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吓尿了,表姐到底是谁(完结)--作者:杜上丰

本帖最后由 化不肥 于 2019-6-16 07:26 编辑

昨晚 本屌搬砖到深夜十一点 然后坐上了末班车回家 一天下来异常疲惫 浑浑噩噩的在车上迷迷噔噔的一直坐到终点站。来到了姐姐所在的小区.
本屌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搬砖,因为刚工作不久工资不高 自己租房子有够吃力,正好比我早步入社会两年的表姐在朝阳的三元桥的凤凰城里租了一间房子,老妈就让我过去和表姐一起住,顺便还能分担下房租,两个人一起住还能照顾一下彼此的生活。
因为房子里只有一间屋子一个厕所一个小客厅,也只有一个沙发一张床,刚开始碍于男女有别我是睡沙发姐姐睡床的, 姐姐毕竟是姐姐 到底还是心疼当弟弟的 没几天姐姐就窝心的让我和她睡在了一起 当然只是睡一起 没有别的想法
等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入小区的时候 顺便看了一眼表 指针已经渐渐走向零点,我打了个哈切,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心不在焉的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电梯门,脑海中还在想着今天接的客户的那个单子
电梯缓缓的上升 电梯里当然也之后我一人 这大晚上的 也只有我这种苦命的B才会这么晚下班。到达六层之后 ,电梯门缓缓开启 我走入了漆黑的楼道中
我边走边心里暗骂SB的物业,尼玛楼道的声控灯投诉多少遍了要赶紧修赶紧修。我大声的拍手,和平常一样 ,灯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叹了口气,一步步的在黑暗中走到了姐姐家门口,拿出了钥匙 开门。
开门之后,我打开了门厅的灯,习惯性的喊了一句:“姐我回来了。”然后开始把外衣脱下挂在衣钩上一面开始拖鞋。
灯光昏暗,我看了一眼客厅上的餐桌和茶几,居然全都空空如也。

平时姐姐都是在家里做好饭或者是从外面应酬打包回来一些剩菜剩饭留给我下班回家吃的 每天下班之后回到家闻到现成的饭香四溢,也不失为一种幸福,每晚吃饭和姐姐聊聊一天工作生活的时候 也是我最快乐最温馨的时候。
而今晚,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异常的空 桌子上是 心里也是。
姐姐没回家么?
“姐?”我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姐姐好像真的不在家,不过这么晚,姐姐会去哪里呢?姐姐向来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即便是租的房子,即便是在一起的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姐姐每天绝对是回家最准时的一个人,她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夜生活,为了我。
姐姐如果不回家,应该是会给我发个短信告知我一声或者打个电话的。
我掏出手机,上面没有任何的未读短信或未接来电。
这时我抬起头,看见卧室的门虚掩着
姐姐是没有关卧室门的习惯的,因为卧室背阴,采光本来就不好,关上门之后即便是大白天卧室里也是阴暗一片。
卧室门怎么会虚掩着的,刮风了?
我穿好拖鞋,向卧室走去。
我轻轻推开了卧室门。
漆黑一片,
客厅昏暗的灯光顿时肆无忌惮的闯入了卧室。
我依稀看到床上的被子不是盖好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姐姐是个非常爱整洁的人 每次出门前床上的被子枕头必须叠的整整齐齐的。
被子蜷缩着,枕头也没放整齐。
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下,隐隐约约看起来好像一个蛹。
没错,这是姐姐一贯的睡姿
姐姐原来已经回来了?
姐姐没有夜生活不代表姐姐不是夜猫子,她经常会在大晚上赶文案写稿子,就算是上了床我姐俩也会畅谈到深夜也毫无倦意,姐姐是个很活泼的孩子,要想大晚上的让她赶紧睡觉得使出哄小孩的耐性来。
她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姐?”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床上的人没反应。
我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
我上前迈了两步
尼玛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我走到姐姐的身边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光正好能波及到姐姐腰部的位置,也就是说照清楚了一大片被子。姐姐的脸根本看不清。
即便是我有点适应屋里的黑暗光线 我还是有点看不清。
姐姐的头发好像很乱,乱七八糟的散在脸上,黑乎乎的一团。加之脑袋一半埋在被子里,我根本看不实在。
“姐姐?你睡着了?”我轻轻的问一句
姐姐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姐姐睡的真死。
我回头看了看书桌上,姐姐的笔记本并没有在书桌上出现,平时她都要在书桌上忙到很晚的。
看来姐姐今天回到家什么都没干,倒头就睡的。 包括吃饭。
简介的造成了我也挨饿。
我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
我起身离开,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充充饥
我走出卧室,把卧室门关好。然后来到了厨房。
打开冰箱门,我艹 ,冰箱里比我的脸还干净。
我吞了口口水。
这家里啊 没个女人 还真是不行,也不知谁说的 ,太特么有道理了。
我倒了足足一大壶凉白开,然后一股脑全部灌了下去。
喝个水饱也比饿着强啊。
我用毛巾擦了擦嘴,然后走到厕所,洗漱完毕后,带着装满水走起路来咣当咣当直晃的肚子。来到卧室,打算就此睡觉。
我打开卧室门,又是一通漆黑袭来。
我已经关上了客厅的灯,这次便是一通纯黑了,伸手不见十指,什么也看不见。
请多指教!

TOP

姐姐仍然睡的死死的。
我坐在床边,坐在相同的熟悉的位置,脱下拖鞋,脱衣服。线衣由于摩擦发起的经典噼噼啪啪的在空气中炸响,在这个静谧的黑暗中尤为眨眼刺耳。
我只穿着一条内裤,摸索着躺倒了姐姐的旁边,那个熟悉的位置
我仰头躺在姐姐旁边,头发由于刚才洗脸沾水 还是湿的,虽然累了一天异常疲惫,但是刚刚洗漱完的我还是很精神的,一点困意都没有。我仰头望着天花板,轻轻叹了一口气。
身边的姐姐依然背对着我躺着,一动不动,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后脑勺和满眼的黑发。
“姐姐今天睡的可真早啊。”我轻轻的说了句。
我这完全是习惯性说的,因为我们姐俩每每躺在床上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都可能聊了,今天如此的安静,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意料之中的,姐姐一点反应都没有,木头一般,睡的不是一般的死
天知道表姐为什么睡那么早睡那么死。天知道她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暗暗盘算着明天等她醒来一准得好好审审她。
我脑子中开始构思新接手的客户的项目,轻轻的闭上眼,手托着后脑勺。
我这人爱胡思乱想爱思考,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候,
特别是在晚上一个人没人理我的时候。
窗外也是一片的漆黑,夜色异常的压抑,因为今天出奇的没有月亮,没有星星,而且夜晚也是乌云密布,整个夜空毫无观赏性,看起来无比沉闷无比厚重。
窗外的别的居民楼也都是一片死气沉沉,没有一个窗户是亮着的,
真邪乎。
空气真静谧
好像空气中不曾有过一点波动。
静的好像呼吸都没有
呼吸?
我突然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太安静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悄悄把脑袋转向姐姐的后脑勺。
我突然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太安静了。
时间都好像静止般。
平时姐姐睡觉的时候呼吸声虽然不大,但是是那种很匀称的,很有规律的。
每日跟姐姐睡一起都是听着姐姐温柔的呼吸声入睡的。哪有规律的声音一般仿佛安眠曲。
今天的姐姐安静的不正常。
一点点的呼吸都没有!
至少我一点感觉不到。
所以今天我才会感到气氛如此静谧吗?
姐姐一动不动,木桩子那般。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
我在黑夜里瞪大着眼睛看着姐姐。
气氛一瞬间就诡异起来了
“姐?……”我斗胆轻唤了一声。
姐姐依然如空气那般,静的仿佛就是一张画,一点………………生气都没有。
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凉意从我脚底下升起。
“姐姐……?”我又轻轻的叫了一声,这次我明显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发颤。出来的音调都变了 有点像哭。
姐姐依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斗着胆把手伸向了姐姐
就在我的手就要触碰到姐姐的时候。
“嗯?”姐姐居然出声了。
那声音依然是我熟悉的那个声音,是姐姐发出的,只不过语气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我表达不出来。
“姐姐……你…我吵醒你了吗?”我轻轻的问着。
姐姐仿佛充好电的机器人突然断电了那般,又没了声音。
气氛再次陷入静谧。
我吞了口口水。
“姐姐你没事把……”我颤颤着问道。
“没事”姐姐再次发声了。
“哦哦……那睡觉吧……”我唯唯诺诺的答应了句,然后半起来的身子再次烫了下去。我刚刚直起一半身子想看看姐姐的脸,无奈一片黑 什么也看不见。姐姐的脸上仿佛有一层黑色的雾 什么也看不到。
姐姐再次没了动静,空气再一次陷入了死气沉沉
现在想让我睡着 谈何容易。
气氛太过压抑 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身边的姐姐玩偶般 感受不到一点的动静,仿佛一点生气都没有。
不过刚刚姐姐说话了就让我提起来的心稍稍的放下了一点。
至少说明姐姐没事。还能说话。
反正也睡不着了。
我掏出手机,准备逛一会D8再睡。
结果一掏出手机 我头皮都发炸了,眼前感到就是一黑
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个大大信封标志。
底下几行字触目惊心,此刻在我眼里异常扎眼。
未读短信 1条 来自 姐姐。
我只感到胸口发闷,有一口气上不来。
我手指颤抖着点到了读取短信的键位上。
请多指教!

TOP

“丰丰 咱弟弟今晚发烧住院了,姑妈出差在外地无法回来。我今晚在301医院陪床,事发突然,抱歉现在才给你发短信。晚上你肯定没吃饭吧,真抱歉家里也没给你留饭,就先忍一晚上吧,等明天姐姐回家给你做好吃的昂~”
我几乎是眼前发黑的一字一字的颤抖着看完这条短信的。
我的余光几乎不敢再往我的身旁瞅。
眼下手机的光芒也异常的刺眼。
我艹!
我姐姐给我来的短信。
她今晚在医院陪床照顾我突然发烧的表弟!
那我身边睡着的这个是谁???!!
我只感到喉咙发干。
当人遇到一些措手不及的危及神经的事情的时候,他真的是喊不出来的。
我就那样呆呆的保持着手拿手机的姿势,手机发出的惨白的光照在我脸上。
我身边睡着的姐姐————不 我身边睡着的人 依然是僵尸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仿佛她只是房间里的一个毫无生命征兆的摆设。
我保持这个姿势一直持续到手机从我手中脱落,砸到我脸上。
顿时我清醒了过来。
好歹我也是上过大学的人。
我第一时间开始整理我纷乱的思绪
我的姐姐现在在医院 不在我旁边 我的身边睡着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而且我和她还对了话。
想到刚刚我居然离我身边的这个人那么近,我就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我自己都能清楚的听到我的心跳,能感受到心脏的搏动。
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我身边的人此时此刻还不会加害于我 不管她处于什么目的躺在我的床上。
要不她早该下手了。
我在被我中瑟瑟发抖 开始想对策
当务之急我现在要离开这张床,现在这张床对我来讲绝对是个是非之地。
我发抖着用手轻轻的掀开被子,力图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哪怕是棉花和被罩之前轻微摩擦,
现在的一点点的声响,都会在我耳膜中被无限次方的放大。
我颤颤巍巍的起了床,拿着手机,轻轻的准备穿拖鞋。
“你干吗去”那熟悉的低沉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我头皮一阵的发麻。
脊背一阵清凉。我感到自己快压抑死了。
我机械的回头————完全是本能,看到“姐姐”依然是背对着我,依然是看不清她的脸庞,一动不动,她刚刚说的话仿佛都不是用嘴说出来的 ,而是凭空发出来的一样。
“我……”我只感到自己快哭出来了“我去趟厕所……”我唯唯诺诺的说。
“哦”“姐姐”哦了这一声之后再次消声,不发出一点声响。
空气又安静了,
今晚的气氛安静的我想吐
我就保持着弯腰准备穿拖鞋的姿势,动也不是 不动也不是。知道我反应过来准备动的时候,腰部嘎啦一阵响
我穿好拖鞋,轻轻的走着,学猫走路 都不敢大声。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来。
我轻轻的出了卧室,把门带上,然后我快步的走向厕所。
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惧感从背后传来,仿佛背后就是一张血盆大口 我要不快点走就会随时把我吞噬掉一样。我走两部几乎就是飞跑着到了厕所。
然后我第一时间开灯,然后回头望向卧室。
还好 卧室门还是紧闭着,是我刚刚关上的。
我大口喘着气,只感到血一阵一阵的往上涌。
这个时候,我手机好死不死的响起来了,平时习惯到不行的铃声此刻异常炸耳 吓我这一大跳!
我一看来电显示 是姐姐
我迅速按下的接听键。
“喂?丰丰?”姐姐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熟悉的温柔,此刻姐姐的声音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仿佛一颗救命稻草般!我擦 这才是我姐姐 这才是我熟悉的声音啊。
“喂?丰丰?说话啊。”姐姐的声音再次传来。
“姐……姐姐……”我感到自己快哭出来了。声音完全变调 还是颤音。
“怎么了你丰丰?”姐姐那边的声音疑惑中开始带着些许焦虑。
“没……没事……姐姐……”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稳。
“哦……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了吗?”
我用手轻抚胸口。让自己的气息赶紧回到正常轨道。
“嗯……看到了……弟弟怎么样了?”我赶紧问道。
“嗯 刚刚弟弟打了点滴,现在已经退烧了,现在输着液,睡着了,我盯着呢。小家伙也真够不让人省心的。”姐姐笑着叹气。
“嗯……是……”我不敢大声说也不敢多说话,我生怕自己的声音吵到屋里内个不明的怪物引起她注意。
“你怎么了?说话有气无力的?饿的?”姐姐关心的问道。
“啊………嗯 没事……就是有点累.”我敷衍到,除了上述原因,我也不想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姐姐,弟弟的事情已经让她操心了 我就不想让她再为我担心 这是男人应有的担当。
“怪姐 今天没给你备好晚饭 你先忍忍,等明天姐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哈~”姐姐的声音开始变得俏皮起来。
此刻 我感觉姐姐那便是天堂 而我身处地狱之中。
“嗯……行 我知道了姐姐……挂了吧……”我低沉着声音说道。
说的时候我还偷偷的把脑袋伸出卫生间门半个 望向卧室。
这么一看 我头皮几乎要掀起来了!
请多指教!

TOP

卧室的门 刚刚还是关的好好的 现在是虚掩着的了!
我眼前一黑 只感到眼前光怪陆离,手机的光和厕所的光晃的眼前的黑暗一片乱。
我艹
***奶的 我裤裆都快湿了。
尼玛我记得很清楚刚刚我出门的时候是把卧室门关的死死的。
难道床上那个家伙出来了?
等我眼睛适应光线的时候,
我差点就喊出来了。
一股凉意由内而外从心里散发出来。
门那不大不小的缝隙里,
站着一个人。
我能明显感觉到一个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我想动,但是身体机理好像都不管用一般,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气。
站着的那个人好像穿着白色的睡袍,头发很长很黑 和姐姐一样,不同的是她的脸很白 但是好像是隐藏才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头发里 根本看不清。
那人静静的看着我,雕塑般。
我能确定,她就是床上睡着的那个家伙,她起来了。
我就那么呆呆和她对视着 不敢动会
“你在干吗”良久,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姐姐”发话了。
声音一点感情都听不出来,像复读机。
“我……都说了我上厕所……”我明显感到我小腿肚子在打转。
这次我非但没觉得轻松点,反而觉得她说话起来气氛更加的诡异。
“回来睡觉”“姐姐”低沉的说了一声,然后渐渐消失在门缝的黑暗里。
我只感到喉咙发干。
“姐姐”的声音平淡中带着一股诡异,而且似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 让我不得不执行。
我悄悄的关上了厕所的灯,手机屏幕也暗了下去。
我双腿不听使唤的往卧室走去
我瞧瞧推开卧室门。
心也跟着一沉。
尼玛我这是生死未卜啊。
我进卧室,看到“姐姐”已经恢复成先前的姿势躺在穿上了,依然是侧躺着,依然是脑袋蒙一半在被子里,看不清她的脸。
我站在床前呆呆的立了一会,然后颤颤巍巍上了床。
安静
依然是压抑的安静,让人喘不过气来
重新躺在“姐姐”的身旁。我都快哭了。
这次我已经可以完完全全的确定身边睡的不是我姐姐了。
我艹这是谁?
尼玛她怎么这么淡定,她什么目的?
我吊死一枚要钱没有要色早泄。
我几度欲出口想把话挑明。
但是我怕,有我更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
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气氛 依然静谧。
我和一个我素不相识的不知道是何种东西的人 在同一张床上。
我的脑海思绪纷飞,屋里气氛有些阴冷。
但是我的汗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一动都不敢动
突然 我又觉得有哪些不对劲。
静谧的气氛中 好似多了些什么。
科学上说 人的感应能力是极强的,特别是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环境下。
就算身后有人注视着你 ,你都能莫名的感觉得到。
更何况是身边的一双眼睛。
我机械的转过头。
我只感到我的心脏猛地一扎,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脑袋充血。
“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一半头,一双隐藏在黑发中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我。
最让我心寒的是。
她就这样一直看着
我都不知道她看了多久
我的一口气卡在嗓子眼 上不来。
我只感到她要是再这样一直看我,我就会因为心脏跳动过快甲状腺激素分泌过量而死。
简单说 就是吓死的。
“你还不睡”“姐姐”突然开口了。
我明显看到她说话的时候嘴部都没有蠕动。
我看着她,想说话,发不出声来,喉咙用不上力气。
我眼前一片黑。
我真的感觉快要晕倒了我。
请多指教!

TOP

等我缓过劲来的时候。
“姐姐”又回复成了原先的姿势,还跟死人般。刚刚的一幕仿佛是幻觉般
我感觉我尼玛不被她弄死我早晚也得吓死。
又是死一般的静谧。
我在床上坐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从没像此时此刻这般期盼着天亮。
可我又怕天亮之后看清身边这位“姐姐”的真面目。
就在我胡思乱想纠结的时候。
我的下体一阵饱胀感。
膀胱一阵的涨。
我刚到家灌的那一大瓶水现在开始化身为尿了。
我擦 人越是紧张的时候膀胱运作反而更来劲。
尼玛 这个时候让我怎么上厕所。
我可是一动都不敢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憋尿已经到了我就算是呼吸稍微重一下小腹也会痛的地步。
艹!老子心里暗骂一声。
不行了 必须豁出去了 要不就全部尿床上了。
尼玛就算被吓死弄死 老子也认了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我眼一闭,猛地坐了起来,
眼睛还是管不住的往身边瞟。
“姐姐”还是一动不动的睡着。
我有了点动力,下床,穿拖鞋。
我脚接触地的那一刹那。差点就尿了出来。
身边的“姐姐”还是一动没动。
我弓着身子猫着腰,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卧室门口挪去。
这事的每一秒,都好似一个世纪那般长。
我的后背都已经湿透了 全是汗水。
终于,我挪到了卧室门口,出来,把门轻轻的带上。
我膀胱一阵的阵痛,是死是活,必须得把着泡尿尿出去了。
我强迫自己不回头看,强忍着强大的好奇心,一步步往厕所走去。
突然,背后一阵微弱的气流飘来。
那是门打开带动的一阵风。
我明显听到了背后开门的声音。
我艹!我彻底崩溃了。
我什么也管不得顾不得了。我大吼了一声,那估计是我最凄惨的一声吼,似乎是要把身体里的恐惧都叫出去。
我瞬间加速奔跑起来,跑到大门门口,快速的转动着门把手。
我的呼吸从乱急促到已经全无规律。
门已打开。
我的余光瞟到这个时候一身白衣的“姐姐”已经在我身后两米的位置。
门一开就是黑暗的无穷尽的楼道。
都说人的潜能被激发的时候体力是无穷的。
我瞬间加速一个箭步穿着拖鞋飞奔出了家门消失在楼道中。
此时此刻我的尿憋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已经再也控制不住肆无忌惮的尿了出来。
我就这样边尿边跑逃出了家门。
我疯狂的跑着,胯下一片湿润,我丝毫不敢回头。
因为我不知道我回头会看到什么 只怕我一回头,我所看到的景象会让我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当即瘫软在地。
楼道也一片漆黑,此时此刻我在心里连物业的祖坟都挖出来骂了。尼玛这个时候一点点的光亮对我是有多么的重要。看着在我头顶稍纵即逝的沉睡的声控灯,我欲哭无泪。
没几步我就跑到电梯前,果断按下了下降的按钮,但我楞了一下随即又疯子一般起步飞奔逃离电梯。向旁边的楼梯跑去。
SB这个时候才会坐电梯,鬼知道等电梯门开的时候跟在你身后的东西是不是一把就要了你小命了。
我又脱缰的野狗一般飞快的一步四个台阶的飞冲下楼梯。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跑!绝对不能回头,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我 只要我有即刻的暂停,便会凶多吉少。
我在奔跑的过程中看了一眼楼梯。
一层一层
一阶一阶
连绵不绝看不见底。
好像无尽的深渊
不知道跑了多久 我终于看到了在黑暗中幽幽发光的安全出口的标志。
我在心底呐喊了一声,加速冲刺。
不知为何恍恍惚惚中我突然想起了奈何桥。
我一个飞跃,终于飞奔到了我所在的居民口的大厅。
请多指教!

TOP

灯火辉煌。
我差点瘫软在地上,尼玛 我终于看见光亮了。
我连滚带爬的向大门口跑去。
前台有一个保安,双臂环抱在胸前打着盹。
我冲上前去,猛的拍着前台的桌面。
“啪啪啪啪啪啪!”我用尽力气,依然感觉不到手的疼痛,我感觉现在自己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
保安睁开一只朦胧惺忪的睡眼,仿佛梦游状态般。
我一把抓住保安的衣领子。将他拽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猛地摇晃他的身体
“醒醒醒醒!我要报警!我家里来……”我语无伦次的说道。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组织语言无力,家里来了个什么?
歹徒?小偷?劫匪?
人?鬼?外星人?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
这个时候,保安已经猛然睁开了双眼,瞪的牛大的看着我,我清清楚楚的能看见他眼角挂着的一坨眼屎。
“我家里……”我还没说完,保安抡圆了一个巴掌窝到我脸上。
“要饭滚粗!”保安厉声喝道
我愣了一下。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全身几乎赤裸,就穿了一个被尿浇透了的内裤。
一双大棉拖鞋。
我不知道我的脸是什么样子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蓬头垢面而且是在饱受惊吓之后导致的五官扭曲。
被保安当成是要饭的已经是很便宜我了。
我瞪了他一眼,没工夫和他解释,一口气冲出了居民楼。
我不敢在任何一个地方久留。
因为我感到那东西好像是已经盯上我了。
寒风一股脑的吹来。
顿时浑身上下一个激灵。
寒冷顿时布满全身。
试想一个满身大汗的裸男在刚刚入春的午夜,飞奔到大街上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又跑了几步,
止住了脚下的步伐,停住了身子。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感到自己快死了一般。上气接不上下气。
我好似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寒冷刺骨的寒风快速的将我的身体冷却,也将我几近失控的神经也冷却了下来。
我的牙齿开始打颤。
思维也快速的冷静了下来。
我哆哆嗦嗦掏出手机一看。
已经是凌晨1:30
寒风凛冽的刮在身上。
说实话我实在承受不住。
我这个时候很同情那些在寒冬的夜里街边上被冻死的醉鬼们。
此时此刻,我茫然了。
我该做些什么?
可能刚刚死里逃生的我脑袋还有些迟钝 还很木然,思维没有回复活跃。
我只想到,我必须要去一个温暖的地方。
要不我没被鬼吓死,我先被冻死了
我木然的翻着手机号码。
哆哆嗦嗦的找到了我的死党阿冬的手机号。用力按下了拨号键,拨了出去。
我躲到了一个墙角,蹲了下去,将手机放到耳边。
此刻的我,无比的猥琐,无比的可怜,无比的渺小。
我一个大男人,头一次感到这么的彷徨茫然,无力无助。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我的嘴颤动着做出了几个口型,却发不出声。
我想说的是:艹尼玛
凌晨2:30我如同寒风中飘曳的枯叶那般摇摇晃晃徒步走到了太阳宫。
阿福在这里租房子住。
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我这大学时候形影不离的死党。
我现在只奢求一个温暖的屋子,一杯热茶。
现在冻得我意识都模糊了。
请多指教!

TOP

我用尽仅有的力气敲了敲阿福家的房门。
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再次用尽力气敲了敲。
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双手齐用力,我只感到手腕都脆弱的要折了。
房门死气沉沉,一点开启的迹象都没有。
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时,我才发现房间上有门铃。
我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按住了门铃。
顿时铃声大作,此时此刻的铃声在我耳中就是天籁,极其悦耳。
门 ,SB一样的门,还是没开。
我索性把手一直按在门铃上。
铃声此起彼伏。过快的铃声震的我耳朵些许麻木。
就在我感到我要晕倒之时,门开了。
一身睡衣的阿福站在我的面前。此时此刻的他在我眼里高大威猛雄壮无比。
“艹!!!!!”他大叫一声,“砰”的一声瞬间把门关上了。
“艹!!!!!!!”我在心底同样大叫一声,倒了下去……

无尽的黑。
一片密不透风的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的黑
一点不透气
我站在黑暗中彷徨
我害怕
我惊恐
我不能自已
我不敢走动,不敢前行。
然而,前方站着的,同样是我自己。
请多指教!

TOP

我感到四周一片的温暖。
一股热气糊在我的脸上。
温热的气流将我包围。
我仿佛要融化在这一片热气腾腾中。
我的思维渐渐从迷离过渡到清晰。
刚刚我不是还感受到的全是扑面而来的刺骨的寒冷么。
我最后一刻貌似是晕倒了。
现在的我在哪里?
难道是天堂?
如果是这样那死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的眼前开始由只有光感幻化为模糊的影像,最后再慢慢变得清晰。
映入我眼帘的,是阿福那熟悉的猥琐的面庞。
“我**醒啦?JB”阿福叫了一嗓子
我吃力的想坐起来,身上使不上力气。
脑袋也是一阵闷疼,脑仁发麻。估计是过度受冻造成的。
我吃力的想支起身子,起到一半的时候胳膊突然用不上气,身子就要栽下去。
阿福立马一把托住了我。
他扶我起来,递过来一杯热咖啡。
“你个JB,半个月你没见,你改行做了乞丐了。”说着,他捏了捏鼻子,眉头皱出了一个川字。“好大一股尿臊味。”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裤,虽然满裤的尿水已被风干,但是浓烈的骚味和咖啡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非常美妙的味道。
他赶紧叼了根烟,点着。深深的猛吸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一缕长烟:“我艹……真JB呛,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轻叹一口气,劫后余生的我反而心境变的很平静,随着思绪的慢慢恢复,我开始在脑海中逐一整理紊乱不堪的错综复杂的事情的始末。
我轻抿一口咖啡。然后伸手想阿福要了根烟。
“哦艹。”阿福丢给我一支烟“你个JB不光混了丐帮了,还变文艺了。怎么着?不睡说话了?”
我点着烟,狠狠的,狠狠地吸了一大口,足足一下子抽掉了睁只眼的四分之一。
还未来得及将口中的烟吐出来,我就被呛的咳嗽不止,眼泪直流。
阿福赶紧上来拍我的后背:“我**丫慢点 疯了吧你?”
我咳嗽的胸口都剧烈的欺负,仿佛是要把肺咳出来,声音也是撕心裂肺。
眼泪同时止不住的涌出来。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我擦着眼泪问阿福。
“我艹!什么?”
阿福生来就是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惧的性格。绝对彻底的无神论主义者。
“说什么呢你?”
被烟呛的刚缓过劲来的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接着说道:“我是说,你相信这世上有鬼么?”
阿福愣了一秒,随机哈哈大笑两声:“说什么呢你,说你丫一晚上打五炮我都信,尼玛你跟我说世上有鬼?你信么?你不也是绝对的不信这个神头鬼脑的么?怎么了你?你丫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抽口烟,喝口咖啡,在脑海中组织着语言。
“我**丫倒是说话啊!急死我你。!”阿福朝我吼道
屋里,烟雾缭绕,云里雾里。
烟灰缸里满是烟头。
大多数都是我抽的。
我已经不知道我抽的这是第几根烟了,一般在叙事的时候,特别是说一些关乎自己的很离奇的事情的时候,我通常都很喜欢抽烟。
阿福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只手托着脑袋,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
我沉稳的,尽力语言简洁的,尽量将我当时的回忆形象化图像化的通过语言表述出来。
我长长的吐出一缕烟,然后将最后一根烟的烟蒂扔进烟灰缸。
“事情就是这样。”我喝完同样还剩最后一口的咖啡。
阿福显然一副吐槽无力的模样。
”我艹……就你丫这丧B命,遇上这种事不新鲜知道吗?”阿福半信半疑的嘲讽着我。
显然我说的事实太过离谱,然后我的举动我的气色我此时此刻的状态又令他不得不信服。
“我说你是不是SB?”阿福起身望向我。
”我怎么了?“我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他。
”人**察是干什么使得?报警啊!”
阿福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对啊
我第一反应居然没有想到报警。
其实这也不怪我,身处危险情况中的我首先想到的是明哲保身,命都快没有了哪有机会报警,而我脱离危险之后是裸身在外,没被冻死已是好事,到哪找暖和地方报警去。
“麻溜的吧。趁着你说的内女人还在你家里,没准过去还能抓个现行。”阿福双臂叉腰看着我到。
说道**,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想起了那些潜入家中的变态连环女杀手。
她们不会立马杀掉男人,而是视男人于猎物,呆慢慢玩弄,知道男人精疲力尽之后,再残忍的怒下杀手。
我浑身一顿激灵。
我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报警电话拨通之后。我向**大致说明了情况,并约定在我姐姐租房子的小区里见面。
“现在咱们就得赶过去。”我说道。
这时候,阿福扔了一套衣服在我的眼前。
“把这身衣服换上,你丫刚来的时候我擦我开门给我吓一跳,我第一反应就把门关上了。我特么以为是尼玛哪个逃荒的精神病过来了。这套衣服借你穿一天回家给我洗干净了回头送回来。”
请多指教!

TOP

我展开阿福的衣服然后笑道:“我艹就跟我JB爱穿你衣服似的。”
一想到**要来我浑身的神经又开始绷紧,顿时我身上的不适减轻了许多,动作也开始利落了起来,我麻利的穿好了衣服,随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准备出门。
“要不要给你姐姐打个电话说一声?”阿福靠在门口问道。
我拿着手机,翻着电话号码簿,踌躇着要不要跟姐姐说一声,说了吧,怕姐姐大晚上的为我担惊受怕,不说吧……就在我的手机屏幕滑动过阿福的号码时。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头皮一麻。
手机从手中滑落。
重重的摔在地上
阿福 我大学的死党 同寝 上下铺
一起DOTA 泡妞 打架 护失足
毕业之后我们在同一座城市落脚,他做他的销售主管,我做我的广告设计。
他两年前在太阳宫租的一栋暂时落脚的房子,一年之前他在国贸那边买了房子并且和女朋友一起住在了那边。
因为他交了女朋友搬去国贸那边之后我们交往就甚少,而他在太阳宫租房子的时候我经常在他那蹭吃蹭喝蹭住,所以再熟悉不过。
我艹。
我已然不敢想象。
我不敢细想清楚现在的现实。一股比刚刚在外面还要寒冷的凉意,从脚底升起。
因为刚刚在外面冻得已经迷乱了意识,所以我疏忽了这点,而且完全没注意到。
现在的阿福应该是在国贸那边住着,而此时此刻此地太阳宫的房子,三个月之前早就被政府拆了。
那么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房子是哪里???
而我眼前的这个……阿福 又是谁????!!

“你怎么了”“阿福”淡淡的问道。
我弯下腰去捡手机,期间眼睛一直注视着“阿福”,不敢离开,一滴汗珠已经不知不觉从额头滑落到鼻尖,痒痒的。
我由于一直看着“阿福”,没留意手机的位置,捡了几次捡个空。
“在那边”“阿福”面无表情的说。
我通过阿福的眼光立马捡起手机,然后缓缓直起身,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阿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接近崩溃了,心里面一点主意都没了。
“走啊 **等着你呢”“阿福”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种特殊的音调,言语形容不上来。表情有点…………狰狞。
“啊……是……”我把手机装起,强作镇定的往门口走去。
“阿福”就那样快靠在门上,看着我走来。

在经过“阿福”身边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全无思绪。我只想着快点走过去。
“阿福”静的如一尊塑像,伫立在原地,同样的没有一丝动静,静的让我第一时间想到之前躺在我床上的那个人。
我顺利开了门,走到了门口,安然无恙。
然后我赶紧加快脚上的步伐,这尼玛也是个是非之地,赶紧离开才是上上策。
突然,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我一回头,说不出话来。
“阿福”居然也尾随在我的后面,跟了上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阿福和刚刚有哪些不一样。
他的眼神!
很空洞!
绝对的无神 没有丝毫生气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