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三十章

  火把齐齐升高,就看到壁画往上延伸,头顶的墓道顶上,画着日月星辰。

  星辰画的很巧妙,都是大大小小的各种莲花。南朝佛教已经大量进入中国,墓葬中多有莲花的图案。虽然斑驳的很厉害,但所有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在这些图案之中,有一颗火红色的莲花图案,和其他的星星都不一样。

  明眼人都知道,这单面小人所在的这个位置,非常重要。

  如果在甬道的其它地方去看这整个长幅的壁画,除了那些双面的古人,是看不出什么大的蹊跷的,但是在这单独的单面小人附近,壁画中的细节却很不一样。

  齐铁嘴说道:“这记录的场景,可是有十二分的奇怪,如果我猜的没错,佛爷这是远古一次祭天的壁画,这些双面的古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次真真正正是第一次。在中国甚少有双面的记载,唯一一个被记载过双面的,是山海经中的西王母,传说生有两面,一面见者生,一面见者死。你看这些人脸,背对着天上这颗红星的,都是喜悦诡笑,对着天上这颗红星的人脸,都是凄凉悲切。说明它们都是以死脸对着这颗红星。”

  “可这个人混在其中,却只有一张脸,是怎么回事?”副官问道。

  齐铁嘴道:“你看这人的脸孔,表情不喜不悲,而是一种微笑,说明他对于即将要到来的一切很坦然,他并未看着天空的红星,而是看着对面墙壁上的字,这种从容的描绘,以及所处整个壁画的位置,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墓主人,他知道红星的事情,所以并不害怕。红星,也就是陨石,这描绘的是一次天文祭祀的活动,对象是天上落石的异象。”

  张启山觉得有些道理,但此处应该是个虚冢,这壁画规模宏大,画在这里,有些不符合逻辑。他没有提出这个问题,而是静静地看着齐铁嘴。

  齐铁嘴急急催促往前,顺着铁轨一路往前,逐渐就看到各种加工的痕迹,木头架子,竹子架子,铁架子纷纷加固这个墓道,和齐铁嘴之前惊魇之中看到的幻觉开始相似起来,看这些腐朽的架子和甬道边各种各样的矿篓和铁皮车,张启山就明白,这座古墓应该早就被人发现,并且被矿工用作了修正和堆砌矿石的地方。这些加固的架子,都已经好几个世代,新老都卡在顶上。

  果不其然,再往前一些,墓道壁就被砸开了一个一个的大洞,往里看去,有很多往下挖掘的矿道,也有一些从地表挖掘下来的矿道,矿道中吹出凉风,现在仍旧联通着地面。

  齐铁嘴指了指一个矿道:“这个形状是大明时候的矿制,你看这些拉皮索的扣,都烂成坨坨了,这个矿道应该比这里的其它矿道都老,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矿道一路开凿下来,凿出了这个墓室,墓里即使有东西,也早几百年搬空了。矿脉继续往下,所有工人们把工具运下来,再凿破墓道壁继续追着矿脉开采,你看这些垃圾。”四处果然有很多看似并不久远的碗筷:“这里道最近一直还在被人使用。”

  再往里就是墓道的终点,能看到已经完全坍塌的几个墓室和耳室,什么金刚门都已经完全损毁,什么都不剩下了。铁路的终点也在这里。除了很多木隔离的箱子,还有大量的煤堆在一边,边上还有很多的矿井设备。

  “我们走了多久?”张启山就问。副官回答:“三里左右。”

  “这里的矿道,都互相连通么?”

  “这里的新矿老矿之间关系复杂,整个矿山挖的犹如迷宫一样,地面上大家各分区域,有土司衙门管着,非常老实,一到地下,怎么挖就完全由矿头说了算,几百年下来,这些矿道都如同暗道回廊,不懂行的人下去,下到前朝的矿井中,根本回不来。”张老倌说道。

  张启山蹲下来,敲了敲铁路,看了看铁路的两端,“去查查是不是当年日本人买的矿,看看这条老矿道还能不能上去?上面是哪儿。”

  老倌立即带人进入了矿道,张启山再对副官道:“要在这里运营一座矿山,人不会太少,我们下来到了这里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人呢?”

  “会不会和火车上一样,都死了?”

  “死了,死在哪里呢?”张启山看了看四周星罗棋布的矿道口,看了看齐铁嘴:“高人在这里还有什么留信么?”

  齐铁嘴喝了口水,吐在火把上,水沫喷上火立即形成了一片水星子飘浮在空中,在空气的湍流中胡乱的卷动。一边的张老倌已经从矿道中下来道:“佛爷,这路确实是到地面的,你得上来看一眼,上面有些扎眼。”

  张启山给副官使了个眼色让他保护齐铁嘴在这里,自己猫腰跟着老倌进了矿道。
请多指教!

TOP

三十一章 矿山外

 张启山一路顺着矿道往上攀爬,张老倌爬的飞快,矿道呈70度左右往上,非常陡峭,一步的距离都开凿了可以供一只脚踩踏的小落脚点,所以倒不危险,能看到早年这里还有铁钎子打在石头里,有绳索一路串下来供人攀爬。现在绳子都腐烂了,铁钎子也都烂成了嘎达。

  矿洞之简陋,乏善可陈,不一会儿,上头就出现了光亮,再往上十几步,张启山来到了矿洞的口子,哪里空间陡然变大,变成了一条山体缝隙,有整根的圆木头卡在两边岩石上,供人当楼梯使用。张启山不敢踩上去,单手卡在岩石的凸起,以攀岩的方式,上到了地面。

  拨开缝隙口的杂草和灌木,张启山爬了出来,发现缝隙是开在一个小峭壁上,峭壁大概四层楼高,峭壁下面是一条干涸的河床,能看到在河床中修建了无数的窝棚,沿着河的方向连绵开去。

  这是一座古矿山的矿口,窝棚里住的都是这里的矿工,能隐约听到看到远处的若隐若现的炊烟和骡子的啼叫声,还有零星分解矿石的声音。大概都在几公里外,这里则杂草重生,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往边上看去,张启山出来的山体缝隙是这里峭壁上无数矿口中的一个,这些老矿显然已经被废弃,外面野都是杂草覆盖。如果不仔细记忆,都无法分清哪个是哪个。

  他和张老倌跳了下去,落到河床,这里河床的窝棚里已经没有人了,矿工是跟着矿脉走的,这里的矿脉已经已经没有矿石了,矿工都已经离开。

  张启山往前偷偷走去,问张老倌:“你发现什么了?”张老倌道:“你跟我来。”两个人走入废弃的窝棚,马上就看到一层厚厚的虫丝,几乎已经把河床里所有的窝棚全部都覆盖了,床上,顶上,器具上,灶台上统统都有一层丝网,走入窝棚之中,拨开一些虫丝,就能看到其下一具一具的尸体,全部脸朝下趴在窝棚的床上或地上,已经完全腐烂干瘪。

  “我说人去哪里了,全死在这里了。”张老倌说道。

  “你估计有多少人?”张启山远眺河床,这不是一般的死法,这虫丝一路几乎覆盖了目力能及的所有区域。

  “以我的经验,这里矿山起码有两百多人,有中国的矿工,肯定也有混在里面的日本监工,他们混在中国人堆了都几十年了,根本分辨不出来。全部死在这里了。”

  张启山默默的扫过一圈尸体,在火车上他就觉得奇怪,但还能用巧合解释,或者说是高人的风水设置,但是这里这么多尸体,他发现竟然没有一具是脸朝上的。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匪夷所思。

  “为什么死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张老倌喃喃自语。“好像是背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们一样。”

  张启山低头看尸体的侧面,眯起眼睛,他有一种直觉,这些尸体活着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么趴着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的样子,在他们生前已经发生了。他轻声吩咐道:“叫八爷上来。”亲兵立即下去,自己开始往边上的峭壁上爬,很快爬到峭壁的顶上。

  地下走了几里地,并没有走出多少,峭壁之上能看到河床的尽头,是一片一片的大山。包裹在原始丛林之间。零星的黑烟在山林中升起,都在河床的方向,说明河床深入山中的两岸,都有还在开采的老矿。矿和矿之间隔着原始丛林,只能靠马队骡队联通。

  “都死光了,我们把矿山炸了,这事也许就能解决了。”张老倌也爬上来道,张启山摇头,蹲下来摸了摸地上的石头:“你没有发现么?这个营地里缺了什么东西?”

  “什么?”

  “这些窝棚里,没有任何的采矿工具,日用品和干粮,这地方就像一个义庄一样,单纯就是用来放死人的。但,却有灶台,晾衣绳这些生活用品。尸体身上没有钱袋子,没有烟饼。”

  “你什么意思?”

  “有人把这里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肯定有一些人幸存了下来,我们得找到这些人。让他们带我们进入矿山里面。”
请多指教!

TOP

三十二章

  湘西大部分时候烟土就是流通的货币,大宗军火买卖都是用烟土结算,这里的人嗜好这一口,人身上没有烟土,肯定是被人取走了。张老倌就道:“可这荒郊野岭的,去哪儿找偷东西的人去?”

  张启山道:“火车开出来没几天,死人多,活人少,他拿东西一次拿不完,肯定是分了多次。这人什么都拿,什么都要,颇为贪心,这些窝棚里肯定还有没有拿尽的东西。点火,八爷看完之后,把这里烧了,看谁先跑过来。”

  说完他指了指几个位置,亲兵上去蹲守,张启山继续道:“注意峭壁上的矿洞口,如果是这里的矿工,十有八九不会走地上。”

  半个时辰之后,齐铁嘴才从矿洞里爬上来,瘫倒在地,肚子朝天大喘气,浑身的虚汗把领子都浸湿了。

  张老倌上去把他扶起来,齐铁嘴就喘道:“我说老倌,你们张家人是不是他妈都属猴的,爬得老快,老子跟在后面,命都要跟没了。”

  “八爷平日里做做五禽戏会好些,或者跟佛爷练练兵,腿脚结实些。”张老倌笑道,他算是比较老实的。

  齐铁嘴走了两步腿打摆子,在长沙一直做黄包车,去佛爷家还有副官车来车往接送,收了徒弟之后又长久不去田里收租子了。确实最近锻炼的太少,但就刚才拿爬法,那就得是猴才能跟得上。

  齐铁嘴走前几步看到满眼的尸体,心里也发怵,转身看不到张启山,也看不到副官,只得抓住老倌道:“你看,这奇了怪了,这些人怎么都死在这儿了?”

  “八爷佛爷让你上来就是问你这个,敢情你也不知道啊?”张老倌道,齐铁嘴掐指算了算,指挥几个亲兵用刀去挑断虫丝,自己跟着走了进去,道:“都盖着被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死的。吩咐下面记住了,咱们绝对不能在这里睡觉。”刚说完,忽然闻到了一股糊味,抬头就看到前面的窝棚有几只烧了起来,黑烟冲天,就问:“怎么回事?”

  张老倌把张启山的命令说了一遍,齐铁嘴虽然不赞同,但是也知道自己说了没用,那东北老帮菜不听人说话。

  此时他也再次意识到了,所有的死人,都是趴着死的。

  尸体身上盖着棉被,应该是在睡眠中死亡,姿势都蜷缩着很拘谨,看着趴着就不会太舒服,但所有的人都维持着这个动作,把尸体背上的衣服挑开,除了干瘪的皮肤上面一块一块开始从内部腐烂出来的尸斑,看不出什么异样。

  齐铁嘴又掐指算了一下,说道:“属蛇的,属龙的,属猴的,属虎的,属狗的,都退出去。有没有属鸡的?”

  几个亲兵面面相觑,都摇头,齐铁嘴呸了一口,心说自己属鸡,自己来吧,带上手套就小心翼翼的把一具尸体翻了过来,翻到了正面。

  他低头一看,就吸了一口凉气,他认得尸体的这个样子,分明和在那个哨子棺中看到的尸体,状态一摸一样,连手蜷缩的姿势的都一摸一样,已经完全硬了。

  他检查了半天没有任何收获,尸体的嘴巴里,都是白色的虫丝,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虫子导致了这些人同时死亡。如果是这样,那这些虫子很可能带有剧烈的病菌或者剧毒。

  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忽然他听到背后传来了“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翻倒了,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具被他翻过来的尸体,忽然抖动了一下,接着尸体竟然僵硬地在翻身……似乎还想翻身过去。

  齐铁嘴的脸都绿了,结巴的想叫,但是喉咙发不出声音来。

  那尸体又翻了一下,这次像乌龟翻身一样,非常艰难的翻了过来,“砰”重新趴在了床上。

  边上亲兵全部收起了枪,反手拔出军刀,齐铁嘴浑身冷汗,他对自己说道:“不要迷信,不要迷信,不是走尸。”心跳降下来,他对张老倌说道:“别动它,这些尸体体内可能有东西,弄破了尸身跑出来更麻烦,来,帮我再翻一具。”

  他把目光投向身边的一具老人的尸体,张老倌上去,刚想动手,就看那具“尸体”从虫尸里一跃而起,撒腿就跑。跑了几步推开一张木板床,露出了河床上隐蔽的往下矿洞,跳了进去。
请多指教!

TOP

三十三章 会翻身

  那人外表看似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但动起来非常敏捷,众人看了一秒,张老倌就跳起来追了过去:“佛爷!偷东西人在这儿!”

  一行人也追过去,就看到在那是一个在河床上往下垂直打的矿洞,干瘦的人能勉强下去,深不见底。看起来,这里整座山都被挖的千疮百孔。靠近所有人都闻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张老倌捂住鼻子,毫不犹豫就跳了下去,齐铁嘴拉都拉不住。

  “这鲁莽!这下面是粪坑怎么办?”齐铁嘴骂道,就看四周都有呼哨,张启山带人从各处埋伏的山崖下来,来到这个矿洞口。

  “这小子果然不走地上,只是没想到会把矿洞的口子开在这儿。上来只要装作尸体,确实我们发现不了,若不是八爷你往里走,这一趟我们要扑空。”有个亲兵说道,张启山拍了一下他的头,骂道:“拍什么马屁,下去帮忙!”

  几个亲兵忙点头,也跳了下去。张启山也想下去帮忙,一把被齐铁嘴拉住了:“别,佛爷,你要跳粪坑我不拦你,这儿还有件更奇怪的事情,你必须在。你查完这个再跳不迟。”

  说着硬把张启山拉到边上的一个窝棚里,再次把床上的一具尸体翻了过来。

  这具尸体的脸都是歪的,脸已经高度腐烂了,上面有肌肉掉了下来,带出了一串粘丝。

  翻完之后,他们两个就看着,看了几分钟,尸体毫无反应。

  张启山莫名其妙的看着齐铁嘴:“你想干嘛?”

  “佛爷,耐心的等一下。”齐铁嘴自信的说道。

  又过了五六分钟,尸体还有没有任何反应,张启山有些不耐烦了,深吸了一口气,歪头看着齐铁嘴,齐铁嘴皱起眉头,想了想,拉住张启山往外走了几步,又看尸体,好像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说道:”等一下,可能这一具他有点害羞。佛爷我们假装走远,不看它,它等下会自己翻过来。”

  张启山给亲兵打了个眼色,让他们去继续关注那个矿洞,一边完全不理齐铁嘴,也往矿洞走去,走了没几步,绷的一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几个人都回头,就看到齐铁嘴说的那具尸体,真的翻过来了。

  “你看,你看,佛爷。”齐铁嘴跳起来,冲到那尸体的边说,指着尸体就骂:“你个调皮鬼,玩我是吧。”

  张启山上前,齐铁嘴就道:“佛爷,这里的尸体都有问题,死法奇怪,都是趴着,体内肯定有东西。”

  张启山上前,一下又把刚翻过来的尸体翻了过去,然后挥手,指了指四周,亲兵开始一具一具的翻尸体。把尸体都翻到正面。他们等着,十分钟左右,尸体开始陆续的翻回去,回到趴着的状态。整个河床好像再翻牌九一样。

  张启山冷冷道,“副官呢?”

  “副官还在下面做检查。”

  “等他上来剖尸。”张启山道:“找具干净的抬出去,留一个人等张老倌上来做接应,其他人把这里给我翻个底朝天,老八。”张启山一脚把边上的一只床踢翻,又露出了一个往下的矿洞,“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床下都有洞。”

  “这是偷矿的。”其他的矿脉挖尽之后,有些矿工会私挖到其他人的矿山的下面,偷一些边角料的散矿。齐铁嘴也踹翻洞口边上的床铺,在床下翻出几个簸箕来,摸了摸里面的粉末:“这个矿是蛇眼石矿,湘西这里有特别好的蛇眼石,有人盗挖。”

  “为什么要挖到河床上来,挖到底下矿脉不就够了么。挖到地表这大动干戈的。”张启山问道。

  齐铁嘴道:“佛爷,你有所不知,好的蛇眼石非常珍贵,他们挖这个洞,是和上头的矿工有默契,在筛矿的时候,把好的挑出来。从洞里丢下去,下面有网兜。有接应从下面运出去。这在当地是要被私刑剥皮的,土司之间贸易往来,蛇眼石是大头,这种行为触犯了土司的利益。”

  张启山点头,抓了一把簸箕里的东西,莹石就是夜光石,鱼眼石或者蛇眼石,在海中或者山中有这种石头,因为晚上发光会吸引很多小鱼和昆虫,在陆地上会因为昆虫剧集而吸引来蛇类。湘西确实产这种矿石,有意思,中国古代很多墓葬讲一个奇字,如果在莹石矿山底下有古墓,不知道是何样子。
请多指教!

TOP

三十四章

  下午入暮时分,张老倌回来,将老头五花大绑丢在张启山面前,那老头一脸麻子,低着头瑟瑟发抖。

  张启山想到这里土司的私刑,大概也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害怕。一边的副官却还是没有上来,派下去的人也没有上来。他不免有些担心。

  其他人将整个营地查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发现。

  张启山一把火把河床烧了三四里地,看看熊熊烈火犹如河流一样流淌出去,齐铁嘴也算是放心了。现在留下的尸体,唯独就是单独搬出来的一具,等副官的这段时间,齐铁嘴把这具尸体翻过来,尸体自己趴回去,已经八百回了,张启山觉得再弄下去尸体该跳起来骂娘了。

  边上的亲兵奇怪,就问他干嘛,齐铁嘴说:“这兴许就是日本人的秘密武器,你看,把两具尸体背靠背绑在一起,它们就会一直翻滚下去,如果在上面绑上炸弹,在战场上,那是多么可怕?”

  “它们每次翻身都是一个方向么?如果不是,那不是有50%的机会,往自己阵地翻滚?”边上一个亲兵道。齐铁嘴这才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张启山一边盘问那个老头,一边等副官,老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一句他自己冤枉的,他没有偷矿。至于这里死人和之前营地发生的事情装作不知道。

  僵持了一段时间,张启山越发觉得副官的情况不对,也没有了心思,这老头看张启山在矿洞口有些不耐烦。忽然问道:“这位爷,你该不是有朋友在矿下?”

  张启山冷冷的看着他,老头立即觉得自己失言,马上低头,张启山冷冷道:“有什么话快说。”

  老头摇头,一下不敢说了,张启山看了一眼张老倌,张老倌上前揪住他,张启山蹲下来盯着老头的脸:“说,不说,带你去矿下看看。”

  老头一下强直了,拼命摇头:“爷,爷,不行啊,爷,那边的矿洞晚上不能进去。你赶快让你朋友上来,天马上要黑了。”

  “?”齐铁嘴问道。

  老头说道:“咱们不分,这矿洞分,这边的矿洞晚上绝对不能进去,进去就找不到了,老一辈的人都说这矿洞挖到一定的深度,这山就活了,晚上它要吃东西。爷你千万别不信,你看看这儿死多少人吧。你别以为外面死的人多,大部分人都死在下面了。”

  张启山听不下去了,他摇头:“让他闭嘴。”说着做了手势指挥,有人背起尸体,他带头原路从矿洞下去,一路下到底下,底下已经一片漆黑,火把照射下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他大叫了一声:“副官!”跟下来的人也叫,声音在墓道中回响。

  紧接着,他似乎又听到了什么,摆手阻止了所有人。

  那老头还在倔强一直求饶,一看手势也安静了下来,在所有人的静默中,他们听到了从矿洞的深处,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是连续的,高高低低,不是说话,竟然是有人在唱戏。

  “故弄玄虚。”张启山心中好笑,齐铁嘴靠上前来:“佛爷,未必,你听听这词,这是二爷的曲。这是编排过的节目,是冲咱们来的。”

  张启山不通戏曲,也听不出来,让手下在墓道中一个一个的去听,找到了一个往下的矿道,唱戏的声音是从下面传上来的。他抓来老头问道:“这条矿道,是通往哪儿的?”

  老头听着曲声面如土色,说道:“这矿下通着个大洞,洞里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道观,最开始死人,就是从那儿开始的。”

  说着老头忽然看到了齐铁嘴的百宝袋子,愣了一下,看了看齐铁嘴,看了看袋子:“这位爷,您也是齐门的风水先生么?”

  齐铁嘴皱眉点头,老头马上磕头:“可算等到您了,我的爷啊,您的先人早先来到这里,让我有话带给爷。”

  齐铁嘴心中一动,心里也不知道老头是什么意思,顺势就问:“什么话?”

  “您的高人说,这摊活您得倒过来看,还有——”他凑道齐铁嘴耳边开始耳语。
请多指教!

TOP

三十五章

 麻脸老头用长沙话说了一句,大意是混乱的,隐约辨认出几个词,类似你这个龟孙,听着像骂人的话,还挺长的。齐铁嘴听完心说高人是啥意思,特地找个人传话骂街?心想不会,这高人都自己折在里面了,怎么样也应该传几句有用的话出来。

  于是再听,老头根本不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只记得了大概的发音,又再问了一遍,老头继续说完。

  齐铁嘴忽然明白。

  这是句古文,用方言讲出来,如果不懂行的人非常难以听懂。

  大意是:段青三十六年不入者退,龙、穴、砂、水似乱不乱,三害不侵则多踟,地下有天,天下有火,穴不必泥两水合襟。

  第一句话就让齐铁嘴脸色难看,张启山问什么意思,他回答道:“我家高人说,学艺三十六年以下的人,不要进去。”

  众人沉默,张启山问道,还有呢?

  齐铁嘴在地上画了几个线条,“高人应该已经下去过了,他形容下面,龙穴砂水,似乱不乱,这是峦头派的说法。高人可能从山西来,这里风水格局似乱不乱,为何乱,是因为乱则没有其他人会来建古墓,却又不乱,是因为这乱是人为修出来的,这一句话体现了一个藏字,也就是说,有人在把这里的风水藏起来。三害不侵而多踟,踟躇蛆虫,说的是爬行缓慢的虫子,三害不侵是指没有普通的虫害,却有一些爬行缓慢的虫子,地下有天,天下有火,我就看不懂了,两水合襟,穴心小明堂周围结印界,它将风水运行的气脉束缚在一起形成屏障,可以屏蔽厄运和邪气。再加上刚才第一句,要反着看。这——”

  齐铁嘴摇头:“这风水固气是为了挡住邪气入侵,如果是反,那就是说这里的两水合襟,是为了不让下面的邪气出来。没有三害是因为所有的活物都被一种叫做踟的东西吃光了,以此类推。这下面如果有墓,墓里葬的人邪气太重,要反打风水害怕墓气来影响四周的山水气势,古往今来,能够这样的人物太少了。”

  “你觉得长沙附近,历史上有可能是谁?”

  “佛爷,要我说,这只能葬的是你啊。”齐铁嘴道。

  张启山冷冷看着齐铁嘴,回头道:“既然你高人说危险,你就别下去了,副官身手很好,他没有脱身恐怕下面真的很危险,我也许顾不上你,你在这里等。老倌你在这里陪八爷,出事带八爷回长沙搬救兵。”

  张老倌摇头:“让小辈陪八爷吧,我对这里熟悉。”

  齐铁嘴已经下定了决心,说道:“佛爷,我也不逞强,平日里我嫌麻烦,是不愿意多走动的,你也知道九门的规矩,一窝盖一窝,我这老八一窝,向来是九门里最弱的,想干掉我接替我位置的每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要不是您之前给了我个文书局特任参事的职位,让我挂了个虚职,我恐怕早退位了。这还人情的时候,是说来就来,我就陪您下去一层,我要看看这百年一遇的风水大局,也帮你再端一端脉络。”

  张启山点头,也没客气,二话没说就先下了矿洞,其他人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的下去,齐铁嘴没想到张启山那么爽快也懵了,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

  凡到一地,先观水口。城门四周关拦,内有真龙结作。罗星龟蛇狮象守口,必藏上格之龙。华表捍门日月镇守,定结富贵之地。北神镇塞禁口,必有大贵之龙。王侯之门狮子石柱,贫贱之家破墙倒壁。若有王侯居此,城门定锁千重。见有水口罗星,则可跟踪寻宗问祖。

  便滑入矿道,往下面未知的黑暗滑去。
请多指教!

TOP

三十六章 大劈棺

  这一条矿道往下极深,呈现30度斜度,落脚点都是砸出来的凹槽,被踩得久了都磨滑了。

  张老倌在这里久了,攀爬矿道有些经验,便在前面。

  老头第二个,其他人跟在后面,十分局促。矿道之中爬行,最大的问题在于众人的影子,举着火把风灯,上头的光叠着下头的人,影子投下去,一层一层的都看不分明。

  张启山脱掉手套,摸着矿道壁,和盗洞都不相同,这些矿道的打法更加粗野,只讲究速度和牢固程度。在石壁上能看到很多蛇眼石的零星矿花,都是没有形成矿脉的散矿,杂质占了主要,没有开采的价值。

  一路往下几乎走了一个时辰,却似乎没有底部一样,丝毫没有看到任何矿道停止衍生的迹象,那戏声忽隐忽现,随着矿道之中的气流大小,听着各种变化。

  “为何会那么长?”张启山问道,那麻脸老头就回答:“爷,这不算长的,蛇眼石埋的都深,找一条矿脉要在地下走好几里。”

  有个亲兵问:“咱们在矿里举着火把,会不会爆炸?”

  “这不是煤矿,空气是活的,多少年来这里都是用火灯下矿的,没事。”张老倌说道。

  话音刚落,忽然下头唱戏的声音一下变大,吓了所有人一跳。麻脸老头拼命往回退,不敢再往下半步。张老倌停下来说了句:到底了,直接让上头的人拉着他的脚,他倒挂下去,把火把往下举。

  张启山拨开面前的人往下看,人影重叠看不清楚,但能看到矿道的出口出现了,出口外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应该是一条主矿坑,火把下去,似乎有积水反射火光。

  张老倌跳出出口,从岩壁滑下去,积水没过腰部,水一被搅动,发出了一股死水的恶臭。

  张启山也跳入水中,只剩下齐铁嘴一个。缩在出口的地方。张启山举起火把,发现矿坑的高度非常高,有四五米,说明这套矿脉是大矿脉。

  其他人用风灯去照四方,看到这是主矿脉,岩壁上到处可见没有挖干净的蛇眼石矿岩,往上的矿坑顶高挑空旷,唱戏的声音从一个方向的黑暗中传来,发出一阵一阵的回音,十分的清晰。

  “这是什么曲子?”张启山问道,虽说过是二月红唱的曲,他仍旧听不出门道,二爷的戏台他也去过好几次了,把戏听完的真是一次没有。

  齐铁嘴回答道:“大劈棺。这近的听了,唱的有八九分像二爷了,但还是有些不对。”

  说话的时候他抬头看来路,看到来路火把风灯照过的地方,蛇眼石吸了光都发出了荧光,上头漆黑的矿道全是星星点点的瘟光,不亮也不暗。

  “大劈棺是一部任何时代看来都很奇特的剧集,从冯梦龙《警世通言》中修来的故事,讲的是庄周假死装成王孙过来勾引自己的寡妻,寡妻爱慕王孙,于是就改嫁洞房,洞房到一半王孙半夜头疼要人脑入药,妻子竟然去盗墓开了庄周的棺材取亡夫的脑髓入药献给王孙。”

  “还真是编排过的。”张启山心说,这是在讽刺九门的行当。

  张家人开始往戏声传来的方向走去,齐铁嘴终于也跳下了水。抬头,就看到木头的加固横梁,一道一道的卡在矿坑里,顶住上面的重量。

  他皱起了眉头,这番情景,他在之前被黄仙惊魇的时候看到过。他一直觉得这是黄仙把矿山深处的情况给他看到,现在果然出现了。

  他默默跟在后面,战战兢兢的往前走,果然走了不久,横梁上,开始出现了一具一具吊死的人,和惊魇中看的一模一样。

  那带路的老头,再也不肯往前,一直想往后退去,被张老倌紧紧的拽住,“爷,爷,前面就是那个道观。这个矿里,就是从这里开始死人的。靠近那个道观的人,都死了。”

  张启山抬头看着犹如旗幡一样密集的尸体,心中奇怪,拨开尸体的腿继续往前,很快发现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巨大的山洞。一座仙门出现在山洞的中间,大概有五人多高,前面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五百盘龙。

  后面是很多的石头雕像分立两边,再之后是一桩五人高的飞檐建筑,倾斜扭曲了,能看出很多的漆裂出很多鳞片,上面全是白色的灰尘。

  不仅如此,整个山洞中,都是白色的灰尘,慢慢覆盖所有能看到的地方。

  张启山愣了一下,这看着是一个道观,其实不是道观,这是一座古墓。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