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51.春秋时期最善于收买人心的土豪

  齐国的崔杼、庆封这两个相垮台以后,朝中的各位大臣们争先恐后的跑去瓜分崔、庆这两家的财产。都大捞了一笔。
  只有田无宇的门第最低,资历最浅,觉得就这样突然暴富,未必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不为所动,分文不取。众人抢好了之后,才发觉田无宇没有,于是,大家都过意不去了,就把庆封家的一百多车木料分给了他。
  田无宇收下了这些木料后,随手即分发给了城中的百姓。
   
  再说齐国的这些家族中,高家与栾家的势力要大些,鲍家与田家要小些。在铲除了奸相之后,这四家,渐渐就分为了两党。
  大夫高强与栾施,都喜欢喝酒,两个人经常聚在一起豪饮。一喝醉,就喜欢瞎说,老是对鲍国、田无宇说长道短,又说早晚要灭了他们。
  而鲍、田二人,也是心生疑忌,处处提防着。
  有一天晚上,高强喝了半醉,又准备到栾施家里去喝酒。临走的时候,家中有一个仆人和他顶嘴,惹恼了高强,顿时火冒三丈,抄起一个鞭子,就将那个仆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那个仆人被鞭打之后,忍着疼痛,怀恨在心,连夜跑到田无宇的家里,大喊道:“高强与栾施正躲在一起密谋,明天早上就要来袭击你们啦!你们完蛋啦!”
  田无宇一听,吓坏了,整个田家也都人心惶惶起来。
  而那个仆人喊完了话后,转身就跑了,他又跑到鲍国的家里,也同样的大喊了一遍:“高强与栾施正躲在一起密谋,明天早上就要来袭击你们啦!你们就坐以待毙吧!”
  鲍国也吓坏了。
  怎么办?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们明天早上要灭我,我就连夜先灭了他们!
  于是,鲍国马上整顿车甲,调兵遣将,一面又派人去约田无宇,两家联合,抢先下手,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田无宇觉得事不宜迟,就登上他的战车,带着他的家丁,匆匆赶来准备与鲍国相会,然后再趁着黑夜去袭杀高强、栾施。
  走在半路上,田无宇看到对面过来一彪人马,仔细一看,大吃了一惊,吓的浑身直冒冷汗,原来,对面车上坐的正是高强!
  高强已有半醉,在车上对田无宇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还很关心的问他:“这么晚了,你这是去哪啊?”
  田无宇搪塞敷衍道:“有个家奴逃跑了,我去抓他。”又问道:“您这是去哪啊?”
  高强开开心心地回答说:“我去栾施家里喝酒去的,今日定要与他分个上下。”
  分别后,田无宇急速前进,来到鲍国的门口。只见鲍国浑身披挂,手持长弓大戟,车徒济济,戈甲森森,早已做好了出征的准备。
  田无宇把路遇高强的情况对鲍国说了之后,鲍国跺着脚说:“唉!我们都被那小竖子的虚言假语给骗了,看我们紧张的,唉,算了,都回去吧!”
  田无宇说:“那小竖子虽然说了假话,但今夜正是天赐良机!咱们不如乘着他俩喝醉了,把他们干掉算了,免得他们到明天酒醒了,又对咱疑神疑鬼的。”
  鲍国大喜道:“田兄高见。”于是,二人合兵一处,摸着黑来到栾施家,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顿时,杀声四起,栾施、高强两位大夫刚把衣服脱了,蹲在那里赛饮,突然听到喊杀,吓的魂不附体,匆忙迎敌,一面派兵抵挡,一面派人去找齐景公告状。
   
  齐景公问晏婴:“这四家聚在一起火拼,究竟是谁的不对?”
  晏婴说:“四家都有罪。鲍国、田无宇擅自兴兵偷袭,不能说无罪;但栾施、高强仗着家大业大,目无君上,为非作歹,也不是一天两天,国人都恨透了他俩,究竟如何处置,主公您自己裁决吧。”
  齐景公就说:“这样看来,还是栾、高二人对齐国的危害更大!”
  于是,齐景公派兵去帮助鲍国、田无宇,一起攻打栾、高二人。可怜栾、高二人无处伸冤,抵挡不住三路兵马的夹击,只得从后门杀出一条血路,逃到鲁国去了。
  就这样,田无宇、鲍国把他们两家的财产全部都占领瓜分了。而晏婴也就此登上了齐国的相位。
   
  晏婴对田无宇说:“你擅自驱逐了齐国的世袭贵族,人们会议论你的。不如把你分得的那份财产都送给主公,虽然你没什么利了,但人们一定会说你贤德,你将来得到的只会更多。”
  田无宇说:“多谢指教!无宇敢不从命。”
  于是,田无宇将他的战利品全部都拿出来,献给了齐景公,自己分文不要。景公大悦,觉得田无宇这人不错,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作为回赠,就把高唐这个地方赐给了田无宇。
  田氏家族从此富裕了起来,成为齐国新的大贵族。
   
  由于齐国长期的内讧,民怨沸腾,国家混乱,田无宇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进一步笼络人心。
  凡是有人来找他借粮贷款的,他就偷偷多给人家。
  当时齐国的容器,每四升为一斗,四斗为一区,四区为一釜,十釜为一钟。他借给人家时,则暗暗以五升一斗,五斗一区,五区一釜,十釜一钟。这样就无形中多给了人家一倍!他这一釜顶两釜。
  而还款的时候,则依然按市场的常规标准。这一借一还之间,自己就白白亏掉了一倍多的粮食。因此,凡是找他借粮的人,今天借,明天还,就赚大了。获益的百姓们自然而然也就纷纷传颂他的恩德。
  这就是“大斗出,小斗入”的典故,散尽千金无所惜的土豪做派,古今罕有。田无宇自从用了这一招之后,史书上说,“民归田氏如流水。”
  后来,田无宇的儿子田乞踏上政坛后,也继续沿用了这种广施恩德的手段,终于被拜为宰相,大权独揽,当然这是后话了。
  却说当时,田无宇得到越来越多的百姓和贵族们的支持,种种举动,都被晏婴看在眼里,暗暗替齐景公焦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2.春秋时期最机智的外交官

  晏子登上了齐国的相位之后,奉齐景公之命,出使楚国。
  当时的楚国,正是楚平王的哥哥楚灵王在位之时。楚灵王这人非常霸道,灭了陈国、蔡国,一时诸侯震恐,都纷纷跑来拍楚灵王马屁。各国派到楚国来进贡的使者,川流不息,络绎不绝。
  在这种情况下,齐景公认为,以前能够与楚国抗衡的晋国,将再也无能为力,此时如果明智的与楚国结盟,认同楚国的霸主老大地位,齐国就有可能成功的取代晋国,成为天下排老二的大国了。
  所以,晏子代表齐景公来到楚国,表示愿与楚国永结同好。
   
  楚灵王对他的大臣们说: “晏婴身高不满五尺,但却非常贤能,他的名气比许多诸侯还大。如今天下只有咱们楚国最强,寡人想借此机会羞辱羞辱这个小矮人,以扬国威,你们有什么妙计?”
  群臣商议后说,这个人十分矮小,必须一开始就从气势上狠狠打压他,在城门旁边,凿一个小洞,刚刚五尺高,等他来了,就把城门关闭,叫他从小洞里钻进来。灵王听了大喜。
  不一时,晏婴来了,身上穿着一件破皮草,驾着一辆很普通的车,一匹瘦马,见城门不开,就停车不走了,喊门卫开门。
  门卫指着旁边的小门说:“从齐国来的大夫,您仔细看呀,门开着呢,您从这个门里进去,还是很宽敞的咧!”
  晏婴说:“这是狗洞!不是城门,只有访问狗国,才从狗洞里进;如果是出使人国,还须从人门里入。我在这儿等一会,你再进去问问。”
  门卫只好把晏子的话飞报楚灵王。楚灵王苦笑着说:“我只不过想戏弄一下他,没想到被他戏弄了。快把城门打开,请他进来!”
   
  晏子进了郢都,只见城郭坚固,市井稠密,真乃地灵人杰,江南胜地也,果然天下第一大国,不禁暗暗惊叹不已。
  这时,来了两乘车骑,跳下几位出色的大汉,盔甲鲜明,手握大弓长戟,状如天神一般,来迎接晏子,以形容晏子之矮小。进了朝门,见有十几位官员,个个峨冠博带,风度翩翩,与晏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楚灵王的车夫,名叫囊瓦,(楚庄王第三子的孙子),这个人高大威猛,四肢发达,带头刁难晏子道:“自古君王将相,都是魁梧俊美的相貌,而你身不满五尺,力不胜一鸡,你不觉得羞愧吗?”
    晏子坦然回答:“秤驼虽小,能压千斤。你长的这么高大,却也只能御马,而我虽然矮小,却能为国家独当一面。”囊瓦羞愧难当。
  这时,楚灵王来了,瞅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难道你们齐国没人了吗?”
  晏子回答说:“我们齐国住满了人,大伙呵一口气,就是一片云,挥一把汗,就是一阵雨,街上的行人肩擦着肩,脚碰着脚,怎么能说没人了呢?”
  楚灵王问:“既然有那么多人,干嘛要派个小人出使我国?”
  晏子很为难的说:“哎呀,大王您这一问,我还真不好回答。撒个谎吧,那就犯了欺骗大王之罪;说实话吧,又怕大王您生气。”
  楚灵王说:“你实话实说,我不生气。”
  晏子缓缓回答道:“我国有个规矩,访问上等的国家,就派上等人去;访问下等的国家,就派下等人去。您看我,最不中用,所以就被派到这儿来了。”说着他故意笑了笑。
  楚灵王也只好陪着干笑,心中暗暗惊异,这晏子果然机灵过人。便安排酒席款待他。
  酒席上,正吃的高兴时,有两个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
  楚灵王看到了,问他们:“那个囚犯是哪里人?他犯了什么罪?”
  武士回答说:“他是个齐国人。犯的是盗窃罪。”
  楚灵王嘻嘻笑道:“齐国人?怎么齐国人尽喜欢干这种没出息的事呀?”楚国的大臣们听了,都得意扬扬地笑了起来,心想这下可让晏子丢脸了。
  晏子知道是他们故意设弄,想嘲讽自己,便站起来,面不改色的说道:“外臣听说,江南的橘子又大又甜,可是一移种到江北,就只能结出又小又苦的枳了,这都是因为水土不同啊。这样看来,齐国人在齐国并不喜欢当强盗,可是一来到楚国,就做起盗贼来了,这也许是因为两国的水土不同吧。”
  楚灵王嘿然良久,说不出话来,本想取笑他,没想到反被他给取笑了。
  酒宴结束之后,楚灵王赏赐了一个又大又甜的江南合欢橘给晏子吃。这晏婴虽听说过,却从没吃过,他不知道这果果究竟是怎样吃的,就连皮带瓤全部都啃了吞下肚里。
  楚灵王拍着巴掌哈哈大笑:“难道你们齐国人没尝过橘子吗?你怎么不剥皮就吃呀?”
  晏子这才知道吃橘子先要剥皮,但作为一个外交官来说,任何机会都是机会,所以晏子不失时机的说道:“大王,您就好比是我的国君一样,您赐给我的东西,我哪敢随便扔掉,您并没下谕让我剥皮,我敢不全吃了吗?”
  楚灵王听了,不觉越发敬重晏子了。就赠了他一大堆厚礼,送他回国去了。
   
  晏子出使楚国,楚国想摆大国威风,故意刁难晏子,这完全正常,符合大国做派。
  而晏子只有三个目的:一,承认楚国的大国地位,二,虽然你们是大国,但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是和你们对等的,也是大国。三,齐楚联合对付晋国。
  所以,晏子以他机智的才能,获得了楚王的尊重,出色的完成了出使任务。双方并非为了故意讥讽对方而会面,而是为了都成为受益者。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3.晏子为何要二桃杀三士

  鲁国国君鲁昭公访问齐国来了,齐景公设宴招待鲁昭公。
    鲁国由叔孙蜡执礼仪,齐国由晏婴执礼仪,两国君臣四个人坐在堂上。 而堂下站着的,乃是齐国的三位勇士:田开疆、古冶子、公孙捷。
  这三位勇士,都是齐景公延续齐庄公的“勇爵”制度选拔出来的最为杰出的人才,他们个个武艺高强,力大无穷,号称齐国“三杰”。
  晏婴看到这“三杰”后,不由得心生一计。

  酒至半酣,晏婴说:“园中的桃子熟了,摘几个请二位国君尝尝鲜吧!”齐景公就派人去摘,晏婴借口仙桃难得,“还是臣亲自去吧!”不一会儿,就带着人摘了六个大桃回来了。
  齐景公问:“就结了这几个吗?”
  晏婴回答说:“熟了的,就只有这六个,别的都没熟。”说完,毕恭毕敬地献给了鲁昭公和齐景公一人一个桃子。
  鲁昭公边吃着桃,边夸奖着味道甘美,堪称天下极品。
  齐景公就说:“这桃子实在难得啊,叔孙大夫天下闻名,理当吃一个。”就赏了鲁国大夫叔孙蜡一个。
  叔孙蜡连忙谦让道:“我哪里比得上晏婴相国贤德呢?内修国政,外服诸侯,功劳最大,这个桃子理应归他吃。”
  齐景公见他二人相互谦让,便说道:“那你们二人,就每人饮酒一杯,食桃一个吧!”于是,两位大臣谢过齐景公,就都把桃子吃了。

  六个大桃,吃了四个,盘中就只剩下两枚桃子了。
  这时,晏婴趁机说道:“请主公传令群臣,谁的功劳大,谁就吃桃,如何?”
  齐景公同意,马上传令下去,谁的功劳大,谁就可以吃了这盘中的桃子。
  话音刚落,站在堂下的勇士公孙捷马上跑了过来,说道:“有一次我跟着主公外出打猎,在山上遇到一只猛虎,是我冲过去三拳两脚将猛虎打死,救了主公。如此大功,可以吃桃吗?”
  齐景公点头称是。晏婴说:“可以。冒死救主,功如山高。赐酒一杯,桃一个。”
  公孙捷喝了酒,吃了桃,十分得意。
  堂下的古冶子见公孙捷吃了桃子,也大声叫道:“当年,主公过黄河的时候,一只大鼋把国君的马拖下水里,是我跳到水中搏斗,杀死了大鼋,才解救国君于危难。像这样的功劳,能不能吃桃?”
  齐景公点头称是。晏婴说:“可以。赐酒一杯,桃一个。”就连忙把剩下的最后一个桃子送给了古冶子。
  古冶子喝了酒,吃了桃,也十分得意。
  盘中的桃子已经吃完了。站在堂下的田开疆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当年,我奉命讨伐徐国,舍生入死,过关斩将,俘虏了敌兵五千多人,迫使徐国国君俯首称臣,威震四方,就连附近的郯国和莒国也望风归附。如此之功,就难道不能吃到一枚桃子吗?”
  晏婴赶紧说:“开疆拓土,盖世奇功,自然远在公孙捷、古冶子二位之上,理应吃桃。只可惜,桃子已经没有了,只好等以后桃子熟了,才能再请您品尝吧。”
  田开疆怒不可遏,手按着佩剑说:“我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这样的功劳难道还比不上打虎杀鼋吗?我反而吃不到桃子,在两位国君面前受到这般侮辱,我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
    说完,竟挥剑自刎而死!
  最先吃桃子的公孙捷见田开疆自杀了,顿时羞愧难当,说:“我因小功而食桃,田将军有大功反而吃不到桃,我又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说罢,他也拔剑自杀了。
   古冶子大惊,也拔出剑来,大喊道:“我们三人结为兄弟,亲如骨肉,誓同生死,如今他俩人已死,我如何苟活?”说完,也割喉自尽了。

    两位鲁国来宾目睹此景,目瞪口呆,过了半天,鲁昭公才说:“我听说这三位将军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惜为了一个桃子都死了。”齐景公长叹一声,默默无语。
  晏婴不慌不忙地说道:“他们都是些有勇无谋的莽汉,这样的人少几个没什么了不起,各位不必介意,请继续饮酒吧!”
  这就是晏子“二桃杀三士”的典故。三个莽夫不知晏子之计,死的不明不白。
   
  那么,晏子为什么要设局除掉这三位勇士呢?
  据《晏子春秋》记载:三位勇士都有打虎的本领,狂傲的不得了,“晏子进而趋,三子者不起。”看到晏子进来了跟没看见一样,坐在那不理,毫无礼节,晏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所以晏子对齐景公说:“此(三士)危国之器也,不若去之!”
  齐景公爱惜人才,并没明确表态。于是,晏子就使出了上面的这个计谋,竟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一气之下都自杀了。
  这三位勇士都是有勇无谋之辈,头脑简单,意气用事,他们都是通过自己的勇猛而登临高位的,所以个个恃功自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古代臣子是不能佩剑上殿的,像专诸刺吴王僚,只能光着身子靠近;荆轲刺秦王政,旁边的臣子都没有武器。这三位勇士凭着特殊的荣誉已经做到可以佩剑上殿的级别了,头脑又简单,态度又傲慢,一旦被人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齐国后期君权已经衰落了,庄公被大臣崔杼杀死,这个景公就是崔杼所立,君弱臣强的格局就此形成。庆封又杀了崔杼,田、鲍、高、栾四家又杀了庆封,这种混战让勇士们大有用武之地。
  崔、庆两家被消灭后,田无宇家族“大斗出,小斗进”,暗中收买百姓,对国君公室的潜在威胁就更加严重了。而这个田开疆就是田氏家族的强人,除掉田开疆,就有去掉田氏臂膀的功效。
  因此,从深处讲,晏子杀掉这样的勇士,是为了恢复正常的国家秩序。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4.古代新官上任快速树立威信的狠招

话说齐国三杰死了以后,晋国方面得知了消息,大喜,马上联络北方的燕国,分两路兴兵来犯,杀的齐国军队落花流水,闻风而逃,丢失了好多领土。
  齐景公大惧,慌忙招来晏子问计。
  晏子说:“臣推荐一人,名叫田穰苴,文能附众,武能威敌,不仅有勇,而且有谋,乃是真正的大将之才!绝非田开疆之流的莽夫可比。”
  齐景公问:“这田穰苴是什么人?”
  晏子回答说:“田穰苴虽然也是田氏家族的人,但却因为他是小妾生的,卑微低贱,田家人都瞧不起他,所以他一个人搬出去了,居住在东海之滨。只有我知道,他的勇武远在三杰之上,而他的智慧又胜过了我晏婴。”
   
  齐景公马上就把田穰苴请来了。在和他切磋了一会儿兵法之后,景公佩服的五体投地,当天就拜他为将军,让他率领战车五百辆,前去迎击晋、燕联兵。
  田穰苴请示说:“我一向地位卑贱,今天突然把我这个草民提拔在诸大夫之上,人心必然不服!我一没有高贵的出身,二没有久远的资历,谁愿意听我的呀!打仗如果不听指挥,那不吃败仗才怪!”
  齐景公说:“你所说的也有些道理,那怎么办呢?”
  田穰苴就说:“人的出身、资历、名望这些东西轻了,威信就树立不起来,没有威信,百姓们就不会信任,士兵们也不会服从,官员们甚至还会作梗。这样吧,请把国君您身边最宠爱的一位大臣派过去当监军,让他来监督我指挥作战,那么谁都不敢小看了,百姓信任,士兵服从,官员配合,您也放心。怎么样?”
  齐景公顿时觉得他方方面面考虑的简直太周到了,当即大喜,就叫他身边的嬖大夫庄贾去当监军。
  庄贾是个什么人呢?是个嬖大夫,嬖(bì)这个字,读音近似于屁,是国君宠爱的人,一般是娶老婆时陪嫁过来的臣子,多负责国君家里的私事。让这个人去当监军,那身份不得了。
  庄贾也非常高兴,他就问田穰苴什么时候出发?田穰苴说:“明天中午午时12点整,我在军门前专候大人,请不要迟到哟!”
   
  第二天,田穰苴来到军中,叫人立一根木头当做钟表,以察看太阳的影子来确定时间。午时12点到了,庄贾还没来。田穰苴就叫军吏站在高台上,为全军所有的将士们大声的宣读军令。读完了再读。
  那个庄贾,平时也不得罪谁,人员关系挺好的,因为突然被提拔到军队里去当监军,敏感的人就看出来了,他日后肯定前途无量!所以这一天,官员们都来欢送他,亲戚们也来欢送他,朋友们也来欢送他。
  这样,中饭酒一喝,就把时间耽误了。直到下午两点半了,才驾着驷马车徐徐而来,到了军门,面带酒色,从容下车,左拥右簇,踱着八字步,蹬上点将台。
  田穰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脸严肃的问道:“监军大人,你怎么迟到了?”
  庄贾满脸含笑,拱了拱手,很有风度的说:“今日要出征远行,大伙儿都来送我,所以迟了会儿。”
  田穰苴高声喝道:“作为一个军人,从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就忘了还有家!一来到军中,就忘了还有亲人!一听到擂鼓,就冒着刀箭往前冲,忘了自己还是个活的!如今敌兵犯境,十万火急,国君寝食难安,将三军之众托付给我们两人,以救百姓于水火,你倒好,居然还有闲情饮酒取乐!”
  庄贾楞了一下,又露出他职业性的笑容,赔着不是说:“田将军说的是,田将军请息怒,幸好还没有耽误行期。”
  田穰苴拍案大怒道:“对于故意迟到,怠慢军心的人,依军令,该当何罪?”
  军吏回答说:“按法当斩!”
  庄贾听到这个“斩”字,才怕了起来,想跑,田穰苴不由分说,喝令手下,将庄贾摁住,捆绑了,您就别解释了,牵出辕门外斩首!吓得庄贾酒全醒了,口中哀嚎,讨饶不已。
  庄贾的随从见事不对,你怎么这么不通人情呢,慌忙逃走,去找齐景公报信求救。田穰苴也不阻拦。
  齐景公猛然听说,真的吃了一大惊啊,急忙派使者手拿免死金牌,驾着国君的快车,去见田穰苴,请他特免庄贾一死。
  那个使者快到的时候,田穰苴就把庄贾的脑袋给斩了下来,向三军示众!
    全军的将士们,见他胆子忒大,居然连国君身边最宠爱的大臣也敢杀,这人太牛了,都震惊了,十分的害怕。
  就这样,初来乍到的田穰苴将军,巧用了一个正在做美梦的屁大夫,瞬间就把自己的威信给树立起来了。
  这时,手持免死金牌的使者,驾着快车,飞奔而来,径直驶入军营,高喊着:“刀下留人——!有君令在此!”
  见了田穰苴,使者向他传达君令。
  田穰苴说:“这里不是朝廷,是军队。国君的命令有的也可以不必接受。”又转过头问军吏:“严禁在军营里飙车跑马,这个人刚才开着豪车横冲直撞,依军令,该当何罪?”
  军吏回答说:“按法当斩!”
  使者听到一个“斩”字,吓的面如土色,急忙辩解道:“不干我的事呀!我只是奉国君的命令而来。”
  田穰苴说:“既然你是代表国君来的,那不能杀你,但军令也不能废。来人!砸车!杀马!”
  当场就把驾车的左马杀了,又把豪车砸的稀烂,向全军示众。使者抱头鼠窜而去,大小三军,莫不股栗。
   
  然后出发!
  一路上安营扎寨,掘井立灶,饮水吃饭,田穰苴都亲自过问。他还把自己的将军专用粮全拿出来,和士兵们一起平分粮食。又把体弱有病的统计出来,重新整训军队,准备作战。
  士兵们都铁了心跟着他干,连病弱的也都争先奋勇地投入战斗。来到郊外,一鼓作气,大败晋、燕联军。晋军闻风而逃,燕军也渡河北归。田穰苴乘胜追击,赶上去又杀死敌兵无数,斩首万余级!
  这一仗,很快就收复了所有沦陷的领土,然后,田穰苴率兵凯旋。
  回来的时候,齐景公亲自到郊外慰劳,拜他为大司马,掌齐国兵权。自此,天下诸侯一听说田穰苴的大名,无不畏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5.比《孙子兵法》更早的古代兵书

 却说齐国文有晏婴为相,武有田穰苴为将,国治兵强,四境无事,本已衰败的齐国又颇有振作之势。

  一天晚上,齐景公很无聊,他最宠爱的庄贾被大司马田穰苴杀了,没人陪他吃喝玩乐,未免觉得不能尽兴。于是,他就驾着车,来到晏婴的府上,想找晏婴陪他喝酒。
  到了门口,齐景公的随从进去通报:“国君驾到!”
  晏婴刚脱了衣服准备睡觉,慌忙又穿好官服,带上帽子,手执笏板,恭恭敬敬的站到大门之外去迎接。心想,这么晚来找我,肯定出了什么大事!
  晏婴狐疑不定的问道:“有哪国诸侯要为难咱们齐国?国家没出什么乱子吧?”
  齐景公说:“没有,都没有。”
  “那这么晚了,您来干什么?”
  “我有好酒,想与相国分享。”
  按说,国君来找臣子喝酒,这是臣子的荣耀,平时请都请不来的事。但晏婴并不领情,板起脸说道:“安国家,定诸侯,臣可以参与谋划。若是喝酒,那就算了吧,这不是我的工作。”

  齐景公吃了闭门羹,只好离开。于是,他又驾着车,来到了大司马田穰苴的府上。随从进去通报:“国君驾到!”
  田穰苴听说国君深夜来访,慌忙穿上戎装,浑身披挂,手持一条大戟,匆匆出门迎接,急问:“是哪国诸侯又来兴兵犯界?”
  齐景公嘻嘻笑道:“没有。”
  又问:“是哪个大臣想造反吗?”
  “没有,都没有。”
  “那这么晚了,您来找我干嘛?”
  “没别的事,将军军务劳苦,寡人我这儿有些好酒,特来与将军分享。”
  田穰苴也不领情,回答说:“臣的职责是御寇敌,诛乱臣,至于喝酒,您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恕我不能从命。”
  连吃了两次闭门羹,齐景公意兴索然,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一股无名之火油然而生,他把这笔账全算在了田穰苴的头上。
   
  左右问他:“是否回宫?”齐景公想了想:“还是再到梁丘大夫家看看吧。”
  于是,他又驾上车,掉头来到了梁丘大夫的府上。随从仍进去通报:“国君驾到!”
  这梁丘大夫是个像庄贾之类的阿谀奉承之辈。听说国君深夜来访,高兴的手舞足蹈,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就连忙左手操起一把琴,右手拧起一只竽,口中唱着歌,跑出门来迎接齐景公。
  齐景公大喜,就脱了衣服,进到屋里,把酒欢呼,两人喝了个通宵达旦,直到鸡叫才走。

  第二天上朝,晏婴与田穰苴都劝谏齐景公,不应该深夜到臣子家饮酒。
  齐景公听了,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的职责,是处理国家事务,喝酒,是我个人的私事。从今天起,我不妨碍你们的工作,你们也别管我的事!”(“寡人不敢妨二卿之职,二卿亦勿与寡人之事也!”)
  顿时,把晏婴与田穰苴两个人都说傻啦。
  从这之后,一些善于揣摩齐景公心思的人,抓住时机,开始向齐景公进谗言了。
  在齐国各大家族的斗争中,田氏家族成为了最大的胜利者,本来就已权倾朝野,现在又出了个田穰苴,一跃而成为掌管齐国军权的大司马,这不能不让其他的家族如芒刺在背。
  因此,为了遏制田家快速膨胀的势头,各大家族都纷纷向齐景公告状说坏话,要驱逐田穰苴,以削弱田氏的势力。
  于是,齐景公就把田穰苴辞退了。无缘无故的免了他的官职。
  田穰苴被罢黜后,整日闷闷不乐,再后来就一病不起了,郁郁而终。

  作为一个政治家,他是失败的,作为军事家,他是杰出的。为官之道他说不出一二三,但如何打仗,他却比任何人都内行。
  所以在他的晚年,他把他作战的理念、经验、技巧,以及古时的各种战争,做了一个系统的总结。这就是我国古代最早的兵书:《司马兵法》。
  这部兵书对田氏家族的影响非常之大。田家好几代人都潜心研究他的兵学,后来最终杀尽了其他的家族,流放了齐国的君王,霸占了齐国的江山,《史记》上说他们“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而自立为王,威震诸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6.从没带过兵的孙武为什么能够写出《孙子兵法》

 田穰苴死了以后,田氏家族的势力并未因此而削弱。
  相反,由于田穰苴的死,田氏家族与齐国的其他几大家族之间的矛盾越发不可调和了。

  田穰苴被齐景公罢黜的时候,晏婴是什么样的态度,我们不知道,但可以推测,晏婴既爱惜田穰苴的才能,又对田家势力尾大不掉而忧虑。
  晏婴出使晋国的时候,曾经与晋国的大夫私下议论过各自国家的内政,晏婴慨叹说:“齐国之政,其卒归于田氏矣。”齐国要完了,迟早会成为田家的。
  所以齐景公罢黜田穰苴的时候,晏婴没有表示反对。
  但是,田穰苴被罢黜,成为一个导火索,激化了田氏家族与鲍氏、高氏、国氏等家族的矛盾,促使田氏加速了夺取齐国政权的步伐。
  据《史记》中记载:“景公退穰苴,苴发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由此怨高、国等。其后及田常杀简公,尽灭高子、国子之族。”
  田氏家族的掌门人是田无宇,田无宇就是田恒子。
  田无宇有五个儿子。长子田开(田武子),(也可能是田开疆,难于考证,未确定。)死的早,所以由次子田乞成为田氏的掌门人。田乞就是田僖子。
  史记上说,田乞、田豹之徒由此怨高、国等。由什么呢?就是由于齐景公辞退了田穰苴,不让他当大司马掌管齐国兵权了。高氏、国氏天天在景公面前说坏话,所以田乞痛恨他们。
  田乞的儿子叫田常(田成子),到了他这一代,就把齐国的国君齐简公杀死了,自任相国,疯狂的扩大地盘,把高氏、国氏灭了族,从此田氏一家专政。五年后,又把鲍氏、晏氏也统统都给灭了。
  田常非常的强壮,他娶了几十个老婆,每个老婆都是身高七尺以上(高于七尺男儿的标准),为他生下的儿子超过一百个,许多他都不认识。他对他的后代子孙定下一个规矩:娶老婆必须高过七尺。所以齐国田氏家族的人,代代都是大个子。
  到了田常的曾孙田和时,废了齐君,自立为王,号曰“齐太公”,正式成为诸侯。史称“田氏代齐”。
  从田乞到田和,这五代人都精通田穰苴留下的《司马兵法》。《史记》上说他们“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迫使诸侯都来齐国朝拜。
    所以,田穰苴的《司马兵法》在田氏家族内部是相当盛行的,对田家的影响非常之大。

    这些都是后来的事了。
  再说当时,田无宇有五个儿子。其中第二子田乞(田僖子)成为田氏的掌门人。
  田乞有个弟弟,名叫田书,是田无宇的第四子。
  田书在为齐国大夫期间,因为征伐莒国有大功,被国君授予封地,赐他姓孙。
  因此,田书就从田氏家族里面分出来了,另立门户,成为齐国孙氏的创始人。田书改名为孙书。
  简单点说,齐国孙氏一系,是田氏家族里分出来的一支。田氏一系,是陈国贵族里迁出的一支。
  孙书成为了齐国孙氏的创始人。他的儿子是孙凭,孙凭也在齐国做过一段时间的官,后来为了躲避祸乱,就带着他的儿子孙武,举家搬迁到了南方的吴国。
  当时的孙武只有二十几岁,来到吴国的这一年,正是“专诸刺王僚”的前不久。
  孙武自幼聪慧过人,善于思考,很早就受族人影响,崇拜族祖叔田穰苴,研习司马兵法,兵学造诣极深。所以,他在这之前虽然没有带过兵,但他的兵学天赋也绝非空穴来风。

    在吴国隐居的那几年,他结合前人的理论,融会贯通,埋头写下了《孙子兵法》,当然当时并不叫《孙子兵法》,而是《兵法十三篇》。
    这部兵书被伍子胥拿去送给了吴王阖闾。
    吴王阖闾看了,大加赞赏,并亲自向他询问兵法,孙子对答如流,“每陈一篇,王不知,口之称善,其意大悦。”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7.孙子告诉你:怎样准确预言国家的兴衰存亡

  孙武来到吴国后,在伍子胥的引荐下,认识了吴王阖闾。阖闾读了他所写的《孙子兵法》,大加赞赏。

  一天,吴王阖闾同孙武讨论天下大事,说起了晋国的政事。
  吴王突然问道:“中原晋国的大权掌握在范氏、中行氏、智氏和韩、魏、赵这六家大夫手中,孙将军认为他们这六家之中,哪个家族能够强大起来呢?”

  1.范氏:
    晋国的六卿之首是范氏。
    范氏是士会的后代,士会就是当年赵盾派他到秦国迎接公子雍回国为君的那个人,在回来的路上,赵盾又反悔了,不许他们回国,士会不得已,流亡秦国三年,后来赵盾用计又把他接了回来。
  在与楚庄王的霸权争夺战中(邲之战),士会为上军将,后来晋军主帅那个优柔寡断的荀林父死了,士会便升任晋国执政,成为晋国的望族。因为他的封地在范邑,所以他的后裔子孙都以范为姓。
  因此,范氏家族在当时晋国的实力最强。


    2.中行氏
  中行氏是荀林父的后代,荀林父年轻的时候是为晋文公重耳驾车的司机,所以他的资历很老,后来晋楚邲之战中,他担任晋军主帅,吃了大败仗后,他的家族排在了范氏之下。

    3.智氏
  智氏是荀首的后代,荀首是荀林父的弟弟,在邲之战中,为晋国下军大夫,吃了败仗溃败时,儿子被楚军俘虏,荀首又奋不顾身的回头杀去,亲手射死了楚将连尹襄老,抓到楚庄王的一个儿子,作为互换的本钱。
  因为荀首的封地在智邑,所以他的后裔子孙就都以智为姓。智氏家族排名第三。

    4.韩氏
  韩氏是韩厥的后代,韩厥是赵衰收养的义子,为赵家的臣仆。后经赵盾举荐,当上了晋国的司马,韩氏家族才兴旺了起来。

    5.魏氏  
    魏氏是魏犨的后代,魏犨是跟随晋文公重耳流亡十九年的大功臣,但终因一阶莽夫,未被重用,直到他的孙子辈才进入六卿之列。

    6.赵氏
  赵氏是赵衰、赵盾的后代,因为势力太大,被灭了族,只留下赵武一颗独苗,赵武十几岁时又才重新恢复了赵氏家族,又熬了二十多年后才当上晋国执政。所以赵氏家族的势力要稍单薄一些。
   
  这是晋国最大的六个家族。
  所以吴王阖闾比较关心他们的运势,就随口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当时,孙武胸有成竹,回答说:“范氏、中行氏,这两家最先灭亡。”
    “为什么呢?”阖闾问。
  “根据他们的亩制以及收取的租赋可以看出。拿范氏、中行氏来说,他们以一百六十平方步为一亩,亩小而收取的租税却是最重,高达五分抽一。横征暴敛无度,最终就必然会众叛亲离,土崩瓦解!”
  五分抽一是什么概念呢,就是20%的税率,好比我们今天买彩票中了奖要交20%的税,基本上就算你辛苦劳作的收入都是意外所得。
  所以孙武推论,这样敛财的结果,就必然会导致最先灭亡。
  吴王见孙武的推论很有道理,就又问道:“范氏、中行氏灭亡之后,又该轮到哪家了呢?”
  孙武回答说:“根据同样的道理,范氏、中行氏之后,就轮到智氏了。智氏的租税也是五分抽一,但他们的亩制却比范氏、中行氏要稍大一点,以一百八十平方步为一亩。这样,租税虽然同样苛重,但人民的负担却相对的稍微减轻了一点,所以,他们会后灭亡。”
    吴王又问:“智氏灭亡以后,又该轮到谁了呢?”
    孙武回答说:“还是根据同样的道理,那就该轮到韩氏、魏氏了。这两家的税率仍是五分抽一,但他们的亩制又要稍大一些,以二百平方步为一亩,人民的负担相比前面三家来说,又要稍轻一些,所以,他们残喘的时间会更长,灭亡在三家之后。”
  孙武不等吴王再问,又接着继续说:“而赵氏的情况,又有不同。在晋国的六卿之中,只有赵氏的亩制最大,以二百四十平方步为一亩。而且他们收取的税赋历来不重。亩大,税轻,宽政得人。赵氏必然会兴旺发达起来。”
  吴王阖闾听了孙武的这一番话,觉得很有道理,深表赞同。
   
  孙武的预言依据,非常的简单,但后来的历史,也基本验证了孙子的论断是正确的:
  从这次“孙子答吴王问”之后的第二十二年,范氏和中行氏这最大的两家就垮台了,永远的退出了六卿之列。又过了八年后,被赶出了晋国,迁居到了东方的齐国。
  又过了三十年,剩下的这四家中,以智氏的势力最大,智氏企图侵吞其他三家的地盘,不料却被三家联合起来先把他给消灭了。赵、魏、韩这三家干脆把晋国也瓜分了,分别独立成三个国家,历史也就进入到了战国时代。
  又过了许多年以后,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原前,才把他们各个击破,灭了韩、魏,而赵国最终顽强的坚持到最后一个灭亡。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