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日本都市传说短篇集

《失物必有原主哦》

作者:座马
翻译:Haru(造夢機。)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还在上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暑假被三个朋友邀去山上兜风。同行的有和我同年级的小悟、小武(化名),以及前辈拓也(化名)。拓也是小悟的哥哥,比他大三岁。用化名是有理由的。原因在看完故事之后就会明白。

在我们当地有条著名的山道,叫正丸山道。(译注:正丸山道位于埼玉县稚父郡与饭能市的交界处)这条山道非常适合开车兜风,白天来这里游玩的情侣和家庭络绎不绝。因为紧贴山崖的急弯很多,所以如果开得太快就容易出事。不过除了事故频发之外,关于这条山道还有一个传说。

从前,一位相识的老婆婆告诉我:

“进山的话,能看到遗失的衣服呀、帽子呀,或者贵重的东西吧?那可千~万不能捡哦。”

“失物必有原主,肯定会跟在捡了东西的人们后面哟。”

记得她一脸悲伤地如此说道。

我认为这话没什么可信性,不怎么相信,但因为我家是非常注重老人言和老规矩的那种麻烦家庭,所以多少也留意了一下。

我们跟着前辈在稚父各地一直从白天玩到傍晚,车子驶近了正丸山道。和白天不同,四下昏暗,一个行人也没有。车子正在山道上畅快飞驰着,前辈却突然踩了刹车。

路边躺着一些被丢掉的名牌衣服,和在杂志上见过的包包。

“嘿!那些,可是稀罕货啊!”“哇——真的诶!是谁的呀?”

当时,前辈一句“虽然不知道是谁的,先拿回去再说”,就开门下车,拾起衣服和包包品鉴一番后,放到了后备箱里。那时,我脑中闪过了老婆婆的话。我有点害怕:“呃,我就算了吧。又不知道是谁的,怪瘆得慌。”就留在了车里。前辈他们觉得我胆小,嘎嘎笑着把大部分衣服塞进后备箱,发动车子开走了。

那天我们各自回家之后,就像往常一样迎来了暑假。三天后的傍晚,母亲对我说:“换上制服,我们要去参加小悟的葬礼了。”一开始我还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问过之后,母亲边掉眼泪边说:“小悟他,好像是和哥哥一起开车出门之后,出交通事故去世了呢。”我一时慌了神,立刻去参加了葬礼。小悟和拓也被车子迎面撞上,脖子以下都没了。我哭得泪眼婆娑,却看到他们的遗物中,摆着那个名牌包包。

瞬间一股恶寒无声侵入,让我打了个冷颤!难道说……

大概又过了两天吧,小武从大楼屋顶跳楼自杀了。警察说,那栋大楼屋顶上了锁,钥匙保管得十分妥善,中学生是打不开的……小武死时身上穿的衣服,正是从正丸山道捡来的衣服。事发前我给小武打过电话,但他妈妈说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应人,没法接电话。至今我心中都很后悔……

从那以来已经过了18年……我在扫墓的时候会想起这件事。“失物必有原主”,“绝对不去捡”,这是我坚定的誓言。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大众脸》

作者:gag
翻译:Haru(造夢機。)

我的长相十分平凡。

“长得好像我认识的某某”,“昨天在哪哪看到你了”,经常有人这么说。

就因为这张大众脸,最近经历了一件有点不可思议的事。


找到工作后,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这是我第一次独立生活,所以热情高涨,打算每天自己做饭。

某天,在附近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大妈招呼我说:“金酒井先生?好久不见啦!”

可是我的名字不叫金酒井,也不是相近的字,所以跟她说认错人,就走掉了。因为长相,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我并没特别在意,以为这事就过去了。然而大约两周之后的一天,在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又被一个男青年错认成“金酒井先生”了。


显然,这附近想必住着一位长得和我很像的,名叫金酒井的男人。说实话,我觉得这事根本不值一提,从那以后也没有再被叫住,就把它忘了。但事情发生在几天前去麦当劳的时候。我点完套餐,在座位上坐下,因为疫情的关系想去洗个手,就去了洗手间。回来之后,我的餐盘上贴着一张粉色的便签。上面只写了“津久井的”几个字,环视四周没见有人看我这边,不知道是谁写的。

“津久井的”,不知道什么意思,也不打招呼就贴上这么个便签,我觉得只有我在明处,非常害怕,只吃了一半,就慌慌张张跑出来了。


这事没有什么结局,大家或许觉得挺无聊吧,我自己可是吓得不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无人岛探索》

作者: イエティ
翻译:喝红茶的蘑菇(文艺?宅|轻度?腐 蘑菇)

这是跟朋友S一起去海边时发生的故事。

S是我高三时候的朋友,家里超级有钱,但他本人并不是讨人厌的富二代,反而因为跟我的游戏口味一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每天都在一起玩。

有一天,S突然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野营?

我问他,明明平时一直是个宅,怎么突然想到野营了?原来S的叔叔竟然有一座无人岛。

坐飞机去九州,然后坐轮船就可以去野营了。

当时我是个喜欢钓鱼的高中生,有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

当时是5月,我们计划9月去,于是我疯狂打工,终于在8月份攒够了50万,可以去了。

买好机票、野营刀具、钓竿、潜水器等等,我们就向着无人岛进发。

真正到了无人岛上的时候超感动,海水很清澈,就像直饮水一样,因为我们所在的省的海水是浑浊的绿色,看到这么清澈透明的海水不由得都雀跃不已。

虽然S的叔叔没有来,但是听说我们要野营,准备了大量的鲍鱼、螃蟹、虾、肉等等,给我们送了过来。

第一天就在海边尽情地玩,晚上就点火做BBQ,碳都不需要,收集了很多漂流木做生存游戏。

实在是太累了,晚上9点就在帐篷里睡了。

第二天,基本上是以钓鱼为主。这里的鱼跟关东钓上来的完全不一样,都不认识,管它能不能吃了,钓了再说。

钓鱼真好玩,吃钓上来的鱼真好玩,无人岛最高!

第二天就喝着酒不知不觉结束了。

第三天是最后一天,下午3点会来接我们。

迅速收拾了下野营的东西,准备回去了。

虽然在海里玩也很好,但是无人岛自身的探索也很好玩,我们决定穿过岩石场,越过爬山虎,一路很开心地探索着。

这座岛意外地很小,很快就到了岛的背面。

我们打算从海里游回去,就下到海边,然后发现了一个洞窟。

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能回到我们营地的方向,洞里还透出日光。

我们朝着那个洞窟,或者说隧道,里面走了进去,打算从这里回去。

洞窟里的水很深,大概淹到腰,还在流动,让我们有点意外,我们在摇晃的波浪里继续前进。

然后,中间到了分叉点,差不多走了一半吧,两边都能看到光,我们就约好了比赛谁先出去。

S走原路,往右边走,我往分支的左边走。

我觉得左边的路看起来快很多,心想这下要轻松胜利了。于是继续往里走,又走了一半,水突然就变深了,一下子到了肩膀的高度,已经找不到落脚点了。

这下选错了。我一边想一边继续往前,这时候,突然感到有什么抓住了我的脚。

海里可怕的鱼也就算了,但是遇到幽灵我是真的不行,我转身就跑,去追正道上的S。

但S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如果快跑的话可能还会被岩石所伤,于是我冷静下来,沿着S的路继续前进。

刚才抓住我脚的触感还在,洞窟里我的呼吸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恐怖。

终于逃出了洞窟,我在对岸的海边寻找S,发现他在离洞窟两米高的小山上,浑身颤抖。

“你也被什么东西抓了”?我问他,他说,“不是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你死掉的画面,我就一直祈祷着,你快回来快回来。我想如果你万一溺水,我在高的地方可以看到。“

我确实有被什么东西抓住的感触,而且我们到了海边,去看左边的洞窟出口,那边的水流非常急,也很深,如果从这里出去的话,我可能真的要死掉了。

我们彼此庆祝死里逃生之后,看向海面,居然还有巨大的鲨鱼。

哇,从那边游出去也会死啊,感谢S为我祈祷。

对了,留在我脚上,抓住脚的那个手的形状,跟S的手比较一下,贴合度实在是准确的可怕。

<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纪念照》

原作者: 細川康二

翻译:喝红茶的蘑菇(文艺?宅|轻度?腐 蘑菇)

那是我大学二年级的事情了。当时我挺闲的,也没什么事做,于是在黄金周的时候,经过亲戚的介绍,一个人去叔叔的照相馆帮忙。

我跟这个叔叔不怎么见面,印象里叔叔会在老家的院子里埋椰子,也会穿着夏威夷T去参加葬礼,印象里是个很奇怪的人,感觉自己应付不来。

在我出生之前,叔叔就在18岁结了婚,但是20岁的时候就丧妻了。我一直想这会不会是他这些奇怪的行为举止的原因,但妈妈是这么说的,“妻子去世之后,他变得成熟了”这样。

就是这个奇怪的叔叔却给了高薪,我就乖乖上钩了。

到车站来接我的叔叔见到我就说了句:“长成男子汉了嘛,小X”,于是我坐上了充满烟味的小皮卡。摇摇晃晃开了一会,就到了照相馆,出乎意外的是, 照相馆是一家木造建筑,外观还挺时髦的。

里面也很干净,看起来都有打扫,本来还以为会让我打扫脏房间的,看到这里也吃了一惊。

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窗边装饰着的一张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在照片中间的是威武站立的叔叔以及旁边微笑着的美丽女子,然后后面的背景是东京晴空塔。

过了会叔叔也进来跟我说了工作的内容。我要做的事是把仓库照相馆里堆放的东西都搬到后院里,好像是因为仓库要改建成民宿的样子。

叔叔就跟我说了这些,然后说了句“我还有事”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有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位照片中的女子,但很快就忘记了,直接去了仓库。

仓库也打扫得很干净,跟看起来粗心的叔叔有种完全对不上的感觉。要做的事情虽然很简单,但是因为东西太多,等我把大狸猫摆件放到外面的时候,太阳也已经要落山了。

仓库大致收拾了一下,就剩一些小物件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了角落里一本积满灰尘的粉色的相册。

相册都有点褪色了,看来是相当古早的东西,我想着,这里应该塞满了奇怪的叔叔的举动吧,就打开了相册。

第一页基本都是比现在年轻许多的叔叔和金字塔、埃菲尔铁塔一起合影的照片,第二张也差不多,看来这本相册是陪伴着叔叔的旅行的纪念吧。

但是翻到第三页,跟之前差不多的照片里混进了一张奇怪的照片。

照片里一堆老夫妇并排站立,但在他们周围,就像不小心打翻了颜料一样,肉色渗了进去,把两个人围了起来。

一开始我以为是颜料,但是肉色的触感和其它地方的感觉没什么不一样。我觉得这张照片有点诡异,就把相册合上,继续干活。

过了会叔叔就带了蛋糕回来,休息时间到。休息时,因为实在有点在意这张照片,我就把相册拿来问了叔叔。

叔叔倒是很顺利地聊起了照片的事。“这张照片啊,是我在旅行的时候,遇到的TANABE夫妇,他们的儿子在拍下这张照片一年前去世了,他们就在有着儿子回忆的地方到处转转。”

叔叔继续说:“所以照片拍下来之后,觉得有点诡异,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拿过来了。”

虽然叔叔是笑着说这个故事的,但是我却怕得笑不出来。

“还有啊,这里还有后续哦”。叔叔说着,站起来从柜台下面的架子上拿了一张照片过来。

照片上,刚才那对老夫妇旁边,有一位和我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像一位好青年一般的男生。

“那是五年后了,偶尔又遇到了TANABE夫妇,这次又给他们拍了一张。”叔叔指着那位青年说,“这个男的当时可不在啊。”

我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褪去了。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那位青年是幽灵。因为他和老夫妇比起来,身影并不淡薄,脸色也不差,看起来就是一张很普通的全家照片。

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叔叔继续说,“NATABE桑还把死去的儿子照片给我看,跟这张照片里的一模一样。虽然死了六年,但脸色比活着的时候还要好。我就是干这个的,偶尔是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但这张照片让人特别不舒服。怎么说呢,有种花费了好几年的时间,终于有了人的形状,融入了周围,希望能作为人被谁重新认出来一次——能感受到这样明确的执念。”

叔叔突然看着我笑了起来,“这张照片我可没拿给他们两人看哦”。

然后叔叔站了起来,说,“去吃饭吧”。

我突然想到了窗边的那张照片,并朝那里看去。这时,发现了我的视线的叔叔说了句:“她这张拍得很漂亮哦”。

我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

《完》

译者:

第一次翻译,如果有错误和遗漏麻烦指出,谢谢大家!

我个人挺喜欢这个故事的。有点诡异,但也有点温情的感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密教真的很恐怖》

作者:徹

翻译:铁铸之沙

这是我个人的真实体验。

当时,在千叶的我过着自暴自弃的大学生活。有朋友让我试着坐了下他的踏板摩托,自那开始我就对摩托车着上迷了。后来打工攒钱,终于买了一辆车,每天都开心的骑着去各种地方玩。

也是在那时,和一个和我差不多都是大学生的男孩,在游戏厅搭上话成为了朋友。因为他是个好人,所以约好了下次一起出去玩。

约好了先去吃饭,就找了一家店等他。后来遇到他了,两个人聊的投缘,本以为关系不错了,结果他来了一句非常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信神吗?”

说真的我既不信奇迹,也不信神,他一边说着什么神的旨意,又说着自己的神奇体验,最终来了一句。

“一块去一个好地方吧!”

我当时就觉得这是拉我入伙的。似乎是叫做某某会的教派,虽然因为是他说的所以我多少有点不太生气,但是不知为何总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样有些火大。

我大声说

“你赶紧从那个新兴教派里脱离才好!坑钱的吧!加入了才显得脑子有问题!”

结果不知为何他兴奋的表情一溜烟的消失了,而且店里有好几个人看着我这,当时那种恐怖感真的是不好忘记。

没拿任何行李真的是太好了,冲出了店之后好像是有几个人直接追着我过来了,这糟糕的让我直接开着摩托车冲进小路,慢慢摸索到了车站前,却发现有好几个人像是在找谁一样,吓得我心脏乱跳。

结果就是什么都没发生我叫了个出租车回家了。

这件事发生后,真正让我感到我不寒而栗,是后来在看《千叶日报》的时候,发现了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大学生被这个宗教团体劝诱,然后禁闭和殴打的新闻。

直到现在我想起他的眼睛,心里面还会一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眼睛图片》

作者:ねこのみや
翻译:切らないで

        这是我中学时代,制作个人主页...不,是打算制作个人主页时发生的事。
        当时是用家长给买的电脑操作的。因为想找眼睛图片作为页面顶端的背景图,所以我一口气浏览了很多免费素材网站。大概凌晨一点多吧,正值中二病全盛期的我找到了一个排在搜索栏第十好几位的、让人感觉有点阴森的图片网页。
        点进去,里面“人的部位”这一分类中有着各种各样人类脏器的图片。更疯狂的是,连盲肠、耳骨之类的图都有。不一会我选好了看中的眼睛图,点击了样品图下面的下载键。
       图片开始下载。随后我看到“medama_irasuto.jpg已下载”这条通知,刚想关掉这个网站时——
        我发现其他图片自动在下载。

        我傻眼了,人体器官图一张一张接连不断地下载着。我心说不好,赶紧点击关闭浏览器,但是毫无反应——应该说是鼠标完全失灵了。我正想按下强制关机按钮,一个通知出现了:
        
         “全部下载完毕,期待您的再次使用。”
        

        再一看,屏幕上有个女人瞪着我这边。用我打算下载的那张眼睛图片里的眼,死死地瞪着我。女人一丝不挂,身上伤痕累累。我恍恍惚惚地想:啊...这个女人真的被伤得很严重啊——
        就这会儿功夫,女人开始像攀岩一样爬行着往画面上方移动。显示器上部有个摄像头。我猛然反应过来,一下子摁灭电源强制关机了。就在我松了口气的下一个瞬间,连接电脑的打印机擅自启动起来。
        不是吧,她会不会被印在纸上啊。我感到毛骨悚然,逃也似的钻进被窝,不知不觉睡着了。

        那之后虽然没有再出现奇怪现象,但第二天我再想打开电脑时却出现了error提示。于是我拿去修理,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储存器已经彻底坏掉,不可能修复好了。虽然重要的数据做过备份没什么大碍,但这件事真的让我心有余悸。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电脑被某个病毒网站侵入了才会发生那样反常的事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呢?我无法理解制作者的意图,真的很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不是病毒的话,那就更可怕了。完全不想搜第二次那个图片网站。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大阪梅田 泉之广场红衣女人》

作者:铁铸之沙


前言

之前我发的自己的写的文没人看我大概是意料之内,毕竟最近还是受双相折磨有点沉不住气是真的很难受,不过一切都还行,最近有在接受治疗,然后因为治疗的福至少能够工作学习一点了,所以

你们的组长复活了.....
正文



大概近三年前,在泉之广场那边,有个怪怪的女人在乱逛。
我经常在上下班路上看到这个人。
三十岁左右,穿着老式的红色裙子,身材矮小,脸色看着很不好,没什么精神。头发几乎到后背,看着已经是精疲力尽的样子了。因为衣服的颜色很显眼,以及某种独特的气氛,我就看过去了。但是,也挺吓人的(看着像是疯了),我没什么想法的观察着她,但是尽量不去让目光接触。
这个女人就一直在广场之中走来走去的。从地下通道走出来,走在这条有无数酒吧的道上,因为这边站街的很多,说不定她也是?我是这样想过。

然后就在某天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就在广场上的药店,看到化妆品打折的事了。我买东西一般不快,所以我就在店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然后当晚,那个女人还在那边转来转去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个诡异的气氛。然后,当我从店里出去的时候,感觉到视线就稍微抬了下头,隔着广场正中的喷泉,有个女人看着这里。

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我眼神也不好,就算戴着眼睛,稍微离远一点就看不清对方的脸了,但是那女人的脸还是很显眼,就和3d的一样....

看到之后我就开始感觉不舒服了。

怎么说呢,就一种本能的恐惧,卧槽,直接就起了鸡皮疙瘩了。

(啊,坏了)(但是这是啥啊)

虽然我还在迷惑,思考着,但是即便如此也和反射一样,想要回到店里,但是身体却像是被束缚住了一样动不了了。

求助的声音也发不出来。

一直在周围乱晃的女人,这次却直接走了过来。

明明是很不寻常的人,头发与裙子都摆动着的走过来了,但是谁也没注意这人。

吓人的笑着,就因为那个表情我直接被吓飞了魂。

因为,她的眼睛却全是黑色的。

觉得恐怖,已经不行了的我正在思索的时候,不知道突然被谁抓住了手腕。

被惊到的我一抬头,一个男人和我说“别出声”。

呆住了的我抬头看了看他,男人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紧了,他就看着那张恐怖的脸。

当我把视线从上往下放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站得很近了,用想要咒杀男人的表情看着。

因为这张表情太阴暗,我因为恐怖而开始发抖,

女人已经不注意我了,

“沙了你....”

她这样小声说着,像是撞开男人一样的走过去进到了店里。

男人在那之后,把我拉走,然后带到了车站里,终于放开了手。

车站里非常热闹,我仿佛之前的事情像是一场梦那样,发着呆

“没事吧?”

他说,我点了点头,但是当时是真的慌乱。问了问他的名字,
他帮了我,但是我却什么道谢的话都说不出来。
男人把我送到了检票的地方。

分别的时候,他说

“别来这边了。”

“但是我有工作啊。”

“别不珍惜自己的命啊。”

我没有回答,沉默了,

“今天你运气挺好的,你的守护灵把我叫来了,所以我才救下了你。”

“有时候会有这种事的。你懂吧?帮到你的,就是因为你的守护灵刚刚碰巧在这边,碰巧我也在附近,就这些。如果你不想被杀的话,就别来了。”

因为没见过幽灵什么的,所以我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经验了什么东西。

那女人无论如何来看都像是个人啊。

即便是因为那个回答感到困惑,他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让我不要回来,快走。

即便是现在为止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我两个月之后就辞掉了那份工作,一次也没有去过那个广场了。无论是男人也好,还是女人,都是一个谜。

关于那个男人的名字,当初问一下的话就好了。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帮到了我我是应该道谢的。

并且,我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否还会发生。

遇到这种事的隔一天,没多想就走过了那个广场,伤心的是没什么事情发生。

然后总觉的当天是做了什么古怪的白日梦,

就这样觉得,恐怖感也变得稀薄了。

实际上白天走过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然后就在回去的路上,

天色逐渐变暗了,我想起他的话,感觉太吓人了。

只是梅田边上太热闹了,警戒心逐渐变薄了。

而且自己也想确认,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人类。

但是,我想的太少了。

从延伸到泉之广场的楼梯上走到一半下来的时候,那个红衣服女人就在那。

从下往上数第三台阶,台阶的右角

背对着这边坐着呢。

(难不成是在等什么?)

我下意识这样想。


我看到了她在广场徘徊的身影,

但是这个女人坐在那应该是没看到我,

可能是我的妄想,我是这样想的,也确实很害怕。

我刚想跑的时候,女人刷的一声站起来了,简直就像是木偶被线拉起来了那样不自然的站了起来,不知为何,当时我想到“啊,过来了。”,慌张的跑到台阶上,没看身后就逃了。

当时还能动,真的是感谢神明....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现实与幻想的狭缝》

作者:H2O
翻译: 喝红茶的蘑菇(文艺?宅|轻度?腐 蘑菇)

我爱上了三年来一直为我服务的美发师。我们年纪相近,彼此也都是单身。有一天他约我:“要不要有空一起去喝一杯?”我就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他。

但是足足过了两个月,对方并没有联系我。我在约定好做头发的前一天去了店里,他不在。因为是临时去的没有预约,就由另一位初次见面的男性美发师替我做头发。

那位男生一脸抱歉对我说:“那个,上次你给了我联系方式,可是我已经有交往了5年的女朋友了,实在不好意思。”

可我并不是把我的电话给他的呀。我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给错人了,于是就问他那个原本我专用的美发师的名字,结果这个男生却很困惑:“这位是谁呀?我们店里没有这个人。”

我把那个人的特征告诉了他,他也想不起来:“真的没有这个人。我们也有其他分店,但是人数不多,我基本上都很面熟,不可能有我不认识的人啊。”

当时店里人不多,我又是熟客,那个男生还在店里把所有美发师里符合那个人特征的人都找了一遍,全都不是他。

“他每次都帮我做头发啊,你们应该有上一次的记录吧?”听我这么说,店里也帮我查了我上一次的预约记录,纪录是还在,但是负责人的名字没有写。

店长也完全不明所以:“欸?怎么回事?空栏的话我收上来的时候不可能不注意到呀。”他还说最近也没有人辞职,还把分店里所有的人的照片拿来给我看。

没有,都没有。

最后,我还是不知道我把联系方式给了谁,还给其它美发师添了麻烦。我内心有点过意不去,就在10天以,带着点心回去了一趟。但等我到达的时候,发现原本是美发店的那家商铺,是间空铺子。

关门了?我并没有听说啊。打电话给别的分店,结果对方说:“我们并没有在那个地方开分店”。

于是我跑去隔壁卖有机食品的店里问营业员:“隔壁的美发店是倒闭了吗?”对方一脸奇怪:“什么美发店?那里一直是空着的呀,空了不知道多少年啦。”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去这个地方的呢?

已经两年过去了,这个地方一直地段很好,却一直空在这里,不由得让人心里发毛。

<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自言自语 》

作者:よし
翻译:切らないで

        这件事是从我朋友的姐姐那里听说的。就假设这个姐姐叫亚纪吧。
        

        亚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本地生活,借着找工作这个契机来了东京。
        她一个人住在离市中心三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工作往返都是坐电车。
        一段时间后,就在她认为差不多适应了独居生活的时候,“那件事情”发生了。
        
        那天她和往常一样下了班,在同平时一样的时间、一样的车厢上了车。正值下班高峰期,这趟电车的月台上排了很多人,但因为亚纪排在最前面,所以凑巧能在人与人之间的空隙处坐下。
        坐下之后她注意到,右边坐着的中年男性好像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一开始是很好奇的。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在意,亚纪戴上耳机听起了音乐。
        又过了几站,车厢里的人潮渐渐平静下来。工作累得昏昏沉沉的亚纪完全没注意音乐已经结束了,就那样假寐了一下。
        这时她又听到了右边传来的自言自语。
        “........线..............寸........2......地”
        听起来像是在说数字和单词,亚希更好奇了,于是假装睡着,仔细听他的自言自语。
        渐渐了解了在说什么的亚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急忙在下一站下车了。
   
        “那个人说了什么?”
        我这样问。亚纪绷着脸告诉我
        

        

        那个男人一直反复念叨着的是她的独居地址。
      
        

        下车时亚纪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自然是不认识的人。

        他看着亚纪的脸笑了。
         
        

        那之后没有特别发生什么,亚纪赶忙搬了家,并且每次坐电车都会错开时间或更换车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地藏菩萨和雪人》

作者:你·瞎整啥(キミ·ナンヤネン)

翻译:Haru(造夢機。)

前言

地藏菩萨是佛教的菩萨之一,在汉传佛教中与观音、文殊、普贤一起被尊称为四大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就是这位菩萨发下的。

日本人认为地藏菩萨会保佑旅者和儿童,因此我们经常可以在路口看到地藏菩萨的石像,围着红色围兜,脚边供着花束,非常可爱。
某墓地附近的地藏像,刚好位于防护栏旁边。 来源:愛しきものたち

菩萨慈眉善目,普度众生,但在日本也有“仏の顔も三度まで”的说法,意思是“即便在那么慈悲的佛菩萨面前,也事不过三”,即“做人切勿屡教不改,否则佛祖也不要帮你啦”。这里直接翻译为“事不过三”。
正文

俗话说“事不过三”。

D对此有过亲身体验。

D平常开车上下班,那天碰上了几年不遇的大雪。

听着挺唬人,但积雪只有1、2公分,途中马路路面上的雪已经融化,用普通轮胎也可以正常行驶。

尽管如此,马路边沿和人行道上依然有雪,稍不注意就可能出危险。

回家路上,马路右侧有间便利店,从店前右拐进入小巷,往里走就是D的家。

D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十分自信,虽然用的是普通轮胎也不在意,打算像往常一样右拐进入小巷。

可是,刚进巷子口的地方还有积雪,车没拐过弯来,打滑了。

车子滑向防护栏,却所幸碰到旁边的雪人,停了下来。

D下车四处看了看,发现车子没有大的损坏,自己也毫发无伤,真是万幸。

雪人被车子碰到的地方擦坏了一些,但总算是留下了原形。

“雪人?说起来这个防护栏旁边应该有尊地藏菩萨来着……”

D用手拂去雪人和防护栏之间的雪块,一尊大约50公分高的地藏菩萨露了出来。

地藏像的基座上刻着“交通安全”几个字。

“果然啊……谢谢你。”

这已经不是D第一次差点在这个地方受伤了。

第一次,是小学1年级时的一个雪天。

放学后和朋友们在学校打了一通雪仗后,带着微妙的紧张感往家走。

拐过那个街角,正要走进巷子时,脚下一滑,仰面摔了下去。

虽然背着书包,但倒下去的力量是能磕到头的。

不过,头下面有个雪人,正好稳稳地给接住了,没有受伤。

那时候,说是有地藏菩萨保佑来着。

第二次,是上高中时。

骑自行车上学,也是一个雪天。

从学校回家的途中,正要在那个街角拐弯时,没注意到路面上冻,摔车滑了出去。

所幸滑行的方向上有个雪人,以被它接住的姿势停了下来。

自行车没摔坏,D自己身上也没有受伤。

雪人旁边,果然地藏菩萨也在。

第二天,D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

雪比昨天更多了,所以开车比平时更加小心了些。

正要在那个街角右拐的时候。

路面比昨天更滑,车子开始打滑,方向盘不起作用,没拐过去。

而且运气不好,对侧车道的直行车以挺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D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两辆车大力相撞,惯性使得D的车子开始打转,轱辘轱辘旋转着滑向了巷子的防护栏。

气囊弹开,D承受了相当强的冲击力,全身疼痛不已。

好不容易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爬出来,精疲力竭倒在了地上。

朦胧中,D望向防护栏的旁边。本应守在那里的地藏菩萨,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后记

学车的时候,师傅说过,雪天开车绝对不要掉以轻心。

气温低、路面没撒盐的话,先下的雪冻住后,上面又盖了薄薄一层雪的情况是最危险的。

因为表面看起来没多少雪,实际上底下都是冰,最容易打滑。

如果打滑了,不要慌,不要踩刹车,否则更容易打转。可以试着轻微晃动方向盘,减弱冲击力。

最后,不管何时何地路况如何,一定要系好安全带!一定要定期检查气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