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还有几个嘈杂的人声,在跟他讨论着什么,沙耶加的心悬了起来。

  “那对父女怎么办?”其中一个人问到。

  “把他们锁在屋里,直到风暴结束。”亚伯说。

  “为什么不把他们杀了?”

  “没有‘朋友’的示意,我们不能杀人。”亚伯回答:“而且我检查过那个老的,他确实快死了,不需要我们动手。”

  ‘朋友’是谁?沙耶加自然而然地想到张朋。

  他们把张朋称为‘朋友’,对他绝对的服从。

  “另外那几个呢?”又有一个人问。

  “留下那个华裔女孩,她是‘朋友’重要的客人。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需要活着了——在今晚的祭典之前把他们带到湖边,绑上石头扔下去。”亚伯的声音。

  “他们现在关在哪?”

  “铸币厂下面的地牢,我让雅各布看着他们——为了防止他们逃跑,他把那两个男孩的腿打断了,不知道他以前当兵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对待战俘的。”亚伯像是在笑。

  沙耶加的脑子嗡的一声,华裔女孩,除了汪旺旺还会是谁!

  其他的人……究竟有多少人被他们抓住了?

  M,Dick,达尔文……还是他们所有人?!

  亚伯要把他们都杀了!

  沙耶加捂住嘴,连滚带爬地从地下室跑出来。床上的半藏仍处于在昏迷中。

  来不及了,沙耶加一边想,一边从裤脚里拔出匕首——那是半藏早前让她藏起来,以防身只用的。

  对不起,我不能遵守和你的约定了。

  沙耶加最后看了一眼半藏,就朝门外跑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4章 地牢


  ————————————————————————————

  雪已经停了,浓浓的雾气把卡森城笼罩起来,初了隐隐约约的房屋轮廓,举目灰蒙,似乎连呼吸都能卷起空气中的微尘,形成灰白色的漩涡。

  沙耶加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落在雪上簌簌的声音,除此之外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太不寻常了。

  沙耶加没有方向,只能借着夜光沿着大路向前走。路边稀稀疏疏的矗立着一些老房子,老式的木质结构,虽然有些地方翻了新,但仍然掩盖不了那种陈腐的岁月痕迹。

  没有一家点了灯,每个窗户后面都漆黑一片,那些村民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

  “有人吗?嘿!”沙耶加不知道该往哪走,只好喊了一声。

  没人回答,但她总感觉在这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

  沙耶加的视线猛地扫过一个转角,似乎有一件白色的人影一闪而过。

  “等等!”

  沙耶加叫着追了上去,那似乎是个孩子的身影,有点纤瘦,但动作敏捷。

  沙耶加转了个弯,人影消失了,四周重回肃静。

  “嘿!”她又大叫了一声,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事实上连沙耶加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真的看见有人,还是只是幻觉而已。

  这是一条思路,路的尽头有一排稀稀疏疏的铁网,沙耶加走到铁网旁边,眯起眼睛费力地看向前方——似乎在浓雾远处有一个尖顶的建筑物,比普通住宅更加大一点,隐藏在树林边缘。

  就在沙耶加准备回头的时候,一阵风呼啸而过,似乎把浓雾吹开了一些。她忽然看到,在不远处的雪地上,出现了许多不规整的脚印。

  这些脚印通往的,正是建筑物的方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沙耶加咬了咬牙,把身上的羽绒脱了下来,盖在铁网顶端尖锐的铁丝上。然后她把手套扔到了铁网对面,扒着铁死爬了过去。

  尽管沙耶加不像把羽绒服留在铁网上暴露自己的行踪,但是羽绒已经深深被铁死穿破,固定在上面。沙耶加拽了几次都拽不下来,只好穿着她单薄的毛衣跟着脚印前进。

  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上坡往前走,雾气像细纱一样将沙耶加一层一层牢牢包裹。她越发感觉到一种无形的窒息,哪怕在密室之海的洞穴里都没有感觉过的压力。

  也许那时候是因为有汪旺旺和达尔文在吧,她心想。

  为了让自己暖和起来,沙耶加越走越快,后来干脆跑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终于在一栋废弃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

  雾中的尖顶是维多利亚风格的钟塔,塔上的铸铜大钟永远停在了三点一刻,在大钟下方,镶着一行斑驳的镀银金属字。

  卡森城国家铸币厂。

  脚印在正门前的楼梯上消失了,沙耶加走上楼梯,她面前是一扇古典的旋转趟门,若是放在一百年前一定是一道奇观,可如今轮轴都生了锈,门上的玻璃脏兮兮的,什么也看不到。

  沙耶加从一扇碎掉的玻璃里钻了进去,借着雪地反射进来的光,贴着墙向前走。

  因为看不到脚下,有几次沙耶加都险些绊倒,她看到一些鸟粪和许多死耗子,耗子已经被冻硬了,但仍能看出来身上的皮毛干瘪瘪的,肉都溃烂成脓水干涸在地上。

  沙耶加忍住恶心,一路往前走,又发现了一些脚印,她跟着脚印拐进一条狭窄的走廊,一个沉闷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过来。

  砰……砰……

  咋一听就像是某个笨重的人在跺脚。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沙耶加把匕首握在手里,她这时候忽然一下冷静下来,也许是找到小伙伴的迫切战胜了恐惧。

  她又朝前走了一段,直到看见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丝暗红色的光。

  那是一道微微敞开的金属门,门板有至少一英寸厚,门后有一条向下的楼梯,就像是通往地狱。

  那些声音正是从里面传来的。

  沙耶加走下楼梯,一股恶臭让她差点没背过气去。在她面前出现一条比地面上还要狭窄的走廊,走廊的两侧每隔一米就有一扇狭窄的金属门,门上的涂层已经腐朽了,像烂树皮一样挂在表面。每个门上还有一个像船舵一样的旋转锁,在锁的上面,有一面巴掌大的小床,上面嵌了双层铁网。

  这里是铸币厂的金库,沙耶加忽然意识到。每个铸币厂都需要大量的银和锡,这里正是往日囤放贵金属的地方。

  刚刚听到的沉闷声响开始清晰起来,伴随着尖锐的刮擦声,沙耶加垫高脚尖望进其中一扇小窗,只仅仅一秒,她一个趔趄差点没晕过去。

  这些金库里面关着的,是一个个被注射了病毒的行尸走肉!

  这些人和克里克给自己看的录像带里那个女人一样,脸上长满脓包,身上大面积的溃烂,腐坏的皮肉底下是白森森的骨头,苦不堪言,下地狱都比这么活着舒服点。沙耶加甚至想如果自己有枪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帮他们解脱。

  沙耶加在走廊里听到的,正是这群绝望的人用指甲抓挠墙面、猛撞头部以求速死的声音。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沙耶加看到他们穿着的,是和村民一样的亚麻质白袍。

  怪不得村子里的人在离群索居的集体部落里,还能保持如此高度的忠诚和服从。

  任何的信仰都会有怀疑者,这些就是他们的下场。

  一旦有人提出不同的观点,一旦有人想逃离背叛,就会被关到这里来。

  最可怕的不是这里关着的人,而是地面上的人,他们都疯了——他们甚至准备用这种疯狂支配世界。

  沙耶加仿佛置身地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会不会达尔文他们也被这样对待?沙耶加忍住眼泪,不敢往下想。

  不会的,她安慰自己,如果他们已经被注射了病毒,亚伯就不需要多此一举把他们扔到河里去了。

  但谁能说得准?沙耶加想起之前逃出去的那个女人,脚又开始忍不住地颤抖。

  但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倒下,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沙耶加扶着墙向前走,一扇扇窗口看过去,仔细辨认着那些烂脸之中有没有自己熟悉的影子。她低声唤着:“汪旺旺……达尔文……你们在哪?”

  没人回答。

  沙耶加转了两个拐角,忽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味,只见不远处有一扇虚掩着的铁门,门口有滴滴答答的斑驳血迹。

  血是刚留下的,还没干。

  沙耶加的心沉到谷底,大脑一片空白,不管不顾地跑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门。

  “达尔……”

  沙耶加的话还没说完就结住了,牢房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不,这样说并不确切,牢房里面确实有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正中间的凳子上看着沙耶加,脸上挂着笑意。

  是亚伯。

  “看看,狡猾的小狐狸,这么轻易就上钩了。”

  黑暗之中,亚伯手里的注射器反着银色的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5章 神魔之战

  ——————————————————————————————

  “我早就知道你们几个是一伙的。”亚伯看了看沙耶加:“但今天是个大日子,没有‘朋友’的指令,’我们不能随意杀人,尤其在村子里——但如果是你自己闯进地牢,无意中感染了病毒,就另当别论了。”

  “‘朋友’……是张朋吧!”沙耶加听到这个名字,怒气一下迸发出来:“呵呵,不能杀人,你们杀的还少吗?!为了维护地面上的太平盛世,你们在这里干了多少残忍血腥的事!害死了多少人!”

  “看来你并不了解刑法的作用。任何一个社群都离不开律法,惩罚罪人,奖励善人。”

  “罪人?他们有什么罪?!你凭什么……”

  “有没有罪,不是你或我可以决定的,”亚伯打断她:“神无所不知——凡不信神的,都脱离不了罪。凡背叛神的人,质疑他威严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亚伯禁欲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沉迷的表情,他竟然把如此扭曲下做的事说得顺理成章,让沙耶加觉得恶心。

  “你疯了。”好半天,沙耶加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末日审判很快就要降临了,迎接昔日之神,结束旧世界,迎接新世界——神与魔的较量早已分出高下,”亚伯晃了晃手上的注射器:“你们站错了边。”

  “我的朋友们在哪里?!”沙耶加吼道:“告诉我他们在哪!”

  亚伯看了看沙耶加,突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喜悦。

  “他们不在这里,他们都死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你说什么?”沙耶加的心像是被铁锤猛击了一下:“你撒谎……你撒谎!!”

  “你们没人能活过今晚,”亚伯拿起针管,朝沙耶加走过去:“其实我说村子里没有医疗用品,是骗你的——但这些用具并不是用来救人的。”

  沙耶加在这一刻,反而出奇的镇定,她从未如此愤怒过,也没有如此憎恨一个人——他害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们——想到这里,沙耶加的悲痛已经掩藏不住了。

  “别反抗,孩子,让我们都省些力气,并不会很疼,很快你就会跟你的朋友们在地狱见面了。”亚伯的手搭在了沙耶加的肩膀上。

  “该下地狱的人是你!!”

  沙耶加从口袋里掏出紧握着的匕首——幸好房间昏暗,她在看到亚伯的时候迅速把手里的刀揣进了口袋里,刀锋朝上,是半藏教过她的一个小技巧。

  杀耶加的身高只到亚伯的肩部,此刻矮小反而成为了她的优势。她一猫身子,反手就把匕首向亚伯的下腹部插去。

  可没想到亚麻长袍十分宽松,亚伯身子一扭,刀扎偏了,刀锋从腰侧穿透了过去。

  “小杂种。”

  亚伯吃痛,他挥动拳头打在沙耶加脸上,沙耶加翻身撞向牢门,顿时天旋地转。

  亚伯向后推了两部,一使劲把匕首拔了出来,用力一甩扔到了远处墙角的阴影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沙耶加刚回过神来,向转身往外跑,亚伯向前一迈,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拽了回去。

  “我是侍奉神的人,”亚伯举起注射器朝沙耶加的脖子扎下去:“我得到他的庇佑,没人能杀死我。”

  寒光一闪,沙耶加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亚伯一声痛苦的尖叫,放开了自己。

  “在下来迟了。”

  是半藏的声音。

  注射器滚到了一边,只见亚伯捂着自己的手,鲜血从指缝里渗出来——他原来拿针的那只手掌从虎口向中间断开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尽靠尾指的几根骨头链接,在空中摇摇欲坠。

  半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牢房之内,他的手中多了一把苦无——一种日本忍者经常使用的小型刀具。但半藏的苦无比普通的苦无长了一倍,除了前端尖细之外,两侧边缘打磨成了薄如蝉翼的刀锋。

  “异教徒——”

  亚伯还没说完,半藏手一挥,他的胸口就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刀口,血染红了亚麻长袍,没几秒钟就湿乎乎一片,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你杀不死我的……”亚伯咧开嘴笑了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半藏没有说话,他的脸隐没在黑暗中,沙耶加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杀气。

  只不过一瞬间,刀光一闪,亚伯的脖子上又出现了一条血痕。

  这一刀堪称毙命,亚伯的动脉直接被切开,因为刀口太过锋利,一时之间竟然见血封喉,可没过几秒,亚伯向后一倒,伤口像爆掉的水龙头一样喷出血来。

  沙耶加看着趴在血泊中的亚伯,他还没断气,胸口一起一伏,眨了眨血糊糊的眼睛,怨恨地盯着沙耶加和半藏。

  这是沙耶加第一次看到半藏杀人,没有一丝犹豫,手起刀落。

  她抽了口气,这不是她平常印象中那个会跟空姐搭讪,一脸玩世不恭表情的老头子。

  一个人究竟有多少面?

  “公主殿下没事吧?”

  半藏收了刀,看了沙耶加一眼。

  “没……没事……”沙耶加到有些语结,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明显感觉到半藏的冷淡。

  老头子生气了。

  因为自己不守承诺,没有按照他俩计划好的行动。

  “对不起……”

  “公主陛下不需要道歉,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半藏没有抬头。


  “我在地下室的水管里偷听到他们把人关在这里,当时你还没醒来……”沙耶加有些心虚,忍不住解释道。

  “愚蠢。”半藏忽然转过头,看像沙耶加。

  “我……”

  “你的愚蠢现在最多只会害你和你的朋友们丢了性命,”半藏说道:“但当你走到权力顶峰的时候,你丢掉的或许是一个国家,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如果你连权衡利弊都不会,眼前的形势都看不清,还是做个平凡人吧。你不配明仁的一番厚望。”

  半藏的话很重,说得沙耶加心里一阵委屈:“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被关在这,我难道见死不救吗?”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已经死了。”半藏转过身去。

  没人注意到此时地上濒死的亚伯,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玻璃瓶。

  那里面装着一种暗红色的液体,亚伯把它举到嘴边,喝了一大半,另一半淋在脖子的伤口上面。

  不过半分钟,他的脖子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住了血,肌肉像藤蔓一样聚拢,迅速愈合着。

  半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亚伯就地一滚,捡起之前扔在一边的匕首,一把揪住沙耶加的头发,把她拽进怀里,锋利的刀尖抵住了她的脖子,退到了墙角。

  “我说了,我得到神的庇佑,你们杀不死我的……”亚伯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干笑了两声。

  “放开她。”半藏冷冷地说:“趁我没把你碎尸万段之前。”

  “哦?”亚伯突然一发力,刀尖次进沙耶加的脖子,血顺着衣服淌了下来,沙耶加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出埃及记》21章23节,‘若别有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亚伯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刚才脖子上的一刀,我得还给你们。”

  “你要是敢再刺下去一公分,我保证你的头和你的身子,只能从这件牢房出去一个。”半藏盯着亚伯:“但你如果想还上一刀,把她放了,我还给你。”

  “呵,我倒真想看看你的脖子开花,”亚伯歪着头:“但我想到一种更好的办法。”

  说这,亚伯的眼神落到了地上的注射器上。

  “捡起来,比起割喉,我更想看到你溃烂而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