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丫头道:
  “不过你们都记着,习武根基在脚,借助腰腹,力达拳指,这是练武根本,不可头脚倒置……”
  麻木豁然开朗,说:
  “师父,我明白了,您家的意思是要练好铁头功,得把基础打牢,得先练好脚手,不然就是冇学会走,先学跑步了。”
  丫头点头:
  “嗯,是这意思。”
  说着话扎个马步,道:
  “马步看似平凡,但要练得似老树盘根,扎根立地,方能于瞬间发出最大拳力。”
  话音未落,左右两拳闪电分击青皮、麻木面门。
  二人眼皮眨动,闭眼时但觉脸面生疼,待再睁眼,只见丫头早收势含笑而立。
  麻木摸脸说:
  “师父,才将你这一拳要是打实,我们两个便没脸见人了。”
  青皮捅他一拐子,道:“么事一拳!师父刚刚明明朝我打了两拳。”
  麻木摸脑壳说:
  “啊?我说怎么觉得拳风一阵接一阵的,还以为是师父的拳风有后力。”
  丫头笑道:
  “都不对,我才将一共打了七拳,青皮这边四下,麻木那边三拳。”
  麻木摇头说:
  “管他几拳,反正我一拳都冇看到。青皮,你辨得出两拳,比我强多了。”
  青皮却笑:“那有鬼用,不一样被师父打死。”
  丫头正色道:
  “我刚刚用的,不过是最简单的‘马步冲拳’,能瞬间连发数拳,不过凭十几年苦练而已。当年你们师爷收我入门,说我资质不过中等,不如你罗汉师叔几个。学武之人多好胜,我唯有埋头苦练,今日勉强能算小成。所以,武学一道,快与力,全在根基。你们两个能把我的话听进去,日后总有成就。”
请多指教!

TOP

  青皮、麻木听得连连点头,二人各自又练一阵。
  丫头独自演一路陈式太极小架,远远瞧个老者病恹恹疾走过街,心想:
  这人是谁?……
  夕阳在天边洒一片金,师徒三人练得黑汗水流,丫头收功看天晚,摆手说:
  “今日到这里,明天再练。”
  青皮抹把汗道:
  “师父,这早回去搞么事,《流浪者》的票我也送人了。”
  麻木说:
  “天气这热,师父,我们干脆去河里游泳当乘凉么样?”
  青皮道:
  “好好好!总算可以找个压师父一头的行当了。师父,你敢不敢去?”
  丫头笑笑:
  “么样不敢,我又不是旱鸭子,只是游不赢你罢了。”
  师徒说笑到江汉桥下,河堤上尽是玩水的人。
  青皮锁好车,脱衣服扔在岸边,不等丫头、麻木,鱼一般扎入水中,待再冒头早已在十数米开外。
  麻木问:
  “师父,你真游不赢青皮?”
  丫头说:
  “青皮打小在水边玩大,还有舅舅是省游泳队的,他那水平,是半专业的,在南岸嘴一带冇得人游得过。”
  三人游一阵,青皮、麻木上岸分了烟抽。
  青皮道:
  “不过瘾,不过瘾,汉江水热,游得不解暑。”
  麻木问:
  “你想么样?”
  青皮说:
  “干脆,我们漂到南岸嘴去长江里泡一泡。”
  麻木道:
  “冇带胎(武汉人当年多把汽车内胎作游泳圈用。)不好搞吧?”
  青皮说:
  “要么胎,我就是胎,拖个把人过长江是冇得问题的。”
  丫头道:
  “漂一趟是好玩,可衣服和青皮的自行车么办?”
请多指教!

TOP

  青皮说:
  “这到是个问题。”
  麻木道:
  “这块是我的地盘,有么麻烦的。”
  说话起身,沿河岸瞧瞧游泳的人,望天打个唿哨,冲远处挥挥手。
  河岸那头跑来三四个伢,冲麻木喊:
  “拐子!今日怎么有空来河边?”
  麻木挥挥手说:
  “今天我陪师父师兄来耍下。”
  来的几个看着像溜达鬼,听得说是麻木的师父,其中一个忙跑个来回,拿盒烟恭敬道:
  “师父,您家吃烟。”
  麻木一把夺过,照那伢屁股虚踢一脚,说:
  “蚊子,师父是你叫的!”
  那伢忙道:
  “师爷,师……”
  “啪!”
  肩上又着麻木一掌。
  麻木又说:
  “我都学艺未成,师父讲冇得资格收徒弟,你们几个以后莫在外头败坏我名声。”
  叫蚊子的挠头道:
  “师父不对,师爷又不让叫,那要我们叫么事?”
  青皮接根烟,笑笑:
  “麻木,你莫为难他们。蚊子,你们不是我师父门下的,我们几个大些,喊拐子都行。”
  蚊子聪明,忙道:
  “使不得使不得,麻木哥的师父,我们至少也得叫大师父。”
  丫头见这些伢虽瞧着鲁莽,本性到似不坏,便说:
  “都在一起玩,江湖无大小。”
  麻木自取根烟,把盒丢回去,道:
  “我师父不抽烟,你们要吃只在下风,莫把他您家熏到了。”
  伢们陪着说笑。
  一根烟毕,麻木道:
  “等下我们陪师父淌水去南岸嘴,你们哪个帮我把衣服和拐子的车骑过去?”
  蚊子说:
  “我去。”
  另有个伢问:
  “拐子,你们要不要胎?”
请多指教!

TOP

  麻木道:
  “我都不要,我师父师兄怎么会要。”
  和蚊子约好地点,把衣服车匙交给他。
  青皮取两毛钱,用橡皮筋系着塞裤眼里。
  麻木问:
  “拿钱作么事?”
  青皮眨眼道:
  “总得留个买冰棒的钱。”
  师徒收拾停当,吆喝一声,沿岸边四方台跑数步,鱼贯跃入汉江,不一刻只剩三颗黑点。
  蚊子得意捧了衣服朝堤上走,一旁的伢们追着问:
  “蚊子哥蚊子哥,才将那两个是么来头,尤其是那矮的,居然让大名鼎鼎的麻木哥不敢怠慢。”
  其中有伢插嘴道:
  “我晓得,那个剃光头的叫青皮,以前混大桥那块的,据说他打群架从来冇输过,汉阳这一带,冇得人敢跟他单挑。”
  另有个伢说:
  “是是是,我听人说过,有回麻木哥跟他约了群架,后来好像是输到青皮哥了,但不知怎么两人现在反成了朋友,还是师兄弟。”
  伢们便问:
  “师兄弟都这狠,那师父不是狠上了天?”
  蚊子伸两根指头虚作叼烟样,聪明伢把烟点上,蚊子吐口烟圈,才道:
  “你们终究是些打野架的不入流角色,我说出来,吓死你们。麻木哥这师父大有来头,你们晓不晓得这几年全省武术冠军是哪个?……就是他您家。武术冠军懂不懂?就是全湖北打架第一。不是我吹牛,就算放到全国,他您家也得排前五。”
  伢们啧啧称奇:
  “噢!看不出这小的块头有这厉害。”
  有的伢说:
  “我知道了,麻木哥的师父叫丫头,每天早上就在古琴台教拳。”
  伢们便吵吵:
  “有这狠的师父,那我们明日都去拜师学武。”
请多指教!

TOP

  蚊子赏每人一栗果,道:
  “武艺也是你们这些溜达鬼能学的!学武不光要看天资,还要凭德行。麻木哥该能打吧,你们晓不晓得,当年他为了拜师学艺,费了多大周折?……我听说,丫头师父嫌麻木哥爱喝酒打架不肯收他,麻木哥在师父门前跪了三天三夜,又有青皮哥作保,丫头师父才肯收他。”
  伢们听得直吐舌头,纷纷嚷:
  “蚊子,蚊子哥,我们一起陪你去南岸嘴好不好?”
  蚊子连连摇头,说:
  “我要努点力兴许日后还能拜丫头大师父为师,再次也能跟麻木哥学个三拳两脚,要是你们这些鬼跟着,老子就彻底冇得指望了。嘿嘿,你们玩,我先走一步。”
  挥手翻过堤岸,认准青皮自行车,把衣服裹好夹在后座,蹬车沿河一阵风骑去。



  百灵搬块红砖,寻棵大树跍坐,只拿右眼瞄月湖过街行人,留着左眼看龟山往来人流。
  抽过两根烟,天慢慢黑了,街对面有个老者蹒跚而至,百灵摁熄烟屁股头,心中暗喜:
  冇把师父等来,却把他等来了,跟着他,总能找到师父。
  缓缓起身望老头欲喊,想想又忍住,眼看老者在山径上身影埋没,晃身蹑足跟上。



  蒙花落深吸口气,拾阶而上,仰望山中大树虬曲向天如群鬼挥爪,又仿佛潜藏于暗处的无数敌人,不由想:
  来呀!当老子怕你们!大不了一死,老子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但叫老子有一口气在,也要揭穿你们的阴谋。黑先生,我一定要见着黑先生!
请多指教!

TOP

  百灵远远坠在后头,暗想:
  老家伙平常看着精神,今日怎么像掉了魂?……究竟哪里不对?
  眼瞅老者身影在林间一晃,赶步追上,人却没了!
  前途五道小径鬼爪般伸远,隐没山林,辨不出老头方向。
  望望来时路,百灵拿石子在树上刻下记号,选条路踏入,只觉在龟山中绕了大半圈却从鬼爪小径另一条路兜转来!
  夜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仿佛群鬼在嘲笑。
  百灵两臂起层鸡皮疙瘩,见天愈黑,沿来路退下龟山。



  鬼爪小径靠右那条路最曲折,钻行百十来米却是条死路。
  死路尽头一排老樟,藤蔓纠缠,无法下脚。
  蒙花落回头看看,确认甩掉身后尾巴,冷哼一声,对其中一颗不起眼大樟树直撞过去!
  树还是树,人不见了。
  樟林那头,别有洞天。
  蒙花落遥望地穴不远,暗想黑先生或能解我之厄,心中激荡,忽听耳畔风响,斜刺里杀出条黑影,直把蒙花落拍在地上!
  黑影沉声道:
  “别动!再动你只有死。”
  蒙花落浑身酥麻,不知哪些穴道关节被制,竟连口舌都麻不能言,不由暗叹:
  唉!落难猛虎不如狗,老子今日只有任人宰割了,恩恩怨怨,唯有来世再报。
  恍惚中,但见黑影掏柄小刀,沿蒙花落右臂八大穴飞刺!
  “嗤嗤……”
  黑血激射,手指连心,剧痛之下蒙花落却似清醒了些,依稀瞧那人身形面熟,想张口说话,忽被捏住面颊关节,不知被人塞了把什么东西在嘴里,腥臭入脑,直欲把人熏昏!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