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注1: 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所在州,很多美国神秘事件都起源在这,例如51区和UFO目击。内华达州再往西走,就到达美国边境。)


  ————————————————————————————————

  第45章 隐藏信息

  “张凡城……凡城张……”沙耶加歪着头,把照片上的名字读了一次又一次。

  “你有印象吗?”

  “我不太认识这几个中文字,可以把音标写出来吗?”

  达尔文拿过几张纸,在上面写下这三个字的中文拼音。沙耶加举起来又看了半天。

  “怎么样?是不是有线索?”

  “我不太确定……”沙耶加放下纸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你说说看。”

  “我觉得我在M参加奥林匹克比赛那天,见到过这个名字,”沙耶加过了半响才开口:“你们记得吗?那天汪酱突然说她好像在比赛入口遇见了一个’老朋友’……她还专门问布朗教授要了参加考试的人员名单,我好像就是在那个名单上看到过这个拼音,因为我们镇子上的中国学生很少,所以我多看了一眼。”

  “‘老朋友’……”达尔文若有所思:“她没说叫什么名字?”

  沙耶加摇了摇头。

  “如果这个’老朋友’就是张朋,那就很好解释了,”烂鸡鸡耸耸肩:“中尉找不到他的纪录,因为他用了别的名字。”

  “但这只是我们的猜测,”沙耶加皱了皱眉头:“布朗教授在回MIT的路上被袭击,所有名单和试题都被洗劫一空,我耶无法肯定看到的就是这个名字……而且这已经无从查起了。”

  “那倒不一定,”达尔文一拍桌子:“考试现场在我们学校的科技楼,今年刚装了监控录像!”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这么大费周章去寻找一个已死之人捕风捉影的信息有没有用,但眼下能够做些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
请多指教!

TOP

  达尔文对于黑入学校的安全系统早已经驾轻就熟,毕竟他还参加了防火墙的建立。没过多久,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监控视频。视频总共有四格,除了在走廊里的两格之外,另外一个是从讲台上方往下拍,另一格则是从课桌背后往前拍,也许是用以防止学生作弊。

  “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达尔文的嘴角翘起来:“当天考场的监控录像有一部分竟然因为某些’无法修复的错误’删去了,我找了半天,只能找到M所在课室的录像。”

  “所以,在你之前就有高手登陆过,还把某些角度的视频抹去了?”烂鸡鸡问。

  达尔文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录像。

  录像起始的时间是早上10点,从空无一人的教室到陆陆续续有学生进入考场,当时间指向11点的时候,M从教室的一侧走了进来。

  她穿着沙耶加和汪旺旺给她配的裙子和衬衣,头上戴了假发,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只见她战战兢兢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其中一只手不自然地放在桌前前后晃动着,这是M在紧张时候的标准动作。

  “M好像在害怕什么。”沙耶加一边说一边摸了摸下颚:“她似乎受到某种胁迫。”

  “可是她平常也这样……你们知道的,有时候M和其他人看起来很不同……遇到人多或者陌生的环境,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摇晃,”胖子说:“这很难说明什么。”

  “可如果她身边站着一个我们看不到的人,那就是另一种说法了。”达尔文轻声到。

  没有人接话,也没有人按快进键,三个人屏住呼吸,紧紧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可让人失望的是,直到考完试交卷,布朗教授发现M的考生身份有问题,再到汪旺旺和其他几个好朋友闯进来,整段视频没有出现过任何疑似张朋的人。

  “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在反复看了好几次视频后,胖子揉了揉眼睛,沮丧地说:“毕竟连张朋是否出现过都是我们的猜测,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

  “等一下!你们看这是什么?”忽然,沙耶加按下了暂停键。

  胖子和达尔文把头凑近显示屏,沙耶加暂停的地方,汪旺旺正带头和布朗教授交涉。只见四个好朋友都围着布朗教授和骆川,M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保持着跟众人的距离,她稍微侧过身,抬起头看着摄像头。

  沙耶加接着按下播放键,不过几秒,M又将头转了回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请多指教!

TOP

  “她看了一眼摄像头?”胖子的鼻尖都快贴到屏幕了。

  “再看一遍。”沙耶加又按下倒退键。

  “我还是什么都没看见啊……等等,这是什么?”

  沙耶加晃动了一下鼠标,把画面放到最大。视频顿时模糊起来,因为监控的画质实在太差了。

  “她是在有意识地靠近摄像头,她手里……拿着什么……”沙耶加指着M一直在晃动的手:“她并不是因为紧张才晃手,而是她想向监控展示某样东西!”

  “是硬币,”达尔文叫到:“她一直企图让我们注意她手里的硬币!”

  三个人立刻反应过来,M手里拿着的,是她曾经送给大家每人一个的那枚硬币。

  “你们的呢?还在吗?”达尔文一边说,一边转身把自己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沙耶加也迅速从衣服里掏出她那枚做成项链的硬币,幸好大家都把这个礼物当成珍藏的宝贝贴身带着,很快桌面上就出现了三枚硬币。

  三枚25美分镍币闪着银色的光泽,几个月M失踪之前,曾经送给了每个小伙伴一枚。要不是烂鸡鸡认出了这几枚硬币皆为错版,或许没人会知道它们有多值钱。硬币正面的华盛顿头像已经因为时间的关系模糊不清,唯独下面一行字: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还清晰可见。但因为是错版的原因,“God”(上帝)一词被或多或少地遮盖掉了,只留下“我们信仰______”的奇怪断句。

  “如果M真的能预测未来,她就会知道有这么一天,我们会查监控录像。”达尔文盯着桌上的三枚硬币:“她留下这几枚25美分给我们,一定有理由。”

  “可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呢?或者用另一种更直白的方式?”

  “不如反过来想想,出于什么原因,她不能直说,”达尔文抬起头:“也许她感觉到了某些潜在的危险。”

  “又或者她受到了监视……”沙耶加补充道。

  “可是她到底想传达什么信息呢?”胖子一边说一边用手划拉着桌上的硬币,一不留神,其中一枚掉了下来,原地旋转了一圈,背面朝上落在了地板上。


  “内华达州……铸币厂?”烂鸡鸡蹲下来,仔细辨认着硬币背面边缘的一行字:“好奇怪。”

  “哪里奇怪?”烂鸡鸡的话吸引了达尔文的注意。

  “我只是从来没听过什么内华达铸币工厂……”烂鸡鸡皱了皱眉头:“美国最大的铸币局在费城,全美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硬币出自那儿,而剩下的铸币地点包括丹佛、旧金山和西点……可我从来没听过内华达州还生产硬币。”

  胖子和他的爸爸爱德华都是钱币收集达人,在这个时候最有发言权。

  达尔文把桌上剩下的两枚硬币都翻了过来,果不其然,三枚硬币背面都显示出自内华达州铸币厂。

  “这几枚硬币都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迄今为止已经过了一百多年了。”

  “但我真的非常确定内华达州没有铸币厂,因为内华达根本没有制作硬币最需要的镍矿。”烂鸡鸡仍然不依不饶:“也许这也是印刷失误的一部分。”

  “内华达确实不生产镍……但还有一种可能,”达尔文说完,突然转向厨房,从冰箱上拿下一块磁铁贴紧硬币,出乎意料的是,硬币对磁铁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根本不是镍币,而是模仿镍币制成的银币。”达尔文缓缓地说。

  烂鸡鸡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中的硬币说不出话来,一枚错版的独一无二的银币,天知道它值多少钱。

  “快查一下,内华达州有没有银矿。”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而达尔文已经在电脑面前飞块地敲着键盘了。

  “内华达州确实曾经有过银矿,在内战之前,林肯总统特批在银矿上开办过一个铸币厂,但由于各种原因,从1864年起只存在了短短的几年就关闭了,并没有过多记录,所以也不为人所知。”过了一会,达尔文抬起头:“而且我相信,M想向我们传递的信息,就是这个铸币工厂。”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胖子不解地问到。

  “你看看这个铸币厂所在的城市叫什么。”达尔文一边说,一边指向屏幕的一角。

  之间在几张发黄的铸币厂下面,有一行花体字:

  内华达州——卡森城——上帝之城(City of God)。

  那个大写的God(上帝),正是错版硬币上消失的字。

  “M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叮咚”一声,外面的门铃响了。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