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因为在三田村方向,却是德川军收取了胜利。原本,自居名门精兵的朝仓武士,着实没怎么把资历尚浅的小小德川放在眼里,不过是个仆从军罢了,一向都是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但开战伊始,酒井忠次就领着东三河众,如阵旋风杀了过来,和朝仓军接火,把朝仓景纪部打了个措手不及。穿着简朴甚至有些寒酸的铠甲阵羽织的三河武者,手里的太刀和长枪却泠然闪着寒光,他们不顾阵法,密密挨在一起,前赴后继地突过浅川,把敢于阻拦的朝仓军士卒杀得尸横遍野。
  可怕的不是武士的铠甲和刀,而是武士本身。几十年前,朝仓武士在九头龙川大战时给一向一揆阐述了这样的道理,但此时此刻,却轮到三河武者给他们上课了。
  德川家康端坐在西三河众与旗本众的拱卫下,与本多忠胜同时参加旗本先手役的二十三岁小将神原康政进言:朝仓大部猬集在与我东三河众交手的前沿,侧翼与后方薄弱,我愿率小队精兵,自左方迂回突击之,可收奇效。
  “小平太,交给你了。”德川家康望着康政,语气轻缓,但充满了信任。
  神原康政即刻率少数旗本精锐,乘马火速迂回至一处浅濑,而后自朝仓军的侧翼,齐声呐了声喊,如雷电般横劈入了朝仓羸弱的“腰部”。八千朝仓军顿时陷入了大混乱,见到出击良机的德川家康立起矮胖的身躯,将军扇一挥,“旗本众,全军出击,我三河武者扬名立万的时刻到了。”
  在三河武者全军凶猛的打击下,朝仓军不支,大将朝仓景健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为朝仓军殿后的,是著名勇士真柄十郎左卫门直隆,及其子直基(一说还有其弟直澄)。真柄家,本是越前的土著国人,始终骄傲地抗拒着朝仓义景的被官化策略及“乌帽子亲”,他家的通字始终是“直”,而非类似其余国人,从义景那里拜受“景”字,但在三田村的战场上,当所有“景”字辈的同名与国众,将英林孝景、照叶宗滴传下的武威荣誉视如弃履,争相保命溃逃时,只有这位如家族通字般直来直往的十郎左卫门,痛感不齿,带着其子和少数忠勇部众,不守反攻,冲入了德川军的中核,最后阐述了越前武者“一足无间”的悍勇。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语传,真柄直隆乘骏马“黑鹿毛”,振一柄足有五尺三寸,合一米七五长,由刀匠千代鹤所铸的巨刀“太郎太刀”,如恶鬼修罗般在三河武者队列中,卷起了一团狂暴的血风,他的四周和马蹄下,头颅残肢四处飞散。德川军勇士向坂式部、五郎次郎、六郎三兄弟,带着郎党山田宗六,将真柄直隆人马合围,直隆大怒,将巨刀舞得如风车般,向坂三兄弟和山田即刻身首飞离,血溅五步,但向坂六郎还是在阵亡前一刹那,用镰枪刺穿了真柄的下肋,德川武士青木一真,乘机跃上,用百炼不折的宝刀“兼元”,砍下了真柄直隆的首级(此后青木的爱刀,被称为“真柄斩”而声名鹊起)。

  得闻父亲被讨取的真柄直基,舞刀来抢父亲的首级,最终死在了乱军之中,朝仓军殿后队伍几乎全灭,大军败退回越前。德川家康并没有深入追击,而是再向右方,侧击浅井军的左翼。几乎同时,得到信长本阵危急情报的丹羽长秀,也带着美浓三人众,果断撤去对横山城的包围,侧击浅井军的右翼。最终,五千浅井军遭到织德联军近三万人,来自三个方面的挟击,化姊川合战为“野良田第二”的梦想,也像肥皂泡般被挤压得四分五裂。

  恶斗中,浅井政之(浅井长政的弟弟)、浅井政澄(出身赤尾,担任浅井家的奏者,遭氏家卜全讨取)、三田村国定(通称左卫门大夫,北江国人)、弓削家澄(北江国人)、今村氏直(浅井侍大将,野良田合战时担任后阵役)先后战死,眼见取胜业已无望的浅井长政,只得忍痛下达了撤军小谷城的命令,但还有位猛将不愿意撤,这便是之前强烈主张暗杀织田信长,与织田家毁盟的远藤直经。


  
  手持太郎太刀奋战的真柄直隆(姊川合战屏风)

TOP

  远藤直经,称喜右卫门,其家族本是镰仓出身,后于北近江清水谷筑馆,先后担任京极与浅井的被官,直经本人自小担任长政的“传役”,是长政的头号心腹,且一直与甲贺、伊贺方联系密切,负责浅井家的情报工作。在己方兵败如山倒之际,远藤直经望着织田信长马印所在位置,咬牙切齿后心生一计,居然将已战死的战友三田村国定的首级割下,然后披头散发,骑着马朝信长本阵方向疾驰而来。

  遇到沿途的织田士卒,远藤就不停高喊,“敌方的三田村左卫门大夫已被我讨取!”织田军众人便以为此君是己方武士,前往信长处领赏的,不再加以询问。这样,远藤宛如一支暗影中的长矛,渐渐逼近了信长,要付出自己的生命,来暗杀主君一生中最大的敌人!

  千钧一发之际,还是那位竹中重治的弟弟,担任信长近侍的重矩,因之前与他哥有在北近江当奸细间谍的“光辉经历”,认出了远藤的面目,便指着对方大喝一声,“此乃浅井家的远藤喜右卫门也!”

  织田军马回一拥而上,用长枪将远藤直经扎成了刺猬,喜右卫门倒在了姊川边的青青草地上,圆睁着的眼睛没有合上,静静地听着自己血液缕缕流出的死亡之音……

  浅井军总崩溃后,织田信长下令,在距离小谷城五十町(大约五公里)处停止追击,又在城下大肆放了一把火,并审讯了被织田军俘虏的浅井将领安养寺关于小谷城的城防问题,安养寺问答:“城壁坚固,上下齐心,不易图也。”

  织田信长一笑置之,反正他最初也没打算一下夺取小谷城,便乘着浅井长政缩回城堡的时机,专力攻打横山城,不日横山城陷落,合战到此基本结束。

  姊川合战,织德联军战死约八百到一千人,而浅朝联军的损失,僧人朝山日乘在书信中称战死九千,公卿山科言继在日记里称战死五千,这两个数据无论从史实还是常识上,都夸大得匪夷所思,倒是《信长公记》里的数据比较靠谱,战死“约千数百”,大约一千一百人至一千五百人间,战斗最激烈的三田村与野村的河原,全被鲜血浸染,号为“血川”、“血原”。

  从战果而言,虽然织田军一度处于劣势,丢了不少面子,不过却收取了巨大的利益,不仅引诱浅井军出战的策略获得成功,还一举两得,夺取了锁钥之地横山城,成功地封闭了浅井长政的战略空间,彻底保障了近江走廊的畅通,更重要的是此役浅井家多名重臣、国人阵亡,对浅井这种“国众合议”制度的家族打击是很要命的——北江国众纷纷产生了贰心,浅井的统治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局面。

  怎么看,织田信长都是完胜,单就此场合战而言。

TOP

  战后,织田信长正式任命木下秀吉为横山城代,竹中重治为监军,镇守此地——注意,此刻竹中和木下的关系,并非后世物语所说,什么木下三顾茅庐,竹中感于精诚,成为追随其一生的军师,这完全是山寨中国《三国演义》桥段,什么竹中相当于孔明,蜂须贺正胜是关羽,前野长康是张飞(脸皮厚不厚啊)。实际上,竹中重治算是信长的直臣,他来横山城不是为了和木下秀吉拜把子的,而是担任“与力”辅佐秀吉作战的,当然另外也是为了替信长监察木下军的“纪律”,这套监察制度,到了后世军团制确立后,依然在使用,但效果很是不佳,留到下文再说。
  当然,担任横山城代的木下秀吉,也算是在家中获得与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森可成等老牌军头同等的地位了,近江对他来说,正是其一生中发迹的真正起点。另外,信长又命另外颗新星丹羽长秀,入马北江佐和山城下,节制市桥长利、水野信元和河尻秀隆,将矶野员昌的佐和山城封死,慢慢立长围(看来这信长对矶野员昌是怕了)。
  随后,织田信长轻马简从,仅带着数名亲信,就施施然去了京都,向将军足利义昭献上了“捷报”,对比下金崎时的窘迫,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在信长的眼里,朝仓和浅井已是砧板上的菜了,那四国的三好,也是假以时日便手到擒来的对象。
  但他错了,姊川合战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
  因为就在姊川合战的同时,三好三人众仿佛与浅井、朝仓事先串通好般,对重返京都的要地摄津国下手了!

  前面说过,织田信长虽上洛成功,但并没有能力直接将畿内的摄津、河内、大和等诸国归于自己的管辖下,所以搞的还是扶植代理人,搞间接统治的那套。在摄津,座头把交椅的是大豪族池田胜正,而后是伊丹亲兴,再就是足利义昭的奉公众出身的和田惟政。
  这三名守护里,最受信长关切的还是和田惟政,因为当年此君救驾有功,就是靠着他背着,义昭才能从松永与三人众的魔爪里逃脱出来。另外还有一点,和田惟政还出身近江甲贺,与甲贺众、六角家关系也很密切,所以他实际充当了织田与将军、六角交涉的桥梁,三面都混得风生水起,是个左右逢源的灰色人物。可以说在摄津,以高槻城为据点的和田惟政,就是信长看住池田、伊丹这帮墙头草的镇山之宝。
  但没想到的是,此和田很快就卷入了彼池田的内斗里去了。

TOP

  原来,那池田胜正刚从金崎凯越,就被兄弟和家臣联合起来流放了。事情是这样的,胜正的爸爸,也就是前任家督名曰池田长正,在当初安排继承人上出了纰漏,让并非长子但却武略出众的胜正接手了家业,而长子出身的知正却被晾在了一旁。池田长正这个安排,咱们可以理解,有德者居之嘛,但池田知正却无法理解,自此对兄弟充满了怨恨,就在这当儿,有个枭雄适时出现,要助知正的拳。
  这个枭雄,名曰荒木村重,其家族号称出自丹波小强波多野,在村重祖父高村时移居摄津川边郡小部村,后来入仕大国人池田家。荒木村重本人,是池田长正的女婿,位列池田同族,有勇力胆略,面对知正的请求,他隐约觉得光大我荒木家的好时机已到来,便乘机建议知正:“胜正不足虑,但他认了上总介信长为靠山,我方必须也寻得一个,方可自保。”
  还能找哪位?三好三人众靠得最近,就是他们了。于是池田知正与荒木村重立刻与三人众交通,然后将胜正赶出了池田城!自此两人掌握了池田一族的权柄,但摄津不少城主却打抱不平起来,摄津的局势开始出现强烈的不稳趋向。但出人意料的是,就在织田信长过问此事前,高槻城的和田惟政,就和细川藤孝、三渊藤英(藤孝的哥哥)一起,领兵开始攻击池田城了。
  无疑问的是,和田、细川和三渊都是幕府奉公众,他们如此做的原因很简单——接到了二条御所里足利义昭的命令。
  就此,织田信长开始觉得,这个看似困在御所里的傀儡,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义昭让奉公众出击,其实就是对《殿中御掟》赤裸裸地违反啊!
  原来,在改元元龟前,即永禄十三年(1570)正月,在捆缚将军的行为里得到兴趣的信长,觉得意犹未尽,又对《殿中御掟》作了五条追加,这五条更是要命:
  如有必要,将军不得不对诸国大名颁布御教书前,须得报由我信长审阅签字,方可送出;
  以前将军对各大名的命令,现在全部作废无效,须重新修订;
  对将军家有功尽节的忠臣的恩赏,因现在将军并没有御料所,可全从信长领国里支付兑现;
  天下政事,交由信长处断即可,当然为示尊重,我信长还是会偶然咨询下将军您的意见的;
  为了天下泰平,将军您以后经常去皇宫禁里参加下相关祈愿仪式就行了。
  看到这五条,足利义昭微笑着扭曲了下面部,心里暗暗说了声,“二十一条绳索,绑在身上,太惨烈了。”这就是让我幕府形同尸骸的二十一条啊!剥夺了我的权力,剥夺了我的御料所,还不够,还要把我的奉公众转化为你信长的家臣,算你狠。
  故而,足利义昭让和田等一帮奉公众讨伐池田、荒木的理由很简单,一来要为我幕府攻略真正的领地,我要有自己的经济基盘;二来要向爸爸你抗议,我才是幕府将军啊,奉公众还是要听我的命令的。

TOP

  义昭的此种行为,在信长眼中,大概也只能算是种幽怨撒娇罢了,于是他一笑置之:反正将军讨伐的是池田叛党和三好,与我的目标也不冲突,此次就不作任何追究了,我信长现在很忙,和田等奉公众若能解决事端,那就等我把北江浅井家搞定后,再来过问摄津也不迟。但事态出乎信长的预测,很快恶化起来,到了七月二十一日,四国岛的三人众、三好康长、安宅信康(冬康之子)、十河存保、斋藤龙兴的联军八千人,已经登上了摄津的地面,布阵于中岛附近(正是当初细川高国、浦上村宗覆亡之地)的野田、福岛两城,开始展开对京畿的反击。
  信长觉得有些棘手,就又让仆从的大名,河内国的三好义继和田山昭高(田山高政已被家臣流放),做好抵御准备,并让大和的松永久秀集结兵马随时待命。到了八月十七日,中岛的三人众军直接大张旗鼓,攻击起三好义继方的古桥城来,古桥城的三百守军(一半三好义继军,一半田山昭高军)被砍下了二百一十八颗脑袋,几乎全灭。得胜的三人众变本加厉,开始攻击要津榎并城来。
  榎并城,位于当年江口合战场附近,也是室町幕府传统的将军御料所所在地,到了此刻,连二条御所里的足利义昭也是怒火冲天了,虽然他和爸爸间关系不愉快,但在对杀兄仇人三好三人众上,他还是愿意和爸爸同仇敌忾一把的,于是便接二连三地拍电报,请求岐阜城亲自出军。
  得到战况报告的信长,也觉得不能在温吞下去了,便于八月二十日率领三千精锐马回众,自岐阜出发,经横山城、长光寺城,三日后到达本能寺宿营。
  这似乎是历史记载中,织田信长第一次与本能寺发生联系,当时在他眼中,这座寺庙应该只是座宿泊之地。
  沿途吸收柴田、佐久间、木下等部众的织田军,又得到三好义继、和田惟政、田山昭高、松永久秀等领主的加势,在二十六日抵达距离野田福岛仅有十里地的天王寺时,总人数已达四万(《言继卿记》)。与其对峙的三好三人众,也得到了两万援军,是来自于纪伊国,由名叫“孙市”的,领导的佣兵军团“杂贺众”,正往摄津赶来。
  纪伊是当时日本最有名的惣村聚集地,号称“纪伊惣国”,里面全是寺社、国众,守护田山家的权力不过名义罢了,这些僧兵与地侍以前忙着为田山家上阵,后来田山衰落了,他们也就依托各自信仰的寺庙,各自割据一片领域占山为王了,势力最大的有五个山头,被后世史料称呼为“五大宗教共和国” (这外号牛掰),即熊野三山、高野山、粉河寺、根来寺与杂贺众,又以后两者战斗力最为彪悍,装备了无数铁炮,驰骋于战国乱世,直到被后来的丰臣秀吉所剿灭。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杂贺众,他们的庄园领地在纪伊的西北部,是“杂贺乡”、“十之乡”、“三上乡”、“中川乡”与“宫乡”五处大惣乡的联合自治体,此地海运贸易发达,很早就引进了大批铁炮,并潜心改进了铁炮射击技术,养成了大批杀手级人物,开始对外输出武力雇佣业务,主要业务对象多了去了,什么田山家、本愿寺等等,对外自称“杂贺众”,其领袖呢,就叫“杂贺孙一”或“杂贺孙市”。
  “孙市”,与为后北条服务的箱根山惣村集团“风魔众”的领袖“小太郎”一样,并非单指某个人,而是历代领袖的共同称呼,所以给后世史料的人物辨析带来很大的困难,于是在此就统一称呼为“孙市”好了。
  不过就算杂贺众来了,三人众实力也不过如是而已,还是入不了信长大人的法眼,他唯一忌惮的,是野田福岛两城位于三角洲沼泽地带,加上城防坚固,强攻损伤肯定不小。于是织田信长一面仗着人数优势,在天满森、川口、渡边、上下难波、神崎、滨手等地密密布阵,一面暗中分化收买敌军阵营。果然,到了二十八日,野田福岛方的三好政胜(这位是三好宗三的长子,与弟弟政康一向走得不是一条路)、香西佳清脱离阵线,进入天王寺向信长投降。

  到了九月三日,连将军大人足利义昭也拼凑了二千人马,亲自打着旗帜,来到中岛城为爸爸助威——和爸爸的矛盾再大,也没我和三人众的仇恨大啊!这将军一来,织田军声势更威,兵库、堺、大阪、尼崎等地的豪商文人,在信长阵营前车水马龙,进献的奇珍异宝堆积如山,而三人众阵营内则人心戚戚,各自都打好了一旦开战,尽快跑路的小九九,一片惶惶之象。
  九月九日,织田信长本阵动了,移至天满森,而后命诸将奋勇合进,织田家足轻队一面覆土盖草,填平野田福岛的沟堀,一面铁炮弓矢齐射,压制城内火力,据说织田军在攻城时还使用了种名叫“大铁炮”的新式武器,其弹丸至少二十匁(每匁合3.759克),有的甚至有百匁重,里面夹杂石块,小铁炮是杀伤人员的干活,这玩意就是专门为破坏建筑物、船只用的,类似现在的“巴祖卡”火箭筒。
  十二日,杂贺众援军抵达远里小野处,三千铁炮手一字列在阵前,与织田军的铁炮足轻队展开远距对射,“声响日夜不绝,震动天地”。激战竟日后,野田福岛的支城浦江砦、田中砦先后陷落,三人众方渐渐陷入劣势,缩回城堡困守,最后由三好长逸拍板,要向织田信长求和——大家就不打了吧,我回四国,京都还留给你好了。可惜信长根本不是像六角家那样的三分热度的,面对使者他只一句话,“此役必尽灭尔等奴辈方心甘。”
  但到了晚间夜半时分,整个天王寺、天满森、川口、中岛的上空,突然响起一片如潮的钟声,织田军自主帅信长以下,皆心惊胆战,出营仰天而望,但见钟声高鸣处,火把松明乱举,人马喧哗骚动,足有万千军马之势。
  织田信长有些惊诧,这在我军侧翼方出现的人马,难道是?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希望能够快速更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