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最新第三卷《白道结界》作者: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推理之王2:坏小孩》紫金陈《隐秘的角落》原作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十一章 你要救她

在吴牙狭小的阁楼里,寻马把他看到稻草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他手腕生疼,不想因为骗他而再被打一次。

吴牙卧佛一样侧躺着,放松地听着,两个人面前都有一杯翰林院的好茶,冒着热气,茶香四溢。吴牙从箱子里掏出来的时候,翰林院使的手指还粘在上面。

“他生前把这些宝贝茶叶当命一样,最后还不是便宜了我。”吴牙说道。
寻马说完稻草人的事,吴牙就陷入了沉吟:“这个就算你砍了头送回皇宫,皇帝也不会相信吧。”
“正是如此。但我回参宿营的时候,山里的行尸已经过了山关,参宿已经全部出动清缴,受伤的骑兵被抬回中州治疗,开始尸变,整个事情想来,那个时候已经无法避免。”
“其实要想有办法,还是有办法的。”

“你是说,封闭道圣区的大门,对伤兵予以射杀焚烧么?”寻马问道,“元清干不出这样的事情吧,毕竟是三个圣当中最仁慈的。还是说说稻草人吧,你怎么想?”
“这是一种法术。”吴牙说道,“而且是一种原始的法术。”
“什么叫原始的法术,是比较便宜的么?”
“不,是在我们之前很早很早,古人用的法术。”吴牙说道,“和武器一样,法术也会不停地变化,变得更加便利。你遇到的这个现象,很像是古书里记载的,最原始的那一类法术。”

“这种法术有什么用呢?稻草人关灯变成其他东西,把戏么?”
“古人的法术,用途都是在那个时代有用,如今我们很难推测。也许是为了战争,将稻草人变成怪物,袭击敌人。”
“那为什么必须要固定的稻草编织出来?这简直就是,一种玩笑的感觉。”

“法术的本质是什么?”吴牙说道,“法术的本质是,这个世界上隐藏了很多奇怪的规律,就像水用刀割完之后,不会留下痕迹,冰会变成水一样,这些规律是我们所有人都日常可以看见的,但还有很多很多的规律,日常是看不见的,比如说两种特殊的草药,放在一起就可以治疗痢疾,但是先后顺序调转,就是毒药,如果是古人看到我们这样,就会以为我们拥有法术。这些规律还在不停地被发现,法术就是隐藏的规律,但是法术和其他的规律不同。”

寻马看着他,大脑开始疯转动。

“法术无法举一反三,无法推理,比如说,固定的稻草数量编出来的稻草人,在没有光的情况下,会变成怪物,那么也许加一根,会变成其他东西?这是一般人的想法,但法术不是,也许其他任何根数的稻草人,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寻马摸着下巴:“无法举一反三的规律,就很像是——”
“人为的。”吴牙说道,“你说的很对,法术,目前我看到的所有书籍,里面的使用方法,都似乎是某个人,随心所欲编写的。”

嗯……

寻马装作沉思的样子,“是神么?”

中州有很多宗教,加上四周部落,大概有四百多种神,因为实在太多了,而参宿骑兵冲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神来保护他们,所以寻马大概率觉得是没有神的。

但是寻马又想到了那个怪物,那个怪物不是人类,如果有怪物,难道神不应该也存在么?

吴牙显然也没有答案,否则他应该会说出一个结论。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寻马道:“那个怪物,和行尸一定有关系,它们流着一样颜色的血,行尸是从海角村来的,那么,也许那个怪物,就是行尸的缘由——我话说在前面,这怪物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见到过。”说着寻马用手指蘸着茶叶,把怪物的脸画了下来。

吴牙看着那张脸,从身后掏出一本书来,寻马看到书的作者是沈末,他摊开一页,在沈末的书上,画着一个人,那人的脸和怪物的脸非常相似。
“这样图没有解释,他就是这么画在书里,不知道他是从何得来的,但似乎和你说的相似。”
“这个沈末到底是个什么人?”寻马问道,“似乎又傻逼又牛逼的样子。”
“他的理论最终没有完成,但他做了很多实验,这些实验都很有启发性,你很难不被他说服。”吴牙还是看着那张脸,“这个怪物,最后没有杀你么?”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寻马从洞里出来,除了稻草人,只有血迹通往村后的矿洞,寻马没有继续追寻下去。因为晚上那一瞬间,所有人同伴都没有了声音。他知道这怪物一定不是人力可以猎杀的。
自己应该是因为火逃过了一劫,或者说,因为光。

“明白了。”吴牙坐了起来,“交易是这样的,你和我说了稻草人的事情,我认为你说的是实话,接下来,我会带你们出城,之后,我还希望你,带我去看稻草人的地方。你是否接受?”
“海角村在远山,现在整个关外全部都是行尸,我们两个未必能或者到那个地方,而且那个怪物如果还在,反正我是打不过,你行不行我不知道。”寻马道,“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你带我出城,然后你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扎个稻草人,不一样吗?”
“哦,你不愿意离开中州。”吴牙忽然醒悟道,“不光是我对中州有牵挂,你也有牵挂,还是那个,你的女儿么?”

女儿这个词让寻马整个人震动了一下,他一直试图在心中理清这个词语。但他其实一直在逃避。

“那个女人,你当时年纪尚小,那一晚你烂醉如泥,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吴牙说道,“你的同伴都可以给你作证,你为何那么相信她一面之词,她是一个军妓,牵扯走私毒草的大案,当时连坐的一百多人都一定会死,她的女儿也应该一起被杀的。但孩子年纪尚小,按照中州法律,要长到五岁才杀。那个孩子不是你的,与你无关。”
寻马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年前在刑场上,那个女人忽然在人群看到他,对他大吼:“那个孩子是你的,你要救她,你要救她。”

几年之前,他年纪尚小的时候,他们连破了十三寨,军士庆祝,给他找了一个军妓,但是那天他喝得太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自己的铜币都被这个女人带走了。

就是这个女人,一年前被押上刑场。

那是那个女人最后的期望吧,那眼神寻马记忆的清清楚楚。“她是你的女儿,你的军功可以救她!”寻马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在刑台的一侧,跪着一个小女孩。非常的小。
女孩呆滞地看着母亲被押上刑场。那个军妓——寻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对女孩子喊着:“记着,他是你的父亲。”

那个小女孩子看着寻马的瞬间,她的母亲人头落地。

那时候小女孩子四岁,再在死囚牢里成长一年之后,她也会在这里被斩杀。这个女孩,就是寻马的牵挂,这一年多来,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是为了这个女孩。

“我将苏荣带到避难所之后,就会被封军功,到时候我就可以拿到特赦,到天牢将我女儿救出来,这几个月我看天牢,每天都灯火通明,里面的人应该还活着。”
“没有食物补给,天牢里就算有人活着,也应该人食人了,那女孩子才五岁,应该是上好的食物。”吴牙说道,“我再说一遍,她不是你女儿。”

“她觉得是。”寻马说道,他还记得第一次他去天牢看她,她叫的那一声爸爸,他的心都化了。“她只知道我是她爸爸,如果我不是,她在这个天下,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寻马不担心小姑娘的死活,在天牢中,他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一个人,只要有那个人在,他女儿就不会死。

说着,窗外忽然传来了抽泣声,两个人转头,就看到苏荣不知道什么已经躲在窗外偷听,如今竟然哭了起来:“太感人了,想不到小士兵你那么有爱心,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拿到特赦令。”

两个人看着苏荣,目光都越过她,看向了她身后的中州城,火光冲天。

大火烧起来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二章 突围

三个人爬到阁楼的顶上,大火从皇城这里烧了过来,空气中已经开始闻到浓烈的焚烧味。

“看样子,皇帝放弃法圣区了。”寻马说道,他看向吴牙,“你要守护的这些典籍,皇帝估计也不要了。”
“那些是人类的财产,我不是为了他守在这里的。”吴牙说道。
苏荣担心地看着法圣府那一边,寻马知道他的父亲还在里面,法圣府离皇宫太近了,如果大火蔓延不停下来,那么法圣府应该是第一批被烧掉的建筑。如此说来,法圣应该已经躲进皇城里了。
这个法圣虽然是这个区的最高统治者,但从来不出现管事,如今也是完全放弃了自己的辖区。

“会不会烧着烧着就停下来了?”苏荣问道,“这孩子爸爸也没有了,不能没有外公啊。”
“行尸身上都被浇上了桐油,着火之后到处游走,一个接着一个,四处都开始烧起来了,这里不烧光火是不会熄的。”吴牙说道。

苏荣看了一眼两个人:“我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父亲被烧死么?”她背上寻马的弓箭,眼神很坚定:“我要去救他。我箭法很好,我可以在房顶上,帮助他突围。”
法圣府外都是行尸,这些箭是毫无用处的。寻马平静的看着她,吴牙却道:“都去收拾东西吧,把能带的带上,这是我们出城最好的机会。”

“为什么?”

“大火把所有躲在城里的活人都逼出来了,你们看。”吴牙指了指远处,火光映透下,很多人影出现在一个一个的房顶上。

“所有人都会往城门涌动,如果能合作,说不定能杀出去。只要团结。你父亲的法圣府里有很多卫兵,他们一定会突围,他们的战斗力比我们强很多,你应该担心你自己。”吴牙对苏荣说道,“答应你们了,就带你们出城,一个时辰之后,在这里汇合。出去之后,寻马你是要回来,还是如何,就由你自己决定了。”

寻马点头,吴牙跳下房顶,拔刀进入到自己楼下的学堂中,一刀一个的砍掉“朋友人棍”的脑袋,然后往学府的后面跑去:“我去把典籍藏起来。”
寻马让苏荣和小右等在这里,苏荣对小右道:“小右,你跟去,多拿一些武器。”

于是寻马和小右两个人回到皇樱这里,寻马瞠目结舌,他看到皇樱已经烧了起来,应该是后面建筑的火星溅射过来,他咬牙直接冲了上去,冲破火焰,来到自己生活的枝丫上,把弓箭,食物,水和自己收集的东西丢下来。

他身上的衣服瞬间着火,眉毛和眼睫毛都烧焦了,他带火跳到地上,打了一个滚,把火滚灭,身上全是烧伤。
小右和他背起弓箭和箭篓,把刀插好,把食物和行李都背上。寻马就回头看那棵巨大的皇樱树,它已经全部燃烧了起来,如同它盛开的时候,只是如今怒放的是火樱花。

非常美,毁灭之美,两个人看呆了一会儿。
“走吧。”寻马转身,离开了这棵代表中州辉煌的老树。

四个人在法学府门口汇合,分了武器,就往城门口跑去,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在各个胡同口,房顶上,看到陌生人。行尸被巨大的火焰逼出了建筑,都来到了街上。他们四个人和陌生人往往只是对视一眼,就都开始上前斩杀。

“往人多的地方聚集,胜算大。”吴牙和寻马配合,只要有三具以上行尸冲上来,寻马一个地滚将他们绊倒,吴牙直接杀掉前两个,寻马起来从后面砍掉最后一个的脑袋。很快,他们这条路已经聚集了十几人。

人一多,就可以使用兵阵推进的战士,不再怕行尸的狂冲了。一行人杀了一路来到城门口,发现这里已经是一团混战,几千人的活人,面对两万的行尸,到处是血,到处是火,到处是围着咬食活人的行尸。

“我以为吴牙你会有什么精明的办法带我们出城,结果你的办法是硬杀出去么?”寻马说道。
吴牙淡淡道:“你以为我是真的为了守典籍不走?以前谁都走不出去,现在是唯一的机会。苏荣小姐,事到如今,你也明白,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掉链子。即使你是千金小姐,也要——”

话音未落,两个人就看到苏荣捡起一把砍山刀,已经向成千上万的行尸群冲了过去:“杀啊!”
“小姐!”小右也拿起一把砍山刀跟了上去。

“等等啊!战术队形啊!”寻马大喊。吴牙看了一眼寻马表情复杂,两个人都转头看到苏荣咬住砍刀,快速射箭,一下射出十几箭,箭箭射中行尸的脑袋,硬是在战团之中,射出了一条路。然后她翻出砍刀,去砍一具行尸,却一下就被行尸扑倒。

说时迟那是快,就在行尸咬下去的瞬间,吴牙的刀飞了过来,直接削掉了行尸的后脑勺。接着人就到了,捡起刀抡起一个半月,四周的行尸全部被砍成两段。他扶起苏荣,继续往前冲去。

寻马的血就涌了上来,知道没啥好说的了,就是杀了,跟着冲了进去。

到处是血肉,吴牙的大范围攻击缓解了寻马巨大的压力,让他可以淋漓尽致地定点砍头,吴牙未必能将行尸的头砍掉,但寻马跟着一刀一个脑袋,从远处看,他们的战团不停地喷出冲天的血液,人头几十个几十个地飞起来。

四周的人完全被鼓舞起了势气,特别是看到一个孕妇不停地射出贯穿尸头的箭,还有空欢呼耶一下。这必死的无间地狱,仿佛变成了一种浪漫主义的剑客传说。很快他们身边聚集了上百人,有铁匠,有兵士,有商人,有窃贼,有大官。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加入了修罗场。

这一团人在尸群中,不停地往城门靠近,终于尽量靠近了城门。

寻马看了一眼城门,忽然心里一凉,城门的巨大门栓,竟然被浇灌了铁水,死死地封住了。其他人也纷纷看到了这个细节,一下阵型就开始乱了。

“顶住啊!”寻马大叫,但是自己心里狂说不妙,因为他知道这铁水十分坚固,没有冲城锥是冲不破的,然后就听到有人大喊:“我有火药!送我过去!”

但是阵型已经乱了,立即就有人被拖入尸群中,不停地惨叫。寻马到那人身边,那是一个胖胖的商贩,他拿住一竹筒的火药,就道:“我去!”但寻马看了一眼离门的距离,全是行尸,如果整个队伍压过去,点燃了火药,队伍和门会一起炸碎,唯一的办法就是他自己炸开门,牺牲自己让队伍出去。

他看着那门,想了有一秒钟,这一秒钟比一分钟都长,就对苏荣道:“我女儿的名字叫做寻小絮,你答应我了会特赦她,记得你的承诺。”说着就要跳起来,“吴牙,把我踹过去!我去炸门!”

话还没说完,苏荣接过炸药竹筒,一个翻身,骑到了寻马背上:“站直,小兵!”

寻马翻身站起来,苏荣丢出炸药竹筒,直接拉满弓弦——寻马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能拉满这种弓——一箭射中炸药竹筒,箭头射穿带着竹筒一下钉死在门栓上,炸药有如沙漏开始往下细细漏下,苏荣再一箭,射在铁浆和门栓的融合处,一下撞出火星。

炸药瞬间爆炸,门栓一下炸断,门口的行尸全部炸碎,苏荣欢呼大喊了一声:“都看看你妈的手艺!”寻马一把把她晃下来,背在身上,大喊:“冲!”

一群人疯狂的开始狂砍,直接冲到门城门口,推开城门。

寻马有想过门外还有行尸,但他知道不会太多,因为行尸在宽阔的环境很快就会走散,但推开门的瞬间,他惊喜地发现,门外一具行尸都没有。

他们所有人冲了出去,所有人都发出欢呼,一起冲入尸群的百人,如今只剩下几十人。但是他们冲出来了。

后面的行尸也跟了出来,里面还有无数人在厮杀,很多人都开始往远处黑暗的荒原奔跑,寻马大喊了一声:“所有有军职的人听着,寻找高地,布阵掩护里面的人!”

几十个人中有七八个就停止了逃跑,和寻马站在一处。城门口有一些大树,他们开始攀爬。

所有人都是浑身的血,苏荣毕竟是孕妇,此时已经脱力,吴牙把苏荣扔上一棵树,此时他们就发现,小右已经不见了。
群尸中根本看不清楚,城外没有照明,箭也射光了,刀也豁口了,就看着群尸从城门里涌出来,寻马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活人混在群尸当中,他们举着的火把一个一个熄灭。很快,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和寂静。

天亮之后,冲出城外的行尸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寻马他们下到树下,互相搀扶着,苏荣到处去找小右,怎么样也找不到,哭得崩溃。

寻马麻木了,他换了把刀,到处去找弓箭,和吴牙两个人拖着苏荣往荒原退去,他按信上说的,往避难站的方向走去。他期待看到的连绵的帐篷,食物,温水,药物。还有他要的奖赏。

城里大火已经烧得黑烟漫天,有如一个巨大的煤炉,而他们朝避难站的方向走了两个时辰。

什么都没有看到,荒原上植物都很少,都是光秃秃的丘陵,这是烧山之后的情况。寻马站在一个丘陵上远眺,他看到了远处,另一个丘陵的顶部,有一个突兀的稻草人,立在荒野中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3

三个人来到稻草人前面,寻马仔细看了看,这是一个普通的稻草人。稻草比较稀疏,绝对不是在海角村看到的,用几千根稻草编制出来的那种。他松了口气。



在这个稻草人的头上,插着一根箭。是从上往下射入的。寻马觉得有些异样。



吴牙看了一眼寻马,寻马摇头,但是他还是把那只箭拔了出来,掂量了一下。

“怎么了?”吴牙问他。寻马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这只箭,这个稻草人。



稻草人有五官,是用行尸的五官拼凑的,就是几块腐肉,上面聚满了苍蝇。

寻马把那只箭收入箭囊,退后了几步,和稻草人对视着,于此同时,苏荣也看着这个稻草人,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寻马问道:“你是不是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苏荣点头,她还没有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所以没有仔细回答。



这个稻草人突兀的立在这里,四周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一切,为了防御毒草和群尸,都已经全部焚烧变成了荒山。



几个人各自思索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这个奇怪的年代,有一个奇怪的稻草人,丝毫不奇怪。

只往前走了几百步,他们登上一个丘陵,就看到了连绵的帐篷在这个丘陵后面。

是避难所,就在这个稻草人的后面。



寻马回头看了一眼稻草人,如果刚才不是好奇,过来看一眼,也许就会错过这个躲在丘陵之后的营地。看样子这个稻草人应该是个路标?



不过为何不直接用更明显的呢?



三个人往营地走去,这是一个用大概两人高的木桩子围起来的野山营地,大概有两百多个帐篷,能看到木桩子后面有很多箭塔,上面有人站岗。



这是参宿规格的营地,三个人继续往前,苏荣想走快一点,被吴牙拦住了,“小心给当做行尸射死。”



三个人一边招手,一边叫喊,吸引了站岗人的注意。营地的门被打开了。

三个人继续往里走,吴牙就放慢了脚步,对寻马说:“这里面的世界,你恐怕已经不能适应了,你要不要进去,你要思考一下。”



“中州城里的生活我都能适应,为什么这里的不行?”寻马有些奇怪。



“中州城里,所有人都是丧家之犬,唯一的尊卑就是谁死谁活,你适应了,失去的是生活质量,得到是自由和绝对的自主尊严,但这个避难所里不是,这个避难所里,你是小兵,我是法师贵族,苏荣是贵胄子嗣。”



寻马确实没有想过这一层,但他已经没有过多时间思考了,很快他们就走进了营门之内。有一个参宿骑兵站在门内的中间,身后是弓箭手。



“报上你们的名字。”那参宿骑兵是一个百夫长,带着红色的肩带,手放在刀上。



“司徒家大小姐,苏荣。赶快给我们三个准备热水和食物。”苏荣拿出了自己的名牌。



“贵族,高阶。”那百夫长看了看名牌,低头行礼:“请到这检查身上有无伤口,如果没事,会带您进贵族营。”



“我父亲还在城中突围,我的侍女也不见了,我需要你们派人接应寻找。”

“苏荣小姐,后方有人会处理这些事情。”百夫长看着吴牙,立即认了出来:“法师,您出城了?”

吴牙点头,百夫长道:“和苏荣小姐一起进去吧,我们千户正在召集核心参谋,重组庇护所的临时管理组织,您出现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说着,百夫长看向寻马。

寻马这才明白吴牙意思的真意,对百夫长行了一个礼:“寻马,参宿骑兵。”

“是你保护的两位大人么?”

“不能这么说,这两位不太需要人保护。”寻马道。

“也是,法师在这里,你应该跟着法师才能活下来的,算你小子运气好。”百夫长道:“你留下来,检查一下伤口,如果没事,就充斥边防。”



寻马看着苏荣,苏荣就道:“这是我的小兵,我要带在身边,我已经养出感情了。”

“贵族营不接收任何的非贵族,这个规矩我改不了。苏小姐。”百夫长说道:“两位如果要找这个骑兵,到时候让下人传唤就可以了。”



“不行,我得带着他,我父亲对他有约定。”苏荣一把搂住寻马,摸着肚子:“而且,他还是——哎,只怪我们年轻气盛。突破了阶级,真是罪孽,不知道我父亲会不会因为爱我,封他个千户呢?”



那百夫长露出了非常尴尬的表情,苏荣继续道:“如果他封了个千户,以前对他好的人,应该他都会照顾一下吧。”



百夫长盯着寻马,立即又羡慕又嫉妒。寻马被无数的同僚看着,那些目光都非常炯炯,意思是:好啊,小子,你靠下半身上位了。脸上立即羞愧的通红。刚想澄清,吴牙就说道:“这人是我法术的试验品,我要带进去展示,非常珍贵,请你们以贵族待遇,否则他可能会爆炸?”



“爆炸?”



“对,他身上有爆炸的法术,保持他内心稳定,就安全,否则方圆六七里都会被他炸平。”

百夫长立即点头,看着寻马,此时又是怜悯。



寻马跟着他们往贵族大营的入口走,寻马叹了口气,虽然他不以出身论贵贱,但刚才,确实要感谢两个人了。于是想道谢,吴牙就说道:“不要说话,你现在是个试验品,沉默一点。”



寻马心中暗骂,就看到前面出来一个大官模样的人,苏荣一看,大喜,立即跑了过去:“父亲!”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