听着就像是大熊猫在啃竹子。

她抱起掉在地上的枕头,趿着那不太合脚大号拖鞋,砰砰砰砰地,走到了那张大床前面。

那张被毯凌乱的大床,这时候看着是那么扎眼。

尤其是,床上还躺着贝尔摩德。

她已经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那差点滑落下来的睡袍,但那胸口明目张胆开着的深领,仍旧能显露出大片诱人的白腻。

这是灰原小小姐变回宫野志保,都比不过的成熟魅力。

灰原哀:“......”

她沉默着,就像是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老师...”

林新一紧紧皱着眉头:

“你这玩笑有些开过头了。”

他知道贝尔摩德这两天一直在逗着灰原哀玩。

虽然有些恶劣,但林新一倒是并不反对。

毕竟,她们原来可是仇人,现在能因为他而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而且,贝尔摩德说得没错...

林新一也觉得,灰原小小姐被捉弄生气的时候...很可爱。

所以他一直睁只眼闭只眼。

但现在,贝尔摩德做得却是有些过头了。

她是赤裸裸在干扰自己和灰原哀的感情。

“别再玩了,老师。”

林新一脸色严肃地呵斥着贝尔摩德。

而贝尔摩德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感伤地说道:

“果然,现在的你只会站在那个女人一边。”

“好吧...今天的游戏也差不多了。”

“不过,Boy...”

她又凑到林新一耳边,当着灰原哀的冷脸,跟她男朋友说起了悄悄话:

“我这可是在帮你。”

“凭你自己的话,要把冷淡的宫野小姐调教成黏人的女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隐隐听到了什么不妙的词汇。

“不用谢我。”贝尔摩德在他耳畔轻轻笑道:“好好享受!”

话音刚落...

蓄势已久的台风“灰原”,终于席卷登陆了。

“林!”

她恶狠狠地瞪了贝尔摩德一眼,转头就牵住林新一的手,想要把他往门外拽:“跟我走,到我房间去睡!”

“额...”

林新一有些犹豫:

他其中一直都有些抵触,跟灰原哀太过亲密的接触。

毕竟...她只是个小学生。

其实,和真小学生睡在一张床上还没什么诡异。

可是跟一个心理是大人,身份是自己女朋友的小学生睡在一起,那感觉就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了。

“算了,我还是去柯南那里睡吧!”

林新一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决定逃到柯南大侦探的床上。

可没想到...

“不,就跟我睡!”

“那个女人可以,我凭什么不可以?”

似乎是因为在跟贝尔摩德置气。

灰原小小姐全然忘了平日里的冷淡、矜持和害羞。

她紧紧牵着林新一的手,就像是捉逃跑肥猪回家的农户,使出了吃奶的劲头,用自己那小小的个子,把高大的男朋友往自己房间拖。

林新一的表情很是古怪,起初还有些抵触。

可灰原哀的态度却异常坚定。

她似乎铁了心,要跟贝尔摩德比赛着跟林新一亲热。

最终,林新一还是半推半就地,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身后,贝尔摩德正冲他微微眨眼:

“我说了,不用谢我~”

TOP

第280章 相伴出游 柯学验尸官
翌日,早上。

林新一从梦中醒来。

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手臂有些酸痛麻木。

这是因为手臂被重物长期压迫,造成神经血管受压,导致的暂时性供血不足。

而那个压迫他手臂的重物就是...

“小哀?”

林新一试着喊了喊那个正在自己怀里甜甜睡着的茶发女孩。

她睡得很香,很沉,完全没有反应。

林新一也不忍打扰,只好静静等待。

灰原哀此时正以一个八爪鱼吃鲸的姿势,手脚并用地搂着那个比自己大了几圈的男朋友,紧紧地黏在他的身上。

而从林新一独享的“老父亲视角”,正好可以欣赏灰原小小姐那可爱迷人的睡颜:

她那粉嫩的脸颊仿佛泛着白光,挺翘的小鼻子伴随着呼吸微微翕动,薄薄的嘴唇上,还泛着点点湿润的水光。

再定睛一看,林新一才发现平时犹如高岭之花一般冷艳端庄的灰原小小姐,竟然在睡觉的时候流起了口水。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梦里梦到什么好吃的了。

“真像是在照顾女儿啊...”

林新一有些好像地摇了摇头。

而他心里正这么想着...

只见灰原哀砸了咂那挂着晶莹水渍的嘴巴,迷迷糊糊地说起了梦话:

“林,别走...”

“让我摸摸你的腹肌嘛...”

说着,灰原小小姐还把她那只搭在男朋友胸口的胳膊稍稍下移,摸索着伸进了他的衬衫空隙,揉起了林新一的肚子。

她享受地轻哼了两声,却是睡得更香了一些。

林新一:“.......”

刚刚那种养女儿的温馨感瞬间烟消云散。

他现在只想报警。

“醒醒,醒醒。”

林新一等不下去了。

灰原小小姐一直在梦里挠他肚子,怪痒的。

“别睡了。”

林新一捏了捏那只挺翘的小鼻子。

灰原哀骤然惊醒。

她睁开眼睛,看到林新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恍惚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刚刚的梦里。

再仔细感知一下自己的手臂...

竟然是跟梦里一样,没羞没臊地探进了男朋友的衣服里。

“咳咳...”

灰原哀的小脸瞬间涨红。

她凭借着强大的意志板住脸颊,摸索着从林新一怀里坐起身子:

“我睡觉的时候,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林新一神色古怪地犹豫了一下:“没有。”

“那就好...”

灰原哀慌乱地擦干了嘴角淌出的口水,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儿童睡衣,捋顺了那头软软的茶色短发。

她渐渐地变成了平时的高冷小小姐。

脑子清醒之后,再回想到昨天晚上,自己把男朋友一路拖到床上的轻浮和大胆...

“我只是不想让那个老太婆离你太近,才会这么做的。”

“你可不要以为,我是那种喜欢抱着男人睡觉的肤浅女人。”

灰原哀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嗯。”

林新一点了点头:

“以后我会注意房间安排,给我们每个人都安排好单独住处的。”

灰原哀:“......”

注意个鬼啊!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说“但是我喜欢抱着你睡觉“、“以后我们就这样住在一起”,再霸道地把我搂在怀里吗?

灰原小小姐维持着脸上的矜持,心里却是已经在做梦了。

算了...

如果不是像昨天那样受了刺激,凭她冷淡高傲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主动做出那么羞人的事的。

“起床吧...”

灰原小小姐等了好久,也没等来男友温暖的怀抱。

她最后还是不甘地撇过脑袋,准备就此告别这难得的温存。

直到房门被人推开...

贝尔摩德走了进来。

她就像是回了自己家一样,大大方方地把门带上,然后走到林新一床边坐下:

“Boy,你已经醒了啊。”

“你...”灰原哀的脸色瞬间有了变化:“你怎么进来的?”

“你说门锁么...”贝尔摩德耸了耸肩:“这种家用锁,对我来说就跟没有一样。”

说着,她又向林新一眨了眨眼:

“怎么样,昨晚睡得好吗?”

“跟这种小鬼头睡在一起,应该很没意思吧?”

“哼!”灰原哀脸冷了下来。

她一下子放下了矜持和羞怯,像只回巢的乳燕,一头扎进被窝,钻回了男朋友的臂弯。

感受着怀里缩着的那暖暖一团,林新一表情很是微妙:

他发现,贝尔摩德似乎是换了种逗弄灰原哀的方法。

以前是引她吃醋,现在是逼她护食。

此时此刻,贝尔摩德就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朝着林新一暗暗发笑:

“好了,都起床吧。”

“时间不早了,今天我们还要在大阪逛逛。”

..............................

中午,大阪,金刚山。

林新一这次本来是来大阪出差办案,可案子几个小时就破了,耗时远远低于预期。

所以服部平藏让林新一不用急着回去,让他在大阪暂住两天,还给他安排了公款吃喝和公款旅游,让自己的儿子负责招待。

而因为林新一本人更喜欢欣赏自然景色,所以服部平次也没有带他们去看天守阁、大阪城这些传统人文景观。

他们旅行的目的地是大阪的登山胜地,金刚山。

一行人没有选择缆车,而是在山林小径间穿梭攀登,欣赏沿途的自然美景。

“毛利小姐——”

服部平次很自然地走在自己要好的朋友,兼同门师姐旁边:

“其实我们大阪金刚山最有名的还是雪景。”

“现在是淡季没什么人,你要是冬天过来,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大树都缀满冰花...”

他一直滔滔不绝地为毛利兰做着景点讲解。

按理说,服部平次应该是优先招待老师的。

可他每次只要一靠近林新一,林新一怀里抱着的那个茶发小姑娘就会摆出一副不愉快的冷脸——因为爬山太累,灰原小小姐已经主动地让男朋友把自己抱了起来。

那种冷,让他仿佛看到了金刚山的雪凇。

即使是服部平次,也能感到不自在。

仿佛是打扰了人家的二人世界。

所以服部平次干脆不管林新一,忙着去招待毛利兰。

而毛利兰的反应却是有些微妙:

“那个,平次先生...”

“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讲解这么多的。”

“还是多陪陪‘朋友’,让我这个客人随意游览吧!”

说着,毛利兰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身旁跟着的远山和叶。

虽然她已经和和叶小姐达成了和解。

但看到服部平次那总是黏在她身边不放的样子,那位和叶小姐的脸色,终究还是渐渐变得低沉。

她就像是个背后灵一样,一言不发地跟在服部平次和毛利兰身后,给人感觉阴森森的。

所以,毛利兰主动提出不需要导游讲解。

还让他多注意陪陪“朋友”。

“额...”

服部平次很快反应了过来:

“也是,自然美景哪需要那么多讲解,用眼睛本能地欣赏就好了!”

“既然如此,那毛利小姐...”

“我们还是聊聊昨天没聊完的,痕迹检验的事吧!”

毛利兰:“......”

远山和叶:“.......”

“还是不用了。”毛利兰勉强地笑了笑:“平次先生,难得出来玩一趟,学习工作的事还是放一边吧!”

“是么...”

服部平次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毛利小姐你想专注欣赏景色...”

“也好,那我就不多话了。”

说着,他总算停下了嘴巴,离毛利小姐远了一些。

“毛利小姐...谢谢!”

远山和叶在心里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她知道,毛利兰这完全是在撮合她,给她制造和平次聊天相处的机会。

这个木头...

现在毛利兰不理他,林新一也不理他。

“克丽丝小姐”还忙着在林新一身边逗灰原哀。

已经没人能跟他聊推理了,聊景点介绍的都没有。

这家伙,总不能再不理她了吧?

远山和叶心里这么想着。

只见服部平次身形一闪,闪到了柯南小朋友身边:

“喂,小鬼...”

“你昨天说了,你的那些头脑,都是看推理小说练出来的吧?”

“是啊~”柯南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最喜欢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么...”服部平次想了想:“我倒是更喜欢推理女王阿加莎的作品。”

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凑到了一块,竟是津津有味地,聊起了一些和叶小姐从来没看过的推理小说。

和叶小姐快自闭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