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五十一章 大结局(全系列完结)
  白开猛的推开了我,我就感觉一阵强风擦着我的后脊梁骨刮了过去。M.LWxS520.com 乐文移动网我被推的摔了一个大跟头,扭头一看,我手里的火把已经被吹灭了。
  只见之前四散的黑雾,正在飞速的聚拢。他像是存在于空气中,存在于黑暗中,存在每个地方。
  所有目之所见的地方,都能看到那股黑雾。
  就见黑雾聚拢成的人型越来越大,那雾比之前浓重了很多。
  我没等爬起来,就听见嗖了一声,白开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击中一般,人直接跪在了地上,脸朝下趴了下去。
  白开!我大叫道。这时秦一恒已经挥舞这火把挡在了白开身前。
  可那黑雾并没有像是准备放过白开。
  直接朝着秦一恒飘了过来。秦一恒手里的火把被这股黑雾带来的邪风,吹得摇摇欲坠。眼看着就像要熄灭了。
  万锦荣!秦一恒喊道,从后面烧。
  万锦荣手疾眼快,手里的巨大火把趁机从那黑雾身后插了进去。
  就听见空气中仿佛响起了一阵炸雷。
  黑雾突然转过身去,我都没看清它做了什么,万锦荣就被打的飞了出去。
  他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几乎要掉到了悬崖外。万锦荣用一只手扒住了悬崖边,用火把试图将自己撑起来。
  然而那人型的黑雾,像是抬起来一只脚,正准备狠狠地踩下去。
  不好。秦一恒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这次他连火把都顾不上拿了。一把钳住了黑雾的肩膀。
  万锦荣,快烧!
  万锦荣一个翻身,从悬崖边跃了上来。火把再次的戳向黑雾。
  这次一阵熟悉的嘶吼声,震耳欲聋。
  我玩命的在身上翻找着打火机,可越着急越觉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找到了打火机,却怎么样也无法将熄灭的火把点着了。
  我心说完了,这所谓的五行火,根本不是轻易能点着的吗?
  小缺,快扶我起来。我还能打。白开咿呀叫了一声,我立刻去扶起他。
  白开我的火把点不着了。白开勉强看了我一眼,我也没辙了。那真龙灭的火,咱们点不着的。
  白开挣扎着站起身来,不行,得去帮忙。白开喃喃的说道,小缺,回去医药费别忘让公司给我报了啊。
  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妈的什么时候还说这个?
  走了两步,白开又道,算了吧。医药费还是别报了,改丧葬费一笔支付清吧。
  艹!别他妈装死啊。我骂道。
  说话间的功夫,那黑雾已经挣扎了很久。秦一恒似乎用尽了力气。他整个人在黑雾的背后被弄的不停的左摆右晃,身形已经有些扭曲了。可他还是没有放手。
  我急道,白开我不能管你了。我去帮忙。
  小缺,五行火烧不死它。
  烧不死也得烧。我冲过去,试图帮秦一恒分担一些。
  可我用力的一抱,整个人却从黑雾中穿了过去。反倒撞到了秦一恒的腿。秦一恒,咬牙道,别管了,带着白开走!
  见我不动,秦一恒骂道,走!
  然而这声之后,秦一恒终于力竭,手松了一下。那黑雾趁机挣脱开来。一声嘶吼之后,将秦一恒和万锦荣都打飞了出去。
  它像是彻底被激怒了一般。正团黑雾不停的抖动着。四周的空气都像是因为这种抖动,开始凝固了起来。
  弄的人觉得有些要窒息。
  我喊道,我不自己逃跑。要走一起走。
  万锦荣你也走!这五行火烧不死它,就别送死了!你他妈是个爷们,今天我佩服你!满意了吧!
  万锦荣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抹了一下嘴角的血。
  呵。万锦荣笑道,五行火是烧不死它。但可以烧死另一个东西。这就够了。
  万锦荣看向我道,万家的宿命,只应该万家人来终结。
  说着万锦荣竟然将火把上的火焰对准了他自己。
  他整个人瞬间就被火把引燃,变成了一个火人。那黑雾显然没有想到万锦荣会这么做。被弄的愣了一下。
  万锦荣蹒跚着一步一步的朝着黑影走了过去。
  我仿佛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的剧痛,每走一步,他的轮廓就要抽搐一下。
  我趁机去帮秦一恒,秦二。快走吧。
  人灯。秦一恒却看着万锦荣喃喃的说道,五行火燃,人灵做灯。顶有三火,一烧苍生、二劫难、三烧前生往事。
  啊?我没听懂秦一恒的话。
  就见万锦荣一步一步的将那黑影逼退到了陆地的尽头。那黑影的背后就是悬崖下的万江。
  万锦荣想干什么?我道。
  秦一恒摇摇头,苦笑道,他才是真的高手。我怎么能猜得准呢?
  那黑雾被逼退到了绝路,几次试图上前。可都被万锦荣身上的火焰逼退了回来。
  突然,我就听见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
  在黑雾的身后,突然出现了无数根张牙舞爪的触角。我定睛一看,顿时认出来,这是那个怪物的长足!
  那些长足趁着黑雾一不留神,瞬间将它缠绕了起来。那黑雾拼命的挣扎,然而根本无济于事。
  只能听见阵阵的嘶吼声。
  就在这时,猛地从黑雾的身后跃起了一个庞然大物。
  就是那个怪物,怪物张大着它的口,几乎是一瞬间,那黑雾就被缠绕着塞进了口中。
  与此同时,万锦荣用尽最后的力量飞身一跃。
  也跳入了那怪物的口中。
  嘭的一声,一阵巨浪因为怪物的落水被溅了上来。
  我冲过去,趴在悬崖边上。只见那怪物明明在漆黑的水下,却浑身瞬间燃烧了起来。那凶凶的烈火仿佛根本不会被水阻挡。
  反而越烧越旺,火苗竟然直接从水面上喷了出来。
  我终于明白万锦荣话的意思了。
  五行火烧不死真龙,可能烧死那个怪物吗?这就是万锦荣上次在那如同八卦一般的诡异建筑里的发现吗?
  他用这种方式,和真龙同归于尽了?
  火短暂的剧烈之后,慢慢的熄灭了下去。
  水面平静的就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我望着这悬崖之下的万江。
  忽然觉得眼眶一湿。
  万锦荣可能是最好的敌人,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是最好的战友。
  我勉强的站了起来。环顾着四周的一切。忽然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念头,欲望也好期盼也罢。似乎全部都消失了。
  我回去找秦一恒和白开。
  他们两个人伤的比我要重,三个人相互搀扶着,也不知道算是谁在帮着谁了。
  就在我们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悬崖下传来了船的马达声。
  马善初竟然开着船找到了我们。
  三个人是如何回到船上的。我现在几乎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只觉得都在不停的吱呀叫痛。好像是马善初一个一个的将我们背到了船上。
  马善初翻了我们随身的医药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我们身上的外伤。所谓谁都没有太大的伤口。
  我们吃了几粒止痛药,都靠在船舱外抽烟。
  马善初说,是万锦荣先让他去取船的。他沿着万江边悄悄的跑了很远,才找到了船。
  简单的修补了一下船的漏洞,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秦一恒摆摆手,说你不用讲了。快走吧。这阴河可能要失去与世间的连接了。
  再不走,我们就出不去了。
  于是马善初将船全速启动。这船就在万江之上泛起了阵阵的浪花。
  我望着身后越来越远的悬崖。
  默默的念道,万锦荣。再见。
  回去的路上无需赘述。我们的船沿着无边无际的万江开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发现了天亮了起来。于此同时,我们听见了可能是海鸥一类的海鸟的叫声。我勉强直起身子望出去,已经能看见陆地了。
  我们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又回到了所谓的世间。我看了眼手机,确认了日期恢复了正常。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昏了过去。
  等到我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
  我的一只胳膊打上了石膏,向左看去。看见秦一恒在我左边的病床上,似乎在睡着。
  看向右边,我看见白开背对着我坐在床上,用一个很猥琐的姿势。
  我叫道,白开。
  白开就惊喜的转过身。哎我艹。老子跟马善初赌了一万块钱,说秦一恒先醒。妈的你赶紧给我装死,不然老子真弄死你。
  白开想了一下又道,还是算了,妈的老子好像尿裤子了。你快帮老子解开一下。
  我这才注意到白开的左胳膊也打了石膏,右手掌又被纱布缠得严严实实的。
  你不牛×吗?我耀武扬威一般的展示着我另一只好手。
  这么一动才发现,浑身哪儿哪儿都疼。
  我悄声道,白开,这里面能抽烟吗?偷着来一根?
  白开面露喜色,行行行。妈的都快憋死老子了。快给爸爸点上。
  我勉强的试了试,双腿似乎没什么问题。我看见我的外套挂在衣架上。记得里面应该有烟,就准备下床去取。
  我刚坐起来。忽然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刺儿的滴滴滴声。
  回头看去,我吓了一跳。只见秦一恒病床旁的检测仪上,心跳的曲线忽然变成了一条直线。
  那滴滴声瞬间就连在了一起。
  我大叫道,秦一恒!大夫!大夫!快来人!人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我跑到秦一恒的床边,大叫道,秦二,你他妈别死啊。老子警告你。
  话刚出口,我就见秦一恒得逞似的笑了一下。伸出他的手来。那检测仪的线,已经被他取下来了。
  你麻痹。我骂道。
  秦一恒就睁开眼看着我笑道,抽烟是吧?我要跟大夫举报你们。
  我和白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医院出院,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情了。我的胳膊还没完全好。所幸也不用做什么事。
  公司的生意运转的非常正常。
  我回到公司之后,我的助理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的欢迎仪式。弄的我还很意外。心里默默的打算给他涨工资。
  袁阵的宏达集团,我出院之后专程去拜访了一下。
  他们的董事长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但他一定也是袁阵,这个我们大家都心照不宣。
  宏达集团对于我,非常诚恳的表示了合作。
  其实跟这么大的公司,以我现在公司的实力,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项目。说白了,无非就是人家想帮我。
  但这次想了想,我没有拒绝。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也许是为了钱,也许是为了和袁阵,冥冥之中还想有一些交际吧。
  马善初在照顾我们住院几个月后。也就回归了老本行,去做他的还愿师。据说后来在行内的名气越来越大。每次白开跟行内的人吹牛b的时候都会提起,说马善初是他一手栽培的。我从来没拆穿过白开。只觉得挺好玩的。
  白开依旧在我的公司,但其实整日都无所事事。只要他不给公司添乱,给他开多少钱我都觉得开心。
  有些不了解情况的员工,尤其是新进员工。总以为白开是我们家的亲戚。标准的一个纨绔子弟。
  我从来没澄清过这一点。我们这叫过命的交情,比某些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亲戚要好太多了。
  秦一恒并不想在公司吃闲饭。
  可公司里的生意,他又实在没有兴趣。我就给他准备了一笔钱,让他去周游,无论是世界也好全国也罢。让他去搜集所有和玄学有关的东西。因为有了阴河的经历,我出奇的想要将这些玄学知识系统的整合起来。做一个记录。留给行内的后来者。如果可以,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起码不会像我们之前那样,整日生活在谜团之中了。我了解那种感受,很不好。这事秦一恒很感兴趣,他在公司更名后的第二天就动身出发了。
  喔。忘记说了。
  从阴河回来后。我将我的公司整合到了一个集团里。
  集体办了更名。
  集团的名称,就叫做万江。
  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有时候看着公司的招牌,就会想起有关于万江的那些经历,这总会给我一种想要好好的生活下去的力量。
  同时,还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原因。万江的这个万字,是为了纪念万锦荣的。
  也许是真的对过往的这些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日子有了感情。
  我还收购了几家房产中介。
  有时候无聊,我就常去里面打探宅子的信息。当然,只是过过眼瘾罢了。
  有些凶宅的信息,我也让员工正八景的挂出来。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既然是生意,就要打开天窗说亮话。
  有天我约了晚上去谈事,图经过我的一家中介,见时间还早,就想去里面坐一坐。
  正巧就碰倒两个很年轻的客户从里面走出来。
  经过我的时候,我听见其中一个人正跟另一个解释道:所谓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传说这样死去的人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所以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会有怪事发生。
  另一个人一脸惊恐。
  我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笑出了声来。
  (完)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