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手腕疾抖,掌心数道寒芒冲天飞起!



  罗西平远远瞧林地上二人不知说些什么,身旁大黑狗忽地无声懒懒打个哈欠,口鼻喷道浅浅白雾,但听地上人大声呵斥,“嗖嗖!……”响处,不待罗西平运功出指,几点圆石飞来,正撞着薄雾,仿佛陷入棉花,软软斜坠,惊起三两只鸟雀。
  黑先生半立起来,趁浅雾未散,探头探脑。



  丫头微微一笑:
  “拐子内力果然了得,那远的雀子都听得真切。”
  贾军雄朝人狗藏身处瞄半天,明明枝头站着罗老、黑先生却似看不到,喃喃道:
  “怪事,怪事?……”
  转头望丫头说:
  “你小子今日便是搬千军万马来,该师父的,今天都得还!拿命来吧。”
  出其不意,脚踏中宫,翻掌直拍丫头胸口!
  丫头心中暗凛,两手连封,却不想师兄掌似灵蛇,直钻入怀,“砰!”结结实实按在心门!
  丫头直直跌出六尺,倒卧地上……
  贾军雄看看手,又瞧瞧人,自语道:
  “么样这不经打?”
  却见丫头撑地爬起,缓半天长吸口气说:
  “拐子,好霸道的掌力。”
  军雄道:
  “打得你没事人一样,可见也不么样。”
  丫头说:
  “我接了拐子一掌,拐子接我一拳试试。”
  跑两步腾空而起,冲拳直击贾军雄面门!
  丫头拳似闪电,贾军雄掌柔如云。
  铁拳离贾军雄太阳穴堪堪三寸,军雄软掌竟又拍在丫头腹部!
  “噗!”
  如中败革……
  丫头倒飞八尺,趴地不起,胸腹间起伏不停。
请多指教!

TOP

  青皮从小在龟山玩大,闭着眼都能绕山走三圈,他知道丫头约人比武,肯定在‘司令部’。
  ‘司令部’是近山顶一块空地,密林环绕,视野开阔,以前伢们常在此打群架、擂拱子。
  青皮当年老在‘司令部’称王称霸,直到后来遇着丫头学武,才算改性。
  树林里有块大石,居高临下,可以俯瞰‘司令部’,被伢们戏称‘侦查所’。
  青皮偷爬上‘侦查所’,发现和师父约架的竟是个老头,曾在山下撞自己一下的老头!更奇怪的是师父遇着他,像变成了无能幼儿,连挨老头三掌,摔得一次比一次重,最后一回居然跶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



  贾军雄瞄着丫头,不知想些什么。
  半支烟功夫过去,丫头才爬起来,嘴角挂血,拿手揩揩,抱拳道:
  “长兄为父,拐子,我已让过三招,您家这绵掌可够人受的,再捱一下,怕是起不来了。”
  贾军雄心中一凛,说:
  “你能认得这武当绵掌,也算有些见识,又懂得长幼有序,不枉师父教你一场。师父啊师父,你挑的接班人不管功夫如何,人像还不错。哈哈,不管错不错,今日这场架都得打。”
  丫头忽也笑道:
  “拳脚差不差,总要打过才知道。”
  贾军雄摆手说:
  “你受了伤,我不欺你,等你歇歇再说。”
  丫头道:
  “师父说,‘习武先学挨打。’拐子绵掌虽狠,却也未必比师父手重,婆妈什么,来呀!”
  举起双拳,收在下颌,忽左忽右,跳动起来……
请多指教!

TOP

  贾军雄眉毛立起来,诧道:
  “这是什么怪拳?”
  丫头笑笑:
  “能打人的拳。”
  话音未落,脚步一滑一闪,欺近身来,左拳电般弹出,直击贾军雄面门!
  贾军雄暗道:
  好快的拳!
  偏身避过拳锋,不退反进,绵掌迎拳而出,以快打快。
  丫头身子一晃,右臂恰让绵掌击中,触掌即弹,却不似先前弹飞,只在半旋半转间左拳不缩,竟又刺出,自身侧攻贾军雄太阳穴!
  贾军雄缩头闪避,却见拳锋再变,忽向下砸!
  “啪!”
  拳中肩头,贾军雄只觉似蚊蝇叮咬,可绵掌力道受阻,只得换气变招。
  丫头早滑步退开,于五尺外舞如翩翩蝴蝶,步伐轻盈,却又毫无规律可言。
  贾军雄收势,道:
  “一拳三变,于力尽处还能发力,年轻人,果然后生可畏!看来老夫得好生应付咯。”
  说罢不理丫头,负手向天,竟将双目闭上!
  丫头暗自心惊:
  大师兄果是高手,一招之间竟瞧出用‘听拳’破我的搏击术!我两个本是同门,相互所学尽知,正暂唯有用自创的搏击术硬撑下去,走一步看一步。
  嘴上喝:
  “早先听师父讲内家有‘听拳’之术,今日有幸,能得一见,拐子,讨教了。”
  双脚踏地有声,直取中路。
  贾军雄心知丫头故意高声说话,拳脚振动,意在提醒自己,偏道:
  “小子,你以为些许声响便能惑我心神,破我听拳么?哼!还有么伎俩,不妨一并使来!”
  丫头无奈,上步进击,左拳直刺。
请多指教!

TOP

  贾军雄二目紧闭,忽起一脚,迅疾如剑,横斩而至,其速不在丫头刺拳之下!
  腿未到,腿风先至。
  丫头“啊呀”一声,望风而倒,竟如离弦箭般钻腿滑过,旋如陀螺间,左拳又出,刺中贾军雄左肩,似又算着他绵掌路数,出右拳挡他一掌,弹身间再以左拳连刺,连中军雄右肩三拳!
  “好拳!”
  贾军雄逢着敌手,不由大喝:
  “只是拳力太小,像小媳妇。”
  丫头笑应:
  “管他大男人小媳妇,能打人的拳就是好拳。”
  贾军雄凝神辨位,不由再赞:
  “好好好!你一句话十七个字,身形变动少说也有二三十次,好快的步伐!”
  说话间,忽踏一步,看似扑空,绵掌朝侧后方拍出,正是丫头滑步行进方向!
  丫头似避无可避,只得连环拳出,硬敌师兄绵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贾军雄睁开眼,瞧丫头于四尺外呼哧带喘,皱眉冷然道:“你作弊了?”
  丫头笑说:
  “方圆十丈,便是有只麻雀也逃不过拐子耳朵。”
  贾军雄环顾四周,有意无意瞟一眼青皮藏身处,道:
  “你便邀些无用的人来,又能奈我何。”
  复瞪丫头双拳,二目精光暴射,说:
  “往先师父壮年时一秒可发十三拳,我再么样努力,只能到十二拳,才将你破我绵掌,连出十五拳,怕是一秒未到。师父说,若能一秒十四拳,怕已是人类极限。唉,想当年我俩都冇做到。”
  丫头苦笑道:
  “大拐子,您家怕是算错了。”
请多指教!

TOP

  贾军雄说:
  “你要冇得这身手,也害不到师父。来来来,今日便瞧我这柔掌克不克得了你的刚拳!”
  说着话再不闭眼,忽如猛虎,直扑丫头!
  丫头暗道:苦也!
  滑如泥鳅,一退五尺……



  青皮屏住气俯看丫头与那人比试,开始还打打停停,不知说些么事,到后来师父只以西洋拳的路子绕着人打,却似忌惮么事,总不贴身近战,只用前手拳刺击对手双肩。
  青皮长年陪练,丫头铁拳分量多重他最清楚,奇怪那老头身子竟似铁打,双肩前前后后只怕挨了一两百拳,却跟没事人一样,总能在十来拳中还上一掌半腿。
  丫头用后手重拳对上掌腿,总似狼狈不堪,却又能旋身再斗,左右翻飞,如穿花蝴蝶,像有无穷精力。
  先前丫头打他七八拳,老头能还一掌,渐至丫头刺他十来拳,他才攻出一招,到后来成中二三十拳方还一掌……
  青皮刚松口气,却发现丫头步伐渐渐迟滞,拳速似也下降!
  对面老头像打太极,身形更缓,中拳愈多!
  这一回他已挨了数十拳没还一掌,莫不是他在下圈套,等一个机会,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丫头足似千斤,每晃一步艰难无比,两臂早酸麻不已,眼瞅对面贾军雄模模糊糊只剩个人影,暗道:
  拐子果然好内力,这一仗终是输了,大丈夫输也要输得磊落。
  忽然止步,抱拳说:“拐子!……”
  但听“嗤嗤”连响,身上汗衫竟腐成碎条裂开,迎风飞散!
请多指教!

TOP

  贾军雄木立良久,两眼死死盯着丫头上身,道:
  “缠金甲,缠金甲!……我早该想到是师父的缠金甲。”
  丫头恭敬说:
  “拐子,若非缠金甲护体,挨您家第一掌,我只怕已站不起来了。拐子内家绵掌威力无穷,吴进输得心服口服。”
  贾军雄凝望丫头,半晌不语,忽转头遥望龟山方向,道:
  “师父,想你我交手大半辈子,贾军雄拳服心不服,今日一战,我彻底服了。恩师,您家十几年前预言这伢接班,当将开极门发扬光大,我深为不服,今天看来,我与恩师于武学一道之见解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师父,往日都怪贾军雄鲁莽无知,请受我一拜。”
  说话功夫,噗通跪倒,也不用手撑地,直挺挺连叩九个响头。
  丫头二目泛红,亦在一旁陪跪磕头。
  两人拜完,贾军雄郑重说:
  “师父当年曾说,我这一生于胜负看得太重,难达武学巅峰。可试问天下习武者,又有谁不好胜?……可今天这一战,是我输了。”
  丫头忙道:
  “拐子,明明……”
  军雄摇头说:
  “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我虽好胜,却不无赖。武学之道,浩瀚若海,若执着于内家外家,而不知有西洋搏击,已是固步自封,百尺竿头难再进一步。丫头,你纵无缠金甲,若非谦逊,执意要让师兄三掌,在你快拳滑步之下,绵掌便一掌也打不到你,是也不是?”
  丫头坦然道:
  “就算是吧,可……”
请多指教!

TOP

  军雄继续说:
  “兄弟,你虽有缠金甲护体,可挨我三掌,若非功力深厚,内家绵掌隔山打牛,你只怕站不起来。”
  丫头道:
  “哪里哪里,拐子,我强自运力,气血逆行,吐了口血方才勉强撑住。”
  贾军雄望丫头说:
  “你先让我三掌,已是谦谦君子,后与我搏击,只以快拳击我两肩双臂,不伤要害,以此仁心,我要再疑你杀了师父,当 狗不如了。”
  丫头道:
  “非也非也,拐子,您家年纪与师父相近,我挨三掌,心甘情愿,亦是想趁机试试拐子绵掌威力如何。可后头只攻拐子肩臂,哪还谈得上谦让,实属无奈之举,拐子掌力浑厚,我若拳击拐子肩臂以内,必为拐子内力牵制,快拳失速,三五招内必败。饶是以游击维持,拐子自巍巍不动,纯以内力牵引消耗,而我已近油尽灯枯,举步维艰,不得已才认输。”
  军雄盯丫头半晌,说:
  “昔日师父拳腿双绝,威震荆楚。人莫不望其项背,可师父私下似总有抱憾……后生,老夫不知你腿脚如何,如今看来,你这双铁拳已不在师父之下了。……高手临敌,懂得以弱示敌,窥其强弱,临阵应变,利害立判,又识避强击弱而破之,实为大家风范。我六次进攻,皆被你弹拳阻挡、滑步避开,前后共中你三百多拳,却难拍你一掌。哈哈哈哈,师父,你说拳怕少壮,弟子今日终于懂了。”
  丫头还待谦逊一番,却为贾军雄打断道:
  “大丈夫何必婆妈。年轻人,纵是当年师父与我似你这般年纪时,也冇得你这身手。”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