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20章 鬼卫星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就好像在电影院里看一部的电影的最后一幕,紧张的指甲都扣进大腿根了,忽然电影银幕被人抬走了。



那一刻灵魂还在八角棺的边上,耳边却只剩草原上的风声。



良久,我才缓缓的骂出一句:“我草。”



“你刚才是不是应该引导一下,这姑娘讲太详细了,现在这算是讲到哪儿了,重点是啥?我的亲娘这比看小说还难受。”胖子抓狂的挠头发,一边埋怨我,一遍看着金万堂:“我们今天出发,明天还能听到卫星么?”



“重点就是,进去别乱吃东西。”我揉了揉脸,我们肯定不能再等了,沈芊珏说的详细对我是有好处的,我是从细节出发思考问题的人,她的信息对我很珍贵,虽然没讲完,但我们出发之后还有十几天的路程,明天这个时候继续沟通就行了。相信她这个性格的人,这一次没讲完明天肯定会守着电话继续。



“难道我看上去就是那种能舔痣的人,我也太不讲卫生了。”胖子就怒道。



“你看他们这些尸体,都吃饱了痣出来的,就说这东西被称呼为美味,是有一定原因的,你也许会中邪,你中邪之后可吃过比痣恶心的。”



胖子摸了摸下巴,看着躺椅放着的石公痣,如今这东西看着丑恶之极,不知道为什么,痣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但听上去总觉得非常邪祟。他拿起一个来,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比划了一下,做出妩媚的样子:“相公,来亲亲奴家的痣。”



我立即把头转过去,浑身起了一遍鸡皮疙瘩,就直接丢出一个背包给他,让他快些装东西。



我们的躺椅是用螺纹钢管拼起来的,现在拆除掉重新打捆,每人一把信号枪,六发信号弹,干粮还是我们带的百宝食囊,我们出来的次数多了,每次都会改革干粮的种类,现在伙食上并不会单调了。



然后是绳索,矿灯,两只手电——一只是大功率的,一只是小功率的。一堆的冷焰火荧光棒,连我的纽扣都买的一种特殊的纽扣,按一下能亮三个小时。其中矿灯是手摇发电的。



武器方面,我是大白狗腿,胖子和闷油瓶都是螺纹钢管,工具方面折叠铲,洛阳铲头,望远镜,卫星电话。然后我带了一只石公痣和那陶俑的陶片。



检查停当,把水搞满三个皮囊,全部物资上了六批马,我们每人骑一匹拉一批,就直接上路。往沈芊珏给的坐标走去。



这几乎是一次完全依靠GPS导航的旅途,沿途没有任何的地标,只有无尽的草原,风光特别美。闷油瓶在前,我们在中间,胖子在最后,三个人一开始还有一些对话,很快风就变大,我们讲话很累,便开始沉默赶路。我开始仔细的思索计划。



小花他们肯定不是进了沈千珏说的地方,因为沈芊珏他们全身而退了,说明那地方没有太大的危险,不至于要警告闷油瓶,而且小花应该不知道闷油瓶回来,他们出发的时候,金万堂还没有来找我们,所以小花肯定是知道了草原上的整体形势,并且知道这种情况下,闷油瓶有可能会出现,才发出的警告。



这说明在小花的认知中,草原上的情况早就是非正常的了。那他的所有行动,应该都是趋利避害的。



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但他们去了哪儿,和我们要去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联系,恐怕需要更多线索才能推断。现在我们能去的,只有这个坐标。



一路无话,晚上我们露营。被风吹了一天,脸都有点发疼发烫,我有点体力透支,就不愿意说话。



闷油瓶一如既往的不说话,他的表情其实一直有一些沉重,我觉得他在思索一些事情。现在我并不强求任何人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但看到闷油瓶的表情,我还是有所担忧。



他很久没有这种:他知道一些事情,但并不明朗的表情。



这天晚上他全程值夜,让我们认真休息,也让我觉得不吉利。今晚难道会发生什么?但他沉默的给马放松,注意力一直在我们四周的黑暗中。



“石公山是个什么地方。”胖子就忽然问我道。



我对蒙古的山不了解,摇头表示不知道,胖子道:“我刚才琢磨了一下,石公山是一座大山,但是特别白,上面都是黑点,都是这种石公痣,挖下来就会有异香,让人很想吃。”



“也有可能石公就是一种人,身上就长这种痣,于是他们就抓住这种人,将他们绑起来,让人每天揉他们的痣,一直揉到又黑又大又硬,就切下来吃。”



我冷笑看着胖子,正好心情焦虑,要讲恶心话,我可不会输。



“那你说,这些人肚子里的痣,会不会吃下去就只有一个,然后痣就会传染,其他的都是在胃里长出来的。”胖子反击。



我想了想,想到一个我一想就打寒颤的,忍住没有说出口。胖子就又道:“这种山上的痣,为什么不叫山痣,而要叫石公痣,我觉得这种说法有我们不知道的理由。”



我叹气,山痣,我们是要去伟大航路么?我让胖子别贫了,早点睡觉,就在这个时候,我放在脚边的背包里,有东西忽然“嘀”一声响了一下。



那声音很短促,把我吓了一跳。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我就附身解开包,就发现是卫星电话。



完蛋了,难道刚才短路了,把喇叭烧了,我心里紧张。



正想着,忽然那卫星电话又响了一下,里面出来了一个声音。这一串声音就很长了,而且有节奏。



我楞了一下,以科学来说,这个卫星电话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响的,除非我们在雷暴云里。



胖子也很奇怪,他接起来调了调,我就听到了卫星电话里传来了一句汉语,有白噪音,但大概的意思是:好黑啊,这里好黑啊。



那声音非常阴冷沙哑,压低了声音,似乎是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说的。



“谁?”胖子立即问。



对方似乎听不到,继续说道:“太黑了,看不见。”



胖子还想再问,在一边安抚马的闷油瓶立即摆手,让胖子不要说话。



我能看懂这东西,冷汗出了出来,这动作不是说让胖子不要出声免得他听不清,而是让胖子,不要暴露自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21章 讣告

胖子不敢再说话,三个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仔细的听卫星电话传出的声音。



说完“太黑了”之后,声音停顿了一会儿,能听到很多有节奏的白噪音,似乎说话的人正在移动。很快,我就听到了白噪音停止了,接着,是一串奇怪的声音。



这段声音,很像风声,也很像门栓的声音,但是我觉得那是人的呜咽声。或者说,这是被拉长的哭声。



声音持续了大概三分钟,又开始了白噪音。这一次很短,那个声音再次响了一下。



这一次,他开始说了几个名字:“白金有,拉西东日布,王世喜,李向东。”



我皱起眉头,这几个文字只是声音,我不知道是不是精确的是这几个汉字,因为他是刚开始念,所以我记忆特别深刻,把这四个名字给记住了。



这十分的奇怪,在卫星电话中听到模糊不清的人的名字,就像在念讣告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四个名字念完,卫星电话沉默,胖子做了一个手势,让我马上分析,他等不及了。



首先我能肯定这是一个男人,但我无法判断他是在和其他人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如果他是在和其他人说话,那么他身边的人并没有回他的话。



为什么要念人的名字,他是否神志是清醒的?我觉得他的神志并不清醒。



又是一长串白噪音,然后是很长时间的沉默。空气中只有风声。胖子刚想说话,忽然声音又出现了。



那声音继续念名字,后面的名字,非常多,我很快就记忆不住了。



他也没有再重复,所以这些声音在我脑海里就过去了。他大概又念了六七个名字,声音再次消失。



胖子有些不耐烦,但闷油瓶已经过来逼他放下卫星电话,他竭力忍耐不去回答。



胖子做动作,意思是有机会沟通不沟通,等下可能就没机会了,直接问清楚多好。



闷油瓶摇头,我其实也想回应,因为这次词语实在太碎,我无法判断什么,但闷油瓶非常坚决。



接着又是一段呜咽的声音,几乎是混在白噪音里,此时我已经很确定了,这是哭声。



然后,再次开始说话,还是名字。



但这一次,他只说出了一个名字。



“吴邪。”



我楞了一下,就在那个瞬间,我忽然就看到,我们三个中间,出现了第四个人,他一下就出现在了胖子的身后,隔着胖子的肩膀看我。



我可以保证他是用一个奇怪的姿势蹲着的,那个人脸非常黑,黑的完全不正常,两个眼睛亮的好像夜晚的动物。



我吓得直接翻出去,再看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胖子被我吓了一跳,想问我干什么。我站起来,从边上拿起刀插入后腰皮带,就开始四处找人。



我们四周篝火光能照到的地方,什么人都没有。



我惊魂未定,气喘吁吁,心里回忆了一下,万分确定,刚才那个瞬间,那个人是忽然出现的。而且我恍神的瞬间就消失了,快到我连他的样貌都没有看清,只看到他特别的黑。



胖子想问我,闷油瓶一下按住他的手,让他绝对不要发出声音,我看到闷油瓶的表情非常严肃,也竭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刚才是什么?这种出现的方式,难道是鬼么?



我听说过草原上非常容易闹鬼,有朋友在草原上拍照片做考察项目,晚上在蒙古包里七个人打牌扎金花还是什么,结果打牌的时候,发牌的哥们每次都觉得最后剩下的牌数量不对。打完结束了,所有人都把牌还给他洗,他洗着洗着忽然就意识到,刚才打牌的过程中,一直在发八个牌堆。



但是他们就是七个人在玩,为什么会发八个人?他仔细回忆,就回忆起,他们中一直有一个不起眼的当地人,一起在玩,但这个人他现在找,已经完全找不到了。



而我最觉得奇怪的是,这个草原是不是过于不对劲了,我们才出来了第一天,怎么又遇到奇怪的事情了。



我看着四周的黑暗,就忽然感觉这个草原是活的,不,不是草原是活的,而是这里的黑暗是活的。它在看着我,准备戏弄我们。



那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那四周的黑暗里,我感觉不到什么,我反而觉得整个黑暗不太对劲。



卫星电话沉默了一会儿,又出现了白噪音,这一次,还是那个男人,他又说了一遍:“好黑啊。”这一次他的语气变了,忽然变的有一些恶狠狠的。



闷油瓶一下就关掉了卫星电话,胖子双重纳闷,但瞬间我就听到在我们篝火照明外的黑暗中,传来了声音:“这里太黑了。”



不是从卫星电话里,而是从黑暗中。接着又传来了白噪音,也是从黑暗中传来,仿佛那儿还有一个卫星电话。



我们三个人都看向那个方向,我还未反应过来,闷油瓶已经走了过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