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九月,完颜亶正式下诏宣布将河南、陕西两地归还南宋,同时要求南宋方面向金国纳币称臣,开始和南宋方面进行正式议和谈判。
  金宋之间开始第一次正式性的谈判,最高兴的当属两个人,一个是极力促成这次和谈的挞赖,另一个则是南宋主和派的首脑人物秦桧同志。
  秦桧和挞赖曾经是绝对的好朋友,双方志同道合,目的是达成金宋两国和和平共处基本原则,所以挞赖还有意无意的将秦桧偷偷放回了南宋。
  但这之后两位好友在各自国家的境况却迥然不同,挞赖是一路高歌猛进,最终进入了金国的高层管理阶层,但秦桧同志却遭遇了自己的第一次政治挫折。
  当然秦桧的政治挫折和主人赵构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们的赵构是个非常善于使用人才的同志,知道在什么时候该用什么人,打仗的时候重用主战派,和谈的时候重用主和派。
  在秦桧刚回国后不久,由于他向赵构提供了一份非常诱人的礼物——挞赖的和谈书,一度还受到了赵构的重用。
  但由于此时的挞赖在金国还轮不到呼风唤雨的地步,因此赵构的和谈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金国根本就不领赵构的情,相反还联合刘豫的齐国对南宋发动了狂风暴雨的进攻。
  这下赵构可对秦桧有意见了,既然你不能搞定金国,那你就暂时失去了利用价值,于是,秦桧被罢官,赵构启用主战派的几位猛将,经过几番激战击退了金齐联军的进攻。
  但秦桧同志的失意生涯很快就宣告结束,在金国的老大吴乞买去世后,金国的新帮主完颜亶热衷于搞各类改革运动,暂时停止了对南宋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再加上此时金国的两大派别正在进行激烈的政治斗争,因此偏安江南的赵构得到了难得的和平机会。
  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时,赵构得知自己的父亲赵佶老师在吴乞买去世的当年也因病去世后,更加加快了与金国进行和平谈判的步伐。
  因此,我们的秦桧同志再一次被赵构重新启用,官拜宰相,专门负责和金国进行和平谈判工作。
  而秦桧重出江湖之时,恰好也是以挞赖、宗磐为首的保守派逐渐在金国朝廷中开始掌握大权之时,有了挞赖的支持,金国和南宋之间的谈判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在天会十五年时(公元1136年),秦桧就曾多次派使者王伦和挞赖接触商谈和谈之事,估计要求归还河南、陕西两地的建议多半也是秦桧先提出来的。
  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秋,在挞赖等人的极力支持下,金国终于答应了南宋的和谈请求,开始和南宋进行谈判。
  虽然南宋国内以韩世忠、岳飞等武将为主的主战派竭力反对同金国进行和谈,甚至有人放言应该处死秦桧和王伦,再兴兵伐金。
  但这次赵构铁了心要实现和平,因此对秦桧全力支持。
  从天会十五年开始到天眷二年春,经过金国的挞赖和南宋的秦桧两位同道中人坚持不懈的连哄带骗,有着深仇大恨的两个国家金国和南宋居然戏剧性地签订了一份和平条约。
  条约的内容主要如下:
  一、南宋向金国纳币称臣,每年向金国交纳二十五万两银绢。
  二、金国将原齐国管辖的河南、陕西两地归还给南宋。
  三、金国将赵佶老师的棺木及赵桓同学、赵构的生母韦氏等宗室人员送返南宋。
  这个和平条约对金国来说简直就是一出闹剧,对金国本身来说并未得到多大的利益,虽然可以每年向南宋收取大量的保护费,但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广大地盘拱手送给了别人,其实是典型的得不偿失。
  金国同南宋之间第一次和平谈判的实现也就标志着金国保守派在朝中已经完全掌控了局势。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正月,左丞相宗隽被任命为太保,领三省事,与宗磐、宗干共执朝政,保守派在金国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终于达到了权势的顶峰。
  至此,保守派同改革派的第二回合较量又一次以保守派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但以宗干为首的“改革派”不甘心就此接受失败的命运,为了国家的命运,也是为了自己的命运,“改革派”决定联合完颜亶发起对“保守派”的绝地反击。
  以宗磐为首的保守派所提倡的归还河南、陕西两地给南宋的建议在金国上下是非常不得人心的,除了保守派自身外,几乎无人支持这一出卖金国利益的无耻举动,在以宗干为首的改革派领导下,朝中众多正直的大臣们决定对保守派发起主动进攻。
  天眷二年正月,也就是保守派的宗隽刚被提拔为太保不久,在改革派和其它大臣们的支持下,一年前被罢官的希尹重新进入了金国的高级领导层,官复原职任左丞相兼待中。
  不过这只是宗干反攻计划的的第一步,为了说服完颜亶下定决心收拾保守派,宗干决定要联合朝中的重臣们彻底揭发宗磐等人不可告人的阴谋。
  首先向保守派发难的是我们的战斗英雄兀术同志,兀术同志在前几年时间内一直忙着同南宋作战,很少参与朝中的政治斗争。
  而且兀术在回京就职后处事方面也比较低调,并且职务也不是很高,因此也就没有进入保守派的攻击黑名单之中。
  但目前金国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以宗磐为首的保守派日益骄横跋扈,阴有异图,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改革派的命运,兀术决定不再沉默,主动向保守派发起第一次攻击。
  当然兀术的攻击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因为他已经掌握了挞赖私通南宋的有力证据。
  在天会十五年废除刘豫的齐国以后,兀术曾和挞赖一齐镇守过河南一带,在此时期,秦桧曾频繁派使者王伦与挞赖暗中谈判,这些自然不可能逃过兀术的眼晴。
  在天眷元年(公元1138年)同南宋的谈判过程中,虽然兀术是极力反对和谈的,但却被任命为和谈代表同南宋方面进行了谈判。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三月,兀术还曾作为金国军方的代表和南宋的使者王伦对河南、陕西两地进行了交接。
  在这一系列的谈判过程中,兀术从正面和侧面都或多或少对秦桧和挞赖的私底下交易有了一定的了解,基本上掌握了挞赖等人企图勾结南宋进行阴谋造反的情况。
  该出手时就出手,兀术返回上京后不久便秘密向完颜亶上书,把挞赖等人的阴谋以书面形式公诸于众。
  但光兀术出面似乎还不能打动完颜亶,危急时刻,完颜亶的启蒙老师韩昉再次出马,劝说学生。
  韩昉是完颜亶小时候的汉文老师,对完颜亶的教育成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完颜亶当上皇帝大力实行汉化改革的过程中,韩昉也是极力支持,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使韩昉生气的是这位生性多疑的少年天子居然把两位改革派的重要人物给废掉了,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保守派”在朝中控制局势,把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也拱手送给了别人,就连完颜亶自个儿都快变成宗磐的傀儡了。
  于公于私出发,韩昉都必须出面对这位昔日的学生进行洗脑。
  韩昉不亏是搞文学出生的,冼脑的方式也和兀术不同,兀术是直接攻击保守派,而韩昉则是通过古人的例子来达到攻击保守派的目的。
  韩昉所引用的例子是唐朝玄宗年间的事例,在唐玄宗在位初期,他任用姚崇、宋璟为宰相,结果成就了开元盛世,但在唐玄宗执政的后期,他任用了李林甫、杨国忠为宰相,结果导致了天宝之乱,并使唐朝最终走上了衰亡的道路。
  完颜亶从小就接受韩昉的教育,对韩昉的所引用的例子不可能不知道所指的意思,韩昉实际上是影射宗磐、挞赖等人就是金国的“李林甫”、“杨国忠”,如果不除掉这伙人,那么金国也将面临唐朝同样的命运。
  其实并不是完颜亶不想对“保守派”下手,只是因为一来没有直接的证据指控对手 ,二来他也不想在皇族内部发生自相残杀的惨剧。
  看来还是老师的话最管用,听了韩昉的一番劝告后,完颜亶豁然开朗,终于决定对“保守派”下手,重新夺回朝政大权。

TOP

  但要对付保守派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朝廷内部,宗磐、宗隽位居三师,牢牢的把持着朝政,在军队方面,挞赖任职左副元帅,牢牢的控制着兵权。
  如果对保守派的反击行动失败将会给完颜亶和改革派带来灭顶之灾。
  具有丰富政治斗争经验的宗干和希尹等老革命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们所能作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机会,等待保守派自己犯错的机会。
  要论起政治斗争的经验来说,宗磐和挞赖还真不是宗干等人的对手,前一阵子由于运气太好,再加上完颜亶脑袋犯混,才给了宗磐等人可乘之机。
  如今完颜亶的思维已经恢复正常,双方在公平的条件下展开竞赛,保守派的好日子就要倒头了。
  在金国和南宋和平谈判结束还不到三个月,正当宗磐、挞赖等人还沉浸在第二次击败改革派的喜悦之中时,保守派便开始主动犯错了。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六月,有一位叫吴十的郎君因为密谋造反而被处死,各种迹象表明这位吴十先生就是保守派的成员。
  要说还是宗磐、挞赖等人的政治斗争经验还不够成熟,由于保守派发现胜利来得如此之快,于是便在无绝对把握的前提下贸然发动了造反行动,结果是不成功,便成仁,我们的吴十成了保守派的第一个牺牲品。
  但吴十先生的牺牲非但毫无价值,反而给改革派提供了一个大反攻的好机会。
  宗干和希尹等人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于是,在完颜亶的支持下,宗干和希尹对“吴十谋反案”进行了反复的研究和仔细的挖掘,终于将吴十的幕后老板给揪了出来。
  这位幕后首脑不是别人,正是完颜宗磐。
  既然,犯罪的人证和物证确凿,那么等待宗磐的必定是金国的法律的惩罚。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七月,宗干和希尹、兀术等人以上朝的机会将宗磐和宗隽两位太师级人物逮捕,韩昉老师亲自起草并宣读起诉书。
  我们的韩昉老师不亏是一代文人,不但诗词写的好,就连干这类脏活都能游刃有余,他对宗磐和宗隽罪行的描述分别用了八个字来形容,宗磐得到的评价是“煸为奸党,坐图问鼎”,而宗隽得到的评价则是“力摈勋旧,欲孤朝廷”。
  于是,两位保守派的重要首脑人物被金国的最高法院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所有依附保守派的其它成员也都受到了完颜亶不同程度的处罚。
  其中包括吴乞买之子宗伟(阿鲁补)、宗英(斛沙虎)、殿前左副点检浑睹、会宁少尹胡实剌、郎君石家奴、千户述孛离古楚等高级官员也被判处死刑,和宗磐、宗隽一起被处死。
  不过,完颜亶同志还算仁慈,并没有过多的牵连无辜,虽然以宗磐为首的吴乞买家族成员有一部分参加了保守派,但对未参加保守派的吴乞买家族成员,完颜亶非但没有加罪,相反还及时派相关人员对宗磐的另外两个弟弟完颜宗固和完颜宗本进行了安慰。
  正是由于完颜亶的这种既往不咎的态度感动了宗固和宗本,使这哥俩在以后的日子里对完颜亶忠心耿耿,再也未动过阴谋作乱的念头。
  后来宗固官居右丞相兼中书令,而宗本则进入了三师的行列,位居太傅领三省事。
  保守派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遭受了沉重打击,几乎全军覆灭,但作为保守派的二号人物挞赖同志却安然无庠,稳坐钓鱼台?
  难道是完颜亶真的善心大发,决定放过这位金国的头号卖国贼吗?
  答案当然不是,完颜亶和宗干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像挞赖这种人是不能放虎归山的,但要捉拿挞赖从技术层面上分析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因为挞赖的职务是左副元帅,在军队中的地位和右副元帅兀术是平起平座的,并且长期在外、手握重兵,如果完颜亶贸然派兵去捉拿挞赖的话,可能会引起挞赖有反抗,到时金国的第一次内战将难以避免。
  从这个角度考虑,完颜亶决定先礼后兵来对付挞赖,首先考虑解除挞赖的兵权,然后再动手。
  于是,完颜亶下诏封挞赖为燕京行台左丞相,南宋的降将杜充为右丞相,兀术为都元帅总领军事,并以挞赖有大功而赦免他的罪行。
  在这一系列的任命中,挞赖同志是明升暗降,从职务上看似乎是升官了,位居丞相之职,但左副元帅的职务没了,所有的兵权都被都元帅兀术给没收了,那自己就是放在砧板上的鱼等着挨宰。
  挞赖也是个精明的人,知道完颜亶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这了稳住自己,既然完颜亶准备对自己动手了,那么就来个先下手为强吧,挞赖同志决定提前发动叛乱。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八月,挞赖联合了吴乞买的另一位儿子翼王鹘懒(看来是完颜亶的安抚工作没作到位),宗人活离胡土(这名字有意思“糊里糊涂),还有自己的两个儿子翰带、乌达补正式宣伟大造反事业的开始。
  不过挞赖的这种造反是得不到金国军队的支持的,全国上下都对挞赖卖国求荣的行径是深恶痛绝,所以挞赖发动的叛乱只能得到一小撮人的支持。
  给你机会,你还不珍惜,这次完颜亶可就不客气了,于是命令都元帅兀术率兵讨伐挞赖的叛军。
  面对兀术的平叛大在军,挞赖所能作的选择就是跑路,至于往哪儿跑他似乎也早有打算,那就是投奔自己的好友南宋的宰相。
  不过我们的战神兀术同志并不打算放过挞赖,对这种背叛国家的敌人,兀术一向是深恶痛绝的,甚至超过了对死敌南宋的仇恨。
  于是,兀术率领平叛大军对挞赖的叛军展开了穷追猛打,终于在离燕京不远的祁州(今河北省安国)一带将挞赖追上,并就地正法。
  至于鹘懒、活离胡土、翰带、乌达补等几位小角色也很快被兀术追杀。
  挞赖谋反集团的失败标志着金国两大派别——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长达五年的政治斗争终于宣告结束。
  这场斗争从天会十三年一直持续到了天眷二年,保守派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在朝廷内部控制了局面,,但他们的倒台却只用了仅令两个月的时间,最终以改革派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改革派的首脑人物宗干被任命为太师领三省事、梁宋国王,总揽朝政大权;希尹被封为左丞相、陈王,与宗干一起打理朝政;兀术被封为太保、全国兵马都元帅,总揽军事大权。
  虽然,对完颜亶构成极大的威胁的保守派已经被铲除,但完颜亶并未得到片刻的安宁,因为在金国朝廷内部新的一轮政治斗争即将开始,这次谁又会是斗争的牺牲品呢?

TOP

  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秋,金国两大政治派别的斗争终于偃旗息鼓,改革派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力战胜保守派,保守派的势力从此彻底退出了金国的政治舞台。
  两大派别斗争的胜利者并不是完颜禀,而是宗干、希尹和兀术等三位改革派的重量级人物,因为完颜禀又一次开始陷入了政治斗争的旋涡之中。
  在击败宗磐、宗隽、挞赖等人后,宗干开始成为金国控制朝政的头号人物,在天眷二年除掉保守派后不久便接替宗磐成为太师,但作为阿骨打的长子,宗干年事已高身体欠佳并且患有足疾,上朝行走都非常不便。
  在这种情况下,另一位改革派的元老完颜希尹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宗干的得力助手,帮助宗干治理朝政。
  希尹的一再得势引起了改革派中其它成员的不满,为首的便是兀术,兀术同志在消灭保守派的斗争中身先士卒,立下了大功,最后也被完颜亶封为兵马都元帅,相当于国防部长的职务,控制着全国的军队。
  按理说兀术应该心满意足了,但兀术虽然掌握了兵权,他的胃口还不满足,他的最高理想是取代希尹的位置,成为金国上下军政大权的操纵者。
  于是,改革派内部兀术和希尹之间的政治斗争再次开始升级。
  天眷三年(公元1140年)九月,兀术向完颜亶进行了秘密汇报,主要内容是报告完颜希尹和左丞萧庆企图谋反的阴谋。
  完颜亶当然不是傻子,兀术秘密汇报的真实度有多少可信的成分他当然也十分清楚,但完颜亶居然装聋作哑,轻易就相信了兀术毫无证据的言论。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的完颜亶对希尹非常看不顺眼。
  在前面两大派别的斗争中,完颜亶就是由于听信了宗磐的谣言而把希尹打发回了老家,但后来由于为了利用希尹的力量来对付保守派,所以希尹同志在宗干的推荐下再次担任右丞相之职,并逐渐开始在朝中掌握大权。
  由于希尹同志才略过人,深得人心,因此引起了朝中许多大臣的忌恨,很不幸,最高领导完颜亶同志也有这种想法。
  既然保守派都已经被消灭了,那么希尹是否还有利用的价值呢?
  这就是完颜亶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和粘罕同志一样,希尹似乎也遭遇了过河拆桥的情况。
  但光这一点似乎还不能使完颜亶下决心对希尹痛下杀手,给希尹带来杀生之祸的是他无心之中所说的一句话。
  完颜亶登基皇已近六年时间,虽然在刚登基不久,完颜亶就果断地废除了勃极烈制度,也就是宣布他将实行汉族王朝的父死子继继承制度。
  事与愿违,虽然完颜亶也娶了不少老婆,但就是没有开花结果,二十多岁了连个儿子都没有,这是他比较郁闷的一件事情。
  可希尹同志偏偏去触动了完颜亶的痛处,在一次无心的谈话中,希尹随口说到了“谓神器以何归?”的话,这便引起了完颜亶的极度愤怒。
  完颜亶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希尹同志在嘲笑自己没有子嗣,将来自己的皇位不知道要送给何人,这不明摆着是公开散布反动言论吗?
  于是,在听到兀术的秘密小报告后,完颜亶的第一反应是高兴,终于有机会除掉自己的心腹之患,他便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朕欲诛此老贼久矣!”
  连自己的主人都站在兀术这一边,希尹与兀术斗争的结果只能是彻底失败。
  天眷三年九月,希尹和萧庆以谋反之罪被处死,完颜亶给希尹安排的罪名是:“奸状已萌,心在无君,言君不宣,逮燕居而窃议,谓神器而何归,遂致章败。”,而左丞萧庆的罪名是:“迷国罔悛,欺天相济,既致于理,咸伏厥辜,赖天之灵,诛于两观。”
  而兀术同志是非常清楚“斩草除根”这个道理的,因此希尹的儿子昭武大将军把搭、符宝郎漫带也一起被处死。
  被希尹萧庆谋反案所牵连的多达数百人,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希尹的心腹门生。
  但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希尹和萧庆同志根本没有谋反的心思,就连那句“谓神器而何归”的话好象也不是希尹所说的。
  所以这两位仁兄稀里糊涂便成了兀术夺权斗争的牺牲品。
  希尹和萧庆的被杀使改革派之间的自相残杀暂时告一段落,一年以后,另一位改革派的元老宗干同志终于也抗拒不了死神的召唤,怀着无限的遗憾去世了。
  宗干的去世对于当时的金国是个严重的损失,这位阿骨打的长子在金国的政坛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为金国的繁荣强盛也曾立下了汗马功劳。
  完颜亶和宗干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早在宗干病危之际,完颜亶便亲临王府陪伴宗干度过最后的日子。
  宗干去世后,完颜亶更是悲痛欲绝,为了表示对养父宗干的遵重,完颜亶下令缀朝七日,大家一起为这位老革命前辈默哀,甚至在当年完颜亶过生日时,也不允许搞大规模的庆祝生活。
  
  由于和宗干的感情实在不是一般的深,虽然不是宗干的亲生儿子,但为了表示对死去的宗干有所弥补,完颜亶作出了一个令他终生后悔莫及的决定。
  他在宗干去世后不久便任命宗干的二儿子,年仅十八岁的完颜亮为奉国上将军、行军万户、迁骠骑大将军,从此以后完颜亮开始踏上了金国的政治军事舞台,并最终实现了他人生的最高目标。
  如果完颜亶知道自己的这位小堂弟在十年后会成为自己的终结者的话,他是打死也不敢提拨完颜亮的。
  宗干的去世,标志着金国天眷年间的政治斗争终于宣告全部结束。
  从粘罕到宗磐、宗隽、挞赖再到宗干、希尹、兀术,金国的政治舞台上是热闹非凡,你方唱罢我登台,各路神仙轮流上台进行表演。
  但这场斗争的最终结果是所有的风云人物都已经灰飞烟灭去,最后的胜利者是金国的头号战神完颜宗弼——兀术。
  宗干死后不久,兀术成为三师成员中仅剩的唯一人选,因此理所当然的成为金国军事、政治大权的实际操纵者,从此以后兀术正式成为金国军政事务的头号负责人,开始了他长达八年出将入相的辉煌生涯。
  

TOP

  三、两度伐宋定国界(修改)
  金国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三月,在金国主和派宗磐、挞赖等人的极力掇和下,金国和南宋之间达成了历史上第一份正式和谈协议,金国很慷慨的将自己打下的半壁江山送还给了南宋政府。
  但好景不长,宗磐、挞赖等人实在是很不争气,和谈协议生效还不到三个月,主和派便被以宗干、希尹、兀术为首的主战派彻底干掉,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在政治斗争中获得了金国军队总指挥权的兀术在获胜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完颜亶要求推翻和南宋签订的和平条约,率兵收复河南、陕西两地。
  而主战派的首脑人物宗干也极力赞成再度对南宋发动军事攻势。
  兀术之所以急着向南宋发动军事进攻,除了他本身非常喜欢打仗,是个十足的战争狂热分子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经过多年同南宋的生死大战,他发现了一个对金国生存产生着严重威胁的问题。
  那就是金国军队战斗力开始逐渐下降,而金国女真族第二代将领中缺乏优秀的军事将才。
  自从金国攻克汴京后,很多女真族的高级将领们便开始贪图享乐,大肆掠夺占领区的汉族百姓作为奴隶,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至于什么一统天下的伟大事业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便是挞赖和宗磐。
  更可怕的是这些将领们的腐化思想已经传染到了普通女真族的士兵中间,很多猛安谋克女真士兵在完颜亶实行新政后大量迁入中原一带,不可避免地受到汉文化的冲击,上梁不正下梁歪,将领们都放松娱乐了,女真士兵们便也开始享受胜利的果实,在这种情况下女真士兵们的战斗力开始明显下降。
  金国建立初期“女真满万不可敌”的传言已经不复存在了。
  金国建立才二十多年便出现这种比较可怕的情况,引起了金国中生代高级领导兀术和宗干等人的深切担忧。
  兀术担心金国会重蹈历史上的其它王朝的命运,如秦、隋两朝一样,强盛一时,寿命很短,几乎不能活过四十岁,作为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王朝,兀术更担心的是金国的强盛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如果不能及时制止这种状况的漫延,那么金国被南宋赶出中原的日子也就指日可待了。
  兀术和宗干当然不希望金国重走秦、隋两国的老路,因此,兀术和宗干等人基于这种考虑,便决定乘目前金国的一帮能征善战的老家伙还没死光,女真士兵们的勇气还没有完全退化,向南宋发动猛烈的军事进攻。
  至于这种进攻是否能达到消灭南宋的目的只有天才晓得,但至少可以为金国的生存和发展获取更大的空间,使金国的强盛能维持更长的时间。
  因此 ,天眷三年(公元1140年)五月,完颜亶正式下诏金国都元帅府出兵伐宋,目标是河南和陕西两地。
  战争狂人兀术终于再次获得了出征沙场、展示自己才能的大好机会,但金国将领人才匮乏的问题再一次被摆在了他眼前。
  阿骨打一大家子的将领们死的死、老的老,剩下的都是窝囊废, 经过一番挑三拣四后,兀术选择了自己以前在陕西的老搭挡撒离喝担任元帅右监军,负责进攻陕西一带。
  兀术之所以选择撒离喝作为进攻陕西的主帅,其主要原因之一是撒离喝经常在陕西一带作战,有着同陕西吴氏兄弟作战的丰富经验。
  在天会十二年(公元1134年)第三次进攻汉中失利后,兀术和撒离喝基本上对夺取四川失去了信心,由于兀术后来忙着帮助刘豫的齐国进攻南宋,所以陕西一带的军队就由撒离喝负责指挥。
  而撒离喝和他的老对手吴玠兄弟在秦岭前线达成了非常默契的停火协议,双方虽然没有签订正式的停火协议,但都非常自觉的停止了大规模的军事对抗。
  一方面金国军队经过几次惨败,元气大伤,急需整顿来恢复士气,撒离喝短时期内不可能再次对秦岭一线发起进攻,而作为川陕保卫战的获胜方,吴玠兄弟的实力也是伤亡严重,一向擅长于打防守反击的吴玠也不可能冒着风险主动出击。
  因此陕西一带出现了很不寻常的寂静,双方的大规模军事对抗几乎停止,但零星的小规模冲突还是时有发生。
  而对陕西的军区司令撒离喝来说,不寻常的平静之中隐藏着杀机,更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金国天会十五年(公元1137年)十一月,刘豫的齐国被金国的少年天子完颜亶废除,原属于齐国的陕西重新由金国军队接管。
  已经升任元帅右监军的撒离喝接到兀术的命令负责去接管陕西的各州县,当他来到洛河边的同州(今陕西大荔县)时,却遭遇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这个对手的出现几乎撒离喝遭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的一次耻辱!
  这个令撒离喝蒙羞的对手名叫李世辅,是陕西延安人,十七岁时,李世辅便跟随父亲李永奇参军入伍,和金国军队作战。
  由于在对金兵的一次偷袭战斗,李世辅作为特种兵连杀金兵十七人,取两首级和两匹战马,因此被任命为武翼郎充副将。
  金兵攻占陕西后,李永奇和李世辅被迫投靠了金国,成为了金国的正式员工,齐国建立后,皇帝刘豫为了招贤纳士,便派人以高官厚禄去招降李世辅。
  按李永奇的本意是不同意李世辅接受刘豫的招降,但这位李老将军后来又改变了自己的初衷想法,他决定在金、宋、齐之间上演一出无间道的好戏。
  于是,他要求儿子李世辅假装接受刘豫的召唤,但必须“身在曹营心在汉”,时刻想着为自己的原主人南宋效力,一有机会便起义反金投宋。
  而这位李世辅同志的胆子比他的父亲还要大,在齐国被废,起义机会即将来临时,他决定献给赵构一份特大的礼物。
  什么礼物?那就是亲自捉拿一名金国的高级军官献给赵构,而且这位小李将军选定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金国和头号战神——完颜宗弼。
  大家可能会认为这个李世辅是头脑发热说胡话,兀术是金国的兵马都元帅,掌握着金国的所有军队的调动,要活捉兀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但李世辅偏不信这个邪,他要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有能力搞定兀术。
  刘豫被废除后不久,兀术带着一万多人马到淮河一带游猎,正好李世辅也在陪同之列,于是,李世辅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就想乘此机会绑架兀术,然后带着这份大礼投靠南宋。
  这位李先生胆子可真够大的,不过干这种冒险的绑架大案,光靠胆子大没用,有时运气也很重要,李世辅就是缺乏运气。
  在行动的途中,李世辅的战马被竹刺所伤,导致这次绑架计划宣告破产,不过“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虽然李世辅的绑架计划没能成功,但他因祸得福,自己作为南宋“超级卧底”的身份没有暴露,相反还被自己的绑架对象兀术同志任命为承宣使、同州观察使。
  但李世辅并没有被兀术的小恩小惠所诱惑,他和父亲李永奇还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寻找良机率部起义反金。
  由于同州靠近陕南汉中一带,于是他便积极和南宋的川陕安抚使吴玠联系反正事宜,准备乘齐国新废、陕西局势混乱之际和父亲李永奇率众起义。
  但李世辅总归觉得就这样两手空空去见吴玠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因此他还是想再次实行自己的绑架金国高官计划。
  正巧,金国的右副元帅撒离喝同志到同州一带进行视察,李世辅的天赐良机又一次到来,这次李世辅的绑架计划能成功吗?而我们的老将撒离喝是否能逃过这一劫难呢?
  看到金国军界的第二号人物自投罗网,李世辅觉得自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这个天赐良机了。
  在迎接撒离喝的过程中,李世辅同志演了出苦肉计,假装从马上摔倒受伤,而退入城中疗伤,迎接撒离喝的任务便交给了手下的通判负责。
  当然撒离喝是不会知道李世辅的惊天大计划的,因为这是在金国的地盘上,谁敢打金国的兵马副元帅的注意呢?
  所以撒离喝毫无戒备地单身进了同州城,只留了三十个骑兵在城外等候。
  这便给李世辅的绑架计划的成功增添了更大的砝码,在撒离喝接受通判赠送盔甲的过程中,李世辅突然从墙后杀出,成功地将撒离喝控制。
  撒离喝这下可傻眼了,堂堂金国的观察使居然是南宋国的卧底,这下撒离喝可后悔莫及了,堂堂的金国副元帅居然被一帮叛军劫持,这对撒离喝来说简就是直奇耻大辱,还不如战死沙场来得痛快。
  但撒离喝命不该绝,关键时刻,撒离喝的救星——金国武将中的第二号猛人终于出场,
  此人名完颜彀英,又名挞赖,当然不是那位投降派挞赖,而只是撒离喝手下的一名先锋。
  其实这位完颜彀英是个非常优秀的将才,因为他也是出身将门之家,其父亲就是金国常胜双雄之一的银术可。
  我们前面谈到过金国双雄之一的娄室有一位非常厉害的儿子活女,在宋金战场之上活女表现非常活跃,一度被认为是娄室的合格接班人。
  但活女只是在战争初期表现抢眼,真正称的上是常胜双雄合格接班人的反而是这位彀英同志。
  彀英同志的少年经历和活女颇为相似,两人的年龄也相差无已,只是不同的是彀英的相貌比较奇怪,在头上长了两个丱角,就和西游记里的观音童子差不多,甚至连阿骨打都对这个长相怪异的少年小将产生了兴趣。
  彀英在十六岁时便跟随父亲银术可参加了宁江州战斗,后来跟随父亲又参加了太原围攻战,和活女的战斗经历几乎相同。
  在击败宋军二次救援太原的战斗中,彀英和父亲银术可、叔叔拔离速一同参加了南关大战,并且也立下了战功,只不过彀英同志的运气不太好,杀的都是无名小卒,没有像活女那样一战便斩杀了宋军的名将种师中,所以他的出名也只能排在活女后面了。
  在后来进攻南宋的战斗中,彀英被分配到了兀术手下,和兀术一起发动了对赵构的“搜山检海”战斗。
  虽然在进军江南的战斗中彀英同志也屡有出色的表现,但相对战神兀术来说,彀英同志的知名度还相差甚远,你彀英再厉害,总不能抢了兀术的风头吧!
  更多的金国和南宋群众们记住的是风光无限的兀术将军,至于完颜彀英,很多人的回答是根本无从认识。
  但完颜彀英本身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虽然不被大家所认知,但该做的工作还得去做,黄天荡大战后,彀英跟随兀术和撒离喝又跑到陕西去重燃战火。
  在陕西兀术等人遭遇到了强大的军事狂人吴玠兄弟,三次大战的结果都以惨败而告终,不过作为先锋的彀英同志的表现却可圈可点。
  在兀术第三次进攻和尚原的战斗中,先锋彀英风雪夜出兵偷袭,乘势攻破和尚原,虽然和尚原的失守是吴玠实行战略转移的一部分,但彀英还是充分展示的自己的军事才能。
  攻破和尚原后彀英又再次向兀术请缨,乘宋兵士气不振之际出奇兵快速攻取仙人关。
  但兀术已经被吴玠同志折腾得够呛,不敢再轻易向仙人关发动攻击,就连彀英想自己率先发动进攻,都被兀术严厉的制止。
  不过事后证明彀英的建议是有道理的,吴玠在仙人关只有一万多守军,如果兀术的十万大军能够在攻取和尚原后立即出兵仙人关,那么这场战役的胜败还很难预料,正是兀术的谨慎给了吴玠喘息的机会,导致了金国仙人关的惨败。
  川陕决战金国大败后,彀英同志的能力终于得了兀术的认可,被任命为河东路都统,跟随撒离喝负责安抚齐国废除后的各州县官员。
  而很不巧,撒离喝的这次同州之行充满了凶险,刚进入城中,就被李世辅的叛军劫持,由于这一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身在城外的彀英也是猝不及防,一阵慌乱后,彀英很快恢复了冷静,率领手下的三十名骑兵从东门杀入,去救撒离喝。
  城中的李世辅看到自己的瓮中捉鳖计划即将成功,却被彀英坏了大事,连忙率兵劫持撒离喝向西门逃窜。
  我们的彀英同志艺高人胆大,带着三十个骑兵硬是对逃跑的李世辅穷追猛打。
  而李世辅这次是铁了心要造金国的反,已经没有给自己预留任何后路,他打算带着撒离喝这份大礼去投靠川陕安抚使吴玠。
  但李世辅的坏运气再次降临,当他来到洛河边时,发现所有的渡船都已过河,自己无法再南下秦岭。
  而且绑架行动是在金国的地盘上进行,如何不能及时逃脱,金国的几万大军就在附近,自己极有可能功败垂成,命丧同州。
  于是,李世辅便私底下和撒离喝做了笔交易,交易的主要内容是我李世辅现在可以放了你撒离喝,但你撒离喝必须保证我们安全离开同州,并且不杀害我的家属和同州百姓。
  事到如今,撒离喝为了活命,也只能答应了李世辅的要求。
  不过李世辅并没有释放撒离喝,而是将撒离喝推下了山崖后,向西北奔逃。
  但撒离喝的运气却出奇的好,被李世辅推下山崖后,他并没有摔死,被树枝挂在半山腰。
  追赶而来的彀英听到了撒离喝的救命声后将撒离喝救起,撒离喝这才保住了性命。
  由此,撒离喝对李世辅是痛恨之极,连忙发出通辑令下令捉拿叛徒李世辅及其家属,结果李世辅的父亲李永奇和妻子儿女未能逃脱,全部以叛乱罪被处死。
  不过撒离喝虽然发出了全国通缉令,但这场绑架案的主犯“超级卧底”李世辅却成功的逃脱了撒离喝的包围圈,带着二十六名亲信逃到了西夏国,投靠李乾顺。
  打那以后,撒离喝和李世辅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双方都在耐心的寻找着机会进行报仇。
  李世辅到了西夏国以后,立即向西夏国的老大李乾顺借兵二十万,讨伐撒离喝,并承诺计划成功后将延安府送给西夏国。
  但要向李乾顺借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前面我们提到过这位仁兄,曾经和金国结盟共同对抗辽国,而辽国灭亡后,李乾顺又夹在金国和南宋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保持中立、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谁也不讨好,偶而还乘火打劫,敲诈金宋两方,因此一度还使西夏国的国土面积达到历史上的最顶峰。
  按理说,李乾顺此时应该将金国的叛徒李世辅助送还给金国,但李乾顺是个相当精明的皇帝,他看出金国已经深陷南宋战场的泥潭深渊,即使自己这边对金国有所不敬,完颜亶也不会傻到两边开衅,四面树敌。
  因此,他决定利用李世辅这枚棋子为西夏国争取到最大的国家利益,但你李世辅要借兵不难,必须还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否则我李乾顺怎么知道你李世辅是英雄还是狗熊呢?
  于是,李乾顺给李世辅出了道难题,要他去剿匪,西夏国境内有个叫“青面夜叉”的土豪,经常率众反抗李家的统治,搅得李乾顺不得安宁,虽然他也曾几次派兵围剿,但都无功而返,成了西夏国的一大隐患。
  李世辅报仇心切,为了捉拿撒离喝,他是愿意上刀山下火海,只带了三千骑兵昼夜疾驰,深入“青面夜叉”的老巢,将其抓获。
  这下李乾顺算是见识到了中原武将的风采了,相比已经多年没有战事的西夏人来说,金国和南宋的优秀将领是层出不穷。
  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李乾顺命文臣王枢、武将移讹为陕西招抚使,李世辅为延安招抚使,率领二十万西夏国大军向延安进军。
  不过上天似乎和李世辅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等西夏国的大军来到延安府后,发现整个延安府非但没有看到撒离喝的影子,就是普通金国士兵也是踪迹不见。
  迎接李世辅的是延安府总管赵惟清,赵总管的解释是金国已经和宋国初步达成了和平协议,原来齐国的土地包括陕西和河南都已经归还给了宋国。
  这下李世辅可有点郁闷了,自己辛辛苦苦折腾了大半年的复仇计划就是因为国家统治者们的一句话,就全部白费了。
  不过有两个人可一点不郁闷,相反非常高兴,就是西夏国和两位统帅王枢和移讹,因为李世辅出征前曾答应如果能收复延安府,就拱手相让给西夏国,这下不用一兵一卒就可以得到延安府,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但李世辅也不是傻子,他知道目前这种状况下西夏国的军队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必须尽快把他们撵走,否则将会出现“鹊巢鸠占”的可怕结果,那他李世辅必将成为南宋的罪人。
  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求见王枢和移讹,大概意思是现在金国已经归还了陕西,所以不需要你们西夏国出兵相助,大家白跑一趟辛苦了,请尽早回家休息吧?
  听到李世辅的这番忽悠,王枢和移讹好旋没气昏过去,但李世辅好歹也是西夏国的客人,大家总得讲点道理吧。
  移讹便搬出了李世辅在出征前所签署的承诺书,要求李世辅立即交出延安府,否则便要如何如何!
  这下李世辅知道再忽悠也没用了,既然用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吧,于是,他又一次开始实施他的绑架计划,先是想把移讹干掉,但没成功,后来又绑架了王枢大人。
  整个西夏军队的统帅一个跑了,一个被抓,这仗没法打,西夏军队的唯一选择便是回家向老大李乾顺汇报。
  李世辅的这几招够狠够辣,把一向十分精明的李乾顺也给忽悠了,当然后果会很严重,李乾顺派出了西夏国的精锐部队——鹞子军,去对付李世辅。
  鹞子军是西夏国建国初期的精锐骑兵部队,战斗力相当强大,曾经是中原王朝步兵们的恶梦,但一百多年后西夏国鹞子军的战斗力也真的是非常的惊人。
  惊人到什么程度呢?被李世辅率领的南宋士兵打的溃不成军,死伤过万。
  一场“鹊巢鸠占”的军事危机就这样被李世辅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事实证明李世辅同志非但忽悠能力很强,而且实战能力也很强,既会说,也会做,人才、这就是人才!
  在五百多年后的山海关一带,有一位姓吴的将军也曾经干过类似借兵报仇的事,不过他的运气不好,既不具备李世辅的忽悠能力、也没有李世辅的实战能力,最终结果使雀巢终被斑鸠所占。
  李世辅在解决了西夏国的问题后,俨然成了陕西一带的头号军事强人,于是,这位仁兄在延安一带大肆招兵买马,并打出了活捉撒离喝的旗号,大有不灭撒离喝誓不罢休的趋势。
  李世辅在陕西一带的疯狂优秀表演当然也不会逃过一个人的眼睛,那就是南宋的老大赵构同志,看到有这么一位敌国的高级人才主动向南宋投怀送抱,并且在陕西一带抗金伐夏,屡立战功,简直就是南宋国的福将!
  赵构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位高级人才,但李世辅在陕西的疯狂举动同样也使他万分担忧,因为自己和金国刚刚签订了和平条约,而且没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陕西和河南两地,如果因为李世辅的原因而使金国破坏条约,再次开战,那自己的日子又要难过了。
  于是,赵构命令吴玠同志将这位李世辅召回南宋,为了表彰这位超级卧底的忠心和勇敢,赵构还帮李世辅改了个大家更为熟悉的名字——李显忠,并任命李显忠为前军都统制,在河南一带驻防。
  从此以后,李显忠开始成为南宋中期武将之中的中流砥柱,并在以后的三十年里成为金宋战场之上的主要军事统帅,不过遗憾的是,他和老冤家撒离喝终究没有再碰到正面交锋的机会,双方的私人恩怨便永远消散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交待完了同州绑架案的主谋李显忠后,另一位绑架案的重要当事人撒离同志就要再次出场了。
  在同州险遭李显忠绑架的撒离喝同志是死里逃生,躲过了一次劫难,但很遗憾主犯李显忠畏罪潜逃,进入西夏国境内。
  按撒离喝的本意是要到西夏国去要人,但很快金国在主和派挞赖、宗磐等人的控制下和南宋方面达成了第一次和平谈判,别说同州了,整个陕西都要送还给南宋。
  因此,无奈之下撒离喝只好撒回燕京,至于和李显忠的个人恩怨那只能放在一边了。
  但很快撒离喝报仇的机会就再次到来,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七月,挞赖和宗磐等主和派由于企图谋反而被完颜亶诛杀,金国朝中的主战派再次得势。
  在兵马都元帅兀术的指挥下,撒离喝再次被任命为右副元帅,负责进攻一年前送给南宋的陕西地区。
  这次出征陕西,兀术除了任命老将撒离喝为总指挥外,另外再安排撒离喝的救命恩人彀英为副总指挥,负责辅佐撒离喝进行军事进攻。
  兀术相信这两位金国的黄金搭挡是目前进攻陕西主帅的最佳人选,两人联手一定能够完成收复陕西的重任。
  事实也证明兀术的眼光不错,在进攻陕西的初期,撒离喝和彀英率领的西路军所无披靡,战无不胜,所到州县均闻风而降。
  当然撒离喝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地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年前南宋接管陕西时,并未对当地的官员任命进行大规模的调整,也就是换汤不换药。
  以前是金国、齐国的官员,现在继续担任南宋的官员,员工还是那个员工,只不过是公司的老板更换人选,大家该领的工资照样领,一分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撒离喝对陕西各州县的官员们进行政治宣传和军事施压的双管齐下,而这些昔日的老员工们关心的只是能够按时领取工资,至于工资是由金国、齐国还是南宋来发放并不重要。
  所以在进军初期,陕西大量州县的官员们又再次反正,继续成为金国的正式员工,撒离喝的西路军一路奏凯、高歌猛进,但他本人却有个不小的遗憾,那就是老仇人李显忠被赵构分配到河南工作了,自己同州之辱的一箭之仇是无法报了。
  不过撒离喝不用感到遗憾,英雄不会寂寞,因为他很快将再次遭到自己一生中的第三个真正意义上的对手,第一个是吴玠、第二个是李显忠,第三个对手又会是谁呢?
  

TOP

  就在撒离喝和李世辅两位猛人在陕西一带大打出手,闹得鸡飞狗跳之际,南宋川陕一带的局势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吴玠在击退了金国的三次大规模军事进攻后,被荣升为川陕宣抚使兼奉宁保定军节度使,总揽了川陕地区的军政大权。
  但多年的沙场厮杀已经使吴玠身心疲惫,再加上又要负责整个四川地区百姓们的吃喝拉撒,所以在这西线无战事的几年时间内,吴玠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终于在金国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宋金第一次和谈成功之际,一代名将吴玠同志在自己得以成名的仙人关病亡逝世,终年四十八岁。
  吴玠的去世对于赵构来说不啻是个沉重的打击,对于整个南宋国来说也是个巨大的损失,整个四川的生死存亡全都系在吴玠同志一个人身上,如果金国再对陕南、四川有所军事企图的话,那么南宋国的西线战场将会变得岌岌可危。
  而吴玠死后,四川军界的领军人物出现了诸强纷争的复杂局面,吴玠的弟弟吴璘、吴玠的部将郭浩、杨政各自控制着一支军队,三强互不相让,缺乏统一的指挥,陕西的枢密院事楼炤先生又在陕南一带对这三位仁兄大呼小叫,胡乱指挥。
  整个川陕边境的局势用四个字形容便是“混沌不堪。”
  这对赵构来说决定不是什么好消息,惊慌错乱之下,赵构对四川的人事关系进行了调动,马上命令多事先生楼炤返回临安,原成都知府胡世将接任川陕宣抚使,负责接管川陕的军政大权。
  胡世将虽然是个文官,但对军事局势有着非常明锐的洞察力,在南宋接收陕西后不久,他的判断是金国极有可能撕毁和约,重新出兵陕西。
  不过胡世将毕竟是个文官出身,要他去搞搞政治还可以,但要说到领兵打仗还得靠吴玠手底下的那帮兄弟。
  因此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便命令这蜀中三大将立即出兵驻扎于陕西各军事要点,具体的分布是郭浩驻守鄜延、杨政驻守熙河、而吴璘则夹在两人中间驻守秦凤一带。
  而正如胡世将所预料的那样,蜀中三大将的军事部署刚刚完成,金国的西路大军便风驰电掣般地杀到陕西。
  撒离喝和完颜彀英率领的金国西路大军一路下同州、渡黄江、克长安,趋凤翔,很快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凤州。
  凤州的地理位置相当重要,著名的大散关、和尚原及仙人关都在凤州一带,撒离喝的这一手相当厉害,就像一把利剑直插蜀中三大将的心脏地带,切断了鄜延郭浩和巩州杨政的后路,如果凤州府失守,郭浩和杨政将无法退回四川,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
  秦凤地区的统帅的吴璘将成为撒离喝的直接对手,撒离喝同吴家军的较量再次上演。
  不过吴璘很好地继承了他大哥的军事统帅才能,他将成为撒离喝的第三个真正意义上的对手。
  川陕地区的最高行政军事长官胡世将同志接到金国右副元帅撒离喝率领大军入侵凤翔的消息后,立即在河池(今陕西徽县)召集高级将领召开军事会议。
  首先发言的是参谋官孙渥同志,这位仁兄的所谓妙计是既然撒离喝来势汹汹,那么我们就避其锋芒,全面放弃河池,退守仙人关。
  孙渥的这个妙计是个实足的昏招,放弃凤州,等于把郭浩和杨政的后路让给了撒离喝,整个陕西的形势将发生骤然变化。
  事关川陕地区的生死存亡,吴璘挺身而出,怒斥孙渥的贪生怕死行为,他向胡世将慷慨陈辞,要求率领一百名部下前去破敌。
  吴璘一向是十分擅长于鼓舞士气的,在六年前的仙人关杀金坪,在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刻,他也曾用自己的勇气鼓舞了全军的士气,并确保了仙人关战役的胜利。
  胡世将被这位小吴将军视死如归的勇气深深感动,他指着自己的营帐向众人发誓自己将同河池共存亡。
  同时为了防止孙渥在军中影响士气,胡世将干脆将这位仁兄直接打发到泾原去任职。
  连最高长官都已经发出狠话了,那就没人再敢提撤退、逃跑之类的建议了,吴璘和手下的将士们均慷慨激昂,决心以死保卫凤翔。
  金国和南宋停火五年后,在陕西地区再次展开大规模的军事对抗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