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31
世界
中篇·我的梦话
我也开始说梦话

世界事件远没有结束,我一直以为它已经随着南生的死完全归零。但很快便会发觉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发展着。
南生死后的这段日子,我的情绪很低落,但是因为一直使用精神药物,这种低落被我的疾病治疗同时抵消了一部分。整体来说状态还是在改善。
我在调查南生无果的同时,有一段时间去了泰国的清迈。
我是受到了几个书友的邀请,后来证明这是一种相当好的调剂方式。

在上海杭州,整年见不到什么阳光,一年里有效光照只有一百多天,人分泌多巴胺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我总会寄于挑战某些智力上的或者猎奇方面的谜题获得快感。这也是我写作悬疑小说的原因。但是在泰国,阳光简直就是富裕到廉价的东西。
在这样的光线下,我的心情也随之变好,结果在骑大象的时候乐极生悲。掉进了象粪里。

去调查船老大的小林,后来给了我反馈,船老大一直没有承认,但是其中一个水手透露了一些,基本能确定海流云和船老大之间有什么秘密协议。有可能就是船老大帮海流云隐瞒带回牡蛎胶囊的事情。
具体细节仍旧不清楚,我推演出过好几个版本都很合理。毕竟有人死亡,警察介入之后这个牡蛎胶囊被没收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海流云贿赂了船老大,隐瞒了胶囊的部分。

不管怎么推测,这些其实都不重要,我知道这个被带回来的“牡蛎胶囊”确实可能存在就可以了。

但是回到上海之后很快就不行了。大概是一周内我又开始失眠。正好下了好长时间的雨,雨声压的我难受。

我连续失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住在一个洗浴中心里,我尝试用酗酒来稳定我的情绪,但是酒精只能让我昏睡2个小时,我的植物神经紊乱,极度疲倦但是毫无困意。在我当时看来,这是世界上最难受的疾病,没有之一。

我的私生活也陷入了极度混乱的地步,精神混乱,昼夜颠倒。所以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一直到第三个女人和我说,你睡觉时候说很多梦话,我才忽然意识不对。

我坐在沙发上,那天晚上半杯酒都喝不下去,洗了把脸,才发现自己脸色浮肿苍白,竟然和南生当时见我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的毛的炸了起来。刚开始还以为南生附体了。

之后我出去买了一只录音笔,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吞下了医生早就给我开的安眠药——我之前一直很抗拒吃这种药物——非常困难的睡着了。

安眠药的作用下,睡眠也未必能真正进入到深度,但是这一觉没有各种折腾,早上起来感觉头竟然不疼了。
录影笔还在继续,我按了停止。没有立即去听,而是洗了一把脸,给自己弄了早饭。

接着我打开录音笔播放,一边开始吃,一边等待里面的声音。
我虽然表面上非常镇定,但是当时的心跳动的非常急促,有点等待死刑判决的感觉。
能听到我开始入睡时候的磨牙声,我从没想到我的磨牙声是那么难听,接着是一些鼻鼾。
大概30分钟之后,我完全睡着了,鼾声变得很有规律。

接着大概20分钟时间,我已经吃完了早饭开始收拾家里堆积如山的脏碗筷,录音笔里开始传来了我自己的声音。
这是我的第一句梦话。语气听上去有些古怪。
“我会通过另外一种形式,把我知道的事情传达给你。”
“啪”我一紧张,就把手里的一只碟子洗碎了。

这是南生的原话,如今我已经知道他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他在临死前,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他之前在精神病院里有点夸张的说法,如今成为了现实。

“人没法记住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是很容易记住别人说了什么。”

录音笔继续说道。然后是停顿。三秒后: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
请多指教!

TOP

32
世界
中篇·我的梦话
这更像一个现象

和很多事情一样,第一天总是最让人兴奋,也最让人难以琢磨的。
聪明人总是对所有事物的第一天充满了警惕,他们仔细地观察事件流逝下所有事情的发展方向,一旦出现自己没有事先想到的,就小心翼翼地处理。
同时对于自己的评价,在第一天也总是放在最低的位置,别人也是,任何的错误,疏忽都可以被原谅。

但这不是第一天。从后来的梦话纪录来看,南生应该早就开始对我传递信息,但我因为混乱的生活,漏掉了前面很大一部分的内容。所以我并不能完全听懂自己的梦话。

我梦话的内容和王海生的内容一样松散,但是逻辑清晰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南生受过高等教育,懂得如何描述抽象的东西。
为了能够更好的让你明白这一部分的信息,我需要提前告诉你一些分析的结论。
首先,无论是王海生还是南生,他们传达的信息中,都没有自我描述,我举一个例子,如果我通过一个无线电广播,将我的想法传递到一个离我很远的地方,在我的广播中,应该会有比如说:“我现在正在一个山洞中对你广播,这里很冷,我不知道四周有没有野兽。”这样的信息。

但是,无论王海生还是南生的梦呓中,都没有这样的信息。他们只传达一些类似于他们自己经历和记忆的信息。对于当下的情况,没有任何一丝的传达。

因为如此,所以我无法获知他们在传达信息时候的状态。但这是不正常的,违背人的习惯的。所以,我只能认为,南生在向我传达信息的时候,是在一个非主观状态。

不是“他”在对我说话,而更像是“我”的大脑,在接收他以前的记忆。然后用自己的嘴巴念了出来。这更像是一个现象,而不是灵异事件。

熟悉这种描述的人,自然会想到西藏的天授诗人,文盲的牧牛人,在一场大病之后,忽然可以吟诵500多万字的萨格尔王诗篇,整段记忆似乎是忽然出现在大脑里的。但在这里我们不会去深究这种现象本身的奥秘。

南生梦话最开始的信息,就和王海生的很不一样,王海生的梦话碎片且更多像是醉语,叙述着一个模糊的事实,但我和南生接触过,对他和这件事情有所了解,所以梦话中的逻辑直接指向一个我自己经历且熟悉的真实事件。

如果我们听王海生的梦话等于在猜,那么南生的梦话,更像是答案被撕成了碎片,需要耐心的寻找碎片,重新评接起来。
当然只是这么说非常晦涩,我还是从头把过程记述一遍,在开始之前,我们需要先猜测一句话。

南生有一段梦话是:他是在花头礁被淹死的。
我确定这个他不是其它人,应该是王海生,这个故事的起源。
其实,此时我们可以大胆的想象这个人经历的事情。

那年夏天,王海生和南生分别了之后,显然又回到自己渔民的人生里,他未必会对青年之间一时兴起的承诺有任何当真的成分,几个月后,他和阿鸿两个人去花头礁捕鱼。
请多指教!

TOP

34
世界
中篇·我的梦话
梦话解析

巨大的海浪带着无比的力量,王海生被带入了深深的海底,海的深处是漆黑一片的。
头顶的海面闪电压着海浪击中浪花,在那模糊的瞬间,海底会瞬间亮起,在王海生生命的最后时间,他是不是想起了当年的那个约定呢?我们不得而知。

南生的梦话也没有再纠结下去,王海生的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南生不停强调的一句话: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
这句话重复的频率之高,让人不得不在意。加上我相信南生是在对我点对点的传输信息,所以我更加在意这句话,事实证明,这是我在这间事情里做对选择的开始。
此外,我梦话的语速很快,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急切,虽然在梦话的内容中没有直接表现,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种急迫感:和王海生一样,南生也在急迫的传达信息给我。

难道,真的有什么可怕事情正在发生当中?

我没有浪费时间,开始有意的不去思考王海生经历的事情和命运,考虑这件事情之外的“内容”是什么?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月时间,南生梦话其中和事情之外的“内容”,归类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我称呼为:小镇故事。
因为这个部分的所有片段,全部都是叙述形的,这部分的时间很长,但是内容最杂,也是最为诡异的。由这个部分我搜索出来的信息,其中几乎可以独立成篇一个小故事。

故事和一个谣言有关,这个谣言发生在一个小镇上,我原先以为是南生生活的小镇,后来搜索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这个镇离上海很远,大概是宁夏。
谣言发生在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是从沿海逐渐开始往内陆延伸的,那个镇上当时才开始有电视机。有一户人家买了第一台之后,左邻右舍都会聚集观看,当时都使用天线,频道很少,非常模糊,但几乎每天晚上有电视机的人家都会聚满了人,同时镇上电器销售慢慢开始红火起来。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子先传开的,有迷信传说把一根天线折成一种特殊的形状,就能接收到来自天上神仙的信号。于是小鬼们都开始热衷爬到房顶上去,去折自家的天线,折成各种形状。当时的天线都立在楼房的房顶上,像鱼骨一样,有钱的会做一个巨大的天线,鹤立鸡群。一遇到打雷天气,就会把天线和电视的连接插头拔掉,以免中雷烧坏电视。

这个谣言也不知道传了多久,当时很多小鬼都说的振振有词,似乎自己真的成功过一样。天下神仙的信号接到是什么样子的,却有太多版本。
后来有小孩掰天线的时候,从楼顶摔下来把脑子摔内出血了,事情就变严重了,给政府辟谣和教育了之后,就再没有人去折天线了。

这个小镇故事一定是南生在某处听来的,有可能实在他调查王海生的时候,印象比较深刻的故事。虽然这件事情是无稽之谈,但是有一个信息却无法忽视。就是在这个谣言中,有很多传谣的人,都提到过一个现象。

他们说,他们接收到的天上的信号,是一连串陌生人的梦话。
请多指教!

TOP

34
世界
中篇·我的梦话
梦话解析

巨大的海浪带着无比的力量,王海生被带入了深深的海底,海的深处是漆黑一片的。
头顶的海面闪电压着海浪击中浪花,在那模糊的瞬间,海底会瞬间亮起,在王海生生命的最后时间,他是不是想起了当年的那个约定呢?我们不得而知。

南生的梦话也没有再纠结下去,王海生的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南生不停强调的一句话: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
这句话重复的频率之高,让人不得不在意。加上我相信南生是在对我点对点的传输信息,所以我更加在意这句话,事实证明,这是我在这间事情里做对选择的开始。
此外,我梦话的语速很快,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急切,虽然在梦话的内容中没有直接表现,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种急迫感:和王海生一样,南生也在急迫的传达信息给我。

难道,真的有什么可怕事情正在发生当中?

我没有浪费时间,开始有意的不去思考王海生经历的事情和命运,考虑这件事情之外的“内容”是什么?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月时间,南生梦话其中和事情之外的“内容”,归类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我称呼为:小镇故事。
因为这个部分的所有片段,全部都是叙述形的,这部分的时间很长,但是内容最杂,也是最为诡异的。由这个部分我搜索出来的信息,其中几乎可以独立成篇一个小故事。

故事和一个谣言有关,这个谣言发生在一个小镇上,我原先以为是南生生活的小镇,后来搜索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这个镇离上海很远,大概是宁夏。
谣言发生在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是从沿海逐渐开始往内陆延伸的,那个镇上当时才开始有电视机。有一户人家买了第一台之后,左邻右舍都会聚集观看,当时都使用天线,频道很少,非常模糊,但几乎每天晚上有电视机的人家都会聚满了人,同时镇上电器销售慢慢开始红火起来。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子先传开的,有迷信传说把一根天线折成一种特殊的形状,就能接收到来自天上神仙的信号。于是小鬼们都开始热衷爬到房顶上去,去折自家的天线,折成各种形状。当时的天线都立在楼房的房顶上,像鱼骨一样,有钱的会做一个巨大的天线,鹤立鸡群。一遇到打雷天气,就会把天线和电视的连接插头拔掉,以免中雷烧坏电视。

这个谣言也不知道传了多久,当时很多小鬼都说的振振有词,似乎自己真的成功过一样。天下神仙的信号接到是什么样子的,却有太多版本。
后来有小孩掰天线的时候,从楼顶摔下来把脑子摔内出血了,事情就变严重了,给政府辟谣和教育了之后,就再没有人去折天线了。

这个小镇故事一定是南生在某处听来的,有可能实在他调查王海生的时候,印象比较深刻的故事。虽然这件事情是无稽之谈,但是有一个信息却无法忽视。就是在这个谣言中,有很多传谣的人,都提到过一个现象。

他们说,他们接收到的天上的信号,是一连串陌生人的梦话。
请多指教!

TOP

35
世界
中篇·我的梦话
疯人院

合上他反复强调的,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我不禁这么想,如果王海生的经历并不是关键,而梦话这个事情,除了人也发生在一个不知名小镇的电视机上,那么,关键是什么呢?

第二个部分,我称呼为:疯人院。
这部分的梦话内容非常有意思,这个部分感觉上南生一直在观察,他的第一句话是:“第一个疯子,97年的时候发病。”

这个疯人院并不是现代化的医院,从信息来看,应该是比较偏远的乡镇医院,病人应该都是农民或者是工人。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细节,这个疯人院时常缺水,要打井取水。
这个疯子在梦话中,被描述为一直看着墙壁,眼睛在不停的移动,他似乎看到的不是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场景。从片段叙述中,这是一个70岁左右的老年男人,不高,头发已经花白了,他永远只看着墙壁,墙壁上往往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似乎能看到很多东西。

南生一直在观察这个疯子,我试图分辨这个人是不是蓝采荷或者是海流云,他是不是在回忆乐清的日子,但是我后来简单的发现不是。因为他观察的并不只是一两个人。他后面的叙述中,这样的疯子多达40多个,大多数都是老人。但是我发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南生没有一次提到和这些疯子交流,似乎他只能看着,又或者这些疯子,都是沉默的,无法正常交流的。

“第六个疯子,94年的时候发病。”这类话变成了每次梦话的第一句。梦话并没有挨个数下来,而是跳跃式的。也就是说,在这个部分,南生在观察一群疯子。
我绞尽脑汁来分析他的这些梦话,这些病例都非常相似,少数的区别一般在病人的表现上,除了看着墙的状态,还有一些病人的症状是长时间的睡眠,这些病人的睡眠时间长达几天,清醒的时候很少。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缺水这个细节,让我产生了联想,我内心有强烈的直觉,这个疯人院应该和上面那个故事中的小镇,有着直接的关系。
换个大胆的说法,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强烈的直觉,这些疯掉的老人,很可能就是当年谣言中,那些个“接收到了梦话”的当事人。

如果真如我猜测的这样,那么,在花头礁发生的事情,在90年代的时候,在中国内陆的一个小镇内也发生过。
所以,和礁石无关,和海无关,和王海生无关。

那么和什么有关?

带着录音笔,我觉得我自己有必要去一趟那个镇里。
请多指教!

TOP

缅甸万丰国际官网www.wf2229.com

TOP

缅甸万丰国际官网www.wf2229.com

TOP

缅甸新葡京官网xml40000.com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