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不禁后退一步,

这绝对是下意识的。

身体本能躲避恐惧的反应。

尼玛然而我忘了背后是沙发。

我根本就没注意。

一下子翻到在沙发里,

我本能的赶紧抬起头。

我的视线不能不盯着眼前的危险

那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是幻觉还是…………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

让我真心确定不是幻觉。

秀臣冲我笑了一下。

黑白的秀臣

准确的说是黑白照片的秀臣

我尼玛都快哭出来了

风越发的大了。

茶几上放着的几页纸都给吹的飞了起来。

配合着秀臣黑白的奠照

我想起来乡下出殡时候的情形。

我感觉我快死了

吓死的

真的是活脱脱的吓死的。

我的眼前已经开始黑一下白一下的。

我濒临晕倒的边缘了

我能感觉的到。

这是回魂夜吗?

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突然铃声大作

铃铃铃铃铃

催命铃一般,

尼玛逼的 死就死了 要死也死的明白。

我没有再看秀臣照片一眼。

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拿起电话我浑身都剧烈的哆嗦

我想说:“喂” 都没力气说出口

没想到,

电话那头突然先出声了。

那声音差点让我挂掉

是秀臣的声音:“上丰……………………”
请多指教!

TOP

我声音颤抖着,快哭了。

“秀……秀臣…………”我带着哭腔,几乎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你是不是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电话那头秀臣的声音蛮蛮的温和平淡。

我尼玛做不到啊 这是阴间打来的电话啊我艹。

“秀……臣……你别这样……”我的眼泪都已经下来了

我大概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跟死人对话的人。

“你听我说……你照我说的去做,能保住你一命。”

我都快跪下了,仿佛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虽然我不知道一个死人的稻草有什么可抓的。

“你……你快说……啊…………啊…………”我手连话筒都快拿不稳了。

“你先去我照片的旁边,看到底下有个按钮了吗?关掉它。”

我一愣。

赶忙跑去秀臣的黑白大照片前。

也顾不得什么害怕了

我一下子低下头去。

果然看到了一个按钮。

现在是处于ON的位置。

我按了下去。

开关到了OFF。

让我惊奇的事情出现了。

眼前秀臣的照片瞬间镀上了一层色彩。

标准的彩色证件照。

照片里的秀臣对我笑了一下

相当的阳光自信。

我后退两步,拿起话筒。

我云里雾里了。

“这是……”我刚想问道。

“先别急,你在看看电话,是不是有一个定时拨打功能,你看看号码是不是设置成了你的手机号?”修臣那边继续说道。

我看了一下电子电话的定时拨打功能表。

定时拨打号码 号码1 152XXXXXXXX
号码2 无
号码3 无

拨打时间 12:00
拨打频率 次/5MIN

“这个夜晚过的怎么样啊?”秀臣那边已经快笑了出来。
“李秀臣我CNM!!!!!!”我大声骂道
请多指教!

TOP

第二天的晚上。

繁华闹市中的夜色依然被各种各种霓虹流光溢彩遮挡的很不真实。

看不到星星。

月亮孤独的一个人躲藏在夜空的某个角落里。

静静的注视着烟火人间。

我坐在秀臣的车里里。

愤恨的冷冷的盯着他。

我在心里把把他十八辈祖宗上上下下问候了三遍

他就那么淡定的开着车,全然不顾我差不多能杀死人的眼光。

“今儿个天不错。”他说的时候眼睛瞟了一眼窗外。

“李秀臣你妹的!”我咬着牙说。

昨晚真是给我吓得不轻。

以至于后来秀臣挂下电话之后我直接瘫在地上后来花了好长时间才费劲的站起来。

尼玛我连续这三天遇到诡异事情都赶上我觉得我这小半辈子都白活了。

秀臣突然就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这是在憋笑。

“还笑! 你妹我现在都有点神经衰弱了。”我骂了他一句,然后拿起一根烟,点上。

“放心,你死不了,真给你吓晕了的话屋里有摄像头,我那都实时监控的,我第一时间帮你打120叫医生。”

屋里有摄像头?

难不成昨晚我的囧相全都被这孙子尽收眼底。

“你房间里还装了摄像头?”

“嗯 职业愿意,我的每一个住处里面都有可调控的360旋转无死角的摄像头。”他看着前方开车,目不转睛的说道。

“得,你妹,给你看了一现场直播。”我吐了口烟,一脸的无奈。

“相信我,这几天下来你的心理素质提升的不是一星半点,以后再遇到鬼,只怕你都都镇定自若的鬼都怕你。”秀臣打趣到。

“少扯蛋 还嫌我受惊的不够,连你都要吓我。”我骂了一句。

“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鬼的,所有的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所以,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别怕。”秀臣淡淡的说。

听到这,我的心里突然释怀了不少。

“记住,任何事情,都有他存在的道理。”秀臣说了一句对我非常受用的话。

秀臣的车缓缓驶入了凤凰城。

车缓缓听到住宅楼下。

我拉开车门下了车,抬头望了望六楼。

我能看到的窗口是厨房的位置,现在幽幽的闪着光。那光是客厅出来的,看来姐姐他们已经吃完饭了,现在估计在客厅看着电视。

秀臣了下了车,他的手中多了一个看着很精美的小小箱子。

“这个是什么?”我指着箱子问道。

“这是我要用的一些东西,无可奉告。”秀臣锁上了车,也抬头看了一眼。

“哟 大侦探还真是浑身是秘密。”我现在觉得秀臣装神弄鬼可谓是一绝。

“赶紧走吧。”秀臣笑笑。

我在前面带路,秀臣后面跟着。

我们一前一后进入了大厅。

前台的保安看着我也是一脸的诧异,在他眼里我这个每天晚上一到午夜就穿着睡衣保密冲刺速度跑出居民楼的疯子,他没报警说我是疯子我已经很感激他了。

打开电梯,我和他走了进去。

电梯缓缓的上升。

我的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秀臣看着我:“紧张了?”

不紧张那是假的,前几个夜晚发生的事让我现在一靠近家门心就怦怦直跳。

不 是托姐姐和秀臣的福,现在只要是晚上,我在任何一个独处的密闭空间里,我心底都会油然而生一种恐惧感。

“有你在呢 不怕。”我给自己打气到。

秀臣笑笑。

其实我还有几个字没说出来。那就是只要你别吓唬我。

电梯门缓缓打开,

楼道漆黑一片,

正对着我们的就是姐姐家紧闭的防盗门。
请多指教!

TOP

我深吸一口气,和秀臣走了出去

我按下了门铃。

我侧头望了一眼秀臣。

秀臣表情平静如水,一脸的没有波澜。

门应声而开。

“丰丰你回来啦?”姐姐清秀的面容瞬间映入眼帘。

“嗯……”我答应了一声。

“这位是……”姐姐看到了在我身后的秀臣。

“哦,介绍一下,这是和我一起合作项目的同事,我的好兄弟秀臣。”我赶忙向姐姐介绍着。

“你好,我叫李秀臣,是上丰的同事。”秀臣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俨然一副外交官的姿态。

“哦哦。你好你好,幸会幸会,来来来,快进屋坐。”姐姐赶忙招呼我俩进屋。

客厅里,毛毛这小B崽子在看电视,卡酷频道,喜洋洋和灰太狼。

“毛毛快叫叔叔好。”姐姐说道。

毛毛回头看了一下。

“叔叔好~”毛毛甜甜的笑着。

“你好,小孩子真可爱啊。”秀臣向我笑笑。

“那是那是。”我应允道,然后我紧张的盯着卧室。

“来来来,赶紧坐、你瞧丰你带同事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家里这么乱,真是让人家见笑了。”姐姐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呵呵 没事没事,我家里比这乱多了,这里挺明亮整洁的。您不用忙活了。”秀臣客气到。同时和我已经坐到了沙发上。

“上丰你和同事先聊天,我去给你们沏茶水去。”姐姐看了我和秀臣一眼然后走向了厨房。

“没关系的,您不用客气,麻烦您了。”秀臣依然是一脸标志性的微笑。

姐姐进了厨房。

这是我的家,我坐在沙发上居然有些手无足措。

我拍了秀臣一下,皱着眉朝着卧室努了努嘴。

秀臣看了一眼卧室,然后做了一个让我安心别紧张的表情。

毛毛依然看着他的动画片。

并且时不时的转过头看我们两眼。

“来来来,喝茶喝茶。”姐姐端着沏好的茶走了过来。

“客气了,您别忙活了,坐下来吧。”秀臣说道。

“嗯 好好。”姐姐摘下了围裙。捋了捋额前的头发,然后坐了下来。

“上丰这两天比较忙,天天出门特早,一到早起就看不见人影,晚上也开始不回家了。他这么忙,在外面多亏了你们照顾了。”姐姐温柔的说道。

“哪有,您客气了,上丰和我是大学同学,还是同一宿舍的上下铺,结果毕业之后又很巧合的成了同事,彼此多照应一下自然是分内之事。工作上上丰也帮了我不少忙呢。”说完笑着看了我一眼。

“是啊是啊”我赶忙应允到,我新说秀臣这孙子演戏是一流,这些对话事先都没编排好,这家伙出口就成章。

“昨晚我住的就是秀臣的家里,而且之后的几点,我也都得麻烦秀臣了。”我笑着道。

姐姐一直盯着秀臣看:“这样……不好吧 你说家里又不是住不下,你老师麻烦人家多不好意思,在家这里每天上班虽然稍微远一点……”。

“呵呵 没关系,这不是路程远近的问题,而是我们合作项目,每天都有好多事情要一起商谈,住在一起也方便,而且我一个人住,晚上一个人也难免无聊,上丰正好可以做个伴。”秀臣说话的时候也一直盯着姐姐,那好看的眼睛都无需放电,随便盯着哪个小姑娘看小姑娘都抵御不了都会醉。

我心里突然酸酸的。

秀臣看了我一眼:“今天下班上丰担心家里,执意要回家来看看,我们一起下班,我就顺带着也过来拜访一下。上丰心里真的是很担心你这个姐姐还有这个弟弟啊。”

秀臣说这话我爱听,怎么着也算是给我挣了点面子。

姐姐听这话似乎很高兴:“真是麻烦你了,上丰有你这么个朋友,真是他的荣幸,来来来,喝茶喝茶。”

荣幸个JB,没看到我被秀臣吓得尿了一地时候的样子。我心说。

秀臣优雅的托起茶,轻轻的抿了一口:“不错,好茶,这才是正宗的祁门红茶。”

姐姐望着秀臣,突然笑道:“你能喝出这是祁红?”
请多指教!

TOP

秀臣放下茶杯,笑笑道:“我原来在伦敦的时候,喝过祁红,在那边祁红是很受欢迎的,被称为高档红茶,也有人叫王子茶,每每新茶上市的时候,人们都会去抢购,但是 无论怎么喝 还是故乡的茶味道来的正宗醇厚啊。”

姐姐兴奋的说道:“我也一直非常喜欢喝祁红啊,真是知己难逢,这是正宗的祁门县产的红茶。”

然后又看了我一眼说道:“秀臣真是 举止优雅又博学见识还广,丰丰你可得跟人家多学着点啊。”

“是是是…………”我低头喝着茶,心里有种不可抑止的小小的嫉妒感,在姐姐眼前我的光芒全被秀臣掩盖了。就好比我是月亮,他这大太阳一出来。我就完全隐身了一般、。

“你还去过伦敦呐?”姐姐笑着望着秀臣问道,手托着下巴,似乎准备听秀臣讲他的伦敦趣事。

我顺便观察了一下姐姐。,

现在的姐姐丝毫看不出异常来,就是一个正常人无异。

可是每每到了午夜。

我又想起了前几个晚上,特别是前天午夜趴在我胸口一动不动的姐姐。

难道到了某个特定的时刻 姐姐会变身?

姐姐静静的望着秀臣,手托着下巴,一连虔诚一脸崇拜的听着秀臣讲他在伦敦奋斗的故事见闻。修臣不愠不火的语速平淡的讲着。

虽然我尽力想着别的不屑去听,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秀臣是交际的专家,他的一些见闻一些经历,让我不得不竖着耳朵去听,虽然我内心里强迫自己不愿意。但是真的很吸引人。连我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秀臣的一双媚眼也静静的注视着姐姐,我感觉两人的眼睛快粘一块去了。

这时我注意到,弟弟也一直望着秀臣,然后感到他眼睛越来越小,眼睛缓缓的趋于闭上,又想睁开。

一副困的不行的样子。

最后他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然而姐姐好像没注意到身边的弟弟睡着了。还是在听秀臣滔滔不绝的讲着。

姐姐的眼神清澈,完全是听入迷了。一双眼睛盯着秀臣就没离开过。

秀臣的故事也着实精彩。我喝着茶水,看着他和姐姐对视,都不带看我一眼的,虽然一种被俩人无视的挫败感,但我还是也被他的故事吸引了。

墙上的钟上的指针一点一点的走着。

分针和秒针赛跑着。

整个客厅已然成了秀臣的个人脱口秀。

秀臣的一双眼睛也如一泓秋水,波澜不惊的盯着姐姐看。

俩人对视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

都不带看我一眼的,

心里这叫一搓火。

终于。

“嗯 然后,我就买上了回国的机票,第二天做头等舱回国了。”秀臣终于讲完,喝了一口茶水。

“哇……秀臣真是……好棒 原来你有这么多让精彩的经历啊,真让人欲罢不能。”姐姐一脸崇拜的说。

“哪有哪有,这都是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而已,拿出来见笑了。”秀臣笑笑说,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表。

“呀,都九点了,你看我,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真是不好意思。”然后秀臣看了我一眼“我和上丰还得回去商讨项目,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我们就不久留了。”

姐姐看着我:“呀 这么早就要走了,再多待会呗。”

“不了姐姐,明天我们还要上班,今晚的项目还不一定能弄完了,就不呆着了,你看毛毛都困的睡着了。”

三人同事回头望向毛毛,毛毛呼吸均匀,睡的似乎很香很瓷实。

“是啊,上丰今晚和我还要忙,就不久留,今晚真是多有打扰 麻烦你了。”说着秀臣已经拿起包站了起来。“孩子都困的睡着了,别让孩子冻着,赶紧把孩子送回卧室去吧。”

“是啊是啊……”姐姐看着毛毛。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秀臣向姐姐微微的鞠了一躬。

姐姐上前一步突然拉住我的手说:“要不今晚就住家里吧,别去麻烦人家了。”姐姐说的时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住我。

那目光好像有质感,我能感觉到脸上一紧。

姐姐的挽留让我还是找到了一丝的存在感。

“没关系的,刚刚不是都说了,上丰住我那里没事的,很方便。”秀臣说完走到我的面前。

姐姐拉着我的手突然捏的很紧,我能感觉到。

如果我今晚留在家里会发生什么?

姐姐是一定要把我留在这里么?

“姐……我今天是真的有要紧的项目要和修臣合作,我也就不跟他见外了,真的,就别留我了昂。”我赶忙说到。

“是啊……”秀臣看着姐姐说道。

姐姐一直盯着我,看看我,看看修臣。
请多指教!

TOP

“好吧……在人家别给人家添麻烦,老老实实的。”姐姐叮嘱到,说的时候一直看着我,那目光让我很不舒服。

“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上丰的。”秀臣轻轻一笑。

“嗯,行,期待着你下次来家里作客,我听你的故事还没听够呢。”姐姐笑着说道。

“嗯 好的 有时间一定来拜访,那么我们就告辞了。”秀臣伸出大手。

姐姐也伸出手,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人的目光又交织在一起。




我和秀臣走出大楼,

一步步的回到了车里。

很奇怪的,从家里下楼到上车的这一空档,秀臣一直没说话。只有轻微的喘气。

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到了车上,关上了车门。

我把车里灯打开。

幽黄的车灯照映着我俩。

“怎么样?怎么不说话?”我看着秀臣说道。

秀臣没理我,手指放在嘴唇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然后他突然把他拎的那个小箱子打开。

里面是一个方形的,类似于小笔记本电脑的一个仪器。

上面有好多的小显示屏。

上面显示了密密麻麻的一些我看不懂的数字。

“这是什么?”我问道。

“一个机器。”秀臣淡淡答到。

我没再多问。

秀臣看着仪器,眉心突然微微的皱了起来,成了一个小小的若隐若现的川字。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点汗。

秀臣都出汗了。

是紧张的汗吗?

我刚想问些什么。

秀臣突然开口了。

“你姐姐 有问题。”
请多指教!

TOP

“什么问题?”我紧张的一问。

不知道为何 我的直觉早就告诉我姐姐身上难以言表的诡异表明着姐姐必定存在问题。 但是听到秀臣这么一说,我还是浑身一紧。

可能现在潜意识里,秀臣已经是靠谱加真理的代名词了吧。

秀臣没有着急回答我,他掏出一根烟,缓缓的点上。

顿时车里就烟雾缭绕了。

昨天开始遇到他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抽烟。

“刚刚,我在和你姐姐聊天的时候,我其实已经逐渐在开始用眼神实施催眠了。”秀臣吐了口烟,缓缓的说道。

我紧张的望着他。

“但是,我发现你姐姐的心智还有精神抵抗力异常的强大,我最开始小试牛刀的催眠根本就对她没有任何效果。”秀臣接着说道。

我想起了秀臣刚到家里开始,就一直盯着姐姐看。

那魅惑的眼神。

“之后,我开始逐渐加强效果,但是,我发现就算是我催眠深度逐渐加强,你姐姐仍然不为所动。我无法撼动她那强大的精神力外壳,更令我不可思议的是……”

“是什么?”我紧张的盯着秀臣。

“我和你姐姐聊天深入的时候,她也一直盯着我看,我居然也感受到了来自她眼睛的催眠,而且致幻程度相当惊人。”秀臣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直放光。

我想起了姐姐一连虔诚的盯着秀臣两眼聚光的样子。

“我便开始用眼神和她对峙,我开始抵抗…………但是…………”秀臣长长的吐出一口烟“你姐姐的催眠程度居然越来越强,用眼神催眠是很需要你聚精会神把全身的精气都集中大脑不允许有片刻的分神,要足够投入。这样其实是很消耗体力的,到最后我承认我确实撑不住了,如果我当时不是装佯看表要走,只怕到最后,我的心智会完完全全的被你姐姐摧毁。之后被她控制。”

我心里一惊。

我想起了姐姐和秀臣两人聊天聊得如此之投入,目光如此之炽热,眼神似乎都会有质感,在彼此身上慢慢凝聚。

看似投缘的聊天,实则暗中两人早就过起招来了。

“有件事我不得不承认,你姐姐在催眠方面的造诣,比我强到不止一星半点。”

秀臣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瞬间暗淡了下去,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如水,但是我明显能感觉到他浑身撒发出来的一种挫败感。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秀臣就在那里静静的抽着烟。不再说话。

姐姐居然有如此之高的催眠能力?

姐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几乎是穿一条裤子形影不离。姐姐就是平常百姓一个,哪里学到的催眠术?

难不成姐姐步入社会离我远去之后自己自学的?

简直不可理喻。

“你姐姐是干什么的?”沉默了许久的秀臣突然开口。

“她在新东方当英语老师。”

“哦……行,我知道了。”语毕,秀臣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发动了汽车,挂挡,载着我向他家驶去

秀臣驾车行驶在路上。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疲惫,双目暗淡无光,刚刚的催眠交手大概消耗了他很大的精力吧。

此刻的姐姐会不会也是一样的状态呢?

看着秀臣无精打采,我也没再和他说话打扰他。

现在的他应该是满肚子心事。

我手托住脑袋,看着窗外稍纵即逝的霓虹交错。

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有一种不真实感。

我看到的,我所认知的,我从小就被伟大的老师伟大的父母培养出来的世界观价值观、

难道都是正确的真实的么?

会不会我眼前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虚无的。

我只是被自己的眼睛蒙蔽了

所有人都被自己的眼睛蒙蔽了。

世界,其实是另一个样子的?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眼见都不能为实。

那么这个人是很悲哀的。

因为他时时刻刻都活在欺骗中。

我想起了黑客帝国这部电影。

车缓缓驶入了南郎家园。

“下车。”秀臣丢给我一把钥匙,车并没有熄火。

我望着他。

“关于你姐姐的事,我要回去好好研究下,这是房子的钥匙,今晚你一个人住房子里,今晚我会很忙,咱们明天见面了,你有我手机号的,有事给我打电话。”秀臣用一种不可置否的语气说道。

看来姐姐的事,是真的让他上心了。

我从他的语气中读出了一种抑制不住不住的兴奋感和认真感。

我知道这个状态下的秀臣是八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

他这个人,一旦自己决定了某件事,就会疯子般投入进去,谁拦也不好使。

既然如此,我没必要多费口舌。

“嗯……那么,你多保重吧……”我知趣的下了车。

秀臣叹了口气。转过头来对我笑笑

“放轻松点,今晚,你好好休息,我不会吓你了。”

我硬挤出一个笑容,

想起昨晚我还是心里发凉。

秀臣挂上了倒挡,车退后两步,然后瞬间换挡,车绝尘而去。

我拿着手里的钥匙,抬头望望秀臣家的窗口。

然后向楼里走去

钥匙插进钥匙孔。

轻轻一转

门开了。

偌大的房间出现在眼前。

漆黑一片。

只有各种电器的各种指示灯各种亮着。

黑暗中星星点点。

猛一看仿佛夜幕下的一双双眼睛。

我想起了夜晚群体捕猎的饿狼。

丧命在他们手下的猎物大概就是跟我一样的状态。

黑幕下看到的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

孤立无援

彷惶无助。
请多指教!

TOP

我伸手打开了灯。

暖黄色的灯光顿时充斥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使得整个客厅有种大的不真实的感觉。

好似一些物体都是越大越有安全感。

我觉得唯独房子不是。

越大的房子 越让人觉得危险心慌。

我走到吧台前,拿了一瓶尊尼获加。

我依稀知道这酒有多名贵。

现在我的状态这么压抑我喝一点点想必秀臣是不会介意的吧。

然后我到厨房拿了个杯子。

在冰箱里套出了点现成的熟食

自斟自饮起来。

洋酒的味道很甘醇。

如喉很柔。

我看着玻璃柜里反光的我

猩红的双眼。

今晚我务必得好好睡一觉了。

忘掉那些不愉快。

不去想那些诡异的事情。

我给自己这样心理暗示到。

喝了两杯,我觉得最重发苦,那是一种吃何种味道的熟食都不能抑制的苦。

然后我走进了浴室。

在浴缸里放满了水。

我要好好的放松好好的休息一下。

现在的我真的是感觉到身心俱疲

无比无比的疲惫。

我已经开始轻微的神经衰弱了。



不得不感叹有钱人家的各种设备。

电子浴缸,恒温调控。

附带按摩功能。

怪不得穷人们体会不到洗澡的乐趣。

穷人们洗澡只是追求把身体洗净,富人洗澡才是洗去一身的疲惫放松心情。

这是什么

上帝的幽默。


我拿浴巾擦着头发,走进了卧室。

想都没想就扑进了松软的大床上。

舒服。

无比的舒服、

特别是在经历的这两天非人一般的心里和身体的折磨之后。

我微微的眯上了眼睛。

我惬意的享受着眼前的一切。

知道我微微有些感到困倦。

我下床,关掉了卧室的灯。然后转身返回床上。

我把被子盖好,仰面朝天,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请多指教!

TOP

房间里异常的静谧。

风很轻,

阳台上竹子互相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更彰显的夜晚的安静。

房间洒满月光的银辉。

我的身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

一道静谧黑暗的环境中。

大脑就开始不受控制。

不由自主的思考。

因为这种环境太适合用来思考。

不思考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承认这是一个害人的贱毛病。

我的思绪又不受控制的往姐姐那飞。

我满脑子又开始整理姐姐的事情。

姐姐居然会催眠术?

他怎么会这种邪门异术?

姐姐那么本分那么聪慧可人的一个姑娘。

一起长大的我是见证着她的每一步成长。

我实在难以想象如今的她会变得如此怪异。

不过比起姐姐晚上诡异的举动来说,她会催眠术简直不足为怪,好似她不会才是不正常。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那**日和姐姐在一起,我怎么没有被催眠?

抑或是我一直在被催眠着我没有发现?

姐姐啊姐姐

我感觉现在我和姐姐中间隔着一层雾。

一层永远穿不透看不透的雾。

我只能看清姐姐朦朦胧胧的影子。

看不见姐姐的详尽容貌。

姐姐

姐姐

我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了神。

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姐姐的容貌。

标准的鹅蛋脸

那好看清澈的眼睛。

红红润泽的嘴唇。

飘逸的黑发

高挺的鼻梁

那么真实

我陷入了恍惚

姐姐……

等等

我的眼睛瞪大了。

我使劲眨了眨眼睛。

然后我又用手反复揉了揉。

然后我就感到我的眼珠快爆出来了
请多指教!

TOP

我艹!

这回我是真看清了

刚刚不是我的想象

我艹!

天花板上

真的浮现出一张姐姐的脸。

那么清晰。

面无表情的望着我。


我能确定那是很真实的一张脸。

面色惨白。

嘴唇猩红。

头发垂下来。

风轻轻的拂过头发还会飘动。

我顿时脑袋就充血了。

我瞬间“呼”的一下用被子把脑袋蒙上了。

这是本能的反应。

我能感到身体剧烈的颤抖。

我能听见我牙齿打颤的声音。

我心里都开始骂人了。

连续几天了

天天晚上都闹鬼。

而且我本以为只有在姐姐的家里会有诡异的事件发生。

没想到我还真被缠上身了。

都跟到秀臣家来了。

秀臣

我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他的那句:“所有的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我怕了拍胸口。

稳定下自己的呼吸。

这两天我经历过的恐怖的事件已经让我有点坐怀不乱了。

眼前的这个又算什么。

尼玛的要相信科学!

科学!

管TM你是什么?

老子不怕你

我暗骂一句。

拉开了被子

结果看到的场景还是让我差点跟一滩泥似的瘫软在上。

姐姐的脸已经不知何时从天花板上浮现了出来。

紧接着是身子。

一点一点的。

就像一个人平躺着从水面逐渐浮起那般。

眼前的一切彻彻底底的打破了我的世界观。

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骗我的话。

姐姐的的身子悬浮在空中。

我的脑子紧张的一片空白。

真是一片空白。

我真真切切的一点思维都没有。

我看到姐姐对我诡异的笑了一下。

那是一种很莫名的似笑非笑。

诡异到极点。

让我的心也跟着凉到了几点。

我感觉气氛就像是充满了煤气的屋子。

稍微来一点点的火花就会“砰”的爆炸。

我只能呆呆的躺在床上,剧烈的哆嗦。

想喊,用不上力气。

想动,四肢麻痹。

我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然而似乎我仰面而视的屠夫似乎对我没什么兴趣,

姐姐在对我笑了一下之后。

开始缓缓的往回飘。

我眼睁睁的看着她。

如尸体入棺那般。

直直的

静静的

镶入了天花板里。

最后天花板只剩下姐姐的一张脸。

静静的望着我。

然后脸也消失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尝试着动了一下手脚。

居然可以活动了。

我赶忙拉过被子,一把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

我在被窝里不住的哆嗦。

止不住的。

我浑身直发冷。

还让不让人活了

天天闹鬼天天闹鬼。

哪怕刚刚的姐姐一把冲下来掐死我。

这样天天的给我心理折磨真让我生不如死。

我好似天天生活在惊悚片里。

我已经完全不想去分析刚刚是怎么一回事了。

刚刚的事也无法解释。

如果说前几次遇到的或姐姐或阿福都只是莫名其妙的话。

那么刚刚浮出又消失在天花板里的姐姐可就真是恐怖了。

这个用科学根本无法解释。

我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我紧紧的闭着眼睛。

我不敢再把被子掀开。

天知道我再掀开被子之后还会看到什么惊心动魄的场景。

我就那样蜷缩着身子,在被子里蒙着。

因为空气不好。

渐渐的,困意一点一滴的袭来。

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