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大脑壳叹声气,颠颠跑向一栋尾,临楼梯转角放慢脚步……
  汪进小屋黑咕隆咚,大脑壳左右看看,轻唤:
  “汪进,汪进……”
  见无人应答,又偷偷趴门缝上瞧。
  小屋死黑一片,大脑壳才要把头挪开,依稀听墙角弱弱叫一声:
  “喵……”
  大脑壳像猫被踩了尾巴,沿走廊直往瘦子太屋里跑,冲过胖小蕾家,见她老太瞪一对濛白眼珠,像是仰望夜空,又似死死盯着三栋墙壁,吓得矮身想躲。
  石像似胖小蕾老太忽开口道:
  “波波吧?是不是波波?祸事冇到,瞎跑么事……快回去睡觉,唉,现在的伢们都不听话,不听话了……还有你,小蕾,快点睡!免得你太等下出来打你屁股。”
  大脑壳瞧老太死鱼一般的眼珠不动不眨,背心汗炸,转头见胖小蕾躺竹床上冲自己吐舌头,便也朝她扮个鬼脸,踮脚轻轻往回走。
  到刘家俊家门口,刘爹爹打赤膊躺竹床上,蒲扇跌落,盖住肚脐眼,红通通一张酒脸,大嘴半咧,鼾声如雷,像要把木廊震塌,又似要一气吐尽心中怨气。
  李江波侧身贴墙抹过,探头看刘家屋里亦漆黑一片,幽幽凉风拍得人背心一酥。
  “丑丑呢?才多大一会人就不见了?……不对,刚刚过去,也没见刘爹爹打鼾啊?……难道我在汪进那耽误了很久?……丑丑怎么总不在外头睡?……他屋里荫凉,吹的风都比别个屋里凉快些……汪进!汪进咧?汪进,你到底在哪里?……灵丽屋里究竟有么鬼名堂?……她们一家都已被害了吗?……是谁害了她们?……麻胡子还是鬼?……它是不是把汪进也害了?……”
请多指教!

TOP

  大脑壳低头想着,不防蒲扇敲在头上,抬头看瘦子太盘腿倚坐竹床,说:
  “深更半夜不去睡觉,在这里荡么事,想做夜游神么!”
  李江波笑道:
  “太,今天我想在你这块睡。”
  瘦子太说:
  “做点好事,快去快去,省得你妈一会找来又跟我做劫数,你要想来,明日早点过来,太跟你做好吃的。”
  大脑壳点头颠颠跑去,把汪进、丑丑都扔在一栋黑压压走廊上。



  竹床阵里,雪琴也扑身粉像个雪人,正和别的伢玩穿橡皮筋。
  大脑壳不稀罕姑娘伢的玩意儿,爬上床躺着数星星,边数边想:
  星星为什么要眨眼?星星到底有几远……
  想着想着,眼皮耷拉,竹床一阵震动,雪琴翻过来,悄声问:
  “大头,你么样了,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玩?”
  大脑壳“嘘”一声,瞧瞧四周,从荷包里摸出坨姜糖递过去:
  “给。”
  雪琴舔舔,问:
  “哪来的?”
  大脑壳又“嘘”一声,说:
  “秘密。”
  雪琴见他不吃,道:
  “就这一坨么?”
  见大脑壳点着大头,便把姜糖咬两半,塞半块在弟弟嘴里。



  赵远诚家小,一屋七八口,夜了暗楼、地板上全是人。一到天热,反而好过。
  这天喊对象肖静来吃过饭,远诚卷张凉席冲老娘喊:
  “我去外头睡了。”
  老娘拿开水冲半碗菜汤,道:
  “天黑,早点送人家回去。”
  赵远诚嘟囔:
  “晓得了。”
  把卷席夹腋下,拉肖静一溜烟跑得没影。
  两人走到车站,远诚说:
  “要不……先回吧?”
  肖静不说话,只把头轻轻摇摇。
请多指教!

TOP

  远诚道:
  “反正还早,去滨江公园乘个凉吧?”
  肖静点点头,脸却红了,挥挥手示意远诚走在前头。



  进了滨江公园,远诚胆子大起来,牵着肖静的手直往黑处钻。
  靠江边一片柳林尽是搞对象的,好容易寻个清净地,远诚靠树铺好席,拍拍手喊肖静坐下。
  肖静没坐稳,便听远处大树后“啊”地女子娇叫,不解问:
  “那边么样了?”
  远诚坏笑道:
  “男女在一起,还能么样,难不成还能把她吃了。”
  肖静明白过来,脸颊发烫。
  远诚点根烟,恶狠狠吸一口,说:
  “狗日的!天天像个叫花子样的在外头游,几时结了婚,在单位申请个房子,往后再不受这无家可归的罪。”
  肖静家也是兄弟姊妹六个加老头老娘挤间小屋,望江长叹一声,道:
  “我们厂里结了婚兴许也能分房。”
  赵远诚说:
  “好,到时候哪头分得大我们就选哪头。噫!静,你同意跟我结婚了?”
  肖静啐道:
  “遣远点(老武汉话:与滚远点,走远点同义。),哪个要和你好!”
  远诚佯装发恼:
  “你这辈子不和我好还能跟哪个好!”
  瞟眼瞧瞧四周,一把将肖静拉入怀中,便要放肆。
  肖静手舞脚蹬挣扎一阵,蛇一般软在远诚怀里,却把他越缠越紧……
  远诚得了爱人信息,心中大喜,双手胡摸一气,腹中热血上冲,偏巧不巧打个菜嗝,一口秽气喷在肖静面上。
  肖静拿手扇扇,嗔道:
  “真难闻。”
请多指教!

TOP

  远诚干笑说:
  “嘿嘿,才将老娘弄的韭菜炒螺蛳,你又不爱吃,都剩到我了。”
  肖静道:
  “我最怕韭菜味,平常连饺子都不吃。”
  远诚冲一旁猛呼几口气,又搂肖静,说:
  “韭菜我平时也不爱,可你晓不晓得,韭菜又称‘壮阳草’,还有螺蛳,那都是大补的。”
  肖静老实,问:
  “补?哪里破了要补?”
  远诚腹下胀痛,有心要让对象摸那硬处,终怕她嫌自己耍流氓,坏了一辈子好事,只得摸黑又点根烟,道:
  “这事……唉,怎么说呢,待日后我们结了婚,你自然知道。”
  肖静虽不明白,但想那终是些污秽事儿,不由面颊更烧,便也转移注意,说:
  “远诚,你年纪轻轻的一根接一根,往后过日子,那点钱还不都让你烧了。”
  远诚嘿嘿笑道:
  “不会,不会。我抽烟都是好玩,你嫌它不好,我抽完这盒就戒。”
  又吸几口,暗觉下面松软,屈指把半截烟远远弹入江中,重又搂着伊人看探照灯光在江面道道划过……
  肖静忽叫:
  “你看!”
  远诚顺她手指方向只瞧见团水花,说:
  “左右是条大鱼。”
  哪知肖静忽扯他衣袖道:
  “快看,那里!”
  远诚定睛观瞧,下游丈许冒个黑点,看他轨迹,竟似朝这边游来!
  肖静手越抓越紧,直掐入肉……
  远诚看那黑点拖条水线越游越近,越游越快!黑乎乎一颗头似动物园狗熊般大小,紧搂肖静呆住,脑壳飞转:
  这是个什么玩意?……莫不成是天太热中山公园的大狗熊跑出来了?……跑不跑?……书上说狗熊跑起来比人快,看这距离是跑不脱了……书上还说,遇到熊实在没办法可以装死。对!装死,反正说么样也不能让它伤了静!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