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申正义看到付夫的同时,付夫就听到背后一阵“吱吱吱”的尖叫,甚至盖过了远处机械的轰鸣。
  一回头,就看到一只巨鼠已经腾空而起,正张开满口利齿向自己后心咬过来。
  付夫心里大呼“不妙”,要转身抵挡已经搞不赢了。
  这时,他就看到一个人影赫然前出,手里一道寒光一闪,那只巨鼠就扭动临空被削成了两半。
  再回头,看到申正义手握匕首,眼中寒光忽闪。
  “我靠,看不出来,申所长还是搏击高手!”付夫长出一口气,朝申正义道了一声“谢了”。
  “付记者,莫扯了——对敌要紧!”申正义却一反常态,双眼紧盯已扑到近前的张大伟和鼠群。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付记者过不去?”程鑫这时也手握匕首冲到了近前,朝张大伟呵斥道。
  听到程鑫喊话,付夫一声大呼:“程科长,你没认出来?他就是张大伟!”
  “什么?”申正义和程鑫同时惊呼,旋即转头愣愣地盯着张大伟。
  这时,张大伟和鼠群已停下了脚步,正以新月队形向四个人包抄过来。
  “真的是他。”申正义瞧了一会,念叨道。
  而就在他嘴唇开合之际,张大伟仰头又是一声啸叫,群鼠旋即如领到了军令般,向四个人包抄过来。
  付夫和申正义、程鑫三人,这时各持警棍匕首,已经站成了一条直线。
  群鼠奔突到近前的一刹那,三人也同时向前冲击,挥舞刀棍杀入了鼠群。
  冲进鼠群后,付夫挥棍直击向自己扑来的两只巨鼠。
  就听到“当当”两声,两只巨鼠仰面倒下。


  付夫一击得手,并没有和巨鼠缠斗,而是转身直奔张大伟而去。
  这时,申正义正挥舞匕首左右冲突,和张大伟较量得不可开交。
  “噗噗噗”——申正义瞅准张大伟一个空档,手握利刃连连刺击,全部命中张大伟胸部。
  张大伟仿佛有些吃痛,将灰白色膀子一挥,利爪寒光忽闪,逼退了申正义。
  再看那张大伟胸部,虽被利刃刺出了三道伤口,竟然却毫无血液涌出。
  就在申正义被逼退之际,付夫已经冲到张大伟面前。
  就见他手里寒光一闪,钛合金警棍如一道霞光,自右向左实实惠惠正中了张大伟左侧脖颈。
  张大伟整个身子旋即向右侧倾倒,退了三五步方才止住退势。
  站稳了身形,张大伟仿佛对刚才的连连挫败有些恼怒,仰头一声尖叫,重新挥动双臂冲了过来。
  看到张大伟吃了亏,群鼠也迅速围拢过来,跟着张大伟一起冲突。
  “不妙!”付夫见势心里一紧,“它们竟然还懂战术配合!”
  就在张大伟领着群鼠集中力量准备攻击之际,付夫和申正义忽然看到鼠群上方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一闪,旋即就传来两声火焰升腾的爆响——“轰、轰”!
  一转头,就看到谭原野正一手提一个燃烧瓶,嚎叫着朝鼠群冲杀过来。
  一面冲,谭原野还一面嚷嚷:“莫笑老子做人怂,杀个耗子还是很轻松!”
  而另一侧,程鑫也挥舞匕首,连连劈削砍剁,一瞬间已干翻了三只巨鼠。
  被两人这么一闹腾,原本朝一个方向冲锋的巨鼠群迅速溃散。而远在二十余米外作业面上的张庆成和矿工们,也终于透过弥漫的矿尘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看到大耗子的第一眼,张庆成心里就是一紧。
  而身旁,也开始响起矿工惊恐的呼喊:“妈的,大耗子!”
  说来也扯,这样的呼喊声一起,作业面上原本吼叫着的采掘机竟一个个安静了下来。
  奇特的安静持续了一会,旋即响起了一片嚷嚷声——
请多指教!

TOP

 “大耗子真来了——快跑吧!”
  “大耗子,我不是你的菜哟,你不要吃我!”
  “耗子大哥,你吃了我会拉稀的,你去吃张队长吧,他肉比较厚!”
  …………
  在这一片稀里哗啦的嚎叫声里,有三五个矿工已经转身开始向巷道奔逃。
  看到有手下要当怂蛋,张庆成忽然一声怒喝:“都给老子站住了!你们张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些耗子才二三十个,怕个屁!再说了,你们瞧瞧人家付记者,一个文弱书生都在跟耗子拼命!还有程科长和申所长,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地面上的领导,不一样在跟大耗子干!”
  闻言,矿工们不觉停了下来。
  这时,一个年轻矿工愣愣地凑过来,嬉皮笑脸地对张庆成说:“张队长,你说得对,就是那记者长得五大三粗的,哪里像文弱书生了?”
  “少他妈给我废话!”张庆成很严肃地回了一句,“都给老子操家伙,今天,我们要给林雪峰报仇!要让那些大耗子知道,咱们矿下面的弟兄不好惹!”
  听到“报仇”二字,矿工们登时来了血性,竞相提起铁镐钻头,嚷嚷着要跟大耗子拼命。
  “都跟着我上!”张庆成一声令下,领头朝耗子群冲了过来。


  矿工们的吼声响彻矿洞之际,程鑫和谭原野已经从左右两翼突入耗子群,将巨鼠的环形包围圈分割开来。
  少了大耗子的袭扰,付夫和申正义腾出手来,对张大伟形成了夹击之势。
  “要捉活的!”动手前,付夫朝申正义呼喊道,“我看他这模样,很可能是发生了基因突变。弄回去正好给王院长好好研究研究!”
  “没问题。”申正义笑着喊道,“付记者就瞧好吧。”
  说话间,二人已各持刀棍,从两侧慢慢向张大伟逼近。
  自感已胜券在握的二人并不知道,接下来三十秒发生的事情,将如梦魇般印刻在他们心里。
  一面慢慢挪动脚步,申正义一面还骂骂咧咧:“张大伟,你小子以前小偷小摸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学耗子吃人了?今天就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一面念叨,申正义一面对付夫使劲挤眼,就像在说:“付记者,你还磨蹭个毛啊。”
  付夫自然也心灵神会。
  就在张大伟双眼紧盯申正义之际,付夫瞅准一个机会,挥动警棍扑向了张大伟。
  看到付夫行动,申正义面不改色,继续嚷嚷:“我说张大伟,你小子倒是说句话啊!平时让你做个笔录,你他妈叽叽歪歪一大堆,还说什么要老子文明执法——现在怎么不说了?再不说,就要挨揍了哟……”
  申正义话一出口,张大伟忽然就觉得侧后面脚步声起,耳旁也传来呼呼破风之声,于是急急转头,就见一根闪烁着七彩炫光的钛合金警棍已挥到近前。
  “看招!”随着付夫的一声大喝,警棍实实惠惠地击中了张大伟面颊。
  一击得手,付夫却觉得手臂一阵酸麻,不觉心中一惊。
  再看张大伟,顶着警棍的面颊上毫无表情,浑身依旧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付夫瞥见张大伟背后有什么东西银光一闪,旋即就听到申正义的吼叫:“付记者,当心!”
  付夫急欲闪避,这时就觉得左侧髋骨处传来一阵刺痛,仿佛被鞭子抽中一样,而且力道猛烈,以至于整个人都被抽得向右飞了起来。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付夫一百五十九斤的身躯飞出了两三米远,实实惠惠地碰到了坚硬岩壁,这才软软地趴在了地上。
  “付记者,你没事吧!”申正义急急大呼。
  付夫趴在地上,就觉得头昏眼花,左侧腰腹处还不断传来阵阵刺痛。
  低头一瞧,付夫不禁就是一愣。
请多指教!

TOP

  就见他左侧髋骨处,正好是裤兜的位置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刺出了一个圆圆的小洞。
  盯着这小洞,付夫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
  “这洞洞……我明白了!这洞不正是张大伟出租屋墙面上的?王财没有说错,这洞真是被辖出来的……”他心里惊呼道。
  再看自己裤兜,一些亮紫色的粉末正如流沙一般,从小洞里条条缕缕流出来。
  付夫一看,心里登时觉得一阵庆幸——原来,刚才张庆成送的两块矿石被他随手放进了裤兜里,这才正好挡住了张大伟一击。
  “要不是这些矿石,我这命根子就堪忧了。”付夫心说。
  这时,一连串赤脚踏地的“啪啪”之声响起,瞬间就已来到近前。
  付夫急急抬头,就见张大伟已经冲到面前。
  付夫心里大呼“不妙”,随即纵身腾跳而起,却发现手里并无一物。
  原来,刚才被张大伟抽中飞出之际,付夫的警棍已经掉到了地上。
  这时,张大伟仰头一声尖叫,背后再次闪现出刚才攻击付夫的灰白色物体。
  这次,付夫已有所防备,自然也看得比较真切。
  而这一看,竟让他登时愣在当场。


  原来,在张大伟背后挥舞扭动的,竟然是一条细长尾巴。就见这尾巴长约两米、粗如手指,颜色一如张大伟赤裸的身体,同样白得发灰。
  而呈圆锥型的尾巴尖上,竟还在付夫头灯照耀下闪着金属般的亮光。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的干活?”付夫见张大伟竟生出了这样奇异的尾巴,心里不禁一阵念叨。
  说时迟那时快,张大伟的尾巴在付夫面前晃了晃,随即就“嗖”的一闪,如一道闪光般向付夫刺来。
  “我靠,这么快!”付夫见状,急急向右侧腾跳躲闪。
  就听到“咚”的一声,那条细长的灰白色尾巴击中了付夫刚才所站位置,其力道之大,甚至深深钻进了坚硬的沉积岩地面,阵阵粉尘旋即腾起,像一朵迷你型蘑菇云。
  “我靠,这么厉害!刚才那下,要不是有矿石阻挡,老子下身就真穿孔了。”付夫心里又是一阵惊惧。
  见一击不中,张大伟又开始急速挥动长尾,准备第二次攻击。
  付夫这时手无寸铁,于是只能急急脱下随身挎包,如盾牌一样挡在身前。
  就在这时,付夫面前又见白光一闪——张大伟的狰狞长尾再一次刺了过来。
  付夫见状,向左侧又是一跳,勉强躲过了第一击。
  付夫双脚刚接地,张大伟又迅速收回长尾,第二击旋即又至。
  “糟了。”付夫身形尚未站稳,要再跳跃闪避已经搞不赢了。
  “这尾巴尖得跟针一样,力气又忒大——我这包怕是挡不住吧。”付夫心里叫苦道,却只能用包护在身前。
  随着“嗖”的一声破风啸叫,张大伟长长的尾巴直刺了过来。
  而就在尾巴尖扎进付夫背包的一刹那,长尾却忽然慢了下来。
  “咦?”付夫登时满腹狐疑,目光也顺着开始扭动的长尾向上瞧。
  目光爬到长尾中间,付夫赫然看见了一双沾满鲜血的手,正铁钳般将长尾紧紧箍住。
请多指教!

TOP

  看到那双手的主人,付夫不禁一阵激动。
  就见满面狰狞表情的申正义,正用双手像捏泥鳅一样紧紧捏住扭动的长尾。
  他的双掌间已经磨破了皮,鲜血正啵啵啵冒出来。
  “申所长,怎么才来?”付夫心里满满的感动,嘴巴却依旧不饶人。
  “我靠,付记者,你这语气像是在对救命恩人说话吗?”申正义讪笑道,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脸上滴落。
  见长尾被申正义捏住,张大伟不禁勃然大怒,一面狠命扭动着长尾,一面吼叫着腾跳而起,向申正义扑来。
  就在张大伟双脚腾空之际,他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小个子男人。
  就见这男人双手一抬,而后往斜下方一记猛劈,手里的一把大号矿工铁镐旋即实实惠惠地击中了张大伟后脑。
  “咚——”一声闷响,张大伟整个人向前扑倒。
  付夫定睛一看,这男人正是张庆成。
  这时,付夫和申正义方才发觉,身旁的战场局面已经发生了逆转。
  周围,“杀耗子报仇”的喊杀声蜂起——矿工们已经加入战场,和耗子们打成了一片。
  话说这些大耗子虽狠辣狂暴,但是面对满身疙瘩肉的矿工,以多欺少还可以,要一对一单挑就力不从心了。
  很快,鼠群就在人群的冲锋下彻底溃散。


  手提铁镐铁锤的矿工们也不闲着,开始吼叫着自由出击,穷追猛打到处逃窜的大耗子。
  乱斗之中,张庆成看见付夫和申正义正和张大伟苦战,于是就手提铁镐跑过来助战。
  “申所长,你还等个毛啊。”张庆成偷袭得手,一面抡起铁镐朝张大伟一阵胖揍,一面对申正义嚎叫道。
  申正义也不傻,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旋即用左手紧捏住长尾,腾出右手,从腰间抽出匕首,猛地将长尾剁了下来。
  就听到“噗”的一声,扭动的长尾被砍成了两截。
  这时,原本扑倒在地的张大伟猛然腾跳起来,旋即又满面痛苦地翻倒在地,开始满地扭动挣扎。
  而那截连着身子的断尾,也迅速往张大伟所在方向收缩,就像狂奔入洞的长虫一样来到尾椎所在位置,而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嗖”的一声钻进了张大伟体内。
  眼见长尾缩进张大伟身体,申正义脸上一阵青一阵红,随后就爆发出一声惊呼:“这尾巴……缩、缩、缩阳啦!”
  “吼个屁啊!有正经样没!”付夫有些不满地嚷嚷道,旋即一跃而起,从地上拾起警棍,又从挎包里取出一捆绳子,朝张大伟奔了过去。
  见状,申正义和张庆成回过神来,也迅速向张大伟聚拢。
  三人将仍旧在地上扭动的张大伟围在中央。申正义和张大伟伸手,将张大伟手脚按住。付夫则解开绳子,将张大伟手脚紧紧捆住。
  做完这些,三个男人瞬间瘫倒,大口大口呼吸着井下污浊的空气。
请多指教!

TOP

  “我靠,这回下井,可是把我折腾到位了。”申正义嚷嚷道,从包里掏出一根烟,却发现已被汗水浸了个透湿。
  “抽我的。”付夫笑道,从挎包里掏出烟,给张庆成和申正义每人发了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
  “嗷嗷嗷——”三人面前,被绑了个结结实实的张大伟不断扭动身躯,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嚎叫。
  盯着这货,付夫深深吸了一口烟,开始仔细琢磨什么来。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哟,人不人鬼不鬼的,还长了个尾巴?”张庆成问道。
  “这人叫张大伟,是镇上一个有名的混混,你应该听说过他。”申正义说道。
  “张大伟?是这混账?”张庆成一愣,又盯着张大伟仔细瞧了瞧,念叨道,“妈的,这长相还真是他。”
  闻言,申正义一声冷笑,说道:“谁知道这混账怎么会成这样。”
  说完这话,申正义忽然浑身一抖,转向付夫问道:“付记者,怎么没看见杨专家?”
  闻言,付夫也是轻轻一振,表情黯然地说道:“我没能救得了他……”
  说着,他就将杨万里的事一五一十讲给了二人。
  听到付夫的话,张庆成和申正义既痛惜又惊恐——特别是和杨万里相交颇深的张庆成,竟激动得有些发抖。
  片刻后,张庆成忽然跳了起来,冲到张大伟身旁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面打,他还一面骂:“你这个混账,竟然害了杨专家这样的好人!”
  付夫和申正义也不阻拦,就这么冷冷地盯着张大伟在拳脚下翻滚呻吟。


  这时,张庆成一记猛踢,将张大伟整个踢翻了过来,背对着付夫和申正义。
  忽然,付夫像被针刺了一般,猛地腾跳起来,冲到张大伟身旁。
  见付夫跑了过来,张庆成也停下了拳脚。
  随后,付夫就像着了魔一样,一会看看张大伟,一会又盯着自己下身。
  “怎么了?”申正义觉得情况不对,急急凑了过来,“莫不是付记者的命根子……”
  “莫胡扯!”付夫很不耐烦地喊了一声,手指张大伟后颈处,“你看,这个眼熟不?”
  申正义定睛一瞧,就见张大伟后颈上竟有一个规则的圆洞。
  看到这个圆洞,申正义的双眼也瞪圆了:“这个洞洞……和张大伟出租屋里的一样!”
  看到申正义的表情,付夫又伸出手指了指自己裤兜上的圆洞。
  “付记者,你这裤子上也有?你这是……怎么弄的?”申正义一愣,问道。
  付夫很严肃地回答:“让他的尾巴给戳的。”
  闻言,申正义猛吸了一口烟,自言自语般念叨道:“这么说,他家墙面上的洞,也是被他的长尾给戳的?但是这说不通啊,他后颈上也有洞洞——莫非他也给自己来了一下?”
  付夫皱着双眉,兀自站起身来,问道:“申所长,刚才你砍下来的断尾在哪?”
  申正义往不远处一指,道:“我搁那了。”
  奔到断尾前,二人不禁就是一震。
  就见地面上,全部由肌肉组成的长尾正软趴趴地躺在地上。一些暗紫色的粘稠液体,正从断尾的肌肉组织里下不断渗出。
  盯着断尾瞧了一会,付夫不禁惊呼出声:“它在融化!”
  申正义也看出了苗头——随着液体不断渗出,断尾的确在慢慢瘪下。
  “这太扯了——明明都是新鲜的肌肉组织,怎么就开始融化了!而且,这些液体的颜色……和前天矿工宿舍里融化的巨鼠尸体好像……”申正义念叨道,双眉迅速皱成了“川”字。
  付夫也不废话,立即俯下身子,仔细观察起来——就见断尾一端,是被申正义用刀砍出的整齐的切割面。另一端,则是锐利如针头的尾巴尖。
  看到这尾巴尖,付夫忽然心里一抖,旋即从挎包里掏出瑞士军刀,拉出刀刃,将尾巴尖挑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申正义见付夫全神贯注,于是也俯下身子凑过来问道。
  愣了一两秒,付夫才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尾巴尖全是坚硬的骨质结构,而且竟然还是中空的。莫非,这长尾巴是一根‘针管’……”
请多指教!

TOP

  付夫盯着这截断尾愣神之际,程鑫和谭原野领着矿工们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大部分耗子已被消灭,剩余的不是往巷道奔逃,就是被三五个矿工围了起来。
  眼看胜利在望,程鑫和谭原野这才抽身而出,急急寻找付夫等人。
  在一道岩壁下,二人看到了付夫等人,于是快步奔来过来。
  来到近前,程鑫和谭原野就看到付夫正对着一截灰不溜秋的断尾发愣,张大伟则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像猪儿虫一样扭动,申正义和张庆成就站立在他身旁。
  见大家都没事,程鑫放下心来,笑眯眯地凑到近前,问道:“各位,战果如何哟?”
  闻声,付夫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正欲说什么,就听到申正义抢先开了口:“老程,你废什么话——战果就在地上摆着的。怎么样,佩服我吧。”
  程鑫懒得理他,转向满面严肃的付夫,问道:“付记者,你研究这东西是?”
  付夫坏笑了一下,说道:“程科长,你看不出来?”
  闻言,程鑫不禁就是一愣,盯着付夫手里的长虫又瞧了一会,赫然惊呼道:“莫非,这东西是张大伟那活?我靠,这么大……”
  听到程鑫这么说,付夫、申正义和张庆成“扑哧”一声,全乐了。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谭原野凑了过来,轻声道:“程科长,这东西是张大伟的尾巴……刚才,付老师他们跟张大伟过招时,我都看到了。”
  程鑫双眉紧紧皱起,念叨道:“尾巴?人怎么可能会有尾巴?”
  “谁说没有?咱们老祖宗就有!”申正义转过身来,很有些显摆地说道:“我在探索频道上看过,人类祖先以前就是有尾巴的,后来可能是觉得屁股后面拖个长虫太麻烦,就慢慢缩到了肚子里……现在张大伟又把尾巴重新长了出来,可能是一种返祖现象。”
  这回轮到程鑫笑了。


  他朝申正义摆摆手,呵斥道:“去去去,你小子满肚子歪理邪说——人类尾巴是因为直立行走用不着了,才慢慢退化成了尾椎。缩到了肚子里?你以为这是缩阳呢。”
  “程科长说得对。”闻言,付夫也站起身来,讪笑道,“申所长,你看张大伟的尾巴,里里外外就是一块肉疙瘩,全没有骨骼结构——这说明,能长出这东西并不是返祖,而是某种生物学上的突变。”
  “哦?”付夫话一出口,谭原野旋即来了兴趣,嬉皮笑脸地凑过来,问道:“付老师,你觉得这会是一种什么突变?”
  闻言,付夫双眉又皱了起来,叹了声气道:“现在还说不清楚——我只是凭感觉认为,张大伟这条肉乎乎的尾巴不仅伸缩自如,甚至还可以对我们展开攻击,就跟手和脚一样灵活,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器官。更扯的是,这尾巴离开身体后,竟然就开始迅速融化,这情形跟前天矿工宿舍的大耗子和两名被害者尸体非常相似——当然,毕竟我也不是专家。这尾巴里面到底藏了什么道理,张大伟变身和大耗子究竟有什么关系,这些问题,还是等到我们将张大伟弄到外面,让专家检测之后再做定论。”
  听到付夫这么说,在场众人都赞同地点了头。
  这时,付夫抬手瞧了瞧表——已经下午四点了。
  “哟,不早了。”付夫说,“我们还是早些升井吧。”
  闻言,张庆成第一个站出来,朝着张大伟就是一脚,狠狠地说道:“付记者说得是,再等两个小时天就黑了——到时候要是再冒出些大耗子,我们可是招架不住了。还是快一些将这混账弄出去为好。”
  张庆成这话一出,一行人都动了起来。
  很快,张庆成就叫来了钱利来和另一个矿工,用炊事员剩下的扁担将张大伟像生猪一样挑了起来。
  其他矿工也开始嚷嚷着各自收拾东西,列队准备前往罐笼。
  “升井!”随着张庆成一声令下,矿工队开始向集合点进发。
  队伍前方,付夫等人跟在张庆成身后,一路上默然无话。
  而在他们身后,刚刚大胜群鼠的矿工们则扯着喉咙谈笑风生。
  很快,长长的队伍就穿过了“蚊子巷”,来到了通往三个采掘面的岔道口。
  又来到这里,付夫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到处寻找起什么来。
  在刚才自己和杨万里攀谈的地方,付夫上下左右找了一圈,除了地面上有一滩暗紫色的粘稠液体,其他什么也没看到。
  “真的……不见了?莫非这鼠辈的……”付夫心里念叨,不禁冷汗直冒。


  “付老师,找什么呢?”谭原野凑过来问。
  “我在验证刚才跟你提过的问题——被大耗子咬过的尸体,是不是会快速腐烂和融化。”付夫说道。
  “哦——你是在找杨专家的尸体,对吧?”谭原野恍然大悟,“他消失了?”
  付夫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
  闻言,申正义等人也围了过来。
  “哟,又是这黏糊糊的汤水。”申正义盯着地上的粘液说,“杨专家……他也化掉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程鑫很不爽地嚷嚷道。
  “莫磨蹭了,我们还是快些升井为妙。”张庆成也感到脊骨发凉,急急催促道。
  “张队长说得对。”付夫转头瞧了瞧张大伟,说道,“张大伟是我们解开巨鼠谜团的王牌——我们还是快些升井,把他送到省城给专家研究研究。”
  “好。”一行人旋即抬脚,继续向集合点进发。
  队伍又前行了十余米。忽然,队伍后面传来一阵骚动,旋即就听见矿工们惊恐的喊叫声:“大耗子、大耗子又来了!”
  付夫心里一惊,急急从腰间抽出警棍,和申正义等人回头直奔队伍后部。
  奔到队尾,付夫等人登时愣在当场。
  就见上百只大耗子正如滚滚潮水,从巷道后方狂奔而来。
  而在鼠潮之前,一个灰白色身影正大步如飞,刹那间就窜到了众人面前。
  定睛一看,这人身材不高,满头花白头发,而且鼻梁上还架了一副老式眼镜。
  这人和张大伟一样赤身裸体,眼睛也是一片白色,完全看不到黑色眼仁。
  看到这人,付夫一行人不禁背脊发凉:“见鬼了……这不是……杨专家吗。”
请多指教!

TOP

<p>很多人认为,室内门似乎都大同小异。在装修的时候总是一带而过。其实室内普通人能念大悲咒吗大悲咒全文搭配得当,不仅能让家更显品质,还能很好地解决空间痛点。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一下不同室内门的设计方案,看看哪类门更适合你吧!</p><p></p><p>隐形门<br/></p><p><br/></p><p>隐形门顾名思冬季皮裙搭配图片 皮裙正确的冬季穿搭示范介绍义,就是可以隐藏的门。是一种不用门框,从外表看来,不容易被发现的门。隐形门可以将门缝自然地融入墙壁什么是网络销售?之中,门与墙壁看来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从而达到隐形抄完金刚经如何回向的效果。而且,将门与墙面装饰融为一体,可以起到延伸空间的作用怎么修学金刚经 。</p><p></p><p></p><p></p><p></p><p></p><p>隐形门可以通什么是短信营销?做好短信营销要注意什么?过贴墙纸、石膏板、玻璃,或者做木饰面来实现。但门一定要和墙面一起装饰,才能更具统一</p><p></p><p></p><p>平开门<br/></p><p><br/></p><p>如果不需要做到绝对隐形,为了美智能时代人机合一 四款人工智能电视AI系统横向体验观,可以选用和墙体或家具颜色相近的门,让空间更有设计感。</p><p></p><p></p><p></p><p>男生衣服颜色搭配越详细越好!</p><p></p><p>玻璃门</p><p><br/></p><p>玻璃门的好处就是透光性好,能让室内光线更充足,特别是一些大悲咒简约风格的玻璃门,简洁大方,很百大悲咒放那里合适搭。是阳听大悲咒的好处台、厨房或一些光线较差的空间首选</p><p></p><p></p><p></p><p></p><p></p><p></p><p></p><p></p>                                长沙高新区:打造金融与产业融合共赢创新创业平台                
                                                <p><em>您也可以在中搜索”齐家“论坛小程序,上千个装修专家,设计达人在线互动,装修疑难杂症,装修报价问题,户型改晚上可以读金刚经吗造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快来看看别念大悲咒时能喝酒吗人家都怎么装修吧!</em></p>

                                               
                        
                         大悲咒 注音                抄写大悲咒的好处        一字肩上衣如何搭配好看又大方
                               如何快速的背诵大悲咒              












大悲咒
大悲咒 注音
佛经念诵
金刚经注音版
佛经念诵大悲咒
金刚经全文白话
大悲咒
金刚经的作用
大悲咒意思讲解
大悲咒是什么意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